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庫全書總目提要/卷134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目錄 四庫全書總目提要
◀上一卷 卷一百三十四•子部四十四 下一卷▶


卷一百三十四 子部四十四


《四庫全書總目提要》紀昀等

○雜家類存目十一

五子纂圖互注》·四十二卷浙江巡撫采進本[编辑]

宋龔士卨編。士卨爵裏無考。前有自序,題景定改元,蓋理宗時人。又有三私印,一曰龔氏,一曰子質,一曰石廬子,蓋其字與號也。是書於《老子》用河上公注,凡二卷。於《莊子》用郭象注,附以陸德明《音義》,凡十卷。於《荀子》用楊倞注,凡十卷。於揚子《法言》用李軌、柳宗元、宋咸、吳秘、司馬光五家注,凡十卷。於《文中子》、《中說》用阮逸注,凡十卷。每種前各有圖,而於原注之中增以互注,多引五經四書及諸子習見之語,未能有所發明。其於《文中子》則並無互注,體例殊未畫一。至《老子》之首列三圖,一曰混元三寶,一曰初真內觀靜令,一曰金丹;《莊子》之首惟列周子《太極圖》;《荀子》之首列三圖,一曰欹器,一曰天子大路,一曰龍旂九斿;揚子之首列二圖,一曰渾儀,一曰五聲十二律;《文中子》之首列二圖,一曰世系,一曰年表;無一足資考證者。而《莊子》因大宗師篇有太極二字,遂附會以周子之圖,尤為無理。核其紙色版式,乃宋末建陽麻沙本,蓋無知書賈苟且射利者所為。因其宋人舊刻,姑存其目,以備考耳。

藝圃蒐奇》·十八卷、《補闕》·二卷編修汪如藻家藏本[编辑]

舊本題明徐一夔編。一夔字大章,天臺人。僑寓嘉興。元末嘗官建甯教授。(案:一夔官建甯教授,見其《始豐稿》與《危素書》,《明史·本傳》不載,蓋偶未考其文集。)洪武初徵修禮書,王禕又薦修《元史》,辭不至。後起為杭州教授。又召修《大明日曆》,特授以翰林官,以足病辭歸。事蹟具《明史·文苑傳》。《翦勝野聞》稱其官杭州教授時,以表文忤旨,收捕斬之,殊為妄誕。《野聞》託名徐禎卿,多《齊東》之語,此亦其一也。是書前有至正戊申自序,稱錢塘陳子彥高避兵槜李,惠子之五車,茂先之三十乘,攜以俱來。適餘亦棲止是邦,嘗得借觀。茲編皆古今名人雜著之小者,從無刊版。彥高檢有副本,悉以贈余,裝成若干冊,名之曰《藝圃搜奇》云云。彥高,陳世隆字也,故是書或亦題世隆所編,凡一百三種。其中舛謬顛倒,不可縷舉。其最甚者,如褚少孫補《史記》,自前代即附刊《史記》中,並非秘笈,而取為壓卷,名曰《史記外編》,又佚其平津侯列傳建元以來侯年表二篇。摯虞《文章流別論》,乃抄《藝文類聚》、《太平御覽》之文,猶有所本也。至《穀神子》即《博異記》,《醴泉筆錄》即江休複《嘉祐雜誌》,蘇軾《格物粗談》即偽本《物類相感志》,俞琬《月下偶談》即《席上腐談》,楊萬里《誠齋揮麈錄》即王明清《揮麈錄》,晁說之《墨經》即《晁子一墨經》,大抵改易書名、人名以售其欺。至鎦績雖元、明間人,而霏雪錄成於洪武中,此編既輯於至正戊申,猶順帝之末年,何以預載其書?且所錄《灌畦暇語》與李東陽重編殘闕之本一字不易,豈元人所及見邪?其為近時所贗托,不問可知矣。原本有錄無書者凡十三種,國朝曹寅為補錄之,釐為二卷。蓋寅亦為奸黠書賈所紿也。

柏齋三書》·三卷浙江範懋柱家天一閣藏本[编辑]

明何瑭撰。瑭有《醫學管見》,已著錄。是書一為陰陽管見,一為樂律管見,一為儒學管見,大都好為異說以自高。如論陰陽則以周子相生之說為不可信,於張子《正蒙》、邵子《經世》諸書皆排詆其失;論樂律則以蔡元定《律呂新書》為不可行,並譏《禮經》之樂記為過當而失實;論儒學則以朱子為欠明切,而真德秀《大學衍義》於大學之道實亦不知;皆所謂一知半解也。末有崔銑跋。銑學頗醇正,而極稱所論之超卓,殊不可解。

