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會要/卷006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五 唐會要卷六
卷七 

公主[编辑]

凡公主封,有以國名者,鄎國、代國、霍國是也;有以郡名者,平陽、宣陽、東陽是也;有以美名者,太平、安樂、長寧是也,惟玄宗之女皆以美名名之。

高祖十九女:長沙,降馮少師。襄陽,降竇誕。平陽,降柴紹。高密,降長孫孝政,後降段綸。長廣,降趙慈景,後降楊師道。長沙,始封萬春,降豆盧懷讓。房陵,降竇奉節,後降賀蘭僧伽。九江,降執失思力。廬陵,降喬師望。南昌,降蘇勖。安平,降楊思敬。淮南,降封道言。貞定,降崔恭禮。衡陽,降阿史那社爾。丹陽,降薛萬徹。臨海,降裴律師。館陶,降崔宣慶。安定,降溫挺,後降鄭敬玄。長樂。降趙瓌。

太宗二十一女:襄城,降蕭銳,後降姜簡。汝南,早薨。南平,降王敬直,後降劉玄意。遂安,降竇逵,後降王大禮。長樂,降長孫沖。豫章,降唐義識。巴陵,降柴令武。普安,降史仁表。東陽,降高履行。臨川,降周道務。清河,降程懷亮。蘭陵,降竇懷悊。晉安,降韋思安,後降楊仁輅。安康,降獨孤諶。新興,降長孫曦。城陽,降杜荷,後降薛瓘。高陽,降房遺愛。金山,早薨。晉陽,早薨。常山,早薨。新城。降長孫詮,後降韋正矩。

高宗三女:義陽,降權毅。高安,降王勖。鎭國太平。降薛紹,後降武攸暨。

中宗八女:新都,降武延暉。宜城,降裴㢲。定安,降王同皎,後降韋濯,三降崔銑。長寧,降楊慎交,後降蘇彥伯。永壽,降韋鐬。永泰,降武延基。安樂,降武崇訓,後降武延秀。成安。降韋捷。

睿宗十一女:壽昌,降崔眞。安興,早薨。荊山,降薛伯陽。淮陽,降王承慶。代國,降鄭萬鈞。涼國,降薛伯陽,後降溫義。蔡國,降王守一,後降裴㢲。鄎國,降薛敬,後降鄭孝義。金仙,入道。玉眞,入道。霍國。降裴虛己。

玄宗三十女:永穆,降王繇。常芬,降張去奢。孝昌,早薨。唐昌,降薛鏽。靈昌,早薨。常山,降薛譚,後降竇澤。萬安,入道。上仙,早薨。懷思,早薨。高都,降崔惠童。新昌,降蕭衡。臨晉,降郭潛曜。建平,降豆盧建,後降楊說。封衛國。眞陽降源清,後降蘇震。信成,降獨孤明。壽春,降吳澄江,後入道。封楚國。普康,早薨。昌樂,降竇鍔。永寧,降裴齊丘。平昌,降溫西華,後降楊徽。封宋國。興信,降張垍,後降裴頴,三降楊敷。封齊國。咸直,降陽洄,後降崔嵩。宜春,早薨。廣寧,降程昌胤,後降蘇克貞。萬春,降楊朏。太華,降楊錡。壽光,降郭液。樂城,降薛履謙。新平,降裴玪,後降姜慶初。壽安。降蘇發。

肅宗七女:長樂,降豆盧諶,改封宿國。寧國,降鄭巽,後降回紇可汗,三降薛康衡。封蕭國。和政,降柳潭。大寧,降張清。封郯國。宜寧,降鄭沛。封紀國。永和,降王詮。延光。降裴徽,後降蕭升。封郜國。

代宗十八女。靈仙,早薨。眞定,早薨。永清,降裴倣。昇平,降郭曖。封虢國。華陽,入道。玉清,早薨。嘉豐,降高怡。長林,降沈明。太和,早薨。嘉誠,降田緒。初封武清,贈趙國,諡莊懿。玉虛,早薨。普寧,降吳士廣。晉陽,降裴液。義清,降柳杲。壽昌,降竇克良。新都,降王贊,後降田華。西平,早薨。章寧。早薨。

