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開元占經 (四庫全書本)/卷033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三十二 唐開元占經 卷三十三 卷三十四

  欽定四庫全書
  唐開元占經卷三十三
  唐 瞿曇悉達 撰
  熒惑占四
  熒惑犯西方七宿
  熒惑犯奎一
  黃帝占曰熒惑入奎中民多疾又曰亂臣弑其主 文曜鈎曰熒惑入奎主偏阿誅不决 石氏曰熒惑入奎中三月魯主死及國相死不死出走 北官𠉀曰熒惑入奎成勾己及環繞之天子災宮殿期六月 海中占曰熒惑潤澤出奎有喜令其變色入奎有偽令來者若出奎有偽令出使者 巫咸曰熒惑從婁逆行至奎有兵起 甘氏曰熒惑入奎環繞之三十日相死三月不行其國王死不死出走期三年 石氏曰熒惑入奎留二十日以上大臣有匿謀若國有伏賊期八十日若九月 郗萌曰熒惑留奎臣下專權一曰霸者争立 孝經章句曰熒惑舎奎有兵起其民有自賣於縣邑者歲為下 齊伯曰熒惑出入留舎奎天下且有爭言者不且有伏士出者其國兵至加於魯之城其國無以得之黄帝占曰熒惑守奎農夫不得耕 春秋圗曰熒惑
  守奎天下有叛者 感精符曰熒惑守奎庫兵當起車騎用國有死君歲多獄事 石氏曰熒惑守奎兵起北夷侵邊一曰粟有補於民 甘氏曰熒惑至奎其國相譖天下懷憂父子不相信君隔臣蔽又曰民多疾 熒惑守奎摇動進退為赦又曰天下有水民多死 巫咸曰熒惑守奎天下大水 海中占曰熒惑守奎其國坐之三十日不下其君憂 郗萌曰熒惑守奎多獄關梁不通又曰女淫 熒惑以二月守奎百日多出盗又曰女子多乳死者 熒惑守奎為溝瀆事一曰有水事荆州占曰熒惑守奎為王者憂一曰大人當之 熒惑守奎兵起車騎滿野貴人多病若有死者菽粟貴一曰歲大熟 西官𠉀曰熒惑守奎二十日以上大臣有謀國有兵若有死王兵加於魯國之地期一年 熒惑守奎其國諸貴為孽國有大賊謀在近臣近期三月逺期九月 熒惑守奎兵官當之期百二十日又曰熒惑以二月守奎多盗賊來二千石多調役之事 石氏曰熒惑守奎色正明留二十日以上下有兵 荆州占曰熒惑逆行守奎女子多暴死
  熒惑犯婁二
  石氏曰熒惑入婁中三月魯主死入旬相死不死出走熒惑入婁而守之天下有聚衆兵大起車騎用必有
  死君走相天下不熟飢非一國若山林有大盗路不通期一年逺二年 甘氏曰熒惑入婁國有兵人民多死荆州占曰熒惑入婁天下有聚衆近期四十日逺期
  二百四十日兵大起車騎用 西官𠉀曰熒惑起芒角而入婁國且有焚燒倉庫之災 石氏曰熒惑逆行入婁成勾己國有焚燒倉廪庫之災若逆行至奎大兵起臣謀君將軍為亂期不出年 荆州占曰熒惑留婁獄多奸 郗萌曰熒惑出入留舎婁中守之色赤而光明胡人為凶 齊伯五星占曰熒惑出入留舎婁其國必有名者死 石氏曰熒惑守婁即庫兵動民多死 熒惑守婁為有白衣之㑹 甘氏曰熒惑守婁有大臣不當其位損常制亂政者又曰有水殃民多疾 巫咸曰熒惑守婁中民病大水金銀貴 熒惑守婁旱為多火災五穀貴 郗萌曰熒惑守婁有兵北夷侵邊道不通又曰關梁不通霸者爭立又曰大赦天下又曰北主死又曰牛多死牛大貴 熒惑以二月守婁百日多山盗一曰女多乳死 熒惑守婁之南大赦 荆州占曰熒惑守婁歲大飢若收財物 陳卓曰熒惑守婁二十日以上宫中大臣死期八十日 玉歷曰熒惑守奎婁有名人死民多疾 百二十占曰熒惑守婁車騎發有死軍一曰貴人當獄事 海中占曰熒惑入若守婁天子受賀期三十日逺八月 郗萌曰熒惑入守婁其國坐之一曰守三十日其君憂
