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詩紀事 (四部叢刊本)/卷第六十六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第六十五 唐詩紀事 卷第六十六
宋 計有功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明嘉靖刊本
卷第六十七

唐詩紀事卷第六十六

 馮涓   盧嗣立  李質   姚巖傑

 王璘   嚴郭   陳摽   崔安潜

 盧發   錢珝   盧駢   嚴惲

 王渙   張曙   翁綬   戴司顔

 孫定   趙牧   盧注   鄭愚

 王鐐   陳淑

   馮涓

涓初除京兆府參軍恩地杜相審權有江西之拜

制未出召㳙宻語延辟之命戒勿涓漏其言於友

人鄭寛寛尋捧刺詣賀杜遂鄙涓淺薄不預初選及

亷車發日𠉀别於長樂杜長揖曰勉旃後分符眉州

不得之任在西川重圍中跼蹐於陳田之間羈愁六

年徒歩糊口著懐秦賦有南冠龍吟等集皆傷蹭蹬

也集有蜀䭾引其要云昻藏大歩蚕叢國曲頸微伸

髙九尺卓女窺窓莫我知嚴仙據按何曽識又題支

機石云不随俗物皆成土只待良時却補天惜已知

之不遇也

涓字信之信都人大中初舉進士登宏詞科時危隠

啇山十年昭宗以為眉州刺史陳田拒命涓棄郡於

成都墨池灌園自給王建以爲翰林學士雖詼諧傲

物而多有𥙷益卒於蜀

   盧嗣立

望九華山云九華深翠落軒楹逈眺澄江氣象明不

遇隂霾孤岫隠正當寒日衆峯呈坐觀風雪銷煩思

惜别煙嵐駐曉行得路歸山期早訣夜來潜已告

嗣立登㑹昌進士第

   李質

質字公幹襄陽人應舉無成有親在衡湘徃謁焉泝

流至湓城豫章逐師捨舟由武寜而反㑹草冦殺其

宰蒼惶前去得日觀宿東房有酒數缸甚羙遂携一

壺上樓酌之因吟曰曽入桃溪路仙原信少雙洞霞

飃素練蘚壁畫隂䆫古木愁撑月危峯欲墮江自吟

空向寂誰共倒秋缸吟畢如有人言曰土主尚書寓

宿在此

質登第後二十年亷察豫章時大中十二年也出科

名分定録

   姚巖傑

巖傑梁國公元崇裔孫嘗以詩酒放遊江左乾符中

顔摽典藩鞠場亭宇初創命巖傑紀其事文成粲然

摽欲刋去一二字巖傑大怒摽遂什其碑巖傑以一

篇紀之曰爲報顔公識我麽我心唯只與天和眼前

俗物𨵿情少醉後靑山入意多田子莫嫌彈鋏恨寗

生休唱飯牛歌聖朝若爲蒼生計也合公車到薜蘿

盧肇牧歙州巖傑在婺源先以著述𭔃肇肇已知其

人辞以兵火之後郡中凋弊無以迎逢大賢嵓傑復

以長牋激之肇不得已輟所乗馬迎至郡齋舘榖如

公卿禮既而日肆傲睨肇常以篇詠吒於巖傑曰明

月照巴山巖傑𥬇曰明月照天下奈何獨巴山耶子

發漸不得意無何㑹於江亭時蒯希逸在席肇改令

曰目前取一聮象令主曰逺望漁舟不濶尺八巖傑遽飲

酒一器凭欄嘔噦湏㬰即席還令曰凭欄一吐已覺空喉

有集二十卷目曰象溪子中和末豫章大亂巖傑病死

   王璘

長沙日試萬言王璘詞學富贍崔詹事亷問表薦於

朝先試之使𪠘璘請十書吏皆給筆札璘口授十吏

筆不停綴首題黄河賦三千字復爲鳥散余花落詩

二十首援筆而就時忽風雨暴至數幅為囬飈所卷

泥滓沾漬璘曰勿取但將紙來復縱筆一揮斯須復

十餘篇矣時未亭午已七千余言時路嵓方當鈞軸

遣一介召之璘曰請俟見帝嵓大怒亟命奏廢萬言

科璘杖策而歸放曠盃酒間雖屠沽無間然矣璘與

李羣玉相遇嶽麓寺羣玉曰公何許人璘曰日試萬

