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開元占經 (四庫全書本)/卷101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一百 唐開元占經 卷一百一 卷一百二

  欽定四庫全書
  唐開元占經卷一百一
  唐 瞿曇悉達 撰
  霜占
  元命包曰陰陽凝為霜 易坤卦曰初六履霜堅氷至象曰履霜堅氷陰始凝也馴致其道至堅氷也禮記月令曰季秋之月霜始降百工休孟冬行秋令則雪霜不時 考異郵曰霜者陰精冬令也四時相代以霜收殺霜之為言亡也物以終也 曾子曰陰氣勝凝為霜地鏡曰視屋上瓦獨無霜者其下有寳藏 援神契曰霜挫物 京房曰凡候霜下早晚若正月一日雷知七月一日霜下若二月一日雷即知八月一日霜下又曰霜者刑罰行也霜者所以成萬物也刑罰者所以誅惡人者也刑一以懲十殺一以全萬非聖君居位則刑罰妄行誅殺不當故天應以殞霜於春於夏臣依公結私誅殺無罪霜下在土却忠臣依公結私以緩有罪霜附木殺罰不由上霜見風而飛此皆刑罰不法之應 又曰霜下或未見日而欲晞者此人君以喜怒行刑罰也霜或見日而不晞此人君執法堅不可犯也霜或天
  陰不見星而有霜者此臣下擅行誅罰也 興兵妄誅厥災其霜殺五榖誅不原情兹謂不仁 冬先雨乃殞霜有芒角賢聖遭害其霜附木不下地 考異郵曰穆公即位仲夏霜殺草日不消 僖公即位殞霜不殺草梅李實不殺草者臣威强梅李大樹此果為實是君不能伐也 定公即位殞霜殺菽菽者稼最强季氏之萌也 天鏡曰霜非時而殺草是時而不殺並為虫蝗是謂大飢 春隕霜殺草木是謂陰隆臣强君弱下不事上 京房曰春下霜七日七年聖人滅 春秋命厯序曰桀無道夏隕霜 師曠占曰春夏一日有霜雲者君父治政大嚴大苦大殺天以示之何以言之霜威殺萬草坐大殺也見變如此宜損威殺重人命 京氏曰夏霜君死國亡 霜下或無芒者此人君行刑罰而哀恕其人也 霜下或無芒者此人君觀過刺不深也芒或旁指者此人君旁言而刑人也 霜下或芒嚴者此人君刺過深尅者 芒或向下者或如露㣲者此人君盡欲加法一姓服属也 霜下或同類之物或不死此人君知人有罰同獨有所緩不誅有以平法誅者霜下或翩翩狀如雪者此人君知人有罪不以為意也亦不出於狴牢也 霜或止於樹頭而不下地者此下請决罪而上不下也 霜下或有澤於物者此人君欲殺直而下却之也 霜下晝夜不明而隕霜者皆君臣誅或心疑而徑行之霜亦隨之於春 霜下或重其日温者此行誅或依法深淺故其日温也 霜不下而物自以寒死者此邪臣執法周密衆人不知物不得霜而死也夜雨雪且為霜為人君率臣重以為嚴也
  
  元命包曰陰陽凝為雪 汜勝書曰雪者五榖之精曽子曰陰氣勝則凝為雪 穆天子傳曰雪盈數尺年豐 八節占曰冬有積雪嵗美人和 又曰冬祁寒降雪盈尺年豐嵗稔之𠉀 董仲舒曰太平之世雪不封條凌彌毒害而已 考異郵曰庚辰大雪深七尺并者丈四尺 京房曰雪附木者此人君聽言殺忠臣也雪未至地而復上久而復下此人君欲寛死罪 雪而温者此人君脱有罪 凡雪者陰氣盛也小人係公結私以脅其主而專其權二月九月而不已此執法權正引邪以成賊理故雪厚為旱薄則為氷皆一百九十二日 天鏡曰春雨雪不消妻黨專政擅持君威天下飢民死亡 易通卦騐曰乾得坎之寒則夏雨雪 天鏡曰夏雨雪必有大䘮天下兵起 詩推度災曰違天地絕人倫則夏雨雪 晋朝雜事曰大康七年河陰雨赤雪二頃 京房易𠉀曰夏雨雪國殃必有䘮司馬為亂又曰君死國亡 天鏡曰秋雨雪百姓多死草木零
  落天下大䘮雪下厚三尺以上大兵方起
  
