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詩紀事 (四部叢刊本)/卷第三十九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三十八 唐詩紀事 卷第三十九
宋 計有功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明嘉靖刊本
卷第四十

唐詩紀事巻第三十九

 白居易  韋式   崔𤣥亮 牛僧孺

 李紳   沈傳師  盧羣  劉禹錫

 封孟紳  陳潤

   白居易

按樂天生於代宗大曆七年壬子正月二十日大和七年

樂天尹河南元日對酒詩云今朝呉與洛相憶一欣

然夢得君知否俱過本命年又詩云何事同生壬子

歲老於崔相及劉郎序云余注云余與蘇州劉郎中

同生歲今年六十三退之生於大曆三年戊申㣲

之生於徳宗建中元年庚申卒於大和五年時年五

十三少樂天八歲

徳宗正元十六年己卯中書舍人髙郢下及第第四

人省試性習相近逺賦玉水記方流詩時年二十八

樂天送侯權秀才序云正元十五年予與侯生俱爲

宣城守所貢明年春予中春官第傳云年二十七李啇隱銘云年二十

十七年庚辰試中書判拔萃補校書郎樂天泛渭賦

序云右丞相髙公之掌貢舉也予以鄉貢進士舉及

第左丞相鄭公之領選部也予以書判拔萃選登

科十九年天子並命二公對掌鈞軸是年齊抗罷崔塤薨二公入相

憲宗元和元年丙戌四月以賢良方正對䇿乙等冬

十二月尉盩厔為集賢校理賦長恨歌于盩厔是月

召入翰林為學士遷左拾遺元和二年為拾遺樂天曲江感

秋詩云元和二年秋我年三十七長慶二年秋我年

五十一序云元和二年三年四年予毎歳有曲江感

秋詩是時予為左拾遺翰林學士

賀雨詩元和三年冬作

諷諭樂府詞元和四年凢九千二百五十言分為五十首秦中吟

等詩皆拾遺時拾遺歳滿當遷憲宗聽自擇官樂天

請如姜公輔以學士兼京兆戶曹叅軍以便親養詔

五年以母喪解還有渭上等詩洎效陶淵明詩十六

七年拜左賛善大夫居昭國里酬張十八訪宿云昔

我為近臣君常稀到門今我官職冷唯君來徃頻又

寄元八云進入閤前拜退就廊下飡歸來昭國里人

卧馬歇鞍却坐至日午起坐心浩然又十年贈杓直

云已年四十四又為五品官盖為賛善大夫首尾四

十年秋或言居昜母墮井死賦新井詩出爲刺史王

涯言其不可乃貶江州司馬論盗殺武元衡事宰相嫌其出位故也

樂天東南行一百韻其間云愽望移門籍潯陽佐郡

符注云十年春㣲之移佐通州其年秋予出佐潯陽

十一年秋賦琵琶行時年四十五矣詩云行年四十

五兩鬢半蒼蒼清瘦詩成癖麁豪酒放狂老來尤委

命安處即爲鄉或擬廬山下來春結草堂

十二年裴度平淮西

十三年冬移刺忠州三遊洞庭序云平淮西之明年

冬予自江州司馬授忠州刺史㣲之自通州司馬授

號州長史又明年春各祗命之郡與知退偕行三月

十一日參㑹於夷陵又賦詩云澧氷店頭春盡日

送君馬上謫通川夷陵峽口明月夜此處逄君是偶

然一别五年方見面相携三宿未回舡是也

十五年正月徳宗崩穆宗立召為司馬員外郎是年

寒食夜詩云四十九年身老日一百五夜月明天抱

SKchar思量何事在癡男騃女喚鞦韆又初除尚書郎脱

刺史緋詩云頭白喜抛黄草峽眼明驚拆紫泥書便

留朱紱還銓閣却着青袍侍玉除是歳下峽自商山

路還朝有商山路詩云萬里路長在六年身始歸所

經多舊舘太半主人非自十年至是六年矣

