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杭州靈隱山天竺寺故大和尚塔銘(並序)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唐杭州靈隱山天竺寺故大和尚塔銘(並序)
作者:清晝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918

水之性不動而鑒,得非夫實相之體耶?雖積為洪溟而未當變,亦真我自在之妙致也。如來大師獨秉至教,群聖拱手,俾寘冥到識,破堅冰之惑,豈逾一念之中哉!靈隱大師雖外精律儀,而第一義諦,素所長也,故小子誌之。

大師生緣錢塘範氏,諱守真,字堅道。齊信安太守皇之八葉。禮既冠眾,君子器之。夙有邱園之期,不顧元纁之錫,遂詣蘇州支硎寺圓大師受具足戒。是夜眼中光現,長一丈餘,久而方沒,蓋得戒之禎也。後至荊府依真公,三年苦行,尋禮天下二百餘郡,聖教所至,無不至焉。無畏三藏受菩薩戒香,普寂大師傳楞伽心印,講《起信宗論》三千餘遍,《南山律鈔》四十遍,平等一兩,小大雙機。在我圓音,未嚐異也。乃發殊願,誦持《華嚴》。遂於中宵夢神人施珠一顆,及覺惘然,如珠在握。是歲入五台山,轉《華嚴經》三百遍,追宿心也。又轉《大藏經》三遍,廣正見也。

至開元二十六年,有制舉高行,道俗請正名,隸大林寺。後移籍天竺,住靈隱峰,時大曆二年也。至五年三月,寓於龍興淨土院,謂左右曰:夫至人乘如而來,亦乘如而去,亦其必然也。而愚夫欲以長繩,係彼白日,安可得乎?吾非至人,豈逃其盡。以此月二十九日告終於茲地,春秋七十一,僧臘四十五。其間臨壇既多,度人無數,今不複紀也。顯明弟子蘇州辨秀、湖州惠普、道莊、越州清江、清源、杭州擇鄰、神偃、常州道進,如彼鸑鷟之彩,共集旃檀之枝。江淮名僧,難出其右。晝之身戒,亦忝門人。幸參四子之科,獨許一時之學。斯文在我,何敢讓焉!詞曰:

房星在天,降為應真,好爵縻我,視如埃塵。既投其簪,亦壞其服,戒日才佩,禪秀乃沐。四十餘夏,振振盛名,大江東南,為法長城。宣尼既沒,微言乃絕,我師雲亡,真乘亦輟。靈隱峰上,春日秋天。風生松柏,如師在焉。持教門人,楚英吳傑,儒方荀孟,道比文列。宿習未盡,妄涕猶雪,宿已忘真,如水如月。古之君子,名書彝器,大師不書,將墜於地。紀功者銘,傳心者燈,藏諸名山,不騫不崩。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