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孙樵集 (四部丛刊本)/卷第九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八 唐孙樵集 卷第九
唐 孙樵 撰 景上海涵芬楼藏吴氏问青堂刊本
卷第十

唐孙樵集第九卷


  逐痁鬼文


  祭故友高谏议文


  祭梓潼神君文


   逐痁鬼文

孙子病痁其友踵门请曰始则栗缩撼怀


有若仆子于严冰者终则愤胸烁肌有若

寘子于烈炉者子知动作皆鬼耶余试为


子逐之以文樵应之曰予病诚鬼也然樵


居平亦有不自了事者抑有鬼乎樵尝思


委质以事君则有若刳心而死者立于㫄


曰当如此谏樵尝思不入于危难则有若


结缨而死者立于其㫄曰当如此忠樵尝


欲不固其穷则有若拜拒馈粟者立于㫄

曰当如此廉樵尝欲苟违其期则有若拥


梁汨死者立于㫄曰当如此信樵尝欲与


人美言则有若教予讦谈而鲠人耳者樵

尝欲与人市交则有若教予违热而去势


者樵尝欲趋权豪以冀得则有若牵予𥚑


而踬予足者樵尝欲忍汗赧以自媒则有

若缚予舌而胶予口者予之不得专也如

此以故学勤而吾道愈穷业修而知巳日


消是残吾生于痁鬼也子并为我逐之吾


闻有陈万年者射利乘机迩颜作怡愉愉


便便阿意奉欢死而有灵是为謟鬼此鬼


依人使人蒙福人见辄喜摆去不得复有


公孙弘者克巳沽名餙情钓声内苞祸心


外示舒弘死而有知是为娇鬼此鬼凭人

使人有闻上信于君下喜于民复有司马


安者攘义盗仁缚舌交唇柔声婉颜狐媚


当权死而有灵是为巧鬼此鬼依人辞枯


即荣长剑𦻏缨高歩天庭复有和长舆者

巨万藏家贯腐镪磨鳞差螭缩阵阵腥涩


死而有知是为钱鬼此鬼慿人使人气豪


意适交欢贩禄买曲成直此四鬼者苟与

吾游吾必快所求是资吾生于他鬼也子


并为我招之其友不对退而歌曰


穷吾知其所羞逹吾知其所求此不当逐


而彼不当游君乎君乎诚有激于中乎吁


   祭高谏议文


咸通十一年十一月五日友人孙樵谨遣


家僮犀角雁儿具时羞之奠敬祭于故友

滁州剌史赠谏议大夫高公叶卜之灵呜

呼与君定友不谢古人为分日牢为道日

亲二十五年彼我一身人谓我愚君谓我

贤人欲我后君欲我先我为一善君喜见

颜我为一失君愠形言意我尚华布衣御

自注 樵常意在华餙故友为樵常葢布被用以示俭素意我苟进

簔笠当轩自注 樵常汲汲于进取故友为樵悬蓑笠于前轩以示高尚

我蟠浊泥君蹑青云不以升沉堑隔其间

诲我如兄煦我如春我何敢忘铭骨书绅

君之文章可动鬼神君之器业可活生民

我之赖君如倚华山庶寡吾过期大吾门

君牧滁甿我从邠军方恨绵𨗿凶计遽闻

东向恸哭痛贯心肝三日麻衣朝脯忘餐

百身莫赎何禆往魂呜呼痛哉杵臼死义

比干死仁君殒贼手为怨难论呜呼痛哉


君殡乔谷我归咸秦试发旧箧君书盈千


词㫖重重墨色如新苟非相谏即是慰安


填臆悲来泪如迸泉呜呼哀哉天䘮吾友

吾何望焉谁拯湮溺孰开顽昏呜呼痛哉


世人结交违寒集温如我不易如君固难

呜呼痛哉敬姜昼哭嵇绍幸存輤车其东

归骨洛川远僃馔告辞柩前呜呼哀哉


尚飨


   祭梓潼神君文


大中十八年七月九日乡贡进士孙樵再


拜献辞张君灵座之前樵实顽民不知鬼


神凡过祠庙不笑即唾今于张君信有灵


云㑹昌五年衣跻此山涷雨如泣滑不可

陟满眼漆黑索途不得跛马愠仆前仆后


踣樵因有言非烛莫前须㬰有光来马足


间北望空山火起庙堧熖熖逾丈飞芒射


SKchar色斜透峻途如昼樵谓庙奴苦寒爇


薪取温晓及山顚鏁涩庙门馀烬莫睹孰


知其然大中四年冒暑还秦午及山足猛


雨如雹樵复有言神诚能神反雨为晴曩

火乃灵斯言才阕回风大发始自马前怒


号满山劈云飘雨使四山去兹山巍巍轻


尘如飞讫四十里雨不霑衣顾樵当时嘉


神不欺与神心期神其自知今过祠宇其


敢黙去觞酒豆脯捧拜庭下神其歆此



唐孙樵集第九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