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郡志/卷21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二十 吳郡志
卷二十一
卷二十二 

人物[编辑]

宋陸子真,吳人,晉太尉玩之曾孫。自玩至子真父萬載,世為侍中,皆有名行。子真兄仲元,又為侍中。子慧曉,仕齊有大名。時人方之金、張二族。子真,仕宋為海陵太守。時中書舍人秋當見幸,家在郡。子真不與相聞,聞者高之。王僧達,貴公子孫,以才傲物,為吳郡太守。入閶門曰:「彼有人焉:顧琛一公兩掾,英英門戶;陸子真五世內侍,我之流亞。」後為中散大夫,卒。

陸徽,字休猷。為建康令,清平無私。除平越中郎將,士庶愛詠。為益州刺史,威惠兼著,蜀士安之。卒於官,家無餘財。文帝痛惜之,諡曰筒子。【梁〔孫〕杲、煦,仕梁。】

齊陸慧曉,郡人,字叔明。清介正立,不雜交遊。同郡張緒稱之曰:「江東裴樂也。」廬江何點常稱:慧曉心如照鏡,遇形觸物,無不了然。慧曉與張融鄰,其間有池,池上有二楊柳。點歎曰:「此池便是醴泉,此木便是交遜。」沛國劉璉,清介士也。行至吳,謂人曰:「吾聞張融與慧曉並宅,其間有水,此水必有異味。」命駕往酌,飲之曰:「飲此水,則鄙吝之萌盡矣。」齊武帝為子廬陵王,求天下第一人為行事,乃使慧曉為長史行事。卒官輔國將軍、南兗州刺史,贈太常。三子:僚、任、任,並有美名,時謂之三陸。

陸閑,字遐業,慧曉兄子。有風概,仕齊揚州別駕。知難將作,乃以疾不預州事。刺史始安王遙光作亂,尚書令徐孝嗣啟閑不預謀。未及報,徐世摽害之。子厥、絳、襄。【襄仕梁。】

陸澄,字彥深,吳人。祖邵,臨海太守。父瑗,州從事。澄好學博覽,無所不知。永明中,領國子博士、尚書令。王儉自以博聞多識,讀書遇澄。集學士何憲等,盛自商略。澄待儉語畢,然後讀所遺漏敷百千條,皆儉所未睹,儉乃歎服。卒官散騎常侍,謐靜子。澄,當世稱為碩學,多墳籍,人所罕見。撰《地理書》及《雜傳》,死後乃出。  

陸超之,吳郡人,為江州刺史。晉安王子懋,聞鄱陽、隨郡二王死,欲起兵。超之曰:「事成則宗廟獲安,不成猶為義鬼。」宣城公鸞,遣裴叔業襲尋陽。子懋參軍於琳之拔刃人齋,害子懋。琳之勸超之逃亡,超之曰:「人皆有死,此不足棹。吾若逃亡,非唯孤亞曰安之眷,亦恐田橫客笑人。」端坐俟命。超之門生謂殺超之當得賞,密自後斬之。頭墜而身不僵,王元邈嘉其節,厚加殯斂。

陸襄,字師卿,閑幼子。梁昭明太子聞襄美行,引與共遊處。母嘗卒患,醫須三升粟漿。時冬月日暮,求索無所。忽有老父詣門,買漿量如方劑。將酬直,無何失之。時為〔謂〕孝感所致。為鄱陽內史,有彭、李二家相誣告。襄引入內室喻之,二人感悔,同載而還。人歌曰:「陸君政,無怨家。鬥既罷,讎共車。」郡人懷襄德化,立碑。後為度支尚書,臺城陷,還吳舉義,迎蕭寧為盟主。為賊將吳子仙所敗,憂憤卒。襄,弱冠遭家禍,釋服猶若軍糖。終身蔬食布衣,不聽音樂,口不言殺害五十年。侯景平,追封餘干侯。又《顏氏家訓》云:「襄父閑被害,襄終身布衣蔬飯。雖薑菜有切割者,皆不忍食。居家,惟以掐摘供廚。」姪雲公。

陸雲公,字子龍。好學有才思,嘗製《太伯廟碑》。累遷中書黃門郎。太清初卒。張績與雲公叔襄書曰:「非唯貴門喪寶,有識同悲。」其為士流稱重如此。從兄才子,亦有才名。位至廷尉。子瓊,仕陳。

