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會要/卷100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九十九 唐會要 卷一百
瑟匿國 悉立國 求拔國 俱蘭國 骨利幹國 訶陵國 婆登國 波斯國 都播國 結骨國 天竺國 葛邏祿國 泥婆羅國 大食國 火辭彌國 駮馬國 金利毘迦國 多摩萇國 蝦夷國 哥羅舍分國 日本國 師子國 多蔑國 多福國 耽羅國 拘蔞蜜國 驃國 佔卑國 帰降官位
 
      瑟匿國瑟匿北接石國。其俗不好商賈。風俗與康國略同。

  貞觀二十年三月。使至朝貢。與似沒役槃國康國同鄰。出好馬。

  悉立國悉立在吐蕃西南。戶五萬。勝兵五千人。其地有城邑村落。咸依溪澗。男夫以繒綵纏頭。衣氈。婦人辮髮。著短裙。婚姻簡略。不行財禮。以蒸報為俗。多水牛。宜?稻。喪制以黑為衣。一年就吉。羈事吐蕃。自古未通中國。

  貞觀二十年閏三月。朝貢使至。

  求拔國求拔。或云章揭拔。本西羌種也。在悉立西南。居四山之內。近西移出山。西接東天竺。遂改衣服。變西羌之習。因而附焉。勝兵二千。無城郭。好為寇掠。商旅患之。

  貞觀二十五年。因悉立而朝貢使至。

  俱蘭國前亦名俱羅弩國。與吐火羅接。南抵雪山。地險窄。物產惟出金精。

  貞觀二十年閏三月。朝貢使至。

  骨利幹國骨利幹處北方瀚海之北。二俟斤同居。勝兵四千五百。口萬餘人。草多百合。地出名馬。其國北接冰海。晝長夕短。日沒後。天色正曛。煮一羊胛纔熟。而東方已曙。蓋近日出之所也。貞觀二十一年正月內附。

  訶陵國訶陵在真臘之南海中洲。王之所居。堅木為城。造大屋重閣。以象為床。以椰花椰子為酒。飲之亦醉。有毒女。與常人居止宿處。即令身上生瘡。與之交會即死。若旋液霑著草木即枯。

  貞觀二十二年。朝貢使至。

  元和八年。遣使獻僧祇僮及五色鸚鵡頻伽鳥。并異香。

  十三年十一月。獻僧祇女二人。及玳瑁瓂生犀等。

  婆登國婆登。在林邑之南。海行二月。東與訶陵。西與迷黎連接。北鄰大海。風俗與訶陵國同。種穀每月一熟。亦有文字。書之于貝多葉。其死者口實以金。又以金釧貫于四肢。然後加以婆律膏。及沈檀龍腦等香。積薪以燔之。

  貞觀二十一年六月。朝獻使至。  波斯國波斯在京師西一萬五千里。東與吐火羅康國接。北鄰突厥之可薩部。西北距茀林。西南濱海。戶數十萬。其王初嗣位。便密選諸子才堪承統者。書其名字。封而藏之。王死後。大臣與王之群子。共發封而視之。奉所書名為王焉。俗事天地水火諸神。西域諸胡事火祅者。皆詣波斯受法焉。其事神以麝香和蘇。塗鬚點額。及於耳鼻。用以為敬。以六月一日為歲首。繫囚無年限。惟王代立則釋之。地多名馬。駿者日行七百里。又多駿犬。今所謂波斯犬也。出?及大驢。

  貞觀二十一年。其王伊嗣候遣使朝貢。  龍朔元年。其國王卑路斯使奏。頻被大食侵擾。請兵救援之。詔遣隴州南由令王名遠充使西域。分置州縣。因列其地疾陵城為波斯都督府。授卑路斯為都督。是後。數遣使貢獻焉。咸亨中。卑路斯自來朝貢。高宗甚加恩賜。拜右武衛將軍。

