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開元占經 (四庫全書本)/卷031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三十 唐開元占經 卷三十一 卷三十二

  欽定四庫全書
  唐開元占經卷三十一
  唐 瞿曇悉達 撰
  熒惑占二
  熒惑犯東方七宿
  熒惑犯角一
  荆州占曰熒惑犯左角都尉死之 陳卓占曰熒惑犯角赦期一月 石氏曰熒惑犯左右角大人憂一曰有兵大臣為亂 甘氏曰熒惑入左角有大赦入右角兵大起 黃帝占曰熒惑出角中道天下太平出陽道旱隂道多雨 陳卓曰熒惑出角隂道多隂謀 郗萌曰熒惑出入天門間宫門移 又占曰熒惑逆行角失火荆州占曰熒惑逆行角中成勾己若環繞之人主憂
  有兵䘮若關梁不通期六月 郗萌曰熒惑起角刺如鋒刅經角間三十日而三留之人主無下殿出宫廊廟間有伏陣兵 又曰熒惑赤色光芒居天門中三十日天下有大徴發男年十五至耄老三年乃止或曰三月郗萌曰熒惑起芒角赤色而光守天門中二十日饑
  一曰小旱 又曰熒惑過两角多雨 荆州占曰熒惑成鈎己環繞角有芒如鋒刅天子失位 郗萌曰熒惑乘左角為旱乘右角為兵為水又曰乘陵左右角者為日蝕國有大變 石氏曰熒惑乘右角后族家若將相有坐法死者 又占曰熒惑與角合韓相出走 河圖曰熒惑居角陽其國有喜居隂有憂 郗萌曰熒惑居角亢間及太微宫臣有請兵於天子者若去復還居角亢之間天子聼之兵且起 又占曰熒惑大反行留角國受殃及加兵又曰色黒為疾為死靑為水為饑 又占曰熒惑反行留角三十日萬家邑拔千家邑虜既居之南北去之其邑不可用兵進為兵退為䘮 荆州占曰熒惑行廷中不止有大獄 巫咸曰熒惑舍天門人主絶祀 郗萌曰熒惑舍天門中大赦又曰入天門出復反之天下大亂守反者事大 春秋文曜鈎曰奪民時熒惑守左角 海中占曰熒惑守左角有䘮色白為兵黃為土功赤為旱靑憂黒死 郗萌曰熒惑守左角臣謀其主 荆州占曰熒惑守左角兵起將軍死之期六十日若六月又曰縑繒倍價 黃帝占曰熒惑守右角有兵起期三月將死 又占曰熒惑守左右角左右校尉都尉若相當之或戮死 又占曰熒惑守两角間若軫道絶不通出其隂隂伐利戰勝取其將 又占曰熒惑守角三十日其后憂 又占曰熒惑守角出其南多病出其北多死行右中國有殃行左負海國有殃又占曰熒惑貫若守左右角大戰 洛書曰熒惑守角下土逆謀兵乃出 春秋緯曰熒惑守角若反行留角二十日相死 石氏曰熒惑守天門中二十日國有大䘮若大臣受謀期一年 又占曰熒惑守左角左將軍憂守右角右將軍憂去復還守之二十日將軍戮死又占曰熒惑居守角三月有殃五月受兵七月其野亡又占曰熒惑守角覇者争土農者争犂聖人出二十
  日大貴 又占曰熒惑入天門已去復反守天門關梁不通進以善事則亾 甘氏曰熒惑守角忠臣誅國政危 又占曰熒惑守左角廷尉有憂守右角太尉有憂海中占曰熒惑守左右角其色黃白小旱民小厲
