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庫全書總目提要/卷175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目錄 四庫全書總目提要
←上一卷 卷一百七十五•集部二十八 下一卷→


卷一百七十五 集部二十八


《四庫全書總目提要》紀昀等

○別集類存目二

目录

明宣宗詩文》•一卷浙江範懋柱家天一閣藏本[编辑]

按《明史•藝文志》載《宣宗文集》四十四卷,今未見傳本。此冊僅《廣寒殿記》一篇、《玉簪花賦》一首、詩歌詞曲三十九首,非其全帙也。朱彝尊《明詩綜》所錄宣宗詩,多此冊所未載,意者彝尊尚及見其集歟?

禦制回文詩》•一卷左都禦史張若溎家藏本[编辑]

案此集載朱當氵眄所輯《國朝典故》中,惟題曰“禦制”,不著朝代。《明史•藝文志》不著錄,不知何帝所作。其詩以春夏秋冬四景為題,有龍文、連環、八卦諸體,凡二十八首。蓋偶然遊戲之作,流傳於外,與他書宣示頒賜,見諸國史者有殊,故史不載也。

元宮詞》•一卷浙江巡撫采進本[编辑]

不著撰人名氏。前有《自序》,稱“永樂元年欽賜余家一老嫗,年七十矣,乃元宮之乳姆。女知宮中事為最悉。閑嘗細訪之,一一備陳其事。故餘詩中所錄,皆元宮之實事”云云。末題“永樂四年夏四月朔日,蘭雪軒制”。後有《毛晉跋》,亦不知為何許人。案朱彝尊《靜志居詩話》曰:“《元宮詞》百首,宛平劉效祖序,稱周恭王所撰。”考定王以洪武十四年之國,洪熙元年薨。序題永樂四年,則為定王無疑矣。定王名橚,太祖第五子也。《明史•周王橚傳》用彝尊之說,蓋以所考為允矣。詩凡一百首。其中如《東風吹綻牡丹芽》一首、《燈月交光照綺羅》一首、《玉京涼早是初秋》一首、《深宮春暖日初長》一首、《二十餘年備掖庭》一首、《月明深院有霜華》一首、《珊枕冷象牙床》一首、《金鴨燒殘午夜香》一首、《惻惻輕寒透鳳幃》一首、《憔悴花容只自知》一首、《小樓春淺杏花寒》一首、《禦溝春水碧如天》一首、《燕子泥香紅杏雨》一首、《春情只在兩眉尖》一首、《白露橫空殿宇涼》一首、《纖纖初月鵝黃嫩》一首、《夢覺銀台畫燭殘》一首、《曉燈垂焰落銀釭》一首,尋常宮怨之詞。殆居五分之一。非惟語意重複,且歷代可以通用,不必定屬於元,頗為冗泛。其他切元事者皆無注釋,後人亦不盡解,不及楊允孚《氵欒京雜詠》多矣。

楓林集》•十卷安徽巡撫采進本[编辑]

明朱升撰。升有《周易旁注》,已著錄。是編前八卷皆詩文,而以《官誥》及《太祖手敕》編入第一卷首,與升文相連,殊為非體。第九卷載《徽州府志》本傳一首、廖道南所撰《詩贊》一首,並《翼運節略》十餘則。第十卷為《附錄》,皆當時投贈詩文也。升於明興之初,參贊帷幄,兼知制誥,一切典制,多出其手,與陶安、宋濂等名望相埒。陳敬則《明廷雜記》嘗稱其李善長、徐達、常遇春、劉基四誥,惜《明文衡》未及收入。《明史》本傳載太祖大封功臣,制詞多升撰,時稱典核,蓋據是文。然統觀全集,文章乃非所長。詩學《擊壤集》而不成,頗近鄙俚。故朱彝尊《明詩綜》絕不登其一字,況升身本元臣,曾膺爵祿,而《賀平浙東賦序》肆言醜詆,毫無故君舊國之思,是尤不可為訓也。

槎翁集》•八卷兩淮馬裕家藏本[编辑]

明劉崧撰。崧有《槎翁詩集》,已著錄。是編乃其文集,羅允升所校正,而吉安知府徐士元為之刊版。其文頗傷流易,殊不及其詩。

野莊集》•六卷兩淮馬裕家藏本[编辑]

明王鈍撰。鈍字士魯,太康人,元至正丙午進士。洪武初徵授禮部主事,曆官浙江布政使。建文中召為戶部尚書。燕王篡立,仍故官。後以布政使勒致仕。事蹟具《明史》本傳。是集凡詩二卷、文四卷,皆未能入格。前有《王崇慶序》,謂嘉靖中其後裔曰朝獻者,始謀梓之。蓋集中多稱建文為今上皇帝,故靖難後懼觸語禁,久而不敢出也。

滄浪棹歌》•一卷浙江範懋柱家天一閣藏本[编辑]

明陶宗儀撰。宗儀有《國風尊經》,已著錄。是編詩詞合為一卷。前有正德丁丑松江《唐錦序》,稱其集不傳,惟得此一卷為宗儀所自編。今考其中詩詞皆已載《南村集》中。惟《題卞莊子刺虎圖》七言古詩一首、《題岳王廟》七言長律十四韻一首,為《南村集》所未載耳。又《對月》七言律詩“甘旨未能娛彩侍”句,《南村集》作“娛彩服”,疑此本為誤。《南浦詞序》中“一水並九山,南過村外以入於海”句,《南村集》作“一水兼九山”,則《南村集》誤也。

危學士全集》•十四卷江西巡撫采進本[编辑]

