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詩紀事 (四部叢刊本)/卷第五十三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五十二 唐詩紀事 卷第五十三
宋 計有功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明嘉靖刊本
卷第五十四

唐詩紀事卷第五十三

 喬琳   王鋋    于興宗

 李朋   楊牢    李汶儒

 薛䝉   李鄴    于環

 王嚴   劉騤    李渥

 盧栯   劉璐    李續

 盧求   高璩    田樟

 牛徴   蕭祐    魏謩

 陸肱   李啇隱   劉得仁

  喬琳

緜州越王樓即事云三蜀澄清郡政閑登樓携酌日

躋攀頓𮗜胸懷無俗事廻㸔掌握是人寰灘聲曲折

涪州水雲影低衘冨樂山行鴈南飛似郷信忽然西

笑向𥘿𨵿

琳爲郭子儀朔方掌書記與聮舎畢曜相棹訐貶巴

州司戸叅軍歴果綿遂懷四州刺史建中初爲朱泚

叛爲僞吏部尚書後伏誅臨刑歎曰我以七月七日

生以此日死非命耶

  王鋋

登越王樓見喬公 詩偶題云雲架重樓出郡城虹

梁雅韻仲宣情越王空置千年跡丞相兼揚萬古名

過鳥時時衝客㑹閑風徃徃弄江聲謬將蹇歩㝷高

躅魚日驪珠豈⿰糹⿱𢆶匹

鋋大曆中代喬琳為綿州剌史

  于興宗

夏抄登越王樓臨涪江望雪山𭔃朝中知友詩云巴

西西北樓堪望亦堪愁山亂江廻逺川清樹欲秋晴

明中雪嶺煙靄下魚舟冩𭔃朝天客知予恨獨遊

大中時以御史中丞守緜州後為洋川節度𥘉在左

緜作此詩和者李朋楊牢軰皆朝中知友也

許渾詶緜州于中丞見𭔃云故人書信越褒斜新意

雖多舊約賖皆就一麾先去國共謀三逕未還家荆

巫夜隔巴江月鄔郢春連漢上花半月離居猶恨望

可堪垂白各天涯

  李朋

綿州中丞以江山小圗逺垂賜及兼𭔃詩云巴江與

雪山井邑共廻環圗寫丹青内分明煙靄間移君名

郡興𦔳我小齋閑日想登臨處高蹤不可攀

朋為尚書郎和于興宗詩

朋除刑部員外郎制云將仕郎御史李朋能積行實

發其辭華方正端愼官業克舉杜牧之句

  楊牢

牢洪農人少孤年六歳母俾入雜學誤入人家乃父

友也方彈棊戯以局為題俾牢賦之應聲曰魁形下

方天湏亞二十四寸牎中月年十八中第

奉酬于中丞見𭔃之什詩云劔外書來日驚忙自拆

封丹青得山水強徤慰心胸事少勝諸郡江廻見㡬

重寜悲乆作别且似一相逢詩合焚香詠愁應賴酒

濃𢈔樓寒更憶膓㫁雪千峰

牢登大中二年進士第最有詩名大中時顧陶作唐

詩𩔖選去取甚嚴其序云刪定之𥘉如楊牢等十數

公時猶在世及稍稍淪謝一篇一詠未稱所録若續

有所得當列為卷軸庻無遺恨

  李汶儒

和緜州于中丞詩云珎重巴西守殷勤𭔃逺情劔峰