言王璘羣玉待之甚淺曰請與公聮句可乎璘曰唯

子之命羣玉破題而授之不記其詞璘略不佇思繼之曰

芍藥花開菩薩面㯶閭葉散野人頭羣玉遂屈崔詹

事遺璘夾纈數匹璘翌日以作中單䄡䄖衣之

   嚴郭

賦百舌鳥云此禽輕巧少同倫我聽長疑舌滿身星

未没何先報曉栁猶粘雪便迎春頻嫌海燕巢難定

却訝林鶯語不真莫𠋣春風便多事玉樓還有晏眠人

   陳摽

摽贈元和十三年登第進士曰春官南院粉牆東地

色初分月色紅文字一千重馬擁喜歡三十二人同

眼㸔魚變辞凢水心逐鸎飛出瑞風莫恠雲泥從此

别揔曽惆悵去年中

摽詠蜀葵花云能共牡丹争幾許得人嫌處是花多

韋絢曰鸖與鸕鷀皆胎化而人以鸖為仙禽蓋鸖難

見鸕鷀易見貴耳而賤目也遂誦摽蜀葵花詩以况之

啄朩謡云丁丁向晚急還稀啄徧庭槐未肯歸終日

與君除蠧害莫嫌無事不平飛𭔃友人云杜甫在時

貪入蜀孟郊生處却歸秦如今始㑹麻姑意借問山

川與後人右張爲取二詩作主客圗

標終侍御史長慶二年進士也

   崔安潜

何澤韶陽曲江人也父鼎容管經略有文稱澤乾寜

中随計至三峯行在永樂崔公安潜即澤之同年文

人也聞澤來乃以一絶報之曰四十九年前及第同

年唯有老夫存今日殷勤訪吾子穏將鬐鬛上龍門

時主文與奪未分又㑹相庭有所阻時 崔相公𦙍恃權即永樂猶子也

因之敗於垂成後漂泊𨵿外梁太祖受禪澤假廣南

幕職入貢勑賜及第

世謂崔魏公鉉好食新䭃頭杜𡺳公悰毎早食饙飯

乾脯崔侍中安潜㸔闘牛李衞公曰吾喜見未聞新

書䇿安潜字進之累爲西川平盧等節度拜侍中自

中令鎭荆南

   盧發

杜藴亷問長沙發為從事徃致聘焉發酒酣傲睨公

公因改著詞令曰十姓胡中第六胡也曽金闕掌洪

爐少年從事誇門地莫向樽前喜氣麤盧荅曰十姓

胡中第六胡文章官職勝崔盧暫來𨵿外分憂寄不

稱賔筵喜氣麤公極歡而罷

   錢珝

字端文吏部尚書徽之子善文辞宰相王榑薦知制

誥進中書舍人搏得罪珝貶撫州司馬

珝客舍寓懐云灑灑灘聲晚霽時客亭風袖半披垂

野雲行止誰相待明月襟懐秪自知無伴偶吟溪上

路有花偷𥬇臘前枝牽情景物潜惆悵忽似傷春逺

别離

春恨三首云負罪將軍在北朝秦淮芳草緑迢迢髙

臺愛妾魂銷盡始得丘遲爲一招

乆戍臨洮報未歸篋香銷盡别時衣身輕願比蘭堦

葉萬里還尋塞草飛

永巷頻聞小苑逰舊恩如淚亦難收君前願報新顔

色團扇須防白露秋

蜀國偶題云忽憶明皇西幸時暗傷潜恨竟誰知佩

蘭應語宫臣道莫向金盤進荔枝

送王郎中云惜别逺相送却成惆悵多獨歸廻首處

争那暮山何

未展芭蕉云冷燭無煙緑蠟乾芳心猶卷怯春寒一

緘書劄藏何事㑹被東風暗折㸔

   盧駢

盧駢貟外一日休于青龍僧舍詞氣悽慘暮歸促命

筆題南楣曰壽天雖云命榮枯亦太偏不知雷氏劔

何處更衝天題畢草草而去渉旬卒駢咸通進士也

   嚴惲

皮日休傷嚴子重序云余爲童在鄉校時簡上抄杜

舍人牧之集見有與進士嚴惲詩後至呉一日有客

曰嚴某余忘其名乆矣遽懐文見造於是樂甚觀其

所爲文工於七字徃徃有清便柔媚時可軼駿於常

軌其佳者曰春光冉冉歸何處更向花前把一杯盡

日問花花不語爲誰零落爲誰開余羙之諷而未嘗

怠生舉進士亦十餘計偕余方寃之謂終有得於時

也未㡬歸呉興後兩月咸通十一年也霅人至云生以疾亡

於所居矣噫生徒以詞聞於士大夫竟不名而逝豈

止此而堙没耶江湖間多羙材士君子茍樂退而有

文者死無不爲時惜可勝言耶於是哭而爲詩魯望

生之友也嘗爲我作詩云十哭都門牓上塵蓋棺終

是五湖人生前有敵唯丹桂没後無家秪白蘋箬下