明年除主客郎中知制誥長慶元年以詩贈王十一李七

元九王舎人云紫垣曹局聮華地白鬢郎官老醜時

莫怪不如君氣味此中來挍十年遲時元㣲之亦以中人之薦入為

是年除中書舎人有絲綸閣下文章静等詩

長慶二年舎人匄外出守杭州時河北復丨亂謀趙國急丨樂

天論事不合乃匄外遷次藍溪詩云既居可言地願𦔳朝廷理

伏閣三上章戇愚不稱㫖聖人存大體優貸容不死

鳯詔停舎人魚書除刺史

長慶三年二月五日杭州花下作云二月五日花如

雪五十二人頭似霜聞有酒時湏笑樂不闗身事莫

思量

長慶四年以太子左庻子分司東都是歳正月穆宗崩恭宗立

年為刺史無政在人口唯向郡城中題詩千餘首慙

為甘棠詠豈有思人不三年為刺史飲氷復食蘖唯

向天笁山取得兩片石此秪有千金無乃傷清白

作錢塘湖石記時猶在杭州則分司當在秋時洛中詩云五年職翰林四年

蒞潯陽一年巴郡守半年南宫郎二年直綸閣三年

刺史堂凡此十五載有詩千餘章

寳曆元年三月餘守蘇州是年七月有呉郡詩石記

明年病免華嚴經社石記云寳曆二年九月二十五日前蘇州刺史曰白居易記是歳十二月

恭帝崩文宗立

樂天欲去郡有自詠五章其一云官舎非我廬官園

非我樹洛中有小宅渭上有别墅既無婚嫁累幸有

歸休處歸去誠已遲猶勝不歸去又宿滎陽詩云生

長在滎陽少小辤鄉曲迢迢四十載復到滎陽宿去

時年十二今年五十六時文宗大和元年也

文宗大和元年以秘書監召十月上旬誕聖之日樂

天以祕書監與沙門義林道士楊洪元發問酬難是

歳遷刑部侍郎㣲之於浙東就拜尚書樂天詩云我

為憲部入南宫君作尚書鎮浙東老去一時成白首

别來七度換春風是也

二年歳暮詠懐云窮冬月末兩三日半百年過六七

時龍尾趂朝無氣力牛頭叅道有心期榮華外物終

湏悟老病傍人豈得知猶被妻兒教漸退莫求致仕

且分司

時二李黨事興樂天畏禍求退故詠懐云人間禍福

愚難料世上風波老不禁萬一差池似前事又應追

悔不抽簮

二年春移病還東都是年夏得請為太子賔客分司

見池上篇序自是不出東呉矣将至東都先寄令狐留守云東都添

箇狂賔客先報壷觴風月知歸履道宅詩云徃時多

暫住今日是長歸自是劉白令狐裴相唱和甚多

四年作自嘲詩云五十八翁方有後静思堪喜亦堪

嗟自後何處難忘酒不如來飲酒詩篇皆東都作也

五年拜河南尹樂天詩云六十河南尹前途足可知

老應無處避病不與人期是年六十矣

七年復以賔客分司

序洛詩云大和二年詔授刑部侍郎明年病免歸洛

旋以賔客分司居二年就領河南尹事又三年病免

歸履道里第再授賔客分司

開成元年起為同州刺史不拜改太子少傅

二年三月河南尹李待價禊於洛濵啓留守裴令公

公召居易劉禹鍚等一十五人宴舟中樂天賦三月

草萋萋黄鸎歇又啼之作

四年賦病中詩序云開元已未嵗余蒲柳之年六十

有八冬十月甲寅始得風痺之疾因成十五首題為

病中詩且貽所知兼用自廣

五年春盡獨吟云病共樂天相伴住春隨樊子一時

是年文宗崩武宗立樂天妓樊素也善歌楊柳枝人多以曲

名名之樂天病去之夢得詩云春盡絮飛留不得隨

風好去落誰家

辛酉㑹昌元年年七十以刑部尚書致仕

逹哉樂天行云分司東都十三年七旬纔滿冠已掛

又香山寫真賛序云㑹昌二年罷太子少傅為白衣

居士寫真香山寺藏經䑓又初致仕贈留守牛丞相

時年七十一則樂天七十致仕矣致仕詩云南北東

西無所羈掛冠自在勝分司探花嘗酒多先到拜表

行香盡不知炮笋烹魚飽飱後擁袍枕臂醉眠時報

君一語君應笑兼亦無心羡保釐又醉中吟一生躭