六詔紀聞》·二卷戶部尚書王際華家藏本[编辑]

上卷曰會勘夷情錄,乃嘉靖十四年建昌道兵備副使俞夔處置四川鹽井衛士千戶與雲南麗永二府土舍爭界事公移案牘。下卷曰南荒振玉,乃乩仙方海、何真人與夔等唱和之詩。南京吏科給事中彭汝嘉合刻傳之,夔門人李應元為之序。二卷一記邊防,一談神怪,殊為不倫,殆於無類可歸,姑隸之雜編,附存其目。夔,建德人,正德丁丑進士,汝嘉,嘉定州人,正德辛巳進士。

木鐘台集》·無卷數,副都御史黃登賢家藏本[编辑]

明唐樞撰。樞有《易修墨守》,已著錄。此編凡分二十九種,曰禮元剩語,曰真談,曰語錄,曰遊錄,曰周禮因論,曰因領錄,曰三十測,曰咨言,曰感學編,曰答言,曰轄圜窩雜著,曰證道,曰偶客談,曰疑誼,曰海議,曰國琛集,曰未信編,曰館論,曰易修墨守,曰法綴,曰列流測,曰宋學商求,曰枝辭,曰積承錄,曰政問,曰冀越通,曰嘉禾問錄,曰春秋讀意,曰激衷小擬。析門分類,俱各冠以序文。其別行之本,已各存目,此其總匯之本也。

邱陵學山》·無卷數,浙江吳玉墀家藏本[编辑]

明王文祿編。文祿有《廉矩》,已著錄。此本乃其匯刻諸書,以擬宋左圭《百川學海》,故以《邱陵學山》為名。所載以《千字文》編次,自天字至師字凡七十四種,然欲矜繁富而考訂未精,故類多刪節原文,不能全錄。又以前人文集所已載者析出而附益之,強立名目,牽率殊甚。至《海沂子》以下數種,皆文祿自著之書,而亦闌入其中,尤不出明人積習。非但遠遜左圭,即視商維濬、吳琯輩相去亦懸絕矣。

陸學士雜著》·十一卷浙江巡撫采進本[编辑]

明陸樹聲撰。樹聲有《平泉題跋》,已著錄。是編皆其所著雜說。曰《汲古叢語》一卷,曰《適園雜著》一卷,曰《陸學士題跋》二卷,曰《耄餘雜識》一卷,曰《禪林餘藻》一卷,曰《陸氏家訓》一卷,曰《善俗裨議》一卷,曰《病榻寤言》一卷,曰《清暑筆談》一卷,曰《長水日抄》一卷。其中亦有別本單行者,此則其門人子弟所合刊成帙者也。

陸文定公書》·無卷數,江蘇巡撫采進本[编辑]

明陸樹聲撰。是集首列適園雜著,次清暑筆談,次善俗裨議,次鄉會公約,次題跋,皆其罷官家居時所作。較陸學士雜著所刊少五種,而多鄉會公約一種,蓋其刻在雜著前也。

兩京遺編》·五十七卷內府藏本[编辑]

明胡維新編。維新,餘姚人。嘉靖己未進士,官監察御史。是刻凡新語二卷,賈子十卷,鹽鐵論十卷,白虎通二卷,潛夫論二卷,仲長統論一卷,風俗通十卷、中論二卷,人物志三卷,申鑒五卷,文心雕龍十卷,共十一種。以所采皆漢文,故以兩京名書。其中如徐幹雖名附《魏志》,然卒於建安二十二年,附之漢末可也。至於劉邵為魏人,劉勰為梁人,序乃稱以其文似漢而進之;王充《論衡》、劉向《說苑》、實皆漢人之文,又以其卷帙之多而棄之;去取殊無義例。且《文心雕龍》純為四六駢體,而雲其文似漢,尤乖謬之甚矣。

紀錄彙編》·二百十六卷浙江鮑士恭家藏本[编辑]

明沈節甫編。節甫,烏程人。嘉靖己未進士,官至工部左侍郎。諡端靖。是書采嘉靖以前諸家雜記,裒為一集,凡一百一十九種。其中有關典故者多已別本自行。其餘如王世貞《明詩評》之類,則文士之餘談;祝允明志怪之類,又小說之末派;一概闌入,未免務博好奇,傷於冗雜。且諸書有全載者,有摘鈔者,甚或有一書而全錄其半,摘鈔其半者,為例亦複不純,卷帙雖富,不足取也。

左傳國語國策評苑》·六十一卷江蘇巡撫采進本[编辑]

