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元公集/卷二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卷一 周元公集
作者:周敦頤 北宋
卷三

雜著[编辑]

文類

養心亭說[编辑]

孟子曰:「養心莫善於寡欲。其為人也寡欲,雖有不存焉者,寡矣;其為人也多欲,雖有存焉者,寡矣。」予謂養心不止於寡焉而存耳,蓋寡焉以至於無。無則誠立、明通。誠立,賢也;明通,聖也。是聖賢非性生,必養心而至之。養心之善有大焉如此,存乎其人而已。張子宗範有行、有文,其居背山而面水。山之麓,構亭甚清凈,予偶至而愛之,因題曰「養心」。既謝,且求說,故書以勉。

愛蓮說[编辑]

水陸草木之花,可愛者甚蕃。[1]晉陶淵明獨愛菊。[2]自李唐來,世人甚愛牡丹。[3]予獨愛蓮之出淤泥而不染,[4]濯清漣而不妖;[5]中通外直,[6]不蔓不枝;香遠益清,[7]亭亭淨植,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焉。[8]

予謂:菊,[9]花之隱逸者也;[10]牡丹,花之富貴者也;[11]蓮,[12]花之君子者也。[13]噫!菊之愛,[14]陶後鮮有聞。[15]蓮之愛,同予者何人?[16]牡丹之愛,宜乎眾矣![17]

吉州彭推官詩序[编辑]

敦實[18]慶歷初,為洪川分寧縣主簿。被外臺檄,承乏袁州盧溪鎮市徵之局。局鮮事,袁之進士多來講學於公齋。因談及今朝江左律詩之工。坐閑,誦吉州彭推官篇者六七人,其句字信乎能覷天巧而膾炙人口矣。俄聞分寧新邑宰,尚未踰月,而才明之譽,已飛數百裏。有謂敦實曰:「邑宰太博思永,即向所誦之詩推官之子也。吉與袁鄰郡,父兄輩皆識推官,第為善內樂,殊忘官之高卑,齒之壯老,以至於沒。其慶將發於是乎!」敦實故又知推官之德。暨還邑局,聞推官之詩益多,亦能記誦不忘。十五年,而太博由刑部郎中直史館,益州路轉運使。敦實自南昌知縣就移僉署巴川郡判官廳公事。益、梓鄰路也。泝流赴局,過渝州,越三舍,接巴川境,閑有溫泉佛寺。艤舟遊覽,忽睹榜詩,乃推官之作。喜豁讀訖,錄本納於轉運公。公復書重謝,且曰;「願刻一石,若蒙繼以短序,尤荷厚意。」故序於詩後,而命工刻石,置寺之堂焉。實嘉佑二年正月十五日云。承奉郎守太子中舍僉署合州軍事判官廳公事周敦實撰。

邵州遷學釋菜文[编辑]

維治平五年,歲次戊申,正月甲戌朔,三日丙子,朝奉郎尚書駕部員外郎通判永州軍州兼管內勸農事,權發遣邵州軍州事上騎都尉賜緋魚袋周敦頤,敢昭告於先聖至聖文宣王:惟夫子道高德厚,教化無窮,實與天地參而四時同。上自國都,下及州縣,通立廟貌。州守縣令,春秋釋奠。雖天子之尊,入廟肅恭行禮。其重,誠與天地參焉。儒衣冠學道業者,列室於廟中,朝夕目瞻脺容,心慕至德,日蘊月積。幾於顏氏之子者有之。得其位,施其道,澤及生民者,代有之。然夫子之宮可忽歟!而邵置於惡地,掩於衙門,左獄右庾,穢喧歷年。敦頤攝守州符,嘗拜堂下,惕汗流背,起而議遷。得地東南,高明協下。用舊增新,不日成就。彩章冕服,儼坐有序,諸生既集,率僚告成。謹以禮幣藻蘋,式陳明薦,以兗國公顏子配。尚饗!

又告先師文[编辑]

維治平五年,歲次戊申,正月甲戌朔,三日丙子,朝奉郎尚書駕部員外郎通判永州軍州兼管內勸農事,權發遣邵州軍州事上騎都尉賜緋魚袋周敦頤敢昭告於先師兗國公顏子:爰以遷修廟學成,恭修釋菜於先聖至聖文宣王。惟子睿性通微,實幾於聖。明誠道確,夫子稱賢。謹以禮劊藻蘋,式陳明獻,從祀配神。尚饗!

