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氏家塾讀詩記 (四部叢刊本)/卷十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九 呂氏家塾讀詩記 卷十
宋 呂祖謙 撰 景常熟瞿氏鐵琴銅劍樓藏宋刊本
卷十一

吕氏家塾讀詩記卷第十

鄭氏詩譜曰魏者虞舜夏禹所都之地在禹貢

兾州雷首之北析城之西周以封同姓焉孔氏曰左

傳曰虞SKchar焦滑霍揚韓魏SKchar姓是與周同姓也其封域南枕河曲北

渉汾水昔舜耕於歴山陶於河濵禹菲飲食而

致孝乎鬼神惡衣服而致美乎黻冕卑宫室而

盡力乎溝洫此一帝一王儉約之化於時猶存

 今魏君嗇且𥚹急不務廣修德於民教以義方

其與𥘿晉鄰國日見侵削國人憂之孔氏曰桓四年左傳

 曰𥘿師圍魏是𥘿數伐之當周平桓之丗魏之變風始作至

春秋魯閔公元年晉獻公竟滅之前漢地理志云魏在晉之

 南河曲其詩曰彼汾一曲寘之河之側○水經注故魏國城南西並去大河可二十餘里北去

 首山十餘里處河山之間土地迫隘故魏風著十𠭇之詩也

葛屨俱具刺𥚹必淺也魏地陿於懈其民機

巧趨利其君儉嗇𥚹急而無德以將之范氏曰魏俗所

以機巧趨利如此者君心之所爲也故是詩唯刺其𥚹

廣漢張氏曰夫子謂與其奢也寧儉則儉雖失

中本非惡德然而儉之過則至於吝嗇迫隘計

 較毫分之間而謀利之心始急矣葛屨汾沮洳

 園有桃三詩皆言其急迫𤨏碎之意

糾糾𠮷黝葛屨可以履霜摻摻所銜女手可以縫

裳要於遥之襋紀力之好人服之

 孔氏曰糾糾稀踈之貌朱氏曰糾糾繚戻寒凉之意○毛氏

 曰夏葛屨冬皮屨摻摻猶纎纎也○朱氏曰女

 婦未見賢遍之稱也〇鄭氏曰裳男子之下服

 孔氏曰以婦人之服不殊裳故知男子之下服也曲禮曰諸母不漱裳唯舉裳不漱則衣可漱

 明裳爲賤繚音了漱悉𠋫反○毛氏曰要䙅也襋領也孔氏曰要

 是裳䙅襋爲衣領說文亦云襋衣領也 范 氏曰好人女而未婦

 爲容好者也毛氏曰好人好女手之人○孔氏曰服之整治

 之也○鄭氏曰魏俗至冬猶謂葛屨可以履霜

 ○孔氏曰新來嫁猶謂之可以縫衣裳〇毛氏

 曰婦人三月廟見然後執婦功○范氏曰非特

 使之縫裳而又服要襋之功其儉嗇且急亦巳

 甚矣〇蘇氏曰君子之爲國致隆而極廣焉故

 其降也猶可以不陷今葛屨而以履霜及其暑

也將安用矣婦之未廟見也而使之縫裳及其

成爲婦也將安使之矣〇說文摻作㩥山廉反

 云好手貌董氏曰石經作㩥

好人提提徒兮於阮然左辟佩其象揥勑帝

維是𥚹心是以爲利

 毛氏曰提提安諦范氏曰安徐也宛辟貌朱氏曰宛然讓

 之貌婦至門夫揖而入不敢當尊宛然而左辟

 蘇氏曰讓而辟者必左孔氏曰不敢當主故就客位○朱氏曰揥所以摘

 髮用象爲之貴者之飾也○蘇氏曰女子始嫁

 而治其威儀其修如此而可以賤事使之與然

 𥚹者以爲爲是無益故爲其益者而至於縫裳

也唯君子則不然懼其不容降矣鄭氏曰婦新至愼於威儀

 如是使之非禮

  葛屨二章一章六句一章五句

扶云子預如預刺儉也其君儉以能勤刺