酒客五度棄官人注云蘇州刑侍河南尹同州刺史太子少傅皆以病免𠝹

五年為東都九老㑹時年七十四

六年八月薨東都贈右僕射時年七十五樂天寄王

起李紳詩云云予與山南王僕射淮南李僕射仕歴

五朝年踰三紀海内年軰今唯三人故詩云故交海

内只三人二坐嵓廊一卧雲時㑹昌六年也㣲之卒

大和六年明年崔元亮卒會昌二年劉夢得卒樂

天之卒最後

   韋式

樂天分司東洛朝賢悉㑹興化亭送别酒酣各請一

字至七字詩以題為韻

王起賦花詩云 花㸃綴分葩 露初裛月未斜

一枝曲水千樹山家 戯蝶未成夢嬌鶯語更誇

既見東園成徑何殊西子同車 漸覺風飄輕似雪

能令醉者亂如麻

李紳賦月詩云 月光輝皎潔 耀乾坤靜空闊

圓滿中秋翫争詩哲 玉兎鏑難穿桂枝人共折

萬象照乃無私瓊臺豈遮君謁 抱琴對彈别鸖聲

不得知音聲不切

令狐楚賦山詩云 山聳峻回環 滄海上白雲間

啇老深尋謝公逺攀 古巖泉滴滴幽谷鳥闗闗

樹島西連隴塞猿聲南徹荆蠻 世人只向簮裾老

芳草空餘麋鹿閑

元稹賦茶詩云 茶香葉嫰芽 慕詩客愛僧家

碾雕白玉羅織紅紗 銚煎黄蘂色琬轉麴塵花

夜後邀陪明月晨前命對朝霞 洗盡古今人不倦

将知醉亂豈堪誇

魏扶賦愁詩云 愁逈野深秋 生枕上起眉頭

閨閣危坐風塵逺遊 巴猿啼不住谷水咽還流

送客泊舡入浦思鄉望月登樓 煙波早晩長覊旅

絃管終年樂五侯

韋式郎中賦竹詩云 竹臨池似玉 裛露静和煙

緑 抱節寧改貞心自束 渭曲偏種多王家看不

足 仙仗正驚龍化羙實當隨鳯熟 唯愁吹作别

離聲回首駕驂舞陣速

張籍司業賦花詩云 花落早開賖 對酒客興詩

家 能廻游騎毎駐行車 宛宛清風起茸茸麗日

斜 且願相留懽洽惟愁虚棄光華 明年攀折知

不逺對此誰能更嘆嗟

范堯佐道士賦書字詩云 書慿鴈寄魚 出王屋

入匡廬 文生益智道著清虚 葛洪一萬巻恵子

五車餘 銀鈎屈曲索靜題撟司馬相如 别後莫

睽千里信數封緘送到閑居

居易賦詩字詩云 詩綺羙瓌竒 明月夜落花時

能𦔳懽笑亦傷别離 調清金石怨吟苦鬼神悲

天下只應我愛世間惟有君知 自從都尉别蘇句

便到司空送白辭

   崔元亮

元亮為散騎常侍後以太子賔客分司東都歸洛和

樂天詩云病餘歸到洛陽頭拭目開眉見白侯鳯詔

恐君今嵗去龍門欠我舊時遊自到未遊龍門幾人樽下酒

歌詠數盞燈前共獻酬相對憶劉劉在逺寒宵耿耿

夢長洲夢得詩云幾年侍從作朝臣却向青雲索得身朝士忽為方外士主人仍是眼中人

元亮在洛與白樂天相從醉吟之樂曽有詩云共相

呼喚醉歸來樂天荅云居士忘筌黙黙坐先生枕麴

昏昏睡早晩相從入醉鄉醉鄉此去無多地

元亮字晦叔礠州人大和中為諌議大夫鄭注誣宋

申鍚捕逮倉卒内外震駭元亮率諌官叩延英苦諌

帝感悟由是名重朝廷頃之移疾歸東都召為虢州

刺史卒

元亮與元㣲之白樂天皆正元初同年生也元亮名

最後自詠云人間不㑹雲間事應笑蓬萊最後仙後

白刺杭州元為浙東廉使刺越而崔刺湖州白以詩

戯之曰越國封疆吞碧海杭城樓閣入青天呉與卑

小君應屈為是蓬萊最後仙三郡有唱和詩謂之三

州唱和集

樂天誌元亮墓云公晩年師六祖以無相為心地易

簀之夕大怖将至如入三昧恬然自安於遺䟽之未

手筆題云蹔榮蹔悴石敲火即空即色眼生花許時

為客今歸去大曆元年是我家諸子中芻言罕言登

進士第

元㣲之酬歌舒少府寄同年科第云前年科第偏年

少未解知羞最愛狂九陌爭馳好鞍馬八人同看綵

衣裳注云同年科第宏詞吕二炅王十一起抜萃白

