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诗纪事 (四部丛刊本)/卷第三十九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三十八 唐诗纪事 卷第三十九
宋 计有功 撰 景上海涵芬楼藏明嘉靖刊本
卷第四十

唐诗纪事巻第三十九

 白居易  韦式   崔𤣥亮 牛僧孺

 李绅   沈传师  卢群  刘禹锡

 封孟绅  陈润

   白居易

按乐天生于代宗大历七年壬子正月二十日大和七年

乐天尹河南元日对酒诗云今朝呉与洛相忆一欣

然梦得君知否俱过本命年又诗云何事同生壬子

岁老于崔相及刘郎序云余注云余与苏州刘郎中

同生岁今年六十三退之生于大历三年戊申㣲

之生于徳宗建中元年庚申卒于大和五年时年五

十三少乐天八岁

徳宗正元十六年己卯中书舍人髙郢下及第第四

人省试性习相近逺赋玉水记方流诗时年二十八

乐天送侯权秀才序云正元十五年予与侯生俱为

宣城守所贡明年春予中春官第传云年二十七李啇隐铭云年二十

十七年庚辰试中书判拔萃补校书郎乐天泛渭赋

序云右丞相髙公之掌贡举也予以乡贡进士举及

第左丞相郑公之领选部也予以书判拔萃选登

科十九年天子并命二公对掌钧轴是年齐抗罢崔埙薨二公入相

宪宗元和元年丙戌四月以贤良方正对䇿乙等冬

十二月尉盩厔为集贤校理赋长恨歌于盩厔是月

召入翰林为学士迁左拾遗元和二年为拾遗乐天曲江感

秋诗云元和二年秋我年三十七长庆二年秋我年

五十一序云元和二年三年四年予毎歳有曲江感

秋诗是时予为左拾遗翰林学士

贺雨诗元和三年冬作

讽谕乐府词元和四年凡九千二百五十言分为五十首秦中吟

等诗皆拾遗时拾遗歳满当迁宪宗听自择官乐天

请如姜公辅以学士兼京兆户曹叅军以便亲养诏

五年以母丧解还有渭上等诗洎效陶渊明诗十六

七年拜左赞善大夫居昭国里酬张十八访宿云昔

我为近臣君常稀到门今我官职冷唯君来往频又

寄元八云进入阁前拜退就廊下飡归来昭国里人

卧马歇鞍却坐至日午起坐心浩然又十年赠杓直

云已年四十四又为五品官盖为赞善大夫首尾四

十年秋或言居昜母堕井死赋新井诗出为刺史王

涯言其不可乃贬江州司马论盗杀武元衡事宰相嫌其出位故也

乐天东南行一百韵其间云博望移门籍浔阳佐郡

符注云十年春㣲之移佐通州其年秋予出佐浔阳

十一年秋赋琵琶行时年四十五矣诗云行年四十

五两鬓半苍苍清瘦诗成癖粗豪酒放狂老来尤委

命安处即为乡或拟庐山下来春结草堂

十二年裴度平淮西

十三年冬移刺忠州三游洞庭序云平淮西之明年

冬予自江州司马授忠州刺史㣲之自通州司马授

号州长史又明年春各祗命之郡与知退偕行三月

十一日参㑹于夷陵又赋诗云澧冰店头春尽日

送君马上谪通川夷陵峡口明月夜此处逄君是偶

然一别五年方见面相携三宿未回舡是也

十五年正月徳宗崩穆宗立召为司马员外郎是年

寒食夜诗云四十九年身老日一百五夜月明天抱

𰯌思量何事在痴男𫘤女唤秋千又初除尚书郎脱

刺史绯诗云头白喜抛黄草峡眼明惊拆紫泥书便

留朱绂还铨阁却着青袍侍玉除是歳下峡自商山

路还朝有商山路诗云万里路长在六年身始归所

经多旧馆太半主人非自十年至是六年矣

明年除主客郎中知制诰长庆元年以诗赠王十一李七

元九王舎人云紫垣曹局聮华地白鬓郎官老丑时

莫怪不如君气味此中来挍十年迟时元㣲之亦以中人之荐入为

