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丞相曲江張先生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二十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十九 唐丞相曲江張先生文集 卷第二十
唐 張九齡 撰 景南海潘氏藏明成化刊本
一卷

唐丞相曲江張先生文集卷之二十

 碑碣銘

  牛刺史碑銘

  竇少府墓誌銘

  吕慶王碑銘

  果州長史李公碑銘

  李叅軍碑銘

  後漢徐穉碣銘

  趙令碣銘

   大唐贈使持節涇州諸軍事涇州刺史牛公

   碑銘并序

夫志道莫先於無欲福善莫大於有後始而晦跡終

不近名非道徳之合歟生我勞臣立于逺績非善慶

所致歟所謂伊人其在牛公者矣公諱某字某先子

姓實始殷後有牛父者則宋之大夫㣧裔蕃衍人物

更盛邯爲護羗校尉崇爲隴西主簿遂家隴上是稱

冠族其後因官安定爰處鶉觚今爲郡人亦旣重代

矣公之族祖有竒章公者隋宗室臣風流篤厚典章

損益百代可知天下稱之地靈斯在大父通秉志高

尚守道不携當時交辟辭疾不起父㑹弱齡早代有

才無禄公夙構閔㐫終鮮兄弟性且純至孝思罔極

㓜以孑立志不違邦與道爲徒求仁自我不屑軒冕

考槃丘園雖云屢空晏如也六郡自古五方雜錯負

力怙利上氣好武人庶相放風俗不純及公冲和其

返真樸外以義行格物内以黙致頥神不飾智以驚

愚不弃同而即異有恒其徳無斁於人鄰落爲之變

風狼戾以之率化公旣浮雲不義介石惟一或勸之

仕但笑而不言飛鴻𡨋𡨋胡可量也開元六年隨子

西征以就色養春秋髙矣道茂年衰魂氣其歸賢逹

共盡越五月寢疾終於伏羗之官舍時年七十有六

冬十一月歸塟于北原夫人同郡王氏不享偕老先

是即代母儀婦徳宋子齊姜自歸于我宜爾家室不

有配徳曷生此子有子仙客爲國之良用商君耕戰

足國修充國羗胡之具出言可復所計而然邉扞長

城主恩前席且以子貴之義有加父存之禮玄澤下

建素風激楊隂徳所流大福斯至十八年有詔贈涇

州長史二十二年冬且有後命贈使持節涇州諸軍

事涇州刺史夫人追封太原郡夫人於𭟼存而累仁

沒有餘烈福自昭於玄體道非異於異時及其影響

同符寵光如答雖松楸巳拱而章𥿈載華死有可作

無異會稽之節生茍爲耻安用鴈門之肉貴與不貴

可不然乎嗣子銀青光祿大夫大僕卿判梁州持節

河西節度使兼隴右郡牧都使支度營田使隴右採

訪處置使攝御史大夫隴西縣開國子仙客叩心知

逺昊天莫逮以爲先羙盖闕後嗣有媿且澤漏幽壤

得不銘恩名典本州豈徒錫羡而巳銘曰

隴上多壕山西好武使君貞獨㓜不斯取惟道爲徒

與代立矩善有餘慶風亦變古不學而知不行而至

跡有相混名無自異出入百年終始一意福流于後

神明其事行止於身用存玄體厥子嘉績中朝縟禮

卬廻壠𡑞門重旌綮逸人之墓今同郡邸

   故河南少尹竇府君墓碑銘并序

序曰正其身君子所以慎徳敏於行吉人所以寡辭

或道之或處之是亦正命命之將行利有攸往則行

不家至而人勸言不面命而事濟不爲跡而實以阜

蕃不沽名而聲以遹駿夫如是者存乎其人故河南

少尹竇公盖有之矣公諱某扶風平陵人自後魏大

將軍侍中永富公至烈考瀛州刺史贈刑部尚書莘

國公六葉矣皆増華鄕族見重公朝四國于蕃四方

于宣龍旂成祀六轡耳耳公所謂盛徳必祀承簡子

之始大積善餘慶是僖伯之有後故生則靈知長而

純固旣白而受采亦黄以通中天假不器之性人服

自然之理而况於文雅縁飾志業孔修引伸足以長

人動用足以利物旣學從政其歸簡易形有方殊道

以一貫人致一意而巳我乃萬目盡張故其始也以