  儀鳳三年。令吏部侍郎裴行儉將兵。冊送卑路斯還波斯國。行儉以路遠。至安西碎葉而還。卑路斯獨返。不得入其國。漸為大食所侵。客於吐火羅二十餘年。部落數千人。後漸離散。至景龍二年來朝。拜為左威將軍。無何。病卒。其國遂滅。西部眾猶存。自開元十年至天寶六載。凡十遣使朝貢。獻方物。夏四月。遣使獻瑪瑙床。九載。獻火毛繡舞筵。長毛繡舞筵。無孔真珠。至大歷六年九月。遣使獻真珠等。  都播國都播。鐵勒之別種也。其地北瀕小海。西堅昆。南迴紇。十三月行。前代未之通也。分為三部。皆自統攝。其俗無歲時。結草為廬。無牛羊。不知耕種。土多百合。取其根以為粻。捕魚鳥食之。衣貂鹿之皮。貧者亦緝鳥羽為服。婚姻。富者用馬。貧者用鹿皮為聘禮。國無刑罰。偷盜者徵其賦。聞骨利幹來通。亦遣使朝貢。

  貞觀二十一年十一月。朝貢使至。

  結骨國結骨在迴紇西北三千里。勝兵八萬。口數十萬。南阻貪漫山。有水從迴紇北流。踰山經其國。人並依水而居。身悉長大。皙面綠睛朱髮。有黑髮以為不祥。人皆勁勇。鄰國憚之。其大與突厥同。而婚姻無財聘。性多淫泆。與外人通者不忌。其婿死喪。刀●其面。火葬收其骨。踰年而葬。以木為室。覆以木皮。天每雨鐵。收而用之。以為刀劍。甚銛利。若獵獸。皆乘木馬。升降山磴。追赴若飛。其北有騮馬國。鄰北海。畜騮馬而不乘。但取其酪充飧而已。貌類結骨。而不敦鄰好。交相侵伐。貞觀六年。遣王義宏將命鎮撫。二十二年。結骨國君長遂身自入朝云。臣已一心歸國。望得國家官職。執笏而還。遂授左屯衛大將軍堅昆都督。開元中。安西都護蓋嘉運撰西域記云。堅昆國人皆赤髮綠睛。其有黑髮黑睛者。則李陵之後。故其人稱是都尉苗裔。亦有由然。今有改稱紇扢斯者。亦是北夷舊號。臣按國史敘鐵勒種類云。伊吾以西。焉耆以北。旁白山則有契弊。烏護。紇骨子。其契弊即契苾也。烏護則烏紇也。後為迴鶻。其紇骨即紇扢斯也。由是而言。蓋鐵勒之種。嘗以稱迴鶻矣。其轉為黠戛斯者。蓋夷音有緩急。即傳譯語不同。其或稱戛戛斯者。語急而然耳。訪於譯史云。黠戛是黃頭赤面義。蓋迴鶻呼之如此。今使者稱自有此名。未知孰是。

  會昌三年。其國遣使注吾合索上聲呼之。等七人來朝。兼獻馬二匹。以其久不修貢。且莫詳更改之名。中旨訪求。唯賈耽所撰四夷述。具載黠戛斯之號。然後知耽之通習荒情。洽而不誤。先是。迴鶻背恩德。侵劫諸部落。又擅入靈州。以為天亡不可容也。乃命河東等道遣兵討之。正月。命河東兵大破迴鶻於殺胡山。就帳中奉太和公主歸於我軍。可汗亦與數十騎踰山遁走。黠戛斯乘其破亡。遂有其國。二月。遣使注吾合索等七人來朝。并獻名馬。且憑大唐威德。求冊命焉。四年。上命太僕卿兼御史中丞趙蕃持節宣慰。五年五月敕。我國家光宅四海。君臨八荒。聲教所覃。冊命咸被。況乎族稱宗姓。地接封疆。爰申建立之恩。用廣懷來之道。有加常典。得不敬承。黠戛斯國王生窮陰之鄉。稟沍朔之氣。少卿之後。冑裔且異於蕃夷。大漠之中。英傑自雄於種落。日者居於絕徼。隔以強鄰。空馳向化之心。莫通事大之禮。旋能奮其武勇。清彼朔陲。萬里歸誠。重譯而至。時既當於無外。義必在於固存。是用特降徽章。載明深懇。加其美號。錫以冊書。貽厥後昆。遂荒有北。舉茲盛典。彰示遠戎。祗服寵光。永孚恩化。可冊為宗英雄武誠明可汗。命右散騎常侍兼御史中丞李栻持節充冊使。仍命有司擇日備禮冊命。六年九月敕。去歲。先帝冊立黠戛斯為可汗。雖有成命。旋屬朝廷變故。未果遵行。今欲遣使。且展封告之儀。續行先帝之意。又慮深僻小國。不足與之抗衡。迴鶻向殘。不合遽有建置。事新體大。須歸至當。必詢於眾。方免有疑。宜令中書門下五品以上。御史臺尚書省四品以上。集議聞奏。大中元年。遂命鴻臚卿御史中丞李業持節。再冊命焉。

