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開元占經 (四庫全書本)/卷102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一百一 唐開元占經 卷一百二 卷一百三

  欽定四庫全書
  唐開元占經卷一百二
  唐 瞿曇悉逹 撰
  
  易説卦曰震為雷動萬物者莫疾乎雷 河圖始開圖曰陰陽相薄為雷 河圖帝通紀曰雷天地之皷也洪範五行傳曰雷者諸侯之象也 河圖曰黃帝以雷精起 尚書中候曰秦穆公出狩天震大雷下有火化為白雀衘丹書集公車 史記曰髙祖母劉媪嘗息大澤之陂夢與神遇時雷霆冥晦見蛟龍於其上已而有娠遂産高祖 元命包曰陰陽為雷 京房曰凢雷者陰陽合和震動萬物使各戴其元而起故雷以動聞百里或聞七十里或聞五十里或聞二十里各應其德而起以應人君行之動靜 或雨且雷和氣令雷聲或殷殷𨋎𨋎風雨㣲皆陰陽和利稼之雨象君臣百姓和合也 論衡曰圖畵之士圖雷之狀纍纍如連皷形又圖一人若力士之容謂之雷公 京房曰雷者月當有効於消息以為主聲聞於人雷之為政大壯始君臣强從解起 風俗通曰雷已發聲作醬令人腸中雷鳴故雷不作醬也 京房曰雷起乾宮人民多疾病雷起坎宮國邑多雨雷起艮宮禾好枲長五糓賤雷起震宮五糓𭧂貴多傷雷起㢲宮雨霜傷五糓雷起離宮夏少水旱蝗虫雷起坤宮蝗虫害五糓雷起兊宮兵起銅鐵貴雷起水門流潦滂沱雷起天門人不安雷起石門蝗虫食大凶雷起木門棺木貴歲大熟雷起風門霜禾傷雷起金門銅鐵貴雷起火門夏旱蝗虫食雷起土門五糓賤魚不長雷起鬼門人民常暴死 春始雷東方東方五糓盡熟人民蕃殖以夜雷歲半熟 雷始南方歲小旱夜雷大旱糴倍種不成 雷始西方糓小熟有虫夜雷六畜病 雷始西方五糓不熟有曝骨其野馬牛大病夜雷赤地千里糴貴 雷始北方海水出百川皆流溢五糓不成夜雷百川皆溢 春不雷而霜樹木以風落皆為人疾病 春三月甲子己丑戊寅辛卯戊午有雷霹𩆝石其下有兵 春夏甲子丙寅戊子有雷殺人有將軍在外大戰期不出三十日 夏三月雷電不聞多疾病害五糓 夏三月甲子己丑戊寅辛卯疾風雷其在城壊軍在外大戰 戊子雷雲露變土易民以其雷入月深淺日當一月或當一歲不出其月必有亾國死王 庚子雷必有惡令期不出三十日或日有令庚午日雷不出其月兵起甲子雷亦兵矣 春己丑
  丁丑夏甲午壬戌己亥丁未冬甲寅又曰春戊寅夏戊申冬戊子不雨而雷雷之所建有所將流血戊子雷雨三日止其下大戰不雨而雷外兵必歸不雨而雷兵起必阻 王者動事不時正月大雷動事不明但雷而不電 當雷不雷太陽弱此君弱臣強臣奪君政故春分之後雷不發聲君當揚威武退強臣正治道當發聲矣人神德隆雷鳴盛春 秋分雷春分不雷秋分不雷
  春分雷春過一日秋亦過一日 春雷不發秋雷不藏君死國亡 冬雷上朔皆為所當之鄉骸骨盈野夜雷亦然 冬雷者陽氣之盛應之各以雷之日知何方鳴東方各以其辰為方 冬三月有大雷聞千里者人君絶令霹𩆝者以兵去温者以弱去矣 天冬雷地必震教令撓則冬雷民飢 冬雷不蟄兹謂自藏萬物化不成 天官書云無雲而雷是謂天狗所當之國必有甲兵王國偏虚 冬雷而星下胡蠻之王死中野不雷而星下其國兵起又曰冬雷而星不下當日之國王死其所 冬雷屈折不及三年有兵䘮有更政 天無雲而雷者此君無㤙澤於百姓國將易君萬人不靜小人失命 雷聲掩掩狀如欲息雨疎無風此人君深念憂百姓又曰雷或一聲而止此人君出令重也雷而不雨此人君欲動其事無補於百姓有風令行無風令不行雷風雨霹𩆝丘陵者逆先人之令 雷或霹𩆝大風甚雨發屋折木此皆小人處位賢士隱 雷雨大風霹𩆝此皆人君用讒言刑殺正人 上下不和歲少雷雷不雨者有聲無實也士走霹𩆝破害也賢人興道雷止其處不然夜半雷一聞其聲若電無雷皆為人君絶令一名枉矢 雷或霆此人君動令下不蔽欺明君 雷蛟龍出國有賢士止言不詘者陰中陰也 雷之發聲於坎多水於艮山崩於震多風於㢲必大風起於離大旱於坤土功於兌兵起於乾天象 雷聲或格格雨下籍籍此人君施百姓侮之 雷聲深𨋎𨋎狀如欲伏雨疎無風者此人君深憂念百姓 入震卦雷一聞聲後不復聞若有電無雷皆為人君絶令亦名枉矢 雷如聚火而徙此人君且絶之象雷電皆生火有所擊極陰生陽也 雷或霹𩆝無風雨者此皆剛柔不均激氣並作此君臣相忿爭惡令𭧂出 雷或霹𩆝甚大風雨俱至者此皆亂令大作以動百姓 雷聲或在南或在北或在西或在東此人君為政不知所去就也 先雷後雨不濕土先雨後雷屋舍崩隤 師曠占曰春雷始起其音栢栢格格霹𩆝者謂雄雷旱氣也其鳴依依音音不大霹𩆝者謂雌雷水氣也 春不雨有雷音在地中其所有兵起其下 禮記月令曰春日夜分雷乃發聲有不戒其容止者生子不偹必有凶災 天鏡曰冬震兵飢 晉中興書曰昇平二年十一月雷是時皇太后臨朝政舒緩 洪範五行傳曰秦二世元年無雲而雷雷陽也雲陰也有雲然後有雷有臣然後有君也無雲而雷示君獨處無人民也 河圖曰臣僭大者不犯主則雷電撃朝 京氏五星占曰人君承用莭度即雷風以節𭧂行威福則雷霆擊人其救也議獄緩死則災消矣京氏對災異曰雷鳴連而不絶者此謂人君政事民
  不恐懼 又曰雷電俱出或先鳴而後電者此謂執法貪苛
  霹𩆝
  春秋繁露曰霹𩆝者金氣也其音商故應以霹𩆝 説文曰震霹𩆝振物也 釋名曰霹𩆝折也所厯皆破折震戰也所擊輙破若攻戰也 范子計然曰天者變化行精氣者也令者謂暴風雨霹𩆝也 晉朝雜事曰元康七年𩆝破城南高媒石高禖中宮求子像也賈后妬忌將殺懐愍天怒霹𩆝之賈后將誅應也 搜神記曰扶風楊道和夏於田中値天雷雨止桑樹下霹𩆝擊之道和以鋤格折其左股遂落地不得去赤如丹目如鏡手如牛角長三尺餘狀如六畜頭似獼猴 續搜神記曰呉興人章狗者五月中於田中耕以飯蘿置菰裏晚飢求食而飯已盡如此非一後日於菰中伺之見一大蛇偷食其飯狗即以鑊刈之蛇便走去狗乘船逐之至一坂有穴蛇便入穴但聞啼哭人云斫某甲或云當何如或言符雷公命霹𩆝殺奴須臾雲雨四合震電傷狗狗於是跳梁大罵云天公我貧窮展力耕墾蛇来偷食我飯罪應在蛇反更来霹𩆝許是無知雷公若来今當以鑊斫汝腹破須臾雲雨輙開乃更還霹𩆝向穴諸蛇死者數十 天鏡曰雷霆擊宮庭中大夫欲逆不出五年交兵流血 合誠圖曰霹𩆝擊於殿女宮急 潛潭巴曰霹𩆝擊宮室君情泄下有謀起 天鏡曰雷霆擊宗廟是謂天戒人君暴云不出八年削地奪國 春秋繁露曰王言下不從革而秋多霹𩆝 天鏡曰雷電擊貴人從官車騎此乃人君惑於佞人失衆和 漢獻帝紀曰初平二年無雲而霹𩆝殺人 天鏡曰雷霆擊貴人正殿此謂重陽之戒此佞人持政不出六年地削君亾 晋中興書曰元興三年秋永安王皇后自巴陵將設威儀入宮天大雷震人馬一時俱慄 續晋陽秋曰大元年震含章殿四柱殺内侍二人
  
