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開元占經 (四庫全書本)/卷004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三 唐開元占經 卷四 卷五

  欽定四庫全書
  唐開元占經卷四
  唐 瞿曇悉達 撰
  地占
  地名體
  易曰天地貞觀日月貞明坤卦曰牝馬地類行地無疆象曰地勢坤君子以厚徳載物 淮南子曰重濁者
  淹滯而為地 説文曰元氣初分重濁為地萬物所陳列也 洪範五行傳曰地者成萬物者也 元命包曰地者易也言養物懐任易變化含吐應節故其立字土力於一者為地 聖證論曰孔昆云普天之下華岳列居河海所流丘陵墳衍總謂之地 素問曰積隂為地故地者濁隂 元命包曰地所以右轉者氣濁清少含隂而起遲故轉右迎天謂隂氣也 考靈曜曰地有四游冬至地上北而南三萬里矣恒動而不止而人不知譬如人在大舟行而人不覺也 漢地理志曰保章氏掌天文以星土辨九州之地所封之域皆有分星以視吉凶
  地數
  河圖括地象曰地廣東西二萬八千里南北二萬六千里有君長之八極之廣東西二億三萬三千里南北二億三萬一千五百里 詩含神霧曰天地東西二億三萬三千里南北二億三萬一千五百里天地相去億五萬里 廣雅曰神農所治四海内東西九十萬里南北八十一萬里唐帝所治九州地二千四百三十萬八千四十二頃夏禹所治四海内地東西二萬八千里南北二萬六千里 命厯序曰神農始立州制形 甄曜度曰四海東西九十萬里南北八十萬里 山海經曰帝命䜿亥步自東極至于西極五億十選郭璞註曰䜿亥健行人選萬也九千八百八步䜿亥左手把䇿右手指青丘 一曰禹令䜿亥一曰五億十萬九千八百步 紀年曰穆王東征天下二億二千五百里西征億有九萬里南征億有七百三里北征二億七里 山海經曰天地之東西二萬八千里南北二萬六千里出水者八千里受水者八千里 博物志曰地祗之位起形于崑崙縱廣萬里髙萬一千里神物所生聖人仙人之所集崑崙之東北地轉下三千六百里有八𤣥幽都方二十萬里地下有四柱柱廣十萬里有三千六百軸犬牙相舉也 吕氏春秋曰凡四海之内東西有五億九萬七千里南北亦有五億九萬七千里 淮南子曰禹乃使大章步自東極至于西極二億三萬三千五百里七十五步使䜿亥自北極至于南極二億三萬三千五百里七十五步 古今通論曰夫地者厚三萬里凡八極之廣東西二十三萬三千里南北二十三萬一千五百里
  地動
  京氏曰地動隂高者為下下者為陽此人君俱進君子為小人同倫任小人為上宰置君子於下位此隂高而陽卑也故反也害及大人 河圖祕徵篇曰地之動大臣逆 雒書雒罪級曰土震不言衆虐盛 尚書夏侯説曰地動大臣盛將有為下不靜兵數動也 運斗樞曰地之動亂並孳羣臣蹷施宋均曰蹷動也施放縱之也隂讙譁又曰地震之異隂倍主 保乾圖曰地動下逆無陽自燭則退强臣誅大過免近戚 潛潭巴曰地動搖臣下謀上 運斗樞曰后族專權地動搖宫 春秋公羊傳曰臣專政隂而行陽故地震 穀梁曰地動大臣盛將動有變變謂反也 夏氏曰地動民不安搖擾流移 劉向洪範傳曰地動者臣不臣也臣下大貴也 董仲舒對灾異曰地者隂之類也動者後宫臣下專主之盛陽衰故致疾疫當制後宫齊御百官以救之 京房對灾異曰地者大臣之位當載安萬民懐藏物類而動搖者此不欲為君載安萬民動搖不安思欲簒殺也 京房傳曰地動蹷城天下亡 天鏡曰地動世主失不出千日京房曰地動蹷屋室人天下兵行 地移或西或東
