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泉途賦(並序)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問泉途賦(並序)
作者:李德裕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696

問泉途,思沈侯也(原注:沈使傳師也)。餘與沈侯同侍禁林,俱守藩翰,出入光寵,垂二十年。君性樂山水,尤好線竹,良辰美景,不廢賞心,常歎人世險限,多言可畏,固未得盡其所懷也。昔尚子平稱:「吾已知富不如貧,貴不如賤,未知存亡何如耳。」陶靖節亦稱:「人生實難,生如之何。」今作賦以問之。

昔我與子,同升玉堂。回先帝之英盼,被霄漢之輝光。君聳駕於長沙,餘建旆於朱方。且欲極山水之臨泛,盡人生之樂康。謝既好於絲竹,陶亦間於壺觴。雖爵服之已貴,何憂思之未忘。寶瑟獨奏於門庭,玉顏不畜(一作出)於洞房。今則逝矣,前榮可傷。於是托意宵夢,久而乃寐。問冥昧於故人,求神道之仿佛。或曰生特在於行樂,死何用於虛諡。或言唯令名之不泯,非苦節而安致。彼終古之茫茫,竟斯言之誰是。又曰君有瑤席,尚可陳兮。君有清香,尚可焚兮。昔之豔姬,複得見兮。昔之哀歌,複得聞兮。誰為朋友,展戲謔兮。豈有樽酒,接殷勤兮。餘聞神之清者,上為列星。德之粹者,複為賢人。萬化轉續,如在鎔鈞。或壽或夭,或鄙或仁。亦受氣於蠻貊,仍托形於介鱗。獨讒人沒於泉下,不得同於物化。懷君子之素風,方俟命於昊穹。無乃困武叔而見宏石,迫無極而值充躬。有明龍而害正,有儀尚之蔽忠。苟不罹於此患,固無傷於道窮。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