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詩紀事 (四部叢刊本)/卷第六十七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六十六 唐詩紀事 卷第六十七
宋 計有功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明嘉靖刊本
卷第六十八

唐詩紀事巻第六十七

 李嶸   袁皓   歐陽澥  徐振

 李濤   王貞白  王祝   劉谷

 李昌鄴  王滌   王碩   陸貞洞

 李縞   髙衢   張綺   韋氷

 薛昭緯  鄭合敬  許晝   程賀

 裴鉶   張孜   顧雲   李昭象

   李嶸

李蔚鎮江淮有李嶸者獻詩云鷄樹煙含瑞氣凝鳯

池波待玉山澄國人久倚東闗望擬築沙湜到廣陵

後果入相

   袁皓

皓書師曠廟文云吟篁怨桐天其聲乎鏘石鏗金天

其文乎擊革鳴絲天其暢乎匏土之韻天其和乎天

有至音寄斯八物先生不生斯音欎欎先生既生斯

音在律嗚呼先生之耳時可求也先生之心不可得

也大哉樂乎先生之無神乎愚固狂而不可攄先生

之有神乎愚堅誠而乞其圖先生之耳有神乎化爲

天下之耳先生之心有神乎化爲天下之心古者可

以舒於今然後家家知舜琴

羅隠贈袁侍御詩云風塵慚上品才業愧明時千里

芙蓉幕何由話所思

皓冝春人咸通進士龍紀集賢殿圖書使自稱碧池

處士

僖宗狩蜀皓時爲倉部員外采李晟功烈爲興元聖

功録徧賜諸將表勵之

皓初登第過岳陽悅妓蘂珠以詩寄嚴使君曰得意

東歸過岳陽桂枝香惹蘂珠香也知暮雨生巫峽爭

奈朝雲屬楚王萬恨只慿期尅手寸心唯繫别離腸

南亭晏罷笙歌散回首煙波路𣺌茫嚴君以妓贈之

皓及第後作云金牓髙懸姓字真分明折得一枝春

蓬瀛乍接神仙侶江海迴思耕釣人九萬摶扶排羽

翼十年辛苦渉風塵昇平時節逄公道不覺龍門是

嶮津

   歐陽澥

閩川歐陽澥者四門詹之孫也澥娶婦經旬而辞赴

舉久不還家詩云黄菊離家十四年又云離家已是

夢松年又云落日望鄉處何人知客情自憐十八年

之帝鄉未遇知己也亦爲燕詩以獻主司鄭愚曰翩

翩雙鷰畫堂開送古迎今㡬萬迴長向春秋社前後

爲誰歸去爲誰來澥出入場中僅二十年善和韋中

令在閣下澥即行巻及門凢十餘載未甞一面而澥

慶弔不虧韋公雖不言而心念其人中和初公隨駕

至蜀命相時澥寓居漢南公以書令襄帥劉巨容俾

澥計偕巨容得書大喜待以厚禮首薦之撰日遵路

無何一夕心痛而卒巨容因籍澥荅書呈於公公覽

之憮然因曰十年不見灼然不錯

   徐振

雷塘云九重城闕悲凉盡一聚園林怨恨長花憶所

爲猶自笑草知無道更應荒詩名占得風流在酒興

催敎運祚亡若問皇天惆悵事只應斜日照雷塘

古意云擾擾都城曉又昏六街車馬五侯門箕山渭

水空明月可是巢由絶子孫右二詩韋荘取爲又元集

   李濤

李濤長沙人也篇詠甚著如水聲長在耳山色不離

門又掃地樹留影拂床琴有聲又落日長安道秋槐

滿地花皆鱠炙人口溫飛卿任太學博士主秋試濤

與衞丹張郃等詩賦皆牓於都堂

    王貞白

貞白唐末大播詩名御溝爲巻首云一𣲖御溝水緑

槐相䕃清此波㴠帝澤無處濯塵纓鳥道來雖險龍

池到自平朝宗心本切願向急流傾自謂冠絶無瑕

呈僧貫休休曰甚好只是剰一字貞白揚袂而去休

曰此公思敏書一字於掌中逡廵貞白廻忻然曰已

得一字云此中𣷉帝澤休將掌中字示之一同天祐

年中内試貞白扎翰狼藉帝覽拂下玉案有黄門奏

此舉人有詩名御批曰粗通放

貞白寄鄭谷曰五百首新詩緘封寄與誰秪慿夫子

鍳不要俗人知火䑕重收布氷蚕乍吐絲直須天上

手裁作領巾披