  不列王公此謂不公其行也 地動動牀木嵗大熟地動教令從臣下出必有流血饑亡 地動有赤水出司馬戮 地動疾驚牛馬禽獸變動天子失地 地獨動於靈廟中及朝廷邑有亂臣且凶 國無忠臣地動不已 地比四五日動人主不安 地數動殺人賊臣暴 地以春動有音歳不昌以夏動有音人主有喪以四月動有音五穀不熟民大饑以五月動有音人主有喪民流亡以六月動有音少老多死嵗惡以秋動有音大兵起以九月動有音殃大以冬動有音人主有喪兵起以十月動有音邑有土功以十一月動有音其邑有大兵喪及民饑亡以十二月動有音其邑有兵行 地鏡曰地動三年其國民流東西動十日以上必有兵地動千里是謂隂盛陽衰人君犯四時興土功不出年國有喪 地動壊城郭宫室是謂隂道失四海有兵喪抱朴子曰軍中地動必大戰或有謀反 張衡上書
  曰地動者民擾也 易坤靈圖曰地大動搖世主之宫國不安 國語曰周幽王二年西周三川皆震伯陽父曰周將亡矣夫天地之氣不失其序若過其序民之亂也陽伏而不能出隂迫而不能烝于是有地震今三川實震陽失其所也 史記曰周幽王二年西周三川皆震三川涇渭洛也伯陽甫曰周將亡矣天地之氣不失其序若過其序民亂之也陽伏而不能出隂迫而不能烝于是有地震今三川實震是陽失其所而填隂也陽失而在隂原必塞原塞國必亡夫水土演而民用也土無所演民乏財用不亡何待昔伊洛竭而夏亡河竭而商亡今周徳若二代之季矣其川原又塞塞必竭川竭山必崩夫國必依山川山崩川竭亡之徵也若國亡不過十年數之紀也 左傳曰昭公二十三年八月丁酉南宫極震萇𢎞謂劉文公曰君其勉之先君之力可濟也周之亡也其三川震今西王之大臣亦震天弃之矣東王必大克注子朝在王城故謂西王敬王居狄泉在王城之東故曰東王 漢安帝永初元年郡國十八地震地者隂也法當安靜今乃越隂之職專陽之政故應以震動 漢獻帝初平年中京師地震董卓以問蔡伯喈伯喈對曰地動隂盛大臣踰制之所致也公乘青葢車逺近以為非宜為先是山東豪傑並起卓懼乃徙天子都長安燔燒洛陽宫室自為太師號曰尚父乘青葢車金華爪畫兩輪故諌之卓乃更乗金華皂葢車 地鏡曰地動而折有急令近臣謀主兵革興
  地坼
  祕徵篇曰三公秉執卦錄在心則地坼 考異郵曰臣恣地裂坼 漢含孳曰大夫專權兵陵地坼 海中占曰主好聽讒言廢置大臣女子為政刑法誅殺不以道理則地坼 京房對灾異曰隂倍陽則地坼臣叛君則義廢此人君不親上下不厚致此灾也不捄則骨肉相殘父子分離羌夷叛去  演孔圖曰地坼隂畔不靜陽不施臣下專恣故天下以謀去主 潛潭巴曰地裂下分威執曰臣不臣 漢書曰和帝永元七年趙國易陽地裂 京房易傳曰地坼裂者臣下分離不肯相從灾及王公 張衡上書曰土裂者威分月令曰季秋行冬令則土地分裂 尚書説曰黄帝相亡則地裂京房易妖占曰隂倍陽地分坼 又曰地分下叛主
  賢明者退不肖者進 又曰地劈大者此謂兵起天下分離長一里以上及成谷其中有水且至所謂地劈者坼也 又曰地劈于邑城毁廢劈于邑朝天下有大兵其邑獨亡春夏無傷劈于朝廷邑分離為數鄉劈于宫殿室邑社稷滅亡劈于社稷乃大祠其下邑有大殃劈於丘塜下民大死亡 抱朴子曰軍中地裂急徙居不則軍敗 地鏡曰地裂劈臣下有分離若在城門驕臣從中起邑有謀兵地裂朝廷分其鄉部地裂社稷天下有大兵地裂市里居家不出三年大兵起國有憂王道中忽坼不出四年王道絶有分天地居地分裂一里以上或山阜破丘有水天下流亡地劈有音及見雜物形若于朝廷宗廟丘社道中咸為兵亂國亂地坼有聲天下不安國分急兵起地夏裂一丈以上殺五榖秋裂民流亡冬裂大凶兵起國主亡 京房易妖占曰地以正月劈不傷嵗以二月劈人主吉嵗樂以三月劈嵗熟吉以四月劈人主吉嵗熟五穀登以五月劈五穀收以六月劈此嵗定以七月劈此驚駭兵起發以八月劈兵大作民流亡以九月劈煞兵行人主恐亡以十月劈有亡邑有兵以十一月劈民不安兵大作以十二月劈人主大降將凶 潜潭巴曰地鳴而坼君不專政臣叛作易坤靈圖曰黄之人精兵起地大裂土化為人 易妖占曰地劈有狀掌掌闌闌此兵急邑分有音哅哅亂天下不安傳驛相從 地分坼軍破將急出去不可止漢陽嘉二年六月雒陽宣徳亭地坼長八十五丈時李固對䇿以為隂類專恣將有分離之象上帝以戒陛下
