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府君墓誌銘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周府君墓誌銘
作者:錢謙益 明
本作品收錄於《初學集/54


吳江周永年葬其先人於高景山之阡,排纘其行事而來告曰:「吾父躬令德,享高壽,諡曰康孝,吾子以為允。若其精修密行,世出世間法具備,則固非節惠所可盡也。有墓中之石在,敢固以請。」

余謹按永年之狀,其書族出壽年者曰:君諱祝,字季華,太子少保吏部尚書諡恭肅諱用之孫,國學生諱乾南之季子。少而工文為名士,長而稱詩為詩老,晚而負經濟修長者之行為鄉先生。其歿也,崇禎十三年七月廿九日,享年八十有六。娶楊氏,生三男子,長即永年,永言、永肩其次也。二女子,嫁楊士修、金之鎔。葬以十四年之三月。其書其世法者曰:君三歲而孤,宛轉母膝前,能相其悲哀而慰解之。母嘗謂曰:「汝孩幼能慰我,汝父服玩,當多畀以償汝。」稍長,果如其言。君泣涕交頤,弗忍受也。談文師馮開之,談詩友王百縠、湯若士,談經濟交徐孺東、萬和甫、於中甫。中年蹭蹬省試,扣囊底之智,為其鄉人勾會賦調,櫛爬垢病,旱澇凶饑,閭井恃以無恐。少孤,兩世父撫之如子。世父老且多難,周旋扶侍,不啻其子也。於群從篤愛宗建,宗建忤奄考死,君歎曰:「得死所矣,勝老人槁項牖下也。」其風義激昂如此。書其出世法者曰:君少遊袁了凡、王龍谿之門,知有性命之學。長師事達觀可公,觀神姿嚴重,鉗錘棒喝,如雷風之狎至。口授偈頌,傾寫千言,侍者目瞪聽熒,轉盼錯誤,君暗記默誦,借書於手,伸紙執筆,運肘如飛,觀之門無兩子也。觀自寶林遊攝山,命車中記《八識規矩頌》,三鼓入室,授以指要,諸弟子遙矚之,燈光煜然,隱見庭戶,以為傳燈有人也。扣擊日久,悟門歷然。研精相宗,終其身不拈禪宗隻字。母薛夫人,蚤修淨業。君聞毗舍半偈之義於本師,歸為母覆說,證合於《圓覺•普眼》一章,母繇是發悟。丁亥秋,持佛名號三十晝夜,泊然坐脫,君提唱之力為多。雲棲宏公歎曰:「諸上善人,同會一處,其周氏母子之謂乎?」於有為功德,不以有漏之因小之。復古刹,刻《大藏》,立懺飯僧,皆竭蹶以從事。小築太湖之濱,架木為閣,徜徉其間。客至,不裹頭,不布席。晚尤矍鑠,憎杖而卻扶。臨終示微疾,從容燕語,吉祥而逝。謙益曰:「府君之令德,不可以悉數。白樂天有言:『外以儒行修其身,內以釋教治其心,旁以山水、風月、歌、詩、琴、酒樂其志。』此三言者,庶幾盡之矣。」余與永年兄弟遊,皆工詩文小詞,孝友順祥人也。君不置妾媵,三子者日視膳,夜侍寢,十日一踐更,蓋十餘年而君卒。君之安樂令終,亦其子之力也。銘曰:

億萬佛土,從母往生,如子赴家。是母是子,如清淨地,生寶蓮華。世出世法,如寶羅網,重重開遮。我作斯銘,現文句身,於彼塵沙。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