  又占曰熒惑守左右角逆行為旱還立雨為五穀不收又占曰熒惑守角貴人子有繫者去獄之天牢貴人
  子赦 又占曰熒惑起芒角赤色而光久守天門王者絶嗣各以占其國 郗萌曰熒惑守左角若右角去復還之天子行誅伐期年中 又占曰熒惑守左角左將軍右角右將軍守角前前將軍守角後後將軍一周五將軍發 又占曰熒惑守角䜛臣欲進政事急有千里之行 又曰將軍有亂有兵兵罷又曰大旱 又曰熒惑守角為中兵大臣留两角間將興國廷開梁邊境不通 又占曰熒惑守東關赦期一月 荆州占曰熒惑守天陳大饑太后族人有受誅者又曰以夏三月中守角若出角入角中外不通 二十八宿山經注曰熒惑守角亢其色赤不出三年則韓國王死 黃帝占曰熒惑守角西為父母後為妻前為子東為身如此者臣弑君近一年中二年逺五年 石氏曰熒惑守犯凌左角為禍咎
  熒惑犯亢二
  黃帝占曰熒惑入亢有芒角犯凌之當有白衣之㑹糴大貴 郗萌曰熒惑入亢天子廷有兵有水 東官候曰熒惑入右亢謂北星也天下有白衣之期五穀不熟 石氏曰熒惑數入亢其國疾病疫 郗萌曰熒惑入亢成鈎己環繞之有亡國必有臣謀主案宋書天文志曰魏嘉平三年十月癸未熒惑犯亢南星正元三年二月李豐等謀亂誅 石氏曰熒惑十二月入龍宿成鈎己若環繞之天子失廷 荆州占曰熒惑逆行亢主成咸非其人 陳卓曰熒惑乘亢右星為大兵為水為穀貴 郗萌曰熒惑乘滅亢左星為大人憂乘右星為天下竒令 春秋緯曰熒惑與亢合主命凶 河圖曰熒惑居亢陽其國有喜居隂有憂 荆州占曰熒惑留亢天子惡之 郗萌曰熒惑留廷中為天下大憂或曰為燋旱物不生多蟲蝗起 又占曰熒惑舍亢為嵗有小水 黃帝占曰熒惑以八月守亢两將相當在東南期一嵗石氏曰期嵗中又曰平地出水橋梁不通河内將相憂 甘氏曰熒惑守亢天下大樂民得封爵期不出年甘氏曰熒惑守亢東天下州戰守西木菓不實 又
  占曰熒惑守亢五穀不熟民死之又曰守疎廟有土事又守天門有憂 巫咸曰熒惑守亢小臣為亂臣疾疫又曰兵大起天下旱萬物不成 海中占曰熒惑守亢天下有白衣之㑹天子易政道路不通 海中占曰熒惑守亢成鈎己而環繞之三十日天子自將兵國易主郗萌曰熒惑守亢環繞之成鈎己天子惡之期六月
  若十月 又占曰熒惑守亢大將有喜守亢左左將軍有喜 又占曰熒惑守亢五穀以水傷敗 又占曰熒惑守亢為天下大旱多火災逆行為失火 黃帝占曰熒惑守亢西為父母後為妻前為子東為身如此者臣弑主近一年中二年逺五年 郗萌曰熒惑守亢貴人病亡一曰留十日后忌 又占曰熒惑守亢天子有祠廟之事又曰天下病頭 荆州占曰熒惑色黒守亢旬日水萬里不測二旬有沒王三旬澤海又曰赦 東官候曰熒惑守亢國糴貴芒角犯凌有白衣之衆暴聚麻麦載倍價 又占曰熒惑守亢大人憂之若水船急若民憂非一國也政危守之三十日民多疫 又占曰熒惑入守亢天子有所治宗廟之事赦觧之 黃帝占曰熒惑逆行守亢為中兵 郗萌曰熒惑乘若守亢左星為水乘右星為大兵為有收繫者 甘氏曰熒惑犯守亢逆行不順失其明色大政不用 郗萌曰熒惑犯守亢天下病頭 東官候曰熒惑犯守亢二十日而去五穀不登大人憂亂臣在朝忠臣不進
  熒惑犯氐三
