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開元占經 (四庫全書本)/卷009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八 唐開元占經 卷九 卷十

  欽定四庫全書
  唐開元占經卷九
  唐 瞿曇悉達 撰
  日占五
  𠉀日蝕
  京房日蝕占曰日之將蝕也五龍先見於日傍青龍見於日左以春蝕赤龍見於日上以夏蝕黄龍見於日中央以六月蝕白龍見於日右以秋蝕黒龍見於日下以冬蝕欲𠉀此龍見日蝕法當以五寅日𠉀之春以甲寅夏以丙寅六月下旬以戊寅秋以庚寅冬以壬寅此所謂五寅也置盆水庭中平旦至暮視之則龍見欲知何月孟月以孟仲月以仲季月以季欲知何日蝕龍以上旬見日以朔蝕龍以下旬見日以晦蝕龍以日出見以日出蝕龍以日中見以日中蝕龍以晡時見日以晡時蝕龍以日入見日以日入蝕 春秋合誠圖曰日之將蝕陽微隂漸其城君蔽臣恣下壅塞九引先出日乃毁息陽日也君也隂月也漸猶入也君微弱故隂氣入日是主闇蔽臣下壅塞君恩化使不施行也九引先出卒蝕日也日将蝕破滅必先氣引出見祥也常經以效類垂萌法至尊陽精魄常經垂萌上十二月所祭者也故冬至夏至入陽氣隂注布貞以精明魄權成其尊也春秋感精符曰日將蝕必先青黄不卒至漸消也日光沉掩皆月所掩毁傷雌為政伐其雄 京氏曰日失魄者將蝕月失魄者水所謂失者日光精移處若有兩日也 尚書璇璣鈐曰北斗第一星率色數赤不明七日内日蝕 春秋感精符曰日紫色出二十日以上則蝕既禍必合 石氏曰日月以二月八月出房南過其度其衝日月以晦蝕出房北過其度其衝日月以朔蝕 郗萌曰辰星受制不見輿鬼乃日蝕 郗萌曰歳星辰星逆乗張左右角皆為日蝕國有大變 荆州占曰諸日變皆旬望以上旬十日望十五日其衝月皆應當蝕乃災成正月日色變来七月日蝕是也 韓楊曰熒惑南去列星間從四舎以上期百二十日日蝕
  𠉀日夜蝕二
  易萌氣樞曰日夜蝕者火中無影言日當夜蝕建八尺竹視其下無影蝕不可見故以表𠉀之耳日所以夜蝕者人君諱其過臣下强君不能制見臣之惡反以為善見臣邪僻反以為正直故日夜蝕隂過盛陽道微日夜蝕者謀臣誅
  日薄蝕三
  河圖帝覽嬉曰日月赤黄無灮命曰薄破毁傷命曰蝕孟康子曰日月無光曰薄 京房易傳曰日月不交
  而蝕曰薄 韋昭曰月氣往迫之為薄 京房易傳曰蝕皆於晦朔有不於晦朔者名曰薄此人君誅不以理賊臣漸舉兵而起雖非日月同宿時隂氣盛猶掩薄日光也 釋名曰日月虧日蝕稍侵虧如蟲食草木也按謝承後漢書曰江夏黄琬七歳祖瓊為魏郡太守梁太后詔問其日蝕之狀未能對琬跪而曰何不言日蝕之餘如月之初 穀梁傳曰日有蝕之吐者外壤蝕者内壤闕然不見其壤有食之者也 毛詩曰彼月而食則惟其常此日而食于何不臧 春秋考異郵曰麟龍鬪則日月蝕按淮南鴻烈日麒麟鬬日月蝕也 五經通義曰日蝕者月往蔽之君臣反不以道故蝕 春秋漢含孳曰臣子謀日乃蝕案檀道鸞晉陽秋曰孝武太元元年十月辛亥日有蝕之時有張五虎路六根等謀反諸葛偘誘斬之㓕其凶黨春秋運斗樞曰人主自恣不循古逆天暴物禍起則