斬新醒處月江南依舊詠來春知君精爽應無盡必

在鄷都頌帝晨項梁成鄷都宫頌曰紂絶慄帝晨

陸魯望云嚴子重以詩遊於名勝間舊矣余晩於江

南相遇甚樂不幸且没襲羙作詩序而弔之其名真

不杇矣又何戚其死哉余因息悲而為之和云毎值

江南日落春十年詩酒愛逢君芙蓉湖上吟舩𠋣翡

翠巖前醉馬分秪自汀洲連舊業豈無章䟽動遺文

猶憐未卜佳城處更斸要離冢畔雲

   王渙裴贄

大順中王渙自左史拜考工貟外同年李徳隣自右

史拜小戎趙光胤自補衮拜小儀王拯自小版拜小

勲渙首唱長句感恩上裴公曰青衿七十牓三年建

禮含香次苐遷珠彩下連星錯落桂花曽對月嬋娟

玉經磨琢多成器劒㧞沉埋更𠋣天應念衘恩最深

者春來爲壽拜樽前裴公荅曰謬持文柄得時賢粉

署清華次苐遷昔嵗䇿名皆健筆今朝稱職並同年

各懐器業寜推讓俱上青霄肯後先何事老夫猶賦

詠欲將酬和永留傳

渙字羣吉大順二年侍郎裴䞇下登苐徳隣拯光胤

皆同年也

渙惆悵詩云氷蚕薄絮鴛鴦綺半夜佳期並枕眠鍾

動紅娘喚歸去對人勻淚拾金鈿

李夫人病巳經秋漢武㸔來不舉頭得所濃華銷歇

盡楚魂湘血一生休

謝家池舘花籠月蕭寺房廊竹䬃風夜半酒醒憑檻

立所思多在别離中

隋師戰艦欲亡陳國破應難保此身訣别徐郎淚如

雨鑑鵉分後属何人

七夕瓊筵徃事陳蓼花蓮蔕共傷神蜀王殿裏三更

月不見驪山私語人

夜寒春病不勝懐玉瘦花啼萬事垂薄倖檀郎断芳

信驚嗟猶夢合歡鞋

嗚咽離聲管吹秋妾身今日爲君休齊奴不說平生

事忍㸔花枝謝玉樓

靑𢇁一絡墮雲鬟金剪刀鳴不忍㸔持謝君王𭔃幽

怨可能從此住人間

陳宫興廢事難期三閣空餘緑草基狎客淪亡麗華

死他年江令獨來時

晨肇重來路已迷碧桃花謝武陵溪仙山目断無尋

處流水潺湲日漸西

少卿降北子卿還朔野離觴慘别顔却到茂陵唯一

慟節毛零落鬢毛班

夢裏分明入漢宫覺來燈背錦屏空紫臺月落𨵿山

晚腸断君恩信畫工

   張曙

張曙崔昭緯中和初同舉相與詣日者問命曙時自

負才名籍甚以爲將來狀元崔亦分居其下日者殊

不顧曙苐目崔曰將來万全髙苐曙有愠色日者曰

郎君亦及苐然須待崔拜相當此時過堂既而曙果

不終場昭緯首冠曙以篇什刺之云千里江山陪𩦸

尾五更風水失龍麟昨夜浣花溪上雨緑楊芳草為

何人後七年昭緯為相曙方登苐果於昭緯下過堂

杜荀鸖同年生也酬曙詩云天上書名天下傳引來

齊到玉皇前大仙録後頭無雪至藥成來竈絶煙𥬇

躡紫雲金作闕夢抛塵世鐵爲舡九華山叟驚凡骨

同到蓬萊豈偶然

   翁綬

詠酒云逃暑迎春復送秋無非緑蟻滿盃浮百年莫

惜千回醉一盞能消万古愁幾為芳菲眠細草曽因

雨雪上髙樓平生名利𨵿身者不識狂歌到白頭綬

登咸通進士第

   戴司顔

景福中江西節度使鍾傳遣僧從約進法華經一千

部上待之甚厚恩渥有加宣從約入内賜齋面錫紫

衣一副將行太常愽士戴司顔以詩贈行略曰逺來

朝鳯闕歸去戀元侯時呉子華任中諫司顔仰公之

名志在屬和以爲從約之資融覧之附掌大笑曰這

阿師更不要見便拽出得其承奉如此

司顔登大順進士第

   孫定

定字志元涪州大戎之族子長於儲定數舉矣儲方

欲就貢訪於定定謔曰子儀表堂堂好將軍材何必

以科第爲資儲衘之後儲貴逹未嘗言定之長晩年

䘮志放意柸酒景福二年下第遊京西開逺門醉中

走筆𭔃儲詩曰行行血淚洒塵襟事逐東流渭水深

秋跨蹇驢風尚𦂳靜投孤店日初沉一枝猶挂東堂

夢千里空馳北巷心明月悲歌又前去滿城煙樹噪

春禽定詩歌千餘首多委於兵火竟無成而卒

