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開元占經 (四庫全書本)/卷010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九 唐開元占經 卷十 卷十一

  欽定四庫全書
  唐開元占經卷十
  唐 瞿曇悉達 撰
  日占六
  日四時蝕一
  春秋左氏傳曰魯昭公二十一年秋七月壬午朔日有蝕之公問梓慎曰是何物也禍福何為對曰二至二分日有蝕之不為灾日月之行也分同道也至相過也其他月則為灾陽不克也故常為水 甘氏曰日者人主之象故王者服道不道施徳不徳日為之變見道不明徳薄日為之無光無徳日乃盡蝕 春蝕大凶又曰國有女喪夏蝕無年又曰諸侯王多死者秋蝕有兵戰勝又曰主死冬蝕有喪一曰相死 甘氏曰春丙丁夏庚辛秋壬癸冬甲乙日蝕者皆相死諸蝕三日有雨解之 甘氏曰春以庚辛夏壬癸秋丙丁冬戊巳日蝕皆臣弑君也一曰以徳令除咎 京氏曰日冬蝕相死不即有逐 荆州占曰日夏蝕陽為南國隂為北國是為禍國
  日十二月蝕二
  京房易傳曰正月日蝕大臣出走不然大臣一人死石氏曰正月日蝕不見光人多疾 陳卓曰正月日蝕齊大凶五穀貴 京房易傳曰二月日蝕人主夫人死不然大旱 石氏曰二月日蝕不見光人多䘮陳卓曰二月日蝕魯大凶豆貴牛死 京房易傳曰三月日蝕有欲反者近期三月逺期三年 石氏曰三月日蝕不見光水大出 陳卓曰三月日蝕楚大凶絲綿布帛貴 京氏易傳曰四月日蝕人主有過臣有憂 石氏曰四月日蝕不見光天下大旱 陳卓曰四月日蝕宋大凶牛食貴六畜死 京氏易傳曰五月日蝕諸侯多死期三年 石氏曰五月日蝕不見光大旱民飢 陳卓曰五月日蝕梁大凶牛死畜貴 京房易傳曰六月日蝕人主有謀外國侵土地分 石氏曰六月日蝕不見光六畜貴 陳卓曰六月日蝕沛大凶稻米穀粟貴京房易傳曰七月日蝕有反者從内起期三年 石氏曰七月日蝕不見光其嵗惡又曰秦國惡之 陳卓曰七月日蝕陳大凶繒大貴 京房易傳曰八月日蝕大水敗城郭天下更始期三年 石氏曰八月日蝕不見光兵大起 陳卓曰八月日蝕鄭大凶兵起兵革金貴京氏易傳曰九月日蝕外主欲自立不成期一年
  石氏曰九月日蝕不見光布帛貴又曰衛國大惡 陳卓曰九月日蝕韓大凶衣鹽貴 京氏易傳曰十月日蝕奸臣在朝二人親一人逺陵君君走 石氏曰十月日蝕不見光六畜貴又曰魏國魚鹽貴 陳卓曰十月日蝕秦大凶魚鹽貴 京房易傳曰十一月日蝕王者亡地子弑父 石氏曰十一月日蝕不見光魚鹽貴又曰趙國大惡 陳卓曰十一月日蝕燕大凶魚鹽貴京氏易傳曰十二月日蝕天下有兵大臣欲自立不成夫人弑君也 石氏曰十二月日蝕不見光穀粟貴又曰燕國牛死 陳卓曰十二月日蝕趙大凶帛貴 京房易傳曰日以十二月正月蝕破為兩以上王者盡走