是年除中书舎人有丝纶阁下文章静等诗

长庆二年舎人丐外出守杭州时河北复丨乱谋赵国急丨乐

天论事不合乃丐外迁次蓝溪诗云既居可言地愿𦔳朝廷理

伏阁三上章戆愚不称㫖圣人存大体优贷容不死

鳯诏停舎人鱼书除刺史

长庆三年二月五日杭州花下作云二月五日花如

雪五十二人头似霜闻有酒时湏笑乐不闗身事莫

思量

长庆四年以太子左庶子分司东都是歳正月穆宗崩恭宗立

年为刺史无政在人口唯向郡城中题诗千馀首惭

为甘棠咏岂有思人不三年为刺史饮冰复食蘖唯

向天笁山取得两片石此秪有千金无乃伤清白

作钱塘湖石记时犹在杭州则分司当在秋时洛中诗云五年职翰林四年

莅浔阳一年巴郡守半年南宫郎二年直纶阁三年

刺史堂凡此十五载有诗千馀章

宝历元年三月馀守苏州是年七月有呉郡诗石记

明年病免华严经社石记云宝历二年九月二十五日前苏州刺史曰白居易记是歳十二月

恭帝崩文宗立

乐天欲去郡有自咏五章其一云官舎非我庐官园

非我树洛中有小宅渭上有别墅既无婚嫁累幸有

归休处归去诚已迟犹胜不归去又宿荥阳诗云生

长在荥阳少小辞乡曲迢迢四十载复到荥阳宿去

时年十二今年五十六时文宗大和元年也

文宗大和元年以秘书监召十月上旬诞圣之日乐

天以秘书监与沙门义林道士杨洪元发问酬难是

歳迁刑部侍郎㣲之于浙东就拜尚书乐天诗云我

为宪部入南宫君作尚书镇浙东老去一时成白首

别来七度换春风是也

二年歳暮咏懐云穷冬月末两三日半百年过六七

时龙尾趁朝无气力牛头叅道有心期荣华外物终

湏悟老病傍人岂得知犹被妻儿教渐退莫求致仕

且分司

时二李党事兴乐天畏祸求退故咏懐云人间祸福

愚难料世上风波老不禁万一差池似前事又应追

悔不抽簪

二年春移病还东都是年夏得请为太子賔客分司

见池上篇序自是不出东呉矣将至东都先寄令狐留守云东都添

个狂賔客先报壷觞风月知归履道宅诗云往时多

暂住今日是长归自是刘白令狐裴相唱和甚多

四年作自嘲诗云五十八翁方有后静思堪喜亦堪

嗟自后何处难忘酒不如来饮酒诗篇皆东都作也

五年拜河南尹乐天诗云六十河南尹前途足可知

老应无处避病不与人期是年六十矣

七年复以賔客分司

序洛诗云大和二年诏授刑部侍郎明年病免归洛

旋以賔客分司居二年就领河南尹事又三年病免

归履道里第再授賔客分司

开成元年起为同州刺史不拜改太子少傅

二年三月河南尹李待价禊于洛濵启留守裴令公

公召居易刘禹钖等一十五人宴舟中乐天赋三月

草萋萋黄莺歇又啼之作

四年赋病中诗序云开元已未岁余蒲柳之年六十

有八冬十月甲寅始得风痹之疾因成十五首题为

病中诗且贻所知兼用自广

五年春尽独吟云病共乐天相伴住春随樊子一时

是年文宗崩武宗立乐天妓樊素也善歌杨柳枝人多以曲

名名之乐天病去之梦得诗云春尽絮飞留不得随

风好去落谁家

辛酉㑹昌元年年七十以刑部尚书致仕

逹哉乐天行云分司东都十三年七旬才满冠已挂

又香山写真赞序云㑹昌二年罢太子少傅为白衣

居士写真香山寺藏经䑓又初致仕赠留守牛丞相

时年七十一则乐天七十致仕矣致仕诗云南北东

西无所羁挂冠自在胜分司探花尝酒多先到拜表

行香尽不知炮笋烹鱼饱飧后拥袍枕臂醉眠时报

君一语君应笑兼亦无心羡保釐又醉中吟一生耽

酒客五度弃官人注云苏州刑侍河南尹同州刺史太子少傅皆以病免𠝹

五年为东都九老㑹时年七十四

六年八月薨东都赠右仆射时年七十五乐天寄王

