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開元占經 (四庫全書本)/卷032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三十一 唐開元占經 卷三十二 卷三十三

  欽定四庫全書
  唐開元占經卷三十二
  唐 瞿曇悉達 撰
  熒惑占三
  熒惑犯北方七宿
  熒惑犯南斗
  石氏曰熒惑犯南斗為赦又曰破軍殺將 海中占曰熒惑犯南斗且有反臣道路不通丞相有事案司馬彪天文志曰孝順永和二年八月庚子熒惑犯南斗明年五月吳郡太守羊珎等起兵反殺吏民燒宫室太守王衡拒殺珎等又江賊蔡伯流等數百人攻廬陵九江燒滅城郭殺都尉 聖洽符曰熒惑入南斗口將相有謀反者 石氏曰熒惑入南斗三月吳王死二月王后死一月相死不死出走又曰大國之臣外内謀大亂案宋書天文志曰吳王赤烏十三年五月熒惑北至逆行入南斗犯魁第二星而東大元二月權薨是時王陵謀立楚王彪晉太安二年正月熒惑入南斗七月右衛將軍陳眕率衆奉帝伐成都王大軍敗績兵逼乘輿九月王又攻成都王於鄴鄴兵潰成都由是衰亡帝還洛張方又脅如長安時天下盗賊群起張昌尤甚甘氏曰熒惑入南斗中國大亂兵大起司馬彪天文志曰孝順嘉平元年十月熒惑入南斗中其十一月㑹稽賊許昭聚衆自稱大將軍昭父坐為越王攻破郡縣也熒惑入南斗口中大臣反被誅者若將相出走 郗萌曰熒惑入南斗國饑熒惑入南斗口中立太子期不出百二十日熒惑入南斗天下受爵禄期六十日若九十日熒惑逆行三芒入斗口中必有亾國死王 玉歴曰逆行角入斗口中必有大䘮 郗萌曰熒惑行南斗有土功事 海中占曰熒惑逆行南斗怒動大明天下大驚 郗萌曰熒惑過南斗出斗上行疾天子憂出斗下行疾臣有憂 春秋緯曰熒惑入南斗先潦後大旱郗萌曰熒惑留南斗無功者賞 甘氏曰熒惑舍南斗之西木菓不實 海中占曰熒惑舍南斗環繞成鈎己太尉上卿宰相死 郗萌曰熒惑舍南斗之東天下大戰一曰守三十日其君憂 玉厯曰熒惑出入留舍斗魁之中五日不下天下有兵將軍國易政改元不出一年有兵事 黃帝占曰熒惑守南斗百日五穀出婦女轉漕若有諸侯客來見天子者 熒惑守南斗糴貴又曰七日以上太子疾十二日以上庶子當之又曰去復還守之吳越有憂期不出三年 河圖曰熒惑守南斗宰相坐之有兵罷 熒惑逆行守南斗山崩又曰兵車合國君為帥 石氏曰熒惑守南斗百二日大赦 巫咸曰熒惑入南斗若留守所守之國當誅 五行傳曰熒惑與斗晨出東方因留守斗其國絶嗣漢書景帝元年七月丙戌熒惑在斗晨出東方留守斗後三年吳王濞率七國舉反漢太尉周亞夫敗之滅國之應熒惑守南斗為亂為賊為䘮為兵守之久其國絶嗣漢武帝元鼎中熒惑守南斗是時南越王趙嬰齊將入朝漢其相呂嘉不願内屬乃殺其王及王太后舉兵反漢遣六將軍將兵誅之遂滅其國置交州為七郡也 海中占曰熒惑守南斗旱多火災 郗萌曰熒惑守南斗留二十日大人憂守三十日有徳令 郗萌曰熒惑以十月守南斗三十日民介胄不出一百日其國有亾兵 熒惑守南斗有内變期一年熒惑守南斗地動嬰兒多疾死關梁不通留二十日以上出復大人憂期五月 陳卓曰熒惑守南斗五榖不成期百二十日又曰熒惑守南斗且有廢臣天下大亂道路不通一曰上官吏死
  熒惑犯牽牛二
