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開元占經 (四庫全書本)/卷046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四十五 唐開元占經 卷四十六 卷四十七

  欽定四庫全書
  唐開元占經卷四十六
  唐 瞿曇悉達 撰
  太白占二
  太白盈縮失行一
  石氏曰日方南太白居其南日方北太白居其北曰盈侯王不寧用兵進吉退凶日方南太白居其北日方北太白居其南曰縮侯王憂用兵退吉進凶遲吉疾凶日方南謂夏至後也日方北謂冬至後也 元命包曰太白嬴則將相謀太白縮則后族患圎而不行我侍為君 荆州占曰太白出於巳殺大將出於未陽國傷 春秋緯文耀鈎曰太白躍沉浮主代提天下更紀世有名師宋均曰主德不一則攝提代移更紀授有令名能為天下師表者也 荆州占曰太白見東方上至已皆更政出西方順行過已不及午有霸國及午陰國令天下案班固天文志曰三年秋太白出西方有光幾中乍北乍南過期乃入是時項羽為楚王而漢已定三秦與相距滎陽幾中是秦地戰將勝而漢國將興也晉灼注曰幾中近踰未地也 郗萌曰太白出戌入未是謂犯地行刑絶天維國大小暴兵將多傷荆州占曰太白行小失道其將為奸行大失道其將為大奸其國將坐之逆行尤甚 石氏曰其國失殺秋政則太白失行 巫咸曰太白出西方失道有過八月不盡九月至一日期三月 又占曰太白失行而南是謂金入火有兵兵罷不出三年國有男䘮若有兵魏武帝兵法曰不有破軍必有屠城北國當之 荆州占曰太白失行而北金入水災大兵起案宋書天文志曰晉惠帝光熙元年四月太白失行自翼入尾箕占曰太白失行而北是謂反生不有破軍必有屠城五月汲桑攻鄴魏郡太守馬嵩出戰大敗桑遂害東燕王騰殺萬餘人焚燒魏時宫室皆盡也 荆州占曰太白出至其國之日而獨不見其兵弱若有此可擊必能得其將 荆州占曰太白出東方失行而北中國敗失行而南倍海國敗 石氏曰太白出西方失行倍海之國敗天文志曰夷狄敗其出東方失行中國敗 荆州占曰太白有不見三日有亡國敗師 又占曰太白一南一北九侯皆伏 又占曰太白一東一西害於侯王謂有免侯王也 又占曰太白在東方以始出為位在月南為得行在月北為失行不有破軍必有屠城與月相過失行月不盡一日二月二日三月三日四月四日五月五日六月六日七月七日八月八日九月九日而兵起 荆州占曰太白出西方下行一舎如下北兵將當有戮者 郗萌曰太白出東方若西方過營室強國君有興者不及營室而反還入強國有敗者 海中占曰主好聽䜛廢直大臣女子為政刑法誅殺不以道理則太白逆行天鳴地坼歲多暴風大水庻民負子而逃孕多死麥豆不收 劉向洪範曰好戰功輕百姓飾城郭侵邊境是謂不艾厥極憂時生蟊則太白變色逆行 郗萌曰太白逆行變色簡宗廟廢禱祀去祭祀逆天行 荆州占曰太白逆行失常有兵革又占曰王者失於秋政則太白逆行變色揚芒與他星舎鬬環繞犯乗變為妖星彗掃其害庭國破主死天下皆兵王者修德赦罪存孤恤寡薄賦省徭可得無咎荆州占曰太白始出逆行不可以逆戰大凶敗亡 荆州占曰太白出東方逆行不至已而返陽國強陰國敗戰不勝一曰陽國有興者 荆州占曰太白東方逆行過己不至午有霸國及午陽國令天下一曰陽國霸石氏曰太白出西方逆行至四正西方之國吉出東方逆行至四正東方之國吉 文曜鈎曰太白當出不出陰匿留主沉湎大臣有謀 石氏曰太白當出不出當入不入是謂失舎不有破軍必有死王亡國案天官書曰必有國君之墓又宋書天文志曰晉武帝咸寧四年九月太白當見不見是時羊祜表請伐吳上許之五年十一月兵出太白始夕見西方太康元年三月大破吳軍孫皓靣縳請死吳國遂亡應之 荆州占曰太白未當入而入天下聚糧 石氏曰太白當出而不出當入而不入天下偃兵兵在外而入荆州曰有軍則罷 文曜鈎曰太白不當出而出主躁臣熾軍破主死兵馬滋荆州占曰太白當出而出外有急兵出南方南方急出北方北方急 