  荆州占曰熒惑犯氐左星左中郎將誅死右星右中郎將誅死皆期三年 甘氏曰熒惑入天子宫天子失其宫 郗萌曰熒惑守亢還入氐中三十日大人當之其逺氐者將大病在氐南行國有小䘮在其陽者男在其隂者女 甘氏曰熒惑入氐留守二十日不下當有賊臣在内下有反者案班固天文志曰孝宣地節元年正月辛酉熒惑入氐其四年將軍霍禹范明友及奉車霍山諸昆弟嬪婚為侍中諸曺九卿郡守皆謀反伏誅其應也三十日不下其國兵起人主當之氐為天子之宮罰星入之不祥之徴所守之國其君死之 石氏曰熒惑入氐留二十日有一國之君繫饑死若毒死者 郗萌曰熒惑入天門至氐前進退人主無出廊廟間無出國無之逺宫其間有伏陣之兵 荆州占曰熒惑入氐宿留之二十日大發卒戰近期三十日中期六十日逺期百日 又占曰熒惑以戊辰嵗鈎己入氐犯西南東北星光合者到己巳嵗大將軍誅大赦天下 又占曰熒惑出東方若西方留氐者天子宮也去復還居之天子坐之 巫咸曰熒惑逆行氐失火一曰守氐多火災 荆州占曰熒惑逆行氐地動 郗萌曰熒惑乘氐之左星天子自將兵於野一曰天下有大水大兵 又占曰熒惑出入留舍氐五十日不下天下大疾一曰二十日不下五月有病荆州占曰熒惑出入留舍氐十日其君當之 黃帝占曰熒惑守氐成鈎己者大人憂甘氏曰赦期六日 石氏曰熒惑守氐大人憂若强國當之若主有繫者餓而死若近臣憂非一國也政不安一曰天下有兵一曰大國憂春秋緯文曜鈎曰熒惑與氐星合失地一百里 石氏曰熒惑守氐去一旬復還有大兵起二月有亡地 又占曰熒惑逆行守氐大臣謀反其事成 甘氏曰熒惑守氐大臣相譖主大戰 巫咸曰熒惑守氐君有疾有兵起所守國其君惡之案宋書天文志曰武帝永初二年六月乙酉熒惑犯氐景平元年廬陵王義真廢王領豫州也 海中占曰熒惑守氐國亂有反臣近臣有憂有兵期六月不出六十日赦不遍天下嵗春旱晚水不出其年人相食 黃帝占曰熒惑出氐復還守之强國之君惡之 郗萌曰熒惑守氐地震動又曰有土功事又曰守二十日相死親近戮死者西北之夷來又曰守氐色黒國家有小䘮 荆州占曰熒惑守氐天子惡之案宋書天文志曰武帝永初二年六月乙酉熒惑犯氐三年五月宫車晏駕 郗萌曰熒惑守氐西為父母後為妻前為子東為身如此者臣弑君近期一年中二年逺五年 荆州占曰熒惑守氐成鈎己者强國之君死之王者憂貴人有饑死囚繫者謂東行反之還去两星二尺期百二十日去两星齊期二十日以赦解之 又占曰熒惑守氐去復反守之其色黃白與两星齊期十日去两星尺期六十日有赦又占曰熒惑色赤若黃以九月守氐六十日有奪地
  死王期一年
  熒惑犯房四
  洛書曰熒惑犯房亾君之夷 文曜鈎曰熒惑犯房宿將軍為亂王者惡之 荆州占曰熒惑守犯凌房國君憂色青憂䘮赤憂兵積尸成山黒右將相誅白芒角大哭司馬彪天文志曰孝和永元五年九月火犯房北第一星為相六年正月司徒丁鴻薨宋書天文志曰魏明帝太和五年五月熒惑犯房占曰房四星股肱將相位也五月星犯守之將相有憂七月車騎將軍張郃追諸葛亮為亮所害十二月太尉華歆死晉成帝咸康八年六月熒惑犯房上第二星占曰次相憂建元二年車騎將軍江州刺史庾冰薨是時驃騎將軍何充居内冰為次相也 郗萌曰熒惑入房天子之宫大臣有反者天子憂期六月 又曰有白衣之㑹又占曰熒惑入房天下有䘮 又占曰熒惑入房三
