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氏家塾讀詩記 (四部叢刊本)/卷二十八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二十七 呂氏家塾讀詩記 卷二十八
宋 呂祖謙 撰 景常熟瞿氏鐵琴銅劍樓藏宋刊本
卷二十九

吕氏家塾讀詩記卷第二十八

周頌

 蘇氏曰周頌皆有所施於禮樂蓋因禮而作頌

 非如風雅有徒作而不用者也

清廟祀文王也周公旣成洛邑朝諸侯率以祀文

王焉李氏曰周公之營洛邑見於召誥洛誥按召誥曰周公乃朝用書命庶殷侯甸男邦伯則

是周公營洛邑之時諸侯皆在也至於成洛邑以朝諸侯則於書無所見○鄭氏曰成洛邑居攝五

年時○孔氏曰周公朝諸侯正在居攝六年明堂位云踐天子之位以治天下六年朝諸侯於明堂

即此時也切以爲不然按洛誥云在十有二月惟周公誕保文武受命惟七年則是周公成洛邑在

於七年非在於五年朝諸侯者特相成王以朝諸侯而巳周公非自居南靣而受諸侯之朝率以祀

文王者洛誥所謂王在新邑𥙊烝歳文王騂牛一武王騂牛一此所謂祀文王也

樂記曰清廟之瑟朱弦而䟽越壹倡而三嘆有

 遺音者矣朱氏曰書大傳曰周公升歌清廟

 苟在廟中甞見文王者愀然如復見文王焉

 孔氏曰禮記每云升歌清廟然則𥙊宗廟之盛

 歌文王之德莫重於清廟故爲周頌之首

穆清廟肅雝顯相息亮濟濟多士秉文之德

對越在天駿奔走在廟不顯不承無射於人斯

 毛氏曰於歎辭穆美也朱氏曰穆又有深逺

 之意○釋文曰清廟者杜預云蕭然清淨之稱

 也鄭氏曰廟之言貌也死者不可得立宫室象貌之耳○毛氏曰肅敬雝

 和相助也○蘇氏曰於乎美哉其祀文王於清

 廟也有肅肅其敬雝雝其和者實顯相其禮

 鄭氏曰濟濟之衆士皆執行文王之德對配越

 於也在天文王精神在天駿大也朱氏曰駿大而疾也

 奔走而來在廟中助𥙊○王氏曰秉文王之德

 故能對越文王在天之神駿奔走在廟以承清

 廟之事也〇朱氏曰洋洋乎如在其上如在其

 左右是對越其在天者〇王氏曰於是文王之

 德可謂顯矣成王率諸侯多士駿奔走在廟則

 可謂承矣顯也承也如此無射於人矣鄭氏曰是不光

 明文王之德與言其光明之也是不承文王與言其承之也此文王之德人無厭之○蘇氏曰

 言文王之澤乆而不忘○朱氏曰謂見尊奉也○朱氏曰斯語辭也

 士虞禮祝辭曰哀子某哀顯相夙興夜處不

 寧然則自主人之外餘皆顯相也成王𥙊主

 也周公及助𥙊之諸侯皆顯相也濟濟多士

 廣言助𥙊之人凡執事者皆在也秉文之德

  顯相多士凡助𥙊者莫不秉文之德也相維

 辟公天子穆穆言顯相之肅雝則成王穆然

 奉𥙊之氣象不言可見矣

  清廟一章八句

維天之命太平告文王也孔氏曰太平告文王之樂歌也○蘇氏曰文王

受命未終而没成王周公繼之天下太平以爲文王之德之致也故以告之

維天之命於穆不巳於乎不顯文王之德之純假

以溢我我其收之駿惠我文王曽孫篤之

中庸曰維天之命於穆不巳蓋曰天之所以爲

天也於乎不顯文王之德之純蓋曰文王之所

以爲文也純亦不巳李氏曰中庸亦是斷章取義此詩但言天命周家無

○毛氏曰孟仲子曰大哉天命之無極鄭

氏曰命猶道也天之道於乎美哉動而不止行而

不已○程氏曰天命即天道也言天之自然者

曰天道言天之賦與萬物者曰天命天命不巳

文王純於天道亦不巳純則無二無雜不巳則

無間斷先後〇王氏曰不顯者乃所以甚言其

 顯也○蘇氏曰假大也○鄭氏曰溢盈溢也○

 橫渠張氏曰純則舉大本也○朱氏曰溢盈而

 𬒳於物也收受也言文王之德大而𬒳及於我