明穆文熙編。文熙有《七雄策纂》,已著錄。是編凡左傳三十卷,國語二十一卷,戰國策十卷。《左傳》用杜預注、陸德明釋文,而標預名不標德明之名。《國語》用韋昭注、宋庠補音。《戰國策》用鮑彪注,參以吳師道之補正。均略有所刪補,非其原文。蓋明人凡刻古書,例皆如是。謂必如是,然後見其有所改定,非徒翻刻舊文也。其曰評苑者,蓋於簡端雜采諸家之論雲。

中都四子集》·六十四卷江蘇巡撫采進本[编辑]

明朱東光編。東光字元曦,浦城人。隆慶戊辰進士,官分巡淮徐道。以老子在亳,莊子在濠梁,管子在潁,淮南子在壽春,皆中都所轄地,因與鳳陽府知府張雲登裒而刊之。《老子》二卷,用河上公注。《莊子》十卷,用郭象注。《管子》二十四卷,用房玄齡注及劉績增注。《淮南子》二十六卷,用高誘注。時郭子章奉使鳳陽,每書各為之題詞。其書刊版頗拙,校讎亦略,又於古注之後時時妄有附益,殆類續貂。遂全失古本之面目,書帕本之最下者也。

明小史》·八十九卷浙江巡撫采進本[编辑]

不著編輯者名氏。匯輯明人傳記說部,凡四十六種,皆習見之本。所錄迄於嘉靖中,殆隆慶、萬曆間人所刊也。

山居清賞》·二十八卷內府藏本[编辑]

明程榮編。榮字伯仁,歙縣人。是編列南方草木狀至禽蟲述凡十五種,多農圃家言,中惟茶譜一種為榮所自著。采摭簡漏,亦罕所考據。

今獻匯言》·八卷浙江巡撫采進本[编辑]

明高鳴鳳編。案《明史·藝文志》,高鳴鳳《今獻匯言》二十八卷,此本止八卷。據其目錄所列,凡為書二十五種,乃首尾完具,不似有闕。蓋其版已散佚不全,坊賈掇拾殘剩,刻八卷之目冠於卷首,詭為完書也。

呂公實政錄》·七卷山西巡撫采進本[编辑]

明呂坤撰。坤有《四禮疑》,已著錄。是書皆其曆官條約之類。第一卷為明職,第二至第四卷曰民務,第五卷曰鄉甲約,皆巡撫山西時所作。第六卷曰獄政,第七卷曰憲約,則為山西按察使時所作。其門生趙文炳巡按湖廣時校刊之,總題此名。中憲約前有陳登雲重刊一序,題萬曆癸巳,而文炳序作於萬曆戊戌,反在其後。蓋諸書各有單行之本,文炳特匯而刻之,存其原序也。

天學初函》·五十二卷兩江總督采進本[编辑]

明李之藻編。之藻有《頖宮禮樂疏》,已著錄。初,西洋人利瑪竇入中國,士大夫喜其博辯,翕然趨附,而之藻與徐光啟信之尤篤。其書多二人所傳錄,因裒為此集。書凡十九種,分理、器二編。理編九種,曰西學凡一卷,曰畸人十論二卷,曰交友論一卷,曰二十五言一卷,曰天主實義二卷,曰辨學遺牘一卷,曰七克七卷,曰靈言蠡勺二卷,曰職方外紀五卷。器編十種,曰泰西水法六卷,曰渾蓋通憲圖說二卷,曰幾何原本六卷,曰表度說一卷,曰天問略一卷,曰簡平儀說一卷,曰同文算指前編二卷、通編八卷,曰圜容較義一卷,曰測量法義一卷、測量異同一卷、勾股義一卷。其理編之職方外紀,實非言理,蓋以無類可歸而綴之於末。器編之測量異同,實自為卷帙,而目錄不列,蓋附於測量法義也。西學所長在於測算,其短則在於崇奉天主以炫惑人心。所謂自天地之大以至蠕動之細,無一非天主所手造,悠謬姑不深辨。即欲人舍其父母而以天主為至親,後其君長而以傳天主之教者執國命,悖亂綱常,莫斯為甚,豈可行於中國者哉!之藻等傳其測算之術,原不失為節取,乃並其惑誣之說刊而布之,以顯與六經相齟齬,則傎之甚矣。今擇其器編十種可資測算者,別著於錄。其理編則惟錄《職方外紀》,以廣異聞,其餘概從屏斥,以示放絕。並存之藻總編之目,以著左袒異端之罪焉。