二十二居易平判李十一復禮吕四頻歌舒大垣崔

十一八元亮逮不肖八人皆奉榮養

元亮在湖州寄三癖詩劉夢得言癖在詩與琴酒夢

得和之并序云栁呉興亭臯隴首之句王融書之白

團扇故夢得詩曰視事畫屏中自稱三癖翁管絃汎

春渚旌斾拂晴虹酒對青山月琴韻白蘋風㑹書團

扇上知君文字工

   牛僧孺

樂天夢得有除夜詩僧孺和云惜歳歳今盡少年應

不知凄凉數流軰歡喜見孫兒暗減一身力潜添蒲

鬢絲莫愁花笑老花自幾多時

元和三年宣政殿試賢良方正能直言極諌科一十

人登科其後僧孺李宗閔王起賈餗四人皆相次拜

相先是白居易在翰林為考校官後僧孺罷相出鎮

楊州居易在洛中有詩送云北闕至東京風光十六

程坐移丞相閤春入武陵城紅斾擁雙節白髪無一

莖萬人開路看百吏立班迎閫外君彌重樽前我亦

榮何湏身自得將相是門生

公始至京致琴書㶚滻間先以所業謁韓文公皇甫

員外二公披巻巻首有説樂一章未閲其詞遽曰且

以拍板為什麽對曰樂句二公相顧大喜曰斯髙文

必矣公因謀所居二公良乆曰可於客戶坊税一廟

院公如所教二公復誨之曰某日可遊青就寺薄暮

而歸二公其日聮鏕至彼因大書其門曰韓愈皇甫

湜同謁幾官先軰不遇翌日輦轂名士咸徃觀焉章

竒之名由是赫然矣或云僧孺登第與同軰登政事

堂宰相曰掃㕔奉𠉀

樂天在香山時僧孺在廣陵有詩曰唯羡東都白居

士年年香積問禪師樂天荅云支許徒思遊白日䕫

龍未放下青天應湏且為蒼生住猶去懸車十四年

時僧孺年五十七

樂天求筝於維揚僧孺先有詩曰但愁封寄去魔物

或驚禪樂天云㑹教魔女弄不動是禪心樂天云思

黯自誇前後服鍾乳三千兩而歌舞之妓甚多乃謔

予衰老故荅思黯詩云鍾乳三千兩金SKchar2十二行如

他心似火欺我鬢如霜慰老資歌笑銷愁仰酒漿眼

看狂不得狂得且湏狂竒章又有詩云不是道公狂

不得恨公逄我不教狂

公赴舉之秋嘗投贄於劉補闕禹錫對客展巻飛筆

塗竄其文歴二十餘歳劉轉汝州公鎮海南枉道駐

旌信宿酒酣賦詩劉方悟徃年改公文巻僧孺詩曰

粉署為郎四十春今來名軰更無人休論世上昇沉

事且闘樽前見在身珠玉㑹應成咳唾山川猶覺露

精神莫嫌恃酒輕言語曽把文章謁後塵禹鍚和云

昔年曽忝漢朝臣晩歳空餘老病身初見相如成賦

日後為丞相掃門人追思徃事咨嗟乆幸喜清光笑

語頻猶有當時舊冠劒待公三日拂埃塵牛公吟和

詩前意稍解曰三日之事何敢當焉宰相三朝後主印可以昇降百

於是移宴竟夕方整前驅也劉乃戒其子咸及承

雍曰吾成人之志豈料為非汝軰進修守中為上

僧孺周秦行紀云余正元中舉進士落第歸宛葉間

至伊闕南道鳴臯山下将宿大安民舎㑹暮不至更

十餘里一道甚異夜月始出忽聞有異香因而進行

不知猒逺見火明意為荘家更驅至一宅庭門若富

家有黄衣人曰郎君何氏何至余曰僧孺姓牛應進

士落第徃大安民舎誤道來此黄衣入告少時出曰

請郎君入拜殿下簾下語曰妾漢文帝母薄太后此

是妾廟太后遣軸簾使上殿召坐食頃太后命髙祖

戚夫人元帝王嬙余皆拜乃亦就坐太后迎唐朝太

真楊妃齊潘妃余拜既命饌太后問曰今天子誰余

對曰今皇帝名适代宗長子太后曰沈婆兒作天子

也大竒命酒各賦詩余應教作詩曰香風引上大羅

天月地花宫拜洞仙具道人間惆悵事不知今夕是

何年太后曰秀才逺來今日誰伴戚夫人先起辤曰

如意成長潘妃曰東昏侯誓不負他緑珠曰石衛尉

嚴忌太后曰太真今朝先帝貴妃重言其他太后目

王昭君昭君不對低眉羞恨俄歸休餘為左右送入

昭君院旦侍人告起太后戚夫人昭君等皆泣别使