  日六甲蝕三
  甘氏曰甲乙日蝕東夷侵丙丁日蝕南夷侵 春秋潛潭巴曰甲子日蝕有兵狄强起 京氏曰甲子日蝕北夷欲殺中臣有謀不者大水在東方 春秋潛潭巴曰乙丑日蝕大旱大夫執綱 京房曰乙丑日蝕諸侯之臣欲弑其君在西北兵行不勝後有小兵五穀頗蟲傷春秋潛潭巴曰丙寅日蝕蟲乆旱多水徴 京氏曰
  丙寅日蝕司徒欲弑君後有小旱在東南 春秋潛潭巴曰丁卯日蝕旱有兵 京房曰丁夘日蝕諸侯欲弑君在北方後有蝗蟲之殃 春秋潛潭巴曰戊辰日蝕地動隂强 京房曰戊辰日蝕同姓近臣欲殺君後有地動變在東南 春秋潛潭巴曰己巳日蝕地動火灾數降 京房曰己巳日蝕婚家欲弑君後有諸侯謀兵在西南 春秋潛潭巴曰庚午日蝕後火燒後宫有兵行 京房曰庚午日蝕司徒欲弑其主兵必行後有大旱在南方 春秋潛潭巴曰辛未日蝕大水湯湯 京氏曰辛未日蝕司空欲弑君後有大蟲在東方 春秋潛潭巴曰壬申日蝕水盛陽潰隂欲朔 京氏曰壬申日蝕諸侯相弑在東北方後有小兵冦盜並行 春秋潛潭巴曰癸酉日蝕連隂不解淫雨數出有兵 京房曰癸酉日蝕上强天下謀兵不出其年大兵行始于西方 春秋潛潭巴曰甲戌日蝕草木不滋王令不行京房曰甲戌日蝕近臣欲弑君反為戮辱後有小旱在西南 春秋潛潭巴曰乙亥日蝕陽不明冬無冰 京房曰乙亥日蝕子欲弑父身獲虜後有隂雨一曰日蝕陰天下大亂 春秋潛潭巴曰丙子日蝕五月大霜京房曰丙子日蝕諸侯欲相弑兵必行在東後有大水春秋潛潭巴曰丁丑日蝕誅三公 京氏曰丁丑日
  蝕諸侯近臣欲弑其君在西北方後有小兵 春秋潛潭巴曰戊寅日蝕天下大風無園菓 京氏曰戊寅日蝕異姓近臣欲弑其君後歳旱土沸騰 春秋潛潭巴曰己卯日蝕地賊起砂石踊以有壅 京氏曰己卯日蝕東夷欲殺後有大蟲 春秋潛潭巴曰庚辰日蝕彗星東出有冦兵 京氏曰庚辰日蝕君易賢以剛卒以自傷後有水在東北 春秋潛潭巴曰辛巳日蝕妃謀王子用兵 京房曰辛巳日蝕諸侯外親欲弑其君兵行暴至期衝兵起西北 春秋潛潭巴曰壬午日蝕乆雨旬望 京氏曰壬午日蝕三公與諸侯相賊弱其君王天應而蝕三公失國後旱且水 春秋潛潭巴曰癸未日蝕仁義不明 京氏曰癸未日蝕諸侯上侵下臣欲弑其君在東北後有小蟲 春秋潛潭巴曰甲申日日蝕蟲四月大霜 京房曰甲申日蝕司馬大夫欲弑君後有小水在晉 春秋潛潭巴曰乙酉日蝕仁義不明賢人消 京氏曰乙酉日蝕君弱臣强司馬將兵反征其主 春秋潛潭巴曰丙戌日蝕臣憎主獄不理多寃訟 京氏曰丙戌日蝕同姓近臣欲弑其君後有大旱火從天堕 春秋潛潭巴曰丁亥日蝕匿謀滿王室京氏曰丁亥日蝕君臣無别司馬牧民司徒將兵後
