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開元占經 (四庫全書本)/卷003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二 唐開元占經 卷三 卷四

  欽定四庫全書
  唐開元占經卷三
  唐 瞿曇悉達 撰
  天占
  天名主
  易曰天地貞觀日月貞明 洪範傳曰清明者天之體也易曰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 易說卦曰乾為天乾健也河圗叶光紀曰元氣闓陽為天 易乾鑿度曰清輕者上
  為天重濁者下為地 禮統曰天地元氣之所生萬物之祖也天之為言顛也神水珍也 爾雅曰穹蒼蒼天也春為蒼天夏為昊天秋為旻天冬為上天 太𤣥經曰九天一為中天二為羨天三為順天四為更天五為晬天六為廓天七為咸天八為沈天九為成天 考靈曜曰觀玉儀之㳺昏明主時乃命中星中央鈞天其星角亢氐東方蒼天其星房心尾東北變天其星箕斗牽牛北方𤣥天其星須女虚危營室西北幽天其星東壁奎婁西方昊天其星胃昴畢西南方朱天其星觜參東井南方炎天其星輿鬼栁七星東南方陽天其星張翼軫 淮南子曰道始於虛霩虚霩生宇宙宇宙生氣清陽者薄靡而為天
  天數
  洛書甄曜度曰周天三百六十五度四分度之一一度為二千九百三十二里則天地相去十七萬八千五百里 廣雅曰天圍廣南北二億三萬三千五百里七十五步東西短減四步周六億十萬七百里二十五步從地至天一億一萬六千七百八十七里下度地之厚與天高等 靈憲曰天有九位自地至天一億一萬六千二百五十里懸天之景薄地之儀皆移千里而差一寸 闗令内傳曰南午北子相去九千一萬里東夘西酉亦九千一萬里四隅空無相去亦爾天去地四十萬九千里徐整三五厯紀曰天地渾沌如雞子盤古生其中一萬
  八千嵗天地開闢清陽為天濁隂為地盤古在其中一日九變神於天聖於地天日高一丈地日厚一丈盤古日長一丈如此一萬八千嵗天數極高地數極深盤古極長後乃有三皇數起於一立於三成於五盛於七處於九故天去地九萬里 淮南子曰九野九千九百九十里去地一億一萬里 春秋内事曰天下十二分次日月之所躔也 孝經援神契曰周天七衡六間者相去萬九千八百三十三里三分里之一合十一萬九千里從内
  衡以至中衡從中衡以至外衡各五萬九千五百里
  天裂
  京氏易妖占曰天開見光流血滂滂 天鏡曰天裂見光流血汪汪天裂見人兵起國亡 劉向洪範傳曰漢恵帝二年天開東北廣十餘丈長二十餘丈星經亦云或則天裂或則地動皆氣有餘陽不足也地動隂有餘天裂陽不足皆下盛强將害君之變也其後有吕氏之亂 景帝三年天北有赤者如席長十餘丈或曰赤氣或曰天裂其後有七國之兵 晉恵帝元康二年二月天西北天裂按劉向説曰天裂陽不足地動隂有餘是時人主昏瞀妃后專制 又八月庚午天中裂為二有聲如雷者三君道衰臣下專僣之象也是日長沙王奉帝出拒成都河間二王後成都河間東海又迭專威命是其應也 穆帝升平五年八月己夘夜天中裂廣三四丈有聲如雷野雉皆鳴是後哀帝荒疾海西失徳太后總萬機桓溫專權威振内外隂氣隆陽道微也 天鏡曰天以冬裂天下大兵有隂謀主有喪春秋主君臣懐憂夏冬主有大兵 京房妖占曰天分作亂之君無道之臣欲裂其土國之主當之天鏡曰天裂而言如其言天裂見牛馬豕天下憂汲