起李绅诗云云予与山南王仆射淮南李仆射仕历

五朝年逾三纪海内年軰今唯三人故诗云故交海

内只三人二坐嵓廊一卧云时㑹昌六年也㣲之卒

大和六年明年崔元亮卒会昌二年刘梦得卒乐

天之卒最后

   韦式

乐天分司东洛朝贤悉㑹兴化亭送别酒酣各请一

字至七字诗以题为韵

王起赋花诗云 花㸃缀分葩 露初裛月未斜

一枝曲水千树山家 戏蝶未成梦娇莺语更夸

既见东园成径何殊西子同车 渐觉风飘轻似雪

能令醉者乱如麻

李绅赋月诗云 月光辉皎洁 耀乾坤静空阔

圆满中秋玩争诗哲 玉兔镝难穿桂枝人共折

万象照乃无私琼台岂遮君谒 抱琴对弹别鸖声

不得知音声不切

令狐楚赋山诗云 山耸峻回环 沧海上白云间

啇老深寻谢公逺攀 古岩泉滴滴幽谷鸟闗闗

树岛西连陇塞猿声南彻荆蛮 世人只向簪裾老

芳草空馀麋鹿闲

元稹赋茶诗云 茶香叶嫩芽 慕诗客爱僧家

碾雕白玉罗织红纱 铫煎黄蕊色琬转麹尘花

夜后邀陪明月晨前命对朝霞 洗尽古今人不倦

将知醉乱岂堪夸

魏扶赋愁诗云 愁迥野深秋 生枕上起眉头

闺阁危坐风尘逺游 巴猿啼不住谷水咽还流

送客泊舡入浦思乡望月登楼 烟波早晩长羁旅

弦管终年乐五侯

韦式郎中赋竹诗云 竹临池似玉 裛露静和烟

绿 抱节宁改贞心自束 渭曲偏种多王家看不

足 仙仗正惊龙化羙实当随鳯熟 唯愁吹作别

离声回首驾骖舞阵速

张籍司业赋花诗云 花落早开賖 对酒客兴诗

家 能回游骑毎驻行车 宛宛清风起茸茸丽日

斜 且愿相留欢洽惟愁虚弃光华 明年攀折知

不逺对此谁能更叹嗟

范尧佐道士赋书字诗云 书慿雁寄鱼 出王屋

入匡庐 文生益智道著清虚 葛洪一万巻恵子

五车馀 银钩屈曲索静题挢司马相如 别后莫

睽千里信数封缄送到闲居

居易赋诗字诗云 诗绮羙瑰奇 明月夜落花时

能𦔳欢笑亦伤别离 调清金石怨吟苦鬼神悲

天下只应我爱世间惟有君知 自从都尉别苏句

便到司空送白辞

   崔元亮

元亮为散骑常侍后以太子賔客分司东都归洛和

乐天诗云病馀归到洛阳头拭目开眉见白侯鳯诏

恐君今岁去龙门欠我旧时游自到未游龙门几人樽下酒

歌咏数盏灯前共献酬相对忆刘刘在逺寒宵耿耿

梦长洲梦得诗云几年侍从作朝臣却向青云索得身朝士忽为方外士主人仍是眼中人

元亮在洛与白乐天相从醉吟之乐曽有诗云共相

呼唤醉归来乐天答云居士忘筌黙黙坐先生枕麹

昏昏睡早晩相从入醉乡醉乡此去无多地

元亮字晦叔礠州人大和中为諌议大夫郑注诬宋

申钖捕逮仓卒内外震骇元亮率諌官叩延英苦諌

帝感悟由是名重朝廷顷之移疾归东都召为虢州

刺史卒

元亮与元㣲之白乐天皆正元初同年生也元亮名

最后自咏云人间不㑹云间事应笑蓬莱最后仙后

白刺杭州元为浙东廉使刺越而崔刺湖州白以诗

戏之曰越国封疆吞碧海杭城楼阁入青天呉与卑

小君应屈为是蓬莱最后仙三郡有唱和诗谓之三

州唱和集

乐天志元亮墓云公晩年师六祖以无相为心地易

箦之夕大怖将至如入三昧恬然自安于遗䟽之未

手笔题云暂荣暂悴石敲火即空即色眼生花许时

为客今归去大历元年是我家诸子中刍言罕言登

进士第

元㣲之酬歌舒少府寄同年科第云前年科第偏年

少未解知羞最爱狂九陌争驰好鞍马八人同看彩

衣裳注云同年科第宏词吕二炅王十一起抜萃白

二十二居易平判李十一复礼吕四频歌舒大垣崔

十一八元亮逮不肖八人皆奉荣养

元亮在湖州寄三癖诗刘梦得言癖在诗与琴酒梦

