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詩紀事 (四部叢刊本)/卷第五十二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五十一 唐詩紀事 卷第五十二
宋 計有功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明嘉靖刊本
卷第五十三

唐詩紀事卷第五十二

 雍𥙿之  裴潾   皇甫𥌓

 李肱   皇甫松  徐凝

 張佑   崖涯   盧儲

 趙璜   柴夔   王⿰糹⿱𢆶匹

 夏鴻   曺汾   楊鴻

 易重

  雍𥙿之

敢競桃李色自呈刀尺功蝶猶迷剪翠人豈辨栽紅

剪綵

野酌亂無廵送君兼送春明年春色至莫作未歸人

春晦送客

𥙿之正元後詩人也

五雜組云五雜組剌繡窠徃復還織錦梭不得巳戍

交河

自君之出矣寳鏡爲誰明思君如隴水長聞嗚咽聲

  裴潾

長安豪貴惜春殘争賞先開紫牡丹别有玉柸承露

冷無人起就月中㸔

長安三月十五日兩街㸔牡丹甚盛慈恩寺元果院

花最先開太平院開最後潾作白牡丹詩題壁間太

和中駕幸此寺吟翫之乆因令宫嬪諷念及暮歸則

此詩蒲六宫矣

潾河東人桞泌為憲宗治丹劑潾上䟽極諌帝卒以

藥棄天下世以為知言潾以兵部侍郎卒嘗裒古今

辭章續文選號大和通典上之當時之士非與遊者

不取世恨其隘

開成元年李衛公分司東都居平泉别墅潾述其素

尚賦四言詩十四章兼述山泉之美明年衛公觀察

浙西潾自兵侍尹河南乃刻于石首章云動静有源

進退有期用在得正明以知微夫惟哲人㑹且有歸

静固致動安每慮危將憇于盤止亦先機

  皇甫曙

立春日呈宫𫝊侍郎云朝旦微風吹曉霞散為和氣

滿家家不知容貌潜消落且喜春光動物華出問池

氷猶塞㟁歸㝷園桞未生芽摩娑酒甕重封閉待入

新年共賞花

元和十一年中書舎人李逢吉下登第逢吉所擢

多寒素時有詩曰元和天子丙申年三十三人同得

𫀆似爛銀文似錦相將白日上青天是歳高澥第

一人劉端夫行李方周匡物廖有方軰皆預選寳曆

間崔從鎭淮南署為行軍司馬

  李肱

開元太平日萬國賀豐歳梨園猒舊曲玉座流新製

鳳管遞叅差霞衣競揺曳宴罷水殿空輦餘香草細

蓬壺事巳乆仙樂功無替誰肯聽遺音聖明知善

開成二年試霓裳羽衣曲詩也是年秋帝命高鍇

復司貢籍詔曰夫宗子維城夲枝百代封爵所宜無

令廢絶常年宗正寺觧送人恐有浮薄以忝科名在

卿精揀藝能勿妨賢路所試賦則准常規詩則依齊

梁體格乃試琴瑟合奏賦電裳羽衣曲詩主司先進

五人詩其㝡佳者李肱次則王收乃以牓元及第帝

覽之曰近属如肱者其不忝乎

高鍇奏曰臣鍇昨日奉宣進㫖令將進士所試詩賦

進来者伏以

陛下聦明文思天縦聖德今年詩賦題目出自宸𠂻

体格雅麗意思遐逺諸生捧讀相賀自古未有倍用