  道為天子有子 石氏曰熒惑入房馬貴出房馬賤郗萌曰熒惑出房北主也出其南諸臣也處之憂甚行除憂無故 海中占曰熒惑行房南旱若守之為䘮行房北為水若守之為兵 郗萌曰熒惑逆行房失火若地動 春秋演孔圖曰堯恒視熒惑所在在房則改法蠲令宋均曰房為天子明堂政教有門故改法蠲令也又占曰熒惑磨心環房不留正舍徃來彷徉人主無下殿逺宫闕有伏兵 洛書曰熒惑鈎己房主命凶 玉歴曰熒惑逆行房成鈎己大人憂臣弑其君凶郗萌曰期不出六十日也下有反者大兵起文曜鈎曰熒惑與房合車馳人走宋均曰熒惑與房合為諸侯所逐也郗萌曰熒惑與太白合房哭泣者多堂空 甘氏曰
  熒惑貫房中央天下無兵出房南為男憂出其北女憂郗萌曰熒惑入房留二十日主出走留十五日主戰
  近期三十日逺三月 石氏曰熒惑出中道留也天下有夷期三月四月天下大赦 荆州占曰熒惑出入房中道良馬用天下兵滿野將相為盗大臣有憂 黃帝占曰熒惑守房十日不去山崩 又占曰熒惑守房大臣為亂王圍於野天下作兵五年而止 石氏曰熒惑守房天下更政 黃帝占曰熒惑守房有兵與䘮居之三月其邦有殃五月受兵十月其野亡 又占曰熒惑守房貴人疾 又占曰熒惑守房三日五日天子車駕有驚 又占曰熒惑行房南犯守之為大旱行北犯守為大水在宋地 又占曰熒惑守房入之成鈎己天子失宫期六十日 春秋緯説題辭曰房心木位熒惑守之燒弑陽類相滅子代位 石氏曰熒惑守房火近於木子火滅其母十日不去國有䘮郗萌曰有崩主十五日不去兵大起二十日不去臣弑君子殺父郗萌曰臣叛其君子去其父也民去邦邑隂陽相克天下大動期不出一年 石氏曰熒惑守房為大饑人相食死者不𦵏 又占曰熒惑守房為良馬出廐 又占曰熒惑守房左絲絮貴其守隂間星將有喜 郗萌曰熒惑逆而西行守房十日成鈎己大臣弑其主期不出六十日 石氏曰熒惑行不出房中央其年有氐守房王者惡之天下更政易王若將反逆者從近君起以赦令觧之 甘氏曰熒惑守房去復還成鈎己若環繞之國有崩䘮戴麻天下將大亂諸侯起霸天子失其宮期六月 巫咸曰熒惑守房多水災海中占曰熒惑守房三日鬼火夜行人民大恐多死
  䘮 郗萌曰熒惑以九月守房車騎盖野期後年父子盡給軍事無得留家者 又占曰熒惑守房土功興留三十日地大動大兵起 又占曰熒惑守房心赦成鈎己者水成己者火 又占曰熒惑守房間直心而留守房天下大亂東方大得西方大失 又占曰熒惑守房北燕趙負殃守中央魯衛負殃 又占曰熒惑守房為胡兵發 荆州占曰熒惑守房期一年大臣盗國寳大兵起於后宗其芒角犯凌留三十日以上大臣凶一曰秦燕趙大凶 二十八宿山經注曰房心星宿闇黒熒惑守之二百日止則音聲萬民相聲大水魚鹽五榖貴百姓愁苦 郗萌曰熒惑犯中乘守房左驂左服為君死所中將誅有中犯乘守房右驂右服為夫人死所中相誅 又占曰熒惑留逆犯守乘凌房左右驂主崩臣有隂謀逆徃乘凌中道天子失位而亾順行乘凌中道天下和平 