明經上第授彭州叅軍事詢謀郡將器異甚厚所遇

森然其言固矣如山之爲始於覆簣如江之導終以

方舟於是累遷至于薛王友賛善大夫燕王築舘以

待士漢儲立苑以招賔當其推檡莫匪賢俊議者惟

允而公在焉然由韞匵隋和十城空其價踡跼𩦸騄

千里未之騁及其用也再入尚書郎遂爲洛陽令三

臺雅望一時精選舊章資以彌綸利器呈於盤錯出

宰百里實推三河其賦政則必反於其身亦既誠信

𬒳之於物是爲惠懐故雖二州餘弊憸巧而難理五

郡尤劇權顧而多姦莫不可使由之令自求之善處

中於下韝能合遊刃至於𨤲舉風俗之謬裁正人倫

之經務勸衣食之原調均經賦之事本爲己任無間

人言故視事踰四年通而不倦道徳在百姓久而益

彰非夫明允宣和優柔愽約自我之不𫻪爲人之攸

塈亦曷由臻兹厥有洛陽所謂賢令者則周䊹王渙

孔明祝良公實續之誰其以之属天子建中都營新

邑咨爾亞尹俾其董司朝選其人公首斯舉以故稍

選河中少尹且有後命廢府而復遷河南焉以公之

歸從人之望官則改次政無易方以佐理王都以表

則天下而年不克祚位不光寵遇暴疾而卒悲夫是

歳有唐開元之九載春秋五十有六公以孝友爲體

一變而迪忠信以明恕爲用再變而致循良故所行

無擇所事無巧有恒其徳終且温温不伐其功昭然

赫赫所以遺愛固結必在何武之去稱誦斯深惟恐

子産之死已而神道欺而不福物情䘮其所頼人之

不幸今也云亡及䘮之西歸則人吏致哀道路相属

得人心如此冬十一月塟于北原後之人或者將遊

於斯歎於斯彼其與歸我乃不朽矣其子八人長曰

某次曰某家有六岳之徳里以高陽之名夙構閔凶

能哀傷以殆滅匪革其道懼功伐之不傳俾予爲文

以叙孝子之志銘曰

綿綿𤓰𤔅少康遺烈靈則長𠔃莫莫葛藟王孫承祀

世其昌𠔃而我實續如金如玉載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光𠔃咨亞尹之

徳柔嘉惟則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令聞𠔃惟别駕之功邦國不空甿胥

詠𠔃不競不絿不剛不柔以成政𠔃徳之攸好神之

所勞實降祥兮有美無度曷不肯胙今則亡𠔃我著

名節俾無泯滅惠無疆𠔃

   唐贈慶王友東平吕府君碑銘并序

夫官雖序賢志道者不常有位才雖屈命福善者未

必無後子夏文學之逹以爲富貴在天于公决曹之

平則云子孫由我盖不享當代生數猶竒流慶後人

玄體乃用亨之㑹也盖有原焉

公諱處貞字䖍求東平人曽祖北齊幽州長史府君

諱贇祖隋貫州中正府君諱伽考渝州清池令府君

諱師昔伯夷佐唐實典三禮四嶽佐禹用平九州虞

夏以功而見封申吕因邑而命氏惟時厥後弈代丕

承公正性之有自來直道之不充詘嘉勇退之义徳

避近名之未然越在弱齡棲遲事外用光本於藏曜

履行期於滅迹不遠於仁行之斯至不苟於義方之

自止佐一郡而即安居九夷而匪陋始不然者公下

椽於東裔載起家授玄州司戶叅軍晏如也言旋初

服遂從所好外物之㮣不雜於風塵遠子之言惟聞

於詩禮所謂温良淑慎無競伊人者歟天冊二年

四月遇疾終于家春秋五十有二開元十四年冬十

一月塟於邑城西南四里原夫人北地𫝊氏祔焉夫

果於立誠静以竢命力不足者則不疚運不至者則

不憂物情之難及我而易是以名利衆之所欲也公

則澹泊之徳義人之所鮮也亦克蹈籍之如此而神

不勞福不流未之有也有四子長曰玄知今左威衞

司戈次曰玄悟中散大夫使持節鄜州刺史次曰玄

智左威衞執㦸次曰玄爽左衞長上惟玄悟至大官

此其教忠有舊服義無斁好爵是與餘慶所貽入爲

王門之長出居邦伯之列属恩推子貴名彰身後事

有光扵SKchar漠令徳乃發於馨香三命爲大夫百代稱

子孝理所賜邦族爲榮開元十七年有制贈公慶王