  郗萌曰熒惑犯牽牛其國之君必有外其大臣 陳卓曰熒惑犯牽牛臣謀主 石氏曰熒惑入牽牛中四月越主死 巫咸曰熒惑入牽牛糴大貴 二十八宿山經注曰熒惑入留牽牛三日不出越王為强兵所逐陳卓曰熒惑入牽牛三月若四月齊王死一曰晉王當之 郗萌曰熒惑乘牽牛為天下有大水起穀貴人相棄於道 挺輔占曰牽牛為令天下者熒惑居陽則喜居隂則憂 海中占曰熒惑出入留舍牽牛春旱秋水一曰關梁不通 齊伯曰熒惑出入留舍牽牛三十日不下薪蒿有急牛且大貴進行十度以上至三十度不出百六十日客兵來 黃帝占曰熒惑守牽牛民為亂貴人多死 石氏曰熒惑守牽牛民餓有自賣者 巫咸曰熒惑守牽牛為多火災又曰牛大疫多有死者灾非一國牛貴十倍石氏曰三倍道無行牛一曰當有税牛之役 海中占曰熒惑守牽牛為旱 熒惑守牽牛有急行又曰嵗多雨露 郗萌曰熒惑十月守牽牛不十日兵大起 熒惑守牽牛若有穀畜産事 熒惑守牽牛有犧牲之事有反逆者從中起有走軍死將期一年案宋書天文志曰晉成帝咸康元年六月乙亥火犯牽牛中央星建元二年征西將軍庾亮薨 荆州占曰熒惑守牽牛三十日以上人相食 北官候曰熒惑守牽牛二十日以上有反逆者牛車用期四十日若七十日 聖洽符曰熒惑入守牽牛嵗大水津河不通五穀大傷其嵗不中 郗萌曰熒惑入牽牛中出守牽牛之南有大赦期二十日荆州占曰熒惑以春二月三月留牽牛相守者蒭蒿貴至八月止 又占曰熒惑犯守牽牛大星臣謀主諸侯將兵大人憂之其國亂人民饑甘氏曰熒惑犯牽牛留守之有破軍殺將 海中占
  曰熒惑犯守牽牛諸侯多疾
  熒惑犯須女三
  帝覽嬉曰熒惑犯須女若守之三十日不下女主有病者若府藏中有甲兵十日不下主后有死者期百八十日 石氏曰熒惑入須女中旬主后死 郗萌曰熒惑入須女留二十日為天子受女之慶近期三十日逺期四月 熒惑入須女糴貴石三百人有自賣不出縣邑有死者 熒惑入守妃貴人女子多死者 荆州占曰熒惑入須女布帛貴天子内美女不然甲兵起 郗萌曰熒惑出須女中主也出須女两傍諸臣也留為憂春秋緯曰熒惑之須女上求女 郗萌曰熒惑在須女逆行至牛復還女倐去倐還為千里無稼穡 河圖曰熒惑居須女陽有喜居隂有憂 郗萌曰熒惑舍須女蠶不得 熒惑出入留舍須女五十日不下天下人民大恐其國開庫出兵加於吳越城 熒惑留須女有反逆者從女者諸夫人家起 齊伯曰熒惑出入留須女十日不下刀劍大貴 黃帝占曰熒惑以十二月守須女之西南姦人入邑守其北百日有諸侯嫁女絶國者黃帝占曰熒惑守須女皇后疾宫中有火灾 文曜
  鈎曰熒惑守須女人主以媵為后以妾為妻若有獻女者 甘氏曰熒惑守須女王者發布帛守二十日絲綿布帛大貴 陳卓曰熒惑守須女大人不安五榖不登民多病疾 甘氏曰熒惑守須女國饑糴貴民有自賣者 巫咸曰熒惑守須女邦有女子䘮主后也又曰宫女有憂牛角大貴 郗萌曰熒惑守須女后夫人有憂大人不安 熒惑守須女女子為天下政一曰女子為亂法令更行疾無憂國有嫁女娶婦事臣下衣服奢侈守三十日其君憂 熒惑守須女北國大水人民處木上 荆州占曰熒惑守須女色靑有女䘮宫女有憂黒女多死黃白吉 海中占曰熒惑犯守須女多妖祥大臣當之 荆州占曰熒惑守犯乘須女二十日大人婦女有反逆者從女起若有女䘮其年糴三倍人民多死陳卓曰熒惑留逆犯守乘凌須女天子及大臣有變
  必有竒令
  熒惑犯虛四