  熒惑犯胃三
  郗萌曰熒惑犯胃為天下榖無實以食為憂 熒惑犯胃為國有暴兵伐中國者 石氏曰熒惑入胃主死入三旬王后死 甘氏曰熒惑入胃二十日天下有兵亂倉粟出 郗萌曰熒惑入天府法令更 荆州占曰熒惑入胃國有匿謀其事不行 熒惑以三月入胃進退犯凌百日以上天下倉廩不實國有大兵流血千里二十八宿山經曰熒惑黄黑繞環胃昴畢憂多疾死春秋圖曰熒惑之胃賤人當有封者 石氏曰熒惑舍於胃天下大飢有轉粟之令 黄帝占曰熒惑守胃糴大貴 河圖曰熒惑守胃其年旱飢民多疫疾倉粟大出 文曜鈎曰熒惑守胃其國貴人戮死賤人當貴一曰大人有入牢獄者 石氏曰熒惑守胃其年旱飢民多疾王者行仁則大吉甘氏曰王者行仁則熒惑去也以火尅金以仁教義天下無咎 熒惑守胃天下藏府有火災 甘氏曰熒惑守胃有水殃 海中占曰熒惑守胃三十日其君憂 郗萌曰熒惑守胃大臣不愛百姓一曰牢獄空荆州占曰熒惑守胃銅貴 西官𠉀曰熒惑守胃若其中星衆者則粟聚星少粟散 石氏曰熒惑入胃而守之三十日不下趙地大急人民半死大兵起客軍敗主人勝期不出一年 巫咸曰熒惑入若守胃東出民擾郗萌曰熒惑入若守胃牛疾 熒惑入若守胃若天
  倉四十日旱 陳卓曰熒惑入犯守胃貴人有死者若貴人子繫獄 聖洽符曰熒惑逆行守胃天下有急兵人民飢倉廩用有賦歛之憂若有火災
  熒惑犯昴四
  巫咸曰熒惑犯昴若入之中國有邉警匈奴大出四夷兵起國有憂案晉書天文志曰晉成帝咸和六年十一月熒惑守胃昴八年七月石勒死石虎自立多所殘滅是時雖勒虎僣號而其強常占昴不關太微紫微宫 文曜鈎曰棄法律熒惑入昴 石氏曰熒惑入昴天子有急令 郗萌曰熒惑入昴天下大安無兵有兵亦罷四月五月大赦近期十五日逺期三十日赦又曰不可為害一曰貴人多戮死 巫咸曰熒惑入昴畢中一入一出即有大兵可立而待 郗萌曰熒惑逆行入昴成勾己天下大赦期八十日 洛書曰熒惑入昴二十日不下國有大衆甲兵大起將軍有出者巫咸曰期六十日逺六月歲大旱人飢 海中占曰熒惑入昴留二十日以上牛馬多疾 郗萌曰熒惑留昴典吏多為奸者 甘氏曰熒惑舎昴天下多大賊 郗萌曰熒惑舎昴天下多賦歛 巫咸曰熒惑出入留昴赤色而光因犯以行邊地多警不出三月軍起在其西北八百里 齊伯占曰熒惑出入留舍犯昴多有立屋室且有兵 黃帝占曰熒惑以春三月守昴夏旱夏守秋旱秋守冬旱冬守春旱熒惑守天獄赦 河圗曰君苛政擾民苦其誅愁氣布則熒惑守昴六月大怪 孝經章句曰熒惑守昴天下多獄其政煩雨澤不時歲為中 巫咸曰火犯守昴四夷兵起 甘氏曰熒惑守昴無罪者誅案石虎列傳曰十一年冬熒惑守昴五十餘日不移太史令趙攬奏昴趙分也熒惑舎留分其王惡之冝以朝廷寵貴大臣姓王者當之虎於是假以他罪誅中書監王浚欲以消咎於是議者進以宋景三吐仁君之言熒惑退舍夫修短分定命不可延而殺人求福不亦悖乎 巫咸曰熒惑守昴天下多火災萬物不成人民疾多死 海中占曰熒惑守昴邊境不寧 熒惑守昴憂在大人郗萌曰熒惑守昴大人為亂天下謀主大將出反國政不安一曰多獄事大將有囚者又曰地裂山崩又曰守一二日相死火以夏三月守昴至秋糴貴 熒惑守昴男子有急一曰女子有急 熒惑守昴當有津河發事熒惑以二月守昴百日其國有流民 荆州占曰熒
  惑守昴東齊越負兵守其南荆宋負兵守其西秦鄭負兵守其北燕趙負兵 熒惑守昴星色大而黄馬牛貴西官𠉀曰熒惑守昴兎多死春三月旱牛馬皆死