友夫人贈河間郡君異人之符至是所驗惟神之鑒

謂之不欺公之女孫曰東平郡夫人冠軍大将軍右

監門衞大将軍渤海髙公之夫人鄜州刺史之女也

氷玉相輝椒蘭同馥由福履於君子與嘉㑹於善人

齊姜于歸魚軒曄以照路鄜畤之徃熊㦸殷其若雷

有車服而始大履霜露而追逺於戯食于舊徳無忝

爾之奉先𣗳之休聲有以見其歸羙銘曰

赫赫我祖惟師尚父决决大風悠悠終古施于㣧裔

憲是文武我羙其濟我則斯取雖匪髙位亦惟碩徳

我王之友彼夫之持既貞且亮宜語而黙投足皆安

終身不𫻪峩峩積善以福後人肹嚮家慶煒煌宗姻

瞻彼松檟錫之絲綸今也追飾實爲先臣先臣伊何

宜其有後志之所尚義無所苟身雖旣沒名豈虚受

立徳在兹亦云不朽

   故果州長史李公碑銘并序

公諱某宇某趙郡房子人其先自段干木至栢仁侯

皆以醇徳茂功𡚒于上世始於藩魏終而將趙其名

不殞遂濟子令五代祖後魏中書侍郎始封懿公璨

璨生徐州刺史始封慎公元茂元茂生趙郡太守君

鳳鳳昇生駙馬都尉直閣將軍府君諱道宗道

宗生齊尚書右外兵部郎中府君諱山壽公即郎中

府君之子仍世致美在邦攸宜故我公禀靈中和履

道元吉以學則探其奥㫖見聖人之心以行則踐其

嘉言合君子之度以故動爲人譽名乃日宣義府孔

修徳輿云逺固未可量也隋大業中舉孝廉泊唐興

調棣州司戶叅軍凡遷磁相二州總管府戸曹叅軍

宜州錄事叅軍莫不事人以直反身於誠處卑能安

敬長則順故光輔郡將周爰我咨自州徂州或嘯或

諾旣而遷金鄕𣈆陵二縣令精誠以庀事善教以長

人四封用孚三英以粲破蒲與宻獨何有焉以課最

遷歸州治中郢州司馬加朝散大夫行果州長史盤

桓叅佐未復公侯道非吾行徳無必貴遂以沒化豈

命也夫某年月卒于官舎享年若干及䘮至自蜀而

塟不歸趙乃卜宅於許封𣗳汝墳子孫遂家亦旣重

世至開元中公之孫曰察以古諸侯之祿奉先大夫

之祀晝遊本郡輝光前烈非清白以遺善慶之餘保

艾爾後人亦何以臻此於是履霜爲感恭惟春秋之

事刻石是 圖俾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祖宗之業斯善繼者也叙而志

之銘曰

長史英英作爲世程動合雅度休有令名以之入官

從事而允以之佐郡爲政孔明悠悠上天SKchar不貴徳

終于叅佐孰云邦國孝孫其昌餘慶乃彰家𣗳蒼蒼

徽音不忘

   故瀛州司馬叅軍李府君碑銘并序

君諱某字某趙郡房子人祖山壽齊尚書右外兵部

郎中父仁瞻朝散大夫果州長史世徳數載見于先

碑公懿烈無忝雅其度量體和而韻緍之以絲性惋

而文受之以采故好學不倦而墳典必精慮善以動

而規矩皆中悉心存乎道義餘力見於文章人以美

談日聞休譽弱冠舉進士調𥙷同州叅軍換瀛州司

戶叅軍以素所履以施有政居𫉬乎上徃得其中無

不嚴祗長史之所嘉歎無不崇讓同年之所厭服宜

爾戩榖光昭令圖如顔子之不幸豈卜商之云命某

年卒于官舍春秋若干公家世尚儉子孫是式初先

大夫之䘮也清白以遺而果無私積高標是營而庶

有餘慶豈所謂不戀本逹也無懷土以重遷不傷生

仁也無困財以乏祀夫然趙之北際何必故鄕許之

東偏亦云樂國故䘮之歸也遂⿱穴之于斯及嗣子察受

教義方能纂徳業服事華髪潔身清朝天子方差擇

其良惠恤于下由是解印少府部符本州衣繡而歸

雖榮之在晝重茵以立而悲不逮親結諸心形諸色

孝子之志國人所稱於是乎歸美以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先譔徳以示

後盖承夷之義也得無述焉銘曰

倬李侯世載徳行時範言士則三英發百夫特肥而

家華而國美無度命不融足方騁途斯窮子餘慶享

次嵩我丕訓藹遺風

   後漢徴君徐君碣銘并序

