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世明言/第06卷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喻世明言
◀上一卷 第六卷 葛令公生遣弄珠兒 下一卷▶


    當時五霸說莊王,不但強梁壓上邦。

    多少傾城因女色,絕纓一事已無雙。

  話說春秋時,楚國有個莊王,姓畢,名旅,是五霸中一霸。那莊王曾大宴群臣於寢殿,美人俱侍。偶然風吹燭滅,有一人從暗中牽美人之衣。美人扯斷了他繫冠的纓素,訴與莊王,要他查名治罪。莊王想道:「酒後疏狂,人人常態。我豈為一女子上,坐人罪過,使人笑戲?輕賢好色,豈不可恥?」於是出令曰:「今日飲酒甚樂,在坐不絕纓者不歡。」比及燭至,滿座的冠纓都解,竟不知調戲美人的是那一個。後來晉楚交戰,莊王為晉兵所困,漸漸危急。忽有上將,殺入重圍,救出莊王。莊王得脫,問:「救我者為誰?」那將俯伏在地,道:「臣乃昔日絕纓之人也。蒙吾王隱蔽,不加罪責,臣今願以死報恩。」莊王大喜道:「寡人若聽美人之言,幾喪我一員猛將矣。」後來大敗晉兵,諸侯都叛晉歸楚,號為一代之霸。有詩為證:

    美人空自絕冠纓,豈為蛾眉失虎臣?

    莫怪荊襄多霸氣,驪山戲火是何人?

  世人度量狹窄,心術刻薄,還要搜他人的隱過,顯自己的精明;莫說犯出不是來,他肯輕饒了你?這般人一生有怨無恩,但有緩急,也沒人與他分憂替力了。像楚莊王恁般棄人小過,成其大業,真乃英雄舉動,古今罕有。說話的,難道真個沒有第二個了?看官,我再說一個與你聽。你道是那一朝人物?卻是唐末五代時人。那五代?梁、唐、晉、漢、周,是名五代。梁乃朱溫,唐乃李存勗,晉乃石敬瑭,漢乃劉知遠,周乃郭威。方纔要說的,正是梁朝中一員虎將,姓葛,名周,生來胸襟海闊,志量山高;力敵萬夫,身經百戰。他原是芒碭山中同朱溫起手做事的,後來朱溫受了唐禪,做了大梁皇帝,封葛周中書令兼領節度使之職,鎮守兗州。這兗州,與河北逼近,河北便是後唐李克用地面,所以梁太祖特著親信的大臣鎮守,彈壓山東,虎視那河北。河北人仰他的威名,傳出個口號來,道是:『山東一條葛,無事莫撩撥。』從此人都稱為「葛令公」。手下雄兵十萬,戰將如雲,自不必說。

  其中單表一人,復姓申徒,名泰,泗水人氏,身長七尺,相貌堂堂;輪的好刀,射的好箭。先前未曾遭際,只在葛令公帳下做個親軍。後來葛令公在甑山打圍,申徒泰射倒一鹿,當有三班教師前來爭奪。申徒泰隻身獨臂,打贏了三班教師,手提死鹿,到令公面前告罪。令公見他膽勇,並不計較,到有心抬舉他。次日,教場演武,誇他弓馬熟閑,補他做個虞候,隨身聽用。一應軍情大事,好生重托。他為自家貧未娶,只在府廳耳房內棲止,這夥守廳軍壯都稱他做「廳頭」;因此上下人等,順口也都喚做「廳頭」。正是:

    蕭何治獄為秦吏,韓信曾官執戟郎。

    蠖屈龍騰皆運會,男兒出處又何常?

  話分兩頭。卻說葛令公姬妾眾多,嫌宅院狹窄,教人相了地形,在東南角旺地上,另創個衙門,極其宏麗,限一年內,務要完工。每日差廳頭去點閘兩次。時值清明佳節,家家士女踏青,處處游人玩景。葛令公吩咐設宴嶽雲樓上。這個樓是兗州城中最高之處,葛令公引著一班姬妾,登樓玩賞。原來令公姬妾雖多,其中只有一人出色,名曰弄珠兒。那弄珠兒生得如何?