  天竺國天竺。即漢之身毒。或云摩伽佗。或云婆羅門。地在蔥嶺之南。去月氐東南數千里。地方三萬餘里。其中分為五。南天竺。南際大海。北天竺。北距雪山。四周有山為壁。南面一谷。通為國門。東天竺。東際大海。與扶南連。但隔小海而已。西天竺。與罽賓波斯相接。中天竺。據四天竺之間。國並有王。而俱以天竺為名。隋煬帝志通西域。諸國多至。惟天竺不通。武德中。國大亂。王尸羅逸多勒兵。象不解鞍。士不釋甲。六載而四天竺之君。皆北面以臣之。貞觀初年。中國沙門元奘至其中國。天竺王尸羅逸多謂元奘曰。吾聞中國有聖王出。作秦王破陣樂。試為我說秦王之為人也。元奘具言聖德。王曰。信如所言。我當自朝也。至十五年。自稱摩伽佗王。遣使朝貢。上乃遣雲騎尉梁懷璥往通其國。尸羅逸多驚問諸國人曰。自古亦有摩訶震旦使人至吾國乎。皆曰。未之有也。乃遣使隨懷璥來朝。至二十二年四月。遣使右衛長史王元策奉使天竺國至。尸羅逸多死。其國大亂。發兵拒之。元策禦戰不敵,挺身宵遁。至吐蕃。發精銳千二百人。并泥婆羅國兵七千騎。元策與副使蔣師仁。率二國兵大破之。虜其王以歸。太宗大悅。謂侍臣曰。夫人耳目玩於聲色。口鼻耽於臭味。此敗德之源。若天竺不劫我使人。豈為俘虜耶。昔中山以貪寶取敝。蜀侯以金牛致滅。莫不由也。是時。就其國得方士那邏邇婆娑寐。自言年二百。云有長生之術。上深禮之。館於金飆門內。造延年藥。令兵部尚書崔敦禮監主之。使天下采諸奇藥異石。延歷歲月。藥成。服之無效。後放還本國。

  天授三年。東天竺王摩羅枝摩。西天竺王尸羅逸多。南天竺王遮邏其跋邏婆。北天竺王婁其那那。中天竺王地婆西那。並來朝貢。及中宗睿宗兩朝。並獻方物。

  開元三年二月。遣使瞿雲惠成來朝。八年五月。南天竺遣使獻豹皮。五色能言鸚鵡。又奏請以戰象兵馬討大食吐蕃。求有以名其軍。制書嘉焉。號為懷德軍。九月。南天竺王尸利那羅僧伽寶多枝摩為國造寺。上表乞寺額。敕以歸化為名賜。十一月。遣使冊利那羅僧伽寶多為南天竺王。遣使來朝。十七年六月。北天竺國王三藏沙門僧密多獻質汗等藥。十九年十月。中天竺國王伊沙伏摩遣大德僧來獻方物。二十九年三月。中天竺國王李承恩來朝。授遊擊將軍。放還。天寶中。累遣使朝貢。