明危素撰。素有《草廬年譜》,已著錄。其原集本五十卷,世久無傳。明歸有光得其手稿,因編為《說學齋稿》,凡一百三十餘篇。又所作詩名《雲林集》,乃納新所編。此本文十三卷、詩一卷,乃其鄉人取二集匯輯而成。雖名全集,實非原本。故今仍錄《說學齋稿》、《雲林集》以存其舊,此本則附《存目》焉。

元釋集》•一卷編修汪如藻家藏本[编辑]

明釋克新撰。克新姓餘氏,字仲銘,自號江左外史,又稱為雪廬和尚,鄱陽人。元末住嘉興水西寺。洪武初召至南京,嘗奉詔往西域招諭吐番。所著有《雪廬南詢稿》。此本別題《元釋集》,僅古今體詩六十餘首。考賴良《大雅集》載有克新詩四首,而此本皆無之。蓋後人於《雪廬集》中摘錄抄存,非其全稿也。

愛禮集》•十卷浙江巡撫采進本[编辑]

明劉駟撰。駟字宗道,龍谿人。洪武初徵秀才入試者八千人,駟為第一,授都禦史,尋坐事徙滇卒。門人私諡愛禮先生,故以名集。凡文三卷、詩二卷、《中庸說》一卷、書啟三卷、附錄一卷。駟宗陳淳之學,詩文多涉性理,略似語錄之體。《中庸說》乃講授口義,亦無所發明。集為弘治六年浙江參政林進卿所刊。附錄《慎獨翁行狀》,紀駟父寶與駟平生行實頗具,乃其門人漳州陳拯所述。又附《趙先生書》一首。則駟之師趙彥進也。

坦齋文集》•二卷江蘇巡撫采進本[编辑]

明劉三吾撰。三吾字如孫,自號坦坦翁,茶陵人,洪武中官翰林學士,事蹟具《明史》本傳。案鄭曉、雷禮、王世貞並謂三吾於洪武三十年以罪誅死。蔣一葵又謂三吾以作大誥漏言賜死。《明史》則稱以考試不實戍邊,建文初召還。今集中有《賴下禦制大明一統賦》,實建文時所撰,與《史》相合。是曉等所載皆不確。知其集在明代不甚傳,故以曉等熟於掌故者亦未之見矣。此本乃成化中桐江俞藎官茶陵時所刊。萬曆戊寅,茶陵知州韓城賈緣又重刊之。三吾於洪武中典司文章,頗被恩遇。然其文鉤棘而淺近,未能淩轢一時也。

一齋集》•十六卷福建巡撫采進本[编辑]

明朱善撰。善有《詩解頤》,已著錄。是集首載聶鉉所作《墓誌》,稱名善繼。然集中自稱曰朱善,而《詩經解頤》亦題曰朱善,則“繼”字殆刊本誤也。是編《前集》十卷,《後集》五卷。又《廣遊集》一卷,附刊於後。善以文章為明太祖所知。然核其品第,究不能與宋濂諸人雁行。

甘白集》•六卷浙江汪啟淑家藏本[编辑]

明張適撰。適字子宣,蘇州人。明初以儒士徵,授水部郎中,旋放歸。見集中所作其妻《沈氏壙志》。而其《祭西平侯文》則自署“雲南滇池漁課司大使”。是洪武末又嘗官雲南,故集中每自稱“滇池老漁”也。集為正統丁卯其子收所編。文體修潔,而未造深厚。如在嘉、隆以後則為雅音,在元、明之間則未能與諸家壁壘相當也。

秫坡詩稿》•七卷、《附錄》•一卷浙江孫仰曾家藏本[编辑]

明黎貞撰。貞字彥晦,秫坡其自號也,新會人。洪武初舉邑訓導,不就。坐事戍遼東,尋放歸。《明史•文苑傳》附見《孫蕡傳》中。是集初刻於嘉靖庚戌,歲久散佚。國朝康熙丙寅,其後人搜輯重刊。凡詩詞賦三卷、雜文四卷,卷八附以贈言。貞少從孫蕡學詩,蕡集即其所編次。雖所造未深,而風格尚為遒上。惜此本掇拾於殘闕之餘,其菁華已不概見矣。

竹居集》•一卷兩淮馬裕家藏本[编辑]

明王珙撰。珙字廷珪,常熟人。是集為其曾孫仲申所輯,其六世孫古始刊版。朱彝尊《明詩綜》不載其名,蓋偶未見也。其詩多用《洪武正韻》,蓋當時功令使然。大致出入於月泉吟社一派,亦時有秀句。而邊幅單窘,興象未深,數首之後,語意略同。觀卷中絕無古體,其根柢可知矣。

別本袁海叟詩集》•四卷江蘇巡撫采進本[编辑]

明袁凱撰。凱有全集,已著錄。此本乃正德元年陸深同李夢陽所刪定,而何景明授其門人孫繼芳刊於松江,深及夢陽、景明各為之序。其版久佚,今所存者傳鈔之本也。後有萬曆己丑《王俞跋》,已佚其前半,不能考見始末。惟篇終有“偶續前刊,輒附數言”之語,似乎俞又有所續入。然題下多注“選入詩綜”字,又似朱彝尊以後之本,非其舊編矣。

安分齋集》•十卷江蘇巡撫采進本[编辑]

明鄭本忠撰。本忠自號安分先生,鄞縣人。洪武癸丑舉明經,不起。郡教授趙思盛薦,授昌國訓導,尋升秦府教授。是集乃永樂中其子複言、永言所編。凡記三卷、序二卷、賦詩四卷、雜文一卷。《寧波府志》稱本忠少篤學,從鄉先生舒卓受《尚書》。方國珍據浙東三郡,擅爵祿人,本忠義不食其粟,杜門不仕。益務綜覽,涵濡渟蓄,為文必中矩度。又稱同時有鄭恕者,字本忠,亦為昌國訓導。建文四年,靖難兵至,不屈死。事載《遜國名臣傳》,疑為一人。然考是集詩文有作於永樂間者,姓字官爵偶爾相同,未可合而為一也。