 我旣受之矣〇鄭氏曰駿惠大順也曽猶重也

 自孫之子而下事先祖皆稱曽孫欲使後王皆

 厚之非維今也○李氏曰後丗當大順文王而

 厚之則可以保太平之業也〇蘇氏曰惟爾子

 孫丗益厚之朱氏曰後王又當篤厚之而不忘也

  說詩者非惟有鑿說之害亦有衍說之害如

  此詩曽孫篤之毛氏謂能厚行之於文義未

  有害也然詩人之意本勉後人篤厚之而不

  忘所謂行者固亦在其中矣但曰曽孫篤之

  則意味深長衍一行字意味即短至王氏遂

  云篤力行而有所至說益詳而無復餘味矣

  凡諸說皆當以此例之

   維天之命一章八句

維清奏象舞也孔氏曰奏象之樂歌也○劉氏曰象則文王之樂所謂象箾者蓋文

舞也文王之舞謂之象武王之舞謂之武將舞象則先歌維清是以序曰奏象舞其辭曰文王也將

舞武則先歌武是以武之序曰奏大武其辭曰於皇武王也内則十三學舞勺勺大舞也十五學舞

象象則象箾也○朱氏曰𥙊統曰下而管象豈所謂南籥者歟○孔氏曰文王時有擊刺之法武王

作樂象而爲舞名之曰象○橫渠張氏曰武王𥘉有天下象文王武功之舞歌維清以奏之成童以

維清緝熈文王之典肈詩乞用有成維

周之禎

 毛氏曰典法也肈始禋祀也迄至禎祥也○鄭

 氏曰清明也○王氏曰緝續熈廣也○朱氏曰

 此清明而緝熈者文王之典也○橫渠張氏曰

肈禋始大祀文王也〇蘇氏曰迄于周公遂以

有成其成雖當周公之丗然其禎祥見於文王

 矣

  周公宗祀文王於明堂以配上帝所謂肈禋

  以文王配帝始於此也大宗伯曰以禋祀祀

  昊天上帝

   維清一章五句

烈文成王即政諸侯助𥙊也孔氏曰成王即政諸侯助𥙊之樂歌也謂

周公居攝七年致政成王成王乃𥙊祖考戒諸侯○蘇氏曰武王崩成王逾年即位而稱王雖稱王

矣而不能治王事故未甞即政是以周公當國而治事非攝其位蓋行其事也其後七年退而復辟

則成王於是即政亦非復其位蓋復其事也故此詩之序曰成王即政即政非即位也苟成王有即

位有即政則周公之未甞攝位明矣

烈文辟音壁下同公錫兹祉福惠我無疆子孫保之無

封靡于爾邦維王其崇之念兹戎功繼序其皇之

無競維人四方其訓之不顯維德百辟其刑之於

乎前王不忘

 毛氏曰烈光也〇孔氏曰有光明文章者君人

 之辟公○歐陽氏曰呼助𥙊之諸侯曰烈文辟

 公文武錫此祉福矣惠我君臣以無疆之休子

 孫其永保之〇王氏曰戒之以無封以專利無

 靡以傷財則王之所崇也〇朱氏曰崇尊尚也

 ○毛氏曰戎大也〇蘇氏曰念其先祖之功則

 繼其序者益大矣朱氏曰皇大也〇王氏曰念祖考之戎功則師衆之不缺

 ○鄭氏曰無疆乎維得賢人也得賢人則國家

 疆矣〇李氏抑詩解曰苟能得人則四方皆訓

 效之矣〇李氏曰莫光顯者修德也百辟其有

 不爲法乎○鄭氏烝民箋云百辟百君○王氏

 曰無競維人四方其訓之者戒之以用人也不

 顯維德百辟其刑之者戒之以務德也於乎前

 王不忘者言如上所云則前王所念而不釋也

 先王之戒諸侯也欲其競競則中國強矣欲其

 顯顯則中國尊矣欲其四方訓之百辟刑之則

 欲其各以德善胥訓胥效也内則百僚師師外

 則諸侯胥訓胥效則能以天下爲一家中國爲

 一人矣而先儒以謂先王不欲諸侯名譽出境

 是乃力征經營天下惴惴恐天下軋巳之私意

何足以語先王也蓋所謂德者以至誠岀於仁

義也未有仁而遺其親未有義而後其君苟能

使人至誠出於仁義則其彊也其顯也是乃吾

之所保也

  於乎前王不忘如其自唐叔以下實寵嘉之

   烈文一章十三句

天作祀先王先公也孔氏曰祀先王先公之樂歌也〇蘇氏曰周之𥘉時祀猶

及先

天作髙山大王荒之彼作矣文王康之彼徂矣