    目如秋水,眉似遠山。小口櫻桃,細腰楊柳。妖艷不數太真,輕盈勝如飛燕。恍疑仙女臨凡世,西子南威總不如。

  葛令公十分寵愛,日則侍側,夜則專房。宅院中稱為「珠娘」。這一日,同在嶽雲樓飲酒作樂。那申徒泰在新府點閘了人工,到樓前回話。令公喚他上樓,把金蓮花巨杯賞他三杯美酒。申徒泰吃了,拜謝令公賞賜,起在一邊。忽然抬頭,見令公身邊立個美妾,明眸皓齒,光艷照人。心中暗想:「世上怎有恁般好女子?莫非天上降下來的神仙麼?」那申徒泰正當壯年慕色之際,況且不曾娶妻,平昔間也曾聽得人說令公有個美姬,叫做珠娘,十分顏色,只恨難得見面!今番見了這出色的人物,料想是他了。不覺三魂飄蕩,七魄飛揚,一對眼睛光射定在這女子身上。真個是觀之不足,看之有餘。不隄防葛令公有話問他,叫道:「廳頭,這工程幾時可完?呀,申徒泰,申徒泰!問你工程幾時可完!」連連喚了幾聲,全不答應。自古道「心無二用」,原來申徒泰一心對著那女子身上出神去了,這邊呼喚,都不聽得,也不知吩咐的是甚話。葛令公看見申徒泰目不轉睛,已知其意,笑了一笑,便教撤了筵席,也不叫喚他,也不說破他出來。

  卻說伏侍的眾軍校看見令公叫呼不應,到替他捏兩把汗。幸得令公不加嗔責,正不知甚麼意思,少不得學與申徒泰知道。申徒泰聽罷,大驚,想道:「我這條性命,只在早晚,必然難保。」整整愁了一夜。正是:

    是非只為閒撩撥,煩惱皆因不老成。

  到次日,令公升廳理事,申徒泰遠遠站著,頭也不敢抬起。巴得散衙,這日就無事了。一連數日,神思恍惚,坐臥不安。葛令公曉得他心下憂惶,到把幾句好言語安慰他,又差他往新府專管催督工程,遣他閘去。申徒泰離了令公左右,分明拾了性命一般。纔得三分安穩,又怕令公在這場差使內尋他罪罰,到底有些疑慮,十分小心勤謹,早夜督工,不辭辛苦。

  忽一日,葛令公差虞候許高來替申徒泰回衙。申徒泰聞知,又是一番驚恐,戰戰兢兢的離了新府,到衙門內參見。稟道:「承恩相呼喚,有何差使?」葛令公道:「主上在夾寨失利,唐兵分道入寇。李存璋引兵侵犯山東境界,見有本地告急文書到來。我待出師拒敵,因帳下無人,要你同去。」申徒泰道:「恩相鈞旨,小人敢不遵依。」令公吩咐甲仗庫內,取熟銅盔甲一副,賞了申徒泰。申徒泰拜謝了,心中一喜一憂:喜的是跟令公出去,正好立功;憂的怕有小小差遲,令公記其前過,一並治罪。正是:

    青龍白虎同行,吉凶全然未保。

  卻說葛令公簡兵選將,即日興師。真個是旌旗蔽天,鑼鼓震地,一行來到郯城。唐將李存璋正待攻城,聞得兗州大兵將到,先占住瑯琊山高阜去處,大小下了三個寨。葛周兵到,見失了地形,倒退三十里屯扎,以防衝突。一連四五日挑戰,李存璋牢守寨柵,只不招架。到第七日,葛周大軍拔寨都起,直逼李家大寨續戰。李存璋早做准備,在山前結成方陣,四面迎敵。陣中埋伏著弓箭手,但去衝陣的,都被射回。葛令公親自引兵陣前,看了一回,見行列齊整,如山不動,嘆道:「人傳李存璋柏鄉大戰,今觀此陣,果大將之才也。這個方陣,一名『九宮八卦陣』,昔日吳王夫差與晉公會於黃池,用此陣以取勝。須候俟倦怠,陣腳稍亂,方可乘之。不然實難攻矣。」當下出令,吩咐嚴陣相持,不許妄動。