僧貫休送貞白重試及第東歸云心苦酬心了東歸

謝所知可怜經試者如折兩三枝雨毒逢花少山多

愛馬遲此行三可羡正值倒戈時江西解圍昭宗皇帝頗

爲寒進開路崔合州凝典貢舉但是子弟無問文章

其間屈人不少孤寒中唯程宴黄滔擅場之外如貞

白張蠙詩題觀文古風皆臻前軰之閫閾者也

貞白字有道

   王柷

㑹昌時有題三鄉者曰余本若耶溪東與同志者二

三紉蘭佩蕙毎貪幽閑之境翫花光於松月之亭竟

晝綿霄往往志倦洎乎初笄至于五換星霜矣自後

不得已從良人西入凾闗寓居晉昌里第其居逈絶

囂塵花朩叢翠東西隣二佛宫皆上國勝逰之㝡伺

其閑寂因遊覽焉亦不辜一時之風月也不意良人

已矣邈然無依帝里芳春光景東邁渉滻水歴渭川

背終南陟太華經虢略抵陜郊揖嘉祥之清流面女

几之蒼翠凡經過之所皆曩昔讌笑之地衘𡨚加歎

舉目魂銷雖殘骸尚存而精爽都失假使潘岳復生

無以悼其幽思也遂命筆聊題終不能滌其懐抱絶

筆慟哭而東時㑹昌壬戌歳仲春十九日也詩曰昔

逐良人西入闗良人身殁妾空還謝娘衞女不相待

爲雨爲雲歸舊山和者十人祝和三鄉詩云女几山

前嵐氣低佳人留恨此中題不知雲雨歸何處空使

王孫見即迷

柷字不耀名家子唐末爲給事中巢冦前典常州既

亂寄江湖甚有時望及詔召經陜時王拱爲帥凶暴

以厚禮降接願居子姪之末柷堅不許拱怒罷宴命

將吏速請離舘害于途悉投其家于黄河時朝廷多

故捨而不問柷一子行至襄州亦無故投井而卒

   劉谷

三鄉詩云蘭蕙芬芳見玉姿路傍花笑景遲遲苧蘿

山下無窮意併在三郷惜别時

李逞送谷詩云村樓西路雪初晴雲暖沙乾馬足輕

寒澗渡頭芳草色新梅嶺外鷓鴣聲郵亭巳送輕車

發山舘誰將𠉀火迎落日千峰轉迢𨔛知君回首望

髙城又和谷除夜見寄云㶚上家殊逺爐前酒易曛

劉郎亦多恨詩憶故山雲

   李昌鄴

三鄉詩云紅粉蕭娘手自題分明幽怨發雲閨不應

更學文君去泣向殘花歸剡溪

   王滌

三鄉詩云浣沙遊女出闗東舊跡新詞一夢中槐陌

栁亭何恨事年年廻首向春風

滌字用霖及景福進士第

三鄉詩云李 王謝兩風流王子沉淪謝子愁歸思

若隨文字在路傍空爲感千秋

   髙衢

三鄉詩云南北千山與萬山軒車誰不思鄉闗獨留

芳翰悲前跡陌上恐傷桃李顔

   張綺

三鄉詩云洛川依舊好風光蓮帳無因見女郎雲雨

散來音信斷此生遺恨寄三鄉

   韋氷

三鄉詩云來時歡喜去時哀家國迢迢向越臺待冩

百年幽思盡故宫流水莫相催

氷唐末爲鄠令

   薛昭緯

華州牓昭緯寄諸門生詩曰時君過聽委平衡粉署

華燈到曉明開巻固難窺浩汗執公空欲慕公平機

雲筆舌臨文健沈宋章篇發詠清自笑觀光輝自此

昭緯以侍郎掌貢舉試未明求衣賦王賛圖爲牓首

薛保遜大中朝尤肆輕佻侵侮諸叔自起居舍人貶

洗馬而卒昭緯其子也頗有父風嘗任祠部外郎時

李系任小儀王蕘任小賔正旦立仗班退昭緯吟曰

左金烏而右玉兎天子旌旂蕘遽請下句昭緯應聲

曰上李系而下玉蕘小人行綴天復中自臺丞累貶

磎州司馬中書舍人顔蕘當制略曰陵轢諸父代嗣

其凶薛存誠之子廷老廷老之子保遜保遜之子昭

緯爲乾寧禮部侍郎性輕率坐事貶磎州刺史

   鄭合敬

合敬及第後宿平康里詩曰春來無處不閑行楚閏

相㸔别有情好是五更殘酒醒時時聞喚狀頭聲

合敬乾符三年登上第終諫議大夫

   許畫

許畫者睢陽人天復四年大駕東幸駐䟆甘棠晝於

此及第梁太祖長子大卿者常與晝屬和晝以卿爲

奥主隨駕至洛携同年醉梁祖私苐因折其牡丹主

吏馳報梁祖大卿𥨸知之先遣行晝行遂亡命河北

閩人黄遇嘗宰滑州衞南與晝聲跡不踈光化三年

求選京師遇謗晝嘗笞背矣晝卞急時内翰呉融侍

郎西銓獨孤損侍郎皆晝知己一旦晝造二君子自

辨因袒而視之二公掩袂而入晝遇其年俱落