後漢高氏徐君諱穉字孺子南昌人也先生受天元

休含道傑出生知而上貫之以一體資清純動適玄

妙知道之將廢乃窮則獨善躬耕取資非力不食鄰

落所處率化無訟在漢之季遭時溷濁不抗迹以庇

物故退捿山林不苟利以辱身故進無祿位五辟宰

府四察孝廉文舉有道就拜太原太守皆辭疾不起

延嘉二年尚書今陳蕃僕射南郡胡廣相與上䟽極

言先生宜爲輔弼恊和人神漢桓帝猶能安車玄纁

備禮徴聘而竟不屈志知時之不可乆也然而諸公

嘉招雖不之屑及聞薨卒徒歩弔祭禮有所尚𨾏雞

不薄意有所將生蒭爲貴士之感義實衰世之有𥙷

仁而見徳俾後生之可㝷其廢中權行中慮皆此之

𩔖也昔者夷齊介潔而遠去沮溺野逸而離群顔闔

雜杯以遁逃接輿狂歌而詭激此誠作者或𩔖沽名

夫有所不爲志則偏也無適不可用之極也先生則

貶絶在心而經脩於世純儉以存戒愽愛以體仁應

物以㑹通全巳以歸正漢庭所以宗其徳天下所以

服其行豈與彼數子直逕庭而巳哉靈帝初欲蒲輪

聘㑹先生以疾終時年七十二有子曰季登篤行孝

悌亦高尚不仕皇唐開元十五年予沗牧兹郡風流

是仰在懸榻之後想見其人有表墓之儀豈孤此地

則先生之徳其可𣳚乎銘曰

靈芝無根醴泉無源角立傑出先生斯存英英先生

徳不可名斯出無應鴻飛入𡨋道高事遠跡陳名邵

勒石舊邦以觀其妙

   故辰州瀘溪令趙公碣銘并序

有唐瀘溪令𣈆國趙君諱某字某終于其位嗚呼魯

史旣沒稱行者不在兹乎荀孟巳來論命者亦何謂

也放其言而無茍作合乃遷行其志而不廻與權必

遂故道每屈於位身必後于時而猶守真不奪固窮

自若立誠者旣獨其所善尚徳者徒隨而為名名非

欲彰以美實而自著位非欲下以屬守而遂卑此由

命而然歟爲自我而然歟無代無之而今實續之矣

公大祖旰北齊河間通守因家于饒陽亦旣重世今

爲饒陽人也曽祖北齊幽州大總管大父隋鉅鹿大

中正府君列考范陽令府君皆累行積慶以貽于後

正性直道遂終於公公剛潔不群精明獨㫁非義所

在不以利汚名非禮所安不以跡傷教有立卓爾童

丱而然旣學大成紛綸愽綜將求祿養也而俯就郷

舉㝷而明經登科補太子正字又改射洪尉皆以逮

親自乞執政自哀遂屈換定襄尉公欣然而捧檄矣

秩滿轉洪洞主簿永城丞時縣宰敗𩔖公止之不可

雖盡同官之心且急下人之病義形於色彼用我讐

此貪而無親難與心竟公剛亦不吐乃邁力争迄用

上聞因而坐免邑中黔庻莫不咨嗟求而得仁退則

無愠矣乃返初服遨遊墳素精義致用清風被物或

太守咨訪偃息自蕃或諸儒稽疑廢疾皆起是時中

書侍郎河東薛元超人倫之表也將命河朔實舉廢

滯企我休風延以殊禮立談體要大見嗟稱以故表

聞其庻乎簡帝心㑹有隂忌之譛實爲無妄之禍矣

進旣曽母致疑退而賈生投弔不無故也以此左遷

盧溪丞公竟不自列窮則體命雖在幽闇鬼神不欺

苟推忠誠蠻貊何陋時縣無長史政則我由未歳月

而已成無谿谷而不恱五郷自專之子左言難暁之

民翕然同辭乞爲父母於是詣闕投䟽至于再三朝

廷尤之則受盧溪令公事副誠請増修徳化乃鄒魯

設教而夷楚變風迨公遷殂闔境號慕古人遺愛何

以加也遺令戒子留葬洛陽斯又不戀本逹也有子

曰瑝歴官侍御史尚書郎洪州都督霜露既變則感

念以時陵谷有遷而音徽何代君子所懼于斯譔徳

銘曰趙侯之徳好是正直令儀令則不回不忒寔邦

之選彼夫之特玉堅而折膏明自煎辰陽于逺溆浦

廻邅下邑巳矣君子殱旃遺令桐郷歸魂崇芒瞻彼

有洛維水泱泱徳音不巳於斯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




唐丞相曲江張先生文集卷之二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