三畏齋集》•四卷浙江汪啟淑家藏本[编辑]

明朱吉撰。吉字季甯,吳縣人。洪武初官中書舍人。是集凡詩二卷、雜文二卷。據其《後序》,當時蓋嘗刊版。今印本久佚,惟抄本存。元末明初,作者林立,吉之所著,殊未能伯仲其間,所以世不甚傳歟。

新本白石山房稿》•五卷浙江巡撫采進本[编辑]

明張孟兼撰。孟兼有《白石山房逸稿》,已著錄。是編乃其十一世孫思煌所重編。《思煌序》稱孟兼舊有《白石山房文稿》二十卷,與《蜀山遺集》並遭回祿,無片紙隻字之存。及觀焦竑《國史經籍志》,載《孟兼集》六卷,乃知萬曆初猶存文淵閣。(案竑書雖名《國史經籍志》,實鈔合諸史《藝文志》及諸家書目而成,非明文淵閣所貯之書,楊士奇、張萱二目可以互勘,思煌此語殆誤,謹附訂於此。)然秘之內府,人間不得而觀。茲不過殘編斷簡中采而輯之,僅存什一於千百云云。今計編中五言古詩九首、七言古詩三首、排律一首、五言律三首、七言律六首、七言絕句四首、樂歌八章、聯句二首、記四首、行狀二首、傳一首、雜文一首,皆掇拾他書而得者。附以諸家跋語,分為二卷。其三卷至五卷皆載同時投贈及後人詩文傳志。卷帙雖增於舊本,而孟兼之著作則無所增也。

靜菴集》•一卷兩淮馬裕家藏本[编辑]

明張羽撰。羽有《靜居集》,已著錄。此本刪存原集四分之一,改名《靜菴集》,不知何人所選,其去取未為精當。

陳竹山文集》•四卷江西巡撫采進本[编辑]

明陳誠撰。誠有《使西域記》,已著錄。是集分內、外二篇。《內篇》二卷,皆其奉使時所撰述,僅文十餘首、詩一百三十餘首。《外篇》二卷,則皆當時投贈詩文並其先世諸狀也。

退菴遺稿》•七卷兩淮馬裕家藏本[编辑]

明鄧林撰。林初名彝,又名觀善,字士齊,後成祖為改今名,新會人。洪武丙子舉人,任潯州府貴縣教諭。秩滿入京,預修《永樂大典》。凡五年,出為南昌教授。後又秩滿試高等,遷吏部主事。宣宗時以事謫杭州。在杭多湖山之遊,倡和甚富,田汝成作《西湖志》多采之。此本乃太常寺少卿會稽陳贄為廣東參議時掇拾遺稿而成也。

尹訥菴遺稿》•八卷、《附錄》•二卷江西巡撫采進本[编辑]

明尹昌隆撰。昌隆字彥謙,泰和人,洪武丁丑進士,永樂二年擢左春坊右中允,改禮部主事。為尚書呂震誣構見殺,事蹟具《明史》本傳。昌隆死非其罪,史稱其為厲鬼以報震。然當燕王構逆之初,昌隆即勸惠帝以禪讓,其說甚謬。燕王篡立之後,獨以是奏得貸死,則其人亦不甚可重。是集為其八世孫應中所梓,鄒元標序之。《附錄》二卷,則載其詔敕、行狀、序傳之屬也。傳中稱為中允時進講,有《穿楊集》,仁宗命其家錄進,中途舟覆沒於水云云。朱彝尊《明詩綜》只稱有集而不載其名,蓋未見此本。然所選《送孟潛陽先生教授邵武府學》五言古詩一首,是編亦不錄。蓋采自他書,編此集者又未見也。

黃介菴集》•十一卷浙江汪啟淑家藏本[编辑]

明黃淮撰。淮有《省愆集》,已著錄。案《千頃堂書目》載淮所著有《介菴集》、《歸田稿》,均不著卷數。此本總名《介菴集》,而分《退直》、《入覲》、《歸田》三稿。疑黃虞稷未見此本,但據傳聞載入也。據《目錄》,本十二卷。今第七卷已佚,故以十一卷著錄焉。

塚宰文集》•一卷浙江範懋柱家天一閣藏本[编辑]

明張紞撰。紞有《雲南機務鈔黃》,已著錄。此集為嘉靖中富平訓導王道所編。《道序》稱烽火之餘,僅存什一於千百,蓋其所遺者僅此也。卷首有道所纂《宦績》一篇,言紞以永樂之故,勺水不入口,如是者七日,終於吏部後堂。考《明史》本傳,成祖咎建文之改官制者,乃令紞解職務,月給半俸居京師。紞懼,自經於吏部後堂。妻子相牽,投池中死。道所云云,固善善從長之意,然非其實也。

王天遊集》•十卷兩江總督采進本[编辑]

明王達撰。達有《筆疇》,已著錄。是集乃其門人王孚所編。卷末又有其門人《翟厚跋》,謂其館閣钜制及《諸子辨》等篇,鹹未見錄,乃重為增補編次,仍為十卷云云。則厚所重定,非孚之舊本矣。據孚稱達所著有《天遊小稿》、《梅花百詠》、《古今孝子贊》,俱已梓行。《詩書二經心法》,學者多傳之。又有《耐軒雜錄》五卷、《問津集》一卷、《南歸集》一卷、《通書發明》一卷、《天遊詩集》十卷、《文集》三十卷,今皆未見。惟《景仰撮書》一卷、《筆疇》二卷,附於此集之末者,今尚有別本行世,蓋即從此集抄出雲。