  熒惑守昴大將有外出者若憂旱野有流血大將死士卒病 百二十占曰熒惑守昴且有急令諸侯謀道不通陽為中國陰為四夷若陰國有憂 石氏曰熒惑若以三月守昴皆百二十日其國有白衣之聚 巫咸曰熒惑守昴以去後反守之有臣為天子破匈奴者期三年 荆州占曰熒惑若守昴北主突厥王死宋書天文志曰晉成帝咸和八年七月火入昴是月石勒死 春秋圗曰熒惑經昴畢之間而守之三十日不出即馬踴其足群兇相續婦兒哀哭無所止屬民食不足人相食 西官𠉀曰熒惑犯守昴中民疾病一曰赦獄訟疑出囚 郗萌曰熒惑中犯乗守昴兵北征匈奴又曰為天下有禍一曰逆臣為亂
  熒惑犯畢五
  黄帝占曰熒惑犯畢右角大戰犯畢左角小戰 熒惑犯畢出其北為陰國有憂出其南陽國有憂 海中占曰熒惑犯畢國有畋獵之事 黄帝占曰熒惑入畢中國君有衛守 文曜鈎曰熒惑入畢而出之有赦令一曰有德令爵禄之事期一百八十日 巫咸曰熒惑入畢將相憂一曰國相亂 熒惑入畢中各伺其出日而數之二日期二十日為兵發伺如入處之率一日期十日軍罷 郗萌曰熒惑入畢中有女主䘮 熒惑入畢中有大赦令期十五日若三十日將若相憂若其國有白衣之聚期不出一年 熒惑入畢為憂兵其國易主玉歴曰熒惑入畢將相有咎 郗萌曰熒惑出畢中
  央主也出旁臣也其行徐憂其行疾無故 石氏曰熒惑出畢陽則旱出陰則水為政令不行 五行傳曰熒惑行畢至昴為死䘮案漢文帝七年熒惑東行行畢陽還畢東北西而逆行至昴南而東行後四年趙王與七國謀反北連匈奴誅死之應 河圗曰熒惑在畢畢天空也不可為人客為人客者殃罰 春秋緯曰熒惑之畢有德令 郗萌曰熒惑與畢合幷光主必亡 熒惑留畢昴間天下道路塞關梁不通 熒惑入畢中留二十日以上兵起期四十日若三月 西官𠉀曰熒惑留畢臣獵不當 甘氏曰熒惑舎畢其國多枉刑 郗萌曰熒惑舍畢口六十日貴人誅死一曰貴臣有夷族者一曰貴臣有餓死者 熒惑舍畢之口其國滅無後熒惑舍畢輔太子奉蕃國 熒惑入舎畢邊有兵 熒惑出入舎留畢左右明年小旱又曰明年天下有失地之君 齊伯曰熒惑出留舎畢中軍起三年若居其左右兵起其野禾豆不入歲小旱必有失土之君 春秋緯曰熒惑守畢口即馬馳人走天下有急兵國有敗傷人民流亡 文曜鈎曰畋獵不時熒惑逆守畢 甄曜度曰熒惑守畢將相有憂白衣之㑹郗萌曰期在歲中案宋書天文志曰熒惑守畢占曰萬民飢後大官多䘮公主薨亡天子舉哀相繼歲大旱民飢 石氏曰熒惑守畢天子虐國多枉刑 甘氏曰熒惑守畢邊兵大驚侵凌中國倉穀出又曰敵兵起 郗萌曰熒惑守畢不出二十日若三十日大赦一曰成勾己赦一曰環繞之赦 熒惑守畢有亡國又曰天下多盗一曰大帥將兵期二十日邑驅掠 熒惑守畢太歲子午卯酉有兵熒惑守畢三十日其君憂若以四月守畢踵大人憂之石氏曰熒惑守畢有大兵大師為亂 郗萌曰熒惑
  以四月守畢百日匈奴有降王三十日男子有賫爵命若有赦令 熒惑入畢己去復還守之諸侯女子貴臣有誅者期不出三年 荆州占曰熒惑守畢有走君熒惑守畢踵人民駭走去家千里兒婦啼哭無所觸抵留一月大兵連薄留二月二年戰留三月三年戰三月以上易政 熒惑入畢去復還守之有吏臣為天子破匈奴者期三年 熒惑逆守畢兵大起馬頓蹄牛運其角婦兒碌碌無所止屬萬民去其處飢於菽粟人相食若其國正不安其留二十日以上貴人當有掠者期七十日越地凶 河圗曰熒惑入畢留守之六十日不下有女主之䘮大臣諸侯相謀邊兵起若有戰期一年陳卓曰熒惑犯附耳為兵起若將相有䘮憂不即免退
  熒惑犯觜觹六