  考異郵曰陰陽專精凝合生雹雹之言合也 董仲舒曰雹者陰氣脅陽也 京房曰凡雹過大人君惡聞其過也抑賢不與共位小人取利布幣私施所愛人専施不普當雨不雨天反下雹人有釁則嚴威集人欲惑其君故雹傷生 雹或殺飛鳥者此人君信讒佞之言行謫罰於庻人 月令曰仲夏行冬令則雹凍傷榖 感精符曰大臣擅法則雨雹 京房曰雹下或毁瓦碎破車殺馬牛者此人君任小人伐其人 雹下盡剥樹木之枝又害五榖者此人君賦斂酷民有殺者 雹下或多狀如積雪者此臣欲弑君也雹下或盡敗人禾稼者此人君因春夏庶人有罪執殺之 雹下或霜俱降者此人君私邪人從後過而誅之 雹下極地而曎者此人君私施邪人而下成之 雹下或狀如積氷者此臣欲殺人君 雹下或多芒狀如雪者此人君欲害人而甚者 雹下或如梨實者此人君大亂庶人而惡甚者雹下或與風俱降者此人君施大亂其寒過度罰深雹下或狀如珠者此人君欲害人而甚也 漢書五
  行志曰大雨雹常寒之罰武帝元封三年十二月雨雹大如馬頭宣帝地節四年山陽濟陰雨雹如雞子深二尺五寸殺二十餘人皆霍氏誅徴也 續漢書五行志曰孝安永初三年兩雹大如鴈子傷稼是時鄧太后專陽政 晋中興書曰太和三年四月雨雹是時海西昏亂相龍朱實等滛逆 大元二十一年四月雨雹是時王道子輔政姦佞競進烈宗不能禁絶王室大亂 天鏡曰夏雨雹民飢
  
  地鏡曰氷以春氷有兵其嵗不成氷夏氷胡兵將起人民無病而死大飢民流秋氷下臣憂大兵起 左傳成公十六年春正月雨木氷寒過節氷著樹也 榖梁傳曰隂陽失度時寒過節雨而木氷志異也根枝折 墨子曰三苗大亂天命殛之夏氷 京房曰夏水氷凍者國君有疾病民流亡五榖不成人民饑 説苑曰秦始皇即位夏凍 地鏡曰水三月至八月忽有氷者大兵䘮 漢書五行志曰劉歆云陽强不下通隂弛不上達故雨而木為氷木曲直也劉向以為氷陰之隆木少陽貴臣象此人將有害則隂氣脅木叔孫喬如出奔公子偃誅死公見執辱之異也或曰長老名木氷為木介介甲兵象也 晉中興書曰大興三年二月雨木氷其後有王敦之難 京房易𠉀曰夏而凍其鄉有流亡 地鏡曰水冬不氷易王或飢兵
  
  京房曰有德遭險兹謂逆命厥異寒 洪範五行傳曰聽之不聦是謂不謀厥罰恒寒 晋中興書曰大興四年冬大寒民凍死是時王敦肆亂而天子不能禁任意專殺戮及忠良 京房易𠉀曰夏有遺冬人民行訴夏而大寒其國有急 冬而不凍澤其鄉有疾疫 冬至後十日不凍者人君不行刑不嚴一曰緩死罪不誅
  