  冡紀年書曰懿王元年天再啟於鄭晉穆帝升平五年天裂有聲又有天裂見其流水馬人
  天變色
  洪範傳曰天忽變色是謂易常天裂見人兵起國亡天鳴有聲至尊憂且驚皆亂國之所由生也 天鏡曰天忽變色四夷來侵不出八年有兵
  天鳴
  京房易傳曰天鳴必有殺行民流亡又曰萬姓勞厥妖天鳴 天鏡曰天鳴世主失不出十日 又曰天鳴主死百姓哭 河圖祕微曰劉帝即位百七十日太隂在庚辰江充搆禍其變天鳴 晉元帝大興二年八月戊戌天鳴東南有聲如風水相薄京房易妖占曰天鳴有聲人主憂 晉大興三年十月壬辰天鳴至甲午止其後王敦入石頭王師敗績元帝屈辱制於强臣既而晏駕晉安帝隆安五年閏月癸丑天東南鳴二年九月戊
  子天東南又鳴是後桓𤣥簒位安帝播越憂莫大焉鳴每東南者葢中興江外天隨之而鳴也 晉安帝義熙元年八月天鳴在東南京房易傳曰萬姓勞厥妖天鳴是時安帝雖反政而兵革歳動衆庶勤勞也
  天雨禽獸 雨蟲 雨鼈 雨骨
  天鏡曰天雨鳥獸主兵喪萬民流亡 劉向洪範傳曰天雨禽獸是謂不祥不出三年其下興兵
  洪範傳曰人君不親骨肉親他人故蟲從天墮地骨肉去也不救兵大起其救也立王公率同姓諸侯無偏黨則災消 又曰春秋者蟲之灾也以罰暴虐而取于天下貪叨無厭以興動衆取邑治城而失衆心蟲為害矣文公三年秋雨螽於宋是時宋公以暴虐刑重賦歛
  無度應是而螽也
  天鏡曰天雨魚鼈為兵喪萬民流亡洪範傳曰天雨魚龞國有兵喪
  又曰天雨骨是謂陽消王者徳令不行佞人用不出三年有内爭易飛候曰天雨骨師將破亡
  天雨筋 雨膏 雨肉 雨錫 雨水銀
  洪範傳曰天雨筋國大饑
  又曰天雨膏如蟲輔臣多貪之應也易飛候曰天雨膏其國有急
  洪範傳曰君無道暴虐天雨肉天雨肉天不享其徳將易其君 續漢書五行志曰桓帝建和三年北地雨肉似羊筋大如手時帝幼太后專政 魏志曰公孫泉將亡襄平北市生肉長圍各數尺有頭目口喙無手足而動喙搖占曰有形不成者其國滅
  洪範傳曰天雨爵錫如甘露着樹木不出三年更政易主白者名甘露黄者為爵錫
  天鏡曰天雨如水銀是謂刑枉不出三年兵喪並起亡國失土
  天雨血
  京房曰天雨血兹謂不親黔首怨之不出三年亡其宗人 尚書中候曰夏桀無道天雨血 天鏡曰天雨血是謂天見其妖不正者不得久處其位不三年兵起演孔圖曰君過滿七九則雨血 運斗樞曰偏任不移雨血漂流 京房易傳曰王者不顧骨肉不親九族天雨血二日 又曰血自天墮三年大兵 易飛候曰天雨血流染衣其國亡君戮 太公金匱曰唐堯克有苖問人曰吾聞有苖時天雨血沾衣有此妖乎人曰非妖也有苖誅諌者尊無功退有能遇人如仇故亡耳 京房易曰臨獄不解兹謂進非厥咎天雨血天雨血者兹謂不親宗有怨恐不出三年亡其宗佞人用功天雨血漢書五行志曰惠帝二年雨血于宜陽一頃所劉向
  以為近赤祥也時大臣誅滅諸吕僵尸流血 又曰哀帝建平四年山陽胡陵雨血廣三尺長五尺大者如錢小者如麻後三年王莽專朝誅貴戚
  天雨羽毛 天雨金銀銕錢