研精覃思磨礪緝諧其今年試詩賦比於去年又勝

數等臣日夜考校敢不推公就中進士李肱霓裳羽

衣曲詩一首㝡為SKchar出更無其北詞韻旣好去就又

全臣前後吟詠近三五十遍雖使何遜復生亦不能

過兼是宗枝臣與狀頭第一人以奬其能次張堂詩

一首亦絶好亞次李肱臣與第二人其次沈黃中琴

瑟合奏賦又似文選中雪月賦體格臣與第三人其

次王牧賦自立意緒言語不凡臣與第四人其次桞

棠詩賦興思敏速日中便成臣與第五人凡此五卷

詩賦擢其中科實所不愧其餘三十五人SKchar奬舊文

别録人材非止一途四靣搜擇臣並與及第李肱舊

文亦好人物絶竒每事且他日必為卿相宗枝之俊

實謂難得况属籍之中讀書為文者甚少伏望聖恩

俯留宸覽李肱等三人詩賦若有不堪敢受欺天之

罪如或可採伺𠉀聖心其李肱詩賦伏望陛下聖慈

特賜降奬飾宣示百寮以勸皇族修飾之道臣謬忝

主司不勝慺慺之誠其詩賦惣為一卷謹隨狀奉進

以聞

范攄云肱止於岳齊二牧

  皇甫松

古松感興云皇天后地力使我向此生貴賤不我均

若為天地情我家世道德㫖意匡文明家集四百卷

獨立天地經𭔃言青松姿豈羡朱槿榮昭昭大化光

共此遺芳馨

怨回紇歌云白首南朝女愁聽異城歌收兵頡利國

飲馬胡蘆河毳布腥膻乆穹廬歳月多鵰巢城上宿

吹笛涙滂沱

又云祖席駐征棹開㠶𠉀信潮隔筵桃葉泣吹管杏

花飄船去鷗飛閣人歸塵上橋别離惆悵淚江路濕

紅蕉

松著醉鄉日月三卷自叙也或曰松丞相竒章公表

甥公不薦舉怨望因襄陽大水極言誹謗有夜入真

珠室朝遊玳𤦛宫之句眞珠公愛SKchar名也

抛毬樂詩云紅撥一聲飄輕毬墜越綃帶翻金孔雀

香滿綉蜂腰少少抛分數花枝正索饒

又云金蹙花毬小眞珠綉帯垂幾回衝蠟燭千度入

春懷上客終須醉觥盃自亂排

松有登郭隗臺詩云燕相謀在兹積金黃巍巍上者

欲何顔使我千載悲又有勸僧酒詩云勸僧一盃酒

共㸔青青山酣然萬象㓕不動心印閑右張為取作

主客圖

松韓門第子湜之子也

  徐凝

𪧐冽上人房云浮生不定(⿱艹石)蓬飄林下真僧偶見超

𮗜後始知身是夢更聞寒雨滴芭蕉

凝睦州人樂天詩中有李郎中訪徐凝山人云郡守

輕詩客鄉人薄釣翁觧憐徐處士惟有李郎中

  張祜

題金山寺云一宿金山頂微茫水國分僧歸夜舩月

龍出晚堂雲樹影中流見鐘聲兩㟁聞因悲在朝市

終日酔醺醺

寓懷寄蘇州劉郎中云一聞周邵佐明時西望都門

強策羸天子好文才自薄諸侯力薦命猶竒賀知章

口徒勞說孟浩然身更不疑唯是勝遊行未遍欲離

京國尚遲遲

入潼𨵿云都城三百里雄險此廻環地𫝑遥尊嶽河

流側譲𨵿秦皇曽虎視漢祖昔龍顔何處梟兇軰干

戈自不閑

故國三千里𭰹宫二十年一聲河滿子䨇涙落君前

自𠋣能歌曲先皇掌上憐新聲何處唱膓斷李延年

二章祜所作宫詞也𫝊入宫禁武宗疾篤目孟才人

曰吾即不諱爾何為哉指笙SKchar泣曰請以此就縊上

憫然復曰妾嘗藝歌請對上歌一曲以泄其憤上許

