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開元占經 (四庫全書本)/卷034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三十三 唐開元占經 卷三十四 卷三十五

  欽定四庫全書
  唐開元占經卷三十四
  唐 瞿曇悉達 撰
  熒惑占五
  熒惑犯南方七宿
  熒惑犯東井一
  黄帝占曰熒惑犯東井小有兵案宋書天文志曰安帝義熙九年二月丙午熒惑填星皆犯東井十三年三月索頭大衆緣河為寇髙祖討之奔退其别帥跋嵩交戰大破之嵩殲焉復攻闗中八月擒宏也 陳卓曰熒惑犯東井羣臣有以家事坐罪者案宋書天文志曰魏髙貴鄉公正元二年十二月戊午熒惑犯東井北轅西頭第一星甘露元年諸葛誕族滅宋孝武大明二年三月辛未熒惑入東井其年四月海陵王休茂為雍州刺史五年休茂反誅 黄帝占曰熒惑以春入東井有赦 文曜鈎曰熒惑入東井失道行陽天下大旱有火災若内亂期不出三年 石氏曰熒惑入東井兵起若旱其國亂有兵兵止無兵兵起大臣當之案宋書天文志曰晉成帝咸康元年八月戊戌熒惑入東井是年夏發衆列戍加王遵司馬以備胡賊也 熒惑入東井必先軍起役有令 熒惑角氣行疾入東井十日相死三十日主終后命惡之 黄帝占曰熒惑入東井牛大疫兵器鉞大貴 石氏曰熒惑入東井中海水出水暴下 甘氏曰熒惑入東井有逃主又曰四百人貴一人 巫咸曰熒惑入東井中國有遁主 熒惑入東井貴人不安其位一國大旱 郗萌曰熒惑入東井國失火案漢書天文志曰景帝四年七月癸未火入東井行陰後二年有栗氏事後未央東闕火災洪範天文星辰夏占曰未央門火災 熒惑入東井太白隨之糴貴道上多死人 熒惑入東井先起兵者大將戮死期六十日 熒惑逆行東井貴人死傷若失火海中占曰熒惑入東井角動赤黒色大人當之以水
  起兵其環繞之事必成其留二十日色赤黄大人增地黒憂奪地 司馬彪天文志曰熒惑入東井口中大臣有誅者 石氏曰熒惑正過東井中南出者天下有易王業者 海中占曰熒惑過東井上二丈者軍將必當去其兵歸必有病事 黄帝占曰熒惑去北戍至東井干一星將軍有野死不葬者干二星中倖臣有市死者北戍者北河也 春秋圗曰熒惑之東井有從白衣之封為侯者 海中占曰熒惑在東井北戍去戍三丈當復發千人以上去戍二丈復發萬人去戍一丈門開道無行人若其留戍下六十日天下大赦 晉灼曰熒惑留東井中三十日天下大水人主以身游水 熒惑西方守東井輿鬼去復還反之強國君忌之 海中占曰熒惑入東井留三十日以上既去復還居之若環繞成勾己者國君有憂若重有䘮期九十日若一年 郗萌曰熒惑出入留舎東井三十日不下必有破國死王 河圗曰熒惑在西方若東方守東井有男䘮 石氏曰熒惑以十二月守東井且憂火 熒惑守東井名水有絶者大魚死國大旱 熒惑守東井如炬火兵起 甘氏曰熒惑守東井貴相戮 