不得禮也孔氏曰王肅孫毓皆以爲大夫采菜崔靈恩集注序云君子儉以能勤案今定

本及諸本序直云其君義亦得通

彼汾沮洳言采其莫彼其之子美無度美無度

殊異乎公路

 毛氏曰汾水也說文曰汾出大原晉陽山西南入河○蘇氏曰汾水出於晉其

 流及沮洳其漸接廉洳者朱氏曰汾水名沮洳水浸處下濕之地也

 莫菜也孔氏曰莫菜者葉似柳葉厚而長有毛刺今人繅以取繭緒五方通之謂酸迷

 ○鄭氏曰無度言不可以寸尺孔氏曰不可以尺寸量也

 子之德美信無度矣雖然其采莫之事則非公

 路之禮也公路主君之軞車庶子爲之晉趙盾

 爲軞車之族是也〇朱氏曰儉嗇不似貴人也

 ○董氏曰韓詩三章皆作彼己之子其義則同

彼汾一方言采其桑彼其之子美如英美如英殊

異乎公行户郎

 朱氏曰一方彼一方也史記扁鵲視見垣一方

 人○范氏曰英者草木之華也○鄭氏曰公行

 者主君公車之行列孔氏曰公路公行一官也晉成公宦卿之適以爲公

 族其庶子爲公行趙盾謂軞車之族杜預云公行之官是也宦音患軞音毛

彼汾一曲言采其藚彼其之子美如玉美如玉

殊異乎公族

 朱氏曰一曲謂水曲流處〇毛氏曰藚水蕮

 孔氏曰水蕮如續斷寸寸有節拔之可復陸璣云今澤蕮也葉如車前○鄭

氏曰公族主君同姓昭穆也孔氏曰左傳曰晉荀㑹欒黶韓無忌

 爲公族大夫使訓卿之子弟是公族主君之同姓○黶音黯

   汾沮洳三章章六句

園有桃刺時也大夫憂其君國小而迫而儉以嗇

不能用其民而無德教日以侵削故作是詩也

曰魏君儉而不取嗇而不施君不能發政施仁而民亦無以趨事勸功上下相離君民相棄君獨行

之於上而臣民不以爲非此詩所以刺時也

園有桃其實之殽心之憂矣我歌且謡不我知

者謂我士也驕彼人是哉子曰何其心之憂矣

其誰知之其誰知之蓋亦勿思

毛氏曰興也園有桃其實之食國有民得其力

 ○程氏曰觀此詩可見其憂深思逺矣所刺者

 不能用其民耳不能用其民則不能治豈復有

德教其致侵削可知也國無政事則亡故詩人

憂思之深也桃果之賤者園有桃亦用其實以

爲殽興國有民雖寡能用則治今不能用其民

故心憂之至歌且謡誦詠之爲謡毛氏曰曲合樂曰歌徒歌

 曰謡孔氏曰釋樂云徒歌謂之謡謡旣徒歌則歌不徒矣故曰曲合樂曰歌樂則琴瑟行葦傳

 曰歌者合於琴瑟也歌謡對文如此散則歌未必合樂也重言人不知者不

 思耳其情至深切也〇王氏曰儉而非之則疑

 於驕〇朱氏曰彼不知我心之所憂者反以我

 爲驕慢而曰彼君之所爲巳是矣而子之言獨

 何爲哉蓋舉國之人莫覺其非而反以憂之者

 爲驕也故曰心之憂矣其誰知之重言其誰知

 之而曰蓋亦勿思蓋曰此之可憂較然易知彼

 之非我特未之思耳誠思之則將不暇非我而

自憂矣

園有𣗥其實之食心之憂矣聊以行國不我知者

謂我士也罔極彼人是哉子曰何其心之憂矣其

誰知之其誰知之蓋亦勿思

 毛氏曰𣗥𬃷也〇鄭氏曰聊且略之辭也聊出

 行於國中以冩憂程氏曰行國猶駕言出遊以冩我憂○范氏曰

 謂我士也罔極言責君無巳也

   園有桃二章章十二句

陟岵孝子行𭛠思念父母也國迫而數侵削役

乎大國父母兄弟離散而作是詩也鄭氏曰役乎大國者爲大

國所徴發

陟彼岵兮瞻望父兮父曰嗟予子行役夙夜無