朱衣人送至大安民里余衣上香經十餘年不歇

   李紳

紳初以古風求知於吕温温見齊煦誦其憫農詩曰

春種一粒粟秋收萬顆子四海無閑田農夫猶餓死

鋤禾日當午汗滴禾下土誰知盤中飱粒粒皆辛苦

又曰此人必爲卿相果如其言

奉酬樂天立秋日有懐見寄云深夜星漢靜秋風初

報凉篁堦浙瀝響露葉参差光氷免半升魄銅壷㣲

滴長薄帷乍飄巻襟帯輕揺揚北除䰟夢清斜月滿

軒房屣履歩前楹劒㦸森在行重城霄正分號鼓牙

相望獨坐有所思夫君鸞鳯章天津落星河一葦安

可航龍泉白玉首魚服黄金裝報國未知效維鵜徒

在梁徘徊顧戎旃顥氣生東方衰葉滿欄草班毛盈

鏡霜羸牛未脱轅老馬强騰驤吟君白雪唱慙愧巴

人腸

樂天贈紳詩云一篇長恨有風情十首秦吟近正聲

剛被老元偷格律苦教短李復歌行注云元九徃江

陵余以詩一軸贈行自是格變李二十嘗自負歌行

近見余樂府五十首黙然心伏樂天藏書東都聖善

寺號白氏文集紳有詩以羙之云寄玉蓮花藏緘珠

貝葉扃院閑容客讀講倦許僧聽部列雕金牓題名

刻石銘永添鴻寳集莫雜小乗經

紳字公垂中書令敬𤣥曽孫號短李穆宗召為翰林

學士與李徳裕元稹同時號三俊武宗時為相居位

四年出鎮南卒

紳江南暮春寄家云洛陽城見迎梅雪魚口橋逄送

雪梅劒外寺前芳草合鏡湖亭上野花開江鴻斷續

翻雲去海燕差池拂水廻料得心知近寒食潛聼喜

鵲望歸來

開成間紳集其詩為追昔遊盖嘆逝感時發於悽恨

而作也或長句或五言或雜言或歌或吟或樂府齊

梁不一其辭乃由牽思所属尔赴梁漢歸諌垣升翰

苑感恩遇歌帝京風物遭䜛邪播越歴荆楚涉湘沅

逾嶺嶠抵荒陬止髙安移九江泛五湖過鍾陵沂荆

江守滁陽轉壽春改賔客留洛陽歴㑹稽過梅里遭

䜛邪再為賔客分務歸東周擢川守鎮大梁詞有所

懐興生於怨故或隐或顯不常其言兾知音於異而

已南梁行云江城欎欎春草長悠悠漢水浮清光雜

英飛盡空晝景緑楊重隂官舎靜此時醉客縱横書

公言可薦承明廬元和十四年䝉故山南節度僕射崔公奏觀察判官䝉以書見委常

戯拙青天詔下寵光至頒籍金閨徴石渠是歳五月䝉恩除左

秭歸山路煙嵐隔山朩幽深晩花拆澗底紅光奪

火燃揺風扇毒愁行客駱谷中多毒朩名山琵琶其花明艶而與杜鵑花相雜樵

者識之言内草朩殺人杜鵑啼咽花亦殷聲悲絶艶連空山斜

陽瞥影淺深朩雲雨飜迷嵓谷間山雞錦質矜毛羽

透出穿蘿命儔侣喬朩幽谿上下同雄雌不惑飛摟

處望秦峯逈過商顔浪疊波堆萬族山行盡杳冥青

嶂外九重鍾漏紫霄間元和列侍明光殿諌草初焚

市朝變北闕趍臣半隙塵南梁吟嘯皆飛霰追思感

歎却昏迷霜鬢愁吟到曉雞故篋歳深開斷簡秋堂

月曉掩遺袿嗚嗚曉角霞輝粲撫劒長楹一長歎芻

狗無由學聖賢空持感激終昏旦

憶春日太液池東亭𠉀對云宫鸎曉報瑞煙開三島

靈禽拂水廻橋轉綵虹當綺殿檻浮花鷁近蓬萊草

承步輦王孫長桃艶仙顔阿母栽簮筆此時方侍從

却思金馬笑鄒枚

憶夜直金鑾奉詔承㫖詩云月當銀漢玉繩低深聼

簫韶碧落齊門壓紫垣髙綺樹閣連青鎻近丹梯墨

宣外渥催飛詔草定新恩促換題明日獨歸花路近

可怜人世隔雲𭰖

過荆門詩云荆江水闊煙波轉荆門路逺山葱倩帆

勢侵雲滅又明山程背日昏還見青青麥壠啼飛鵶

寂寞野徑棠棃花行行駈馬萬里逺漸入煙嵐危棧

賖林中有鳥飛幽谷月上千嵓一聲哭腸斷思歸不

可聞人言恨魄來巴蜀我聽此鳥祝我䰟之死莫學

聲㘅𡨚縱馬羽族莫棲息直上青雲呼帝閽此時山

月如衘鏡嵓樹参差互輝映皎潔深看入澗泉分明