  葛邏祿國葛邏祿。本突厥之族也。在北庭之北。金山之西。與車鼻部落相接。薛延陀破滅之後。車鼻人眾漸盛。葛邏祿率其下以歸之。及高侃之經略車鼻也。葛邏祿相繼來降。仍發兵助討。後車鼻破滅。葛邏祿。謀刺婆。卜踏實力三部落。並詣闕朝見。顯慶二年。置陰山大漠元池三都督府。以其首領為都督。三族當東西兩突厥之間。常視其興衰。附叛不常。後稍南徙。自號三姓。兵彊。勇於鬥。延州以西。突厥皆畏之。開元初。與迴鶻拔悉密等攻殺突騎施鳥蘇米施可汗。三年。與拔悉密可汗同奉表。兼獻馬。至闕下。其年冬。又與迴鶻同擊破拔悉密部落。其可汗阿史那施奔北庭。後朝於京師。十三年。授阿史那施左武衛將軍。乾元中。率拔悉密可汗南奔後。葛祿與九姓部落復立迴鶻暾葉護為可汗。朝廷尋遣使封為奉義王。仍號懷仁可汗。自此後葛祿在烏德犍山左右者。別置一部督。隸屬九姓迴鶻。其在金山及北庭管內者。別立葉護。每歲朝貢。十一年。葉護頓毗伽生擒突厥帥阿布思送於闕庭。授開府儀同三司。改封金山郡王。至德後。部眾漸盛。與迴鶻為敵國。仍移居十姓可汗之故地。今碎葉怛邏斯諸城。盡為所踞。然阻迴鶻。近歲朝貢。不能自通。  泥婆羅國泥婆羅。在吐蕃之西樂陵川。土多赤銅。其俗翦髮與眉齊。穿耳。楦以竹筩。緩至肩者。以為妙麗。食用手。其器皆銅。多商賈。少田作。鑄銅為錢。面文為人。背文為馬。牛不穿孔。衣服以一幅布蔽身。數日一盥浴。以板為屋。壁皆雕畫,俗重博戲。頗解推測盈虛。皆通歷術。祀天神。鐫石為像。每日清水浴神。烹羊而祭。其王那陵提婆。身著珍珠諸寶垂纓。耳金鉤玉鐺。佩服莊嚴。坐師子床內。嘗散花燃香。大臣皆坐地不藉。左右持兵。數百人列侍。宮中有七重樓。覆以銅瓦。楹栱皆飾以珠寶。四隅置銅槽。下有金龍。口激水仰注槽中。初。提婆之父為其叔所殺。提婆出奔。吐蕃納之。遂臣吐蕃。貞觀中。使者李義使天竺。道其國。提婆大喜。延使者觀阿耆婆彌池。池週迴二十餘丈,以物投之。則生煙焰。懸釜而炊。須臾可熟。二十一年。遣使獻波稜菜渾提蔥。