巳上愼旃哉猶來無止

 毛氏曰山無草木曰岵孔氏曰釋山云多草木岵無草木屺與傳正反

 說文曰岵山有草木也屺山無草木也〇陳氏曰岵也屺也岡也皆山之髙處而可以瞻望

 者詩人各取其一以協韻耳○鄭氏曰無巳無懈倦○蘇氏

 曰上猶尚也○毛氏曰旃之也○蘇氏曰孝子

 登髙以望其父而不見則思其將行之戒以自

廣漢張氏曰直述所以念父之意未(⿱艹石)思父所以念巳之心之爲深切也○孔氏

 曰我欲行之時父教戒我曰嗟我子從軍行𭛠

 之時當早起夜寐無得巳止○朱氏曰尚庶幾

 愼之哉猶可以來歸無止於彼而不來也蓋生

 則必歸死則止而不來矣

陟彼屺兮瞻望母兮母曰嗟予季行𭛠夙夜無

寐上愼旃哉猶來無棄

 毛氏曰山有草木曰屺季少子也王氏曰尤憐愛少子者婦人之

 無寐無𦒿常志寐也

  母尚恩故曰無棄言無棄母而不歸也

陟彼岡兮瞻望兄兮兄曰嗟予弟行役夙夜必偕

上愼旃哉猶來無死

 岡解見卷耳〇蘇氏曰必偕必與同役者偕無

 獨行也

   陟岵三章章六句

十𠭇之間刺時也言其國削小民無所居焉孔氏曰謂

土田陿隘非謂無居宅也

 王氏曰先王建萬國親諸侯使小事大大比小

有相侵者方伯連帥治而正之是以諸侯不失

 其分地而庶民保其常産周道衰彊陵弱衆

蹙寡天子方伯連率無以制之有國者亦多不

 知所以守其封疆此詩所爲作也

十𠭇之間兮桑者閑閑兮行與子還兮

 張氏曰十𠭇之間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圃之地又曰周制國郛之外有聽爲場圃之

 地者疑家授十𠭇以毓草木○孔氏曰孟子曰五𠭇之宅樹之以桑則野田不樹桑漢書食貨

 志云田中不得有樹用妨五穀○毛氏曰閑閑然男女無別往

 來之貌或行來者或來還者孔氏曰還兮相呼而共歸下云逝兮

相呼而共往傳揔解之○孔氏曰魏雖地狹民稠未必即

然舉十𠭇地以喻其陿隘耳○釋文閑閑作間

間曰本亦作閑

十𠭇之外兮桑者泄泄以丗兮行與子逝兮

 毛氏曰泄泄多人之貌

  橫渠指桑地爲場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圃合於古制但又謂魏地

  侵削外無井受之田徒有近郭園㕓而巳則

  似不然果如是民將何所食乎政使周制果

  家賦園㕓十𠭇魏旣削小豈容尚守古法容

  或數家共之也况詩所謂十𠭇者特甚言之

  爾未可以爲定數也

   十𠭇之間二章章三句

伐檀待丹刺貪也在位貪鄙無功而受禄君子不

得進仕爾

坎坎(⿱艹石)伐檀兮寘之河之干兮河水清且漣

於冝不稼不穡胡取禾三百㕓兮直連不狩

不獵胡瞻爾庭有縣𤣥兮彼君子兮不素餐

七丹

 毛氏曰坎坎伐檀聲○朱氏曰檀木可以爲車

 者君子伐之以自給也○毛氏曰寘置也干厓

 也〇董氏曰河濁而在岸之干之側之漘者清

 也〇毛氏曰風行水成文曰漣孔氏曰釋水云河水清且瀾猗

 大波爲瀾小波爲淪直波爲徑漣瀾雖異而義同○朱氏曰猗與兮同

 語辭也桉書斷斷猗無他技大學作兮〇毛氏

 曰種之曰稼歛之曰穡一夫之居曰㕓孔氏曰㕓謂一

 夫之田百𠭇也○鄭氏曰是謂在位貪鄙無功而受禄