𡵨有夷之行子孫保之

鄭氏曰髙山謂𡵨山也天生此髙山大王自𡺳

遷焉〇勃海胡氏曰荒奄也太王遷居奄有之

 毛氏曰荒大也○橫渠張氏曰闢而大之也○鄭氏曰康安徂往行

道也○毛氏曰夷易也〇蘇氏曰大王遷於𡵨

 山始荒而有之亦旣作之矣文王從而安之文

 王旣逝矣𡵨周之人丗載其夷易之道子孫保

之不替也

   天作一章七句

昊天有成命郊祀天地也孔氏曰郊祀天地之樂歌也〇蘇氏曰郊謂冬

至𥙊昊天於圎丘夏至𥙊地祗於方澤

昊天有成命二后受之成王不敢康夙夜基命

密於緝熈單厥心肆其靖之

毛氏曰二后文武也○鄭氏曰成王不敢康成

此王功不敢自安逸○毛氏曰宥寛也○孔氏

曰於於乎可歎美也○蘇氏曰單厥心肆其靖

之盡其心矣故能定之也○朱氏曰宥宏深也

密靜密也天將祚周以天下旣有成命矣文武

 受之將成其王業不敢康寧夙夜積德以爲受

 命之基者至深逺矣又續而廣之盡其心以定

 天命也○蘇氏曰此詩有成王不敢康而執競

 有不顯成康丗或以爲此言成王誦康王釗也

 然則周頌有康王子孫之詩矣周公制禮禮之

 所及樂必從之樂之所及詩必從之故頌之施

 於禮樂者備矣後丗無容易之且詩曰成王不

 敢康夙夜基命宥密又曰自彼成康奄有四方

 成王非基命之君而周之奄有四方非自成康

 始也李氏書曰成王畏相必不是周之成王

   昊天有成命一章七句

我將祀文王於明堂也孔氏曰祀文王於明堂之樂歌也即孝經所謂宗祀

文王於明堂以配上帝月令季秋大享帝但月令秦丗之書周法不必然○陳氏曰古者𥙊天於圎

丘掃地而行事器用陶匏牲用犢其禮極簡聖人之意以爲未足以報本故於季秋之月有大享之

禮焉天即帝也郊而曰天所以尊之也故以后稷配焉后稷逺矣配稷於郊亦以尊稷也明堂而曰

帝所以親之也故以文王配焉文王親也配文王於明堂亦以親文王也尊尊而親親周道備矣然

則郊者古禮而明堂者周制也周公以義起之也○朱氏曰程子曰万物本乎天人本乎祖故冬至

𥙊天而祖配之以冬至氣之始也万物成形於帝而人成形於父故季秋享帝而以父配之以季秋

物成之時也

我將我享維羊維牛維天其右之儀式刑文王

之典日靖四方伊嘏古雅文王旣右饗之我其夙

夜畏天之威于時保之

 鄭氏曰將猶奉也○毛氏曰享獻也○鄭氏曰

 右之右助之○橫渠張氏曰維天其右之不必

 饗之〇蘇氏曰奉其牛羊而獻之曰天其尚右

 我而饗此乎蓋不敢必也○鄭氏曰儀則式象

 也○毛氏曰刑法也○陳氏曰法文王之典以

 安四方○鄭氏曰受福曰嘏孔氏曰特牲少牢皆祝以神辭嘏主

 人與之以福維受福於文王文王旣右而饗之孔氏曰佑

 助而歆饗之時是也○陳氏曰歌是詩於文王併言

 所以配享之意〇李氏曰雖曰享吾之𥙊亦豈

 可自滿哉故當夙興夜寐亹亹𪫟惕畏天之威

 ○朱氏曰夙夜畏天之威然後天命可以長保矣

 明堂祀上帝而文王配焉故此詩雖文王之

 樂歌必先言祀天而次言祀文王我將我享

  維羊維牛維天其右之言祀天也儀式文王

  之典日靖四方伊嘏文王旣右饗之言祀文

  王也於天維庶其饗之不敢加一辭焉於文

  王則言儀式其典日靖四方天不待贊法文

  王所以法天也卒章惟言畏天之威而不及

  文王者統於尊也畏天所以畏文王也天與

  文王一也

   我將一章十句

時邁巡守告𥙊柴望也孔氏曰巡守告𥙊柴望之樂歌也武王旣定天下而

巡行其守土諸侯至于方岳之下乃作告至之𥙊爲柴望之禮柴𥙊昊天望𥙊山川左傳云昔武王

克商作頌曰載戢干戈明此篇武王事也國語稱周文公之頌曰載戢干戈明此詩周公作也

時邁其邦昊天其子之實右序有周薄言震之莫

