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的釘梢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上海文藝之一瞥 唐朝的釘梢
作者:魯迅
我們要批評家
本作品收錄於《二心集

上海的摩登少爺要勾搭摩登小姐,首先第一步,是追隨不舍,術語謂之“釘梢”。“釘”者,堅附而不可拔也,“梢”者,末也,後也,譯成文言,大約可以說是“追躡”。據釘梢專家說,那第二步便是“扳談”;即使罵,也就大有希望,因為一罵便可有言語來往,所以也就是“扳談”的開頭。我一向以為這是現在的洋場上才有的,今看《花間集》,乃知道唐朝就已經有了這樣的事,那裏面有張泌的《浣溪紗》調十首,其九云:

晚逐香車入鳳城,東風斜揭繡簾輕,慢回嬌眼笑盈盈。

消息未通何計是,便須佯醉且隨行,依稀聞道“太狂生”。

這分明和現代的釘梢法是一致的。倘要譯成白話詩,大概可以是這樣:

夜趕洋車路上飛,東風吹起印度綢衫子,顯出腿兒肥,亂丟俏眼笑迷迷。

難以扳談有什麽法子呢?只能帶著油腔滑調且釘梢,好像聽得罵道“殺千刀!”

但恐怕在古書上,更早的也還能夠發見,我極希望博學者見教,因為這是對於研究“釘梢史”的人,極有用處的。


PD-icon.svg 1996年1月1日,这部作品在原著作國家或地區屬於公有領域,之前在美國從未出版,其作者1936年逝世,在美國以及版權期限是作者終身加80年以下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

这部作品也可能在本國本地版權期限更長,但對外國外地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的國家以及地区,屬於公有領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