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定張君墓誌銘 (錢謙益)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嘉定張君墓誌銘
作者:錢謙益 明
本作品收錄於《初學集/53


崇禎六年十二月,嘉定張鴻磐合葬其父母於南翔龔家浜之新阡,泣而乞銘於余曰:「鴻磐之先世,自祥符徙松江,國初居南翔。嘉靖中有名任者,起家官開府,而其從弟以軍功授陘陽驛丞,以卑官自著稱者,吾祖也。吾父少自力於學,橫經籍書,寒抄暑講。踏省門五六,不得一舉。授徒百里外,歲時覲省,自傷貧而違親,未嘗不泣下也。以膏腴讓昆弟,退而居於槎浦,荒江白葦,老屋數間。二親之腆洗不乏,而朋好之過從有餘歡者,恃有吾母也。吾父歿,鴻磐生十齡。後二十年,為天啟甲子,吾母亦歿。吾母之生於世,視吾父稍贏。送往事居,艱苦萬狀,凡以終吾父之事也。鴻磐長矣,而困於諸生,吾母歿又數年,而尚無以葬,是以痛不思生,而又病不敢死也。癸酉之冬,紵而襄事,為之側席而坐,佽助窀穸之役者,同里侯豫瞻、大梁張子襄也。以鴻磐之不肖,親死不能葬,而又忍死而乞銘於夫子,其不獨以昭吾親,且不沒吾之所以葬吾親者也。夫子其謂我何?」余曰:「子之父有高才而無貴仕,子之母有令德而無厚祿,子之乞銘以昭之,宜也。若子之葬其親,則又何愧?夫潔身修行,不辱其親,此《南陔》之孝子所有事也。若夫顯融富貴,時至而起,則天也。《記》不云乎:『斂手足形懸棺而封,其誰有非之者哉?』繇此觀之,世之生榮死哀,傾動流俗,而其為聖賢之所非者必多矣,子又何愧?古之孝子,祭其親也,則必求仁者之粟。祭如是,葬其可知也。豫瞻、子襄,今之有名行人也,其助子之葬也,斯亦可謂仁者之粟矣。乞銘以昭其親,又不沒其親之所以葬。《詩》有之:『孝子不匱,永錫爾類。』子與二子交相錫也,法皆宜銘。」張君諱承寵,字君貺,享年四十有九。妻王氏,享年六十有八。男一人,鴻磐,娶李氏。女一人,嫁嚴某。銘曰:

藏之固,刻之深,斯之謂不朽。不義而富且貴,鑿桓氏之槨,而題原氏之阡,於吾親何有也?嗚呼!日月有時,吾亦將渴而葬其母矣。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