得和之并序云柳呉兴亭皋陇首之句王融书之白

团扇故梦得诗曰视事画屏中自称三癖翁管弦汎

春渚旌斾拂晴虹酒对青山月琴韵白𬞟风㑹书团

扇上知君文字工

   牛僧孺

乐天梦得有除夜诗僧孺和云惜歳歳今尽少年应

不知凄凉数流軰欢喜见孙儿暗减一身力潜添蒲

鬓丝莫愁花笑老花自几多时

元和三年宣政殿试贤良方正能直言极諌科一十

人登科其后僧孺李宗闵王起贾𫗧四人皆相次拜

相先是白居易在翰林为考校官后僧孺罢相出镇

杨州居易在洛中有诗送云北阙至东京风光十六

程坐移丞相阁春入武陵城红斾拥双节白髪无一

茎万人开路看百吏立班迎阃外君弥重樽前我亦

荣何湏身自得将相是门生

公始至京致琴书㶚浐间先以所业谒韩文公皇甫

员外二公披巻巻首有说乐一章未阅其词遽曰且

以拍板为什么对曰乐句二公相顾大喜曰斯髙文

必矣公因谋所居二公良乆曰可于客户坊税一庙

院公如所教二公复诲之曰某日可游青就寺薄暮

而归二公其日聮鏕至彼因大书其门曰韩愈皇甫

湜同谒几官先軰不遇翌日辇毂名士咸往观焉章

奇之名由是赫然矣或云僧孺登第与同軰登政事

堂宰相曰扫㕔奉𠉀

乐天在香山时僧孺在广陵有诗曰唯羡东都白居

士年年香积问禅师乐天答云支许徒思游白日䕫

龙未放下青天应湏且为苍生住犹去悬车十四年

时僧孺年五十七

乐天求筝于维扬僧孺先有诗曰但愁封寄去魔物

或惊禅乐天云㑹教魔女弄不动是禅心乐天云思

黯自夸前后服锺乳三千两而歌舞之妓甚多乃谑

予衰老故答思黯诗云锺乳三千两金(⿰钅义)-- 钗十二行如

他心似火欺我鬓如霜慰老资歌笑销愁仰酒浆眼

看狂不得狂得且湏狂奇章又有诗云不是道公狂

不得恨公逄我不教狂

公赴举之秋尝投贽于刘补阙禹锡对客展巻飞笔

涂窜其文历二十馀歳刘转汝州公镇海南枉道驻

旌信宿酒酣赋诗刘方悟往年改公文巻僧孺诗曰

粉署为郎四十春今来名軰更无人休论世上升沉

事且闘樽前见在身珠玉㑹应成咳唾山川犹觉露

精神莫嫌恃酒轻言语曽把文章谒后尘禹钖和云

昔年曽忝汉朝臣晩歳空馀老病身初见相如成赋

日后为丞相扫门人追思往事咨嗟乆幸喜清光笑

语频犹有当时旧冠剑待公三日拂埃尘牛公吟和

诗前意稍解曰三日之事何敢当焉宰相三朝后主印可以升降百

于是移宴竟夕方整前驱也刘乃戒其子咸及承

雍曰吾成人之志岂料为非汝軰进修守中为上

僧孺周秦行纪云余正元中举进士落第归宛叶间

至伊阙南道鸣皋山下将宿大安民舎㑹暮不至更

十馀里一道甚异夜月始出忽闻有异香因而进行

不知猒逺见火明意为荘家更驱至一宅庭门若富

家有黄衣人曰郎君何氏何至余曰僧孺姓牛应进

士落第往大安民舎误道来此黄衣入告少时出曰

请郎君入拜殿下帘下语曰妾汉文帝母薄太后此

是妾庙太后遣轴帘使上殿召坐食顷太后命髙祖

戚夫人元帝王嫱余皆拜乃亦就坐太后迎唐朝太

真杨妃齐潘妃余拜既命馔太后问曰今天子谁余

对曰今皇帝名适代宗长子太后曰沈婆儿作天子

也大奇命酒各赋诗余应教作诗曰香风引上大罗

天月地花宫拜洞仙具道人间惆怅事不知今夕是

何年太后曰秀才逺来今日谁伴戚夫人先起辞曰

如意成长潘妃曰东昏侯誓不负他绿珠曰石卫尉

严忌太后曰太真今朝先帝贵妃重言其他太后目

王昭君昭君不对低眉羞恨俄归休馀为左右送入

昭君院旦侍人告起太后戚夫人昭君等皆泣别使

朱衣人送至大安民里余衣上香经十馀年不歇

   李绅

绅初以古风求知于吕温温见齐煦诵其悯农诗曰

春种一粒粟秋收万颗子四海无闲田农夫犹饿死

