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山工人階級的力量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唐山工人階級的力量
作者:恽代英
1929年5月21日
本作品收錄於《红旗

 载《红旗》第22期,署名:稚宜

  開灤五礦工人自提出要求六條以後,廠方一個多月不肯給以滿意解決,他們便明白了工人階級要改善本身生活待遇,只有倚靠自己鬥爭的力量。“五一”以後,他們每天包圍各自的黃色礦工會,強迫會中執行委員宣布最後的辦法。可憐這些執行委員,一面怕得罪國民黨,但另一方面又沒法敷衍工人,真是狼狽得很!

  拖延到五月三日,黃色礦工會再拖延不下去了,只得宣布當日廠方再無圓滿解決,則宣告全礦怠工。三日與廠方的談判,一直到下午一時仍然沒有結果,但黃色礦工會仍舊不肯宣告怠工。這消息被工人知道了,工人自己決定從四日起,開始怠工二小時,並準備以後每日增加怠工一小時。

  黃色礦工會在這時不但不實行他們自己的允諾,反急忙制止怠工,五日以後的怠工,被他們用全力制止。國民黨中央亦來電修改工人條件。一般國民黨走狗在工人中盡力作反宣傳,說罷工則生活費將無來源,而且恐防廠方自行搗毀機器,而以紅帽子加之工友頭上。工友們雖然懷疑:國民黨向來說擁護工人利益,為何在此時不拿點實力來幫助工人;但他們這種反宣傳,實在亦搖動了多少工人鬥爭的決心。

  資本家於是趁此急謀解決這一工潮,結果承認了工錢每月二十四元以下的加二元四角,二十四元以上加一成,一月內請假不扣煤票,每年例假九日,這樣的解決,不但將工友原來的要求減低到最小限度,並且連星期日例假都沒有。

  但便是這樣的解決,亦並不是資本家所願意給與的,而只是在工人階級威力之下,不得已才有這樣的讓步。

  這一次充分證明,只有工人自己的力量能爭得自己的勝利。黃色工會領袖與國民黨,都只是資本家壓迫工人的工具。工友們現在都有驅逐黃色工會領袖,奪取工會到自己手上的決心。他們再亦不相信國民黨會擁護什麽工人利益。他們已經明白,國民黨的反宣傳,正是為資本家開一方便的解決工潮的門徑。

  唐山工人的鬥爭,現在還是正在發展。京奉路工人驅逐了國民黨派來的什麽整理工會委員。啟新洋灰廠工人亦向廠方提出增加工資的四條要求。五礦工人在這樣熱烈的鬥爭情緒之下,第二次鬥爭一定會走入更激烈的方式。所以現在,黃色工會領袖與一般國民黨走狗,仍舊是恐慌的很。

PD-icon.svg 1996年1月1日,这部作品在原著作國家或地區屬於公有領域,之前在美國從未出版,其作者1931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