上二十六叔書[编辑]

侄男敦頤啟:孟秋猶熱,伏惟二十六叔、三十一叔、諸叔母、諸兄長尊體起居萬褔。周興來,知安樂,喜無盡。敦頤守官於外,與新婦幸如常,不勞憂念。來春歸鄉,即遂拜侍。未閑,伏望順時倍加保愛,不備。侄男敦頤狀。上二十六叔、三十一叔、諸叔母、諸兄長座前。七月六日夜。

諸弟、諸侄安樂。好將息!好將息!

與仲章侄書[编辑]

仲章:夏熱,計新婦男女安健。我此中與叔母、季老、通老、韓姐、善善以下並安。近遞中,得先公加贈官誥,贈諫議大夫,家門幸事幸事。汝備酒果香茶,詣墳前告聞先公諫議也。未相見,千萬好將息!不具。叔付仲章,六月十四日。

諸處書,立使周一父子送去。叔母、韓姐傳語:汝與新婦侄兒侄女各計安好,將息!好將息!百一、百二附兄嫂起居之間。善善與新婦安安。汝切不得來!汝切不得來!周三翁夫妻安否?周一父子看守墳塋小心否?周幼二安否?如何也?

與傅秀才書[编辑]

敦實頓首:傅君茂才足下:昨日飯會上,草草致書,不識已達否?日惟履用休適。敦實自春來,郡事並多。又新守將至,諸要備辦。稍有一日空暇,則或過客,或節辰,或不時聚會。每會即作詩,雅則雅矣。形亦勞瘁,故尚未有意思為足下作策問,勿訝!勿訝!遂州平紋紗輕細者,染得好皁者,告買一疋,自要作夏衫。並買樗蒲、綾褲段二個。碎事煩聒,愧悚!愧悚!急遣人探新守次,走筆不謹。暄燠加愛加愛,不宣。敦實頓首傅君茂才足下。

慰李才元書[编辑]

敦實幁首:變故不常,竊審尊夫人太君奄棄榮養。伏惟號天永慕,難以勝處。罔極奈何!孝思奈何!敢冀節哀以從中制,卑情不任苦痛之至。謹奉疏以慰,不宣,謹疏。四月某日,汝南周敦實疏上。

回謁鄉官昌州司錄黃君慶牒[编辑]

承奉郎守太子中允簽書合州判官廳公事周敦實,右某謹只候謝都曹員外,伏聽處分。件狀如前,謹牒。嘉佑元年十一月日具位某牒。

賀傅伯成手謁[编辑]

嘉佑六年從表殿中丞、前合州從事周敦實,專謁賀新恩先輩傅弟。三月十二日手謁。

PD-icon.svg 本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
  1. 《古文評註》:蕃,多也。
  2. 《古文評註》:晉陶潛,字淵明,獨愛種菊。其詩有「採菊東籬下」之句。此是陸而草本者也。
  3. 《古文評註》:唐高祖姓李氏,故為李唐。當天后時,宮中有牡丹種,其花特異,天后嘆上苑之有闕,因命移植焉。由此京師人士咸愛之。亦是陸而草本者。
  4. 《古文評註》:淤音飫,濁水中泥也。此是水而草本者,以不移之俗意。
  5. 《古文評註》:濯,洗;清,淨。漣漪之水而不為妖嬌之態,以喻不媚於世意。
  6. 《古文評註》:其莖中玲瓏相通而不礙,其外則直幹森森而不曲,以喻心不窒而行不邪意。
  7. 《古文評註》:喻無少文苛禮、流風遠被。蔓,音萬。不蔓,不漫延也;不枝,少枝節也。
  8. 《古文評註》:喻卓然自立、威儀可象而不可狎,亭亭直立之貌。
  9. 《古文評註》:句。
  10. 《古文評註》:于眾卉蕪穢之後,獨抱幽芳。
  11. 《古文評註》:謂一味濃豔。
  12. 《古文評註》:句。
  13. 《古文評註》:「根上淤泥」七句,斷其有君子之德;此三句辨花之品。
  14. 《古文評註》:句。
  15. 《古文評註》:謂真隱亦為人所難。
  16. 《古文評註》:謂知德者鮮。
  17. 《古文評註》:謂人孰不愛富貴意。此三句辨愛之品不明言,軒輊淡永帶刺。
  18. 周敦頤原名「敦實」,避宋英宗諱改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