熒惑以五月守東井六十日江海决溢水出 巫咸曰熒惑守東井間有逐王 郗萌曰熒惑守東井為萬物不成久守之金錢易 熒惑守東井南主后死守其西太子死守其北諸侯有死者熒惑守日月之門國内亂以其日占國 熒惑守東井大人憂案宋書天文志曰晉元帝大興三年十月乙亥熒惑在東井永熈元年十二月元帝崩陳卓曰熒惑守東井天下不安 郗萌曰熒惑守東井天子為軍自守 熒惑守東井百川溢 黄帝占曰熒惑入東井留守井中天子有火災 感精符曰熒惑逆行守東井成勾己天子坐之天下兵起守之二十日以上相惡之四十日以上人主當之先起殃後起昌 甄曜度曰熒惑入東井而守之二十日以上其國有大兵起有大䘮三十日不下有逃走相破軍殺將其國失地不出期年逺二年 石氏曰熒惑入若守東井河决有水令 熒惑入若守東井二十日以上宮中以火為敗若内亂臣當之 郗萌曰熒惑入若守東井為土功事熒惑犯乗守入東井中以日占臨其時者辱也留三
  日以上占其大臣當之期三月若一年二年三年逺五年 洛書曰熒惑守鉞兵大起臣謀主斧鉞用將相有戮死者案宋書天文志曰魏髙貴鄉公甘露元年七月乙卯熒惑犯井鉞三年諸葛誕夷滅晉陽秋曰安帝隆安元年八月乙巳熒惑守井鉞二年八月以譙王尚之弟允之為振威將軍守蕪湖以備庾楷等由是内外騷動王恭慮禍難復密要殷仲堪桓𤣥同㑹京師𤣥等皆嚮遣石顯仲堪在蕪湖朝廷震駭 石氏曰熒惑犯守鉞大臣有誅斧鉞用有兵起一曰執法者誅不出其年 郗萌曰熒惑中犯乗守鉞斧鉞用為其國内亂兵起一曰執法者誅
  熒惑犯輿鬼二
  黄帝占曰熒惑犯輿鬼皇后憂失勢 帝覽嬉曰熒惑犯輿鬼為國有憂大臣誅案司馬彪天文志曰孝明永平十三年閏月丁亥火犯輿鬼其十二月楚王英與顔忠等造作妖書謀反英自殺忠等皆伏誅 甘氏曰熒惑犯輿鬼執法者戮司馬天文志曰延禧七年八月庚戌熒惑犯鬼質星八年二月太僕南鄉侯左勝以罪賜死弟中常侍上蔡侯綰等自殺宗親侍中比陽侯鄧康河南尹鄧萬等皆繫萬等死康等免官桂陽太守任𦙍等背散走皆棄市九年七月乙未熒惑行鬼中犯質星十一月太原太守劉瓉南陽太守成瑨皆坐殺無罪尚書郎孟璫坐受金漏言皆棄市永康元年十二月桓帝崩 荆州占曰熒惑犯輿鬼忠臣戮死皆不出一年中 甘氏曰熒惑入輿鬼犯積尸天下兵起大戰流血有沒軍死將宋書天文志曰晉安帝義熈十四年七月甲辰熒惑犯輿鬼占曰秦有兵十五年西虜㓂長安雍州刺史朱齡石諸軍䧟沒三十日不下國有大䘮人民流亡死者大半期三年 黄帝占曰熒惑入輿鬼有兵䘮金玉用有大赦及留守之物貴天下大疾疫其留二十日以上兵大起多戰死者為宗廟神明事若民多疴疾若有女䘮期十月司馬天文志曰孝桓建和元年八月壬寅熒惑犯輿鬼質和平元年十二月甲寅梁太后崩 宋書天文志曰晉成帝咸和九年三月己酉熒惑入輿鬼占曰兵在西北有没軍死将四月鎮西将軍郭權始以秦州歸從尋為石斌所滅徙其衆於青徐春秋緯曰熒惑入輿鬼主以内亂淫泆 孝經章句