  日蝕 禮斗威儀曰君喜怒無常輕殺不韋戮無罪慢天地忽鬼神則日蝕 淮南子曰君失其行日薄蝕無光 京房易説曰下侵上則日蝕 河圗帝覽嬉曰日蝕所宿國主疾貴人死用兵者從蝕之面攻城取地河圖曰日三蝕三雄謀日四蝕四夷謀 春秋感精符曰再失陽事則日蝕謫見 春秋感精符曰日蝕有三法一曰妃黨恣邪臣在側日黄無澤則日以晦蝕其發必於眩惑二曰偏任權并大臣擅法則日青黒以二日蝕其發必於酷毒三曰宗黨犯命威權害國則日赤鬱怏無光色則日以朔蝕其發必於嫌隙 班固天文志曰古人有言曰天下太平五星循度無有逆行者日不蝕朔月不蝕望 洪範傳曰日蝕必以朔非朔為薄蝕陰盛侵陽其君凶不出三年日蝕皆蝕合朔不當蝕晦蝕晦者陽行遲陰行疾君舒臣驕之異也 京房易𫝊曰人君謀罰不理臣下將起則日蝕不以朔晦 春秋感精符曰日之蝕國絶也 春秋緯曰君不聪聴無知徳威令不嚴舒懦為臣下所侵則日光青赤其後乆旱地動摇宫陰氣盛下臣太恣横陽精挑奪日行失度不得則日月薄于晦陽為臣所悦故以晦日蝕之失後也案洪範天文日月度占曰春秋魯昭公二十四年夏五月乙未朔日有蝕之周之五月建辰今之三月也魯趙分也魯太師梓慎曰將水叔孫昭子曰旱也夫日過春分而陽猶不勝陰能無旱乎是秋魯大旱凡二至二分日有蝕之不為水灾大旱而已也 易萌氣樞曰昭明蔽塞政在臣下親戚干朝君不覺悟即雜氣失以星奔日蝕為咎案洪範五行傳曰漢成帝建始三年冬十二月戊申朔日有食之其夜未央殿地震日在湏女九度占在皇后貴妾其後皇后廢趙飛燕姊妹亂宫皇子死王氏専權 易通卦驗曰日蝕則害命王道傾側故日蝕則正人主之過詩推度災曰日蝕君傷按檀道鸞晉陽秋曰孝武大元二十年三月庚辰日有食之二十一年九月庚申帝崩 詩含神霧曰日之蝕帝消案袁宏漢紀曰安帝永初五年正月庚辰朔日有蝕之本志以為正旦王者聽朝之日也鄧太后攝政天子守虚位不得行其號令盖陽不克之象也 晉中興書曰成帝咸和六年三月壬戌朔日有食之是時顯宗已長幸司徒第猶出入見王導夫人曹氏如子弟之禮以人君而敬人臣之妻有虧君徳九年十月乙未朔日有食之是時顯宗冠當親萬幾而委政大臣君道有虧也 春秋潛潭巴曰凡日蝕之敗或地嘔血或天雨蝗鳥旁蜚龍羣鬬長人入宫虎哭雉巢列宿㓕皆禍敗顯然之徴也春秋潛潭巴曰日蝕之後必有亡國弑君奔走乖離相誅専政擁主㓕兵車天下昏亂邦多郵按洪範天文志日月變占曰春秋魯昭公十五年夏六月丁巳朔日有食之晉魯分也後二年晉昭公九年六卿専晉三家擅魯魯昭公奔之應也 洪範五行傳曰漢髙帝三年冬十一月癸邜晦日有食之吳齊分也後二年齊韓信徙封楚王三年廢為侯而誅之應也 晉中興書曰太和三年三月丁巳日有食之五年七月癸酉日冇食之皆海西被廢之應也 宋書天文志曰晉元帝太興元年四月丁丑朔日有食之明帝大寜三年十一月癸巳朔日有蝕之在斗斗吳分也其後蘇峻作逆 安帝元興二年四月癸巳朔日有食之其冬桓𤣥篡位 春秋合誠圖曰日蝕之主見賊 春秋保乾圖曰日蝕主行蔽明壅塞改身修政乃黜不法乂曰日蝕治亂 