合刻五家言》·無卷數,安徽巡撫采進本[编辑]

明鍾惺編。惺有《詩經圖史合考》,已著錄。是書一曰道言,凡十二卷,即《文子》也;二曰德言,分上下二卷,即劉晝《新論》也;三曰術言,即《鬼穀子》也;四曰辨言,即《公孫龍子》也;五曰《文心雕龍》,凡十卷。各書俱有專行之本,不可強合而別立標題,務為詭異,可謂杜撰無稽矣。

夷門廣牘》·一百二十六卷通行本[编辑]

明周履靖編。履靖字逸之,嘉興人。是編廣集歷代以來小種之書,並及其所自著,蓋亦陳繼儒《秘笈》之類。夷門者,自寓隱居之意也。書凡八十六種,分門有十,曰藝苑,曰博雅,曰食品,曰娛志,曰雜古,曰禽獸,曰草木,曰招隱。曰閒適,曰觴詠。觀其自序,藝苑博雅之下有尊生、書法、畫藪三牘,而皆未刊入。所收各書,真偽雜出,漫無區別。如郭橐駞《種樹書》之類,殆於戲劇,其中間有一二古書,又刪削不完。如釋名惟存書契一篇,而乃題曰《釋名全帙》,尤為乖舛。其所自著,亦皆明季山人之窠臼。卷帙雖富,實無可採錄也。

鹽邑志林》·六十二卷浙江巡撫采進本[编辑]

明樊維城編。維城,黃岡人。萬曆丙辰進士,崇禎中以福建按察司副使家居。張獻忠陷黃州,抗節死。事蹟附見《明史·樊玉衡傳》。是編乃維城官海鹽縣知縣時輯海鹽歷朝著作,共為一集,凡三國三種,晉二種,陳一種,唐一種,五代一種,宋三種,元一種,明二十九種。其中如陸績《易解》之類,多出抄合,明人所著,又頗刪節,大抵近《說郛》之例。其最舛誤者,莫如顧野王之《玉篇廣韻直音》。《玉篇》自唐上元中經孫強增加,宋人又有大廣益會之本,久非原帙。舉今本歸諸野王,已為失考。又《玉篇》自《玉篇》,《廣韻》自《廣韻》,乃並為一書,尤為舛謬。且《玉篇》音用翻切,並無直音之說,忽以直音加之野王,更不知其何說。考首卷訂閱姓名,列姚士粦、鄭端允、劉祖鍾三人。士粦固當時勝流,號為博洽者也,何其誤乃至於是哉!

張氏藏書》·四卷浙江鮑士恭家藏本[编辑]

明張應文撰。凡十種,曰簞瓢樂,曰老圃一得,曰蘭譜,曰菊書,曰先天換骨新譜,曰焚香略,曰清閟藏,曰山房四友譜,曰茶經,曰瓶花譜。其清閟藏尚可資賞鑒考訂,別有刊本,附其子醜《清河書畫舫》後,已著於錄。其餘九種,大抵不出明人小品之習氣。其山房四友譜中所稱以《史記》真本刊今本之訛者,詭誕無稽,不足與辨。簞瓢樂中粥經一篇,摹仿《論語》,托諸孔子之言,尤可駭怪。一條雲,小子何莫吃夫粥,粥可以補,可以宣,可以腥,可以素,暑之代茶,寒之代酒,通行於富貴貧賤之人。一條雲,子謂伯魚曰,汝吃朝粥夜粥矣乎?人而不吃朝粥夜粥,其猶抱空腹而立也與。如斯之類,殆於侮聖言矣。明之末年,國政壞而士風亦壞,掉弄聰明,決裂防檢,遂至於如此。屠隆、陳繼儒諸人不得

不任其咎也。

格致叢書》·無卷數,江蘇巡撫采進本[编辑]

明胡文煥編。文煥有《文會堂琴譜》,已著錄。是編為萬曆、天啟間坊賈射利之本,雜采諸書,更易名目,古書一經其點竄,並庸惡陋劣,使人厭觀。且所列諸書,亦無定數。隨印數十種,即隨刻一目錄,意在變幻,以新耳目,冀其多售。故世間所行之本,部部各殊,究不知其全書凡幾種。此本所列,凡經翼十五種,史外二十一種,居官十二種,法家十二種,訓誡十四種,子餘八種,尊生十八種,時令農事八種,藝術十種,清賞十七種,說類十一種,藝苑三十五種,較他本稍備,或其全帙歟。如經翼中壓卷三種,摭王應麟《困學紀聞》論詩之語,即名曰《困學紀詩》,又摭其《玉海》中詩類一門,即名曰《玉海紀詩》,又摭馬端臨《經籍考》論詩數段,即名曰《文獻詩考》,已極可鄙。末三種,一曰張華《博物志》,一曰李石《續博物志》,一曰《釋常談》,皆以小說家言謂之經翼,不亦傎乎?史外列《禽經》、《獸經》,又列戴埴《鼠璞》、龔頤正《芥隱筆記》,是於史居何等也。居官列儀注便覽、新官軌範、官級由升、法家列行移體式、告示活套、訓誡列梓潼、帝君救劫寶章。如斯之類,不可枚舉,是尤不足與議矣。