細見樵人逕隂森鬼廟當郵亭雞豚日宰聞膻腥愚

夫禍福自迷惑魍魎憑何通百靈日低山晩問行客

已酹椒漿拜荒陌惆悵忠直徒自持誰登山頭望夫

涉沅湘詩云屈原死處瀟湘隂滄浪淼淼雲沉沉蛟

龍長怒虎長嘯山水翛翛波浪深煙横日落驚鴻起

山映雲霞淼千里鴻呌離離入莫天霞消漠漠深雲

水水虛江暗揚波濤黿鼉動盪風騷騷行人愁望待

明月星漢沉浮魅鬼號屈原爾為懐忠沒水府通天

化靈物何不駈雷擊電除姦邪空作沈泉抱𡨚骨舉

盃瀝酒召尔魂月影滉漾開乾坤波白水黑山隐見

汨羅之上遥昏昏風帆𠉀晩㸔五兩戍皷鼕鼕逺山

響潮滿江津猿鳥啼荆夫楚語飛蠻槳瀟湘弔浦無

人居風驚水暗惟鮫魚行來擊棹獨長歎問尔精魂

何所如

悲善才詩余守郡日有客遊者善彈琵琶聞其所傳

乃善才所授頃在内庭日别承恩頋賜宴曲江勑善

才等二十人備樂自余經播遷善才巳沒因追感前

事為悲善才

穆王夜幸蓬池曲金鑾殿門髙秉燭東頭弟子曹善

才琵琶請奏新飜曲翠娥列坐層城女笙歌參差齊

笑語天顔静聽朱絃彈衆樂寂然無敢舉銜花金鳯

當承撥轉腕攏絃促揮霍抹花飜鳯天上來徘徊滿

殿飛春雪抽絃度曲新聲發金鈴玉佩相瑳切流鶯

子母飛上林仙鸖雌雄唳明月此時奉詔侍金鑾别

殿承恩許占看三月曲江春草緑九霄天樂下雲端

紫髯供奉前屈膝盡彈妙曲當春日寒泉注射隴水

開胡鴈飜飛朔天沒日曛塵暗車馬散為惜新聲有

餘歎明年冠劒閉橋山萬里孤臣投海畔籠禽鎩翮

尚廻飛白首生從五嶺歸聞道善才成朽骨空餘弟

子奉宣徽南譙寂寞三春晩有客彈絃獨悽怨静聼

深奏楚月光憶惜初聞曲江宴心悲不覺淚䦨干更

為調絃反復彈秋吹動揺神女佩月珠敲擊水精盤

自怜淮海同泥滓恨魄凝心未能死惆悵追懐萬事

空誰聞感慨徒為尔

憶過潤州時元和二年余以進士為鎮海軍書奏從

事秋七月兵亂余以不從書奏飛檄之詐遭庻人李

暴怒腰領不殊者再三後軍平尚書李公欲具事以

聞余以本乃誓節非欲求榮罷所奏詩云昔年從䆠

干戈地黄綬青春一魯儒弓犯控絃招武族劒當抽

匣問狂夫帛書投筆封魚腹元髪衝冠捋虎鬚談笑

謝金何所貴不為偷買用兵符

元㣲之和樂天東南行云李多嘲蝘蜓竇數集蜘蛛

注云李二十多詠物之作竇七頗改官衘屢有蜘蛛

之喜

樂天詩曰悶勸迃辛酒閑吟短李詩迃辛辛丘度也

丘度之子一日自云辛氏子來見紳曰小子毎憶白

二十二丈詩悶勸疇昔酒閑吟二十丈詩紳笑曰辛

大有此狂兒吾敢不存舊

   沈𫝊師子詢

𫝊師次潭州酬唐侍御姚員外遊道林嶽麓寺題示

云承明年老輙自論訖得湘守東南奔為聞楚國富

山水青嶂邐迤僧家園含香珥筆皆眷舊謙抑自忘

臺省尊不令執簡𠉀亭館直許携手遊山樊忽驚列

岫曉來逼朔雪洗盡煙嵐昏碧波廻嶼三山轉丹檻

繚郭干艘屯華鏕躞蹀絢沙歩大斾綵錯輝松門樛

枝競鶩龍蛇勢折幹不滅風霆痕相重古殿倚嵓腹

别引新徑縈雲根目傷平楚虞帝魂情多思逺聊開

樽危絃細管逐歌飃盡皷繡靴隨節飜鏘金七言凌

老杜入朩八法蟠髙軒嗟余潦倒乆不知忍復感激

諭元元

𫝊師字子言既濟之子材行有餘權徳輿門生七十

人推為顔子終吏侍

子詢字誠之亦能文咸通中為昭義節度使詢清粹

端羙神仙中人也制除山北節旄京城咸誦曹唐遊

仙詩贈之云玉詔新除沈侍郎便分茅𡈽領東方不

知今夜逰何處侍從皆騎白鳯凰

李徳裕觀察浙西有招隐山觀玉蘂花詩云玉蘂天

中樹金閨昔共窺落英閑舞雪宻葉作低帷内署沈大夫所

居閣前有此花落空巾回旋乆之方集庭砌大夫草詔之暇常邀余同玩舊賞煙霄逺前

歡歳月移今來想顔色還似憶瓊枝