春秋公羊傳曰日蝕皆臣弑君子弑父夷狄侵中國之異按洪範天文志日月變占曰春秋魯莊公十八年春三月日冇食之衛齊分也後狄人㓕衛齊桓公救而封之應也二十六年冬十二月癸亥朔日有食之燕分也其後山戎侵燕齊桓救燕北至孤竹平山戎之應也三十年九月庚午朔日有食之楚之分也其後楚世子商臣殺其君父之應也魯文公元年春二月癸亥朔日有食之齊分也後十一年間狄三侵齊十四年昭公卒其弟公子商人殺其君兄子而自立四年齊人殺之大亂之應十五年六月辛丑朔日有食之晉分也此正陽純乾之月隂氣未起而能侵陽其災最重明年晉趙穿殺其君靈公而周匡王崩之應也魯㐮公二十一年秋九月庚戌朔日有食之楚分也後十二年楚公子圍殺其君兄而自立之應也 韋昭漢紀曰光武十七年二月日有食之二十年五月朔虜數犯上黨銅鞮右扶風二十一年匈奴大入上谷郡之應是也 洛書曰日蝕復生者日光復故也從日蝕生地擊敵破之 荆州占曰日蝕之下有破國大戰將軍死有賊兵按洪範天文日月變占曰魯成公十六年六月丙寅朔日有食之晋分也是月魯侯伐鄭戰于鄢陵楚師大敗恭王傷目將軍子反死之晉侯時豫而驕多殺大臣明年晉大夫欒書中行偃遂殺厲公大亂之應也 洛書曰日蝕不祥善惡各為其國按左氏傳曰昭公七年夏四月甲辰朔日有食之晉侯問于士文伯曰誰將當日食對日魯衛惡之衛大魯小公曰何故對曰去衛地如魯地杜注曰衛地豕幸也魯地降婁也日食自於豕韋之末及降婁之始乃息故禍在衛大在魯小也傳曰于是有灾魯實受之其大咎其衛君乎魯將工卿注曰八月衛侯卒十一月季孫宿卒 又洪範天文日月變占曰魯僖公五年杖九月戊申朔日有食之楚周之分也其後楚荘王觀兵于周疆有問鼎之應 洪範五行傳曰漢髙帝三年冬十月甲戌晦日有食之燕吳越分也後二年燕王臧荼反誅復以盧綰為燕王亦反誅南越王趙佗自立稱帝之應也 洛書曰日月蝕當用兵擊之君安日月蝕不可出軍日蝕之歳不可出軍月蝕之月不可出軍 甘氏曰無道之國日月過之薄蝕兵之所攻國家亡又以有喪 甘氏曰日陽精之明耀魄寳其氣布徳而至生本在地曰徳徳者生之類也徳傷則亡故日蝕必有國災日蝕則失徳之國亡日蝕修徳 甘氏曰日薄色赤黄其月旱 京房妖占曰日蝕無道之君當之京氏曰外交之蝕蝕旦不虧虧而地猶明是外謀也京氏曰専政之蝕日明缺至陽雖侵光猶明是司馬舉
  兵欲起 京氏曰日蝕諸侯相侵白青明君弱 京氏曰日蝕國有兵大戰從西方来勝 京氏曰日蝕王為君蝕相為臣蝕囚為罪人蝕死為夷狄蝕休為民有兵其兵從隂所来日蝕後必通水在隂所来在於三年之内又必有火燒屋按韋昭洞紀曰漢和帝永元二年二月日食三年左校尉耿䕫等征匈奴戰破之安帝元初三年日蝕京師旱武陵蠻夷燒官寺桓帝永康元年日食渤海水溢殺人十二月丁丑帝崩孫盛晉陽秋曰武帝太康七年正月甲寅朔日有食之乙卯又食詔曰邦之不滅實在朕躬公卿大臣極言其失太尉亮司徒舒司空瓘上言曰三朔之始日有食之盖陽莭過而堅氷未消謹按經義曰君道也父道也夫道也君子道也陽勝隂陽氣之常今氷不消隂氣盛隂盛者臣擅主權也孝道不修也後宫過度小人在位也后八年正月戊申朔日又食太熈元年而武帝崩之應也 