韓楊曰熒惑犯房鈎鈐王者憂案宋書天文志曰晉穆帝井平三年三月乙酉熒惑逆行犯鈎鈐五年穆帝崩檀道鸞晉陽秋曰孝武大元十九年十一月甲申熒惑犯鈎鈐二十一年九月庚申帝崩宋書天文志曰宋武大明二年十一月庚戌熒惑犯房及鈎鈐壬子又犯鈎鈐占曰有兵其年索虜寇歴下遣羽林軍討破之 郗萌曰熒惑犯乘鈎鈐大臣有誤天子不尊事天者致火災於宗廟王者不冝出宫下殿有謀匿於宗廟中者 石氏曰熒惑逆行至鈎鈐天子侍臣俱亡 春秋緯曰出行不節則熒惑守房鈎鈐 劉向洪範曰鈎鈐天子御也熒惑守之不大僕則奉車不黜則死洪範曰漢宣帝本始元年熒惑守房其後六年奉車都尉霍山舉家謀反誅滅 郗萌曰熒惑守鈎鈐大赦若有徳令
  熒惑犯心五
  黃帝占曰熒惑犯心戰不勝國大將鬭死一曰主亡海中占曰熒惑犯心天子王者絶嗣犯太子太子不得代犯庻子庻子不利 又占曰熒惑犯心必有饑餓而死者 郗萌曰熒惑犯心有謀臣不即有死王 文曜鈎曰熒惑入心前後星相戮中野 郗萌曰熒惑入心大臣有反者天子憂之期六月 黃帝占曰熒惑經心清明烈照天下内奉王帝必延年 郗萌曰熒惑入角道逆行進退欲留氐亢因復少進繞心與房不留止舍徃來彷徉可三十日 又曰因以東西有憂南北有䘮春秋演孔圖曰熒惑在心則縞素麻衣宋均曰熒惑在心海内之
  殃海内亾主故素縞麻衣 郗萌曰熒惑迴心若去之復還反之二日大赦 石氏曰熒惑乘心其國相死 又占曰熒惑犯蝕乘心右星太子有憂若不立一曰不死即去 洛書曰熒惑居心陽其國有喜居隂有憂 郗萌曰熒惑入心留二十日主病三十日疾困群臣亦然 陳卓曰熒惑留心近臣為亂 石氏曰熒惑舍心貴人振旅天下大兵若色𤣥不明䘮 司馬彪天文志曰金火俱在心為大䘮 黃帝占曰熒惑宿心色靑有䘮色赤有兵宿心東為齊越西為秦鄭甘氏曰秦魏為中南荆宋北衛趙甘氏曰燕趙中為魏魯 文曜鈎曰熒惑與心合主死不死出走又曰易帝 郗萌曰熒惑起角芒如劍刃經兩角間進退不留止磨心以行有伏陣兵 甘氏曰熒惑貫心天下民饑 郗萌曰熒惑與心鬬天下暴䘮期三年洛書曰熒惑守心成鈎己不言王命凶 春秋緯曰熒惑守心海内哭案班固天文志曰漢髙帝十二年春熒惑守心四月宫車晏駕幸昭曰凢初崩為晏駕者臣子之心猶謂宫車當駕而出也 宋書天文志曰晉武帝太康八年三月熒惑守心永熙元年四月乙酉武帝薨光熙元年九月丁未熒惑守心十一月惠帝崩 石氏曰熒惑守心大人易政主去其宮案史記曰宋景公時熒惑守心子韋曰禍當君雖然可移於宰相公曰相吾之股肱所與治國家曰可移於民公曰民死寡人將誰為君子韋曰可移於嵗饑公曰嵗饑民困民誰以我為君子韋曰天居髙而聽卑君有至徳之言天必三賞君熒惑果徙三舍行七星星當一年君夀延二十一年海中占曰火守心色赤有兵臣謀其主黒主死白謀臣有賜爵者青大人有憂 石氏曰熒惑守心天子走失位入心必見血其國庫兵出天下士半死五月大旱二十日不下天子有令有憂布大貴 雒書雒罪級曰熒惑守心必有逆臣起 石氏曰熒惑守心時王將軍為亂 甘氏曰熒惑守心大臣為變謀其主諸侯皆起又占曰熒惑守心成鈎己及環繞之天子失其宫期六月 