學易堂筆記》·一卷、《二筆》·一卷、《三筆》·一卷、《四筆》·一卷、《五筆》·一卷浙江巡撫采進本[编辑]

明項皋謨撰。皋謨字懋功。自稱酉山居士。嘉興人。鄭履淳之壻也。是書乃所作劄記。分為五編。蓋竊襲洪邁《容齋隨筆》之例。《筆記》之後,附生生閣學易三章。《二筆》之後,附同時人贈言一卷。《三筆》之後,附滴露軒雜著一卷。《四筆》之後無所附,但有自跋一篇。《五筆》之後附明歷年圖一卷,自吳元年丁未至天啟四年,皆紀干支,別無所載。惟吳元年下注一條曰,嘉興府鼓樓匾吳元年建十字而已。其四筆自跋曰:餘年三十三之前,不白相,不讀書。四十六之後,又讀書,又白相。自今以往,不知讀書之為白相,白相之為讀書云云。則其書可不必問矣。

天都閣藏書》·二十五卷兩江總督采進本[编辑]

明程允兆編。允兆字天民,歙縣人,故取天都山以名其閣。是書序稱丁卯長至,不著年號。相其版式,全仿閔景賢《快書》,確為萬曆以後之本。所謂丁卯,蓋天啟七年也。所錄自鍾嶸《詩品》以下凡十四種。中嚴羽《滄浪詩話》題曰《滄浪吟卷》,蓋羽詩集本名《滄浪吟卷》,明人所刻以詩話冠首,允兆從集中剽出而不辨其為全集之名也。雜評一卷,不著名氏,皆論書之語,中忽雲幃帽興於國朝,此唐張彥遠之語也。又稱我朝王孟端及沈周、陳道複,則明人語也。參錯無章,殆不知文義人所為。袁昂《書評》之後贅以筆陣圖,張懷瓘《書斷》改其名曰《書斷列傳》,敖陶孫《詩評》僅一頁有餘,蓋自《丹鉛錄》鈔出,而並評末楊慎之論連為陶孫之評,蓋坊賈射利之本耳。

眉公十集》·四卷兩江總督采進本[编辑]

明陳繼儒撰。繼儒有《邵康節外紀》,已著錄。是書名為十集,實十一種,曰讀書鏡,曰狂夫之言,曰續狂夫之言,曰安得長者言,曰筆記,曰書蕉,曰香案牘,曰讀書十六觀,曰群碎錄,曰岩棲幽事,曰槐談。皆在寶顏堂《秘笈》之內,惟《讀書十六觀》一種為《秘笈》所未收。簡端各綴以評,其評每卷分屬一人,而相其詞氣,實出一手。刊版亦粗惡無比,蓋繼儒名盛一時,坊賈於《秘笈》中摘出翻刻,又妄加批點也。

津逮秘書》·無卷數,內府藏本[编辑]

明毛晉編。晉有《毛詩陸疏廣義》。已著錄。此為所纂叢書。分十五集。凡一百三十九種。中《金石錄》、《墨池篇》有錄無書,實一百三十七種。卷首有胡震亨序。震亨初刻所藏古笈為秘冊匯函,未成而毀於火,因以殘版歸晉,晉增為此編。凡版心書名在魚尾下,用宋本舊式者,皆震亨之舊。書名在魚尾上,而下刻汲古閣字者,皆晉所增也。晉家富藏書。又所與遊者多博雅之士,故較他家叢書去取頗有條理。而所收近時偽本,如《詩傳》、《詩說》、《歲華紀麗》、《琅嬛記》、《漢雜事秘辛》之類,尚有數種。又經典釋文割裂《周易》一卷,尤不可解。其題跋二十家,皆抄撮於全集之中,亦屬無謂。今仍分著於錄,而存其總名於此,以不沒其蒐緝刊刻之功焉。

漢魏別解》·十六卷內府藏本[编辑]