陸杲,字明霞,徽孫。少好學,工書畫。舅張融有高名,杲風韻舉止頗類之。時稱曰:「無對日下,唯舅與甥。」梁天監中,位御史中丞,幸直無所顧望,號不畏強禦。為義興太守,寬惠為下所稱。卒官,特進謐質子。杲素信佛法,持戒甚精。著《沙門傳》三十卷。

陸煦,杲弟。學有思理,位太子家令。撰《晉曰書》未就。又著《陸史》十五卷、《陸氏驪泉志》一卷,並行於時。

陸罩,字洞元,杲子。少篤學,多所該覽,善屬文。仕梁太子中庶子,以母老求去。公卿以下,祖道於征虜亭,皇太子賜黃金五十斤。時人方之疏廣,終光祿卿。

陸倕,字佐公,慧曉幼子。少勤學,能文。嘗借人《漢書》,失《五行志》四卷,暗寫還之,略無遺脫。幼為外祖張岱所異,岱常謂諸子曰:「此兒汝家陽元也。」與樂安任防友,暨商芸之徒,俱號龍門之遊。梁武帝雅愛侄才,敕撰《新漏刻》及《石闕銘》。仕至太常卿。子瓚,瓚早慧,十歲通經。終於童子奉車郎。

陳陸瓊,字伯玉,雲公子。幼聰慧,六歲為五言詩,有詞采。年八歲,於客前覆棋局。號曰神童。梁武帝召見,風神警亮,進退詳審,帝甚異之。侯景亂,攜母避地於縣西鄉。勤苦讀書,遂博學,善屬文。仕陳,累尚書殿中郎,諸大手筆並中敕付瓊。後遷吏部尚書,詳練譜牒,雅有識監。性謙儉,不自封殖,雖位望日隆,而執志愈下。室宇不改,車服不華。祿俸皆散之宗族,家無餘財。暮年知足,避權常謝疾。母亡,後主自製誌銘,朝野榮之。瓊哀慕過毀,卒。有集二十卷。

陸瑜,字幹玉,瓊之弟。少篤學,美詞藻。與兄琰同仕陳晉安王府,時人比之二應。瑜聰敏強記,受《》《》於汝南周弘正,學《成實論》於僧蹈法師,並通大旨。卒,贈光祿卿。

陸琰,字溫玉,瓊從父弟。父令公,梁中車宣城王記室參軍。琰幼孤,好學有志操。仕陳,累遷直嘉德殿學士。文帝以琰博學善占誦,引置左右。嘗使製《刀銘》,援筆即成,無加點竄。使聘齊,年二十餘,風氣韶亮,占對閑敏,齊人傾心焉。卒,贈司農卿。琰寡嗜欲,鮮矜競,遊心經籍,晏如也。所製文筆,多不存本。後主求其遺文,得二卷。

陸琛,字梁玉,瓊從父弟,臨川王長史丘公之子。少警敏,事後母以孝聞。陳後主時,坐漏泄禁中語,抵罪。

陸繕,字士糯,侄兄子。幼有志尚,以雅正知名。陳文帝時為中庶子。繕儀表端麗,進退閑雅。文帝使太子諸王咸取則焉。後拜御史中丞,以父終固辭,詔易廨宇居之。大建中,與徐陵等參議政事。卒,謐曰安子。子辯慧,辯慧字敬仁。年數歲,詔入殿內,應對進止,有父風。侄見賢,亦方雅,位少府卿。卒,謐平子。

陸子隆,字興世,郡人。祖敞之,梁嘉興令。父悛,封氏令。於隆,慷慨有志功名。侯景之亂,張彪為吳郡太守,引為將帥。及隋文帝討彪,彪將皆降,唯子隆力戰。文帝義之,使領甲仗宿衛,遷都督荊州刺史。綏集夷夏,甚得人和。吏諧闕,求立碑頌美功績,詔許之。卒,謐威子。弟子才,亦有幹略。從子隆,征討有功,封始興縣子。

陸慶,郡人。少好學,通五經,尤明《左氏春秋》。節操甚高,仕梁為婁令。陳天嘉中,召為散騎侍郎,不就。永陽王為吳郡太守,聞其名,欲與相見,辭以疾。王微服穿壁觀之,曰:「陸君風神凝峻,殆不可測。嚴君平、鄭子真何以尚茲?」慶後築室屏居,以禪誦為事。故傳經受業者鮮焉。