德宗十一女:唐安,降韋宥,早薨,贈韓國,諡貞穆。義陽,降王士平,贈魏國,諡憲穆。義章,降張茂宗,尋薨,贈鄭國,諡莊穆。臨貞,降薛釗。永陽,降崔諲。普寧,早薨。文安,入道。咸安,降回紇武義成功可汗,贈燕國,諡襄穆。義川,早薨。宜都,降柳昱。晉平。早薨。

順宗十一女:漢陽,降郭鏦。普安,降鄭何,贈梁國,諡恭靖。東陽,降崔杞。西河,降沈翬。雲陽,降劉士涇。襄陽,降張克禮。潯陽,入道。臨汝,早薨。陽安,降王承系。平恩,早薨。邵陽。早薨。

憲宗十九女:普寧,降于季友。改封永昌,贈梁國,諡惠康。永嘉,入道。衡陽,早薨。汾陽,降韋讓。贈鄭國,諡溫儀。宣城,降沈𥫃。岐陽,降杜琮。贈晉國,諡莊淑。陳留,降裴模。眞寧,降薛翊。南康,降沈汾。普康,早薨。臨眞,降衛洙。眞源,降杜中立。永順,降劉弘景。安平,降劉異。壽安,降王元逵。本琛王女。永安,入道。義寧,早薨。定安,初封太和,降回鶻崇德可汗。貴鄉。早薨。

穆宗八女:義豐,降韋處仁。淮陽,降柳正元。延安,降竇澣。金堂,降郭仲恭。初封晉陵。清源,早薨。饒陽,降郭仲詞。義昌,入道。安康。入道。

敬宗三女:永興,天長,寧國。

文宗四女:興唐,西平,朗寧,光化。

武宗七女:昌樂,壽春,永清,延慶,靜樂,樂溫,長寧。

宣宗十一女:萬壽,降鄭顥。永福,西華,降嚴祁。贈齊國,諡恭懷。廣德,降于琮。義和,饒安,盛唐,平原,唐陽,許昌,豐陽。

懿宗八女:同昌,降韋保衡。封衛國,諡文懿。安化,普康,昌元,昌寧,金華,仁壽,永壽。

僖宗二女:唐興,永平。

昭宗十一女:新安,平原,降李繼侃。信都,益昌,唐興,德清,太康,永明,新興,普安,樂平。

雜錄[编辑]

高祖第三女平陽公主,義兵起,公主于鄠縣莊散家資招引山中亡命,得數百人,起兵以應高祖,略地至盩厔、武功、始平,皆下之。每申明法令,禁兵無得侵掠,故遠近奔赴甚衆,得兵七萬人。公主間使以聞,使者至,高祖大悅。及義軍渡河,公主引精兵萬餘與太宗會于渭北,與其駙馬柴紹各置幕府,營中號爲「娘子軍」。京城平,封爲平陽公主,以獨有軍功,每賞賜異于他主,及薨,追諡曰昭。

太宗長女襄城公主,出降中書令蕭瑀子銳。公主雅有禮度,太宗每令諸公主,凡厥所爲,皆視其楷則。又令所司別爲營第,公主辭曰:「婦事舅姑如事父母,若居處不同,則定省多闕。」再三固讓,乃止。令于舊宅而改創焉,卽薦福寺是也。

貞觀五年,長樂公主出降,太宗以皇后所生,勅有司資送倍于永嘉長公主。秘書監魏徵諫曰:「不可。昔漢明帝欲封其子,云︰『我子豈得與先帝子等乎?可半楚、淮陽。』前史以爲美談。天子姊妹爲長公主,天子之女爲公主,旣加長字,卽是有所尊崇,或可情有淺深,無容禮有踰越。」上然其言。長孫皇后遣使賫錢四十萬、絹五百疋,詣徵家賜之。

十一年,侍中王珪子敬直尚南平公主。禮有婦見舅姑之儀,近代以來,公主出降,此禮皆廢。珪曰:「今主上欽明,動循法制,吾受公主謁見,豈爲身榮,所以成國家之美耳!」遂與其妻就位而坐,令公主親執笲,行盥饋之道,禮成而退,物議韙之。自是公主下降,有舅姑者皆備禮,自珪始也。

十六年七月三日,勅晉王宜班于朝列。晉王及晉陽公主幼而偏孤,上親加鞠養。晉王或暫出閤,公主必送出虔化門,涕淚而別,至是公主言于太宗曰︰「兄今與百僚同列,將不得在內耶?」言訖,哽噎不自勝,上爲之流涕。