黃忠宣集》•八卷兩淮馬裕家藏本[编辑]

明黃福撰。福字如錫,號後樂翁,昌邑人,洪武甲子舉人,官至南京戶部尚書,兼掌兵部,參贊留都機務,事蹟具《明史》本傳。是集為其子琮所編。冠以奉使安南水程,殊乖體例。餘多手劄公牘,皆不入格。蓋福本以政續傳也。

坦菴文集》•八卷江西巡撫采進本[编辑]

明梁本之撰。本之名混,以字行,坦菴其別號也。泰和人。洪武中為瑞州府學訓導,遷溧陽教諭,改魯王府紀善。本之與其兄潛齊名。蕭鎡稱所作泓渟澄深,端重典則,蓋莊人學者之文。然規模與其兄相近,骨力根柢則皆不及其兄也。

桐嶼集》•四卷浙江汪啟淑家藏本[编辑]

明釋德祥撰。德祥字麟洲,號止菴,錢塘人。洪武中住持徑山。吳之鯨《武林梵刹志》稱德祥以《西園詩》忤上意。今觀集中所載《夏日西園》一律,有“熱時無處可乘涼”,又有“林木三年未得長”諸句,語意頗近譏諷,之鯨說當有所據。都穆《南濠詩話》曰:“國初詩僧稱宗泐、來複。同時有德祥者,亦工於詩。其《送僧東遊詩》雲:‘與雲秋別寺,同月夜行船。’《詠蟬》雲:‘玉貂名並出,黃雀患相連。’泐、複不能道也”云云。今案《送僧》一聯,乃四靈之末派;《詠蟬》一聯,尤落滯相。穆之所品,殊屬乖方。朱彝尊《明詩綜》於此集雖多所採錄,然氣格薄弱,終不能與泐等並驅也。卷首有福建布政使富春《姚肇序》,稱詩集一卷。今本實四卷,又集外詩一首。其為何人所分析,則不可考矣。

松月集》•一卷兩淮鹽政采進本[编辑]

明釋睿略撰。睿略字道權,號簡菴,蘇州人。嘗以“松月”匾其軒,人呼為松月翁,因以名集。前有洪武癸酉《俞貞序》。後載姚廣孝《塔銘》,稱其詩格高趣遠,絕肖唐人製作,無一點塵俗氣。今觀其集,大致亦承九僧、四靈之派,而陶冶之力則不及古人。故邊幅淺狹,意言並盡。五首以外,規模略同。廣孝之言未為篤論也。

林公輔集》•三卷編修汪如藻家藏本[编辑]

明林右撰。右字公輔,臨海人。洪武中官中書舍人,進春坊大學士,輔導皇太孫,以事謫中都教授。是集多記序酬應之作,惟題後數則間及史事,亦無特識。至於故國舊君,動多詆斥。其視徐鉉撰《李煜碑》但陳運數有歸者,用心之厚薄尤相去遠矣。

逃虛子集》•十一卷、《類稿補遺》•八卷浙江範懋柱家天一閣藏本[编辑]

明姚廣孝撰。廣孝,長洲人。初為僧,名道衍,字斯道。洪武中以僧宗泐薦,選侍燕邸。燕王謀逆,資其策力居多。篡立之後,乃使複姓賜今名。爵至資善大夫、太子少師,封榮國公。然迄未改僧服。事蹟具《明史》本傳。廣孝為高啟北郭十友之一。所著初名《獨菴集》,沒後吳人合刻其詩文,曰《逃虛子集》。後人掇拾放佚,謂之《補遺》。其詩清新婉約,頗存古調,然與嚴嵩《鈐山堂集》同為儒者所羞稱。是非之公,終古不可掩也。附載《道餘錄》二卷,持論尤無忌憚。《姑蘇志》曰:“姚榮國著《道餘錄》,專詆程、朱。少師亡後,其友人張洪謂人曰:‘少師與我厚,今死矣,無以報之。但每見《道餘錄》,輒為焚棄’。”云云。是其書之妄謬,雖親暱者不能曲諱矣。

光菴集》•二卷兩淮馬裕家藏本[编辑]

明王賓撰。賓字仲光,長洲人。博聞強記,尤精醫學。隱居奉母,以孝行稱。少與姚廣孝相善。《吳中往哲記》稱“廣孝既貴,歸訪賓,賓弗與見。方盥,掩面而走”。黃姬水《貧士傳》所記相同。《明史•廣孝傳》中亦略載其事。然觀賓集有所作《賑災記》,稱廣孝為少師,鋪陳功德甚至。賓沒後,廣孝為之傳,亦極稱譽。是兩人交契,終始如一。蓋流俗欲推尊賓者造作此言,殊非事實。集凡文一卷,後附諸家讚頌及《吳中古跡詩》一卷。詩共一百三十七首,各有小序。其文務為奇崛之語,間傷冗贅,未能成家。詩詞亦頗傷流易。卷首記唐鈺、林德暘二事,全錄舊文,而無所論斷。或賓嘗手書此二節,後人不考,誤編入集歟。

別本東裏文集》•二十五卷江蘇巡撫采進本[编辑]

明楊士奇撰。士奇有《代言錄》,已著錄。是集記二卷、序六卷、題跋四卷、碑銘十卷、雜文三卷。末一卷題曰《方外》,凡為二氏所作悉別編焉,蓋用楊傑《無為集》例,疑即《懷麓堂詩話》所謂士奇自定之本。以不及全集之完備,故附存其目焉。

胡文穆集》•二十卷江西巡撫采進本[编辑]