明黃澍、葉紹泰同編。自《吳越春秋》訖於薛收《玄經傳》,凡四十六種。其凡例雲,六朝諸家文集,一篇不載。而編中收江淹、任昉諸集,不一而足。又雲,皆錄全文。而節錄者亦複不少。至近代偽書,如《天祿閣外史》之類,亦一概濫收,殊失鑒別。

快書》·五十卷兩淮鹽政采進本[编辑]

明閔景賢、何偉然同編。景賢字士行,烏程人。偉然字仙臞,仁和人。是編割裂諸家小品五十種,匯為一集。大抵儇薄纖佻之言,又多竄易名目。如《會心編》改名《秋濤》,《醒言》改名《光明藏》之類,不一而足。甚至周守忠之姬侍類偶改名姝聯,姝即姬侍,聯即類偶也,亦可謂拙陋矣。

廣快書》·五十卷安徽巡撫采進本[编辑]

明何偉然編。偉然初刻《快書》五十種,與閔景賢同訂,茲又以五十種廣之,同訂者吳從先也。所采皆取明人說部,每一書為一卷,卷帙多者則刪剟其文。立名詭異,有曰一聲鶯者,有曰有情癡者,有曰照心犀者,有曰嘔絲者。所謂萬病可醫,俗不可醫者歟。從先嘗選明一代布衣之詩,名布衣權,惟紫澱老人張文峙家藏有寫本,明季兵燹,遂亡佚。而《快書》百種,最下最傳。蓋其輕儇佻薄,與當時士習相宜耳。

皇書帝佚》·無卷數,江蘇巡撫采進本[编辑]

明蔣軼凡編。軼凡字季超,諸暨人。首載偽《三墳》、及《乾坤鑒度》,謂之皇書。次載《中天佚典》,託名五帝之言,謂之帝佚。前有自序,稱遇遼陽韓友於燕都,得五帝佚典,乃是箕子所贈,漢初重購不得者。其說極荒誕不經。軼凡乃曲為注釋,並加評點以附會之,真可謂不善作偽矣。

古介書》·無卷數,安徽巡撫采進本[编辑]

題東海黃禺、金定邵闇生編,不知為何許人。分前後二集。前集載豐坊《偽大學古本》、《大學石經古本》、《偽三墳》、《穆天子傳》、孔鮒《小爾雅》、汪若海麟書、郭璞《山海經圖贊》、衛元嵩《玄包經傳》、魏伯陽《參同契》、胡文煥逸詩、論語會心詩、南華逸楚衡岳神禹、碑文、漢滕公石槨銘、吳季劄碑,後集曰史訇、史遺、左逸、小易、寤凡、訁巢訷、握奇經、奇門專征賦、勝義諦。均叢脞無緒,蓋書肆粗識字義之人刊以射利者也。

群芳清玩》·無卷數,江西巡撫采進本[编辑]

明李璵編。璵字惠時,蘇州人。是刻為叢書十有二種。曰《鼎錄》,曰《刀劍錄》,曰《研史》,曰畫鑒,曰石譜,曰瓶史,曰奕律,曰蘭譜,曰茗笈,曰香國,曰采菊雜詠,曰蝶幾譜。並題曰毛晉訂。其書踳駁不倫,蓋亦坊賈射利之本也。

溪堂麗宿集》·無卷數,浙江範懋柱家天一閣藏本[编辑]

不著撰人名氏,亦不著時代,無序跋,無目錄,其名亦不甚可解。首曰昭明遺事,則撮取《南史》、《梁書》數條;次曰程氏家訓,宋程若庸所纂;次曰聖傳要旨,題曰宋本心、岷麓二先生著,嗣孫輔之望集;次曰文會燕語,題曰束正鐸;次曰巴山夜語,題曰戚璞;次曰林下常談,題曰孔嚴化;次曰山村雜言,題曰齊趣莊;次曰漁艇野說,題曰武惠孫;次曰林泉村話,題曰孟德厚;次曰蓮幕燕談,不題撰人。龐雜冗瑣,茫無端緒,蓋庸陋書賈抄合說部,偽立名目以售欺。範欽為其所紿,遂著錄於天一閣耳。

翰苑叢抄》·十四卷浙江範懋柱家天一閣藏本[编辑]

不著撰人名氏。取左圭《百川學海》所載諸書,刪其書名卷數與撰人,顛倒次序,連綴抄為一編。偽書之最拙者也。

學海類編》·無卷數,編修程晉芳家藏本[编辑]

舊本題國朝曹溶編。溶有《崇禎五十宰相傳》,已著錄。此編裒輯唐、宋以至國初諸書零篇散帙,統為正續二集,各分經翼、史參、子類、集餘四類,而集餘之中又分行詣、事功、文詞、紀述、考據、藝能、保攝、遊覽八子目,為書四百二十二種,而真本僅十之一,偽本乃十之九。或改頭換面,別立書名,或移甲為乙,偽題作者,顛倒謬妄,不可殫述。以徐乾《學教習堂條約》、項維貞《燕台筆錄》二書考之,一成於溶卒之年,一成於溶卒之後,溶安得采入斯集?或無賴書賈以溶家富圖籍,遂託名於溶歟?