  永徽二年。其王尸利那連陀羅遣使朝貢。

  大食國大食本在波斯之西。大業中。有波斯胡糾合亡命。渡恆曷水。劫奪商旅。其眾漸盛。遂割據波斯西境。自立為王。其王姓大食氏。名噉密莫末尼。自云有國已三十四年。歷三主矣。其國男兒黑而多鬚。鼻大而長。女子白皙。行必障面。文字旁行。日五拜天神。不飲酒舉樂。有禮堂。容數百人。率七日王高坐為下說法曰。死敵者生天上。殺敵致福。故俗勇於戰鬥。土多沙石。不堪耕種。唯食駝馬。不食豕肉。西鄰大海。常遣人乘船。將衣糧入海。經八年而未極西岸。海中有一方石。上有樹幹。赤葉青上。總生小兒。長六寸。見人皆笑。動其手腳。既著樹枝。若使摘取一枝。小兒便死。  永徽二年八月。大食遣朝貢。至龍朔中、擊破波斯。又破拂菻。始有麵米之屬。又南侵婆羅門。吞諸國。併勝兵四十餘萬。開元初。遣使來朝。進良馬寶鈿帶。其使謁見。平立不拜。云本國惟拜天神。雖見王亦不拜。所司屢詰責之。其使遂依漢法致拜。其時康國石國皆臣屬。十三年。遣使蘇梨滿等十三人獻方物。授果毅。賜緋袍銀帶。遣還。其境東西萬里。東與突騎施相接焉。又案賈耽四夷述云。隋開皇中。大食族中有孤列種。代為酋長。孤列種中。又有兩姓。一號盆尼夷深。一號盤泥末換其奚深。後有摩訶末者。勇健多智。眾立之為王。東西征伐。開地三千里。兼剋夏獵。一名釤。音所鑒反。城。摩訶末後十四代。至末換。末換殺其兄伊疾而自立。復殘忍。其下怨之。有呼羅珊末麤人並波悉林舉義兵。應者悉令著皁衣。旬日間。眾盛數萬。鼓行而西。生擒末換殺之。遂求得夷深種阿蒲羅拔立之。自後末換以前。種人謂之白衣大食。自阿蒲羅拔以後。改為黑衣大食。阿蒲羅拔卒。立其弟阿蒲恭拂。至德初。遣使朝貢。代宗之為元帥。亦用其國兵以收兩都。寶應初。其使又至。恭拂卒。子迷地立。迷地卒。子牟栖立。牟栖卒。弟訶論立。貞元二年。與吐蕃為勁敵。蕃兵大半西禦大食。故鮮為邊患。其力不足也。至十四年丁卯九月。以黑衣大食使含嵯焉雞沙北三人並為中郎將。放還蕃。

  火辭彌國火辭彌。與波斯接。風俗亦與波斯同。

  貞觀十八年三月。遣使貢方物。與摩羅遊使者偕來。

  駮馬國駮馬。其地近北海。在突厥北。去京師一萬四千里。經突厥大部落五所乃至。勝兵三萬。馬萬匹。地寒。至冬積雪。樹木不沒者一二尺。至雪消。逐陽坡。以馬耕種五穀。馬色並駮。故以為國號。其使云去鬼國六十日行。其國人夜遊晝隱。眼鼻耳與中國人同。口在頂上。土無米粟。噉鹿與蛇。

  永徽二年十一月。朝貢使至。

  金利毗迦國金利毗迦。在京師西南四萬餘里。行經日亙國。訶陵國。摩訶國。新國。多薩國。者埋國。婆婁國。多郎婆黃國。摩羅遊國。真臘國。林邑國。乃至廣州。東去至物國二千里。西去赤土國一千五百里。南距婆庭舍。衣朝霞白?。每食。先泥上鋪席而後坐。其國王名本多陽牙。前有隊仗甲鍪。甲用貝多樹皮。風俗物產。與真臘國同。

  多摩萇國多摩萇居於南海島中。使云。其王先祖骨利龍之子。利常得一鳥卵。剖之。得一女子。容色殊妙。因以為妻。今尸羅劬傭即其後也。  顯慶四年二月。朝貢使至。

  蝦夷國蝦夷。海島中小國也。其使至鬚長四尺。尤善弓箭。插箭於首。令人戴瓠而立。數十步射之。無不中者。顯慶四年十月。隨倭國使至入朝。

  哥羅舍分國哥羅舍分。在南海之南。接墮和羅國。其國王名蒲越摩伽。精兵二萬人。其使以顯慶五年發本國。至龍朔二年五月到京。

  日本國日本。倭國之別種。以其國在日邊。故以日本國為名。或以倭國自惡其名不雅。改為日本。或云日本舊小國。吞併倭國之地。其人入朝者。多自矜大。不以實對。故中國疑焉。  長安三年。遣其大臣朝臣真人來朝。貢方物。朝臣真人者。猶中國戶部尚書。冠進德冠。其頂為花。分而四散。身服紫袍。以帛為腰帶。好讀經史。解屬文。容止閑雅可人。宴之麟德殿。授司膳卿而還。