𫝊師和云曽對金鑾直同依玉樹隂雪英飛舞近煙

葉動揺深素蕚年年宻衰容日日侵勞君想華髪僅

欲不勝簮

   盧羣

唐淮西節度使呉少誠不奉詔令羣使蔡州詰之羣

諭以君臣之分忠順之義少誠乃從命羣又與唱和

賦詩自言以反側常蒙隔在恩外羣於筵中醉而歌

曰祥瑞不在鳯凰麒麟太平須得邊将忠臣衛霍真

誠奉主𧴀虎十萬一身江河潜注息浪蠻貊欵塞無

塵但得百寮師長肝膽不用三軍羅綺金銀少誠大

悦羣以奉使稱㫖遷祕書監羣字載初范陽人終於

義成軍節度使

   劉禹鍚

三鄉驛伏覩明皇望女几山詩斐然有感云開元天

子萬事足惟惜當時光景促三鄉陌上望仙山歸作

霓裳羽衣曲仙花從此在瑶池三清八景相追隨天

上忽乗白雲去世間惟有秋風辭

長慶中元㣲之夢得韋楚客同㑹樂天舎論南朝興

廢各賦金陵懐古詩劉滿引一盃飲已即成曰王濬

樓舡下益州金陵王氣黯然收千尋鐵鏁沉江底一

片降幡出石頭人世幾回傷徃事山形依舊枕江流

而今四海為家日故壘蕭蕭蘆荻秋白公覧詩曰四

人探驪龍子先獲珠所餘鱗𤓰何用耶於是罷唱

詩弔張曲江曰聖言貴忠恕至道重觀身法在何所

恨色傷斯為𬽦良時難乆恃隂謫豈無因寂寞韶陽

廟魂歸不見人

元和十年自朗州召至京戯贈看花君子云紫陌紅

塵拂面來無人不道看花囬元都觀裏桃千樹盡是

劉郎去後栽

再遊元都觀絶句并序云余正元二十一年為屯田

員外郎時此觀未有花是歳出牧連州貶朗州司馬

居十年召至京師人人皆言有道士手植仙桃滿觀

如紅霞遂有前篇以志一時之事旋又出牧今十有

四年復為主客郎中重遊元都蕩然無復一樹唯兎

葵燕麥動揺春風耳因再題二十八字以俟後遊時

大和二年三月也詩云百畆庭中半是苔桃花落盡

菜花開種桃道士歸何處前度劉郎今獨來

禹錫嘗對賔友毎吟張愽士籍詩云新酒欲開期好

客衣冠暫脱見閑身對花朩則吟王右丞詩云興䦨

啼鳥換坐乆落花多白二十二好余秋水詠云東屯

滄海闊南瀼洞庭寛余自知不及韋蘇州春潮帶雨

晩來急野渡無人舟自横甞過洞庭雖為一篇思杜

員外落句云年去年來洞庭上白蘋愁殺白頭人鄙

夫之言有愧於杜公也楊茂卿校書過華山詩曰河

勢崑崙逺山形𦴻蓞秋此實為佳句

贈歌人米嘉榮詩云唱得梁州意外聲舊人唯有米

嘉榮近來年少輕前軰好染髭鬚事後生

禹錫赴呉臺楊州大司馬杜公鴻漸開宴命妓侍酒

禹錫詩曰髙髻雲鬟宫様粧春風一曲杜韋娘司空

見慣渾閑事断盡蘇州刺史腸

白樂天任杭州刺史携數妓還洛陽後却還錢塘故

禹鍚戯荅云其那錢塘⿱⺾⿰𩵋禾小小憶君淚黯石榴裙沈

存中曰禹鍚霓裳羽衣曲云三鄉陌上望仙山歸作

霓裳羽衣曲又王建詩云聽風聽雨作霓裳樂天詩

注云開元中西凉府節度使楊敬述造鄭愚津陽門

詩注云葉法善甞引上入月宫聞仙樂及上歸但記

其半遂於笛中寫之㑹西凉府都督楊敬述進婆羅

門曲與其聲調相符遂以月中新聞為散序用敬述

所進為其腔而名霓裳羽衣曲説各不同今蒲州逍

遥樓楣上有唐人横書類梵字相傳是霓裳譜字訓

不通莫知是非或謂今燕部有獻仙音曲乃其遺聲

然霓裳本謂之道調法曲今獻仙音乃小石調耳未

知孰是

山圍故國周遭在潮打空城寂寞廻淮水東邊舊時

月夜深還過女墻來樂天掉頭苦今嘆賞良乆曰石

頭詩云潮打空城寂寞回吾知後之詩人不復措辭

禹錫金陵五題自叙云

禹鍚與樂天唱和號劉白唱和集與裴度唱和號汝

洛集與令狐楚唱和號彭陽唱和集與李徳裕唱和

號呉蜀集

禹鍚字夢得附叔文擢度支員外郎人不敢斥其名