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谁知盘中飧粒粒皆辛苦

又曰此人必为卿相果如其言

奉酬乐天立秋日有懐见寄云深夜星汉静秋风初

报凉篁階浙沥响露叶参差光冰免半升魄铜壷㣲

滴长薄帷乍飘巻襟帯轻揺扬北除魂梦清斜月满

轩房屣履歩前楹剑㦸森在行重城霄正分号鼓牙

相望独坐有所思夫君鸾鳯章天津落星河一苇安

可航龙泉白玉首鱼服黄金装报国未知效维鹈徒

在梁徘徊顾戎旃颢气生东方衰叶满栏草班毛盈

镜霜羸牛未脱辕老马强腾骧吟君白雪唱惭愧巴

人肠

乐天赠绅诗云一篇长恨有风情十首秦吟近正声

刚被老元偷格律苦教短李复歌行注云元九往江

陵余以诗一轴赠行自是格变李二十尝自负歌行

近见余乐府五十首黙然心伏乐天藏书东都圣善

寺号白氏文集绅有诗以羙之云寄玉莲花藏缄珠

贝叶扃院闲容客读讲倦许僧听部列雕金榜题名

刻石铭永添鸿宝集莫杂小乘经

绅字公垂中书令敬𤣥曽孙号短李穆宗召为翰林

学士与李徳裕元稹同时号三俊武宗时为相居位

四年出镇南卒

绅江南暮春寄家云洛阳城见迎梅雪鱼口桥逄送

雪梅剑外寺前芳草合镜湖亭上野花开江鸿断续

翻云去海燕差池拂水回料得心知近寒食潜听喜

鹊望归来

开成间绅集其诗为追昔游盖叹逝感时发于凄恨

而作也或长句或五言或杂言或歌或吟或乐府齐

梁不一其辞乃由牵思所属尔赴梁汉归諌垣升翰

苑感恩遇歌帝京风物遭䜛邪播越历荆楚涉湘沅

逾岭峤抵荒陬止髙安移九江泛五湖过锺陵沂荆

江守滁阳转寿春改賔客留洛阳历㑹稽过梅里遭

䜛邪再为賔客分务归东周擢川守镇大梁词有所

懐兴生于怨故或隐或显不常其言兾知音于异而

已南梁行云江城郁郁春草长悠悠汉水浮清光杂

英飞尽空昼景绿杨重阴官舎静此时醉客纵横书

公言可荐承明庐元和十四年䝉故山南节度仆射崔公奏观察判官䝉以书见委常

戏拙青天诏下宠光至颁籍金闺徴石渠是歳五月䝉恩除左

秭归山路烟岚隔山朩幽深晩花拆涧底红光夺

火燃揺风扇毒愁行客骆谷中多毒朩名山琵琶其花明艶而与杜鹃花相杂樵

者识之言内草朩杀人杜鹃啼咽花亦殷声悲绝艶连空山斜

阳瞥影浅深朩云雨翻迷嵓谷间山鸡锦质矜毛羽

透出穿萝命俦侣乔朩幽谿上下同雄雌不惑飞搂

处望秦峰迥过商颜浪叠波堆万族山行尽杳冥青

嶂外九重锺漏紫霄间元和列侍明光殿諌草初焚

市朝变北阙趍臣半隙尘南梁吟啸皆飞霰追思感

叹却昏迷霜鬓愁吟到晓鸡故箧歳深开断简秋堂

月晓掩遗袿呜呜晓角霞辉粲抚剑长楹一长叹刍

狗无由学圣贤空持感激终昏旦

忆春日太液池东亭𠉀对云宫莺晓报瑞烟开三岛

灵禽拂水回桥转彩虹当绮殿槛浮花鹢近蓬莱草

承步辇王孙长桃艶仙颜阿母栽簪笔此时方侍从

却思金马笑邹枚

忆夜直金銮奉诏承㫖诗云月当银汉玉绳低深听

箫韶碧落齐门压紫垣髙绮树阁连青锁近丹梯墨

宣外渥催飞诏草定新恩促换题明日独归花路近

可怜人世隔云𭰖

过荆门诗云荆江水阔烟波转荆门路逺山葱倩帆

势侵云灭又明山程背日昏还见青青麦垅啼飞鸦

寂寞野径棠梨花行行驱马万里逺渐入烟岚危栈

賖林中有鸟飞幽谷月上千嵓一声哭肠断思归不

可闻人言恨魄来巴蜀我听此鸟祝我魂之死莫学

声㘅𡨚纵马羽族莫栖息直上青云呼帝阍此时山

月如衘镜嵓树参差互辉映皎洁深看入涧泉分明

细见樵人迳阴森鬼庙当邮亭鸡豚日宰闻膻腥愚

夫祸福自迷惑魍魉凭何通百灵日低山晩问行客