  開元初。又遣使來朝。因請士授經。詔四門助教趙元默就鴻臚教之。乃遺元默闊幅布。以為束脩之禮。題云白龜元年調布。人亦疑其偽為題。所得賜賚。盡市史籍。泛海而還。其偏使朝臣仲滿。慕中國之風。因留不去。改姓名為朝衡。歷仕左補闕。終右常侍安南都護。

  師子國師子。在西南大海中洲。宋始朝貢。其洲中有山。名稜伽。多奇寶。古佛遊處。國中有王以一善化人。皆以清淨學道為勝。

  天寶五載正月。王尸羅迷伽遣使至。獻大珠鈿金寶瓔珞。及貝葉鈔寫大般若經一部。細白?四十張。  多蔑國多蔑居大海之北。周迴可兩月行。南至海西俱遊國。北波剌國。東真陀洹國。其王姓摩伽。名失利。戶口極眾。置三十州。又役屬他國。有城郭樓櫓。宮殿並瓦木。常侍衛兵可四千人。雖有弓箭刀楯甲?。而無戰陣。有刑典書記。及婚聘之禮。事佛及神。亦以十二月為歲首。畜有犀象馬牛。果有檳榔子。其桃棗瓜李及園蔬五穀。與中國不殊。

  多福國龍朔元年八月。其王難婆修彊宜說。遺朝貢使至。

  耽羅國耽羅。在新羅武州海上。居山島上。周迴並接於海。北去百濟可五日行。其王姓儒李。名都羅。無城隍。分作五部落。其屋宇為圓牆。以草蓋之。戶口有八千。有弓刀楯鞘。無文記。唯事鬼神。常役屬百濟。

  龍朔元年八月。朝貢使至。

  拘蔞蜜國拘蔞蜜。在林邑之西。陸路三月行。山居饒象。並養之以供用。顯慶元年閏正月。來朝貢。在盤盤致物國東南。海路一月行。南距婆利國十日行。東去不述國五日行。西北去文單國六日行。風俗物產。與赤土國墮和羅國略同。

  永徽六年八月。遣使獻五色鸚鵡。

  驃國貞元十八年春正月。南詔使來朝。驃國王始遣其弟悉利移來朝。華言謂之驃。自謂突羅朱闍婆。人謂之徒里掘。自古來未嘗通中國。魏晉間。有著西南異方志及南中八郡志者云。永昌。古哀牢國也。傳聞永昌西南三千里。有驃國。君臣父子。長幼有序。然無見史傳者。今聞南詔異牟尋歸附。心慕之。乃因南詔重譯。遣子朝貢。東北距南詔咩苴城六千八百里。凡去上都一萬四千里。在永昌故郡南二千餘里。其境東西三千里。往來通聘者。迦羅婆提等二十國。役屬者。道林王等九城。食境土者。羅君潛等二百九十八部落。東鄰真臘國。西接東天竺國。南溟海。北通南詔些樂城界。其王姓困沒長。名摩羅惹。其國相名摩訶斯那。其王近適。則輿以金繩床。遠適則乘象。嬪御甚眾。侍御常數百人。其羅城構以磚甓。周一百六十里。壕岸亦構以磚。相傳本是舍利佛。城內有居人數萬家。佛寺百餘區。其堂宇皆錯以金銀。渥以丹彩。地以紫礦。覆以錦罽。其俗好生惡殺。其土宜菽粟稻粱。無麻麥。其治無刑名桎梏之具。犯罪者。以竹五十本束之。復犯者。笞其背。數止五。輕者止三。殺人者戮之。男女七歲則落髮。止寺依桑門。至二十歲不悟佛理。乃復為居人。其衣服悉以白?與朝霞繞腰而已。不衣繒帛。云出於蠶。為傷生也。又獻其國樂。凡二十二曲。與樂工三十五人來朝。樂曲皆演釋氏經論之詞意。二十一年四月。封彌臣國嗣王樂道勿禮為彌臣國王焉。咸通三年二月。遣使貢方物。

