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會要/卷099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九十八 唐會要 卷九十九
東謝蠻 西趙蠻 牂牁蠻 南平蠻 南詔蠻 東女國 婆利國 倭國 大羊同國 烏羅渾國 女國 石國 吐火羅國 曇陵國 康國 盤盤國 朱俱波國 甘棠國 罽賓國 流鬼國 史國 拂菻國 烏萇國 耨陀洹國
卷一百 

東謝蠻東謝蠻在黔州之西數百里。南接守宮獠。西連夷子。北至白蠻。土宜五穀。無文字刻木為契。散在山谷。依樹為居。無稅賦之事。皆自為生業。刀劍不離身。男女椎髻。以緋束之。後垂向下。其首領謝元深。世為酋長。謝氏一族。法不育女。自云高姓。不可下嫁也。

  貞觀三年。元深入朝。冠烏熊皮冠。若今之旄頭。以金絡額。身披毛帔。韋皮行?而著履。中書侍郎顏師古奏。言昔武王時。天下太平。遠國歸款。周史書其事為王會篇。今萬國來朝。至如此輩章服。實可圖寫。今請撰為王會圖。從之。以其地為應州。拜元深刺史。隸黔州都督府。又有南謝首領謝強。與西謝蠻連接。共元深俱來朝。拜為南壽州刺史。後改為莊州。

  貞元十三年正月。西南蕃大酋長。正議大夫。檢校蠻州長史。繼襲蠻州刺史。貴陽郡開國公。賜紫金魚袋宋鼎。左右大首領。朝散大夫。前檢校邛州刺史。賜紫金魚袋謝汕。左右大首領。繼襲攝蠻州巴江縣令。借紫金魚袋宋萬。傳界首子弟大首領。朝散大夫。牂州錄事參軍謝文。經黔州經略招討觀察使王礎奏。前件刺史。建中三年。一度朝賀。自後更不許隨例入朝。今年懇訴。稱州接牂牁。同被聲教。獨此排擯。竊自慚恥。謹遣隨牂牁等朝賀。伏乞特賜優諭。兼同牂牁刺史授官。其牂牁兩州。戶口殷盛。人力強大。鄰側諸蕃。悉皆敬憚。請比兩州。每年一度朝賀。仍依牂牁輪環差定。并以才幹位望為眾所推者充。敕旨。宋鼎等已改官訖。餘依奏。

  西趙蠻西趙蠻在東謝之南。其界東至夷子。西至昆明。南至西洱河。山洞深阻。莫知里數。南北十八日行。東西二十三日行。其風俗物產。與東謝同。趙氏世為酋長。有萬餘戶口。貞觀三年。遣使入朝。二十一年。以其地為明州。以首領趙摩為刺史。

  牂牁蠻牂牁蠻。亦姓謝氏。其地北距兗州。東至辰州。南至交州。西至昆明。土氣鬱熱。稻粟再熟。無徭役。刻木為契。風俗與東謝同。貞觀二年。首領謝龍羽遣使朝貢。授牂牁州刺史。封夜郎郡公。四年十二月。遣使朝貢。

  開元十年閏五月。大酋長謝元齊死。詔立其嫡孫嘉藝。襲其官封。至二十五年。其大酋長趙君道來朝正。獻方物。大歷中。每歲遣使朝貢。及貞元初。朝獻不絕。至七年二月。授其酋長趙王俗官。以其歲初朝貢不絕。褒之也。自七年後至十八年。凡五遣使來朝貢。

  元和三年五月敕。自今以後。委黔南觀察使差本道軍將充押領牂牁昆明等使。至四年正月。又遣使來朝。是月。遣中使魏德和領其使。并齎國信物赴牂牁國。仍降璽書。賜其王焉。七年十二月。遣使朝貢。九年。復遣使謝注二十人朝貢。十一年正月。遣使來朝。拜其酋長等官。仍賜告身一十六通。遣還。十二月。又遣使二十五人賀正。召對於三殿。仍賜宴及銀器錦綵等。長慶中。朝貢不絕。凡外夷使將至。遣中使郊驛迎勞。既至。恩禮甚厚。將歸亦送之。以懷遠人。今悉不書。省文也。