 冬獵曰狩宵田曰獵胡何也貉子曰貆孔氏曰視汝之

 庭則所懸者是貆獸也彼君子者伐檀之人〇毛氏曰素

 空也

 坎坎伐檀兮寘之河之干兮河水清且漣猗

  悠然於河之千遺佚而不怨阨窮而不閔者

 也國人見君子在下者如此小人在位者如

  彼乃責之曰汝未甞稼穡禾何爲而積汝未

  甞狩獵貆何爲而來汝獨不見夫彼河干之

  君子義不素餐親伐檀以自食者乎此特旁

 觀者之辭(⿱艹石)所謂伐檀之君子方且陶陶不

  改其樂豈較短量長者哉

坎坎伐輻兮寘之河之側兮河水清且直猗不

稼不穡胡取禾三百億兮不狩不獵胡瞻爾庭有

縣特兮彼君子兮不素食兮

 毛氏曰輻檀輻也孔氏曰伐檀爲車之輻側猶厓也〇蘇

氏曰水平則流直〇鄭氏曰十萬曰億三百禾

秉之數孔氏曰田方百里於今數爲九百萬𠭇而王制云方百里爲田九十億𠭇是億

 爲十萬也三百億與三百㕓三百囷相𩔖若爲釡斛之數則大多不𩔖故爲禾秉之數謂刈禾

 之把○毛氏曰獸三𡻕曰特

坎坎伐輪兮寘之河之漘兮順倫河水清且淪

猗不稼不穡胡取禾三百囷丘倫兮不狩不獵胡

瞻爾庭有縣鶉兮彼君子兮不素飱素門

 毛氏曰檀可以爲輪漘厓也淪小風水成文轉

 如輪也釋文曰韓詩曰順流而風曰淪淪文貌圎者爲囷孔氏曰方者爲

 鶉鳥也爾雅郭璞注曰鶉䳺之屬也○䳺烏含反孰食曰飱說曰飱

 水澆飯也

  伐檀三章章九句

碩鼠刺重斂吕驗也國人刺其君重斂蠶食於民

不脩其政貪而畏人(⿱艹石)大䑕也孔氏曰蠶食者蠶之食桑漸漸以食

使桑盡也猶君重歛漸漸以稅使民困也

碩䑕碩䑕無食我黍三歳貫古亂女莫我肯顧逝

將去女適彼樂𡈽樂土樂土爰得我所

鄭氏曰碩大也大䑕孔氏曰陸璣云今河東有大䑕能人立交前兩足於

 頭上跳舞善鳴食人禾苗人逐則走入樹空中魏國今河東郡河北縣是也言其方物冝謂此

 ○毛氏曰貫事也○鄭氏曰逝往也〇朱氏曰

 爰語辭也〇鄭氏曰我事女三歳矣曽無恩德

 來顧眷我往矣將去女與之訣別之辭〇朱氏

曰今將去女以適彼樂土而得我之所也

 三歳貫女蓋言魏君掊克民當去之乆矣姑

 事之至於三歳而莫我肯顧也猶書所謂天

 惟五年湏暇之之意也

碩䑕碩䑕無食我麥三歳貫女莫我肯德逝將去

女適彼樂國樂國樂國爰得我直

范氏曰莫我肯德者不以我爲德也民出力以

事上不以爲德而反蠶食之此所以去也爰得

我直者欲適彼有道之國而赴愬之得其直亦

樂矣

碩䑕碩䑕無食我苗三歳貫女莫我肯勞逝將去

女適彼樂郊樂郊樂郊誰之永號户毛

 毛氏曰苗嘉穀也〇范氏曰莫我肯勞者不以

 我爲勞也○鄭氏曰郭外曰郊之往也〇毛氏

 曰號呼也○廣漢張氏曰碩䑕之詩聖人所爲

 取者以君失道如此國人疾之甚而欲去之猶

 有所未忍絶也故著其情於詩著其情於詩乃

其所未忍絶者也末章誰之永號謂我將去爾

 而適樂郊當誰復永號於爾之土者乎此則尤

 可見其情也〇釋文永作咏曰本亦作永鄭氏曰永歌也

   碩䑕三章章八句

魏國七篇十八章百二十八句

吕氏家塾讀詩記卷第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