  黃帝占曰熒惑入虛東一曰居其左右君恐失火荆州占曰君有大事 文曜鈎曰熒惑入虛咎在毁傷 石氏曰熒惑入虛中三月齊王死入旬相死不死出走 巫咸曰熒惑入虛中伺其出日而數之期三十日為兵發伺始入處之變一日期十日軍罷 郗萌曰熒惑入虛逐功臣一曰牛車貴 荆州占曰熒惑入虛天下有變諸侯有死者有罷軍破將天下更政令期一年 陳卓曰熒惑在虛東東藩旱在虚南楚地旱在虚西廬江旱在虛北遼東遼西旱 郗萌曰熒惑入虛成鈎己天下大亂政急大人憂以戰不勝一曰有徳令 春秋緯曰熒惑留虚有以䘮徭 郗萌曰熒惑留虚群臣不尊敬祭祀女主不謹 熒惑留虚三十日其君臣憂 熒惑舍天府天下喜賜諸侯王又曰舍天府門中央天下赦 齊伯曰熒惑出入留舍虚之間憂在齊其國治城郭兵來期不出十年中敗 黃帝占曰熒惑守虚赤地千里人相食 熒惑守虚大臣為亂百姓多疾 聖洽符曰熒惑守虚百二十日以上諸侯増土地將有慶賜爵封者春秋圖曰熒惑守虚五穀大貴吏民死觧 石氏曰熒惑守虛將軍及兵發起天下更令晏子春秋曰熒惑守虚期年不去公問晏子曰孰當之晏子曰齊當之公不悦曰天下大國十二齊何以獨當之晏子曰虚齊分野且天下之殃固於富强為善不用出政不行賢人使逺䜛人反昌百姓疾怨是以列舍無次熒惑逆行公曰可去乎對曰出寃聚之獄使反田矣散百官之財施之民矣賑孤寡而敬老人若能是者惡可去何獨孽乎公曰善行之三日而熒惑遷 郗萌曰熒惑守虚危有土功事九十日天下亂嵗大饑 甘氏曰熒惑守危以人民為變天下大水 郗萌曰熒惑守危以民流多死一曰女子多死 玉厯曰熒惑守危以水火入多疾疫若有土功修治陵廟期不出年 黄帝占曰熒惑入虚而犯守之天子自將兵流血滿野必有死國死王期三年 郗萌曰熒惑犯守虚有土功之事一曰合於虚土功當舉 石氏曰熒惑犯守虚天下有變更令者百姓多疾嵗旱不熟赤地千里穀糴踊貴菽粟三倍荆州占曰十倍
  熒惑犯危五
  荆州占曰熒惑犯危天下大亂 黃帝占曰熒惑入危大赦天下 石氏曰熒惑入危賊臣起 熒惑入危中三月齊王死不死出走 郗萌曰熒惑入危中天下有變更之令又曰入天府天子臨府事 黃帝占曰熒惑入危越地亡 郗萌曰熒惑逆行危其君簡祭祀 熒惑入危留之以過復還留之大人當之 熒惑留危群臣不敬宗祀 熒惑舍天府天子賜諸侯王舍門中天下赦 熒惑出入留舍危其國繕城郭而起兵 巫咸曰熒惑出入留舍危國中大亂吏民相攻 熒惑守危大國有憂人民為變國易政不出其年天下大疾死者不𦵏 熒惑守危國為政者急 黃帝占曰熒惑守危大臣為亂 文曜鈎曰熒惑守危民多疾疫嵗旱不熟天下大饑兵起 海中占曰熒惑守危春旱秋多水災郗萌曰熒惑守危大人變常 熒惑守危賔客有事
  死 熒惑守危宫地震裂 熒惑守危為大人盖屋事荆州占曰熒惑守危南方有兵諸侯有死者庫室有
  繕者 陳卓曰熒惑守危宫多火災 北官候曰熒惑守危有土功饑兵起諸侯相謀 石氏曰熒惑守危守之三十日不下有立宫廟哭泣之事六十日不下國易政 荆州占曰熒惑入危乘守二十日若九十日東方兵起國有死者嵗旱不熟糴十倍民食草木嫁妻賣子牛羊倍價 熒惑乘危天下大亂 北官候曰熒惑入危留守三十日若九十日天下易政咎以入日占 黃帝占曰熒惑入危諸侯王謀大兵起天下易變若有土功守上星為人民死守中星諸侯死守下星大臣死期百八十日 郗萌曰熒惑守墳墓為人主有哭泣聲
  熒惑犯營室六
  郗萌曰熒惑犯營室者犯陽為陽有急犯隂為隂有急石氏曰熒惑犯營室以賤人為役 熒惑入營室中
  入三月衛君死入五月相死不死出走 荆州占曰熒惑犯乘營室諸侯相攻大戰糴倍 甘氏曰熒惑入營室大臣匿謀 巫咸曰熒惑入營室臣伐主一曰有兵兵罷 郗萌曰熒惑入營室壁中有惡謀 熒惑入營室中賊臣起非盗乃客期六十日 荆州占曰熒惑入營室齊國有兵諸侯若民多死嵗不收期十月 聖洽符曰熒惑逆行營室成鈎己天子失宫殿大臣為亂兵大起 石氏曰熒惑逆行營室環繞之三十日有破國六十日不下有崩王吳太子死期一年中二年逺三年石氏曰熒惑逆行經犯營室臣謀兵起 河圖曰熒