  看看申牌時分,葛令公見軍士們又饑又渴,漸漸立腳不定。欲待退軍,又怕唐兵乘勝追趕,躊躇不決。忽見申徒泰在旁,便問道:「廳頭,你有何高見?」申徒泰道:「據泰愚意,彼軍雖整,然以我軍比度,必然一般疲困。誠得亡命勇士數人,出其不意,疾馳赴敵。倘得陷入其陣,大軍繼之,庶可成功耳。」令公撫其背道:「我素知汝驍勇,能為我陷此陣否?」申徒泰即便掉刀上馬,叫一聲:「有志氣的快跟我來破賊!」帳前並無一人答應。申徒泰也不回顧,逕望敵軍奔去。

  葛周大驚,急領眾將,親出陣前接應。只見申徒泰一匹馬、一把刀,馬不停蹄,刀不停手。馬不停蹄,疾如電閃;刀不停手,快若風輪。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殺入陣中去了。原來對陣唐兵,初時看見一人一騎,不將他為意。誰知申徒泰拼命而來,這把刀神出鬼沒,遇著他的,就如砍瓜切菜一般,往來陣中,如入無人之境。恰好遇著先鋒沈祥,只一回合斬於馬下。跳下馬來,割了首級。復飛身上馬,殺出陣來,無人攔擋。葛周大軍已到,申徒泰大呼道:「唐軍陣亂矣!要殺賊的快來!」說罷將首級拋於葛周馬前,翻身復殺入對陣去了。

  葛周將令旗一招,大軍一齊並力,長驅而進。唐軍大亂,李存璋禁押不住,只得鞭馬先走。唐兵被梁家殺得七零八落,走得快的,逃了性命;略遲慢些,就為沙場之鬼。李存璋,唐朝名將,這一陣殺得大敗虧輸,望風而遁,棄下器械馬匹,不計其數。梁家大獲全勝。葛令公對申徒泰道:「今日破敵,皆汝一人之功。」申徒泰叩頭道:「小人有何本事!皆仗令公虎威耳!」令公大喜,一面寫表申奏朝廷;傳令犒賞三軍,休息他三日,第四日班師回兗州去。果然是:

    喜孜孜鞭敲金蹬響,笑吟吟齊唱凱歌回。

  卻說葛令公回衙,眾侍妾羅拜稱賀。令公笑道:「為將者出師破賊,自是本分常事,何足為喜!」指著弄珠兒對眾妾說道:「你們眾人只該賀他的喜。」眾妾道:「相公今日破敵,保全地方,朝廷必有恩賞。凡侍巾櫛的,均受其榮,為何只是珠娘之喜?」令公道:「此番出師,全虧帳下一人力戰成功。無物酬賞他,預將此姬贈與為妻。他終身有托,豈不可喜?」弄珠兒恃著平日寵愛,還不信是真,帶笑的說道:「相公休得取笑。」令公道:「我生平不作戲言,已曾取庫上六十萬錢,替你具辦資妝去了。只今晚便在西房獨宿,不敢勞你侍酒。」弄珠兒聽罷大驚,不覺淚如雨下,跪稟道:「賤妾自侍巾櫛,累年以來,未曾得罪。今一旦棄之他人,賤妾有死而已,決難從命。」令公大笑道:「癡妮子,我非木石,豈與你無情?但前日嶽雲樓飲宴之時,我見此人目不轉睛,曉得他鐘情與汝。此人少年未娶,新立大功,非汝不足以快其意耳。」弄珠兒扯住令公衣袂,撒嬌撒癡,千不肯,萬不肯,只是不肯從命。令公道:「今日之事,也由不得你。做人的妻,強似做人的妾。此人將來功名,不弱於我,乃汝福分當然。我又不曾誤你,何須悲怨!」教眾妾扶起珠娘,莫要啼哭。眾妾為平時珠娘有專房之寵,滿肚子恨他,巴不得撚他出去。今日聞此消息,正中其懷,一擁上前,拖拖拽拽,扶他到西房去,著實窩伴他,勸解他。弄珠兒此時也無可奈何,想著令公英雄性子,在兒女頭上不十分留戀,嘆了口氣,只得罷了。從此日為始,令公每夜輪遣兩名姬妾,陪珠娘西房宴宿,再不要他相見。有詩為證:

    昔日專房寵,今朝召見稀。

    非關情太薄,猶恐動情癡。

  再說申徒泰自郯城回後,口不言功,稟過令公,依舊在新府督工去了。這日工程報完,恰好庫吏也來稟道:「六十萬錢資妝,俱已備下,伏乞鈞旨。」令公道:「權且寄下,待移府後取用。」一面吩咐陰陽生擇個吉日,闔家遷在新府住居,獨留下弄珠兒及丫環、養娘數十人。庫吏奉了鈞帖,將六十萬錢資妝,都搬來舊衙門內,擺設得齊齊整整,花堆錦簇。眾人都疑道:「令公留這舊衙門做外宅,故此重新擺設。」誰知其中就理!

  這日,申徒泰同著一般虞候,正在新府聲喏慶賀。令公獨喚申徒泰上前,說道:「郯城之功,久未圖報。聞汝尚未娶妻,小妾頗工顏色,特奉贈為配。薄有資妝,都在舊府。今日是上吉之日,便可就彼成親,就把這宅院判與你夫妻居住。」申徒泰聽得,到嚇得面如土色,不住的磕頭,只道得個「不敢」二字,那裏還說得出什麼說話!令公又道:「大丈夫意氣相許,頭顱可斷,何況一妾!我主張已定,休得推阻。」申徒泰兀自謙讓,令公吩咐眾虞候,替他披紅插花,隨班樂工奏動鼓樂。眾虞候喝道:「申徒泰,拜謝了令公!」申徒泰恰似夢裏一般,拜了幾拜,不由自身做主,眾人擁他出府上馬。樂人迎導而去,直到舊府。

  只見舊時一班直廳的軍壯,預先領了鈞旨,都來參謁。前廳後堂,懸花結彩。丫環、養娘等引出新人交拜,鼓樂喧天,做起花燭筵席。申徒泰定睛看時,那女子正是嶽雲樓中所見。當時只道是天上神仙,霎時出現。因為貪看他顏色,險些兒獲其大禍,喪了性命。誰知今日等閑間做了百年眷屬,豈非僥幸?進到內宅,只見器用供帳,件件新,色色備,分明鑽入錦繡窩中,好生過意不去。當晚就在西房安置,夫妻歡喜,自不必說。

  次日,雙雙兩口兒都到新府拜謝葛令公。令公吩咐掛了迴避牌,不消相見。剛纔轉身回去,不多時,門上報到令公自來了,申徒泰慌忙迎著馬頭下跪迎接。葛令公下馬扶起,直至廳上。令公捧出告身一道,請申徒泰為參謀之職。原來那時做鎮使的,都請得有空頭告身,但是軍中合用官員,隨他填寫取用,然後奏聞朝廷,無有不依。況且申徒泰已有功績,申奏去了,朝廷自然優錄的。令公教取官帶與申徒泰換了,以禮相接。自此申徒泰洗落了「廳頭」二字,感謝令公不盡。

  一日,與渾家閒話,問及令公平日恁般寵愛,如何割捨得下?弄珠兒敘起嶽雲樓目不轉睛之語:「令公說你鍾情於妾,特地割愛相贈。」申徒泰聽罷,纔曉得令公體悉人情,重賢輕色,真大丈夫之所為也。這一節傳出,軍中都知道了,沒一個人不誇揚令公仁德,都願替他出力盡死。終令公之世,人心悅服,地方安靜。後人有詩贊云:

    重賢輕色古今稀,反怨為恩事更奇。

    試借兗州功薄看,黃金臺上有名姬。

◀上一卷 下一卷▶
喻世明言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