當戸碧詩韻滿樓清日照涪川闊煙籠雪嶠明徴黃

㸔即及莫歎滯江城

汶儒登大和五年進士第官至翰林學士汶儒守禮

部員外郎充翰林學士制云才行冠時名聲曅然揚

歴臺閣宣昭職業無人而不得其道守正而莫混其

源並為儒者之英獨藴賢人之操乆遊安在相見何

牡牧之詞

  薛𫎇

和綿州于中丞詩云左綿江上樓五馬此銷愁暑退

千山雪風來萬水流邅廻猶剌郡繫滯似維舟即有

徴黃日名川莫厭遊

𫎇時為考功郎

  李鄴

和緜州于中丞詩云長聽巴西事㸔圗勝所聞江樓

眀返照雪嶺亂晴雲景象詩情在幽竒筆跡分使君

徒說好不抵怨離群

鄴時為戸部郎宫

  于瓌

和緜州于中丞詩云樓因藩邸號川𫝑似依樓顯敞

含清暑風光入素秋山宜姑射貌江泛李膺舟郢曲

思朋執輕紗𦘕勝遊

又云極目郡城樓浮雲拂檻愁政成多暇日詩思𮗜

先秋逺霽千巗雪隨波一葉舟昔曽窺粉繪今願許

陪遊

瓌字正徳敖之子也大中七年進士第一人時為校

書郎

  玉嚴

和于中丞詩云雉堞臨朱檻登兹便散愁蟬聲怨炎

夏山色報新秋江轉穿雲樹心閑隨葉舟仲宣徒有

歎謝守㡬追遊

嚴大中時布衣

  劉暌

題越王樓𭔃獻中丞使君詩云朱軒逈壓碧煙州昔

歳賢王是勝遊山簇劒峰朝闕逺水如巴字遶城流

人間物象分千里天上笙歌醉五侯今日登臨無限

意同霑恵化自銷愁

騤時爲郷貢進士

  李渥

秋日登臨越王樓詩曰越王曾牧劔南州因向城隅

建此樓横玉逺開千嶠雪暗雷下聽一江流𦘕簷先

弄朝陽色朱檻低臨衆木秋徒學仲宣聊四望且將

詞賦好依劉

渥時爲鄉貢進士後登第

  劉璐

洋州于中丞頃牧左綿題詩越王樓上朝賢繼和輙

課四韻詩云隔政代君矦多慙跡令猷山光來戸牖

江鳥滿汀洲雅韻徴朝客清詞寫郡樓至今謡未巳

注意在洋州

璐為綿州剌史隔政代興宗璐曾剌蜀州

  盧栯

和于中丞見𭔃詩云圖𦘕越王樓開緘慰别愁山光

𣷉雪冷水色帶江秋雲鳥孤征鴈煙㠶一葉舟嚮風

舒霽景如伴謝公遊

栯時為洪文舘學士

  李續

和中丞見𭔃詩云早年登此樓退想不勝愁地逺二

千里時將四十秋續相從東川奏舉過綿州刺史韋洪皐尚書携登此樓於今三十士

邅迍多失路華皓任虚舟詩酒雖堪使何因得共遊

續時為同州剌史

  盧求

和于中丞見𭔃詩云高情推謝守善政属綿州未落

紫泥詔閑登白雪樓晴江如送日寒嶺鎭迎秋滿壁

朝天士唯予不繫舟

求登寳暦二年進士第李翺之婿也翶典合淝有道

人號先知始翶妹婿楊嗣復知舉求落第至是嗣復

再知舉道人以小卷遺嗣復曰放牓日開之泊放牓

開卷乃曰裴頭黃尾三求六李時第一人裴求牓末

黃駕次則李俅盧求又李方玄從毅道裕景𥘉李𦔳

李俅共六人道人又謂翶曰公之子不如外孫後求

子携鄭亞子畋李審權子遜能為相皆翶外孫也

  田章

和于中丞云志乖多感物臨眺更増愁暑候雖云夏