已酹椒浆拜荒陌惆怅忠直徒自持谁登山头望夫

涉沅湘诗云屈原死处潇湘阴沧浪淼淼云沉沉蛟

龙长怒虎长啸山水翛翛波浪深烟横日落惊鸿起

山映云霞淼千里鸿叫离离入莫天霞消漠漠深云

水水虚江暗扬波涛鼋鼍动荡风骚骚行人愁望待

明月星汉沉浮魅鬼号屈原尔为懐忠没水府通天

化灵物何不驱雷击电除奸邪空作沈泉抱𡨚骨举

杯沥酒召尔魂月影滉漾开乾坤波白水黑山隐见

汨罗之上遥昏昏风帆𠉀晩㸔五两戍鼓咚咚逺山

响潮满江津猿鸟啼荆夫楚语飞蛮桨潇湘吊浦无

人居风惊水暗惟鲛鱼行来击棹独长叹问尔精魂

何所如

悲善才诗余守郡日有客游者善弹琵琶闻其所传

乃善才所授顷在内庭日别承恩頋赐宴曲江敕善

才等二十人备乐自余经播迁善才巳没因追感前

事为悲善才

穆王夜幸蓬池曲金銮殿门髙秉烛东头弟子曹善

才琵琶请奏新翻曲翠娥列坐层城女笙歌参差齐

笑语天颜静听朱弦弹众乐寂然无敢举衔花金鳯

当承拨转腕拢弦促挥霍抹花翻鳯天上来徘徊满

殿飞春雪抽弦度曲新声发金铃玉佩相瑳切流莺

子母飞上林仙鸖雌雄唳明月此时奉诏侍金銮别

殿承恩许占看三月曲江春草绿九霄天乐下云端

紫髯供奉前屈膝尽弹妙曲当春日寒泉注射陇水

开胡雁翻飞朔天没日曛尘暗车马散为惜新声有

馀叹明年冠剑闭桥山万里孤臣投海畔笼禽铩翮

尚回飞白首生从五岭归闻道善才成朽骨空馀弟

子奉宣徽南谯寂寞三春晩有客弹弦独凄怨静听

深奏楚月光忆惜初闻曲江宴心悲不觉泪䦨干更

为调弦反复弹秋吹动揺神女佩月珠敲击水精盘

自怜淮海同泥滓恨魄凝心未能死惆怅追懐万事

空谁闻感慨徒为尔

忆过润州时元和二年余以进士为镇海军书奏从

事秋七月兵乱余以不从书奏飞檄之诈遭庶人李

暴怒腰领不殊者再三后军平尚书李公欲具事以

闻余以本乃誓节非欲求荣罢所奏诗云昔年从䆠

干戈地黄绶青春一鲁儒弓犯控弦招武族剑当抽

匣问狂夫帛书投笔封鱼腹元髪冲冠捋虎须谈笑

谢金何所贵不为偷买用兵符

元㣲之和乐天东南行云李多嘲蝘蜓窦数集蜘蛛

注云李二十多咏物之作窦七颇改官衘屡有蜘蛛

之喜

乐天诗曰闷劝迃辛酒闲吟短李诗迃辛辛丘度也

丘度之子一日自云辛氏子来见绅曰小子毎忆白

二十二丈诗闷劝畴昔酒闲吟二十丈诗绅笑曰辛

大有此狂儿吾敢不存旧

   沈𫝊师子询

𫝊师次潭州酬唐侍御姚员外游道林岳麓寺题示

云承明年老辄自论讫得湘守东南奔为闻楚国富

山水青嶂逦迤僧家园含香珥笔皆眷旧谦抑自忘

台省尊不令执简𠉀亭馆直许携手游山樊忽惊列

岫晓来逼朔雪洗尽烟岚昏碧波回屿三山转丹槛

缭郭干艘屯华鏕躞蹀绚沙歩大斾彩错辉松门樛

枝竞鹜龙蛇势折干不灭风霆痕相重古殿倚嵓腹

别引新径萦云根目伤平楚虞帝魂情多思逺聊开

樽危弦细管逐歌飘尽鼓绣靴随节翻锵金七言凌

老杜入朩八法蟠髙轩嗟余潦倒乆不知忍复感激

谕元元

𫝊师字子言既济之子材行有馀权徳舆门生七十

人推为颜子终吏侍

子询字诚之亦能文咸通中为昭义节度使询清粹

端羙神仙中人也制除山北节旄京城咸诵曹唐游

仙诗赠之云玉诏新除沈侍郎便分茅𡈽领东方不

知今夜逰何处侍从皆骑白鳯凰

李徳裕观察浙西有招隐山观玉蕊花诗云玉蕊天

中树金闺昔共窥落英闲舞雪宻叶作低帷内署沈大夫所

居阁前有此花落空巾回旋乆之方集庭砌大夫草诏之暇常邀余同玩旧赏烟霄逺前

欢歳月移今来想颜色还似忆琼枝

𫝊师和云曽对金銮直同依玉树阴雪英飞舞近烟

叶动揺深素萼年年宻衰容日日侵劳君想华髪仅

