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孫樵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九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八 唐孫樵集 卷第九
唐 孫樵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吳氏問青堂刊本
卷第十

唐孫樵集第九卷


  逐痁鬼文


  祭故友高諫議文


  祭梓潼神君文


   逐痁鬼文

孫子病痁其友踵門請曰始則慄縮撼懷


有若仆子於嚴氷者終則憤胷爍肌有若

寘子於烈爐者子知動作皆鬼耶余試爲


子逐之以文樵應之曰予病誠鬼也然樵


居平亦有不自了事者抑有鬼乎樵嘗思


委質以事君則有若刳心而死者立於㫄


曰當如此諫樵嘗思不入於危難則有若


結纓而死者立於其㫄曰當如此忠樵嘗


欲不固其窮則有若拜拒饋粟者立於㫄

曰當如此廉樵嘗欲苟違其期則有若擁


梁汨死者立於㫄曰當如此信樵嘗欲與


人美言則有若教予訐談而鯁人耳者樵

嘗欲與人市交則有若教予違熱而去勢


者樵嘗欲趨權豪以冀得則有若牽予𥚑


而躓予足者樵嘗欲忍汗赧以自媒則有

若縛予舌而膠予口者予之不得專也如

此以故學勤而吾道愈窮業修而知巳日


消是殘吾生於痁鬼也子幷爲我逐之吾


聞有陳萬年者射利乘機邇顔作怡愉愉


便便阿意奉歡死而有靈是爲謟鬼此鬼


依人使人蒙福人見輒喜擺去不得復有


公孫弘者尅巳沽名餙情釣聲內苞禍心


外示舒弘死而有知是爲嬌鬼此鬼憑人

使人有聞上信於君下喜於民復有司馬


安者攘義盜仁縛舌交脣柔聲婉顏狐媚


當權死而有靈是爲巧鬼此鬼依人辭枯


即榮長劒𦻏纓高歩天庭復有和長輿者

鉅萬藏家貫腐鏹磨鱗差螭縮陣陣腥澁


死而有知是爲錢鬼此鬼慿人使人氣豪


意適交歡販禄買曲成直此四鬼者苟與

吾遊吾必快所求是資吾生於他鬼也子


幷爲我招之其友不對退而歌曰


窮吾知其所羞逹吾知其所求此不當逐


而彼不當游君乎君乎誠有激於中乎吁


   祭高諫議文


咸通十一年十一月五日友人孫樵謹遣


家僮犀角鴈兒具時羞之奠敬祭于故友

滁州剌史贈諫議大夫高公叶卜之靈嗚

呼與君定友不謝古人爲分日牢爲道日

親二十五年彼我一身人謂我愚君謂我

賢人欲我後君欲我先我爲一善君喜見

顔我爲一失君慍形言意我尚華布衣御

自註 樵常意在華餙故友爲樵常葢布被用以示儉素意我苟進

簔笠當軒自註 樵常汲汲於進取故友爲樵懸蓑笠於前軒以示高尚

我蟠濁泥君躡青雲不以升沉塹隔其間

誨我如兄煦我如春我何敢忘銘骨書紳

君之文章可動鬼神君之器業可活生民

我之頼君如倚華山庻寡吾過期大吾門

君牧滁甿我從邠軍方恨綿𨗿凶計遽聞

東嚮慟哭痛貫心肝三日麻衣朝脯忘餐

百身莫贖何禆往魂嗚呼痛哉杵臼死義

比干死仁君殞賊手爲怨難論嗚呼痛哉


君殯喬谷我歸咸秦試發舊篋君書盈千


詞㫖重重墨色如新苟非相諫卽是慰安


塡臆悲來淚如迸泉嗚呼哀哉天䘮吾友

吾何望焉誰拯湮溺孰開頑昏嗚呼痛哉


世人結交違寒集温如我不易如君固難

嗚呼痛哉敬姜晝哭嵇紹幸存輤車其東

歸骨洛川遠僃饌告辭柩前嗚呼哀哉


尚饗


   祭梓潼神君文


大中十八年七月九日鄉貢進士孫樵再


拜獻辭張君靈座之前樵實頑民不知鬼


神凡過祠廟不笑即唾今於張君信有靈


云㑹昌五年衣躋此山涷雨如泣滑不可

陟滿眼漆黑索途不得跛馬慍僕前仆後


踣樵因有言非燭莫前須㬰有光來馬足


間北望空山火起廟壖熖熖逾丈飛芒射


SKchar色斜透峻途如晝樵謂廟奴苦寒爇


薪取温曉及山顚鏁澁廟門餘燼莫覩孰


知其然大中四年冐暑還秦午及山足猛


雨如雹樵復有言神誠能神反雨爲晴曩

火乃靈斯言纔闋廻風大發始自馬前怒


號滿山劈雲飄雨使四山去兹山巍巍輕


塵如飛訖四十里雨不霑衣顧樵當時嘉


神不欺與神心期神其自知今過祠宇其


敢黙去觴酒豆脯捧拜庭下神其歆此



唐孫樵集第九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