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開元占經 (四庫全書本)/卷047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四十六 唐開元占經 卷四十七 卷四十八

  欽定四庫全書
  唐開元占經卷四十七
  唐 瞿曇悉達 撰
  太白占三
  太白犯東方七宿
  太白犯角宿一
  黄帝占曰太白犯左角大戰不勝將軍死 海中占曰太白犯右角將軍有憂若兵起一曰有旱災 石氏曰太白入左角天子憂諸侯用事 太白逆行左角間有刺客天子明慎之 黄帝占曰太白乗左角羣臣有謀不成其以家坐罪案宋書天文志曰魏嘉平五年六月戊午太白犯角正元元年李豐等謀亂悉誅之 郗萌曰太白乘左角為水兵 石氏曰太白乘左角天子遊獵冬吉 太白俠左角大臣退國亡 郗萌曰太白犯守角道路不通 黄帝占曰太白守右角五榖不成歲大水 石氏曰守左角上臣陵其主守左角下奴婢大賤 太白守左角上一尺邊境不寧二尺憂百姓亡其俗一曰七寸國危亡也 太白守左角下芒成民不民主不主 太白守左角芒不成兵不用芒成所向無前 太白守左角去復還臣欲為亂 太白守左角為填星所干國有忠將又曰太白守左角為歲星所干福德又曰太白守左角為辰星所干龍下淵池又曰太白守左角為天狗所干六畜蕃息 石氏曰太白守左角為枉矢所干四夷有弓矢事 石氏曰太白守左角為孛星所干皇后有子又曰太白守左角為彗星所干皇后有知臣心又曰太白守左角為流星所干國少好妻又曰太白守左角為鈎陳所干大厨賜食皆謂太白守左角也 太白守右角一尺十六日太子驕溢 太白守右角鄭多佞臣國君親小人 巫咸曰太白守角國都圍一曰大人自將兵於野民多疾疫 海中占曰太白守左角右角其色黄白小旱民小厲其逆行即旱其還立雨糴如故 郗萌曰太白守角三十日大赦 海中占曰太白守角為兵西北行其色黄大臣增地赤色臣欲反其主 太白犯守左角大人自將兵於野臣有謀主者 巫咸曰太白犯守左右角居熒惑之後及而共犯之有大戰破軍殺將若犯守左右角熒惑從之所犯不成 郗萌曰太白入角亢間有貴客來
  太白犯亢二
  黄帝占曰太白入亢中國有兵若行疾犯陵而有芒角朝廷貴臣有戮者期百日逺八月 石氏曰太白數入亢其國疾病 海中占曰太白入亢有䘮 陳卓曰太白犯天府廷臣為亂 郗萌曰太白出入留舎亢鄭國多亡民更為無年五榖不成一曰五榖多霜死 黄帝占曰太白守亢為兵大人自將兵於野 石氏曰太白守亢収歛國兵以備北方案宋書天文志曰宋明帝泰始五年十月丙申太白犯亢時淮北地常縁淮立重戍以備防北虜也 郗萌曰太白乘亢左星為水右星為火為兵有竒令有收族者 巫咸曰太白守亢國君有憂其下有水 荆州占曰太白守亢有奸吏有兵牛馬用行宿北兵期六十日 郗萌曰太白守亢為焦旱不生一曰多蟲蝗一曰大旱牛馬用太白守亢有亡國天下不通人君憂水又曰五穀以水傷 東官𠉀曰太白守亢兵行疾有芒角犯陵期百日行遲期八月黄帝曰太白逆行守亢為兵 甘氏曰太白守犯亢逆行不順失其明色大政不用
  太白犯氐三
  荆州占曰太白犯氐左星左中郎將誅死犯右星右中郎將誅死皆期三年 石氏曰太白入氐天下大役一曰有兵 荆州占曰太白入氐芒角犯陵王者亡地有大兵期四月 郗萌曰太白乘氐之左星天子有子兵將於野乘氐之右星天下大水大兵 石氏曰太白臨氐霜雨不時 黄帝占曰太白守氐國君有憂變北君失邑 石氏曰太白守氐天下大役無兵兵起有兵兵罷 荆州占曰太白守氐國有䘮君大哭 甘氏曰太白守氐與兩星齊將軍受賀大臣受拜逺人蒙恩又曰期十日而赦 巫咸曰太白守氐國有大憂王者失地海中占曰太白守氐有兵不行在西南 石氏曰太
  白入氐守之兵加其國 郗萌曰太白入氐守之春糴大貴案宋書天文志曰明帝泰始二年十月辛巳太白入氐其年春彭城穀貴民飢 石氏曰太白入氐犯守之其國大亂大人有憂君失地糴大貴荆州占曰太白守氐房大飢六畜多死
  太白犯房四