  惑居營室两軍相據當相和不相和有殃罰 荆州占曰熒惑經營室中諸侯兵相謀 洛書曰熒惑入營室留守之大人有憂臣有隂欲殺主者後宫有大變期不出年 黃帝占曰熒惑入營室中天子宫也留二十日已上天子惡之郗萌曰天子失位也期不出十月中其經之大臣伐主 海中占曰熒惑入營室留二十日天子死守其南皇后死郗萌忌忌守其西太子死郗萌忌忌守其北為諸侯有死者 郗萌曰熒惑留營室六月大人憂期百日 陳卓曰熒惑留營室后死一曰臣下欲為賊 北官候曰熒惑舍營室大人死復居久者三年禍發中二年近一年居其隂萬家邑拔千家邑敗掠居其陽千家邑拔萬家邑亾 郗萌曰熒惑出入留舍營室中有客來欲見君者其嵗多土功 河圖曰熒惑守營室火起後宫有變赤色怒赤而環之成鈎己乃有咎不然無咎必察喜怒以决吉凶 元命包曰熒惑守營室群妃鬭 文曜鈎曰熒惑守營室專於妻妃 石氏曰熒惑守營室天子為軍自守王者有水災糴貴 又曰守三月王者崩及立王 甘氏曰熒惑守營室客燒主人將軍凶不有誅必有逆兵主將去之有禍又曰人民為變守之三十日以上天子死 巫咸曰熒惑守營室旱五榖不成多火災 海中占曰熒惑守營室人民疾疫多死亡 郗萌曰熒惑守營室人君攻宫室為土功事又曰以正月守營室三月若五月有大旱之灾天下大饑 石氏曰營惑入若守天宫四十日諸侯轉粟千里各虛 文曜鈎曰熒惑入守犯營室以内淫近色及天殃皆不以命終王者惡之 郗萌曰熒惑犯守營室中皆有土功事黃帝占曰熒惑守離宫正東為父守正西為母守正
  北為妻守正南為子守舍星為身其焰赫赫其國離易期三年逺五年兵起
  熒惑犯東壁七
  春秋圖曰熒惑入東壁百九十日且服勞 文曜鈎曰熒惑入東壁大臣為謀人主自將兵賊臣内起天子以兵自守 石氏曰熒惑入東壁中三月衛君死入五月相死不死出走 甘氏曰熒惑入東壁有匿謀 郗萌曰熒惑入東壁九州當之甲乙日入東方有咎丙丁日入南方有咎戊巳日入中央有咎庚辛日入西方有咎壬癸日入北方有咎 熒惑入東壁民疾 荆州占曰熒惑入東壁大臣有謀殺者 北官候曰熒惑入東壁天下以食為憂 海中占曰赤星入營室東壁大臣凌主 河圖曰熒惑入東壁两軍相㨿當相和不相和有殃罰 郗萌曰熒惑出入留舍東壁三十日不下五穀貴民流亡不居其鄉六十日不下兵至其國 黃帝占曰熒惑守東壁言政事者誅術士不相隱藏内外相譛以相勝正三軍亦大起兵 巫咸曰熒惑入東壁嵗不熟萬物不成 海中占曰熒惑守室壁宫失火一曰旱五榖不成一曰兵民多死 郗萌曰熒惑守東壁為天下兵起一曰伏兵起又曰為大人衛守又為多水若嵗晚水或西方有憂 熒惑守東壁三十日其君憂二十日大赦 熒惑守東壁為有土功事 熒惑守東壁其光潤澤大吉熒惑守東壁三十日不下三年兵起 荆州占曰熒惑守東壁人主自將兵糴石至千又曰文章者傷 郗萌曰熒惑守東壁諸侯相謀 陳卓曰熒惑守東壁王者大災 北官候曰熒惑守東壁守其南主后死守其西天于死守其北諸侯死守其東大人自將兵 熒惑守東壁臣下不明 巫咸曰熒惑入東壁留守之有土功 郗萌曰熒惑留守東壁臣下㺯法二十日以上賊臣起期十月 荆州占曰熒惑逆行守乘壁女主自恐一曰民多疾 齊伯曰熒惑逆行守東壁成鈎己有大兵加於衛其國無以待之若三月不下衛王死不則出走












  唐開元占經卷三十二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