  寶歷元年十二月。遺使謝良震來朝。自太和五年至會昌二年。凡七遣使朝貢。并賀正。皆寵以宴賜。  南平蠻南平蠻者。東與智州。南與渝州。西南州。北涪州接。部落四千餘戶。山有毒草沙蝨及蝮蛇。人並樓居。登梯而上。號為干欄。其人美髮為椎髻。土多女少男。為婚法。女氏必先貨求男族。貧人無以嫁女。多賣與富人為婢。俗皆婦人執役。其王姓朱氏號為劍荔王。

  貞觀三年。遣使內附。以其地隸渝州。

  南詔蠻南詔蠻。本烏蠻之別種也。姓蒙氏。蠻謂王為詔。其先有六詔。各有君長。蒙舍龍世長蒙舍州。高宗時。細奴邏來朝。開元二十六年。封其子皮羅閣越國公。賜名歸義。其後以破西洱蠻功。敕授雲南王。歸義漸強。五詔浸弱。劍南節度使王昱受其賂。迸六詔為南詔。歸義日以驕大。每入覲。朝廷亦加禮。天寶七載。歸義卒。其子閣羅鳳立。與節度使鮮于仲通不相得。雲南太守張虔陀復私其妻。九載。因發兵反。鮮于仲通為南詔所敗。自是南詔北臣吐蕃。十二載。復徵天下兵。俾李宓將之。復敗於太和。寇陷嶲州及會同軍。

  大歷十四年十月。吐蕃率南蠻眾十萬眾來寇。一入茂州。過汶川及灌口。一入扶文。掠方維白壩。一入黎雅。過邛郲。連陷郡邑。乃發禁兵四千人。及幽州兵馬五千人同討。大破之。

  貞元十年三月。劍南節度使韋皋奏。雲南蠻王異牟尋。領部落兵馬破吐蕃。并收鐵橋以來城壘一十六。擒吐蕃王五人。歸降百姓一十二萬人。約計三萬餘戶。大小城一十六所。敕旨。宣付所司。其年七月。詔賜南蠻異牟尋。鑄印一用黃金銀為窠。其文曰。貞元冊南詔印。先是。劍南西川節度使韋皋奏。南詔前遣清平官尹仇寬獻所授吐蕃印五。二用黃金。今賜印請以黃金。從蠻夷所重。從之。九月。南詔又使蒙湊羅棟及清平官尹仇寬來獻鐸槊浪人劍及吐蕃印八。蒙湊羅棟。異牟尋之弟也。既朝見於麟德殿。上所賜賚甚厚。其年十月。以南詔朝貢使尹仇寬為檢校左散騎常侍。其餘授官各有差。至十一年九月。南詔異牟尋獻馬六十匹。至十二年。韋皋奏。於雅州會野路招受得投降蠻首領高萬唐等六十九人。蠻約七千戶二萬口。其萬唐等先授吐蕃金字告身十五片。至十四年十二月。南詔異牟尋遣酋望大將軍王邱等各賀正。兼獻方物。至十九年春正月癸丑朔。上御含元殿。授南詔朝賀使楊鏌龍武試太僕少卿兼御史。授黎州廓清道蠻酋領襲恭化郡王劉志寧復試太常卿。

  永貞元年。南詔遣使趙迦寬來赴德宗山陵。  元和二年八月。授南詔使者鄧傍傳試殿中監。其年十二月。復遣使朝賀。三年十一月。以南詔異牟尋卒。廢朝三日。辛未。以諫議大夫段平仲兼御史中丞。持節充冊立南詔及弔祭使。仍命鑄元和冊南詔印。司封員外郎李逢吉副之。至四年正月。以太常卿武少儀兼御史中丞。充冊立及弔祭使。先是。諫議大夫段平仲充使。朝廷以為諫官不合離闕。因罷平仲使。少儀遂有是行。冊異牟尋之子驃信笪蒙閣勸為南詔王。七年十二月。南詔遣使朝貢。十年十一月。南詔蠻使楊還奇等二十九人來朝。至十三年四月。劍南西川節度使奏。南詔請貢獻助軍牛羊奴婢等。上發詔褒之。不令進獻。

  太和三年。宰臣杜元穎鎮守西川。以文儒自高。不練戎事。南蠻乘我無備。入寇黎州。牧屢陳。皆不信之。十月。黎州陷。十一月。犯我西川。驅劫玉帛子女而去。即日。鄰境以狀聞。上大怒。貶元穎為韶州刺史。丁卯。又貶為循州司馬。命東州節度使郭釗代焉。明年春正月。其王蒙嵯顛以表自陳請罪。兼疏元穎過失。國家方事柔遠。尋宥其過。自後賦貢不絕。