  河圖曰激陽為電 易稽覽圖曰陰陽和合其電耀耀也其光長 元命包曰陰陽激為電 河圖曰大電繞樞星炤郊野感符寳而生黄帝 天官書曰電者陰陽之動也 莊子曰陰氣伏於黄泉陽氣上通於天陰陽交爭故為電 釋名曰電殄也乍見則殄威也 京房曰電生火有所擊極陰生陽之象董仲舒曰太平世電不眴目霣示光耀而已
  
  京房曰凢霆者金餘氣也金者内鏡而外冥人君即位乃先敬讓而内尚賊心陰行衆物舉事發微自以為明虚言妄㨿深依以考凢事亦自以為能矣故無雲而霆霆或為火者此人君以𭧂罰也 霆或聚火者光起而從此人君將衆之象也 霆或中天而見此人君自以為明也 霆或將如交蛇光明之而一正者此人君行明行直 霆或正赤下至地而復上者此人君聽讒言也 霆或東西南北皆有霆者此人君行役不避四時也 霆或正直而長光明者此人君行㣲人不知曲直霆或正黄澤者此人君行明雖得事實取其中也
  或霧而霆者此人君黙行不得事實而亂不息下將不制 霆瞬瞬暉暉者此人君質不知自明也 霆或奕奕明之而復息者此人君譏問内直言之事 霆或無雲而以昏數見者此人君誠以㣲言而以害人也一云黙言 霆或將如蝶蛇明久而㣲正者此人君行不明莫有非也 天陰不雨但為霆者此人君陰行欲以来事實也












  唐開元占經卷一百二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