劉向洪範𫝊曰日之為異莫重於蝕故春秋日蝕則書之也日蝕者下凌上臣侵君之象也日蝕數者其亂衆稀者亂亦稀 洪範𫝊曰人君失序享國不明臣下務亂羣隂蔽陽則日月薄蝕汶闇暗昧若蝕從中起背璚縱横則亂交爭兵革並行 史記天官書曰諸侯作亂日蝕盡時 夏氏曰日蝕出軍軍折傷後疾病 荆州占曰日蝕當其國君王死按韋昭洞紀曰周平王五十一年日食三月平王崩洪範天文志日月變占曰髙帝九年六月乙未晦日日有食之周秦分也是時漢都長安都東及洛陽為畿内明年四月髙帝崩 韋昭洞紀曰漢文帝二年十一月晦日食帝引咎責躬舉直言省徭費闢籍田除誹謗妖言之罪文帝後四年四月晦日食七年六月己亥帝崩哀帝元夀元年正月辛丑朔日有食之不盡如鈎明年哀帝崩 晉中興書曰愍帝建興五年十一月先晦二日丙子日有食之十二月愍皇帝崩于虜庭咸康八年正月乙未朔日有食之京都大雨郡國以聞是謂三朝王者惡之六月而顕宗崩升平四年八月辛丑朔日有食之幾既在角為天門人主惡之明年孝宗崩也洛書曰日蝕從所蝕利擊敵也 王朔曰日蝕兩敵
  相當即從蝕所擊之大勝殺將
  日蝕早晚所主四
  甘氏曰日出至早食時蝕為齊食時至昺中食為楚昺中至日中蝕為周日中至日昳蝕為秦日昳至日晡蝕為魏晡時至日夕蝕為燕日夕至日入蝕為代皆為不出三年當之者國有喪 甘氏曰日始出而蝕是謂無明齊越受兵一曰亡地 京氏曰日始出而蝕是謂棄光齊楚亡 甘氏曰日中而蝕荆魏受兵一曰亡地海兵大起 太公兵法曰日中蝕海内兵大起王公憂石氏曰日晡蝕兵將罷兵不起 甘氏曰日將入而蝕大人出兵趙燕當之近期三月逺期三年 魏氏圖曰日入而蝕是謂勝明大人出兵起當之
  日蝕從上起五
  春秋感精符曰日以上蝕者子為害 甘氏曰凡日蝕則有兵日蝕從上失於道君當之 京氏曰日蝕上者君為其偽佞人而安用之故尊卑失禮責於尊者故天見亡君之象 京房易𫝊曰凡日蝕從上失臣 郗萌曰日蝕上皆為責在君其色青則弱於任善生怨患赤則君無禮不好學黄則君欺其下掩臣美白則弱於誅惡生仇讎黑則簡宗廟鬼神
  日蝕從中起六
  甘氏曰日蝕從中央起内亂兵大起更立太子 京氏曰日蝕内者君即朝臨政厲心為治不疑臣下臣下以邪亂君政故天見亡臣之象故臣當之 京氏曰日蝕從中中青赤外黄國亡又曰中人為亂 郗萌曰日蝕中皆為内有伏謀青則謀者止赤則謀其事黄則謀成者受誅白則事覺黒則逆謀成其事 洪範曰日蝕貫日中央上下竟而黒臣弑君從中成之刑也 荆州占曰凡日蝕從中者人君有娶於同姓 荆州占曰日蝕從中央始國君遇賊 荆州占曰日蝕從中起君受兵一曰所宿國有兵一曰臣謀君 荆州占曰日蝕中央空主死期三年應以善事則消災
  日蝕從下起七
  甘氏曰日蝕從下者王室女滛自恣此臣下當有動師衆行軍又曰失於事將當之 春秋感精符曰日蝕從下起妻害急 京氏曰日蝕從下起失民人君疑於賢者為不肖不用其政教故天見亡民之象也以人君尊天將亡君必先喪其民蝕者侵削之意也 京氏曰日蝕從下起多死一曰下人為寇 郗萌曰日蝕下皆為責在民青則民相譛後有疾疫蟲灾赤則衆庶上僣强乗弱後有旱灾黄則失民飭宫室爭土疆後有土功皆奪主光减年筭白則民相賊害後有小兵黒則小民多怨後有水災期三年也