  有蟲在西北方 春秋潛潭巴曰戊子日蝕宫室内淫必惑雄 京房曰戊子日蝕妻欲害夫九族夷㓕後有大水在東方 春秋潛潭巴曰己丑日蝕臣伐其主天下皆亡 京房曰己丑日蝕婚家欲弑後有小兵在西方 春秋潛潭巴曰庚寅日蝕誅相大水多死傷京房曰庚寅日蝕臣欲将兵誅過軄身被刑殺後有小旱在東南方 春秋潛潭巴曰辛卯日蝕臣伐其主京氏曰辛夘日蝕天子微弱諸侯誅兵欲弑其主卒反得其殃後有小蟲在東方 春秋潛潭巴曰壬辰日蝕河決海溢乆霜連隂 京氏曰壬辰日蝕諸侯欲弑其君當誅日復蝕之後有大水在東方 春秋潛潭巴曰癸巳日蝕在陽位者權不行 京氏曰癸巳日蝕諸侯隔絶轉相伐兵稍出 春秋潛潭巴曰甲午日蝕大蟲螟蝗興主貪暴民流亡 京房曰甲午日蝕南夷欲弑其君後有大旱 春秋潛潭巴曰乙未日蝕天下多邪氣鬱鬱蒼蒼 京氏曰乙未日蝕君責衆庶暴虐黎民背叛後有地動 春秋潛潭巴曰丙申日蝕諸侯相攻京氏曰丙申日蝕君暴死臣下横恣上下相賊後有
  大水 春秋潛潭巴曰丁酉日蝕侯侵王 京房曰丁酉日蝕諸侯之臣欲弑其主身反獲傷後有大兵起西北 春秋潜潭巴曰戊戌日蝕有殃主后死天下諒陰京氏曰戊戌日蝕婚家欲弑後有旱馬驂運 春
  秋潜潭巴曰己亥日蝕小人用事 京氏曰己亥日蝕主弱小人持政慾心成天應日蝕誡使精 春秋潛潭巴曰庚子日蝕君疑其男 京氏曰庚子日蝕庶子欲弑嫡卒不得守臣征伐後有大水 春秋潛潭巴曰辛丑日蝕主疑三公 京氏曰辛丑日蝕賢者離𣪚小人盛常欲弑主 春秋潛潭巴曰壬寅日蝕天下苦兵大臣横 京房曰壬寅日蝕諸侯欲弑主反亡其國在東南後有小旱在東南 春秋潛潭巴曰癸夘日蝕羣鳥翔禽入國外伐内主危亡 京氏曰癸夘日蝕諸侯非其天子不順司徒亡國後有大蟲 春秋濳潭巴曰甲辰日蝕四騎脅 京房曰甲辰日蝕王后爵命絶後有水 春秋潛潭巴曰乙巳日蝕東國發兵 京氏曰乙巳日蝕諸侯上侵以自益近臣盜竊以為積天子不知日為之蝕 春秋潛潭巴曰丙午日蝕者民多流亡京房曰丙午日蝕親戚争嗣同姓欲弑其主後有大旱在南方 春秋潛潭巴曰丁未日蝕王者崩 京氏曰丁未日蝕執政欲弑司徒不肖後有蟲地震動 春秋潛潭巴曰戊申日蝕地動摇宫外侵兵强 京房曰戊申日蝕臣欲弑君意在王位後必有小水 春秋潛潭巴曰己酉日蝕妃死子不𦵏以内亂相怨疑 京房曰己酉日蝕西夷欲弑君後有大兵必西行 春秋潛潭巴曰庚戌日蝕臣相侵 京氏曰庚戌日蝕司馬之卿欲殺有小旱 春秋潛潭巴曰辛亥日蝕子為雄 京房曰辛亥日蝕司馬之大夫欲弑君反受其殃後有蟲害 春秋潛潭巴曰壬子日蝕女謀王 京氏曰壬子日蝕諸侯同姓任政者欲弑其君大夫害 春秋潛潭巴曰癸丑日蝕水湯湯 京氏曰癸丑日蝕冦盜行兵恐君王目為不明 春秋潛潭巴曰甲寅日蝕雷擊殺人骨肉爭功 京氏曰甲寅日蝕同姓大臣欲弑其君後有旱 春秋潛潭巴曰乙夘日蝕雷不行霜不行殺草長人入宫 京氏曰乙夘日蝕必有専政欲殺不出三年身被其誅後有大蟲 春秋潛潭巴曰丙辰日蝕山水淫淫 京氏曰丙辰日蝕帝命之極武王乃得春秋潛潭巴曰丁巳日蝕下有聚兵 京房曰丁巳日蝕天乃去惡依聖人後有小兵 