  曰熒惑入輿鬼主坐之司馬天文志曰孝質本初元年三月癸丑熒惑入輿鬼閏月一日孝質帝為梁冀鴆而崩 石氏曰熒惑入輿鬼中旬主后死七日相死四月主死 熒惑入輿鬼斧鑕用其星視動頡頡然是謂王府國家不安故則物不欲聚也皆以入日命其國 巫咸曰熒惑入輿鬼將相有誅者宋書天文志曰晉成帝咸和九年三月己亥熒惑入輿鬼犯積尸四月鎮西將軍雍州刺史郭權始以秦州歸從守為石虎所㓕從其衆於青徐也 劉向洪範曰熒惑入輿鬼大賊在大人之側宋書天文志曰晉安帝元興元年七月戊寅熒惑在東井又犯輿鬼積尸二年桓𤣥簒位遷帝於潯陽 海中占曰熒惑入輿鬼中央星可四五日大人當之 郗萌曰熒惑入輿鬼為大人卒事以命終也 熒惑守柳入輿鬼人相食 荆州占曰熒惑入輿鬼為亂臣在内有屠城 陳卓曰熒惑入輿鬼有金錢令宋天文志曰明帝泰始三年六月熒惑犯輿鬼九月以皇后六宫衣服金釵雜物賜北征將士也有火災 齊伯曰熒惑入鬼中大臣有誅兵大起白骨滿野五行傳日漢宣帝本始四年熒惑入輿鬼天質後三年霍氏謀反之應也 郗萌曰熒惑留輿鬼臣下不明南官𠉀曰熒惑留輿鬼君臣疾病逆行失火女主用財大奢過度 郗萌曰熒惑舎輿鬼中十餘日出輿鬼又舎南河二十日三十日因南行國有小男䘮正月初見者七月吉凶發正月七月孟長男坐之九月初見者三月吉凶發九月三月季少男坐之 熒惑舍輿鬼中央十餘日出輿鬼又舎北河二十日三十日北行邦有小女䘮十月初見者四月吉凶發十月四月孟長女坐之十二月初見者六月吉凶發六月十二月季少女坐之熒惑舎輿鬼中三十日至五十日天下有大䘮十一
  月見五月應之他放此 熒惑舍輿鬼中央多霜露風雨不時 熒惑舎輿鬼西北婦人多姙子而死者 舍中央小兒多死一曰萬民多病頭目痛舎東北長年多死一曰必有流水舎東南老人多死 齊伯曰熒惑出入留舎輿鬼五十日不去國傷水邑空 黄帝占曰熒惑守輿鬼女主病留十日諸侯王夫人當之留二十日太子夫人當之東去病在孔竅不利南去在頭西去病在手足北去病在陰 熒惑守輿鬼東南七日少年病守十日老人病 熒惑守輿鬼中央大人憂 石氏曰熒惑守輿鬼貴相戮 熒惑守輿鬼大人有祭祀之事巫咸曰熒惑守輿鬼有兵兵罷多水災萬物五穀不
  成 熒惑守輿鬼人君貴人憂鈇鉞用 郗萌曰熒惑守輿鬼去復還居之大國君不吉 海中占曰熒惑守輿鬼出其南水出其北旱巫咸曰守北水守南旱 郗萌曰熒惑守輿鬼執法吏有過罪者一曰主死民多疾䘮棺木蔴布貴一曰牛馬貴 熒惑守輿鬼東北男子兵相殺守東南萬民多死守西北為戎皆反逆叛兵軍守西南人君惡之秦漢有反臣兵事以赦令解之 熒惑守輿鬼在南有男䘮在北有女䘮 熒惑守輿鬼有土功事若有德令 熒惑守輿鬼北七十日女子病守南七十日男子疾 熒惑經歴輿鬼中東行還守西北角有逐王來降其後匈奴大敗北地班固天文志曰熒惑守輿鬼為火變有䘮漢孝武六年熒惑守輿鬼其歲髙園有火災竇太后崩 荆州占曰熒惑守輿鬼東北星棺木貴守東南星五穀貴守西南星金錢貴守西北星鐡器魚鹽皆百倍 玉歴曰熒惑守輿鬼秦有疾病金玉貴 