陸山才,字孔章,吳人。祖寶,梁尚書水部郎。父況,中散大夫。山才倜儻,好尚文史。紹泰中,歷散騎常侍,遷西陽、武昌二太守。卒,謐筒子。

隋陸從典,字由儀,瓊子。幼聰敏,年八歲,讀沈約回文《研銘》。援筆擬之,便有佳致。十二作《柳賦》,詞甚美。篤學業,博涉群書,位司徒掾。陳亡,入隋為著作佐郎。詔績司馬遷《史記》迄於隋,未就而卒。

陸翔,郡人,隋文帝時以禮學自命。【縣《儒林·郯灼傳》】詡少習崔靈恩之禮。人梁時,百濟國表求講禮博士,詔令詡行。元嘉中,為祠部郎。

隋陸搢,字士紳,吳郡人。祖映,梁侍中。父陟,諮議參軍。世有文集,搢不墜家聲。仁壽中,召補春宮學士。大業中,為燕王記室。唐正〔貞〕觀中,授朝散大夫,魏王府文學。【《大業雜記》】

唐陸元朗,字德明,以字行,蘇州吳人。善名理言,以明經仕隋為司業,入毆中授經,王世元〔充〕僭號,封子玄恕為漢王,以德明為師,即其廬行東修禮。德明恥之,服巴豆巨劑,僵偃壁下。元〔玄〕恕入拜床前,德明對之遺痢,不復開口,遂移病去。太宗為秦王,辟為文學館學士,以經授中山王承乾。遷國子博士,封吳縣男,卒。論撰甚多,傳於世。子訓信,麟德中,為左侍極檢校右相。

陸質,吳郡人。柳宗元撰其《墓表》云:先生與天水啖助及趟康,能光明《春秋》之學,為《春秋集注》二十篇,《辯疑》七篇,《微指》二篇。明章大中,發露公器,以堯舜為的,文武為首,周公為翼。用是為天子爭臣。曆尚書郎、國子博士、給事中、皇太子侍讀。永貞年,侍東宮。明年天子踐祚,先生終矣。門人世儒,相與謐曰文通先生。

陸元方,字希仲,吳人,陳給事黃門侍郎琛之曾孫。舉八科皆中,累轉監察御史。使嶺外涉海,風濤驚壯。元方曰:「吾受命不私,神豈害我?」趣使濟而風訖息,累遷鸞臺侍郎,拜平章事。元方素清謹,每進退群臣,武后必先訪問,外秘莫知。臨終取奏稿焚之曰:「吾陰德在人,後當有興者。」卒,贈越州都督子象先、景倩、景融,皆美才知名。

陸象先,器識沈邃。舉製科高第,累授中書侍郎,進同中書門下平章事。性恬靜寡欲,識論高簡,為時所推。不附太平公主,元〔玄〕宗曰:「歲寒然後知松柏之後凋」。罷為益州大都督府長史,政尚仁恕。卒贈尚書左丞相,諡文貞。始象無名景初,睿宗曰:「子能紹先德,是謂象賢者。」乃賜名。

陸景倩,為扶溝丞,按察使覆州縣殿最,以景倩為真清。終監察御史。

陸景融,美姿質,寬中而厚外。博學工筆紥,政有風績,遷工部尚書。景融於象先,後母弟也。象先被笞,景融諫不入,則自楚。母為損威,人多其友。

陸東之,元方伯父。善書名家,官太子司議郎。

陸餘慶,元方從父,陳衛將軍珣孫。方雅有祖風,閉戶誦書三年,以博學稱。舉製策甲科,累遷太子桃庶子,封廣平郡公。既仕,好薦藉寒品晚進。人有過,輒面折,退無一言。風流敏辨,與陳子昂等善,時號方外十友。武后時,雖極貴驟用,而戮不反踵。餘慶以道自將,雖仕,不赫赫,無悔尤。開元初,終太子詹事,謐日莊。

陸璪,字仲采,餘慶子。舉明經,仕以清幹稱。除洛陽令,推勒奸豪,人不敢犯。不阿時宰,數忤貴近。累徙西河太守,封平恩縣男。屬邑多虎,前守設檻穽,璪至徹之,而虎不為暴。