永徽元年正月,衡山公主欲出降長孫氏,議者以時旣公除,合行吉禮。侍中于志寧上疏曰︰「伏見衡山公主出降,欲就今秋成禮。竊按《禮記》云︰『女十五而笄,二十而嫁,有故,二十三年而嫁。』鄭玄云︰『有故,謂遭喪也。』固知須終三年,其有議者,准制,公除之後,須並從吉。此漢文創制其儀,爲天下百姓。至于公主,服是斬縗,使服隨例除,無宜情隨例改。心喪之內,方復成婚,非惟違于禮經,亦是人情不可。陛下方獎仁孝之日,敦崇名敎之秋,此事行之若難,猶宜抑而守禮,況行之甚易,何容廢而受譏?伏願遵高宗之令軌,略孝文之權制,國家于法無虧,公主情禮得畢,則天下幸甚。」于是待三年服闋。然後降。

咸亨二年五月十六日,城陽公主薨。公主初適杜荷,坐承乾事誅,公主改適薛瓘。太宗使卜之,卜人曰:「兩火俱食,始則同榮,末亦雙悴,若晝日行合𢀿之禮,則終吉。」上將從之。馬周諫曰︰「臣聞朝謁以朝,思相戒也;講習以晝,思相成也;讌飲以昃,思相歡也;婚合以夜,思相親也。是以上下有成,內外有親,動息有時,吉凶有儀,先王之敎,不可黷也。今陛下欲謀其始而亂其紀,不可爲也。夫卜筮者所以決嫌疑,若黷禮亂常,先王所不用。」上從其言。瓘後爲房州刺史,公主隨之,及薨,雙柩齊引而還。

顯慶三年九月十九日,詔︰「古稱釐降,唯屬王姬。比聞縣主適人,皆云『出降』。娶王女者,亦云『尚主』。濫假名器,深乖禮經。其縣主出嫁,宜稱『適』;娶王女者,稱『娶』。仍改令文。」

神龍二年閏正月一日,勅置公主設官屬,鎭國太平公主儀比親王,長寧、安樂唯不置長史,餘並同親王。宣城、新都、安定、金城等公主非皇后生,官員減半。其金城公主以出降吐蕃,特宜置司馬。至景龍四年六月二十二日,停公主府,依舊置邑司。唐隆元年六月二十六日,勅公主置府,近有勅總停,其太平公主有崇保社稷功,其鎭國太平公主府,卽宜依舊。酸棗縣尉袁楚客奏記于中書令魏元忠曰:「女有內,男有外,男女有別,剛柔分矣;中外斯隔,陰陽著矣,豈可相濫哉!然而幕府者,丈夫之職,非婦人之事。今公主開府建寮,崇置法官,秩若親王,以女處男職,所謂長陰而抑陽也;而望陰陽不愆,風雨不爽,其可得乎?竊謂非致遠之計,乖久安之策。《書》曰︰『事不師古,以克永世,匪說攸聞。』此之謂也!君侯不正,誰正之哉?」

開元十年,永穆公主出降,勅有司優厚發遣,依太平公主故事。僧一行諫曰:「高宗末年,唯有一女,所以殊其禮。又太平驕僭,竟以得罪,不應引以爲例。」上納其言。

天寶七載,皇女道士萬安公主出就金仙觀安置,賜實封一千戶,奴婢,所司准公主例給付。

乾元三年正月十九日,永昌縣主壻韋嗣道宜付吏部與散官。自今以後,縣主壻出身者,並准此爲恆例。

建中元年九月,詔婚嫁函書,出于近代,旣無經據,卽可停之。時縣主將嫁,旣有吉日,所司供設已備矣。而襄王之幼女卒,上從妹也,命改用中旬,或奏曰:「禮物已備,供帳已設,撤之倍勞,且殤服不足以廢事。」上曰︰「爾愛其費,我愛其禮。」卒罷之。十二月,出嫁岳陽等十一縣主。初,開元中,置禮會院于崇仁里,自兵興以來,廢而不修。公、郡、縣主,不時降嫁,殆三十年。凡皇族子弟,皆散棄無位,或流落他縣。上卽位,始敍用枝屬,以時婚嫁,公族老幼,莫不悲感。及縣主將嫁,小大之物,必周其用。于是有司度人用一籠花,計錢七十萬。上使損之,及三萬,乃止。上曰:「吾非有所愛,但不欲無益之費耳!各以其餘錢賜之,以備他用。」舊例,皇姬下嫁,舅姑反拜而婦不答,至是乃刊去慝禮,率由典訓。