  占卑國大中六年十二月。占卑國佛邪葛等六人來朝。兼獻象。宰相魏?以性不安中土。請還其使。從之。

  咸通十二年二月。復遣使朝貢。

  雜錄故事。西蕃諸國通唐使處。悉置銅魚。雄雌相合。各十二隻。皆銘其國名。第一至十二。雄者留在內。雌者付本國。如國使正月來者。齎第一魚。餘月准此。閏月齎本月而已。校其雌雄合。乃依常禮待之。差謬。則推按聞奏。至開元一十六年十一月五日鴻臚卿舉舊章奏曰。近緣突騎施背叛。蕃國銅魚。多有散失。望令所司復給。  貞觀二年六月十六日敕。諸蕃使人所娶得漢婦女為妾者。並不得將還蕃。

  四年三月。諸蕃君長詣闕。請太宗為天可汗。乃下制。令後璽書賜西域北荒之君長。皆稱皇帝天可汗。諸蕃渠帥有死亡者。必下詔冊立其後嗣焉。統制四夷。自此始也。

  二十一年三月十一日。以遠夷各貢方物。其草木雜物有異於常者。詔所司詳錄焉。葉護獻馬乳葡萄一房。長二尺。子亦稍大。其色紫。摩伽國獻菩提樹。一名波羅。葉似白楊。康國獻黃桃。大如鵝卵。其色如金。亦呼金桃。伽毘國獻鬱金香。葉似麥門冬。九月花開。狀如芙蓉。其色紫碧。香聞數十步。華而不實。欲種取其根。罽賓國獻俱物頭花。其花丹白相間。而香遠聞。伽失畢國獻泥樓缽羅花。葉類荷葉。圓缺。其花色碧。而蕊黃。香芳數十步。健達國獻佛土葉。一莖五葉。花赤。中心正黃。而蕊紫色。泥婆羅國獻波稜菜。類紅藍花。實似蒺蔾。火熟之。能益食味。又酢菜。狀如菜。闊而長。味如美鮮苦菜。狀如苣。其葉闊。味雖少苦。久食益人。胡芹狀如芹。而味香。渾提蔥其狀如蔥而白。辛嗅藥。其狀如蘭。凌冬而青。收乾作末。味如桂椒。其根能愈氣疾。薛延陀獻拔蘭鹿。毛如牛。角大如麚。西蕃突厥獻馬蹄羊。其蹄似馬。波斯國獻活褥蛇。其狀如鼠而色青。身長七八寸。能入穴取鼠。西蕃咄祿可汗獻金卵雞。鷇鳥鷇也。雕刻作禽獸。而塗以金。西蕃胡國出石蜜。中國貴之。太宗遣使至摩伽佗國取其法。令揚州煎蔗之汁。於中廚自造焉。色味逾於西域所出者。葡萄酒。西域有之。前世或有貢獻。及破高昌。收馬乳葡萄實。於苑中種之。并得其酒法。自損益造酒。酒成。凡有八色。芳香酷烈。味兼醍醐。既頒賜群臣。京中始識其味。