  日蝕後左右起周蝕四傍八
  京氏曰日蝕光清無雲三日乃蝕蝕已天鳴蝕左右此臣與君爭美尸大功日君也所以有功者我也心生慕意起之蝕也後九年臣謀君六年成 京氏曰日蝕左為噬嗑火燒民 京氏曰日蝕從傍起者為兵從其方起黎庶為亂 郗萌曰日蝕左皆為責在臣青則臣専恩赤則臣無禮於君黄則臣侵君上白則臣専法黒則欺君失臣 京氏曰日蝕從右傍者君親作惑道虎狼之行 京氏曰日蝕右皆為賁火燒諸侯必有異災起郗萌曰日蝕右皆為責在臣青則佐公作惡赤則佐公作福黄則放其君白則佐公作刑黒則臣作威 天鏡曰日蝕從右傍者滛女暴為主君當暴治丘塜傷害人民百姓怨 甘氏曰日蝕從傍起失於令相當之 河圖曰日青黒以傍蝕之臣之害按洪範日月變占曰漢武元狩元年五月乙巳晦日有蝕之從傍左明年丞相公孫𢎞薨之應 春秋感精符曰日蝕傍者臣欲作禍之應殺君亡國四夷入侵逺期二十七年中期二十九月近期九月 郗萌曰日月蝕皆為責在妃青則女疾衆妾欺君奪主榮恣害争寵内患赤則右夫人乗君損主白則衆妾怨妬黒則君内消將絶嗣卑妾得志㓕君徳失夫人 荆州占曰日蝕四傍缺諸侯王有死者期在三年中
  日蝕中分日蝕不盡日蝕三毁三復九
  京房易𫝊曰諸侯越職征伐與上分威則日蝕中分荆州占曰日蝕中分五年其國亡一曰二年亡 荆州占曰日蝕有亡其國者少半蝕少半亡半蝕半亡 甘氏曰日蝕過半必有亡國期一年 甘氏曰日蝕不盡有失地一曰强國有逐相 京氏曰日蝕不盡相有出走者期八十日 董仲舒曰諸侯不承天子命自相侵伐則日蝕三毁三復此仲舒曰異對也
  日蝕既十
  河圖曰日蝕盡者王位也不盡者大臣位也近期三月逺期三年 春秋感精符曰日蝕既則破隂謀黜豪傑備邊輔王易號失天下外填冦内填下 春秋感精符曰君行無常公輔不徳夷强狄侵萬事錯則日蝕既孝經内記曰日朔蝕既天絶晦蝕既地絶先晦蝕既人絶 石氏曰日蝕盡其國大人亡不盡相去 京房易傳曰亡師兹謂不禦厥異日蝕其蝕既也 京房易傳曰君臣不通兹謂亡厥蝕三既 京房易傳曰弑君獲位兹謂逆厥蝕既先風雨折木日赤 京氏曰日蝕地拆 董仲舒曰前事已大後事將至者又大則日蝕既 董仲舒灾異對曰人君自専禄不封賜功臣則日蝕既而黒光反外照 董仲舒災異對曰亂臣賊子欲作逆弑君竊位則日蝕既先風折樹 董仲舒災異對曰人君妬賢嫉能臣下謀上則日蝕既先雨雹殺走獸 洛書曰日蝕盡伐者謂既也伐者人君死子代之或臣簒殺不盡者日虧缺也按洪範天文日月變占曰春秋魯襄公二十四年七月甲子朔日有食之既既盡也秦晉分也後十二月秦景公卒其弟車自晉復于秦之應也 漢惠帝七年夏五月丁夘先晦一日日有食之既既盡也亦周秦分野隂匿始起而犯盛其年八月惠帝崩 吕后七年春正月己丑晦日有食之既既盡也在營室九度為宫室中呂后曰此為我也明年呂后崩應也 甘氏曰日蝕盡天下大凶有亡國一曰必更王人主死近期二年不盡有失地者 京房易傳曰君誅殺失理臣下有叛心則日蝕盡而光散又曰君臣見災不改行國將亡則日蝕三盡也京房妖占曰日蝕盡臣欲殺主一曰嵗有夷王起一
