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憤激的國民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告憤激的國民
作者:恽代英
1925年6月15日
本作品收錄於:《民族日报

 载《民族日报》第6号,署名:代英

  大馬路的流血,十余日來罷市、罷工、罷課的大犧牲,亦許因為外交官、商董的妥協,使交涉的結果仍然是歸於失敗。

  這是有血氣的人所能忍受的麽?

  有些人說,這只怪我們沒有武力的後盾,所以外交官、商董自然不能不趨於妥協。不錯的!假如一般兵士都有為國殺賊的決心,假如全國同仇敵愾的工、商、學界都已經武裝了起來,我亦相信外交官、商董都可以大膽一點,或者我們竟是以武力收回租界,或者我們竟是對外國強盜宣戰。不過在今日軍閥政治之下,宣傳下層兵士與武裝人民,都是有許多障礙的,倘若因為一時的憤激,甚至於要求軍閥派兵作武力的後盾,我相信結果或只是便利了軍閥侵占地盤的野心,他們決沒有膽量與帝國主義相抗戰,所以他們決不能挽救外交官、商董的妥協態度。

  有些人說,這只怪我們沒有嚴厲的監督,所以外交官、商董可以肆無忌憚的妥協下來。不錯的!假如下層人民的組織廣大而堅固,他們能夠有獨立的見解與戰鬥能力,他們一定要達到滿足自己的要求才開工、開市、開課,那便他們盡可以不依賴這些妥協的外交官與商董,若交涉不得他們的同意,便根本不生功效。不過下層人民若沒有很好的組織,他們若還很富於依賴外交官、商董的心理,有些人專想用手槍炸彈威嚇外交官、商董,以為這便可以嚴厲的監督他們,這都是太空想了!滿清末年的炸彈,不能挽救親貴之腐敗,俄國虛無黨的暗殺,不能滅殺俄皇之橫暴。倘若我們采取這種方法,只是一方使這些外交官、商董因恐怖而更托庇於外人(蔡廷幹、曾宗鑒的住公共租界便是此種恐怖心理之表現),以加增他們反動的程度;一方嚇跑了一般比較怯弱的群眾,而那些本心不願只因迫於大義不敢反對這種運動的人(如賈豐臻、①……江亢虎、梁啟超等),更樂得利用機會助帝國主義防止一切所謂“軌外”的行動,以滅絕群眾的革命感情,而恢復他們自己統治地位的尊嚴。所以在群眾組織與宣傳未盡善的時候,一切暴動暗殺的行為,於革命運動非徒無益而又害之。

  然則我們應當坐看交涉的歸於失敗嗎?

  決不的。我們應當盡力所能宣傳下層兵士,運動武裝人民,而且要盡力促進各種民眾的組織,使他們比較更有力量監督外外官與商董,但我相信一定有許多我們力量所不能到的地方。我們有力量所不能到的地方,不要灰心,不要只是一味憤激,要知道這是我們組織宣傳群眾功夫還未盡善的原故,我們要更努力去組織宣傳群眾,以便於下一次的卷土重來。

  我們應當就這一次交涉的經過,把人民依賴外交官與商董的心理,痛快的加以打擊。我們應當使一切人民知道團結的必要,應當極力維持而且改良眼前各種臨時的人民團結(如工會、學生會等),使成為永久的而且內容完全的組織。我們應當知道五月卅日勇敢的租界講演,完全是近年來組織宣傳群眾之功,趁現在使我們的組織宣傳更擴大,那便我們要有更大的反抗帝國主義的力量。

  不論交涉的成功與失敗,我們最重要是使一切眼前人民的團結都能夠繼續存留下去,而且還許有更多更大的團結。不過有一個問題來了!眼前人民的團結又很不易維持下去呢!每個團體都有愛出風頭愛搗亂的人,在緊急關頭這種人有時雖不敢活動,然而風潮一緩弛下來,他們即刻便會作怪,即刻便會來破壞人民的團結,這要怎樣對付他呢?其實這並不難對付。我們應當在每個人民的團結中間,找出一切真誠而熱烈的分子,把他們聯合起來,使他們成為這個團結中間的核心,代表這個團結中多數人的意見與那少數出風頭搗亂的人奮鬥!出風頭搗亂的總是少數人,而且他們是多數人所厭惡的。我們要趕快把真誠熱烈的分子組織起來,使他們無從破壞人民的團結。

PD-icon.svg 1996年1月1日,这部作品在原著作國家或地區屬於公有領域,之前在美國從未出版,其作者1931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