明胡廣撰。廣有《胡文穆雜著》,已著錄。是集其裔孫張書等所刻。凡詩八卷、應制詩文一卷、各體文七卷、題跋二卷、《扈從詩》及《扈從北征日記》一卷,其第十九卷即所謂《雜著》也。朱彝尊《明詩綜》錄其《楊白花》一首,謂世傳袁景文賦此題。蓋緣讓皇遜國而作,不無故主之思。集中過顏平原、文信國、余青陽祠,輒有吊古之作。其題宋思陵所書《洛神賦》,詞意淒惋,不類牧豬奴云云。似有意為廣湔洗。又卷首《米嘉績序》,極論靖難之事,斥死節諸臣之非,而以廣之迎降為是。然公論久定,要非可以他說解也。集中論漢高祖初入關,秦王子嬰獻傳國璽。王莽篡漢,亦從孺子嬰取傳國璽。其受傳相似,所謂天時,非人力所致。又論李若水乃宋之賊,豈可以列之《忠義》,《宋史》失討賊之公云云。持論殊為倒置。惟記《高昌碑》有裨史事,《李元忠神道碑》所載事蹟頗詳,亦足備唐史之闕耳。

節菴集》•八卷、《續編》•一卷浙江巡撫采進本[编辑]

明高得暘撰。得暘位元組菴,錢塘人,遷居臨安。洪武間有司以文學薦,三為校官。永樂初擢為宗人府經歷,充《永樂大典》副總裁。是集首雜著一卷,次各體詩七卷。鄒濟《墓誌》謂其生平稿多不存,故所錄僅止於此。《志》又稱得暘與修《永樂大典》,分掌《三禮》,編摩有方。今核所纂《三禮》諸條,於前人經說,去取尚為精審。蓋亦博識之士。其詩文以清麗為宗,如曲澗回溪,瑩澈見底,而一往清激,尚少渟蓄之致。《姚廣孝序》乃以“江漢奔流,曲折千里”擬之,過其實矣。

存軒集》•無卷數,江蘇巡撫采進本[编辑]

明趙友同撰。友同字彥如,浦江人,徙居長洲。洪武末官華亭訓導。永樂初用薦授御醫,與修《永樂大典》、《五經大全》諸書。集首結銜稱修職郎、太醫院御醫兼文淵閣副總裁。蓋明初官制如此也。其集皆賦頌記序雜文,而無詩,共一百四十四翻。篇首雖標“卷一”,而書中實不分卷數。其文沿南宋餘習,頗為平衍,在明初未為作手。

澹然集》•五卷兩江總督采進本[编辑]

明陳敬宗撰。敬宗字光世,號澹然居士,慈谿人。永樂甲申進士。選庶起士,預修《永樂大典》。官至國子監祭酒,贈禮部侍郎,諡文定。事蹟具《明史》本傳。敬宗與李時勉同舉進士,同時為南北祭酒。時勉立朝剛勁,而待諸生則平恕;敬宗亦立身端直,而待諸生則甚嚴。然同以德望為士林師範,世不得而優劣之。惟文章質樸太甚,又遜於時勉耳。所著詩文集,《明史•藝文志》作十八卷。此本乃萬曆四十四年慈谿知縣吳門陳其柱所編,僅詩三卷、文二卷,亦非完本也。

寅菴集》•三卷、《外集》•四卷、《附錄》•一卷兩淮馬裕家藏本[编辑]

明羅肅撰。肅字汝敬,號寅菴,以字行,廬陵人,永樂甲申進士,官至陝西巡撫。是集為其玄孫廷相所編。詩文無詭僻之習,亦無精深之致。《外集》四卷,皆誥敕、像贊、誄祭之詞。《附錄》一卷,為《桃林四景》詩文,蓋羅氏聚族之地也。

覺非集》•十卷浙江巡撫采進本[编辑]

明羅亨信撰。亨信字用實,號樂素,東莞人,永樂甲申進士,官至左副都禦史。亨信居諫垣有直聲。其巡撫大同、宣府,值英宗北狩,捍城有功。生平著述,每不留稿。是集乃其後人收拾散逸,而邱濬、祁順為之詮次。其中頌美中官之文至十餘篇,編錄者略不刪汰,殊不可解也。

西墅集》•十卷浙江朱彝尊家曝書亭藏本[编辑]

明曾棨撰。棨字子棨,永豐人,永樂甲申進士第一,官至少詹事。棨文章捷敏,信筆千百言立就。劉昌《懸笥瑣探》稱成祖嘗禦試《天馬歌》,棨文先成,詞旨瀏亮,成祖賜以瑪瑙帶,其思速可見。然集中一題百首,往往才氣用事,而按切肌理,不耐推敲,是亦速成之過也。此本乃萬曆中永豐知縣德清吳期炤所選錄,雖頗為簡汰,而菁華終鮮。鄭瑗《井觀瑣言》曰:“曾子棨詩,佳處不減昆體。”曹安《讕言長語》亦曰:“曾學士棨《巢睫集》,絕似唐人。”殆未確焉。

東墅詩集》•六卷浙江範懋柱家天一閣藏本[编辑]

明周述撰。述字崇述,東墅其別號也,吉水人,永樂甲申進士,官至左春坊左庶子,事蹟具《明史》本傳。述及第時,與從弟孟簡同榜,成祖至比之二蘇。史亦稱其文章雅贍,然其詩不出當時台閣之體也。

質菴文集》•無卷數,浙江汪啟淑家藏本[编辑]