春秋潛潭巴曰戊午日蝕乆旱穀不傷 京氏曰戊午日蝕有婚家執政賊由妻始後有旱 春秋潛潭巴曰己未日蝕失名王京氏曰己未日蝕臣不安居羣隂謀欲侵後地大動春秋潛潭巴曰庚申日蝕夷狄内攘 京氏曰庚申日蝕骨肉相賊後有水 春秋潛潭巴曰辛酉日蝕女謁且興 京氏曰辛酉日蝕昆弟相殺更有國家後有兵大行三年不息 春秋潛潭巴曰壬戌日蝕羣山崩京房曰壬戌日蝕諸侯欲殺在西南 春秋潛潭巴曰癸亥日蝕大人崩 京氏曰癸亥日蝕天下命終極聖人更起不可救止後大雨水
  日十二辰蝕四
  春秋感精符曰日蝕寅夘辰木域招謀者司徒也日蝕巳午未火域招謀者太子也日蝕申酉戌金域招謀者司馬也日蝕亥子丑水域招謀者司空也按端謀人卒難别故以時粗畧其官位南方陽精也為君君城有異雖子属也 孝經雌雄圖曰子日日蝕者燕國王死期在五月十一月 丑日日蝕趙國王死期在六月十二月 寅日日蝕者齊國王死期在七月正月 卯日日蝕者魯國王死期在八月二月 辰日日蝕者楚國王死期在九月三月魏氏曰越王死 巳日日蝕者宋國王死期在十月四月 午日日蝕者梁國王死期在五月十一月 未日日蝕者沛國王死期在六月十二月 申日日蝕者陳國王死期在七月正月 酉日日蝕者鄭國王死期在八月二月魏氏曰吳國王死 戌日日蝕者韓衛王死期在九月三月 亥日日蝕者秦魏王死期在十月四月
  日在東方七宿蝕五
  黄帝占曰日入角而蝕將吏有憂國門四闢其邦凶甘氏曰日在角亢而蝕戒之在於耕田之臣 京氏曰日蝕角中其國不安一曰貴臣有憂一曰主農之官憂春秋感精符曰日蝕亢中其邦君有憂 石氏曰日
  蝕亢中其謀在朝廷之臣有罪者 黄帝占曰日月蝕氐中天子疾崩 石氏曰日蝕氐中卿相䜛䛕人君㓕無辜 甘氏曰日在氐房而蝕戒之在三公九卿大夫且有相譖誤主上使過刑殺不辜者 甘氏曰日蝕氐中大官惡之一曰右宫惡之王者復以赦除之 雒書説徴示曰淫色信讒日以蝕房參 石氏曰日入房而蝕王者有憂昏亂大臣専權必有憂病 郗萌曰日在房心而蝕公卿大夫有黜者 春秋感精符曰日在心而蝕兵喪並起 甘氏曰日在心而蝕王者臣下相疑不相信也 甘氏曰日入心而蝕政令失儀禮度失䋲則為變甚一曰君臣不相信有疑惑 海中占曰日蝕心度兵喪並發王者以赦除咎 春秋感精符曰日蝕尾箕中尊后有憂 甘氏曰日在尾箕而蝕將有疾風飛車發屋折木戒之於出入
  日在北方七宿蝕六
  春秋感精符曰日蝕入斗將相有憂其國飢凶一曰兵大起 甘氏曰日入斗度而蝕其國反叛兵起 甘氏曰日在牛而蝕戒之在右夫人姪婦且有祠禮求幸于主者 春秋感精符曰日蝕須女邦有女主憂天下女工不為 甘氏曰日在湏女而蝕戒之宫中且有使巫祝禱祀以求貴幸者戒之在於巫祝 黄帝占曰日蝕虛中其邦有崩喪天下改服期九十日 甘氏曰日在虚危蝕戒之在於主市租税及繒帛刀劒金玉之臣如少府是也 甘氏曰日蝕危必有兵喪大臣薨天下改服黄帝占曰日在營室離宫而蝕出入無近妃色趣任輔成功業春秋感精符曰日蝕營室王者自將兵天下擾動 甘
