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苛碑(並序)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周苛碑(並序)
作者:李觀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535

昔天喪水德,未有受命者,而劉項、之戰方苦,殘毒軋於生民。御史大夫周苛,世籍於沛,始漢祖起而隨焉,時漢祖以新阨濉水之圍,而遽保滎陽。楚人四面攻之,內無完備,憂難持久,用將軍紀信計而漢祖免。命周苛守後事以禦外敵,敵知其危,並力蕩搖,哀哀遺軍,創痛如積。雖授之以利兵,朿之以堅甲,而莫能起。非愛死也,力不堪也。故城覆於項氏,項氏毅然鷹瞬,爨大鼎於宇下。謂苛曰:「請封三萬戶為上將軍,軍之政,自不穀而下及卒乘,皆聽其所為。不從則烹,決無疑焉。」公怒甚色作,視羽而咳之曰:「吾聞不善者善人之資,今天將錫漢。故泯天下以亂,救亂者師,是用汝資之。不即倒戈請命,兵絕若傾,汝死無日矣。且秦政反道,殲滅六國,天人含怒,噍類不留,今汝之業不足侔秦,而罪侈於秦,曾不知天以陰騭興喪與奪,而猶與漢爭鋒,且若戰數勝,攻數克,非若能也。天厚其惡,惡厚將崩,何得長哉!」項氏恚公之不屈,而恥其詭己,怒聲如乳虎,指左右捽公於沸鼎。公奮身不顧,蹈鼎而卒。嗚呼!糜軀冀於不朽,不朽者在乎立節,立節者在乎處死,處死者在乎顯主。主顯節立,獨苛有之。與夫由餘授戈,宏演內肝,不殊也。初苛殺魏豹,可謂無人薄我,及拒項氏,豈非臨難不苟免邪?觀感公之雄果,而史無傳記,敢鏤幽石,以承闕文。其辭曰:

龍戰未分。崩雷泄云。雷崩雲泄。其下流血。滎陽攻急。介士涕泣。赤帝徘徊。惟公在哉,秉心慷慨。處死不改。沈沈積冤。千古奚言。紀公光烈。係史之闕。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