乃歌一聲河滿子氣亟立殞上令醫𠉀之曰脉尚温

而膓巳絶帝崩柩重不可舉或曰非俟才人乎爰命

其襯襯至乃舉祐為孟才人嘆序曰才人以誠死上

以誠命雖古之義激無以過也歌曰偶因歌態詠嬌

嚬傳唱宫中十二春却為一聲河滿子下泉須弔舊

才人

杜牧之守秋浦與祐遊酷吟其宫詞亦知樂天有非

之之論乃為詩曰㫸在眼前人不見道超身外更何

求誰人得似張公子千首詩輕萬戸侯

寜哥来云日映宫城霧半開太眞簾下畏人猜黃翻

綽指向西樹不信寜哥㢠馬來

退宫人云開元皇帝掌中憐流落人間二十年長說

承天門上宴百官樓下拾金錢又云歌喉漸退出宫

闈泣訴伶官上許歸猶説人時歡聖夀内人𥘉着五

方衣

玉環琵琶云宮樓一曲琵琶聲滿眼雲山是去程廻

頋段師非汝意玉環休把恨分明

春鸎囀云興慶池南桞未開太眞先把一枝梅内人

巳唱春鸎囀花下傞傞軟舞來

容兒鉢頭云爭走金車叱鞅牛笑聲誰是說千秋兩

邉角子羊門裏猶學容兒弄鉢頭

邠娘羯鼓云新教邠娘羯鼓成大酺𥘉日㝡先呈冬

兒指向眞眞說一曲乾鳴杖子輕

要娘歌云宜春花夜雪千枝妃子偷行上宻隨便唱

要娘歌一曲六宫生老是娥眉

悖㧝兒舞云春風南内百花時道調凉州急遍吹掲

手便拈金椀舞上皇驚笑悖㧝児

集虛臺云日灮斜照集虚臺紅樹花迎暁霧開昨夜

小皇新授籙太眞會笑入簾來

阿䳰湯云月照宫城紅樹芳緑䆫燈未在雕梁金輿

未到長生殿如子偷㝷阿䳰湯

和杜牧之齊山登高云秋溪南㟁菊霏霏急管繁絃

對落暉紅葉樹深山逕斷碧雲江淨浦㠶稀不堪孫

盛嘲時笑願送王洪醉夜歸流落正憐芳意在砧聲

徒促授寒衣

感王將軍柘枝妓殁云寂寞春風舊柘枝舞人休唱

曲休吹鴛鴦鈿帶抛何䖏孔雀羅衫付阿誰𦘕鼓不

聞招節拍錦靴空想挫腰支今來坐上偏惆悵曽是

堂前敎徹詩

題干越亭云扁舟亭下駐煙波十五年遊重此過洲

觜露沙人渡淺樹稍藏竹鳥啼多山㗸落照欹紅蓋

水蹙斜紋卷緑羅膓㫁中秋正圓月夜來誰唱異郷

世𫝊韋鮑二生以妾換馬之事云韋生下弟東歸同

憇水閣鮑有美妾韋有良馬鮑以夢蘭小情佐歡飲

酣停盃閲馬軒檻韋曰能以人換任選殊尤鮑欲馬

之意頗切宻遣四絃更衣盛裝頃之而至乃命勸韋

酒歌云白露濕庭砌皓月臨前軒此時去留恨含思

獨無言又歌送鮑生酒云風颭荷珠雖暫圓多生信

有短因縁西橋今夜三更月還照離人泣㫁絃韋乃

命牽紫叱撥以酬之俄有紫衣冠二人自閣西升階

而來二生恐悚闔戸窺之一人長髯云足下賦云斜

尤界北陸南𨇠白露曖空素月流天可謂灮絶對

曰何不見賞風霽地表雲歛天末洞庭始波木葉㣲

脫今佳月如晝可以為賦長髯曰向聞妾換馬之事

可以為題以彼傾城求其駿足為韻長髯曰彼佳人

兮如瓊之英此良馬兮負駿之名將有求於駿足亦

何惜於傾城香暖𭰹閨未厭夭桃之色風清廣陌曾

憐噴玊之聲希逸曰原夫人以矜其容馬乃稱其德

旣各從其所好諒何求而不克長跪而别姿容休耀

其金鈿右牽而來光彩蝢生於玉勒文通曰歩及庭