石氏曰熒惑守輿鬼必大赦期六十日入鬼已去復還守之大赦 熒惑出西方若東方出入輿鬼守成勾己尊者失宗廟期六十日若百八十日 春秋緯曰熒惑逆行守輿鬼成勾己王者惡之兵起財帛金錢散將軍有戰死者若有火災期不出年 郗萌曰熒惑入輿鬼去復還守之期不出三年中 熒惑入若守輿鬼為多憂財空出亂臣在内若大臣謀有干鉞乗質者君人憂金玉用民多疾從南入為男北入為女西入為老東入為丁壯 河圗曰熒惑入輿鬼犯守之天下白徒聚土功興 荆州占曰熒惑干犯守輿鬼隨所守物王者發之不出七十日天下有大䘮陽為人君陰為皇后左為太子右為貴臣 荆州占曰熒惑經輿鬼中犯乗積尸者兵在西北有沒軍死將久留守之天子有䘮其以十二月入守之下賤多死有土功事有德令
  熒惑犯柳三
  河圗曰熒惑犯柳當有謀臣不從王命 石氏曰熒惑犯柳有木功事若名木見伐者 郗萌曰熒惑犯注色赤三芒天下有亡王若死將 黄帝占曰熒惑入注大人禦守 甄曜度曰熒惑入注而去之天下安大歸其鄉有兵兵止萬民安樂貴人吉安其社禝以六月守注百二十日其國人飢旱 巫咸曰熒惑入柳諸侯有慶賀之事天下大樂 郗萌曰熒惑入柳國有觴客之事一日五日宫中觴 南官𠉀曰熒惑入柳麻貴在後年又曰入注天下安 郗萌曰熒惑逆行柳失火 春秋圗曰熒惑之柳天下憂四夷 郗萌曰熒惑入注留二十日以上有負海之客 荆州占曰熒惑留柳供養者非其人 郗萌曰熒惑以三月舍注下芒赤色怒左右倚兩傍冬地大動民大恐兵大起三年乃止 春秋圗曰熒惑出入留舎柳三十日不下天下有急令天子大憂將有誅者其國之中必有敗土功事大起 郗萌曰熒惑出入留舎柳將有訛言者其國必敗 黄帝占曰熒惑守柳侯王不寧 文曜鈎曰熒惑六月守柳其國失地人民以飢流亡 石氏曰熒惑守柳有兵逆臣在側石氏曰熒惑守柳為反臣中外兵以赦令解之 熒
  惑守柳天下旱多火災萬物五穀不成糴大貴 巫咸曰熒惑守柳天下大旱羊貴 郗萌曰熒惑守注三十日以上萬家邑拔千家邑擄退居之南北去之其邑不可舉事用兵反受其殃 郗萌曰熒惑守注官有治宮之事民多疾疫一曰宫有大火 熒惑守柳南聖人在南國 荆州占曰熒惑迫守柳宫門閉 陳卓曰熒惑守注三十日其君憂 百二十占曰熒惑守柳讒臣亂若有兵 黄帝占曰熒惑犯守柳有導主為非亂其國事者若天子以飲食為害不安社禝
  熒惑犯七星四
  郗萌曰熒惑犯七星臣為亂 南官𠉀曰熒惑犯近七星三日以上所近犯者誅 文曜鈎曰幷味沉湎熒惑入注侯星宋均曰注侯七星也 甘氏曰熒惑入七星必有君置太子者 巫咸曰熒惑入七星必有觴客事 郗萌曰熒惑留七星為天下大憂憂中央 聖洽符曰熒惑舎七星人民趣舍安桑蠶寧其土 郗萌曰熒惑出入留舍七星國失地天下大亂若臣下衣服失度 齊伯曰熒惑出入留舎七星周國多男女䘮失城有水天下决江歲多土功大亂更為元年 郗萌曰熒惑逆行七星地動若失火 石氏曰熒惑與七星合國君惡之 郗萌曰熒惑與七星合光大人必有疾者 黄帝占曰熒惑守七星有兵若獵車騎又曰社禝傾亡宫中生荆棘又曰治宫室之事 黄帝占曰熒惑守七星四十日其君憂 河圗曰熒惑守七星二陽同居其歲枯旱五穀不成若守之百日三年不雨王者退火官伐之則災消郗萌曰熒惑守七星為反臣中兵也 甄曜度曰熒
