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開元占經 (四庫全書本)/卷056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五十五 唐開元占經 卷五十六 卷五十七

  欽定四庫全書
  唐開元占經卷五十六
  唐 瞿曇悉達 撰
  辰星占四
  辰星犯西方七宿
  辰星犯奎一
  石氏曰辰星入奎有決漏之事名水有絶 海中占曰辰星潤澤出奎有差令變色入奎有為令來者出奎有為令出使者 春秋圗曰辰星之奎天下賤人出貴女黄帝占曰辰星守奎奸臣賊子謀弑其主 河圗曰
  有大水之災又曰大臣下獄 聖洽符曰有溝瀆之事於國外 石氏曰外國之王入御中國一云天下多愁一曰山水潰出 巫咸曰多火灾為旱萬物不成有兵灾 郗萌曰有水事 荆州占曰王者憂之大人當之
  辰星犯婁二
  聖洽符曰辰星之婁其國任能賢人當用良才得達甘氏曰辰星守婁若角動赤黑色臣有争禄而起兵者巫咸曰多火灾 郗萌曰為白衣之㑹又曰外國之
  主入御中國 天文志曰辰星守婁為兵為匿謀 郗萌曰有兵兵罷無兵兵起 荆州占曰有兵犧牲多死陳卓曰多水灾萬物五穀不成 百二十占曰且有
  水出 陳卓曰犯守婁刑罰劇急 洛書曰逆行守婁歳有水若有蝗蟲犧牲多死萬物不成 甘氏曰辰星入婁犯守之王者刑法急大臣當誅必有下獄者
  辰星犯胃三
  郗萌曰辰星犯胃天下穀無實以飢為憂一曰為亂春秋圗曰辰星之胃布帛賤 黄帝曰辰星守胃且有兵令一曰國主當之 黄帝曰有兵國以無義失𡚁又曰大飢失政一曰有隂兵夷狄勝中國 甘氏曰辰星守胃若角動色赤白以水兵起無名而窮又曰有立侯王若旱五穀不成 巫咸曰辰星守胃多火灾為旱萬物不成有兵 海中占曰民人大飢亂 荆州占曰逆行守胃天下有兵倉穀空虚 雌雄圗三光占云辰星犯胃母子同死國立後王且有急令國主當之 陳卓曰若犯守胃國主不寧 荆州占曰辰星守胃穀貴傷火災
  辰星犯𭥦四
  石氏曰辰星犯乗𭥦且有亡國有謀主之變若行其北西夷有毒霜早降歳有疾癘 荆州占曰辰星犯乗𭥦夷狄之兵起為民害 郗萌曰辰星乗𭥦若出北者為隂國有憂若北主死 郗萌曰入𭥦中有三丈之水五穀不成大飢 春秋圗曰辰星之昴民且從之陵 石氏曰辰星留二十日若六十日守昴中國開門有大客國政大危易政令若自來之王 黄帝占曰辰星守𭥦兵起破散民流亡 洛書曰大水決溢為民害傷五穀石氏曰夷狄勝中國若五穀不成民大飢 甘氏曰
  守昴若角動其謀者在北方大將之家外戚之親以星入日占期 甘氏曰辰星守昴執法臣誅 郗萌曰天下失綱有兵一曰起中野又曰多水灾又曰守畢𭥦東行至天髙復反至五車為邊兵發有赦 感精符曰逆行守𭥦有兵大臣有坐法死者一曰寃獄失理 荆州占曰逆行守昴環繞兵起 郗萌曰犯若守𭥦為白衣之會 雌雄圗三光占曰犯守昴夷狄之兵起國失政一曰有隂兵 郗萌曰中犯乗守𭥦為兵北征
  辰星犯畢五
  黄帝占曰辰星犯畢出其北為隂國有憂出其南陽國有憂 郗萌曰辰星犯畢若入之兵起於外狄有憂荆州占曰犯乗畢邊兵起 巫咸曰入畢中各伺其出日而數之期二十日為兵發伺始入處之率一日期十日為軍罷 海中占曰入畢中有兵一曰歳熟 郗萌曰有憂一曰其國易主 石氏曰出畢陽則旱出畢隂則水為政令不行 春秋圗曰辰星之畢有大赦 黄帝占曰辰星守畢山崩民流 聖洽符曰川河大盛民多死亡 春秋圗曰子歸母天下安寧若有赦 巫咸曰辰星守畢邊有以水起兵者 石氏曰山水潰河大溢潦大至 甘氏曰辰星守畢民多疾病死亡 巫咸曰有水災萬物不成 郗萌曰野人為亂 陳卓曰犯附耳為兵起若將相有喪憂也不則免退 郗萌曰守畢急謀兵期八十日若八月
  辰星犯觜觿六
  石氏曰辰星犯觜其國兵起天下動移 荆州占曰犯乗觜憂水兵之災 郗萌曰入觜中伺其出日而數之期二十日兵發伺始入處之率一日期十日軍罷 石氏曰守觜西方客動侵地欲為君王崇禮以制義則國安 甘氏曰守觜子歸母君臣和同 巫咸曰為萬物不成一曰旱五穀不成大人憂又曰不出百日天下大飢 巫咸曰多火灾 海中占曰守觜中有兵 郗萌曰守觜萬物五穀不成一曰天子不可動衆行兵又曰有反臣不出百日天下水趙國尤甚
  辰星犯參七
  甘氏曰辰星犯乗參貴臣黜 荆州占曰國有水兵春秋圗曰之參兵大起 巫咸曰留止衡兵革起守參貴臣黜 郗萌曰逆行若留止衡中為兵革起 黄帝占曰辰星守伐星移南敵入塞星移北敵出塞 石氏曰守參且有水兵一曰有反者國有憂 班固天文志曰辰星與參出南方為旱若大臣誅 石氏曰守參天子不可以將兵動衆國有反臣一曰有赦若出參中邊有兵 巫咸曰水災萬物不成 海中占曰守伐衛尉當之 郗萌曰守參若守伐為有反臣中兵一曰為后夫人當之一曰内亂 春秋圗曰逆行守參邊將有憂一曰外夷動 聖洽符曰入參犯守之不出其年有兵起若拔邑先起兵者破亡後起兵者昌



  唐開元占經卷五十六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