砌効當軒墀望新恩懼非吾偶也戀舊主疑借人乗

之香散緑騣意巳忘於鬒髪汗流紅頷愛無異於凝

脂希逸曰是知事有廢興用有取捨彼以絶代之容

為鮮矣此以軼群之足為貴也買笑之恩旣盡有𩔖

求之據鞍之力尚存猶希進也賦訖行十余歩而失

故祐自愛妾換馬之什云綺閣香綃華厩空忍將行

雨換追風休憐桞葉𩀱眉緑𨚫愛桃花兩耳紅侍宴

永辭春色裏趂朝休立漏聲中恩勞未盡情先盡暗

泣西風兩意同

祐長慶中𭰹為令狐楚所知楚鎭天平自草薦表令

以詩三百篇隨狀表進祐至京屬元禎在内庭上問

之𬓲曰祐雕䖝小巧壯夫不爲或奨激之恐變陛下

風教上頷之由是失意東歸有孟浩然身更不疑之句

驪宫小禽名阿濫堆明皇御玊笛採其聲翻爲曲且

名焉逺近以笛爭効之祐有華清宫詩曰紅樹蕭蕭

閣半開玉皇猶幸此宫來至今風俗驪山下村笛猶

吹阿濫堆

皮日休云佑字長吉元和中作宫躰小詩辭曲艶發

當時輕薄之流能其才合譟得譽老大稍窺建安風

格誦樂府録知作者本意短章大篇徃徃間出講諷

怨譎時與六義相左右善題目佳境言不可刋置別

處此為才子之最也或薦之天子書奏不下亦受辟

諸矦府性狷介不容物輙自劾去以曲阿地古澹有

南朝遺風遂築室種植而家焉性嗜水石悉力致之

南海間罷職事載羅浮石笋還不蓄美田利産為

身後計死未二十年而故SKchar遺孕凍餒不暇豈其怨

剌於神明耶天果不愛才𣳚而猶譴耶又進士顔萱

過祐丹陽遺居見其愛姬崔氏貧居荆榛下有一子

𣏌兒求食汝墳矣憫然作詩弔之

萱詩曰憶昔為兒逐我兄曾抛竹馬拜先生書齋巳

換當時主詩壁空題故友名豈是爭權留怨敵可憐

當路盡公卿柴扉草屋無人問猶向荒田責地征

日休詩云勝華通子共悲辛荒逕今為舊宅鄰一代

交遊非不貴五湖風月合教貧魂應絶地為才鬼

與遺編在史臣聞道平生偏愛石至今猶泣洞庭人

陸龜䝉云先生清骨葬煙霞業破孤存孰為嗟㡬箧

詩編分貴位一林石笋散豪家兒過舊宅啼楓影SKchar

遶荒田泣稗花唯我共君堪便戒莫將交譽作生涯

𣏌兒後名望䖍嘉㒷監裴洪慶以為冬𤓰堰宫

張為作主客圖以白樂天為廣大教化主而以祐為

入室取其句云萬國見清道一身成白頭上令狐相公句

地榮辱盛豈宜山中人秋晚葛溪謾淬張家劔却是

猿聲斷客膓葛溪書空疑未決卓地計𥘉成柱杖

申還有三千客寂寞無人報李園

杜牧之酬祐詩云七子論詩誰似公曺劉須在指揮

中薦衡昔日知文舉令狐公曽表薦乞火無人作蒯通北極

樓臺長掛夢西江波浪逺吞空可憐故國三千里虚

唱歌辭滿六宮

或言祐清河人嘗賦淮南詩有人生只合揚州死禪

智山光好暮田大中中果卒於丹陽隱舍

  崔涯

崔涯吳楚人與張祐齊名其妻雍氏乃惣校之女夫

婦相歡而涯不禮其妻父妻父不平之奪其女爲尼

涯不得巳爲詩留別日隴上泉流隴下分腸㫁嗚咽

不堪聞常娥一入月中去巫峡千秋空白雲或謂崔膺之作

詠春風云動地經天物不傷高情易韻住何方扶持

燕雀連天去斷送楊花盡日狂遶桂月明過萬戸弄