不震疊壞柔百神及河喬嶽允王維后明昭有周

式序在位載戢側立干戈載櫜弓矢我求懿德

肆于時夏户雅允王保之

 毛氏曰邁行也○鄭氏曰時出行其邦國謂巡

 守也右序右助次序也○毛氏曰震動疊懼懷

 來柔安喬髙也○李氏葛覃解曰薄者語辭也

 ○歐陽氏曰武王巡守諸國警動之而諸侯皆

 警懼而修職也〇鄭氏曰武王巡守其至方嶽

 之下來安羣神望乎山川皆以尊卑𥙊之信哉

 武王之冝爲君也○李氏曰以諸侯則莫不畏

 威以百神則莫不懷柔人神各得其所詩人推

 美之曰信乎王能盡爲君之道也〇鄭氏曰式

 用也載之言則也○毛氏曰戢聚櫜韜也孔氏曰櫜

 者弓衣一名韜○鄭氏曰懿美也肆陳也○朱氏曰則

 又曰明昭乎有周也其巡守則以慶讓黜陟之

 典式序諸侯之在位者歛其甲兵而收藏之與

 爲休息又益求懿德之行而脩之使廣𬒳乎中

 國則信乎能保天下矣〇李氏曰文猶膏梁武

 猶藥石藥石可以治病而不可以養生武王取天

 下矣必求文德以施中國所謂懿德者非必美

 德之士也但求文德而施之則可以保天下也

 鄭氏曰陳其功於是夏而歌之樂歌之大者稱夏○孔氏曰春官鐘師以鐘鼓奏九夏注引呂

 叔玉云肆夏繁遏渠皆周頌也肆夏時邁也繁遏執競也渠思文也

  人之宗子主一家者也天之子主天下者也

 時邁其邦人神莫不受職則昊天其子之可

  知矣

   時邁一章十五句

執競祀武王也孔氏曰祀武王之樂歌也

執競武王無競維烈不顯成康上帝是皇自彼成

康奄有四方斤斤紀覲其明鍾鼔喤喤華彭磬筦

將將七羊降福穰穰如羊降福簡簡威儀反反

旣醉旣飽福禄來反

 鄭氏曰競強也○毛氏曰烈業也○李氏曰易

 曰天行徤君子以自強不息人君亦自強然後

 可以成功○毛氏曰不顯成康不顯乎其成大

 功而安之也皇美也奄同也孔氏曰釋言又云奄蓋也鄭於閟宫

 玄鳥箋皆以奄爲覆覆四方同爲巳有與傳不異也斤斤明察也○朱氏

 曰武王持其自強不息之心故其功烈之盛天

 下莫得而競此其所以成大功而安之○李氏

 曰惟能如此故上帝美之所以集大命而有天

 下也○蘇氏曰周之興也逺矣至於武王成而

 安之然後能奄有四方使其明無所不至○毛

 氏曰喤喤和也將將集也穰穰衆也簡簡大也

 ○毛氏賔之𥘉筵傳曰反反言重愼也○毛氏

 曰反復也〇李氏曰旣醉旣飽蓋𥙊終而飲福

 爾言𥙊祀之時鍾皷管磬之樂皆和故神降之

 福𥙊終飲福威儀備具此福禄所以反復至未

 艾也

   執競一章十四句

思文后稷配天也孔氏曰后稷配天之樂歌也○國語云周文公之爲頌曰思文

后稷克配彼天是此篇周公所作○李氏曰惟思文時邁乃周公作餘詩乃他人所作也國語所以

唯此二詩知其周公所作其餘不可得而知也

思文后稷克配彼天立我烝之丞民莫匪爾極貽

我來牟帝命率育無此疆爾界陳常于時夏

朱氏曰思語辭也○鄭氏曰先祖有文德之后

 稷○朱氏曰克配彼天言其播種之功可以配

 天也○毛氏曰極中也○孔氏曰昔堯遭洪水

 后稷播殖百榖存立我天下衆民之命使衆民

 無不於爾后稷得其中正言民頼后稷復其常

 性○鄭氏曰貽遺也○毛氏曰牟麥也李氏曰孟子曰

 麰麥播種而耰之趙𡵨曰麰麥大麥也廣雅又以爲來小麥也牟大麥也○鄭氏曰

 育養也○蘇氏曰率育徧養也〇朱氏曰后稷

 貽我民以來牟之種○李氏曰此乃天命后稷

 率育斯民無有内外彼己之殊○陳氏曰遂使

 常道得陳於中國所謂冨而後教之也

   思文一章八句

清廟之什十篇十章九十五句

吕氏家塾讀詩記卷第二十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