哀吾邱子文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哀吾邱子文
作者:李觀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535

古之道窮者,接輿則歌,吾邱子則哭。哭者年誌俱謝,怨不容於世,歌者聲跡可晦,不欲趨當世之機也。然吾邱子古之窮人也,哀莫至焉。仲尼方適於營邱,遇於途,衣無裾,冠無緌。不言於人人,亦不自言。吐梗茹酸,號於莽蒼之間。涕交於頤,墮而成泉。聲薄於巍巍,一斷一連。鳥為之相鳴,雲為之不飛。負者息,遊者感。仲尼亦停蓋,為之心惻,顧門人之辨者,往訊而唁之。吾邱子撆涕而言曰:「太古之先,又有宰者,聚五行之秀氣以為人,鏤五常之大端以為心。人者,所謂靈於萬物者也,其生必有依;心者,所謂履於百行者也,其立必有從。生必有依者親,立必有從者君,君親之間,必有交遊。非其親,孝無所宣;非其君,忠無所稱;非有交遊,不能成其身。三者人皆遂之,則魯曾參、衛史魚、齊管夷吾、皆其遂者也,予獨負之。天年復衰,是故哭而哀。」然哭之中,有三殺焉:始者誌於四方,希有一朝之榮,以為父母昆弟之歡,遊罷乃還,而父母之墳已幹;今思而哭之,與不養之子同。中仕諸侯之朝,君無德而兵侵;今思而哭之,與亡國之臣同。後忠孝之間,天下不聞其臣子,予恥而後交;今思而哭之,與言無所信同。夫忠本孝而生,信載義而行,三者既虧,而生非生,行何行也?汨然自沈,與波而東,東流不窮,至今淒風。言於黔婁柳下惠,必為之感激;言於伯陽齒缺,必謂之不通。觀所以作哀吾邱子之文,務勖人之中庸。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