  開成四年正月。上御龍德殿。入對朝賀正南詔酋趙莫三十七人。賜官告并金綵銀器金銀帶衣服等有差。至五年十二月。上御三殿。對歸國南詔使等十六人。

  會昌二年正月。三殿對還蕃南詔酋望張元佐等二十五人。大中八年二月。南蠻遣使進犀牛。詔還之。

  咸通十年十一月。南蠻驃信坦綽酋龍率眾二萬寇嶲州。定邊軍節度都頭安再榮守清溪關。為賊所攻。再榮退保大渡河。北去清溪關二百里。隔水相射。凡九日八夜。定邊軍節度使竇滂勒兵拒之。十二月。驃信遣清平官十餘人來偽和。與竇滂語次。蠻軍船筏競渡。忠武武寧兵士結陣抗之。接戰自午及申。蠻軍稍卻。竇滂懼。將自縊於帳中。徐州將苗全緒止之。滂乃宵遁。全緒乃夜入蠻軍。萬弩亂發。蠻眾大駭。全緒等保軍而還。蠻軍乘勝進攻西川。朝廷以顏慶復駐大渡河。制劍南應接等使宋威將兵數萬。與忠武武寧之軍合勢。戰於漢州之毗橋。大捷。蠻軍走。解西川之圍。

  乾符元年十二月。南蠻復寇西蜀。詔河東。河西。山南西道。東川徵兵赴援。西川節度使高駢奏。西川新舊軍差已眾。況蠻蜑小醜。必易枝梧。今已道路崎嶇。館驛窮困。更有軍頓。立見流移。其左神策長武鎮鄜州河東所抽兵中。人數不少。況備辦軍食。費損尤多。又緣三道藩鎮。盡扼羌戎。邊鄙未寧。望不差發。詔。除河東兵士。令竇瀚不要差發外。餘三處兵士。委高駢到日分布驅使。三年十一月。邕州節度使辛讜奏。南詔遣使段瑳寶等四人通和。詔令答使許之。至五年七月。讜遣從事徐雲叟通和。凡水陸四十七程。至善闡府。遇驃信華言君上也。遊獵。尚去雲南一十六程。涼好而還。進南詔錄三卷。

  東女國東女。西羌之別種。以西海中有女國。故稱東女國也。俗以女為王。東與茂州党項接界。隔羅女蠻及白狼夷。有八十餘城。王所居名康延川。中有弱水南流。用牛皮為船以渡。戶口四萬。女王號為賓就。有女官號曰高霸。評議國事。在外官寮。並男夫為之。五日一聽政。女王若死。國中多斂錢。動至數萬。更於王族求令女二人而立之。大者為大王。小者為小王。若大王死。則小王立。或姑死而婦繼。無有篡奪。其所居皆起重屋。王至九層。國人至六層。其王服青毛綾裙。下領衫。上披青袍。其袖委地。冬則羔裘。飾以紋錦。為小環髻。飾之以金。耳垂璫。足履??。俗重婦人而輕丈夫。文字同於天竺。以十一月為正。每至十月。令巫者齎酒殽詣山中散糟麥於空。大咒呼鳥。俄頃。有鳥如雉。飛入巫者懷中。因刳其腹視之。有一穀。來歲必登。若有霜雪。必多異災。其俗信之。名為鳥卜。武德中。女王湯滂氏遣使貢方物。