巫咸曰熒惑守心萬物不成土功興一曰嵗水海中占曰熒惑守心天下大吟居之三月有殃五月受兵十月其野亡 石氏曰熒惑守心成鈎己期三月大臣反攻戰不將軍死 海中占曰熒惑守心南為水北為旱 又占曰熒惑守心民流亡 郗萌曰熒惑守心南有小男䘮守北有小女䘮又曰以十月守心北不出其嵗國有大䘮以十月守心期六十日有辱主一曰皆起兵 又占曰熒惑守心為侵陽守心上下星名幸臣驂乘者有事黄帝占曰熒惑守心大人惡之 郗萌曰熒惑守心有反者從太子起一曰九卿為害又曰大國兵四起天子軍破又曰二十日相死又曰守心留十日后死又曰守心三十日有女䘮 郗萌曰熒惑守心房間三十日地動 又占曰熒惑守心有反者從宗家案宋書天文志曰晉元康九年六月熒惑守心八月入羽林後二年趙王廢惠帝為太上皇俄而三王起兵討趙王倫倫悉起中軍兵相拒累月也 荆州占曰熒惑守心色黒有兵必敗陳卓曰熒惑守心期三十日彗星出王都西南指 𤣥冥占曰熒惑守心為饑案袁宏漢紀曰安帝永初元年五月戊寅熒惑逆行守心三年三月京都饑人相食 春秋緯説題辭曰熒惑守心主死天下大潰 黃帝占曰熒惑逆行而西守心二十日大臣為亂袁宏漢紀曰安帝永初元年五月戊寅熒惑逆行守心司空周章謀誅鄧隲兄弟廢太后及上立平原王為帝事發覺自殺 石氏曰熒惑逆行守心哭泣涔涔主命惡之國有大䘮與兵案司馬彪天文志曰孝靈中平三年四月熒惑逆行守心後三年而靈帝崩國易政 郗萌曰熒惑逆行守心旱失火 陳卓曰熒惑逆而行心地震 黃帝占曰熒惑逆行守心環繞成鈎己皆為大人忌期六月以赦解之 石氏曰熒惑逆行守心中央大星有白衣之㑹 巫咸曰熒惑中犯乘守心明堂大臣當之在陽為燕在隂為胡一曰有火異郗萌曰熒惑中犯乘守心明堂為萬民備火近期一
  年中期三年逺期九年一曰旱 又占曰熒惑中犯乘守庶子女主勢行 又占曰熒惑中犯乘守蝕心右星為庶子有憂若死 又占曰熒惑中犯乘守太子星天心明堂星有大䘮又曰中國有小憂一曰宋憂 又曰中犯乘守太子星天下大赦 又占曰熒惑中犯乘守心明堂成鈎己為大人憂近期十月逺期三年以赦令解之 海中占曰熒惑留逆犯守乘凌心星王者宫中亂臣下有謀易立天子者權在宗家得勢大臣
  熒惑犯尾六
  文曜鈎曰熒惑入尾三月客兵聚 郗萌曰熒惑入尾宫中有䜛䛕之臣 又占曰熒惑入尾箕九州當之甲乙日入東方有咎丙丁日入南方有咎戊巳日入中央有咎庚辛日入西方有咎壬癸日入北方有咎 荆州占曰熒惑入尾縑帛貴將相人民離其城郭 東官候曰熒惑入尾後宫有憂后惡之一曰幸臣亂宫 郗萌曰熒惑逆行尾者失火一曰大水 荆州占曰熒惑逆行尾其君淫泆 郗萌曰熒惑在尾與辰星相近天下牢開大赦 文曜鈎曰熒惑繞尾踟蹰則以妾為妻荆州占曰熒惑入尾犯乘之天下有戰兵 河圖曰熒惑居尾陽其國有喜居隂有憂 黃帝占曰熒惑留尾箕臣下淫亂 郗萌曰熒惑舍司空三十日馬多死一曰牛多死一曰蒭大貴 齊伯曰熒惑出入留舍尾其國且無人兵雖起不用吉其國繕城郭 石氏曰熒惑守尾嵗多妖祥 甘氏曰熒惑守尾皇后恐又曰人民為變國易政兵始動 巫咸曰熒惑守尾天下大饑人相食一曰留十日后忌 