㠶晴晚渡三湘孤雲雖是無心物借便吹教到帝鄉

太行嶺上三尺雪崔涯袖中三尺鐡一朝若遇有心

人出門便與妻兒别涯挾士詩也涯與張祐失意游

挾江淮此詩徃徃傳於人口

  盧儲

李翺江淮典郡儲以進士投卷翶禮待之置文卷几

案間因出視事長安及笄閑歩鈴閣前見文卷尋繹

數回謂小青衣曰此人必為狀頭迨公退李聞之𭰹

異其語乃令賔佐至郵舍具語於儲選以為𦕓儲謙

辭乆之終不却其意越月遂許來年果狀頭及第𦆵

過𨵿試徑赴嘉禮催粧詩曰昔年將去玉京遊第一

仙人許狀頭今日幸為𥘿晉㑹早教鸞鳳下粧樓後

盧止官舎迎内子有庭花開乃題曰芍藥斬新栽當

庭數朶開東風與拘束留待細君來人生前定固非

偶然耳

  趙璜

正月云正月今朝半陽臺信未廻水芹寒不食山杏

雨應開世網留三𪧐真源𭔃一杯因聲謝猿鳥歳宴

㑹歸來

題七夕圖云帝子吹簫上翠微秋風一曲鳳凰歸明

年七月重相見依舊髙懸織女機

七夕詩曰烏鵲橋頭𩀱扇開年年一度過河來莫嫌

天上稀相見猶勝人問去不廻欲减煙花饒俗世暫

煩煙月掩樓臺

開成三年登第

  柴夔

望九華山詩云九華如劒揷雲霓青靄連空望欲迷

北截吳門疑地盡南連楚界𮗜天低龍池水醮中秋

月石路人攀上漢梯惆悵舊遊無復到會須登此出

塵泥

䕫登太和中進士第

  王繼勲

贈和龍妙空禪師詩云白靣山南靈慶院茅齋道者

雪峰禪只棲雲樹兩三畝不下煙蘿四五年猿鳥認

聲呼喚易龍神降伏住持堅誰知今日秋江畔獨歩

醫王闡法筵

  夏鴻

和贈和龍妙空禪師詩云翰林遺迹鏡潭前孤峭高

僧此處禪出為信門興化日坐當吾國太平年身同

瑩澈尼珠淨語並鋒鋩慧劔堅道果巳圓名巳遂即

㸔千匝遶香筵

鴻登開成進士第

  曹汾

早發靈芝望九華𭔃杜使君詩云戴月早歸三秀舘

平明𥘉辨九華峰嵯嵯玉劔寒芒利裊裊青蓮翠葉

重恠狀却疑人𦘕出嵐光似為客𣸸濃行香(⿱艹石)到五

溪上此處褰幃正靣逢

汾以尚書鎭許下其子希幹及第用錢二十萬牓至

鎭張宴置牓於側時進士胡錡有啓賀略曰桂枝折

處著萊子之綵衣楊葉穿時用魯連之舊箭汾先登第故也

又曰一千里外觀上國之風光十萬軍前展長安之

春色

汾字道謙開成四年登第希幹咸通十四年登第汾

終戸部侍郎汾懿宗宰相礭之第礭罷相為鎭海節

度使以扞龐勛功就加太子太師汾為忠武節度入

為戸部判度支弟兄並列將相之任時人榮之

  楊鴻

晴望九華山詩云九華閑屋簇清虛氣象群峰盡不

如惆悵都南掛冠吏無人觧向此山居

鴻登開成二年進士第

  易重

會昌五年陳商下進士張濆第一重次之後詔白敏

中重考覆落濆等八人而重居牓首有詩寄冝陽兄

弟云六年鴈序恨分離詔下今朝遇巳知上國皇風

𥘉喜日御堦恩渥屬身時内庭再考稱文異聖主宣

名奨藝竒故里仙才若相問一春攀得兩重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