明章敞撰。敞字尚文,會稽人,永樂甲申進士,由庶起士授刑部主事,官至禮部侍郎,嘗與修《永樂大典》及《五經》、《四書》、《性理大全》,事蹟具《明史》本傳。其集本四十卷,其子瑾等所編。因倭亂散失,茲編所存不及十之二三,乃其裔孫元綸所蒐輯也。凡賦四篇;詩百餘首;文僅三篇,二篇為記,一篇為敘;又一篇並不標題。皆錯雜於詩中,殊無倫次。又《明詩綜》載敞《長安雪夜歸興》絕句,集中無之,則舛漏亦殊不少。末附錄《祝壽詩》一卷,亦非古法也。

南齋摘稿》•十卷浙江巡撫采進本[编辑]

明魏驥撰。驥字仲房,號南齋,蕭山人,永樂乙酉舉人,以進士副榜授松江訓導,召修《永樂大典》,擢太常寺博士,官至南京吏部尚書,諡文靖,事蹟具《明史》本傳。是編為其孫婿福建布政使錢塘洪鍾所編。《前集》四卷,兩京居官時所作;《後集》六卷,自景泰辛未歸田至成化辛卯所作。蓋驥年九十八始卒,故身曆七朝,各有著述也。前有《鍾序》雲:“公為文,一本諸性情所發,初不事雕刻,務奇巧。其稿具存,皆公親書。但其簡帙浩繁,未易遍刻。再閱原稿,凡題上有點注者,皆公墨蹟。玩其詞意,皆有益於事者也。因摘取以付諸梓,名曰《摘稿》。”黃虞稷《千頃堂書目》別載有《驥前後集》二十卷,蓋其未摘之全稿,今未見傳本,其存佚不可考矣。

東岡集》•十卷兩淮鹽政采進本[编辑]

明柯暹撰。暹字啟暉,更字用晦,建德人。永樂乙酉領鄉薦,年僅十六。明年與修《永樂大典》,選入翰林。知機宜文字,進《元兔詩》,授戶科給事中。以三殿災,應詔陳言,謫交阯驩州知州。累遷雲南按察使,致仕歸。事蹟附見《明史•鄒緝傳》。是集乃暹晚年所手訂。《劉定之序》稱其詩文奇崛,出人意表。今觀所作,文豪邁有餘,而落筆太快,少氵縈洄渟蓄之致;詩亦矢口即成,不耐咀詠;是亦登科太早,才高學淺之效歟。

石潭存稿》•三卷兩江總督采進本[编辑]

明劉髦撰。髦有《易傳撮要》,已著錄。是編上卷為詩,中卷即《易傳撮要》,下卷為《義方錄》。《義方錄》者,皆寄其子定之之手劄,而定之匯稡成編者也。

若金集》•二卷江西巡撫采進本[编辑]

明彭百煉撰。百煉字若金,泰和人,永樂乙未進士,官至廣西道監察禦史。是編前有《任敬敏序》,稱遺文分為十四卷。而是編僅二卷,文三十九首、詩四首,後附他人所為碑誌題詠而已。考其族孫《敏求跋》,蓋散佚之餘,後複重抄成帙也。

歲寒集》•二卷浙江汪啟淑家藏本[编辑]

明孫瑀撰。瑀字原貞,以字行,德興人,永樂乙未進士,官至兵部尚書。是編乃其孫孚吉等所編,凡文一卷、詩一卷。前有《李東陽序》,稱其詩平正通達,無鉤棘險怪之態。今觀諸作,大抵純任自然,不事結構,韓愈所謂“此詩有何好有何惡”也。

芳洲集》•十卷江西巡撫采進本[编辑]

明陳循撰。循字德遵,泰和人,永樂乙未進士第一,官至戶部尚書、華蓋殿大學士。英宗復辟,謫戍鐵嶺。石亨敗後,循上疏自訟,詔放還。事蹟具《明史》本傳。是編其裔孫以躍所輯。《附錄》一卷,則諭祭文、志銘、祭文、輓詩、乞恩複官疏及祀鄉賢文移。首列奏對而無章疏。其自訟疏本傳尚載其略,乃削而不存,未喻何故,殆久而佚其稿耶。

東行百詠集句》•九卷、附《芳洲年譜》•一卷浙江汪汝瑮家藏本[编辑]

明陳循撰。是編乃其被謫東行時集古人詩句以成七絕。初得三百首,複疊和其韻至千餘首。集句皆不著姓名,頗多竄易牽就。和韻諸作,更多累句。後附《年譜》一卷,乃其門人王翔所錄。當時敕諭及循所進詩頌,俱載入其中,亦非體例也。

襪線集》•十五卷江西巡撫采進本[编辑]

明蕭儀撰。儀字德容,樂安人,永樂乙未進士,官吏部主事,以疏論遷都北京不便,忤旨見殺,《明史》附見《夏原吉傳》中。是集乃其子超進所編。據其原目,凡文十卷、詩十卷。此本僅十五卷,蓋詩佚其五卷矣。其文有紆徐曲折之致,而意境不深。其詩為朱彝尊《明詩綜》所不錄,殆偶未見歟。

半隱集》•十卷浙江汪汝瑮家藏本[编辑]

明陳衡撰。衡字克平,淳安人,永樂丁酉舉人,官亳州學正。是集序四卷、記一卷、說一卷、詩四卷,附雜文於後。末有其甥方漢所撰行狀。詩文皆不入格,與明初諸人為未能方軌並鶩也。

石溪文集》•七卷、《附錄》•一卷江西巡撫采進本[编辑]

明周敘撰。敘字功敘,吉水人,永樂戊戌進士,官至南京翰林院侍講學士,事蹟具《明史》本傳。是編詩三卷、賦頌詞一卷、文三卷,又以誥敕志傳為《附錄》一卷。史稱敘初選庶起士,作《黃鸚鵡賦》稱旨,得授編修。今觀所作,雖有舂容宏敞之氣,而不免失之膚廓。蓋台閣一派,至是漸成矣。其集編次無法,至以五言六句別標一體,區之古詩之外,而五言長律反入於古詩之中,殊乖體例。