巫咸曰熒惑守尾下凌上君弱臣强姦臣賊子謀弑其主人民多死䘮又曰后宫干政又曰以十月守尾中央六十日天下發兵車騎行守端三十日發士卒 又占曰熒惑守尾人君為憂大臣作亂者反逆從大將家起期二十日 郗萌曰熒惑入守尾天下稱兵 又占曰熒惑守尾二十日宮中匿謀嬪妾有䜛后者一曰滿二日光明相及為女主 荆州占曰熒惑守九江赤地千里人民流亾穀貴三倍藥草再倍布貴臣有毒弑其君大臣反守尾宫中匿謀后妾相妬三公九卿姦大將有反 𤣥冥占曰熒惑守尾後宫有相害者期百二十日又曰熒惑守尾舟船相望郗萌曰熒惑守尾箕九卿當之期二十日 春秋緯曰熒惑逆行守尾久者有兵起車騎聚於道大臣宫人為亂國易政 郗萌曰熒惑犯守尾為女主夫人妃后惡之 又占曰熒惑留逆犯守乘凌尾皇后有以珠玉簮珥惑天子者誣䜛大起后相貴臣誅宫人出走兵起宫門
  熒惑犯箕七
  春秋緯曰熒惑犯箕女主宫人有憂 郗萌曰熒惑犯箕天下國相擊男不得耕女不得織牛馬大死 春秋緯曰熒惑入箕主失位又曰天下大亂兵起案宋書天文志曰晉永康元年八月熒惑入箕明年趙王簒位改元年尋為大兵所滅 石氏曰熒惑入箕箕中一星民莫處其室養者星在箕南旱在箕北有年在箕踵者嵗熟 巫咸曰熒惑入箕中伺其出日而數之期二十日兵發伺始入處之率一日期十日軍罷荆州占曰熒惑入箕盗大起多鬭死者嵗不熟 又占曰熒惑入箕后族有口舌事期六月入箕中倉粟出石氏曰熒惑出箕榖大貴天下大旱饑死 郗萌曰熒惑出天梁守箕大赦 又占曰熒惑逆行箕失火諸侯相謀 春秋圖曰熒惑之箕有小赦 郗萌曰熒惑舍箕用事者坐之 又占曰熒惑舍司空三十日牛車大出馬牛大死蒭大貴又曰留守箕後宫干政若有憂又曰臣下淫亂 又占曰熒惑出入留舍箕天下有兵事君臣屬騎相連吏民相攻其國失地二百里又曰禾豆不成 黃帝占曰熒惑守箕左嵗惡天下勞 又占曰熒惑守箕燕王有疾一曰内變 文曜鈎曰熒惑守箕主恐又曰人民饑糟糠又曰其國更市 又占曰熒惑守箕天下分離臣子謀咎在人主自恣 孝經緯曰熒惑守箕多土功事小旱雨澤霜露不時嵗為中 荆州占曰熒惑十月守箕天下大赦守箕前其國惡守後糴貴三倍 石氏曰熒惑守箕主惡 海中占曰熒惑守箕大旱 海中占曰熒惑以十月守箕名曰火入水萬民饑死穀價五倍天下大赦 郗萌曰熒惑守箕貴臣亂其國主有淫事一曰攻急 又占曰熒惑守箕貴人多病死一曰主恐又曰地動守三月彗星出 又占曰熒惑守箕嵗水 又占曰熒惑守箕若留止箕口中兵起有兵罷 荆州占曰熒惑守箕有大淫事九卿當之若狐狢有憂 黃帝占曰熒惑入箕中守之天下兵起吏民相攻士卒半死人民流亡不居其鄉其國失地巫咸曰熒惑入箕去復還守之貴臣有誅亂主者國有土功之急貴人多死大水萬里澤為海橋梁不通 郗萌曰熒惑入箕中若守箕宫中口舌之事倉穀出三月六月 又占曰熒惑入箕去復還守之天下饑期不出三年中 荆州占曰熒惑入箕守之若犯乘箕牛馬多疾北夷來降












  唐開元占經卷三十一
<子部,術數類,占候之屬,唐開元占經>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