石氏曰太白出東方為東方入為北方出西方為西方入為南方又曰所居久其國利 荆州占曰居宿如度其鄉利易其鄉凶蘇林注漢書天文志曰疾過也一說易鄉而出入晉灼曰上言易而出易言疾過是 甘氏曰太白政緩則不出急則不入逆則凶 又占曰太白未及其時而出不及其時而入天下舉兵所當國亡以時出而不出時未入而入天下偃兵野有兵者所當之國大凶 巫咸曰太白可出不出國且有謀可入不入國有置兵當入不入過二十日天下有兵事 又占曰太白可入不入國且置侯未可入而入野有冦 又占曰太白出西方黄昏而出陰國之兵強 天官書曰太白暮食而出小弱夜半而出中弱雞鳴而出大弱是陰䧟於陽 巫咸曰太白在東方平旦而出東方南方以舉兵天下不能當平明而出東方陽國之兵強雞鳴而出其國大弱黄昏而出中弱是謂陽陷於陰 石氏曰太白未當出而出當入而不入天下起兵有破國 巫咸曰太白未當出東方而出東方色黄白名曰重華吏民讙譁事擾不治民不得耕織或騷動不得食使之無然聽訟得其理則止非重華色而重華人民作為不祥 巫咸曰太白未可下而下東方色黄而不明名曰少歲少歲亂行人民驚惶於野若牧牛羊使之不然斷執死罪以下釋之如此則止非少歲色而少歲其歲飢百鬼不享 巫咸曰太白未可出西方而出西方色白者名曰太白有聚卒使之不然止工作無聚衆縱市三旬以當有卒聚如此則止非太白色而太白有兵 巫咸曰太白未可出而出國且有謀過二十日天下有兵事 巫咸曰太白未可下而下西方色青白名曰白肖白肖亂行且有甲兵搶攘民惶惶徭役以行百神不享使之無然死人於市者勿𦵏吏民三月帶劒佩刀操兵以當有兵如此則止非白肖色而白肖有䘮 海中占曰太白出不上不下留桑榆門晉灼曰行遲而下也病其下國巫咸曰兵其下國 班固天文志曰太白上而疾未盡期日過叅天晉灼曰參天者三分天過其一此戌酉之間也病其對國 荆州占曰太白出王羸百六十日而上過參天主尊令行民治無盗賊少徭賦 荆州占曰太白出上百六十日不能參天主卑令不行民亂多盗賊倍徭賦 又占曰太白未滿日參天其國亡 又占曰太白以其時出陽四十日不動先起兵者不利 甘氏曰邦將亂謀太白徃守之 荆州占曰太白夕出西方其旦昏當午道無行人其下之國兵起不利期六月 荆州占曰太白夕出西方其昏正月而還有失地之君期九十日 石氏曰太白已出三日而復㣲入三日乃復盛出是謂懦而伏其下之國有軍其衆敗其將死 石氏曰太白入三日而復㣲出三日乃復盛入其下國有憂其師有糧遺人食有兵革遺人用之士卒雖衆將軍為人所虜班固天文志云其下之國憂師師雖衆敵人食其糧用其兵虜其帥 文曜鈎曰太白已入三日復出師憂將慮主大遇宋均曰大遇如衛卜追敵師有夫出征而䘮其雄遇獲敵將也遇或為愚 荆州占曰太白已出三日而復入天文志曰復㣲也入三日而復出天文志曰復盛也是謂逆伏其下之國有敗軍死將不出其年今日入明日出其君死之荆州占曰太白出西方三日而反入其將軍虜 石
  氏曰太白入七日復出相死入十日復出將軍戰死入又復出人君死 荆州占曰太白不滿其日數入入而復出入一日十日而兵死入五日五十日而兵死入十日百日而兵死當其日以命其國 荆州占曰太白已出髙二三丈乍入乍見如此三日四日不過五日必有大戰 兵勢要秘術曰太白出三日而復入入三日乃出其國有軍軍敗所謂出國若是已國戒勿動有挑戰勿應之雖戒勿動宻嚴可也軍出乃為動耳 文曜鈎曰陰卑俯軍相圗先戰敗將見誅又曰上復下下復上將反天下駭擾 荆州占曰太白不出一年強國之君當之不出二年強國之君死之
  太白經天晝見三