江聲巳似秋雪遥難辨木村近好維舟莫恨歸朝晚

朝簮擬勝遊

章登開成四年進士第

  高璩

白敏中自劒南節度移荆南經忠州追尋樂天遺迹

有詩云南浦花臨水東樓月映風璩時為書記有詩

云公齋一到人非舊詩板重尋墨尚新璩自梓州剌

史入朝經綿州與剌史薛逢登越王樓逢以詩贈别

云乗逓初登劔外州傾心喜事冨人侯方當游藝依

仁日便到攀轅卧轍秋客聽巴歌消子夜許陪仙躅

上危樓欲知恨戀情𭰹䖏聽取長江旦暮流璩和云

劒外緜州第一州罇前偏喜接君流歌聲婉轉𣸸長

恨管色凄凉似到秋但務歡娛思曉角獨耽雲水上

高樓莫言此去難相見怨别徴黃是順流

璩字瑩之第進士第翰林學士擢諌議大夫學士超

省郎進官者惟鄭顥以尚主而璩以寵升懿宗時為

宰相卒曹鄴言璩宰相交游醜雜進取多蹊徑諡法

不思妄愛曰剌請謚為剌

  牛徴

登越王樓即事詩云危樓送逺目信美奈郷情轉㟁

孤舟疾衘山落照明蕭條㸔草色惆悵認江聲誰㑹

登臨恨從軍白髪生

徴登咸通二年進士第叢之子也

  蕭祐

遊石堂觀詩云西山高高何所知上有古昔眞人居

嶔崕巨石自成室其下磅礴含清虚我來斯邑訪遺

迹乃遇沈生躭載籍沈生為政哀惸𡠉又能索𨼆探

靈竒欣然向我話佳境與我﨑嶇到山頂甘𤓰割緑

出寒泉碧甌浮花酌春茗嚼𤓰啜茗身清凉汗消絺

綌如迎霜胡為空山百草花倐爾籩豆肆我旁始驚

知周無小大力寡多方驗斯在妙用騰聲冠蓋間勝

遊恣意烟霞外故碑石像凡幾年雲鬱雨霏衍生緑

煙我知遊此多靈仙縹緲月中飛下天天風㣲微夕

露委松梢颼颼暁聲起鳳去空遺簫管音星翻寥落

銀河水勸君學道此時來結茅獨𪧐何遼哉齋心玄

黙感靈衛必見鸞鶴相徘徊我愛崇山䨇劔北峰如

人首拄天黒俗呼為人頭山群仙傴僂𫝑奔走狀(⿱艹石)歸尊趨

有德半巗有洞頂有池出入靈恠潜蛟螭我去不得

晝夜思夢遊曽信南風吹南風吹我到林嶺故國不

見𥘿天逈山花名藥撲地香月色泉聲洞心泠䕃松

散髪逢異人寂寞曠然口不言道陵公逺莫能識髪

短耳長誰獨存司農驚覺怱惆悵可惜所遊俱是妄

藴懷耿耿誰與言直至今來意通形神開擁傳又恨

斜陽催一丘人境尚堪戀何况海上金銀臺

祐於唐為祠部郎中

  魏謩

宣宗重陽錫宴群臣有御製詩其略曰欵塞旋征𮪍

和戎委廟賢傾心方𠋣注叶力共安邉宰臣以下應

制皆和上曰宰相魏謩詩㝡佳其两䏈云四方無事

去神像抄秋來八水寒光起千山霽色開上嘉賞乆

之魏蹈舞拜謝群寮聳視魏有得色極歡而罷

謩字申之文宗時以直言拜右𥙷闕大中時鎭蜀宣

宗曰謩名臣孫有祖風朕心憚之然卒以剛正為令

狐綯所忌䜛罷之

  陸肱

松詩云霜雪知勁質今古乞嘉名斷砌盤根逺踈林

偃蓋清鶴栖何代色僧老四時聲鬰鬰心彌乆煙高

萬井生

大中九年登進士第咸通六年自前振武從事試

平判入等後牧南康郡辟許棠為郡從事鄭谷𭔃詩

云江山多勝境賔主是貧交肱以春賦得名

  李啇隱