  惑守七星民有憂萬物不成天下有水 石氏曰熒惑守七星地動 巫咸曰熒惑守七星白魚貴 海中占曰熒惑守七星人主有憂津橋不通 郗萌曰熒惑守七星三旬以上大凶天下有憂期一年 熒惑守七星曝巫於市金鼓不行百鬼不饗 熒惑守七星為臣中外兵以德令解謂赦令也 熒惑守七星為國有大徭民苦南官𠉀曰熒惑守天都民有憂大水為灾感精
  符曰熒惑入七星若犯守之人主有憂大臣有誅必有大客貴人有繫者若守五十日民多死不出其年人主行急令 郗萌曰熒惑入若守七星有觴客之事 南官𠉀曰熒惑入若守七星大人有疾者若國有徭
  熒惑犯張五
  石氏曰熒惑入張大亂兵起六月干之國空 巫咸曰熒惑入張國有觴客之事 郗萌曰熒惑入張貴人安其社禝其歲男子小憂 熒惑出張中旱 陳卓曰熒惑出張種大貴 郗萌曰熒惑逆行張地動若失火陳卓曰熒惑逆行張功臣當之 石氏曰熒惑逆行乘張大亂兵起 春秋圗曰熒惑之張天下霜 巫咸曰熒惑之張三十日不下其君憂有兵起 石氏曰熒惑與張星㑹所在之國不可舉事用兵必受其殃 河圖曰熒惑居張絶糧道 郗萌曰熒惑留張臣下衣服失度 黄帝占曰熒惑守張大將有千里驚大水五穀貴一曰土功作役不時百姓怨謗 春秋緯曰殘陰則熒惑守張 考異郵曰熒惑守張諸侯謀反 孝經章句曰熒惑守張政不平民多訴訟黄葭貴雨澤不時谷水不通歲為下 石氏曰熒惑守張天下必有歸兵一曰鳯凰下以其守日占之知何國火主禮故也 熒惑守張五榖貴大人不恤政事危急民飢有千里行者 郗萌曰熒惑守張者為有臣中兵也 石氏曰熒惑守張兵起女主用事宫中生荆棘 熒惑守張天下大飢國倉空 巫咸曰守張國必有大客逺來者 甘氏曰熒惑非其次守張當去不去其色大赤其國舉兵從留得其次不為災殃 海中占曰熒惑守張功臣當有封者郗萌曰熒惑守張天子有兵事 熒惑以六月守張
  六十日歲穰熟其歲民有慶賜之事 熒惑守張國治宗廟期二十日 熒惑守張為反臣中外兵以德令解謂赦令也 南官𠉀曰熒惑入張而守之天下大亂大人憂兵大起若有急弓甲聚其地其將亡 海中占曰熒惑犯張若守之天下有兵宫門當閉男子有急女子不安五穀不成民大飢一曰火居張人絶糧 荆州占曰熒惑犯若守張宫門當閉大將被甲兵
  熒惑犯翼六
  荆州占曰熒惑犯入翼車騎無極四海大兵民當何所息萬民飢愁當何所食 石氏曰熒惑入翼四月楚主死旬相死不死出走 郗萌曰熒惑入翼四海有急國憂 陳卓曰熒惑入翼中將軍為亂 南官𠉀曰熒惑入翼魚鹽貴水蟲倍價 郗萌曰熒惑逆行翼不出其年大軍起天下大憂 荆州占曰熒惑逆行翼邪臣亂朝廷忠臣不可以進 熒惑逆行翼失火 郗萌曰熒惑入翼留二十日以上大人有病一曰守三十日其君憂 熒惑入翼留二十日以上國有白服之朝期百三十日中若人有病若國大徭民苦以勞 南官𠉀曰熒惑留翼臣下淫佚逆行色赤失火一曰大亂臣亂朝廷郗萌曰熒惑出入留舎翼使者有急事兵起不用於