  石氏曰凡太白不經天若經天天下革政民更主是謂亂紀人民流亡孟康曰謂出東入西出西入東也太白陰星出東當伏東出西當伏西過午為經天晉灼曰日陽也日出則星亡晝上午上為經天也 石氏曰太白經天見午上秦國王天下大亂 荆州占曰太白晝見於午名曰經天是謂亂紀天下亂改政易王人民流亡棄其子去其鄉里案宋書天文志曰宋後廢帝元徽五年五月戊申太白晝見午上光明異常宋順帝昇明元年九月丁亥太白在翼晝見經天占曰更姓後一年齊受禪之驗 荆州占曰太白夕見過午亦曰經天有連頭斬死人陰國兵強王天下女主用事陽國不利 春秋元命包曰殺失則攻戰刑故太白逆經天屠君父外夷征 京房對災異曰人君薄恩無義懦弱不勝任則太白失度經天則變不救則四邊大動蠻貊侵也 春秋文曜鈎曰太白經天主失樞春秋緯曰彗守角太白經天金精之國虚謀殺作兵春秋漢含孳曰陽弱臣逆則太白經天陽弱君宗弱不堪為主也孝經鈎命訣曰天子失兵則太白經天 雒書雒罪級曰太白經天不日桀侯代政 巫咸曰太白晝見而經天争明而兵起天下驚強國弱女主有名 天官書曰太白晝見經天強國弱弱國強女主昌也 巫咸曰太白當户期百八十日蚩尤出兵且起大將在野 巫咸曰太白上中天下有一主之命 又占曰太白不當中而中孟月見之侯王當之仲月見之大將軍當之季月見之小民當之 又占曰太白不當過中是謂絶綱四國兵起 春秋緯運斗樞曰太白赤芒世有過為大臣三公所乘則太白經天有此類則亡引也 荆州占曰太白經天海内悲泣九州摇動奮兵負糧 春秋緯考異郵曰陪臣行毒諸謁向尊則太白經天主命凶 荆州占曰太白𠕂經天一入中宫天下更王國破主絶期不出三年案班固天文志曰秦二世即位太白再經天因以張楚並興兵相跆藉秦遂以亡蘇林曰跆音臺登躡也或作蹈 荆州占曰太白晨出東方過食時而明有兵期四十日若至日中而明兵起將行期三月 荆州占曰太白晨出東方而中乃明亡地之君在東方若東北方期六十日 又占曰太白見東方上至午將奪君又曰陽國王當位者受之 又占曰太白見東方至丙巳之間小將死過午有起霸者 荆州占曰太白出髙至己午之間士卒勞有不利軍者難以得功也 又占曰太白出西方上至未陰國有霸者若過未及午陰國王令天下一曰至午者陰國王者當其位者受之陳卓曰太白從西方若東方上至午皆為有兵 荆州占曰太白上至午未間天下易王陽國兵強當其位者受之 又占曰太白始出辰巳間為荆楚正巳殺大將出午天下有亡國出午未間天下亡王者昌 荆州占曰太白晝見與日爭光是謂經天大亂十年人民流亡去其鄉女主昌執政近日國必有䘮日中而見事必然司馬彪天文志曰太白晝見經天為兵䘮在大人案檀
  道鸞晉陽秋曰孝武太元三年九月太白晝見在角五年九月癸未皇后王氏崩十二年六月癸夘太白晝見經天在柳十月庚午太白晝見在斗十三年正月内左將軍康樂公謝𤣥薨十四年妖賊鄧黎稱號於皇丘劉牢之㓕之 甘氏曰太白晝見天子有䘮天下更王大亂是謂經天有亡國百姓皆流亡案司馬彪天文志曰孝安永初元年六月辛丑太白晝見經天延光元年三月癸巳鄧太后崩孝順永和五年四月戊午太白晝見其六年大將軍梁商薨九江丹陽賊周生馬勉等起兵攻沒郡縣梁氏又專權於漢廷中孝順漢安二年正月己亥太白晝見七月甲申太白晝見明年順帝崩孝冲即位明年正月又崩韋昭洞紀曰桓帝元嘉元年二月太白晝見永興元年二月太白晝見其年夏月河水溢漂殺人百姓飢窮流移道路數十萬户宋書天文志曰魏黄初四年六月甲申太白晝見五年十月乙卯太白又晝見時孫權受魏爵號而稱兵拒守七年五月文帝崩八月吳圍江夏冦㐮陽魏江夏太守文聘固守得全將軍司馬懿救㐮陽斬吳將張覇晉惠永康元年三月太白晝見占曰為不臣晉孝武太元七年十一月太白晝見在斗中八年四月甲子太白又晝見在參九年六月皇太后禇氏崩也荆州占曰太白晝見名曰昭明強國弱弱國霸兵大起期不出年案宋書天文志曰晉孝武太元七年十一月太白晝見在斗八年四月甲子太白又晝見在參是月桓冲征沔漢楊亮伐蜀並拔城略地八月苻堅自將兵號百萬九月攻沒壽陽十月劉牢之破堅將梁成斬之殺獲萬餘人謝𤣥等又破堅於肥水斬其弟融堅大衆奔潰九年八月謝𤣥出屯彭城經略中州十年八月苻堅為其將姚萇所殺十一年二月戊申太白又晝見在東井十二年慕容垂冦東阿翟遼冦河上姚萇假號安定苻登自立隴上吕光竊據凉十二年十月庚午太白晝見又在斗自是慕容垂翟遼姚萇苻登慕容永並阻兵争強十四年正月彭城妖賊又稱號於皇丘劉牢之攻破滅之三月張道破合鄉圍太山向欽之擊走之是年翟遼又攻滎陽侵略陳項于時政事多弊治道陵遲也 