  天鏡曰天雨羽毛是謂興人不常弃亡前後有喪不出九年兵馬興京房曰天雨毛邪人進賢人逃貴人走易飛候曰天雨毛羽其國大風 又曰天雨羽毛大人出亡 又曰天雨羽君徳不通逆於天下
  天鏡曰天雨金為兵喪萬民流亡易飛候曰天雨金銕大兵入 天鏡曰天雨金銕是謂刑餘人君殘酷好殺無違不出一年兵交于朝 京房曰天雨金銀兵將興失道之君當之謹按史記秦獻公十八年雨金 易飛候曰天雨銕錢其國大饑
  天雨石 雨氷 雨笠 雨杵 雨灰土
  天鏡曰天雨石為兵喪萬民亡 京房曰天雨石為政者質信不施偽詐妄行國君死亡
  易飛候曰天雨氷其國大疾
  又曰天雨笠國大饑
  又曰天雨杵其國大饑
  皇甫士安曰殷紂暴虐天雨灰天雨灰色君有歸來邑者 墨子曰商紂不徳十日雨土於亳天雨土君失封易飛候曰天雨土是大凶民人負子東西莫居其鄉又曰天雨土是謂高土百姓勞苦而無妨土是謂高
  社民勞苦繁于土功不安主外戚謀
  天雨五穀 雨㮈 雨草木 雨梳 雨釜甑
  天鏡曰天雨五穀是謂禾不熟人君賦歛重數故示戒不出五年困乏軍糧墨子曰天雨粟不肖者食祿與三公一位天雨黍豆麥粟稻是謂惡祥不出一年民負子流亡莫有所向 易飛候曰天雨五穀其國大饑 天雨黍為政者去大人出死他國三年有死將
  又曰天雨㮏兵起四方
  天鏡曰天雨草是謂増福不出三年外國輸糓 天雨草木為兵喪萬民流亡 天雨木多風五糓傷 墨子曰國君失信專祿去賢則天雨草 易飛候曰天雨草國有殘民破亡 又曰君讒臣不和天雨草木其歳民多兵死
  易飛候曰天雨梳其國有權
  又曰天雨釜甑其國大饑 墨子曰天雨釜甑嵗大穰
  天雨絮布帛 雨蘖 雨墨 雨火
  天鏡曰天雨絲帛天下有兵喪不出六年兵起且亂又曰天雨布帛為兵喪萬民流亡
  墨子曰天雨絮其國將喪無復有兵
  易飛候曰天雨蘖其君有咎
  天鏡曰天雨墨是謂隂謀君臣無道讒人進用不出五年君亡墨子曰天雨墨君隂謀
  天鏡曰天火燒國郭門其地有謀人欲發 又曰天火焰宗廟人君不謹敬淫佚又數犯冬令也 又曰天火焚朝廟社稷主有大殃國將亡謹按後魏時造作宫室過度而頻有天灾其後尋有兵亂 又曰一條天火燒正殿此必人君不聽諌戮大臣佞人持政 天火燒街有大兵 天火燒廄兵大起天火燒民舍兵方起 天火燒野五穀國將亡 天
  火燒山阜百姓不安 天火燒萬物天下分裂 天火燒牛馬兵屠裂 天火燒水逆兵方起 天火焰大木木鳴呼是謂姦起六月霜降 天雨火為兵喪萬民流亡 天妄下火焚燒是謂大殃民負子流亡 墨子曰天下火燔邑城門其邑被圍 易飛候曰天雨火是謂大凶民人賣其子東西莫居其鄉 又曰天官見師為禍司馬必敗司馬謂兵師也
  天殞石 天雨雜物 雨㦸 雨人
  京房易候曰王者不顧骨肉不親九族則天殞石 甘氏曰無雲而雷石殞隨地大可一丈圍形如雞子兩頭鋭名曰天鼔所下之邦必有大戰伏尸數萬不可救春秋僖公十六年隕石于宋五此時宋襄之應也望之是星至地為石其所無光榮之象也
  天鏡曰天雨雜物皆為兵喪萬民流亡
  天雨㦸是謂不祥不出三年天下兵興
  天鏡曰天雨人無名字妄語言是謂凶殃不出十二年必易王








  唐開元占經卷三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