莊屈合詁》·無卷數,安徽巡撫采進本[编辑]

國朝錢澄之撰。澄之有《田間易學》,已著錄。是編合《莊子》、《楚辭》二書為之訓釋。《莊子》止詁內篇,先列郭象注,次及諸家。《楚辭》則止詁屈原所作,以《朱子集注》為主,而以己意論斷於後。其自序雲,著易學、詩學成,思所以翊二經者,而得《莊子》、屈原。以莊繼《易》,以屈繼《詩》,足以轉相發明。然屈原之賦固足繼風雅之蹤,至於以老、莊解《易》則晉人附會之失。澄之經學篤實,斷不沿其謬種。蓋澄之丁明末造,發憤著書,以《離騷》寓其幽憂,而以《莊子》寓其解脫,不欲明言,托於翼經焉耳。

楊園全書》·三十四卷浙江巡撫采進本[编辑]

國朝張履祥撰。履祥有《沈氏農書》,已著錄。是編為甯化雷鋐所刊,凡十二種。願學記一卷,共一百十九條,皆其劄記講學之語。問目一卷,共三十八條,皆其受業劉宗周時錄以就正之詞,中載山陰劉先生批者,即宗周也。初學備忘二卷,皆訓導後進之言,意在兼啟童蒙,故詞多淺近。經正錄一卷、輯朱子《訓學齋規》、《白鹿洞學規》、司馬光《居家雜儀》及朱子《增損呂氏鄉約》,合為一編。近古錄四卷,采明陳良謨《見聞記訓》、耿定向《先進遺風》、李樂《見聞雜記》、錢蓘《厚語》,各采其所記嘉言善行,分立身、居家、居鄉、居官四門。見聞錄二卷,記近時之嘉言善行。喪祭雜說一卷,皆糾時俗違禮之失。學規一卷,凡澉湖塾約十四條,東莊約語五條。答問一卷,皆其門人張嘉珍問而履祥答。前為答張佩璁別楮,皆論喪祭之禮。後為答張佩璁所問,皆雜考經史疑義。佩璁即嘉珍字也。門人所記一卷,則嘉珍與姚瑚、姚璉錄履祥之語。訓子語二卷,凡分十二綱,一百四十五條,蓋履祥晚始得子,懼弗及教誨,故留以訓之。農書二卷,多就桐鄉物土言之。履祥初講蕺山慎獨之學,晚乃專意於程、朱,立身端直,鄉黨稱之。其書多儒家之言,而《近古錄》、《見聞錄》等率傳記之流,農書又農家之流,言非一致,難以概目曰儒家,故著錄於雜家類焉。

張考夫遺書》·五卷兩江總督采進本[编辑]

國朝張履祥撰。是編書凡四種,曰訓子語二卷,曰經正錄一卷,曰備忘錄一卷,曰書簡一卷。張蘭皋序雲,訓子一冊,先得我心,因合數種授之梓人。蓋刻於《楊園全書》之前,故卷帙不及其富也。

竹裕園筆語》·十二卷禮部尚書曹秀先家藏本[编辑]

國朝李曰滌撰。曰滌字亦白,臨川人。前明歲貢生。是編裒其平生雜著為之。一曰邇言一卷,皆辨析事理之談。二曰蛩草一卷,三曰梅草一卷,皆戊子秋冬避兵山居所劄記。三書識趣議論,出入於屠隆、袁宏道、陳繼儒之間,蓋明末風氣如是也。四曰驅暑草一卷,皆其客楚時作。前為或問十章,綴以無富、無分、無過、無不過四論,皆藉以發抒心跡。五曰餘草一卷,皆所作雜文。六曰四書筆語六卷,依經生義,自抒所懷,與章世純《雷書》相類。二人本同時,又相善也。

昭代叢書》·一百五十卷編修勵守謙家藏本[编辑]

