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诗纪事 (四部丛刊本)/卷第五十三

维基文库,自由的图书馆
跳转到导航 跳转到搜索
卷第五十二 唐诗纪事 卷第五十三
宋 计有功 撰 景上海涵芬楼藏明嘉靖刊本
卷第五十四

唐诗纪事卷第五十三

 乔琳   王鋋    于兴宗

 李朋   杨牢    李汶儒

 薛蒙   李邺    于环

 王严   刘骙    李渥

 卢栯   刘璐    李续

 卢求   高璩    田樟

 牛徴   萧祐    魏謩

 陆肱   李啇隐   刘得仁

  乔琳

绵州越王楼即事云三蜀澄清郡政闲登楼携酌日

跻攀顿𮗜胸怀无俗事回㸔掌握是人寰滩声曲折

涪州水云影低衘冨乐山行雁南飞似郷信忽然西

笑向𥘿关

琳为郭子仪朔方掌书记与联舎毕曜相棹讦贬巴

州司戸参军历果绵遂怀四州刺史建中初为朱泚

叛为伪吏部尚书后伏诛临刑叹曰我以七月七日

生以此日死非命耶

  王鋋

登越王楼见乔公 诗偶题云云架重楼出郡城虹

梁雅韵仲宣情越王空置千年迹丞相兼扬万古名

过鸟时时冲客会闲风往往弄江声谬将蹇步㝷高

躅鱼日骊珠岂⿰纟⿱𢆶匹 -- 继

鋋大历中代乔琳为绵州剌史

  于兴宗

夏抄登越王楼临涪江望雪山寄朝中知友诗云巴

西西北楼堪望亦堪愁山乱江回远川清树欲秋晴

明中雪岭烟霭下鱼舟写寄朝天客知予恨独游

大中时以御史中丞守绵州后为洋川节度𥘉在左

绵作此诗和者李朋杨牢軰皆朝中知友也

许浑酬绵州于中丞见寄云故人书信越褒斜新意

虽多旧约賖皆就一麾先去国共谋三迳未还家荆

巫夜隔巴江月邬郢春连汉上花半月离居犹恨望

可堪垂白各天涯

  李朋

绵州中丞以江山小图远垂赐及兼寄诗云巴江与

雪山井邑共回环图写丹青内分明烟霭间移君名

郡兴𦔳我小斋闲日想登临处高踪不可攀

朋为尚书郎和于兴宗诗

朋除刑部员外郎制云将仕郎御史李朋能积行实

发其辞华方正端慎官业克举杜牧之句

  杨牢

牢洪农人少孤年六岁母俾入杂学误入人家乃父

友也方弹棋戏以局为题俾牢赋之应声曰魁形下

方天湏亚二十四寸窗中月年十八中第

奉酬于中丞见寄之什诗云劔外书来日惊忙自拆

封丹青得山水强徤慰心胸事少胜诸郡江回见㡬

重宁悲久作别且似一相逢诗合焚香咏愁应赖酒

浓𢈔楼寒更忆肠㫁雪千峰

牢登大中二年进士第最有诗名大中时顾陶作唐

诗类选去取甚严其序云删定之𥘉如杨牢等十数

公时犹在世及稍稍沦谢一篇一咏未称所录若续

有所得当列为卷轴庶无遗恨

  李汶儒

和绵州于中丞诗云珎重巴西守殷勤寄远情劔峰

当戸碧诗韵满楼清日照涪川阔烟笼雪峤明徴黄

㸔即及莫叹滞江城

汶儒登大和五年进士第官至翰林学士汶儒守礼

部员外郎充翰林学士制云才行冠时名声曅然扬

历台阁宣昭职业无人而不得其道守正而莫混其

源并为儒者之英独蕴贤人之操久游安在相见何

牡牧之词

  薛𫎇

和绵州于中丞诗云左绵江上楼五马此销愁暑退

千山雪风来万水流邅回犹剌郡系滞似维舟即有

徴黄日名川莫厌游

𫎇时为考功郎

  李邺

和绵州于中丞诗云长听巴西事㸔图胜所闻江楼

眀返照雪岭乱晴云景象诗情在幽竒笔迹分使君

徒说好不抵怨离群

邺时为戸部郎宫

  于瓌

和绵州于中丞诗云楼因藩邸号川𫝑似依楼显敞

含清暑风光入素秋山宜姑射貌江泛李膺舟郢曲

思朋执轻纱𦘕胜游

又云极目郡城楼浮云拂槛愁政成多暇日诗思𮗜

先秋远霁千岩雪随波一叶舟昔曽窥粉绘今愿许

陪游

瓌字正徳敖之子也大中七年进士第一人时为校

书郎

  玉严

和于中丞诗云雉堞临朱槛登兹便散愁蝉声怨炎

夏山色报新秋江转穿云树心闲随叶舟仲宣徒有

叹谢守㡬追游