  氏曰日在營室東壁而蝕則陽消㣲男道施而不能泄隂道壤而不能化故多有傷者敗 石氏曰日在東壁而蝕王者不從師友失忠孝故曰虧文章圖書不用
  日在西方七宿蝕七
  春秋感精符曰日蝕奎南邦不寜有白衣之㑹石氏曰日蝕奎魯國凶邦君不安 甘氏曰日在奎婁而蝕慎之在主邊境廐庫之臣一曰慎在邊境得意之臣春秋感精符曰日蝕婁則王者郊祠不時天下不和神靈不享小臣不忠責在大臣 甘氏曰日在婁而蝕戒之在聚斂之臣 黄帝占曰日在胃而蝕王者食大絶或亡主委輸之臣有黜者 春秋感精符曰日蝕胃國王奉修宗廟敬祀神靈則害消 石氏曰日蝕胃國有憂大臣誅一曰主修郊廟奉皇天其咎消 甘氏曰日在胃而蝕戒之在主委輸之臣如今大司農是也 春秋感精符曰日蝕昴王宗謀國同姓自立 石氏曰日蝕昴臣厄囹圄者解 石氏曰日蝕昴王者有疾 甘氏曰日在昴畢而蝕戒之在衆主獄之臣有亂天子者 春秋感精符曰日蝕畢邊王死邊軍自殺其將若軍校尉誅逺國謀亂 石氏曰日蝕畢天下主獄之臣有當黜者春秋感精符曰日蝕觜臣殺主慎之 石氏曰日蝕
  觜大將謀議 甘氏曰日在觜參伐而蝕戒之在將兵之臣如今諸將軍校尉執金吾是也 春秋感精符曰日蝕參大臣有憂之臣自相戮以外勝内逺國强王者修身則日蝕不為災 甘氏曰日在參伐而蝕戒之在將帥之臣
  日在南方七宿蝕八
  甘氏曰日蝕東井秦邦不臣蝕不盡謀不成天下大旱民流千里 甘氏曰日在東井輿鬼蝕戒之在供養之臣 陳卓曰日蝕東井其國内亂苛法盛懸象説曰晉咸和二年五月甲申朔日有蝕之在東井女主之象明年皇太后以憂逼崩 春秋感精符曰日蝕輿鬼其國君不寜臣下易服一曰秦君當之一曰皇后貴臣 甘氏曰日蝕輿鬼其國君不安近期一年逺期三年 春秋感精符曰日蝕栁王者以疾不安宫室石氏曰日蝕栁君厨官憂 甘氏曰日在栁七星而蝕戒之在門尸道橋之臣若今衛尉是也 春秋感精符曰日蝕柳七星虧正陽王者不賜衣裳承天郊退太常放在獄則無咎 石氏曰日蝕栁七星橋門之臣有黜者 春秋感精符曰日蝕張王者失禮宗廟不親急退太常以廷尉代之不者不安期在十二月與五月 甘氏曰日在注張而蝕戒之在主山澤汙池之臣如今水衡也 黄帝占曰日蝕翼王者退太常以法官代之有徳則日蝕不為害其歳旱 石氏曰日蝕翼者王者失禮宗廟不親甘氏曰日蝕翼者忠臣見譛言正者亡不出其年 甘氏曰日在翼軫而蝕戒之在主車駕之臣如今太僕奉車駙馬是也河圖聖洽符曰日蝕軫國有喪以赦除其咎 甘氏
  曰日蝕軫貴臣亡一曰后不安期百八十日 海中占曰日蝕軫王侯夀絶王者以赦除咎則安一曰其國有憂必有喪事
  救日蝕九