  外地逆行之不出九年必有軍起天下亡矣 甄曜度曰熒惑守翼王者微弱臣不順命若大人有病天下有憂 孝經章句曰熒惑守翼先水後旱布縷大貴人病頭首雨澤不時 石氏曰熒惑守翼若大旱魚鹽五榖貴萬物不成 熒惑守翼天下修兵 甘氏曰熒惑守翼王者軟弱臣不從令忠心奉天則熒惑退 郗萌曰熒惑守翼為反臣中外兵以德令解謂赦令也 陳卓曰熒惑守翼川谷不通多盗賊人民相惡 玉歴曰熒惑守翼有急事若大風 南官𠉀曰熒惑守翼歲飢民流千里有亡國穀貴蛇龍見 熒惑守翼佞臣亂政其歲多風雨車騎聚天下大飢 熒惑以十月守翼五十日甲兵卒車騎軍屯輕將行五十日而罷卒有功而錫金者 百二十占曰熒惑守翼大旱色赤亂且至人民流一曰有海國客獻神鳥也 感精符曰熒惑逆行守翼邪臣為亂忠臣不立不出其年兵大起王者憂也文曜鈎曰熒惑犯翼若守之天下大亂車騎無極大兵起四海匈匈然於無命
  熒惑犯軫七
  春秋緯曰熒惑入軫中兵大起 石氏曰熒惑入軫中四月楚主死入旬相死不死出走 甘氏曰熒惑入軫有負海客 巫咸曰熒惑入軫中伺其出日而數之期二十日皆為兵發伺始入處之率一日期十日軍罷郗萌曰熒惑入軫大水田宅貴若車貴 陳卓曰熒惑入軫國有大䘮若將軍死 南官𠉀曰熒惑入軫兵益水旱為害人民擾動妖言無實國政數改士卒勞苦石氏曰熒惑出軫南民多病出其北民多死 郗萌曰熒惑出軫陰兵出軫陽乍西乍東逺去之游其國小憂去而復還其國大憂近期一年中期二年逺期三年熒惑行軫左負海國有殃行軫右中國有殃 石氏曰熒惑逆行軫失火 文曜鈎曰熒惑逆行至軫名曰逕天其下之國當有敗者大將有憂士卒擾動人民苦役多有死者 郗萌曰熒惑守兩角間若至軫道絶不通出其南多病出北多死出其陰陰伐利戰勝取將出其陽陽伐利戰勝取將 河圗曰熒惑在軫不可為人客為人客者有殃罰當死 石氏曰熒惑與軫合而幷光主必亡 巫咸曰熒惑守軫旱川枯不通國多火災萬物五穀不成 郗萌曰熒惑與軫鬬諸侯當有奪地者黄帝占曰熒惑以十月守軫三十日車騎發其居軫中也天下盡給軍事無得居家者 春秋圗曰熒惑守軫繞環及已去復還守之成勾己天下兵潰起主命惡之大臣欲謀其君大人有憂不出年 石氏曰熒惑守軫青絳帛枲其物皆貴其國有兵之災 石氏曰熒惑守軫有兵天子車駕凶若有病若大臣戮死 郗萌曰熒惑守軫兵戰將有功期不出三年 熒惑守軫為反臣中外兵以德令解謂赦令也一曰水 荆州占曰熒惑守軫將軍大敗 河圗曰熒惑入軫若守之其國有䘮將軍為亂兵革大起人主惡之必有亡國期不出二年王者以赦除咎則災消 南官𠉀曰熒惑干犯軫大臣戮死




  唐開元占經卷三十四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