貞元二年二月,太常奏:「長林公主出降,準《開元禮》,合乘厭翟車。去年嘉誠公主出降,得駕部牒,造來多年,不堪乘駕。又得內侍省報,舊例相沿乘金根車,其時便已行用。今緣禮會日逼,創造必不及,請準嘉誠公主例,乘金根車。」勅:「宜依。」自是公主出降,相承金根車,至今不改。至四年二月七日,太常卿董晉奏曰:「今月八日正衙,册新都長公主,準《開元禮》,其日皇帝御正衙,命使行册禮,陳樂懸。伏準貞元二年五月,册嘉誠公主,二年三月,册長林公主,皇帝並不御正殿,亦不設樂懸,遂爲典故。」又奏:「今月十日,新都長公主出嫁,行五禮,準舊例,並合前一日於光順門行五禮。今奉勅,其日早於光順門便行册禮。」遂爲故事。至十五年七月三日,有司奏:「册公主儀注,伏準開元之儀,侍中合宣制,今儀注誤以中書令宣制,則其日侍中闕行事之儀。中書令合受册,又合以册授與册使。今儀注誤以中書侍郎授册使,則其日闕中書令授册之儀。內册案自東上閣出,詣橫街北,合宣付中書門下,其侍中、中書令其日並行事,今儀注誤,獨宣付中書令,則侍中無憑宣付。今欲改正。」制曰:「可。」至二十一年四月七日,勅禮部。禮儀使奏:「舊制例正衙命使,使出含元殿西廊側門外,登輅車,從光範門入,詣光順門進册。伏緣諸王及公主,並同日內册,其載册輅車,車數不足。今商量册使出宣政門,便自興禮門出,各赴延英、光順門進册,旣便於事,又合禮經。」制曰:「可。」

五年十二月十八日,諸郡縣主壻每停官後,郡主每季給錢七十千文,縣主每季五十千文。如受官後,卽停。其郡縣主壻已亡歿者,依準此。仍令度支隨季折給綾絹。

六年十一月,詔:「郡主壻檢校四品京官者,戶部月給俸錢三十千文,度支歲給祿米一百二十石;縣主壻檢校五品京官,給俸錢二十千文,祿米百石。其有出身及先任正官,幷負才學政術,欲從上舉選者,聽之。如官已登朝,不用此制。」又勅諸公主每年各給封物七百段疋,此依舊例,春秋兩限支給。諸郡主每季各賜錢一百貫文,諸縣主每季各賜錢七十貫文,其郡、縣主壻見任前資正員外員官等,一依支給。

十一年十月,義陽公主出降祕書少監王士平。士平,武俊之子也。上愼重其事,先時令宰臣訪于禮官,令參定見舅姑之儀禮,又武俊在鎭,仍定公主遣使儀。

十四年,故懷澤縣主壻檢校右贊善大夫竇克構狀言:「臣頃以國親,超受寵祿,及縣主薨逝,臣官遂停。臣陪位出身未授檢校官日,自有本官,伏乞宣付所司,許取前銜婺州司戶參軍,隨例調選。」詔許赴集,仍委所司比類前任正員官,依資注擬。自今以後,郡、縣主壻除丁憂外,有曾任正員官停檢校官俸料後者,準此處分。其餘先是兼試同正員等不在選序者,停檢校官俸料後,任便赴集有司。據檢校官量降三資與正員官元無官者,與解褐正員官。