  援神契曰太白合表四夷合從合表為行中道也 郗萌曰太白入房十日成勾己為天子忌之以赦解之文曜鈎曰太白入房天子以微誅 郗萌曰太白逆行犯房成勾己為大人憂以赦解之 石氏曰太白到房心皆正不失儀失則為變 荆州占曰太白守犯陵房國君有憂色青憂䘮色赤憂兵積尸成山色黑有將相誅色赤有芒角大䘮 黄帝占曰太白守房國有大䘮大臣有戰死者案宋書天文志曰宋孝武大明八年十月太白守房丹陽尹顔師伯豫章王子尚並誅明年昭太后崩 又曰太白守房南天子有良友輔亦為旱守房北天子有良友亦為水 石氏曰太白守房為良馬出廐太白守房左去還復太子去復還其國多廢立天子守房右去復還又曰太白守房臣盗君命 甘氏曰太白守房臣脅君又曰太白守房兵車滿野中國有殃貴女用事王者失位期二年 巫咸曰太白守房國有變令兵四起大臣當之國相為亂又曰旱多火災萬物五穀不成 郗萌曰太白守房為人主無下堂又曰有奸謀 荆州占曰太白守房國易政又曰守天馬天子馬多死又曰太白守房天下易王大人有憂反逆臣案宋書天文志曰晉安帝元興二年八月癸丑太白犯房北第二星十二月桓𤣥簒位遷帝於潯陽又宋後廢帝元徽三年八月己巳太白犯房北頭第二星四年七月建平王㨿京口反時廢主凶暴無度五年七月殞 郗萌曰太白辰星守房土功大起布枲大貴將相失位 荆州占曰太白守房六畜多死宋書天文志曰宋明帝泰始二年十一月癸巳太白犯房明年牛多死者詔大官停宰牛 考異郵曰太白犯房王失德 韓揚曰太白犯房大臣當之晉成帝咸康四年九月太白犯房上相五年七月庚申相王遵薨 石氏曰太白逆行守房羣臣戴麻鏘鏘 黄帝占曰太白行房南若犯守之為大旱行房北犯守之為大水 郗萌曰太白出入房霜雨不時人飢於食牛馬多死 石氏曰太白犯守房為天下相誅海中占曰太白入鈎鈐王室大亂 文曜鈎曰太白入鈎鈐主德移 石氏曰太白犯房鈎鈐王者憂
  太白犯心五
  海中占曰太白入心有白衣之衆又為䘮 甘氏曰太白犯心三寸以内帝怯於兵將軍亡劒㦸上殿羣臣廵走 海中占曰太白犯心天子立后絶嗣犯太子太子不得代犯庻子庻子不利 石氏曰太白經心清明烈照天下内奉明王帝必延年 郗萌曰太白犯食心左星為太子有憂若立 荆州占曰太子不死則去一曰女主失勢 荆州占曰太白犯守心君后走藏 郗萌曰太白犯守心糴貴 石氏曰太白舎心𤣥色不明有䘮 太白中犯乘陵守心太子位太子憂小子位小子憂 摘亡辟曰太白守心大山崩後九年大飢 黄帝占曰太白守心天下有大怪國有大䘮一曰天下有大蟲 巫咸曰太白守心君弱臣強姦臣賊子謀殺其主石氏曰太白守心兵騎滿野為中國殃有軍在外客
  軍大敗其年飢蝗蟲敗殺一曰哭聲吟吟戴麻鏘鏘海中占曰太白守心不出一年有大兵多禍殃在貴人傍 巫咸曰太白守心有火異 郗萌曰太白守心國王有死者又曰有姦謀又曰天子亡敗物 黄帝占曰太白逆行守心哭者吟吟戴麻鏘鏘有大䘮若大臣當之近期一年中二年逺三年 黄帝占曰太白逆行守心環繞成勾己為大人忌故赦以解之期六月 郗萌曰太白退守心客軍大飢 巫咸曰太白中犯乘守心為戰不勝將軍鬬死 郗萌曰太白中犯乘守心明堂為萬民備火近期一年中期三年逺期九年一曰為旱又曰兵戈四起國相為亂一曰大臣當之案後漢孝靈帝中平六年八月丙寅太白犯心前星戊辰犯心中大星其日未暝四刻大將軍何進于省中為諸黄門所殺己巳車騎將軍何苖為進部曲吳匡所殺 又曰太白出入留舎心三十日不下國兵大起在八月九月
  太白犯尾六
  石氏曰太白犯尾人民為變國易政 甘氏曰太白守尾宫人有罪者 巫咸曰太白守尾有亂多火災五穀不成 郗萌曰太白守尾天下大蟲軍無糧大將鏘鏘滿道不行又曰守尾近女主去逺女主廢 巫咸曰太白守尾人民為變國易主不然皇后去若太后去一曰宫人死之 郗萌曰太白抵司空出入君惡之 東官𠉀曰太白守若入尾兵大起民多妖言期三年 巫咸曰太白出入留守尾兵起於野將士滿道不行所謂不行國乏粮 郗萌曰太白出入留舎尾春糴貴一曰更為無年太白留逆犯守乘凌尾皇后有珠玉簪珥惑天子者
  誣讒大起后相貴人誅宫人出走兵起宫門
  太白犯箕七
  石氏曰太白犯箕天下大飢 郗萌曰太白犯箕女民莫處其室養者星在箕南旱在箕北有軍 巫咸曰太白入箕中伺其出日而數之皆期二十日兵發伺始入處之率一日軍罷 荆州占曰太白入箕中人主自備下有兵 郗萌曰太白在箕中天下州戰若入箕中有赦 甘氏曰太白出入留舎箕五日不下天下大恐其時多蟲五穀不熟燕國且以義致天下若有赦 黄帝占曰太白守箕大人衛守 巫咸曰太白守箕多土功事一曰民疾疫 海中占曰太白守箕天下有兵若角動天下無所定 郗萌曰太白守箕歲水萬物不成糴貴德令不行又曰守箕口執政者為亂 東官𠉀曰太白守箕兵起一歲國増地必得國 石氏曰太白逆行守箕成勾己兵起大臣為亂天下有憂王當之期一年郗萌曰㮛箕出入人君惡之一曰更政 太白與熒
  惑相隨而變熒惑舎天門凶太白舎天津中人主無出門若之逺宫


  唐開元占經卷四十七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