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開元占經 (四庫全書本)/卷055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五十四 唐開元占經 卷五十五 卷五十六

  欽定四庫全書
  唐開元占經卷五十五
  唐 瞿曇悉達 撰
  辰星占三
  辰星犯北方七宿
  辰星犯南斗一
  石氏曰辰星犯南斗為赦 巫咸曰辰星入南斗口中大臣誅一曰不用衆而有天下 郗萌曰辰星入南斗天下受爵禄期六十日若九十日 文曜鈎曰辰星之南斗天下大水五穀傷人民飢 辰星居南斗河戍間道不通 黄帝占曰辰星守斗有兵赤而角天下敗白而大裂地相賂為和黑而小其國亡 石氏曰辰星守南斗在北民凍死在西虎狼多入邑在南狗多死在東女子多死 劉向洪範傳曰辰星守南斗不可舉事用兵必受其殃 甘氏曰辰星守南斗若角動色青黑萬民大死橋梁不通天下水起 辰星失次守南斗所守者誅 郗萌曰守南斗有兵易正朔 陳卓曰辰星守南斗萬物不成五穀傷 石氏曰辰星犯南斗留守之破軍殺將 司馬彪天文志曰辰星犯南斗有戮將若有死相
  辰星犯牽牛二
  郗萌曰辰星乗牽牛為人相弃於道 陳卓曰辰星乗牽牛穀貴天下大水 巫咸曰辰星守牽牛為五穀不成 感精符曰辰星守牽牛國以水為敗犧牲疫牛多死 春秋緯曰辰星守牽牛牛先賤後貴 石氏曰辰星守牽牛水涌為敗大牛多死 辰星守牽牛民有自賣者歳多水災萬物不成五穀傷一曰地氣泄貴人多死甘氏曰辰星守牽牛有犧牲之事若使人以四足䖝
  為虎來者色青有病色黑有死喪 海中占曰辰星守牽牛歳多水民歸兵陵齊燕尤甚 郗萌曰辰星守牽牛民人死喪一曰穀貴民多流亡 荆州占曰辰星守牽牛關梁不通 陳卓曰辰星守牽牛臣謀其主 甘氏曰辰星犯牽牛留守之為有破軍殺將 陳卓曰辰星犯守牽牛涌水出 北官𠉀曰辰常以冬朝牽牛當朝不朝名曰失律二時不朝名曰失政三時不朝五穀不登 郗萌曰辰星急過牽牛一度過水一動二度過水二動三度過水三動四度過水四動五度過水小出六度過水大出地為之動
  辰星犯須女三
  黄帝占曰辰星守須女其國當有娶婦嫁女之事若他國來貢女者一曰兵起大臣當之 石氏曰辰星守須女為有女喪 巫咸曰辰星守須女為萬物不成 海中占曰天下水雨無濟者至關東盡然 郗萌曰為后夫人有變妾為主一曰為大水且至若守須女南其地數被火守其北數被水 石氏曰辰星犯守須女女主御世天下大赦其國驚水國大亂 荆州占曰天下多寡女若子死繒帛貴 陳卓曰天下有雨災萬物不成國飢民多疾 陳卓曰辰星逆行留犯守陵須女天子及大臣有變必有奇政令
  辰星犯虚四
  洛書曰辰星犯虚大臣為謀主有兵起其國必敗 甘氏曰辰星犯虚其邦多水災 洛書曰辰星入虚有兵起 文曜鈎曰辰星躍入虚得所欲 巫咸曰辰星入虚中伺其出日而數之期二十日為兵發伺始入處之率一日期十日軍罷 郗萌曰辰星入虚為有德 春秋緯曰辰星之虚兵起大水出 郗萌曰辰星在虚東春水虚南夏水虚西秋水虚北冬雷雨水 黄帝占曰辰星守虚雨水常降流溢滂其國失綱人民流亡 石氏曰辰星守虚國内亂一曰政急天下大亂天下虚大人憂 甘氏曰辰星守虚若角動青色臣有欺君者有兵有喪於國内 海中占曰辰星守虚有兵災丁壯行徭妻子獨居萬室虚一曰春旱秋水五穀不成 郗萌曰辰星守虚有武臣誅國必亡一曰中山水出人民無所居從山而處災生日並見 荆州占曰辰星犯乗虚若冬守其陽色赤黄旱萬物不成亂兵起
  辰星犯危五
  荆州占曰辰星犯入危奸臣謀主一曰天下大亂若賊臣起 巫咸曰辰星之危霖雨百日其國大水五穀不成人民飢 石氏曰辰星守危糴大貴天下起兵兵大發 辰星去危客水滅名宫若守危大水有大喪 甘氏曰辰星守危大臣有戮刑法官有憂一曰皇后憂病兵喪並起 海中占曰辰星守危天下兵大發 郗萌曰其國破危一曰為大人蓋屋事若逆行守危其君簡祭祀 陳卓曰辰星犯守危國多水災 郗萌曰辰星守墳墓為人主有哭泣之事
  辰星犯營室六
  郗萌曰辰星犯營室為土功事犯陽陽有急犯隂隂有急 黄帝占曰辰星入營室天下兵乗水欲攻王侯之國不出百二十日 春秋圗曰辰星之營室天下徭役民不寧其處 甘氏曰辰星守營室其色青宫中女多有死者大人憂一旬三月相近三旬五月國君死 巫咸曰辰星守營室多水災五穀不成 郗萌曰徭役起一曰后夫人憂有大喪一曰守營室東壁北關梁不通又曰守營室為大人忌以赦令解之 𤣥冥曰辰星守營室大兵乗船大水欲入侯王之國不出四十日 百二十占曰天下諸侯發動於西北 聖洽符曰犯守營室中女有夭死者大人有土功之事
  辰星犯東壁七
  陳卓曰辰星犯東壁王者刑急法深朝廷憂愁國有蓋藏保守之事 春秋圗曰辰星之東壁天下和平 石氏曰守東壁國有大喪一曰大水又曰兵革起 郗萌曰辰星守東壁為大人衛守一曰為天下兵起又曰秋兵起亦云有土功事又曰為多水一曰歳晚水 春秋圗曰辰星入東壁而守之奸臣有謀 玉厯曰逆行守東壁大水出橋梁不通舟船用民大飢
  唐開元占經卷五十五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