十五年七月勅:「駙馬郡、縣主,如實無子,準式養男,並不得用母蔭。」

永貞元年正月,度支奏:「故永昌公主薨,準貞元中義陽義章公主葬料,一切甎瓦等充給。」上令度支都支三千萬于數內圓融造作。

元和三年三月勅:「縣主壻請授外官,如赴任,縣主不得離京,自今以後,永爲常例。」

七年十一月,京兆尹元義方奏:「永昌公主祠堂制度,勅宜減制。」宰臣李吉甫奏:「竊以祠堂之設,禮典無文,蓋德宗皇帝恩出一時,事因習俗,當時人間,不無竊議。昔漢章帝欲爲光武原陵,明帝顯節陵,各起邑屋,東平王蒼上疏言其不可。東平王卽光武之愛子、明帝之愛弟,賢王之心,豈惜費于父兄哉?誠以非禮之事,人君所當愼也。今者,依義陽公主欲起祠堂,恐不如量置墓戶以充守奉。」翌日,上謂吉甫曰:「昨日所奏罷祠堂,深愜朕心。朕初疑其宂費,緣未知故實,是以量減,及覽所奏,方知無據。然朕不欲破二十戶百姓,當揀官戶謹信委之。」十二月,詔曰:「王者敎化,本於婚姻,由親以理疎,自內而刑外,故《詩》稱好合,所以成子姓也;《禮》有待年,明其必及時也。恭惟累聖之後,子孫衆多,敎於公宮,已知婦順,而從人之義重,擇配之才難,以茲兢兢,久曠嘉禮,況時方無事,年及有行,宜加祿邑之榮,以俟御輪之吉。言念于此,惕然興懷,思弘厚恩,用協敦敍,恩王等女六人,可並封縣主。仍委中書門下與宗正卿及吏部尚書、侍郎計會,諸親之內,及常選之中,精求其人,副我誠意。」時十六王宅諸王女,久不降嫁,德音初下,人感嘆焉。

九年八月,岐陽公主出降杜悰,發左右神策兵三百赴光範門翼道,至其宅。京兆尹裴武充禮會使。

大和三年正月勅:「潯陽、平恩、邵陽三公主,皆捨俗入道,宜令每年各賜封物七百段疋,仍準舊例,春秋兩限支付。」四年五月勅:「出降縣主妝粉錢,宜令所司,自今以後,從出降日支。」

四年正月勅:「駙馬竇澣,公主衣服逾制,從夫之義,過有所歸,宜罰兩月賜錢。」

開成二年十二月勅:「駙馬嘗爲公主行服三年,頗乖典法,自此準禮,夫妻服齊縗,杖周。」時岐陽公主旣薨,駙馬杜悰因禮文不爲重服,時論推美,故有是詔。

三年十二月勅:「駙馬都尉尚公主後,宜令守檢校官二周,年滿則量人材資序,改轉正員官,仍爲定例。」

會昌五年七月,中書門下奏:「伏見公主上表稱妾李氏者,伏以臣妾之義,取其賤稱,家人之禮,卽宜區別。臣等商量公主上表。請如長公主之例。並云某邑公主、第幾女上表,郡、縣主亦望依此例稱。」從之。

大中四年二月,以起居郎、駙馬都尉鄭顥尚萬壽公主,其年詔曰:「女人之德,雅合愼修,嚴奉舅姑,夙夜勤事,此婦之節也。先王制禮,貴賤同遵,旣以下嫁臣寮,儀則須依古典,萬壽公主婦禮,宜依士庶。」

其年二月勅:「諸縣主壻選尚之初,多無官緒,或正員初秩,授檢校朝官,從前條流,都未詳備。自今以後,縣主壻如先有官,宜超資與進改,如未有官者,且授檢校官,待三周年後,與第二任正員官。仍委宗正卿檢勘聞奏。」

五年四月勅:「夫婦之際,敎化之端,人倫所先,王猷爲大。況枝連帝戚,事繫國風,苟失常儀,卽紊彝典。其有節義乖常,須資立制,如或情有可愍,卽務從權,俾協通規,必惟中道。起自今以後,先降嫁公主、縣主,如有兒女者,並不得再請從人。如無兒者,卽任陳奏,宜委宗正等準此處分。如有兒女妄稱無有,輒請再從人者,仍委所司察獲奏聞,別議處分,並宣付命婦院,永爲常式。」其月勅:「親王、公主葬,宜準故事,輟朝一日。」

其年八月勅:「公主邑司,擅行文牒,恐多影占,有紊朝章。今後公主除緣徵封外,不得令邑司行文書牒府縣,如緣公事,令邑司申宗正寺,與酌量事體施行。」

咸通十二年二月,葬衞國公主於少陵原。先是,詔百寮爲挽歌詞,仍令駙馬韋保衡自撰公主神道碑,京兆尹薛能爲外監護,供奉官楊復璟爲內監護,儀注甚盛。上與郭淑妃御延興門哭送。