严大中时布衣

  刘暌

题越王楼寄献中丞使君诗云朱轩迥压碧烟州昔

岁贤王是胜游山簇剑峰朝阙远水如巴字绕城流

人间物象分千里天上笙歌醉五侯今日登临无限

意同霑恵化自销愁

骙时为郷贡进士

  李渥

秋日登临越王楼诗曰越王曾牧劔南州因向城隅

建此楼横玉远开千峤雪暗雷下听一江流𦘕檐先

弄朝阳色朱槛低临众木秋徒学仲宣聊四望且将

词赋好依刘

渥时为乡贡进士后登第

  刘璐

洋州于中丞顷牧左绵题诗越王楼上朝贤继和辄

课四韵诗云隔政代君矦多惭迹令猷山光来戸牖

江鸟满汀洲雅韵徴朝客清词写郡楼至今谣未巳

注意在洋州

璐为绵州剌史隔政代兴宗璐曾剌蜀州

  卢栯

和于中丞见寄诗云图𦘕越王楼开缄慰别愁山光

𣷉雪冷水色带江秋云鸟孤征雁烟帆一叶舟向风

舒霁景如伴谢公游

栯时为洪文馆学士

  李续

和中丞见寄诗云早年登此楼退想不胜愁地远二

千里时将四十秋续相从东川奏举过绵州刺史韦洪皋尚书携登此楼于今三十士

邅迍多失路华皓任虚舟诗酒虽堪使何因得共游

续时为同州剌史

  卢求

和于中丞见寄诗云高情推谢守善政属绵州未落

紫泥诏闲登白雪楼晴江如送日寒岭镇迎秋满壁

朝天士唯予不系舟

求登宝暦二年进士第李翺之婿也翱典合淝有道

人号先知始翱妹婿杨嗣复知举求落第至是嗣复

再知举道人以小卷遗嗣复曰放榜日开之泊放榜

开卷乃曰裴头黄尾三求六李时第一人裴求榜末

黄驾次则李俅卢求又李方玄从毅道裕景𥘉李𦔳

李俅共六人道人又谓翱曰公之子不如外孙后求

子携郑亚子畋李审权子逊能为相皆翱外孙也

  田章

和于中丞云志乖多感物临眺更増愁暑候虽云夏

江声巳似秋雪遥难辨木村近好维舟莫恨归朝晚

朝簪拟胜游

章登开成四年进士第

  高璩

白敏中自剑南节度移荆南经忠州追寻乐天遗迹

有诗云南浦花临水东楼月映风璩时为书记有诗

云公斋一到人非旧诗板重寻墨尚新璩自梓州剌

史入朝经绵州与剌史薛逢登越王楼逢以诗赠别

云乘逓初登劔外州倾心喜事冨人侯方当游艺依

仁日便到攀辕卧辙秋客听巴歌消子夜许陪仙躅

上危楼欲知恨恋情深处听取长江旦暮流璩和云

剑外绵州第一州樽前偏喜接君流歌声婉转𣸸长

恨管色凄凉似到秋但务欢娱思晓角独耽云水上

高楼莫言此去难相见怨别徴黄是顺流

璩字莹之第进士第翰林学士擢諌议大夫学士超

省郎进官者惟郑颢以尚主而璩以宠升懿宗时为

宰相卒曹邺言璩宰相交游丑杂进取多蹊径谥法

不思妄爱曰剌请谥为剌

  牛徴

登越王楼即事诗云危楼送远目信美奈郷情转㟁

孤舟疾衘山落照明萧条㸔草色惆怅认江声谁会

登临恨从军白发生

徴登咸通二年进士第丛之子也

  萧祐

游石堂观诗云西山高高何所知上有古昔真人居

嵚崕巨石自成室其下磅礴含清虚我来斯邑访遗

迹乃遇沈生耽载籍沈生为政哀惸𡠉又能索𨼆探

灵竒欣然向我话佳境与我﨑岖到山顶甘瓜割绿

出寒泉碧瓯浮花酌春茗嚼瓜啜茗身清凉汗消𫄨

绤如迎霜胡为空山百草花倏尔笾豆肆我旁始惊

知周无小大力寡多方验斯在妙用腾声冠盖间胜

游恣意烟霞外故碑石像凡几年云郁雨霏衍生绿

烟我知游此多灵仙缥缈月中飞下天天风微微夕

露委松梢飕飕暁声起凤去空遗箫管音星翻寥落

银河水劝君学道此时来结茅独𪧐何辽哉斋心玄

默感灵卫必见鸾鹤相徘徊我爱崇山䨇劔北峰如

人首拄天黒俗呼为人头山群仙伛偻𫝑奔走状(⿱艹石)归尊趋

有德半岩有洞顶有池出入灵怪潜蛟螭我去不得

昼夜思梦游曽信南风吹南风吹我到林岭故国不

见𥘿天迥山花名药扑地香月色泉声洞心泠䕃松

散发逢异人寂寞旷然口不言道陵公远莫能识发

短耳长谁独存司农惊觉匆惆怅可惜所游俱是妄

蕴怀耿耿谁与言直至今来意通形神开拥传又恨

斜阳催一丘人境尚堪恋何况海上金银台