欲不胜簪

   卢群

唐淮西节度使呉少诚不奉诏令群使蔡州诘之群

谕以君臣之分忠顺之义少诚乃从命群又与唱和

赋诗自言以反侧常蒙隔在恩外群于筵中醉而歌

曰祥瑞不在鳯凰麒麟太平须得边将忠臣卫霍真

诚奉主𧴀虎十万一身江河潜注息浪蛮貊款塞无

尘但得百寮师长肝胆不用三军罗绮金银少诚大

悦群以奉使称㫖迁秘书监群字载初范阳人终于

义成军节度使

   刘禹钖

三乡驿伏睹明皇望女几山诗斐然有感云开元天

子万事足惟惜当时光景促三乡陌上望仙山归作

霓裳羽衣曲仙花从此在瑶池三清八景相追随天

上忽乘白云去世间惟有秋风辞

长庆中元㣲之梦得韦楚客同㑹乐天舎论南朝兴

废各赋金陵懐古诗刘满引一杯饮已即成曰王浚

楼舡下益州金陵王气黯然收千寻铁鏁沉江底一

片降幡出石头人世几回伤往事山形依旧枕江流

而今四海为家日故垒萧萧芦荻秋白公覧诗曰四

人探骊龙子先获珠所馀鳞𤓰何用耶于是罢唱

诗吊张曲江曰圣言贵忠恕至道重观身法在何所

恨色伤斯为𬽦良时难乆恃阴谪岂无因寂寞韶阳

庙魂归不见人

元和十年自朗州召至京戏赠看花君子云紫陌红

尘拂面来无人不道看花回元都观里桃千树尽是

刘郎去后栽

再游元都观绝句并序云余正元二十一年为屯田

员外郎时此观未有花是歳出牧连州贬朗州司马

居十年召至京师人人皆言有道士手植仙桃满观

如红霞遂有前篇以志一时之事旋又出牧今十有

四年复为主客郎中重游元都荡然无复一树唯兔

葵燕麦动揺春风耳因再题二十八字以俟后游时

大和二年三月也诗云百亩庭中半是苔桃花落尽

菜花开种桃道士归何处前度刘郎今独来

禹锡尝对賔友毎吟张博士籍诗云新酒欲开期好

客衣冠暂脱见闲身对花朩则吟王右丞诗云兴䦨

啼鸟换坐乆落花多白二十二好余秋水咏云东屯

沧海阔南瀼洞庭寛余自知不及韦苏州春潮带雨

晩来急野渡无人舟自横尝过洞庭虽为一篇思杜

员外落句云年去年来洞庭上白𬞟愁杀白头人鄙

夫之言有愧于杜公也杨茂卿校书过华山诗曰河

势昆仑逺山形𦴻蓞秋此实为佳句

赠歌人米嘉荣诗云唱得梁州意外声旧人唯有米

嘉荣近来年少轻前軰好染髭须事后生

禹锡赴呉台杨州大司马杜公鸿渐开宴命妓侍酒

禹锡诗曰髙髻云鬟宫様妆春风一曲杜韦娘司空

见惯浑闲事断尽苏州刺史肠

白乐天任杭州刺史携数妓还洛阳后却还钱塘故

禹钖戏答云其那钱塘⿱⺾⿰𩵋禾 -- 苏小小忆君泪黯石榴裙沈

存中曰禹钖霓裳羽衣曲云三乡陌上望仙山归作

霓裳羽衣曲又王建诗云听风听雨作霓裳乐天诗

注云开元中西凉府节度使杨敬述造郑愚津阳门

诗注云叶法善尝引上入月宫闻仙乐及上归但记

其半遂于笛中写之㑹西凉府都督杨敬述进婆罗

门曲与其声调相符遂以月中新闻为散序用敬述

所进为其腔而名霓裳羽衣曲说各不同今蒲州逍

遥楼楣上有唐人横书类梵字相传是霓裳谱字训

不通莫知是非或谓今燕部有献仙音曲乃其遗声

然霓裳本谓之道调法曲今献仙音乃小石调耳未

知孰是

山围故国周遭在潮打空城寂寞回淮水东边旧时

月夜深还过女墙来乐天掉头苦今叹赏良乆曰石

头诗云潮打空城寂寞回吾知后之诗人不复措辞

禹锡金陵五题自叙云

禹钖与乐天唱和号刘白唱和集与裴度唱和号汝

洛集与令狐楚唱和号彭阳唱和集与李徳裕唱和

号呉蜀集

禹钖字梦得附叔文擢度支员外郎人不敢斥其名

号二王刘柳宪宗立禹锡贬连州未至斥朗州司马

作竹枝词武元衡初不为宗元所喜自中丞下除右