和蕃公主[编辑]

弘化。宗室女。貞觀十三年十一月,降吐谷渾慕容諸葛鉢。文成。宗室女。貞觀十五年正月十五日封,降于吐蕃贊普弄讚,命江夏王送之。弄讚親迎于河源,見王,行子壻禮甚謹,歎大國服飾禮儀之美,俯仰有媿沮之色,謂所親曰:「我祖父未有通婚大國者,今我得尚大唐公主,當築一城,以誇示後世!」仍遣酋豪子弟,請入國學,以習《詩》《書》,從之。金城。雍王守禮女。神龍三年四月十四日,降于吐蕃贊普。寧國。肅宗女。乾元元年七月十七日,出降回鶻英武威遠毘伽可汗,置公主府。二年八月二十三日,自蕃還。至貞元五年四月十二日,議罷公主府,置邑司。永樂。宗室女。開元二十五年十一月三日,出降契丹松漠郡王李失活。燕郡。餘姚公主女,慕容氏。開元十五年閏五月十九日,出降契丹松漠郡王李鬱于焉。固安。從外甥女辛氏。開元五年二月,出降奚首領李大酺。至八年,大酺戮死,共立季弟魯蘇爲主,仍以公主爲妻。時魯蘇牙官塞默羯謀害魯蘇,翻歸突厥,公主密知之,遂誘而殺之。上嘉其功,賞賜累萬。公主嫡母嫉主榮寵,乃上言云主是庶生,請別以所生主嫁魯蘇。上怒,乃令離婚。東光。咸安公主女韋氏。降奚首領魯蘇。交河。十姓可汗阿史那懷道女。開元五年十二月,出降突騎施可汗蘇祿。和義。宗室女。天寶三載十二月十四日,出降寧國奉化王。靜樂。天寶四載三月十四日,封外甥女獨孤氏,降松漠都督懷順王李懷節。宜芳。外甥女楊氏。天寶四載三月十四日,出降饒樂都督懷信王李延寵。崇徽。僕固懷恩女。大歷四年五月二十四日,出降回鶻可汗。咸安。德宗女。貞元四年十月,出降回紇天親可汗。其月二十六日,勅置咸安公主府,準親王例。太和。憲宗女。長慶元年二月,出降回紇崇德可汗。

雜錄[编辑]

景龍四年正月二十七日,幸始平縣,送金城公主,以驍衞大將軍楊矩爲使。上初謂侍中紀處訥曰:「昔文成公主出降,卽江夏王送之,卿識蕃情,又有安邊之略,可爲朕充此使也。」處訥辭以不練邊事。上又使中書侍郎趙彥昭代行,司農卿趙履溫謂之曰:「公國之宰輔,而爲一介之使,不亦鄙乎?」彥昭曰:「計將安出?」履溫因爲陰託安樂公主,密奏留之,至是命矩行。

二月一日,改始平縣爲金城縣,又改地爲鳳臺鄉愴別里。

開元二十一年正月,命工部尚書李暠持節于吐蕃,以國信物一萬匹,私覿物二千匹,皆雜以五綵,遣之。及還,而金城公主上言,請以今年九月一日,樹碑于赤嶺,定蕃、漢界。詔張守珪、李行褘與吐蕃使莽布支同往觀樹焉。旣樹,而吐蕃遣其臣隨漢使人分往劍南及河西磧,歷告邊州曰:「兩國和好,無相侵掠。」漢使告亦如之。

二十九年,金城公主薨,吐蕃使來告哀。

貞元二年四月二十九日,太常卿董晉奏:「公主出降蕃國,請加玉册。」制曰:「可。」三年九月,遣回紇使合闕將軍歸其國。初,合闕將其君命請婚于我,許以咸安公主嫁之,命公主見合闕于麟德殿,且命中謁者賫公主畫圖,就示可汗,以馬價絹五萬疋還之,許其互市而去。以殿中監嗣滕王湛然爲送咸安公主使,仍兼婚禮使。

