吳郡志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吳郡志
作者:范成大 宋
卷一

宋范成大撰。成大有《驂鸞錄》已著錄。是書爲成大末年所作,郡人龔頤、滕茂、周南相與贊成之。時有求附於籍不得者,會成大歿,乃騰謗謂不出於成大手,遂寢不行。故《至元嘉禾志·序》謂《吳郡志》以妄議不得刊也。紹定初,廣德李壽朋始爲鋟版,趙汝談爲之序,以周必大所撰成大墓誌,定是書實所自爲,幷申明龔頤三人者,常爲成大蒐訪,故謗有自來,其論乃定。壽朋又以是書止紹興三年,其後諸大建置,如百萬倉、嘉定新邑、許浦水軍,顧逕移屯,皆未及載,復令校官汪泰亨補之,自謂仿褚少孫《補史記》例。然少孫《補史記》,雖爲妄陋,猶不混本書;泰亨所續,當時不別署爲續志,遂與本書淆亂,體例殊乖。其書凡分三十九門,徵引浩博,而敍述簡核,爲地志中之善本。刊版久佚,此本猶紹定舊槧,往往於夾註之中,又有夾註。考成大以前,惟姚宏補註《戰國策》嘗有此例,而不及此書之多,亦可云著書之剏體矣。


呉郡志 (四庫全書本)

目錄[编辑]

[编辑]

余舞象之年,應童子試,入郡受業於伯暐高師。師為府學博士員,率餘登大成殿,禮夫子像,次謁韋刺史祠。見西廡方策半架,塵封蠹蝕,抽而視之,乃《吳郡志》。不知何人所作,何代所鐫也?暨從太史公錢師榮木樓,獲宋刻范文穆公《吳郡志》。珍為髻珠,亦不知其板何在也?適禹修方公為雲間刺史,葺理郡志,馳書招余,與眉公先生共事。因攜此帙入頑山廬,眉公開卷見門類總止,擊節歎賞,得未曾有題數語於後。時有史辰座,眉公指謂余曰:貴郡文獻,都在此老腹笥中。史因掀髯縱談,撫卷曰:“此志為趙宋紹定刻板,藏學宮韋刺史祠中。”余恍然昔年所見,深愧童蒙,覿面失之。亟理棹入吳門,再拜韋祠。但見朽木五片疊香爐下,摸板尋行,與藏本無二。叩訪其餘,已入庖丁爨煙矣。嗚呼,惜哉!異代異賣,不遇賞音,竟付煨燼。尚留蠹餘木屑,豈神授余耶?亟鋟諸梓,以答神貺。惜文穆公全集,杳不可得。活字詩稿,亥豕不堪著眼。僅存《田園雜興》石版在石湖草堂。當與白太傅《詩石記》為一郡雙璧。

郡人 毛晉 識。


余家新安之西麓村,幼從先人遊學於吳,今在吳十有五年矣。余聞先人之訓曰:君子居其邦,必不敢苟且以混俗。況吳大郡也,山水清嘉,衣冠所聚,繪圖續記,代不乏人。然世遠跡湮,不可得見者,僅存其目於藝文志中。收殘綴軼,曷可緩哉。乙亥季冬,虞山毛子修遠寓書吳門,載所刻范文穆公《吳郡志》板,屬余校修行世。余觀其刻畫完好,數十年束之高閣者。略不為蟲齕鼠傷,其愛護之如拱璧也,亦可知己甚為嘉美不置云。及讀南塘趙先生《序》,反覆證明,乃益曉然於古人之紀載,如此其整嚴也。彼求附入者,則拒而不許。一時嘩然,姑俟之。越四十年而論始定,何其難也。今學者易言作志,然而骫骳將順,罔識剪裁,不幾以千載之褒貶,為一人之愛憎耶?良可歎也。夫作志而不得其人,不如勿作,作亦勿傳。若文穆公所編之志,非但嘩然者欲阻其傳而不可得,且以嘩然有阻其傳者而傳,乃益可久已。

新安後學 汪瑞齡 謹識。


PD-icon.svg 本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