  曰有喪按韋昭洞紀曰周桓王十一年七月日食既十三年壬辰陳桓公鮑卒弟佗殺兄子代立也京房灾異對曰日蝕盡無光露者亡其邑 京氏曰日
  蝕盡日官不見直日者其國有喪 荆州占曰日蝕盡光此謂帝之殃三年之間有國必亡
  日蝕變色十一
  京房易傳曰凡日蝕其質赤黄黒而漸之者明臣侵君也日質赤黄而黒貫其中者此人君無威勢不行為臣下所輕故臣謀欲逐其君居其劇也黄尚有中和之色也故其咎也必覺謀不行君誅臣當誅而不誅則君必失其位 京氏易傳曰日蝕赤質而黒漸之者此人君誅衆失理民持兵去之其咎欲殺 京氏易傳曰日蝕赤質青黒漸之者為三公誅衆失理民亦持兵去順受
  命征無道     黒而貫其中臣欲殺其君不改期在九年必殺矣 京房易𫝊曰臣有伏兵將欲殺其君者日變白咎十日而去則日蝕矣白青者弱赤者無知也强臣所縁上下必由此矣黄赤者非臣所縁為也 京氏曰日蝕日光明先青赤白黒而蝕蝕黒貫白中日明此聖徳之臣行兵誅伐小人左右不義之臣擅誅小人天子所謂無命而征與弑君同之蝕也後五年殺 京房易𫝊曰酒無節兹謂荒厥蝕乍青乍黒乍赤乍白 京氏曰日青並蝕惟命是爭誅 京氏曰日赤並蝕自殺 京氏曰日黄並蝕其下得土 京氏曰日黒並蝕自殺 易傳曰諸侯逆叛更立法度則蝕失光晻晻月形見也
  日蝕而珥有雲衝之十二
  京房妖占曰以甲乙有二珥而蝕東西南北有白雲衝之天下有兵 京氏曰日以甲乙有四珥而蝕有白雲衝出四角青雲交貫中央天下有兵 京氏妖占曰日以丙丁二珥而蝕有黒雲衝出東南西北天下有兵京氏妖占曰日以丙丁有四珥而蝕下有黒雲衝出天下有大水 京房妖占曰日以戊巳有二珥而蝕上有青雲衝出東南西北人主有喪 京房妖占曰日以戊巳有四珥而蝕有青雲衝天下兵行 京房妖占曰日以庚辛二珥而蝕從下始又有赤雲衝出東南西北三邑兵作 京氏易占曰日以庚辛有四珥而蝕從上始有赤雲出西方天下有亂王 京氏妖占曰日以壬癸有二珥而蝕有黄雲衝出邑有土功事 京房妖占曰日以壬癸有四珥而蝕有黄雲衝出天子亡 京氏曰日四珥蝕從上而下天子起兵從下而上天子有大喪京氏曰日以春二珥而蝕從下始大半邑有死主京房妖占曰日以春三珥而蝕從上始大半天下邑
  有小兵重以喪 京氏妖占曰日以春四珥而蝕從下始大半天下凶
  日蝕而暈珥彗虹蜺十三
  河圖曰日蝕而交暈貫日中兩軍争後者勝將死之荆州占曰日蝕其所從為側日蝕從中起而暈其分必亡國 京氏妖占曰日以春暈三珥而蝕從上始天下有兵 京氏妖占曰日以春暈四珥而蝕從下始天下有大喪 洛書曰日蝕下有氣如彗星諸侯失國天子有憂不改不出十二年 甘氏曰日蝕有如虹在日上者比近臣謀上政不明不能見不出五年 京氏曰日蝕轉為五色而蝕白虹見日傍光揜揜此嫡讓庶之蝕也後三年尊坐無處
  日蝕而有雲氣在日傍十四