巫咸曰太白晝見是謂陰明來年強國有䘮宋孝武太元二十年七月太白晝見在太㣲二十一年三月太白連晝見在羽林二十一年七月武帝崩 司馬彪天文志曰太白晝見為強臣爭宋書天文志曰魏明帝青龍三年十月壬申太白晝見在尾歴二百餘日恒見占曰尾為燕燕臣強有兵四年三月己巳太白與月俱在丙晝見積二百八十餘日是時公孫淵自立為燕王署置百官發兵距司馬懿討滅之韋昭洞記曰漢安帝永初二年正月太白晝見漢陵河陽失殺三千五百七十人五月旱三年京師人相食司馬彪天文志曰孝順永和三年三月壬子太白晝見六月丙午太白晝見八月乙卯太白晝見閏月乙卯太白晝見太白將軍之官又為西州晝見陰盛與君争明此時將軍梁商父子秉勢故太白常晝見
  太白變異大小傍有小星四
  巫咸曰太白下為壯公止於山林案風俗通云東方朔者太白星精黄帝時為風后堯時為務成子周時為老聃在越為范蠡在齊為鴟夷言其神聖能興王覇之業變化無常列仙傳及漢武故事並云朔是歲星精應劭云是太白精 荆州占曰太白赤圎大而光期不出九十日大兵起 石氏曰太白圎大怒而赤天下有兵盛而不戰 巫咸曰太白出而大兵革將興旌旗相望兩敵相當大將行 甘氏曰太白獨行赤則十五日戰從芒之所指而擊者勝 荆州占曰太白大而芒角色青白若芙蓉置竿有影歲大熟主壽將益禄以戰勝守固 荆州占曰太白當效而出色白西方利荆州占曰太白當效而出色黑北方利 又占曰太白當效而出色赤為兵不足傷南方利 荆州占曰太白色白又曰白甚春有䘮 又占曰太白始出赤而大其年有兵 又占曰太白色赤有憂又曰其色赤國失兵將死 甘氏曰太白始出大而後小其國兵弱始出小而後大其國兵強 荆州占曰太白出小而後大大兵起東方為陽國西方為陰國又曰始出㣲細不明後大而光者戰兵初弱後勝 荆州占曰太白始出大而後小出東方為陽國出西方為陰國又曰始出大而生光後小不明戰兵初勝後亡 巫咸曰太白出小有城其將不能守有兵而不戰 又占曰太白㣲小不明天下盗賊多不明亮者所居之國尤甚 荆州占曰大白小色黒角短歲熟一曰飢旱主卑將軍辱戰不勝 石氏曰太白小以角動兵起 郗萌曰太白小以角動不出三年中央兵起 巫咸曰太白出西方小而圎荆州占曰或小而髙敢戰吉不敢戰凶西方北方以舉兵天下不能當黄昏出陰國之兵強 巫咸曰太白傍有小星數寸若尺期八日邊城有功 荆州占曰太白色赤小以動天下出兵大將失地以歸之兵起 巫咸曰太白夕出西方以八月四日𠉀之傍有小星附之若去之尺餘至二尺客軍大敗有死將軍在外傍有小星去之尺軍罷
  太白流動與列星鬬五
  郗萌曰太白流國有兵將死 石氏曰太白動摇進退左右用兵吉靜凶太白圍以静用兵靜吉躁凶 荆州占曰太白大而角摇居不安東西南北乍上乍下如欲驚者其年有䘮大小必至 郗萌曰太白與宿星鬬不出一年有失國之君將失位 荆州曰太白與列星鬬兵弱為客者利
  太白穣氣暈彗六
  黄帝占曰太白生為氣而白穰明日大風發屋折木道上無灰不出五日粟大貴五倍不出年中有兵歲多大霧傷五榖婦人多災傷其子者不過十月而止 黄帝占曰太白生穣氣長三丈若六丈大風雨兵起所指處天下民主俱驚丈或作尺 孝經右祕曰太白垂冠天下亂臣下叛 甘氏曰太白之為雲如林如杖如杵皆兵䘮俱起期二月 巫咸曰太白白暈天下赦有䘮有喜不出二十日且失國失兵 郗萌曰太白出彗西南維中國民受兵亡地不出二年 石氏曰太白出箒西北維胡狄受兵不出一年亡地 石氏曰太白出箒西南維𠉀中國民為多受兵亡地不過一年











  唐開元占經卷四十六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