  元命包曰隂陽亂為霧 莊子曰騰水上溢故為霧爾雅曰地氣發天不應曰霧 董仲舒曰太平之世霧不塞望 東方朔曰凡霧氣不順四時逆相交錯微風小雨為陰陽氣亂之象從寅至辰巳上周而復始為逆者不成積日不解晝夜昬闇天下欲分離 京房易𠉀曰甲乙有霧疾疫丙丁有霧旱戊巳有霧隣國有城拔無軍有土功事庚辛有霧兵壬癸有霧為水 冬霧及其門日懸而霧馬馳人起不雨霧曰兵所走 帝王世紀曰黄帝五十年秋七月庚申天大霧三日三夜霧除帝遊洛水之上見大魚負圖書命河圖帝視萌篇是也河圖曰山冬大霧十日以上不除者山崩之𠉀也山
  水脉也 郗萌曰凡霧四合有虹各見其方隨四時凶氣青黄更相掩 運斗樞曰四獨霧下天下寃 晉書天文志曰晝霧夜明臣志得伸 孝經洞寳冊曰世無道皇不用孝法去兵經五霧並起蒼蒼鬱鬱滛滛蔽四方 天鏡曰天雨霧如黄土百姓勞苦奔亡不安名曰黄霧 漢書元后傳曰成帝時王大弟封侯其夏黄霧四塞終日 晋中興書曰大寧元年黄霧四塞王敦之應咸和元年大霧歩武不相見㑹稽王道子專政之應也 陸機别傳曰機被誅日大風折木天地霧合 兵書曰白霧四面圍城必有兵到城下不出其日 史記曰上至平城匈奴圍王七日大霧漢使人來往胡不覺抱朴子曰白霧四靣圍城不出百日大兵至城下
  黄帝曰霧者百邪之氣隂來冐陽姦臣擅君權立威荆州占曰晝霧夜明臣志得伸夜霧晝明臣志不伸霧終日終時君有憂色黄小雨 郗萌曰霧從夜半至日中不解遂上為霧君不悟行邪政於百姓過日中而似雨强氣所避 河圖曰霧乍散臣欲謀君為逆者不成自亡 荆州占曰凡霧氣四方俱起百歩不見人名曰昏不有破國必有滅門 甘氏曰霧秋以庚申辛酉日氣色白東行為利客先舉兵者勝後舉兵者敗 巫咸曰霧夏以丙丁巳午日赤黄氣西行為利客主人凶海中占曰霧冬以壬癸亥子日氣青黒色南行興軍動衆
  
  元命包曰陰陽散為露 曽子曰陽勝則散為露 蔡氏月令曰露者陰液也曎為露論衝曰露秋氣所生也易通卦騐曰立秋白露下 元命包曰露以潤草
  運斗樞曰天樞得則甘露濁 五經通義曰和氣津凝為露從地出 禮運曰聖王所以為而弗悖也天降甘露地出醴泉 命厯序曰桀紂無道露冬下 吕氏春秋伊尹説湯曰水之美者三危之露和之美者雩掲之露其色紫 地鏡曰圗視山川多露無霜者其下有美玉瑞應圖云耆老得敬則栢受甘露尊賢愛老不失細
  㣲則竹葦受甘露
  霾曀曀於計切隂而風也
  爾雅曰風而雨土為霾 郗萌曰凡天地四方昏濛若下塵十五日以上或一月或一時雨不霑衣而有土名曰霾故曰天地霾君臣乖若不大旱外人来 爾雅曰陰而風為曀説文曰曀天地陰沉也 紀年曰帝辛受時周大曀 周昭王十九年天大曀雉SKchar皆震 惠成王元年晝晦十六年邯鄲四曀室多壊民多死
  
  説文曰霰稷雪也從雨㪚聲 釋名曰霰星也水雪相搏如星而霰 曽子曰陰之專氣為霰 爾雅曰霰為消雪郭璞注云霰水雪雜下故為消雪也 毛詩曰如彼雨雪先集維霰注云霰暴雪也或云雪上遇温氣而摶之霰也
  
  説文曰霽者雨止也雲罷貌 晉中興徵祥説曰咸和四年陰霖五十餘日蘇峻滅後乃霽魏略五行志曰延康元年大霖雨五十餘日魏有天下乃霽將受大祚之應也
  
  釋名曰濛日不明濛䝉䝉然也 京房曰臣私禄及親兹謂罔辟厥異濛行 善不請於上兹謂祚福濛一日五起五解 辟不謀臣臣辟異道上濛下霧 立嗣子疑兹謂動欲濛赤日不明利邪以食兹謂閉上濛大起日不見若雨不雨十二日解禄生於下兹謂誣君濛㣲而小雨已乃大雨下相攘善茲謂盗明濛黄濁 下陳功於上兹謂不知濛㣲而赤風鳴條夜復濛不解 春秋潛潭巴曰大濛三十日羣猾起 抱朴子曰若濛氣圍城或入於城則外兵得入 若濛氣從内出主人出戰 尚書中𠉀曰桀無道地吐黄黄是濛也禮記月令曰仲冬行夏令氣濛𠖇𠖇 演孔圖曰猾待期則赤濛沾冠 黄帝占曰凡連陰十日晝不見日夜不見月亂風四起欲雨而無雨名曰濛臣謀君故曰久陰不雨臣謀主 郗萌曰濛霧者邪氣也陰未衝陽姦臣謀君在天為濛在人為霧日月不見為濛前後人不相見為霧荆州占曰夜濛晝明臣謀政晝霧夜明臣得伸志















  唐開元占經卷一百一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