  春秋感精符曰救日蝕天子南面秉圖書察九野萌生者絶始正本案類勑下聞異郡官修政招賢進士獨絶其萌所以防塞之者故日蝕大水則鼔用牲于社言社者隂之主朱絲縈社鳴鼓脅之也按左氏傳曰莊公二十五年六月辛未朔日有食之鼔用牲于社非常也惟正月之朔日有食之于是乎用幣于社伐鼔于朝秋大水鼓用牲于門亦非常也凡天灾有幣無牲文公十五年六月辛丑朔日有蝕之天子不舉伐鼔于社諸侯用幣于社伐鼓于朝以昭事神訓民事君示有等威古之道也 春秋感精符曰消變之道案明壇南郊日之將蝕漸青黒謹遣大將三公如變所感之過以告天曰天子臣某謹承皇戒退避正居思行諐誤陽精有幣已政類素正事去非釋苛禁不敢直命遣臣欽喻已絶國害之讁近以緒盡力宣文思維表道願得修政以奉宗祖追往翼今勉開嘉紀縱大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精以興日寳歸報天子三日就宫遣使詔諸侯問過舉名士察奸理寃督教化不宣者審以勑身務佐為行天子吉 春秋感精符曰朔日蝕正臣隂退后妃以内過省已蝕二日者王侯蕃黜州輔以暴恣自改晦日蝕者正近臣退素食 周禮地官司徒曰救日蝕則詔王鼔鄭𤣥曰救日月食王必親擊鼔 禮記昏義曰男教不修陽事不得讁見于天日為之蝕是故日蝕則天子素服修六官之職蕩天下陽事鄭𤣥曰讁之言責也 穀梁傳曰日有食之鼓用牲于社皷禮也用牲非禮也天子救日蝕置五麾陳五兵五鼓諸侯置三麾陳三兵三鼔大夫擊門士擊杵言救日降殺多少之禮也門取開閤有隂陽之道杵舂粢盛之具亦有上下陰陽之道也 星傳曰日者徳月者刑日蝕修徳月蝕修刑 洪範天文曰凡日蝕改行修徳即灾消除不改應在三年三年不改至六年六年不改至九年九年而災成 司馬彪五行志曰君道有虧為隂所乗故日蝕者陽不克也人君改修徳其事則咎害除京氏對災異曰人君驕溢専明為隂所侵則有日蝕
  之災不救之必有篡臣之萌其救也君懷謙虚下賢受諌位有徳禄有智日蝕災消也 京氏曰日蝕既下謀上救也設七事正圖書修經術改惡為化已隨賢則國家安社稷寜 董仲舒災異對曰日蝕者隂氣盛滀漸奪君明治道有失臣専君政出入為奸則治道在上徳不宣下民常怨當應析寵臣之勢减玉食之權無忽諌言大惡在於任賢則灾害不生也 董仲舒曰日蝕者邪臣蔽主之治不有反臣必有亡國退臣絶隂止權平衡以徳消則無害 荆州占曰日蝕審所始蝕之鄉及星之野以名之當者之國吉凶在焉是故聖主見變則改身修行親賢問老與共憂之則患可止而福可致故曰有福將来受之以危則福為禍將受之以徳則禍反為福輙禳祠之去禍致福也 虞贄决疑曰凡救日蝕者皆着幘以助陽日將蝕天子素服避正殿内外嚴警太史靈臺伺日有變便伐鼔聞鼓音侍臣皆赤幘帶劒則災異消















  唐開元占經卷十
<子部,術數類,占候之屬,唐開元占經>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