號二王劉栁憲宗立禹錫貶連州未至斥朗州司馬

作竹枝詞武元衡初不為宗元所喜自中丞下除右

庻子及是執政禹鍚乆落魄乃作問大鈞謫九年等

賦又叙張九齡事為詩欲感諷權乆之召還宰相欲

任南省郎乃作元都觀看花君子詩當路不喜由為

播州易連州徙䕫州由和州刺史入為主客郎中復

作遊元都觀詩有兎葵鷰麥之語聞者益薄其行俄

分司東都裴度薦為集賢學士度罷出刺⿱⺾⿰𩵋禾州徙汝

同二州㑹昌時檢校禮部尚書卒

禹鍚晩年與白𫝊友善詩筆文章時無在其右者常

與禹錫唱和徃來因集其詩而序之曰彭城劉夢得

詩豪者也其鋒森然少敢當者予不量力徃徃犯之

夫合應者聲同交争者力敵一徃一復欲罷不能由

是毎制一篇先於視草視竟則興作興作則文成一

二年來日尋筆研同和贈荅不覺滋多大和三年

已前帋墨所存者凡一百三十八首其餘乗興仗醉

率然口號者不在此數因而命小姪龜兒編勒成兩

軸仍寫二本一付龜兒一授夢得小男崑郎各令收

蔵附兩家文集予頃與元㣲之唱和頗多或在人口

甞戯㣲之云僕與足下二十年來為文友詩敵幸也

亦不幸也吟詠情性播揚名聲其適遺形其樂忘老

幸也然江南士女語才子者多云元白以子之故僕

不得獨步於呉越間此亦不幸也今垂老復遇夢得

非重不幸耶夢得文之神妙莫先於詩若妙與神則

吾豈敢如夢得雪裏髙山頭白早海中仙果子生遲

沉舟側畔千㠶過病樹前頭萬朩春之句類真謂神

妙矣在在處處應有靈物䕶持豈兩家子弟祕藏而

已其為名流許與如此

故國思如此若為天外心寄白公句湖上收宿雨故人

日已逺䆫下塵滿琴坐對一樽酒恨多無力斟幕踈

螢色逈露重月華深萬境與羣䕀此時情豈任

思何妨在玉琴真僧不見聽時心秋堂境寂夜方半

雲去蒼梧湘水深聼琴

右張為取作主客圖

夢得曰栁八駮韓十八平淮西碑文左飡右粥何如

我平淮西雅云仰父俯子韓碑兼有㡌子使我為之

便説用兵伐叛矣夢得曰韓碑桞雅余詩為云城中

晨雞喔喔鳴城中皷角聲和平羙愬之入蔡城也湏

臾之間賊無覺者又落句云始於元和十二載四海

重見昇平時以見平淮之年云

禹鍚叙董侹文集云詩其文章之藴耶義得而言喪

故㣲而難能境生於象外故精而寡和千里之謬不

容秋毫非有的然之姿可使戶曉必俟知者然後皷

行於時自建安距永明以還詞人比肩唱和相發有

以朔風零雨髙視天下雖蟬噪鳥鳴蔚在史䇿國朝

因之粲然復興由篇章以躋貴仕者相踵而起

   封孟紳

行不由徑詩云欲速意何成康荘欲砥平天衢皆利

徃吾道泰方行不復由莖徑無由見蒋生三條遵廣

逹九軌尚安貞紫陌悠悠去芳塵步步清澹臺千載

後公正有遺名

孟紳正元十五年髙郢下進士第一人終於太常卿

   陳潤

賦得浦外虹云日影化為虹彎彎出浦東一條㣲雨

後五色片雲中輪勢隨天度橋形跨海通還将飲水

處持送使車雄

送駱徴君云野人膺辟命溪上掩柴扉黄巻猶将去

青山豈更歸馬留苔蘚迹人脱薜蘿衣他日相思處

天邊望少㣲

東都所居寒食下作云江南寒食早二月杜鵑鳴日

暖山初緑春寒雨欲晴浴蚕看社日改火待清明更

喜𤓰田好令人憶邵平

賦得秋河曙耿耿云曉望秋髙夜㣲明欲曙河橋成

鵲已去機罷女應過月上殊開練雲行類動波尋源

不可到耿耿復如何

潤大歴間人終坊州鄜城縣令樂天之外祖也大夫

不感恩感恩寧有淚心頭感恩血一滴染天地右張

為取作主客圖










唐詩紀事巻第三十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