  京氏曰日蝕有雲如坐人於上者主安居下臣安 洛書曰日蝕有黄雲中有伏龍周室以興文王受命 洛書曰日蝕而傍有白虎守之大臣謀死其君主不出三月一曰三年 石氏曰日蝕如白虎守日者人君九族有伏謀亂君政以自成不救不出五年當有謀臣 甘氏曰日蝕有如白兎守日者民當謀舉兵威亂三州其先見變不改不出其年兵行 京氏曰日蝕有如兎守日政令不由君或君不用賢澤不下施則髙岸為谷深谷為陵發於衝 石氏曰日蝕有兎守之民為亂臣逆君不出其年分兵起 甘氏曰日蝕有如羣鳥太公兵法曰兩鳥夹日名為天雞守日人君妻家謀奪君處先數視君動靜欲行其志天先見變戒之 天鏡曰日蝕有鳥夹之君當司謀防之急
  日蝕而地鳴震裂十五
  京房易傳曰内臣外向兹謂背厥蝕蝕己巳且而地中鳴 京氏曰日蝕盛中時黒乃蝕之從内
  地中鳴此京師諸侯叛羣下與外土諸侯交亂法度
  之蝕後人君亡國臣伏其殃 京氏曰日蝕先地中鳴乃蝕蝕左右居雲中四方無雲先大風三日此宰相専公謀反之蝕也後三年邪人謀反 京房易傳曰臣欲居主位兹謂不和厥蝕白青四方赤已蝕地震 京房易傳曰人君荒酒無節則日蝕乍青乍黒乍赤明日大雨發濛而寒地震動宫中有水 京氏曰日蝕後雰雰不解地必震不過旬中 京氏曰諸侯更制兹謂叛厥蝕三蝕三復已而風地動 京氏曰専制之蝕光散左右冠三蝕三復已而風明日地必動是謂諸侯專制之變也後九年殺 京氏曰日蝕地震一曰震裂日白若中分日  然見而寒乃蝕左右發四正此方伯征誅過職威權上侵之蝕二年殺
  日蝕而寒風雨雹雷十六
  京房易傳曰同姓上侵兹謂誣君厥蝕四方有雲中央無雲其日大風 京氏曰親伐之蝕日體而寒時明是不和自舉兵 京氏曰日蝕其質黄者陽覺悟也寒後九十日必有誅者 京氏曰日食己而寒飢隂疾多喪京氏曰日大寒飢病非一處蝕陽下平旦蝕發于對蝕從外後中國大飢盜賊羣居夷狄動心後九年
  諸侯亂  京氏曰日蝕白氣先出半天乃蝕五色至大寒黒貫日有旋風

  京氏曰日食先焱風三日乃食蝕左右四方並有雲
  濁中央無雲其日大寒發於風此同姓諸侯侵蝕也後九年殺 京氏易傳曰宰相大臣因専權日蝕先大風
  日食時日居雲中四方無雲也     京氏曰日食焱風雨七日折木乃蝕既此臣剥其君之蝕也五年五穀化為蟲 京氏曰日蝕為亂為兵已蝕而風是謂兵起已蝕而雨是為分殃已蝕而霧羣豪聚已蝕而飛烏不復其鄉 京氏曰君疾善下謀下兹謂亂厥蝕既先雨雹殺走獸赤質黄貫其中此君不肯用賢而任小人政教君必逐 京氏曰縱欲兹謂不明厥蝕先大雨三日雨降而寒既蝕 京氏曰日蝕而雷國亡
  日蝕而星墜蝕盡晦而星見十七
  京氏曰日蝕星墜復上此賦歛重數下竭之蝕九年殺
                  京房易傳曰人君貪殘重賦日蝕而星墜前而下也 韋昭洞紀曰周  年日蝕盡晦  年星又晝見年周貞定王崩哀王時為太子立三月為弟叔殺
  之叔自立為思王五月後為少弟嵬復弑之嵬立是為考王
  日與月俱蝕十八
  洛書曰日月俱蝕有亡國月先即隂國當之日先即陽國當之蝕陽男主受之蝕陰女主受之 魏氏曰日月俱蝕國亡一月三蝕主亡










  唐開元占經卷九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