陸長源,字泳【舊史作泳之】,餘慶孫。性剛而贍於學,好談《》,無威儀,而清白自將。罷汝州刺史,送車二乘。曰:「吾祖罷魏州,有車一乘,而圃書半之。吾愧不及先人。」副董晉為宣武司馬,以峻法繩騎兵,多所裁正。軍亂遇害,朝廷嗟悵,贈左僕射。

陸蟄,字敬與,蘇州人。十八,第進士,中博學宏辭。調鄧尉,以書判拔萃,補渭南尉。德宗立,遣黜陟使行天下。蟄說使者,請以五術省風俗,八計聽吏治,三科登雋義,四賦經財寶,六德保罷瘵,五要簡官街。時皆韙其言。遷監察御史,召為翰林學士。遷諫議大夫,仍為學士。敷言寶參罪,罷學士。以兵部侍郎知貢舉參黜,乃以中書侍郎同平章事。初蟄人翰林,年尚少,以材幸。天子常以輩行呼而不名。在奉天,朝夕進見,帝親倚至解衣衣之。雖外有宰相主大議,而蟄常居中參裁可否,時號內相。論議數十百篇,譏陳時病,皆本仁義,可為後世法。

陸南金,字季孫。開元初,嶺南流人盧崇道逃還,偽稱南金吊客,突入其舍,而道其情,南金匿之。俄,事覺,詔御史捕按南金,當重法。弟趟壁自言,匿崇道者我也,請死。南金固言弟自誣不情。御史怪之,趙壁曰:「母未葬,妹未歸,兄能辦之。我生無益,不如死。」御史驚,上狀,元〔玄〕不皆宥之。南金知書史,履操謹飭,張說、陸象先以賢謂之。終太子洗馬。

陸希聲,景融四世孫。博學善屬文,通《》、《春秋》、《老子》,論著甚多。隱義興,召為右拾遺。時憸腐秉權,歲數歉,上言當謹視盜賊。明年王仙芝反,昭宗聞其名,召為宰相,以太子少師罷。卒,贈左僕射,謐曰文。

陸賓虞,元方六世孫。以文名,歷侍御史。

陸龜蒙,字魯望,元方七世孫,賓虞子。舉進士,一不中,往從張搏辟,後居松江甫里。多所論撰,雖幽憂疾痛,資無十日計,不少掇。有田數十〔百〕畝,與江通,常苦饑,躬畚鋪之勤。嗜茶,置園顧渚山下,歲取租焉。不喜與流俗交,雖造門不肯見。不乘馬,升舟設篷席,齋東書、茶龜、筆狀、釣具往來。時謂江湖散人,或號天隨子、甫裏先生。自比涪翁漁父、江下丈人。後以高士召,不至。李蔚、盧雋〔攜〕素與善,及當國,召拜左拾遺,詔下而卒。光化中,韋莊表龜蒙及孟郊等十人,皆贈右補闕。【《唐書》】龜蒙善為賦,絕妙。人有收得賦林,皆綴緝屬對,差次比擬,凡數首有題而未就,其用工如此。【《談苑》】龜蒙與顏莞、皮日休、羅隱、吳融為益友。性高潔,家貧思祿。與張搏為吳興、廬江二郡淬,著《吳興實錄》四十卷,《松陵集》十卷,《笠澤叢書》三卷。疾終,吳融為作傅,貽史官。韋莊撰文,陸希聲撰碑文,顏蕘書。【《北夢瑣言》】

陸誇,自右拾遺除司勳郎中,棄官隱吳中。詔召之,既在道,歐陽櫃遺書誚其出處之遽,誇遂還。櫃,詹從子也,名亦高。

陸亙,字景山,吳縣人。中舉製科,遷太常博士。禮史孟真練容典,倨橫偃蹇,亙榜逐之,胥曹失色。歷兗、蔡、號、蘇四州刺史,浙東觀察使。亙文名嚴重,所至以善政稱。卒,贈禮部尚書。

陸徽之,字彥猷,常熟人。高才博學,邑中推為鄉先生。建中靖國初,有詔求直言,徽之進對,與雍孝聞等力陳時政闕失,唱第日皆駁放。大觀末,彗星見,復收拾孝聞等,徽之已卒。


PD-icon.svg 本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