庶子及是执政禹钖乆落魄乃作问大钧谪九年等

赋又叙张九龄事为诗欲感讽权乆之召还宰相欲

任南省郎乃作元都观看花君子诗当路不喜由为

播州易连州徙䕫州由和州刺史入为主客郎中复

作游元都观诗有兔葵燕麦之语闻者益薄其行俄

分司东都裴度荐为集贤学士度罢出刺⿱⺾⿰𩵋禾 -- 苏州徙汝

同二州㑹昌时检校礼部尚书卒

禹钖晩年与白𫝊友善诗笔文章时无在其右者常

与禹锡唱和往来因集其诗而序之曰彭城刘梦得

诗豪者也其锋森然少敢当者予不量力往往犯之

夫合应者声同交争者力敌一往一复欲罢不能由

是毎制一篇先于视草视竟则兴作兴作则文成一

二年来日寻笔研同和赠答不觉滋多大和三年

已前纸墨所存者凡一百三十八首其馀乘兴仗醉

率然口号者不在此数因而命小侄龟儿编勒成两

轴仍写二本一付龟儿一授梦得小男崑郎各令收

蔵附两家文集予顷与元㣲之唱和颇多或在人口

尝戏㣲之云仆与足下二十年来为文友诗敌幸也

亦不幸也吟咏情性播扬名声其适遗形其乐忘老

幸也然江南士女语才子者多云元白以子之故仆

不得独步于呉越间此亦不幸也今垂老复遇梦得

非重不幸耶梦得文之神妙莫先于诗若妙与神则

吾岂敢如梦得雪里髙山头白早海中仙果子生迟

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朩春之句类真谓神

妙矣在在处处应有灵物䕶持岂两家子弟秘藏而

已其为名流许与如此

故国思如此若为天外心寄白公句湖上收宿雨故人

日已逺䆫下尘满琴坐对一樽酒恨多无力斟幕踈

萤色迥露重月华深万境与群䕀此时情岂任

思何妨在玉琴真僧不见听时心秋堂境寂夜方半

云去苍梧湘水深听琴

右张为取作主客图

梦得曰柳八驳韩十八平淮西碑文左飡右粥何如

我平淮西雅云仰父俯子韩碑兼有帽子使我为之

便说用兵伐叛矣梦得曰韩碑桞雅余诗为云城中

晨鸡喔喔鸣城中鼓角声和平羙诉之入蔡城也湏

臾之间贼无觉者又落句云始于元和十二载四海

重见升平时以见平淮之年云

禹钖叙董侹文集云诗其文章之蕴耶义得而言丧

故㣲而难能境生于象外故精而寡和千里之谬不

容秋毫非有的然之姿可使户晓必俟知者然后鼓

行于时自建安距永明以还词人比肩唱和相发有

以朔风零雨髙视天下虽蝉噪鸟鸣蔚在史䇿国朝

因之粲然复兴由篇章以跻贵仕者相踵而起

   封孟绅

行不由径诗云欲速意何成康荘欲砥平天衢皆利

往吾道泰方行不复由茎径无由见蒋生三条遵广

逹九轨尚安贞紫陌悠悠去芳尘步步清澹台千载

后公正有遗名

孟绅正元十五年髙郢下进士第一人终于太常卿

   陈润

赋得浦外虹云日影化为虹弯弯出浦东一条㣲雨

后五色片云中轮势随天度桥形跨海通还将饮水

处持送使车雄

送骆徴君云野人膺辟命溪上掩柴扉黄巻犹将去

青山岂更归马留苔藓迹人脱薜萝衣他日相思处

天边望少㣲

东都所居寒食下作云江南寒食早二月杜鹃鸣日

暖山初绿春寒雨欲晴浴蚕看社日改火待清明更

喜𤓰田好令人忆邵平

赋得秋河曙耿耿云晓望秋髙夜㣲明欲曙河桥成

鹊已去机罢女应过月上殊开练云行类动波寻源

不可到耿耿复如何

润大历间人终坊州鄜城县令乐天之外祖也大夫

不感恩感恩宁有泪心头感恩血一滴染天地右张

为取作主客图










唐诗纪事巻第三十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