四年十月,回紇公主及使至自蕃,上御延喜門,禁婦人及車輿觀者。時回紇可汗喜于和親,其禮甚恭,乃上言曰:「昔爲兄弟,今卽子壻,子壻半子也,彼猶父,此猶子也。父若患于西戎,子當遣兵除之。」又罵辱吐蕃使者。及使其宰相等率衆千餘人,及其妹骨吐祿毗伽公主、夷妹迷敍骨吐祿公主,及職使大首領等妻妾,凡五十六婦人來迎可敦。凡遣人千餘,納聘馬三千匹。上令朔州及太原分留回紇七百餘人,其宰相大首領至者,館于鴻臚寺、將作監。回紇使者見于宣政殿,上召回紇公主及使對于麟德殿,頒賜有差。

元和三年正月,咸安公主薨,廢朝三日。初,王師平史朝義,北虜微有功,恃此不修臣禮。至貞元四年,回紇武義成功可汗,始遣使獻方物,仍求結親。德宗與羣臣議,許之,遂以公主降焉。命使册可汗爲勇猛分相智惠長壽天親可汗,册公主爲孝順端正智惠長壽可敦,御製詩送之。事具《德宗實錄》。天親可汗卒,子忠貞可汗立;忠貞可汗卒,子奉誠可汗立;奉誠可汗卒,國人立其相,是爲懷相可汗,皆從故法尚公主。在蕃二十一年卒,册贈燕國大長公主,賜諡曰襄穆。

太和公主,長慶元年二月封爲公主,册爲回紇可敦,出降愛登里邏骨沒密施合毗伽保義可汗,以中書侍郎平章事崔植充册使,戶部侍郎平章事杜元穎充五禮使。五月,詔緣改定太和公主出降回紇事宜,令中書舍人王起赴鴻臚寺宣示回紇等使。保義可汗旣立,遣使求婚,遂封第九妹爲永安公主,將以降嫁焉。其年三月,保義可汗卒;四月,册九姓回紇爲崇德可汗;五月,遣使請迎所許嫁公主。朝廷以封第五妹爲太和公主以降,今回紇雖狄人,固請永安而終不許,故命中書舍人王起充鴻臚寺以宣諭焉。又詔左金吾大將軍胡證充送公主爲回紇可敦歸國及加册可汗等使,光祿卿李憲充副使,太常卿李銳充婚禮使。公主置府,官屬準親王例,仍鑄邑司印一面。及發,上以半仗御通化門送之,勅常參官于章敬寺前立班,儀衞甚盛,仍令京兆府權置公主幕次,暫駐受百寮之謁見,士女傾城觀焉。

會昌元年十一月,勅:「緣回紇國中離亂頗甚,太和公主恐未安寧,須遣文臣專往訪問,宜差通使舍人苗綰充使。」三年二月,太常禮院奏:「太和公主到日,百寮于章敬寺門立班,舊例並以邑司承命入拜,命承命出答拜。今商量邑司官秩,多是至卑者,緣恐事太輕。今請公主左右一人,戴鬢帛承拜裲襠,將命出入,以代邑司官,謂得禮之變。」從之。其月二十五日,公主自蕃還京,詔左右神策各出軍二百人,及太常儀仗鹵簿,從長樂驛迎公主入城。其日,改封定安大長公主,罷太和公主府,宰臣及文武百寮于章敬寺門立班候參。參畢,太和公主便赴太廟,謁憲宗、穆宗二室,回從光化門入內。其日,宰相及文武百寮赴宣政衙,于東上閣門進名奉賀,赴興慶宮賀太皇太后。二十七日勅:「安定大長公主自蕃還京,莫不哀憫,百辟卿士,皆出拜迎。宣城、貞寧、臨貞、貞源、義昌等公主並宗室近親,合先慰問,晏然私第,竟已不至,度于物體,稍似非宜,各罰封絹一百匹,以塞𠎝違。陽安長公主旣不與定安、光順相見,又兩日就宅宣事,皆不在家,罰封物三百匹。」三月,中書門下奏:「伏聞定安大長公主,二月二十五日,以回紇背叛恩德,侵軼邊陲,于光順門內脫去簪珥,變服請罪,陛下釋其𠎝負,方敢對見。又以宣城公主等違勅不到,各罰封物。伏以禮法之行,始此中壼,王化盛事,人倫美談,《周易》云︰『正家而天下定』矣。臣等忝在樞近,不任抃賀踊躍之至,伏望宣付史館紀述,爲百代典制。」從之。

  ↑返回頂部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