  地陷
  地鏡曰地自陷天王亡地 書緯運期授曰赤帝亡五郡陷 祕徵篇云邑之淪主勢奪 運斗樞曰邑之淪隂吞陽下相屠 潜潭巴曰天子無深鑿地深則民苦邑反淪而下 保乾圖曰地淪山亡之兆亂如塗禍漫漫 地鏡曰地無故自下天下亂兵大起 易妖占曰地自下其君亡 又曰家無故宅自陷下此必人亡其邑君矣 地鏡曰地陷没入人君為臣下所擒 異苑曰晉武帝太康五年宗廟地歘陷無故梁自折凡宗廟所以承祖先嗣承世不利安居摧陷是縹絶之徵也京房曰山無故自下陷天下兵作 晉太康八年七月大雨殿前陷方五尺深數丈中有破船 京房妖占曰地以正月自下且有大事以三月自下水月火至以五月自下不吉天下有兵民分離鄉以六月自下大水且至多不常以七月自下天下兵大行以八月自下天下大搖民多行以九月自下天下有亡主以十月自下天下有兵以十一月自下有水且行以十二月自下大水且移者傷 地鏡曰春地陷有大水魚行人道夏陷兵起國分有非常水秋陷有大兵冬陷有兵水
  地燃
  京房易傳曰火出地其國大出水其君死 述異記曰姚興永和十年華山東界地燃廣百餘步草木烟枯井谷沸竭置生物皆熟民殘之徵也晉惠帝光熙元年五月范陽國北地燃可爨至九月而驃騎范陽王司馬虓薨十一月惠帝用食而崩懐帝即位太傅東海王司馬越殺太宰河間王司馬顒專柄朝政又尋死遂泪永嘉之亂海淪殪越之亂副亦皆殄滅石勒焚越之尸此其應也 前秦錄曰初秦之未亂也闗中大燃無火而烟氣大起月餘不滅 慕容熙光始四年遼東新郡地燃五年八月為遼西太守邵顔聚徒反至九月敗誅熙建始元年正月華陽郡地燃是嵗熙僣號之七年也其年五月為尚書郎苻進謀反事覺誅至九月熙出逸妻瘞進餘黨推之賊高和為主據城反熙馳還不得入遂逃不免為和所誅後三年宋高祖平齊冬盡坑其衆二燕並滅慕容氏殱焉此皆不祥之應也
  地鳴
  地鏡曰地中哅哅有聲人君好興兵相攻 潜潭巴曰地鳴有聲天子不知國政任婦人 地中有聲洞洞者邑亡 京房易候曰地中訩訩若嗷嗷為凶祥所愛子死邦有殃
  地生毛
  地鏡曰地忽生毛天下亂兵起 易妖占曰地生毛百姓勞苦 史記曰趙王遷時人訛言曰秦為笑趙為號以為不信視地之生毛後五年地果生毛七年而秦滅趙
  地嘔血
  地鏡曰地出血為兵亂國亡 地忽生血國將虚 潜潭巴曰地嘔血禍之極效也 地鏡曰地無故赤如燃兵大起 河圖曰地赤如丹血流汎汎 易妖占曰功臣戮厥地生血 王隠晉書曰祖約為豫州府内地皆如丹其後果凶 京房曰地生血賊必來攻凶急去勿留
  地出光
  地鏡曰地忽生光如火照憂國危亡 潜潭巴曰地生光女謁行 地忽生光小人進賢人滅注云近驗敬暉桓範等被逐而小人用事于時洛陽城東白馬寺側地光如鏡行者影現 京房易候曰不顧骨肉不親九族厥徳已衰地出光
  地自出泉
  地鏡曰地無故自成泉天下亂兵起大水 易候曰天不下雨而地自出泉其國大水亂從中生 地鏡曰湧泉忽出臣為禍害或以疾不過三年國憂有喪 家中庭忽出泉者當富
  地自長
  地鏡曰地忽自長在道中天下不通地長邑下其治毁地長市中國有利地長社稷王者増土地長洲嶼上亦増土地無故自長如丘隴室屋其上或生草木皆失地亡民春長者吉昌卒長有生樹天王安有死樹國王亡地夏長年中熟秋長殺生易地冬長國不安地上卒息者大人將起
  地自營宫 地生雜物 地生卵
  地鏡曰大澤中地無故自營宫女患位卑者暴貴地鏡曰地無故生雜物天下亂兵起大水
  易傳曰地自生卵將軍且疾
  地生石
  京房易傳曰地自生石軍可久居 地鏡曰石生平野庶人逆謀興兵臣反不出三月齊兵起
  地生穀
  京房易傳曰地自出五穀將軍得大道生黄色將軍得土地





  唐開元占經卷四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