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筠谿哀詞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周筠谿哀詞(有序)
作者:袁枚 清朝
本作品收錄於《小倉山房文集/14

壬戌春,余官翰林,同年陶京山寄聲云:「有周筠谿者,能為踔絕之文,願受業門下。」已而來,雅相得也。其年秋,余改官江左,即主其家。又一年,余知江寧,筠?非衙散時不至。至則除學文外,一不關口。余心高筠谿之為人,而亦未嘗不迂之也。亡何,筠谿為中書長安,別二十年,嘗疑筠谿之文之奇,必當得進士。其為中書之久,又必當遷高爵。二者測其然,而竟不然!前年筠谿乞假歸,皤然鬢頹禿矣。雖意態強直如故,而須臾間便旋者至十數起,余心憂其五倉之驟空。今年七月,竟死。

嗟乎!中書官,唐最尊。今雖小差,而出納王命,頗易騰上,入軍機房者其尤也。筠谿儒緩其衣冠,已為要人所不喜。軍機處召之,必力辭。以故同官皆速飛,或至開府三司,而筠谿如故也。筠谿之意,必欲得甲科以完夙願耳。乃偏為幽峭之文,屢試屢躓。及其乞歸,似夫求安恬而樂天年者矣。則又不寧其家,集詬無節,致嗃々病生。跡其所為,筠谿之侘傺以死也,尤人乎?尤己乎?謂命乎?謂性乎?九原有知,當必有以自處也。然問筠谿死後,誰則如其雋立者?誰則如其衝澹者?誰則如其胸無單復,抒心而呈貌者?嗚呼,豈蒼蒼者亦有人之見存耶?不然,何憎筠?而必並其位與年而厄之也!

筠谿生平無他嗜,成製藝一篇,必喜躍,雖寒夜亦篝燈而起。夫時文,非古所有也。亦非士君子可以終身誦之之物也。乃天性溺之,如先主之氂、嵇康之鍛者。然其志可哀而哂也。

前年秋,有訛傳余為逐夫者。南都交好,皆錯憚莫或見過。而筠?闖然耰戶而入曰:「此信訛耶?就非訛者,筠谿聽役於先生無所畏也,無所避也。」嗚呼!赴義若熱如筠谿者,獨余好之耳。

筠谿名際昌,辛酉舉人。其死時,余病痁,不獲臨其喪,故為哀詞以抒余懷。其詞曰:

遊羿之彀中而不中兮,固鍭羽之數奇。然匡衡以不中科而經乃益明兮,豈非前賢之可期!君蔽於古而不知今兮,往往言危而行危。偏惵然而意下兮,謁吾廬以求師。余亦有意乎其為人兮,如風之過簫泠然而應之。慨世俗之滔滔兮,非狂者其焉支!明知九乾之尊且嚴兮,胡寧橫而委蛇?喜其既已歸來兮,何妨歷落以嶔崎。乃不假之年兮,而溘然竟止於斯!余又安得窮夫冥冥兮,而問造物之則奚?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