   趙牧

牧不知何許人也大中咸通中斆李長吉為短歌對

酒曰雲翁耕扶桑種黍養日烏手挼六十花甲子循

環落落如弄珠長䋲繫日未是愚有翁臨鏡捋白鬚

飢魂弔骨吟古書馮唐八十無髙車人生如雲在須

㬰何乃自苦八尺驅裂衣換酒且為娱勸君朝飲一

瓢夜飲一壺杞天崩雷騰騰紂非舜是何足憑桐君

桂父豈勝我醉裏白龍多上昇菖蒲花開魚尾定金

丹始可延君命其餘尤尚輕巧詞多

唐詩自咸通而下不足觀矣亂世之音怨以怒亡國

之音哀以思氣喪而語偷聲煩而調急甚者忿目褊

吻如㦸手交罵大抵王化習俗上下俱喪而心聲随

之不獨士子之罪也其來有源矣司空圖軰傷時思

古退已避禍清音冷然如世外道人所謂変而不失

正者也余故盡取晩唐之作庻知律詩末伎初若虛

文可以知治之盛衰

   盧汪

汪門族甲天下因宦家于荆南舉進士二十上不第

嘗賦詩曰惆悵興亡繫綺羅世人猶自選青娥越王

解破夫差國一箇西施也太多晚年失意賦酒胡子

一篇云同心相遇思同歡擎出酒胡當玉盤盤中𦤞

𠨜不自定四座清賔注意看可亦不在心否亦不在

面狥客随時自圎轉酒胡五藏属他人十分亦是無

情勸尔不耕亦不飢尔不蚕亦有衣有眼不能分黼

黻有口不能明是非鼻何尖眼何碧儀形本非天地

力彫䥴匠意苦多端翠㡌朱衫巧粧飾長安斗酒十

千酤劉伶平生為酒徒劉伶虚向酒中死不得酒池

中拍浮酒胡一滴不入眼空令酒胡名酒胡

   鄭愚

咸通中愚自禮部侍郎除鎮南海時崔魏公在京南

愚着錦襖子半臂䄂卷謁文公大竒之㑹夜飲更衣

賔從間竊謂公曰此應是慚其不稱既而復易紅錦

尤加煥麗衆莫能測愚為進士時未嘗以文章及魏

公門至是乃䞇所業崔歎賞曰真銷得錦半臂矣

愚作大潙虚祐師銘云湖之南湘之西山太潙深無

蹊虎已嘯猿又啼雨摵摵風捿捿髙入雲不可梯雖

欲去誰與摧彼上人忘其身一宴坐千余旬去無踈

來無親夷積阻架嶙峋棟宇成供養陳我不知徒自

勤物之生孰無情識好𢙣知寵驚真物藏百慮呈随

婉轉任崢嶸雲糊天月不明金在鑛火收罃我不知

天地先無首尾功用全六度備万行圎常自随在畔

邊要即用長目前非艱難不幽𤣥哀世徒苦馳驅覔

作佛何其愚筭海沙登迷廬眠喘喘心區區見得失

繫榮枯棄知覺求形模近似逺易復難但無事心即

安少思慮簡悲歡淨蕩蕩圎團團更無物不勞㸔𦗟

他語被人謾生必死理之常榮必悴非改張造衆罪

欺心王作少福須天堂善𢙣報正身當自結褁無人

將心作惡口脫空欺木石嚇盲聾牛阿房鬼五通專

覷捕見西東禁定住陽朦朧與作爲事不同最上乗

有想基無結淨本無為人不見自心知動便是莫狐

疑直下說没文詞識此意見吾師愚廣州人唐末為相

   王鐐

王鐐富有詞學數舉未捷門生盧肇等公薦於春官

云同盟不詞賢者受譏相子負薪優臣致誚乃旌鐐

嘉句曰擊石易得火扣人難得心今日朱門者曽恨

朱門深聲藹然果擢上第鐐登咸通進士第宰相王

播之弟炎生二子鐸鐐鐸相僖宗鐐累官至汝州刺

史王仙芝䧟郡城鐐貶韶州司馬終太子賔客

   陳琡

鴻之子也咸通中佐亷使郭常侍銓于徐性耿介有

所不合挈家居茅山平居焚香習禪妻子罕面𭔃居

蘭若自述檀經三卷臨行留一章與其僧云行若獨

輪車常畏大道覆止若圎底器常恐他物觸行止既

如此安得不離俗乾符中第璉佐薛能幕於徐琡自

丹陽掉小舟與相見能重其人延入城不可曰某已

有誓不入公門矣薛移舟赴之話道永日不宿而去







唐詩紀事卷第六十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