晝中秋月云應是蟾宫别有情毎逢秋半倍澄清清

光不向此中見白髪爭敎何處生閑地占将真可惜

幽䆫分得始爲明殷勤好長來年桂莫遣平人道不

   程賀

賀有君山詩時號程君山詩云曽逰方外見麻姑説

道君山自古無云是崑崙山頂石海風飄落洞庭湖

崔亞典眉州賀爲㕔僕崔見其風味不常問曰尔讀

書乎曰薄渉藝文崔指一物令詠之雅有意㫖因令

歸選奨稱於諸公間凡二十五舉及第時中和二年

也入京則舘愽陵之苐亞卒賀服縗三年

   裴鉶

乾符五年鉶以御史大夫爲成都節度副使題石室

詩曰文翁石室有儀形庠序千秋播徳馨古栢尚留

今日翠髙岷猶藹舊時青人心未肯抛羶蟻弟子依

前學聚螢更歎沲江無限水爭流秪願到滄溟

時髙駢爲使時亂矣故鉶詩有願到滄溟之句有㣲

㫖也鉶作傳竒行於世

   張孜

懿僖之代有京兆張孜者躭酒如狂與李山甫善有

雪詩云長安大雪天馬雀難相覔其中豪貴家搗椒

泥四壁到處爇紅爐周廻下羅羃暖手調金絲蘸甲

斟瓊液醉唱玉塵飛困融香汗滴豈知飢寒人脚手

生皴劈

僖宗在蜀孜有傷時之作其間云着牙賣朱紫断錢

賖舉選帝還京相府遣人捕之孜易姓越淮而遯

世傳孜夢李白歌有華山秀作英雄骨黄河㵼出縱

横才又云夢破青霄春煙霞無去塵若誇郭璞五色

筆江淹却是尋常人

   顧雲

雲字垂象池州鹺賈之子也風韻詳整與杜荀鸖殷

文圭友善同肄業九華咸通中登第爲髙駢淮南從

事師度之亂退居霅川杜門著書宰相杜某奏雲與

盧知猷陸希聲錢翊馮渥司空圗等分修宣懿徳三

朝實録皆一時之選也書成加虞部外郎乾寧初卒

有文號鳯䇿聮華編藁昭亭雜筆

雲在淮南李昭象以學仙詞寄之云記得初傳九轉

方碧雲峯下祝虚皇丹砂未熟心徒切白日難留鬢

欲蒼無路洞天尋穆滿有時人世羡劉郎仙人恩重

何由報焚盡星壇午夜香蓋招隠之義也

雲大順中制同羊昭業等十人修史雲至江淮遇髙

逢休諫議時劉子長爲僕射其弟崇望復在中書雲

叩逢休希致先容逢休許之久矣雲臨岐請書授之

一凾甚草創雲㣲有惑潜啓閱之凢一幅並不言雲

但曰羊昭業等擬将一尺三寸汗脚踏他燒殘龍尾

道懿宗皇帝雖薄徳不任被前件人羅織執太政者

亦太悠悠雲歎而巳

雲詠栁云閑花野草摠爭新眉皱絃乾獨不勻乞與

東風殘氣力莫敎虚度一年春

雲爲虞部郎中髙駢淮南從事駢章䟽不恭皆雲之

辞也雲著述目爲鳯䇿聮華雲初下苐鄭谷有詩勉

之云鳯䇿聮華是國華春來偶爲上仙槎鄉連南渡

思菰米淚滴東風避店花吟聒暮鶯歸廟院睡消遲

日寄僧家一般情緒應相信門靜莎深樹影斜

   李昭象

字化文池州刺史方𤣥之子父卒因家焉懿宗末年

以文干相國路公嵓問其年曰十有七矣嵓年尚少

尤器重之薦於朝将召試㑹嵓貶遂還秋浦移居九

華與張喬顧雲軰爲方外友龍紀中楊行宻奔宣州

以書招之不從題顧正字谿居云髙敞吟軒近釣灣

塵中來似出人間若敎明月休生桂應得危時共掩

闗春酒夜棊難放客短籬踈竹不遮山莫誇恬淡勝

榮禄鴈引行髙未許閑寄獻山中顧公員外云抽却

朝簮著釣蓑近來聲迹轉巍峩祥麟避網雖山野丹

鳯衘書即薜蘿乍隠文章情更逸久閑經齊術翻多

深慙未副吹噓力竟困風埃爭奈何

山中寄崔諌議云半生猨鳥共山居吟月吟風兩鬢

踈新句未嘗忘敎化上才爭忍不吹嘘全家欲去干

戈後大國中興禮樂初從此升騰休説命祗希公道

數封書

喜杜荀鸖及第云深嵓貧復病牓到見君名貧病渾

如失山川頓覺清一春新酒興四海舊詩聲日使能

吟者西來歩歩輕

赴舉出山留寄山居鄭參軍云還如費冠卿向此振

髙名肯羡魚䰅羙長誇鸖氅輕理琴寒指倦試藥黒

髭生時泰難雲卧隨㸔急詔行


唐詩紀事巻第六十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