國朝張潮編。潮字山來,徽州人。是編凡甲、乙、丙三集,每集各五十卷,每卷為書一種,皆國初人雜著。或從文集中摘錄一篇,或從全書中割取數頁,亦有偶書數紙,並非著述,而亦強以書名者。中亦時有竄改。如徐懷祖之《海賦》,去其賦而存其自注,改名《臺灣隨筆》。黃百家之《征南先生傳》,芟其首尾,改名《內家拳法》。猶是明季書賈改頭換面之積習,不足采也。

丹麓雜著十種》·十卷浙江巡撫采進本[编辑]

國朝王晫撰。晫有《遂生集》,已著錄。是編皆所著雜文。一曰龍經,擬《禽經》而作。二曰孤子吟,皆哭父之詩。三曰松溪子,皆筆記小品。四曰連珠,擬陸機體。五曰寓言,假禽蟲以示勸戒。六曰看花述異記,自記夢遇古來諸美女事。七曰行役日記,乃康熙甲寅為其父乞銘於宜興,述往返所經。八曰快說續紀,因金人瑞《西廂記評所說快事》而演之。九曰禽言,效梅堯臣體。十曰北墅竹枝詞,詠其鄉之軼事。每種有同時諸人序跋評語,毛際可又總為之序。大抵皆明末山人之派。而看花述異記,摹仿午僧孺《周秦行記》,聚歷代妃主,備諸冶蕩,尤非所宜。贊皇之黨託名誣奇章可也,晫乃無端自誣乎?

檀幾叢書》·五十卷浙江吳玉墀家藏本[编辑]

國朝王晫、張潮同編。是書所錄皆國朝諸家雜著,凡五十種。大半采自文集中,其餘則多沿明季山人才子之習,務為纖佻之詞。如張芳之《黛史》,丁雄飛之《小星譜》,已為猥鄙,至程羽文之《鴛鴦牒》,取古來男女不得其偶者,以意判斷,更為匹配。其序文引譚元春之說,謂古來多少才子佳人,被愚拗父母板住,不能成對,齎情而死,乃悟文君奔相如,是上上妙策,其語已傷風化。書中以王昭君配蘇武,以班昭配鄭康成,以王婉儀配文天祥之類,雖古之賢人,不免侮弄。至於以魏甄居配曹植,以遼蕭後配李煜,以漢班婕妤、晉左貴嬪配梁簡文帝、梁元帝,則帝王妃後亦遭輕薄矣。其書可燒,奈何以穢簡牘也。

政學合一集》·無卷數,副都御史黃登賢家藏本[编辑]

國朝許三禮撰。三禮有《讀禮偶見》,已著錄。是集正編三十三種,乃其宰海甯時所作。其《讀禮偶見》一種,為作於家居時,亦編入其中。續編十三種,則其為御史以後所作,而其後人又錄諭祭文、行述、志銘附焉。正編自讀禮偶見外,所自著不過數篇,篇不過數頁。若會講之語,雜錄群言,政績詩頌,俱出他手。合律全書、樂只集、登高唱和詩三種,乃並有錄而無書,蓋餖飣湊合,摹印時有佚脫也。續編自帝王甲子表、聖孝廣義、聖廟崇祀圖三種外,多與正編相出入。大抵皆有意近名,失於誇詡。在海寧嘗建告天樓,官京師時亦然。所定告天工課,儼然釋、道家懺誦章咒之屬,非儒者立言之道也。

秘書廿一種》·一百五卷江西巡撫采進本[编辑]

國朝汪士漢編。二十一種者,其中《三墳》為宋人偽書,楚史《檮杌》、晉《史乘》為元人偽書,《劍俠傳》、《竹書紀年》為明人偽書,《續博物志》雖不偽而以南宋人為晉人,亦為疏舛。今已皆辨證於本書之下。此因士漢裒輯刊刻,別立總名,姑存其目備考焉。

檢心集》·十四卷湖北巡撫采進本[编辑]

國朝閔則哲撰。則哲字睿先,應山人。是集為其子衍所編,以語錄講義雜著與雜文參錯成書,頗無條理。其有書名者,為說書管見四卷,又說書一卷,訂學膚言二卷。其不能以一卷者,曰寬酌篇、敢問篇、偶及篇、經說略、史說略、子說略、仕語節錄、論兵摘略、遷議存稿、惕愆質語、節錄內則續言、蕉窗筆談,餘皆雜文。其中論說既繁,不免小有牴牾。如史說略中引《史記》桀觀炮烙於瑤台云云,乃《符子》之寓言,《史記》實無此文也。

──右“雜家類”雜編之屬,四十五部,一千三百九十六卷,內十三部無卷數,皆附《存目》。

 上一卷 ↑返回頂部 下一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