尋樂文集》•二十卷江西巡撫采進本[编辑]

明習經撰。經字嘉言,號寅清居士,晚自號尋樂翁,新喻人,永樂戊戌進士,官至詹事府詹事。經於成祖時亦以試《黃鸚鵡賦》稱旨,擢授編修。其賦今在集中。又有《皇都大一統賦》,朱彝尊撰《日下舊聞》未經收入,蓋未見此集也。集為其子興化府同知襄所編。其文結構頗有法,而意境太狹,往往失於枯寂,未可雲似澹而腴。詩則七言長句,清婉頗似東陽,而他體未能悉稱也。

松臞集》•二十八卷江西巡撫采進本[编辑]

明曾鶴齡撰。鶴齡字延年,一字延之,泰和人,永樂辛丑進士第一,官至侍講學士。詩多牽率之作,命意不深,而措詞結局,往往為韻所窘,殆非所擅長。文則說理明暢,次序有法,大抵規橅歐陽,頗近王直《抑菴集》,而沉著則不及也。直為作墓誌,於其文章亦無所稱譽雲。

河汾詩集》•八卷浙江汪汝瑮家藏本[编辑]

明薛瑄撰。瑄有《讀書錄》,已著錄。是集第一卷載賦五篇,餘皆古今體詩。其孫禥於成化間裒拾遺稿而成,門人閻禹錫為之序。今考所載詩賦,皆已編入全集中,此猶其初出別行之本也。

嘯台集》•二十卷、《木天清氣集》•十四卷浙江汪汝瑮家藏本[编辑]

明高棅撰。棅一名廷禮,字彥恢,號漫士,福建長樂人,永樂間自布衣徵為翰林待詔,升典籍,《明史•文苑傳》附見《林鴻傳》中,“閩中十子”之一也。其山居時所作名《嘯台集》,入京後所作名《木天清氣集》。棅嘗選《唐詩品匯》,專主唐音,實與閩縣林鴻共開晉安一派。沿習既久,學者剽竊形似,日益庸廓,並創始者受詬厲焉。今觀《嘯台集》詩八百首,尚稍見風骨。至《木天清氣集》六百六十餘首,大率應酬冗長之作。“清氣”之雲,殆名不副實。其初與林鴻齊名,日久論定,鴻集尚見傳錄,而棅集幾於覆瓿,蓋亦有由矣。

道山集》•六卷浙江汪汝瑮家藏本[编辑]

明鄭棠撰。棠字叔美,浦陽人,永樂中官翰林院檢討。是集編次猥雜。第一卷為賦;二卷為辭頌、銘贊、四言五言古體詩、歌行、樂府、七言絕句、填詞,而附以論二篇;三卷為記序,而附以五七言律詩、五言絕句,後又附以雜文,殊漫無體例。卷四為經筵講義,卷五、卷六為《元史評》,以雜著附入,則固唐以來例也。棠以文章選入翰林,由典籍至檢討,而於詩殊不擅長。朱彝尊作《明詩綜》,不登一字,蓋非疏漏矣。

恒軒集》•六卷浙江汪啟淑家藏本[编辑]

明韓經撰。經字本常,山陰人,宋太尉琦之十二世孫。以行誼稱於鄉里。屢徵不出,家居教授以終。是集為其子監察禦史陽所編,凡古體詩二卷、近體詩四卷。語多質直,主於抒寫己意而止,非屑屑以文字求工者也。

西澗文集》•十六卷浙江巡撫采進本[编辑]

明熊直撰。直字敬方,吉水人。永樂中舉人,以子概貴,贈右都禦史。是集詩二卷、文十四卷。有宣德五年《楊士奇序》稱:“蘇明允父子,一時皆有文名。而明允老成巋然,時號老蘇,其官位竟不顯。暨子貴,乃進身後之命。敬方亦今之明允乎?”今觀其文,視明初宋濂、王禕,去之尚遠,似未容上擬眉山也。

鳳鳴後集》•十卷浙江汪汝瑮家藏本[编辑]

明鄭楷撰。楷字叔度,浦陽人,官蜀府左長史。是集第一卷中載近體詩數首,餘皆雜文。前後無序跋。其曰《後集》,當尚有《前集》也。朱彝尊《明詩綜》載義門鄭氏有梴、杕、幹、桐四人,而不及楷。今觀其《謝銀鈔箋》中稱家長兄幹,則楷為幹弟。殆因不以詩名,故彝尊佚之,抑或偶未之見耶。

貫珠編貝集》•五卷兩淮鹽政采進本[编辑]

明沈行撰。行字履德,錢塘人。是編前有《魏驥序》,則當在永樂、宣德間也。是編皆集句之詩,兼取唐、宋、元人之作。“貫珠”言其聲之和,“編貝”言其材之富,然牽強湊合,在所不免。視後來《香屑集》之類,其工巧自然,百不及一矣。

敝帚集》•二卷江蘇巡撫采進本[编辑]

明陳益撰。益字啟行,自號行素,高安人,永樂間以五經教授於其鄉,至景泰甲戌始卒。是集乃弘治乙未其子楊所刊,後毀於火,萬曆中其裔孫德又重刊之。所載皆古今體詩,雜文僅寥寥數篇。其意境頗清,而歉於深厚,文亦如之。末以同時諸人哀輓之作別為一卷,附於集末,則皆德所裒集也。

草窗集》•一卷浙江範懋柱家天一閣藏本[编辑]