  永徽七年正月。其國遣女使高霸黎文并其主男三盧等來朝。

  垂拱五年。其王斂臂遣大臣湯劍左來朝。仍請官號。則天拜斂臂為左玉鈐衛員外將軍。仍以瑞錦製蕃服賜之。

  天授三年。其主俄衍兒爾來朝。萬歲通天元年。又遣使來朝。

  開元二十九年十二月。其王趙曳夫遣子獻方物。

  天寶元年五月。命有司宴之於曲江。令宰臣以下同宴。又封曳夫為歸昌王。授左金吾衛大將軍。賜其子帛八十匹。放還。後復以男子為王。

  貞元九年。其王湯立悉。與哥鄰國王董臥庭。白狗國王羅陀。忽逋租國王弟鄧吉知。南水王國王姪薛尚悉曩。弱水國董辟和。悉董國王湯悉贊。清遠國王蘇唐磨。咄霸國王董藐蓬。各率其種落。詣劍南四川內附。其哥鄰等國。皆散居西山。弱水王即國初女國之弱水部落。其悉董國在弱水之西。故亦謂之弱水西悉董王。舊皆分隸邊郡。祖父例授將軍中郎果毅等官。自中原多故。皆為吐蕃所役屬。其部落大者不過二三千。各置縣令十數人理之。土有絲絮。歲輸於吐蕃。至是立悉與之同盟。相率獻款。兼齎天寶中國家所賜封告。共三十九通以進。節度使韋皋處其眾於維霸保等州。給以種糧耕牛。咸樂生業。立悉等數國王。自來朝。召見於麟德殿。授立悉銀青光祿大夫。歸化州刺史。鄧吉知試大府少卿。兼丹州長史。薛尚悉曩試少府少監。兼霸州長史。董臥庭行至綿州卒。贈武德州刺史。命其子利羅為保寧都督府長史。襲哥鄰國王。立悉妹乞悉漫頗有才智。從其兄來朝。封和義郡夫人。其大首領董臥卿等。皆授以官。俄又授女國王兄湯厥銀青光祿大夫。試大府卿。清遠王弟蘇歷顛。銀青光祿大夫。試衛尉卿。南水國王薛莫庭。及湯悉贊。董藐蓬。女國唱後湯佛庭。美玉缽。南郎唐。並授銀青光祿大夫。試太僕卿。其年。西山松州生羌等二萬餘戶。相率內附。其黏信部落主董夢蔥。龍諾部落主董辟忽。皆授試衛尉卿。立悉等並赴明年元會訖。賜以金帛。各遣還。八月。詔加韋皋統押近界諸蠻及西山八國使。其部落至今猶代襲刺史等官。然亦潛通吐蕃。故謂之兩面羌。

  婆利國婆利者。南荒之國也。在林邑東南。海行可萬里。地延袤數千里。署熱恆如中國盛夏時。穀一歲再熟。王姓剎利邪伽。名護路那婆。世有其位。人皆黑色。穿耳附璫。其王服花冠。飾以真珠瓔珞。身坐金床。行則駕象。鳴鼓吹蠡。

  貞觀四年四月。使至婆利界。有羅剎國。其人極陋。朱髮黑身。獸牙鷹爪。時與林邑人作市。市以夜而自掩其面。其國出火珠。狀如水晶。日正午時。以珠承影。取艾承之。即火出。其年。林邑國來獻。云羅剎得之。或云出獅子國。國在西南海中。有稜伽山。出奇寶。人到初無所見。但署寶物價值。賣於洲上商舶。依價貨之而去。其國以能馴養獅子。故以為國名。

  倭國古倭奴國也。在新羅東南。居大海之中。世與中國通。其王姓阿每氏。設官十二等。俗有文字。敬佛法。椎髻無冠帶。隋煬帝賜之衣冠。今以錦綵為冠飾。衣服之制。頗類新羅。腰佩金花。長八寸。左右各數枚。以明貴賤等級。

  貞觀十五年十一月。使至。太宗矜其路遠。遣高表仁持節撫之。表仁浮海。數月方至。自云路經地獄之門。親見其上氣色蓊鬱。又聞呼叫鎚鍛之聲。甚可畏懼也。表仁無綏遠之才。與王爭禮。不宣朝命而還。由是復絕。

  永徽五年十二月。遣使獻琥珀瑪瑙。琥珀大如斗。瑪瑙大如五升器。高宗降書慰撫之。仍云。王國與新羅接近。新羅素為高麗百濟所侵。若有危急。王宜遣兵救之。倭國東海嶼中野人。有耶古。波耶。多尼三國。皆附庸於倭。北限大海。西北接百濟。正北抵新羅。南與越州相接。頗有絲綿。出瑪瑙。有黃白二色。其琥珀好者。云海中湧出。

  咸享元年三月。遣使賀平高麗。爾後繼來朝貢。則天時。自言其國近日所出。故號日本國。蓋惡其名不雅而改之。

  大歷十二年。遣大使朝楫寧副使總達來朝貢。

  開成四年正月。遣使薛原朝常嗣等來朝貢。

  大羊同國大羊同。東接吐蕃。西接小羊同。北直于闐。東西千里。勝兵八九萬。辮髮氈裘。畜牧為業。地多風雪。冰厚丈餘。物產與吐蕃同。無文字。但刻木結繩而已。酋豪死。抉去其腦。實以珠玉。剖其五臟。易以黃金鼻。銀齒。以人為殉。卜以吉辰。藏諸巖穴。他人莫知其所。多殺?牛羊馬以充祭。其王姓姜葛。有四大臣。分掌國事。自古未通中國。

