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飲酒二十首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和飲酒二十首
作者:蘇軾 北宋
    本作品收錄於:《東坡全集‎

    .吾飲酒至少,常以把杯為樂。
    往往頹然坐睡,人見其醉,而吾中了然,蓋莫能名其為醉為醒也。
    在揚州時,飲酒過午輒罷,客去,解衣盤礴,終日歡不足而適有余。
    因和淵明《飲酒》二十首,庶以仿佛其不可名者,示舍弟子由、晁無咎學士。

    我不如陶生,世事纏綿之。
    雲何得一適,亦有如生時。
    寸田無荊棘,佳處正在茲。
    縱心與事往,所遇無復疑。
    偶得酒中趣,空杯亦常持。

    二豪詆醉客,氣湧胸中山。
    ㄘ然忽冰釋,亦復在一言。
    嗇氣實其腹,雲當享長年。
    少飲得徑醉,此秘君勿傳。

    道喪士失己,出語輒不情。
    江左風流人,醉中亦求名。
    淵明獨清真,談笑得此生。
    身如受風竹,掩冉眾葉驚。
    俯仰各有態,得酒詩自成。

    蠢蠕食葉蟲,仰空慕高飛。
    一朝傳兩翅,乃得粘網悲。
    啁啾厭巢雀,沮澤疑可依。
    赴水生兩殼,遭閉何時歸。
    二蟲竟誰是,一笑百念衰。
    幸此未化間,有酒君莫違。

    小舟真一葉,下有暗浪喧。
    夜棹醉中發,不知枕幾偏。
    天明問前路,已度千金山。
    嗟我亦何為,此道常往還。
    未來寧早計,既往復何言。

    百年六十化,念念竟非是。
    是身如虛空,誰受譽與毀。
    得酒未舉杯,喪我固忘爾。
    倒床自甘寢,不擇菅與綺。

    頃者大雪年,海波翻玉英。
    有士常痛飲,饑寒見真情。
    床頭有敗,孤坐時一傾。
    未能平體粟,且復澆腸鳴。
    脫衣裹凍酒,每醉念此生。

    我坐華堂上,不改麋鹿姿。
    時來蜀岡頭,喜見霜松枝。
    心知百尺底,已結千歲奇。
    煌煌淩霄花,纏繞復何為。
    舉觴酹其根,無事莫相羈。

    芙蓉在秋水,時節自闔開。
    清風亦何意,入我芝蘭懷。
    一隨采折去,永與江湖乖。
    斷絲不復續,鬥水何足棲。
    不如玉井蓮,結根天池泥。
    感此每自慰,吾事幸不諧。
    醉中有歸路,了了初不迷。
    乘流且復逝,抵曲吾當回。

    籃輿兀醉守,路轉古城隅。
    酒力如過雨,清風消半途。
    前山正可數,後騎且勿驅。
    我緣在東南,往寄白髮余。
    遙知萬松嶺,下有三畝居。

    民勞吏無德,歲美天有道。
    暑雨避麥秋,溫風送蠶老。
    三咽初有聞,一溉未濡槁。
    詔書寬積欠,父老顏色好。
    再拜賀吾君,獲此不貪寶。
    頹然笑阮籍,醉幾書謝表。

    我夢入小學,自謂總角時。
    不謂有白髮,猶誦論語辭。
    人間本兒戲,顛倒略似茲。
    惟有醉時真,空洞了無疑。
    墜車終無傷,莊叟不吾欺。
    呼兒具紙筆,醉語輒錄之。

    醉中雖可樂,猶是生滅境。
    雲何得此身,不醉亦不醒。
    癡如景升牛,莫保尻與領。
    點如東郭<免<,束縛作毛穎。
    乃知嵇叔夜,非坐虎文炳。

    我家小馮君,天性頗純至。
    清坐不飲酒,而能容我醉。
    歸休要相依,謝病當以次。
    豈知山林士,骯臟乃爾貴。
    乞身當念早,過是恐少味。

    去鄉三十年,風雨荒舊宅。
    惟存一束書,寄食無定跡。
    每用愧淵明,尚取禾三百。
    頎然六男子,粗可傳清白。
    於吾豈不多,何事復嘆息。

    嘵嘵六男子,弦誦各一經。
    復生五丈夫,戢戢丁欲成。
    歸田了門戶,與國充踐更。
    普兒初學語,玉骨開天庭。
    淮老如鶴雛,破殼已能鳴。
    舉酒屬千里,一歡愧凡情。

    淮海雖故楚,無復輕揚風。
    齋廚聖賢雜,無事時一中。
    誰言大道遠,正賴三杯通。
    使君不夕坐,衙門散刀弓。

    何人恐東臺,一郡坐可得。
    亭亭古浮圖,獨立表眾惑。
    蕪城閱興廢,雷塘幾開塞。
    明年起華堂,置酒吊亡國。
    無令竹西路,歌吹久寂默。

    晁子天麒麟,結交及未仕。
    高才固難及,雅誌或類己。
    各懷伯業能,共有丘明恥。
    歌呼時就君,指我醉鄉里。
    吳公門下客,賈誼獨見紀。
    請作鳥賦,我亦得坎止。
    行樂當及時,綠髮不可恃。

    蓋公偶談道,齊相獨適真。
    頹然不事事,客至先飲醇。
    當時劉項罷,四海創痍新。
    三杯洗戰國,一斗銷強秦。
    寂寥千載後,陽公嗣前塵。
    醉臥客懷中,言笑徒多勤。
    我時閱舊史,獨與三人親。
    未暇餐脫粟,苦心學平津。
    草書亦何用,醉墨淋衣巾。
    一揮三十幅,持去聽坐人。

    PD-icon.svg 本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