  石氏曰熒惑犯觜觹其國兵起天下動移 甘氏曰熒惑入觜中天下有善政 郗萌曰熒惑入觜觹中伺其出日而數之期二十日兵發伺始入處之率一日期十日軍罷 甘氏曰熒惑出觜觹間天下亂西方大得東方大失西官𠉀曰東方吉西方凶 春秋圗曰熒惑之觜觹大臣且有憂 石氏曰熒惑以觜觹合趙相死 郗萌曰熒惑以觜觹合無光主必亡 荆州占曰熒惑留觜觹誅罷不行 熒惑出入留舍觜觹君臣將兵 黄帝占曰熒惑守觜觹將軍反天子之軍破牛馬有急行 黄帝占曰熒惑守觜觹參國有䘮期六十日若糴貴 文曜鈎曰逐功臣熒惑守觜參 石氏曰熒惑守觜觹西方客動侵地欲為君王崇禮以制義則國安一曰西羗兵起熒惑守觜觹君臣和同 甘氏曰熒惑守觜觹萬物
  不生天下愁悲 巫咸曰熒惑守觜觹旱多火災五穀不成天子不可動兵 巫咸曰熒惑守觜觹有石墮其野者一曰有怪石以入日占何國 熒惑守觜觹榖貴入之石二百不入石一百 海中占曰熒惑守觜觹其國有憂 郗萌曰熒惑守觜觹參棄法律又曰小民多傷熒惑犯守觜觹不出三十日有兵 熒惑守觜觹國
  易政天下多不孝子父子相鬬鐡器貴一曰禾貴 西官𠉀曰熒惑守虎首一日為十日以上天下兵起斧鉞用 齊伯曰熒惑守觜觹害國之君將兵入於秦之域矣六畜大疫山谷盡空 春秋圗曰熒惑守觜觹有兵起將為亂若有急令天下斧鉞大用不出百八十日黄帝占曰熒惑犯觜觹野多反者斧鉞用 郗萌曰熒惑犯觜觹而守之六十日其國有䘮大臣有誅被逐者萬物不生天下飢穀大貴
  熒惑犯參七
  黄帝占曰熒惑犯參有大將反者兵大連精四方相射王者不安轉徙宫室 石氏曰熒惑犯參左肩大戰星角明大天下之兵卒起而強微細天下兵弱 說題辭曰熒惑入參主威下國廢 文曜鈎曰熒惑入伐有兵戰守之五日以上大將死 郗萌曰熒惑入參若伐天子憂市一曰君國失市 春秋緯曰熒惑逆入參成勾己天下大亂天子失度大人憂若環繞之主命惡若有大䘮期一年逺三年 荆州占曰熒惑逆入參必有一國之君餓若戮死者 春秋圗曰熒惑之參將有憂郗萌曰熒惑南至參將必有下獄者 甘氏曰熒惑舎伐不出三旬大赦 郗萌曰熒惑宿參若伐直横者為有反臣中兵 熒惑入參一月相死二月后死三月君死 西官𠉀曰熒惑入參留二十日以上兵戰出期七十二日若十月若有䘮小兒多傷 郗萌曰熒惑逆行若留止衡中為兵軍起 熒惑出入留舎參中天子宫中兵起 黄帝占曰熒惑守參多霜雹 河圖曰熒惑以四月守參其國兵起兵起宮中戰有功若封侯者五月守之大人有憂下獄者 孝經章句曰熒惑守參兵大殺千里之行淮主亦驚牛馬多死雨澤不時歲為下石氏曰熒惑守參大將軍反天子之軍破牛馬急行
  麥大貴人相食 甘氏曰熒惑守參王者不安徙宫室巫咸曰熒惑守參有怪石墮其野以入内占 熒惑
  守參旱多火災萬物五穀不成其國有憂 海中占曰熒惑守伐五日人主死 郗萌曰熒惑守參足下五日糴暴賤二十日以上糴大賤三十日有赦一曰四月守參三十日赦 熒惑守參為大人當之 荆州占曰熒惑以四月守參天下金貴 郗萌曰熒惑守伐百二十日成勾己若環繞之大人惡之若有憂期六月 荆州占曰熒惑守參白虎兵起鈇鉞用 陳卓曰火守伐天下更正朔 西官𠉀曰火守伐燕王當死其留二十日以上大人惡之期六十日若秦地㓙 甘氏曰熒惑守參有赤星出參中邊有兵 石氏曰熒惑以四月守參火入舎金錢發 熒惑入參守之二十日以上兵起於野將軍出戰有死將石隕其野多反者 熒惑與龍星並見參中天子更政有戮死臣 熒惑與彗星若妖星見參伐天子更政妖星一名望能 郗萌曰熒惑經參能見參伐大國君為臣所謀 熒惑與彗星見參大國君不吉




  唐開元占經卷三十三
<子部,術數類,占候之屬,唐開元占經>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