  貞觀五年十二月。朝貢使至。十五年。聞中國威儀之盛。乃遣使朝貢。太宗嘉其遠來。以禮答慰焉。至貞觀末。為吐蕃所滅。分其部眾。散至隙地。

  烏羅渾國烏羅渾。蓋後魏烏洛侯也。今亦謂之烏羅護。東與韎鞨。南與契丹。北與烏丸為鄰。風土與韎鞨同。貞觀六年。朝貢使至。

  女國女國。在蔥嶺之西。以女為王。每居層樓。侍女數百。五日一聽政。其王若死。無女嗣位。國人乃調斂金錢。還於死王之族。買女而立之。其俗貴女子。賤丈夫。婦人為吏。男子為軍士。女子貴者。則多有侍男。男子貴不得有侍女。雖賤庶之女。盡為家長。猶有數夫焉。生子皆從母姓。男子披髮。以青綠塗面。婦人辮髮而縈之。土宜六畜。多駿馬。

  貞觀八年十二月。朝貢使至。  石國石國。其俗善戰。多良馬。西北去瓜州六千里。

  貞觀八年十二月。朝貢使至。

  顯慶三年。以其地噉羯城為大宛都督府。仍以其王職土屯攝舍提于屈昭穆為都督。  開元初。其蕃王莫賀咄吐屯有功。封為石國王。加特進。尋又冊為順義王。二十九年。其王伊吐屯屈勒遣使上表曰。奴自千代以來。於國忠赤。秖如突厥騎施可汗忠赤之中。部落安貼。後背天可汗。腳底大起。今突厥已屬天可汗。在於西頭為患。惟有大食。莫踰突厥。伏乞天恩。不棄突厥部落。討得大食。諸國自然安貼。

  天寶初。累遣朝貢。至五年。封其王子那俱車鼻施為懷化王。并賜鐵券。九載。安西節度使高仙芝奏。其王蕃禮有虧。請討之。其王約降。仙芝使部送。去開遠門數十里。負約。以王為俘。獻於闕下。斬之。自後西域皆怨。仙芝所擒王之子。西走大食。引其兵至怛羅斯城。仙芝軍大為所敗。自是西附於大食。至寶歷二年及大歷七年。並遣使朝貢。

  吐火羅國吐火羅。在蔥嶺之西數百里。與挹怛雜居。勝兵五萬。其國土著多男子。少婦人。故兄弟通室。婦人五夫。則首戴五角。十夫則首戴十角。男子無兄弟。則與他人結為昆季。方始得妻。不然則終身無婦矣。被服文字。與于闐略同。其城北有頗黎山。南巖穴中。有神馬。國人每收馬於其側。產名駒汗血馬。北界接西域大宛之地。

  貞觀九年五月。朝貢使至。

  永徽元年。獻大鳥。高七尺。其色元。足如駝。鼓翅而行。日三百里。能噉鐵。夷俗謂之駝鳥。三年。其葉護那史烏涇波奉表告立。高宗遣置州縣使王名遠到其國。以所理阿緩大城為月氐都督府。仍分其小城為二十四州。以烏涇波為都督。五年。烏涇波遣子伊室達官弩以朝獻。

  龍朔元年。授烏涇波使持節月氐等二十五州諸軍事月氐都督。  麟德二年。遣其弟祖紇多獻瑪瑙燈樹兩具。高三尺餘。

  開元七年。其葉護支汗那帝賒上表。獻解支之人暮闇。請加試驗。八年。獻名馬?及異藥。至十二年。遣使獻胡藥乾陀婆羅等二百餘品。十七年。冊其首領骨咄祿頓達度為葉護。其年。葉護遣使獻須那伽帝釋麥。十八年。遣使獻紅頗梨。碧頗梨。生馬腦。金精。及質汗等藥。  天寶八載。其葉護失理忙伽羅遣上表曰。臣鄰境有一胡。號曰羯師。居在深山。恃其險遠。違背聖化。親附吐蕃。於國內置吐蕃城。投勃律要路。與吐蕃擬將兵入境。臣每憂懼。思破兇徒。望請安西兵馬來載五月到小勃律。六月到大勃律。伏乞允臣所奏。事若不成。請斬臣七段。緣失蜜王向漢忠赤。特望敕書宣慰。使其感恩。元宗覽表。許之。十二年。又遣使朝貢。

