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饮酒二十首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和饮酒二十首
作者:苏轼 北宋
    本作品收录于:《东坡全集‎

    .吾饮酒至少,常以把杯为乐。
    往往颓然坐睡,人见其醉,而吾中了然,盖莫能名其为醉为醒也。
    在扬州时,饮酒过午辄罢,客去,解衣盘礴,终日欢不足而适有余。
    因和渊明《饮酒》二十首,庶以仿佛其不可名者,示舍弟子由、晁无咎学士。

    我不如陶生,世事缠绵之。
    云何得一适,亦有如生时。
    寸田无荆棘,佳处正在兹。
    纵心与事往,所遇无复疑。
    偶得酒中趣,空杯亦常持。

    二豪诋醉客,气涌胸中山。
    ㄘ然忽冰释,亦复在一言。
    啬气实其腹,云当享长年。
    少饮得径醉,此秘君勿传。

    道丧士失己,出语辄不情。
    江左风流人,醉中亦求名。
    渊明独清真,谈笑得此生。
    身如受风竹,掩冉众叶惊。
    俯仰各有态,得酒诗自成。

    蠢蠕食叶虫,仰空慕高飞。
    一朝传两翅,乃得粘网悲。
    啁啾厌巢雀,沮泽疑可依。
    赴水生两壳,遭闭何时归。
    二虫竟谁是,一笑百念衰。
    幸此未化间,有酒君莫违。

    小舟真一叶,下有暗浪喧。
    夜棹醉中发,不知枕几偏。
    天明问前路,已度千金山。
    嗟我亦何为,此道常往还。
    未来宁早计,既往复何言。

    百年六十化,念念竟非是。
    是身如虚空,谁受誉与毁。
    得酒未举杯,丧我固忘尔。
    倒床自甘寝,不择菅与绮。

    顷者大雪年,海波翻玉英。
    有士常痛饮,饥寒见真情。
    床头有败,孤坐时一倾。
    未能平体粟,且复浇肠鸣。
    脱衣裹冻酒,每醉念此生。

    我坐华堂上,不改麋鹿姿。
    时来蜀冈头,喜见霜松枝。
    心知百尺底,已结千岁奇。
    煌煌凌霄花,缠绕复何为。
    举觞酹其根,无事莫相羁。

    芙蓉在秋水,时节自阖开。
    清风亦何意,入我芝兰怀。
    一随采折去,永与江湖乖。
    断丝不复续,斗水何足栖。
    不如玉井莲,结根天池泥。
    感此每自慰,吾事幸不谐。
    醉中有归路,了了初不迷。
    乘流且复逝,抵曲吾当回。

    篮舆兀醉守,路转古城隅。
    酒力如过雨,清风消半途。
    前山正可数,后骑且勿驱。
    我缘在东南,往寄白发余。
    遥知万松岭,下有三亩居。

    民劳吏无德,岁美天有道。
    暑雨避麦秋,温风送蚕老。
    三咽初有闻,一溉未濡槁。
    诏书宽积欠,父老颜色好。
    再拜贺吾君,获此不贪宝。
    颓然笑阮籍,醉几书谢表。

    我梦入小学,自谓总角时。
    不谓有白发,犹诵论语辞。
    人间本儿戏,颠倒略似兹。
    惟有醉时真,空洞了无疑。
    坠车终无伤,庄叟不吾欺。
    呼儿具纸笔,醉语辄录之。

    醉中虽可乐,犹是生灭境。
    云何得此身,不醉亦不醒。
    痴如景升牛,莫保尻与领。
    点如东郭<免<,束缚作毛颖。
    乃知嵇叔夜,非坐虎文炳。

    我家小冯君,天性颇纯至。
    清坐不饮酒,而能容我醉。
    归休要相依,谢病当以次。
    岂知山林士,肮脏乃尔贵。
    乞身当念早,过是恐少味。

    去乡三十年,风雨荒旧宅。
    惟存一束书,寄食无定迹。
    每用愧渊明,尚取禾三百。
    颀然六男子,粗可传清白。
    于吾岂不多,何事复叹息。

    哓哓六男子,弦诵各一经。
    复生五丈夫,戢戢丁欲成。
    归田了门户,与国充践更。
    普儿初学语,玉骨开天庭。
    淮老如鹤雏,破壳已能鸣。
    举酒属千里,一欢愧凡情。

    淮海虽故楚,无复轻扬风。
    斋厨圣贤杂,无事时一中。
    谁言大道远,正赖三杯通。
    使君不夕坐,衙门散刀弓。

    何人恐东台,一郡坐可得。
    亭亭古浮图,独立表众惑。
    芜城阅兴废,雷塘几开塞。
    明年起华堂,置酒吊亡国。
    无令竹西路,歌吹久寂默。

    晁子天麒麟,结交及未仕。
    高才固难及,雅志或类己。
    各怀伯业能,共有丘明耻。
    歌呼时就君,指我醉乡里。
    吴公门下客,贾谊独见纪。
    请作鸟赋,我亦得坎止。
    行乐当及时,绿发不可恃。

    盖公偶谈道,齐相独适真。
    颓然不事事,客至先饮醇。
    当时刘项罢,四海创痍新。
    三杯洗战国,一斗销强秦。
    寂寥千载后,阳公嗣前尘。
    醉卧客怀中,言笑徒多勤。
    我时阅旧史,独与三人亲。
    未暇餐脱粟,苦心学平津。
    草书亦何用,醉墨淋衣巾。
    一挥三十幅,持去听坐人。

    PD-icon.svg 本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远远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