  天寶二年四月二十五日。上因問諸蕃諸國遠近。鴻臚卿王忠嗣上言曰。臣謹按西域圖。陀拔恩單國。在疏勒西南二萬五千里。東至渤達國一月程。西至沮滿國一月程。南至羅剎支國十五日程。北至海兩月程。羅剎支國。東至都盤國十五日程。西至沙蘭國二十日程。南至大食國二十日程。北至陀拔國十五日程。都盤國。東至大食國十五日程。西至羅剎支國十五日程。南至大食國二十五日程。北至渤達國一月程。渤達國。東至大食國兩月程。西北至岐蘭國二十日程。南至都盤國一月程。北至大食國一月程。河沒國。東至南陀拔國十五日程。西北至岐蘭國二十日程。從南至沙蘭國一月程。從北至海兩月程。岐蘭國。東南至河沒國二十日程。西至大食國兩月程。南至沮滿國二十日程。北至海五日程。涅滿國。東至陀拔國一月程。西至大食國兩月程。南至大食國一月程。北至岐蘭國十日程。沙蘭國。東至羅剎支國二十五日程。南至大食國二十五日程。北至涅滿國二十五日程。石國。東至拔汗那國一百里。西南至東米國五百里。罽賓國。在疏勒西南四千里。東至俱蘭陀國七百里。西至大食國一千里。南至婆羅門國五百里。北至吐火羅國二百里。東米國。在安國西北二千里。東至碎葉國五千里。西南至石國一千五百里。南至拔汗那國一千五百里。史國在疏勒西四千里。東至俱蜜國一千里。西至大食國二千里。南至吐火羅國一百里。西北至康國七百里。

  證聖元年九月五日敕。蕃國使入朝。其糧料各分等第給。南天竺。北天竺。波斯。大食等國使。宜給六箇月糧。尸利佛誓。真臘。訶陵等國使。給五箇月糧。林邑國使。給三箇月糧。

  聖歷三年三月六日敕。東至高麗國。南至真臘國。西至波斯吐蕃。及堅昆都督府。北至契丹突厥靺鞨。並為人番。以外為絕域。其使應給料各依式。

  開元四年正月九日敕。靺鞨新羅吐蕃。先無里數。每遣使給賜。宜準七千里以上給付也。  大歷十四年七月詔。迴紇諸蕃住京師者。各服其國之服。不得與漢相參。

  歸降官位顯慶三年八月十四日。置懷德大將軍。正三品。歸化將軍。從三品。以授初投首領。仍隸屬諸衛。不置員數。及月俸料。

  總章元年十一月。授婆羅門盧伽逸多懷化大將軍。

  貞元十一年正月十九日。置懷化大將軍。正三品。每月料錢四十五千文。雜料三十五千文。歸德將軍。從三品。料錢四十千文。懷化中郎將。正四品。料錢三十七千文。歸德中郎將。從四品。料錢三十五千文。懷化郎將。正五品。料錢三十二千文。歸德郎將。從五品。料錢三十千文。懷化司階。正六品。料錢二十五千文。歸德司階。從六品。料錢二十三千文。懷化中候。正七品。料錢十八千文。歸德中候。從七品。料錢十七千文。懷化司戈。正八品。料錢十五千文。歸德司戈。從八品。料錢十四千文。懷化執戟長上。正九品。料錢十一千文。歸德執戟長上。從九品。料錢十千文。敕。準六典。應投幕蕃官。前承未置。今蕃人向化。近日漸多。名位高卑。須有等級。其增置官品及料錢等。宜依前件。其尸。以歸降吐蕃論乞髯湯沒藏悉諾硉為歸德將軍。會昌二年八月。制。歸義軍使。特進。檢校工部尚書。兼右金吾衛大將軍同正。懷化郡王嗢沒斯。賜姓李。名思忠。冠軍大將軍。左衛大將軍同正。寧邊郡公歷支。賜姓李。名思正。冠軍大將軍。左衛大將軍同正。昌化郡公習聞啜。賜姓李。名思義。冠軍大將軍。左衛大將軍同正。寧朔郡公烏羅思。賜姓李。名思禮。守右領軍大將軍同正。寧塞郡公受邪勿可。檢校右散騎常侍。右領軍衛大將軍同正。充歸義軍副使。仍賜姓李。名宏順。制。李思正弟冠軍大將軍。右驍衛大將軍同正。昌化郡公李思義母。可封鴈門郡君。李思忠男。封中散大夫。檢校殿中少監。仍賜紫金魚袋。賜名繼美。

  天祐元年六月。授福建道佛齊國入朝進奉使都番長蒲訶粟寧遠將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