  乾元元年七月。與西域九國遣兵助國討逆。肅宗令赴朔方行營。

  曇陵國曇陵。吐火羅之屬國也。居大洲中。其風俗土宜。與吐火羅國同。

  貞觀十六年。遣使朝貢。

  康國康國。本康居之苗裔也。其王本姓溫氏。其人土著。役屬於突厥。先居祁連之北昭武城。為匈奴所破。南依蔥嶺。遂有其地。支庶強盛。分王鄰國。皆以昭武為姓氏。不忘本也。俗多蒲萄酒。勝兵三千人。深目高鼻。多鬚髯。生子必以蜜食口中。以膠置手內。欲其成長口嘗甘言。持錢如膠之粘物。習善商賈。爭分銖之利。男子二十。即送之他國。來過中夏。利之所在。無所不至。以十二月為歲首。有婆羅門為其占星候氣。以定吉凶。至十月。鼓舞乞寒。以水相潑。盛為戲樂。

  武德七年。其王屈朮支遣使獻名馬。

  貞觀九年七月。獻獅子。太宗嘉其遠來。使秘書監虞世南為之賦。十一月。又獻金桃銀桃。詔令植於苑囿。

  永徽中。其國頻遣使告為大食所攻。兼徵賦稅。

  顯慶三年。高宗遣果毅董寄生列其所居城為康居都督府。仍以其王拂呼縵為都督。  萬歲通天元年。則天封其大首領篤婆缽提為王。缽提尋卒。又冊立其子泥?師師。神龍中。泥涅師師卒。又冊立其子突昏。

  開元初。屢遣使獻鎖子甲。水晶桮。及越諾侏儒人。胡旋女子。兼狗豹之類。十九年。其王烏勒伽表請封其子咄曷為曹國王。默啜為米國王。許之。二十七年。烏勒卒。遣使冊咄曷襲其父位。

  天寶三載。又封為欽化王。其母可敦封為郡夫人。十二載十三載。並遣使朝貢。

  盤盤國盤盤國。在林邑西南海曲中。北與林邑隔小海。自交州船行四十日乃至。其國與狼牙脩國為鄰。習俗與扶南略同。以路遠不與中國通。梁大同時。來朝貢。

  貞觀九年。朝貢使至。

  朱俱波國朱俱波。在蔥嶺之北二百里。勝兵三千人。其俗崇飾佛法。文字同於婆羅門。西與渴盤陀為鄰。去瓜州三千八百里。

  貞觀十一年十二月。朝貢使至。

  甘棠國甘棠。在大海之南。崑崙人也。

  貞觀十年。與朱俱波國朝貢同日至。太宗謂群臣曰。南荒西域。自遠而至。其故何哉。房元齡曰。當中國乂安。帝德遐被也。太宗曰。誠如公言。向使中國不安。何緣而至。朕何以堪之。觀此蕃使。益懷畏懼。所望公等匡朕不逮也。

  罽賓國罽賓。在蔥嶺之南。其地川瀆。水皆南流。注於南海。人皆乘象。土宜種稻。多甘蔗葡萄。草木凌寒不死。尤信佛法。南去舍衛國三千五百里。罕通上國。聞中夏有聖君。故遣使來朝。

  貞觀十一年。遣使至。上謂長孫無忌曰。朕即位之初。有上書者。或言人主必須威權獨運。不得委群下。或欲耀兵振武。懾服四夷。惟魏徵勸朕偃武興文。布德施惠。中國既安。遠人自服。朕從其語。天下大寧。絕域君長。皆來朝貢。九夷重譯。相望於道。此皆魏徵之力也。朕之任用。豈不得人。二十二年。其國遣使獻俱物頭花。丹白相間。其香遠聞。  永徽二年。獻耨特鼠。喙尖尾赤。能食蛇。螫者。以尿塗瘡即愈。