啇𨼆字義山懐州人英國公世勣裔孫令孤楚帥河

陽竒其文使與諸子游楚歴鎭表爲廵官卒於工部

侍郎啇𨼆累佐王茂元鄭亞栁仲郢故樊南甲乙之集作焉温庭筠段成式俱

以儷偶相夸號三十六體

楊大年出義山詩示陳恕酷愛一絶云珠箔輕明覆

玊墀披香新殿𨶜腰支不須㸔盡魚龍戯終遣君王

怒偃師嘆曰古人措辭寓意如此𭰹妙令人感㮣不

巳大年又曰鄧帥錢(⿱艹石)水舉賈𧨏兩句云可憐半夜

虚前席不問蒼生問鬼神錢云措意如此後人何以

企及鹿門先生唐彦謙爲詩纂慕玉溪得其清峭感

愴盡其一體也然警絶之句亦多有

商隱賦云豈如河畔牛星隔年只開一過不及苑中

人桞終朝剰得三眠注漢中有人形桞一日三起三

側義山少遊投宿逆旅主人會客召與坐不知其為

義山也酒酣席客賦木蘭花詩義山後就曰洞庭波

泠暁侵雲日日征㠶送逺人幾度木蘭舟上望不知

舩是此花身坐客覧之大驚詢之乃義山也

商𨼆為彭陽公從事彭陽之子綯繼有韋平之拜惡

商隱從鄭亞之辟以為忘家恩踈之重陽日商隱留

詩於其𠫊事曰曾共山翁把酒巵霜天白菊遶堦墀

十年泉下無消息九日罇前有所思不學漢臣裁苜

蓿空教楚客詠江蘺郎君官貴施行馬東閤無因再

得窺綯乃𥙷太學博士尋為東川桞仲郢判官府罷

客榮陽卒

錦瑟詩云錦瑟無端五十絃一絃一柱思華年莊生

暁夢迷蝴蝶望帝春心託杜鵑滄海月明珠有淚藍

田日暖玉生煙此情可待成追憶只自當時巳惘然

或云錦瑟令狐楚之妾

  劉得仁

聽松聲詩曰庭際微風暖高松韻自生聽時無物亂

盡日𮗜神清強以幽泉並翻嫌細雨并拂空増鶴唳

過牖合琴聲况復當秋抄偏宜在月明不知幽澗底

有誰聼

樂遊原春望云樂遊原上望望盡帝城春始𮗜繁華

地應無不醉人雲開䨇闕麗桞映九衢新愛此偏高

野閑來竟日頻

題邵公禪院云無事門多掩隂階竹掃苔勁風吹雪

聚渇鳥啄氷開樹向寒山得人從瀑布來終期天目

老擎錫逐雲回

悲老宫人云白髪宫娃不觧悲滿頭猶自揷花枝曾

縁玉㒵君玉愛准擬人㸔似舊時

得仁貴主之子自開成至大中三朝昆弟皆歴貴仕

而得仁苦於詩出入舉場三十年卒無成常自𫐠曰

外家雖是帝當路且無親又云帝族外王是中朝親

故稀翻令浮議者不許九霄飛旣終詩人競為詩弔

之僧栖白詩曰忍苦為詩身到此氷魂雪魄巳難招

(⿱艹石)教桂子落墳上生得一枝寃始銷

吟若曉燈暗露𭰹秋草踈舊山多夢到流水送愁餘

風定一池星右張為取作主客圖

宿宣義里池亭云暮色遶桐亭南山幽竹青夜𭰹斜

舫月風定一池星島嶼無人傍菰蒲有鶴翎此中休

使得何必泛滄溟

聽歌云朱檻滿明月美人歌落梅忽驚塵起處疑有

鳳飛來一曲聽𥘉徹幾年愁暫開東南正雲雨不得

見陽臺

長信宫云簟凉秋氣初長信恨何如拂黛月生指觧

環雲滿梳一從悲𦘕扇幾度泣前魚坐聽南宫樂清

風揺翠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