祐于唐为祠部郎中

  魏謩

宣宗重阳锡宴群臣有御制诗其略曰款塞旋征骑

和戎委庙贤倾心方倚注叶力共安边宰臣以下应

制皆和上曰宰相魏謩诗㝡佳其两䏈云四方无事

去神像抄秋来八水寒光起千山霁色开上嘉赏久

之魏蹈舞拜谢群寮耸视魏有得色极欢而罢

謩字申之文宗时以直言拜右𥙷阙大中时镇蜀宣

宗曰謩名臣孙有祖风朕心惮之然卒以刚正为令

狐绹所忌䜛罢之

  陆肱

松诗云霜雪知劲质今古乞嘉名断砌盘根远踈林

偃盖清鹤栖何代色僧老四时声郁郁心弥久烟高

万井生

大中九年登进士第咸通六年自前振武从事试

平判入等后牧南康郡辟许棠为郡从事郑谷寄诗

云江山多胜境賔主是贫交肱以春赋得名

  李啇隐

啇𨼆字义山怀州人英国公世𪟝裔孙令孤楚帅河

阳竒其文使与诸子游楚历镇表为巡官卒于工部

侍郎啇𨼆累佐王茂元郑亚柳仲郢故樊南甲乙之集作焉温庭筠段成式俱

以俪偶相夸号三十六体

杨大年出义山诗示陈恕酷爱一绝云珠箔轻明覆

玊墀披香新殿𨶜腰支不须㸔尽鱼龙戏终遣君王

怒偃师叹曰古人措辞寓意如此深妙令人感㮣不

巳大年又曰邓帅钱(⿱艹石)水举贾𧨏两句云可怜半夜

虚前席不问苍生问鬼神钱云措意如此后人何以

企及鹿门先生唐彦谦为诗纂慕玉溪得其清峭感

怆尽其一体也然警绝之句亦多有

商隐赋云岂如河畔牛星隔年只开一过不及苑中

人桞终朝剰得三眠注汉中有人形桞一日三起三

侧义山少游投宿逆旅主人会客召与坐不知其为

义山也酒酣席客赋木兰花诗义山后就曰洞庭波

泠暁侵云日日征帆送远人几度木兰舟上望不知

船是此花身坐客览之大惊询之乃义山也

商𨼆为彭阳公从事彭阳之子绹继有韦平之拜恶

商隐从郑亚之辟以为忘家恩踈之重阳日商隐留

诗于其𠫊事曰曾共山翁把酒卮霜天白菊绕堦墀

十年泉下无消息九日樽前有所思不学汉臣裁苜

蓿空教楚客咏江蓠郎君官贵施行马东阁无因再

得窥绹乃𥙷太学博士寻为东川桞仲郢判官府罢

客荣阳卒

锦瑟诗云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庄生

暁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沧海月明珠有泪蓝

田日暖玉生烟此情可待成追忆只自当时巳惘然

或云锦瑟令狐楚之妾

  刘得仁

听松声诗曰庭际微风暖高松韵自生听时无物乱

尽日𮗜神清强以幽泉并翻嫌细雨并拂空増鹤唳

过牖合琴声况复当秋抄偏宜在月明不知幽涧底

有谁聼

乐游原春望云乐游原上望望尽帝城春始𮗜繁华

地应无不醉人云开䨇阙丽桞映九衢新爱此偏高

野闲来竟日频

题邵公禅院云无事门多掩阴阶竹扫苔劲风吹雪

聚渇鸟啄冰开树向寒山得人从瀑布来终期天目

老擎锡逐云回

悲老宫人云白发宫娃不觧悲满头犹自插花枝曾

縁玉㒵君玉爱准拟人㸔似旧时

得仁贵主之子自开成至大中三朝昆弟皆历贵仕

而得仁苦于诗出入举场三十年卒无成常自𫐠曰

外家虽是帝当路且无亲又云帝族外王是中朝亲

故稀翻令浮议者不许九霄飞既终诗人竞为诗吊

之僧栖白诗曰忍苦为诗身到此冰魂雪魄巳难招

(⿱艹石)教桂子落坟上生得一枝冤始销

吟若晓灯暗露深秋草踈旧山多梦到流水送愁馀

风定一池星右张为取作主客图

宿宣义里池亭云暮色绕桐亭南山幽竹青夜深斜

舫月风定一池星岛屿无人傍菰蒲有鹤翎此中休

使得何必泛沧溟

听歌云朱槛满明月美人歌落梅忽惊尘起处疑有

凤飞来一曲听𥘉彻几年愁暂开东南正云雨不得

见阳台

长信宫云簟凉秋气初长信恨何如拂黛月生指觧

环云满梳一从悲𦘕扇几度泣前鱼坐听南宫乐清

风揺翠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