  顯慶三年。訪其國俗。云王始祖馨孽。今王曰曷擷支。父子傳位已十二代。其年。列其城為修鮮都督府。龍朔初。授其王修鮮等十一州諸軍事。兼修鮮都督。

  開元七年。遣使獻天文大經。及秘方奇藥。八年。詔遣冊其王為葛羅支特勒。二十七年。其王烏散特勒灑以年老。上表請以嫡子拂菻罽婆嗣位。許之。仍降使冊命。  天寶四載。又冊其子勃葡準為襲罽賓及烏萇國王。仍授右驍衛將軍。

  乾元元年。又遣使朝貢。

  流鬼國流鬼。去京師一萬五千里。直黑水靺鞨東北。少海之北。三面阻海。多沮澤。有魚鹽之利。地氣早寒。每堅冰之後。以木廣六寸。長七尺。施系於其上。以踐層冰。逐其奔獸。俗多狗。以其皮毛為裘褐。勝兵萬人。南與莫曳靺鞨鄰接。未嘗通聘中國。

  貞觀十四年。其王更三譯而來朝貢。授騎都尉。

  史國史國。居近獨莫水北。與康國同域。中有神祠。每祭牛羊口。自隋以來。國漸強盛。乃創置乞史城。都邑二萬餘家。

  貞觀十六年正月。朝貢使至。

  顯慶三年。遣果毅董寄生列其所治為阹沙州。以其王昭武失阿曷為刺史。  開元十五年。其王阿忽必多延屯遣使獻胡旋女子及豹。二十七年。其延屯卒。冊立其子阿忽缽為王。二十九年。其王斯謹提立首領勃帝。未施朝貢。天寶中。詔使其國為來威國。其那色波國亦謂之小史國。為史國役屬。

  拂菻國拂菻。一名大秦國。在西海之北。東南與波斯接。地方萬里。列城四百。邑居連屬。其宮室柱梲。多以水晶琉璃為之。有貴臣十二人。共治國政。常使一人將囊隨王車。百姓有事者。即以事投囊中。王至宮省。發理其枉直。其王無常人。簡賢者立之。國有災異及風雨不時。即廢之。有鳥似鶴。其色綠色。常在王邊。倚枕上坐。每進食有毒。其鳥輒鳴。戶十萬餘。南臨大海。城東面有一大門。高二十丈。自外至王室。飾以黃金。凡有大門三重。第二大門之樓。懸一金枰。以金丸十二枚屬於衡端。以候日之十二時焉。為一金人。其大如人。立於側。每至一時。其金丸輒落。鏗然發聲。金人即應聲引唱。以紀日時。毫釐無差。其殿以瑟瑟為柱。黃金為地。象牙為門扇。香木為棟梁。無瓦。以白石末塗屋上。光潤如玉石。至盛夏之時。引水潛流。上遍屋宇。機制巧密。人莫之知。觀者惟聞屋上鳴泉。俄見四簷飛溜。懸汲如瀑。激氣成涼風。其巧如此。有羊羔生於土中。其國人候其欲萌。乃築牆以護之。防外獸所食。然其臍與地連。割之則死。惟人著甲走馬。及擊鼓以駭之。其羔驚鳴而臍絕。便逐水草。諸珍寶多出其國。隋煬帝常欲通之。竟不能致。  貞觀十七年。其王波多力遣使獻赤玻璃石綠金精等物。太宗降璽書答慰。自大食強盛。漸陵諸國。遣將伐其都。乃歲輸金帛。臣屬大食焉。

  乾封元年。遣使獸底也伽。大足元年復遣使朝貢。

  開元十年正月。遣吐火羅大首領獻獅子二。羚羊二。四月。又遣大德僧來朝。

  烏萇國烏萇國。在中天竺南。一名烏枝那。地方千餘里。百姓殷實。人性懦弱。頗詭詐。尤工禁咒之術。篤信佛法。與天竺同。而天竺不及之。自古未通中國焉。

  貞觀十六年十一月。朝獻使至。

  開元八年四月。遣使冊立其王。時大食東與烏萇鄰境。煽誘為虐。其王與骨咄王俱位王。皆守節不應。亦潛輸款誠。元宗深美之。故並降冊名。

  耨陀洹國墮和羅西北。其王姓察失利。名婆那子婆末。其國海行五月至廣州。土無蠶桑。以白氈朝霞布為衣。穀有稻麥。俗皆樓居。謂之干欄。父母死。停喪在室。輒數日不食。燔屍之後。男女並剔髮臨池。先浴然後進食。

  貞觀十八年。遣使來朝貢。又獻婆律膏。白鸚鵡。首有十紅毛。齊於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