明劉溥撰。溥字原博,草窗其別號也,長洲人,宣德初授惠民局副使,後調太醫院吏目,事蹟具《明史•文苑傳》。史稱溥恥以醫自名,日以吟詠為事。其詩初擬西昆,晚更奇縱,與湯允勣、蘇平、蘇正、沈愚、王淮、晏鐸、鄒亮、蔣志、王貞慶等稱“景泰十才子”,而溥為之首。今九人之集皆未見,惟溥集存。溥際“土木之變”,忠憤悱惻之意,時見於詩,亦頗有足取者。故朱彝尊《靜志居詩話》謂其在彼法中猶為差勝。然溥嘗語客雲“不讀二萬卷書,看溥詩不得”,則虛憍太甚矣。宋人雲“不讀萬卷書,不行萬里路,看杜詩不得”,溥乃更加一倍乎。

廖恭敏佚稿》•一卷、《附錄》•一卷江西巡撫采進本[编辑]

明廖莊撰。莊字安止,號東山,吉水人,宣德庚戌進士,官至刑部左侍郎,諡恭敏,事蹟具《明史》本傳。莊為給事中時,嘗劾輔臣楊士奇縱子稷恃勢稔惡事,下獄。士奇固良相,而溺愛其子,庇之實甚。當其權位嚴重之日,已為言人所不敢言。景泰中疏請同群臣朝見上皇於南宮,又言皇侄猶子也,宜令親儒臣,誦經書,以系人心,回天意。疏上,廷杖,貶官定羌驛丞。當新故嫌疑之際,尤為言人所難言。其勁節孤忠,足以震動一世。而文章則非所專門,所著有《東山居士集》,日久散佚,惟《自序》尚存。《千頃堂書目》則載莊《漁梁集》二卷,今亦惟存其《自序》。是兩集皆亡,黃虞稷特據所徵各家書目載之耳。此本為莊裔孫仲蔚及其裏人李日東所輯,僅奏疏五篇,其大要已見於本傳。雜文二十篇、詩五首,則又草草應酬之作,莊固不必藉是以傳。《附錄》一卷,皆祭文、碑誌之屬,莊亦不必藉是為重也。

澹軒集》•七卷浙江巡撫采進本[编辑]

明馬愉撰。愉字性和,臨朐人,宣德丁未進士第一,正統五年以侍講學士入直文淵閣,官至禮部右侍郎,事蹟附見《明史•楊溥傳》。愉沒後,詩文散失。成化庚子,山東參政邢居正命青州知府劉時勉裒集遺亡而刊之。凡詩賦四卷、雜文三卷,第六卷又有歌詩錯雜其中。蓋隨得隨編,故先後無序。詩多酬應之作,或佳者多佚耶。然史稱愉端重簡默,門無私謁,論事務寬厚。又載其清理滯獄及善處蕃使二事,絕不稱及其著作,蓋不以文采見也。

別本澹軒集》•八卷兩淮鹽政采進本[编辑]

明馬愉撰。愉集散佚之後,其鄉人都禦史遲翔鳳購得殘本,更於愉家掇拾逸作,補葺刻之,故題曰《續刻》。目中注“續刻”字者,皆翔鳳所增也。

尚約居士集》•無卷數,江西巡撫采進本[编辑]

明蕭鎡撰。鎡字孟勤,泰和人,宣德丁未進士,官至戶部尚書、文淵閣大學士,兼翰林院學士,事蹟附見《明史•陳循傳》。案鎡為蕭鵬舉之子,鵬舉學詩於劉崧,鎡不墜其家法。史稱其學問該博,文章爾雅。其門人邱濬《序》,稱其文正大光明,不為浮誕奇崛,蓋洪、宣間台閣之體大率如是也。

淡軒稿》•十二卷、《補遺》•一卷福建巡撫采進本[编辑]

明林文撰。文字恒簡,莆田人,宣德庚戌進士,官至太常寺少卿,兼翰林院學士,諡襄敏。是集詩三卷、文七卷,其十一、十二兩卷乃附錄誥敕及行狀、神道碑。《補遺》一卷,則又其詩文雜著。凡有二本,初刻者為其孫岳州同知希範,重刻者為其曾孫南京大理寺寺正炳章。此本即炳章所校也。

吳竹坡文集》•五卷、《詩集》•二十八卷江西巡撫采進本[编辑]

明吳節撰。節字與儉,竹坡其號也,安成人,宣德庚戌進士,官至太常寺卿,兼侍讀學士。是集為其七世孫琦所刊。後附彭華所作行狀,稱“其為文章,援筆即就,多至數千言,滔滔不竭,無刻苦艱窘態。於詩五七言古今體隨題命意,開合起伏,不拘拘摹擬,而自合矩度”云云。今觀其詩文,皆直抒胸臆,縱筆所如,無不自達之意。華所論頗得其真。而渟蓄深厚,亦遂不及古人。所謂不踐跡亦不入室者歟。

雲川文集》•六卷、附《恭湣遺文》•一卷江西巡撫采進本[编辑]

明鍾複撰。複字彥彰,雲川其號也,永豐人,宣德癸丑進士,官至翰林院侍講。其詩文不出當時台閣之體。末附其子同遺文四篇,一曰《直言安國疏》,二曰《送叔祖士傑之任序》,三曰《送伯氏世楨南歸序》,四曰《友蘭軒詩跋》。同,字世京,號待時,景泰辛未進士,官至貴州道監察禦史,以疏爭建儲下詔獄。一時獻媚求榮者,欲藉以傾動英宗,鍛煉炮烙,備極慘毒。而同義不負故主,卒無一語連南內,竟拷斃於獄。天下悲之。事蹟具《明史》本傳。卷末又附墓誌一篇,章綸為撰文,廖莊為書丹皆與同時建言受禍,幸而未死者也。志稱同在獄所作詩文稿,綸藏於枕畔,為獄卒竊去,故所存止此。忠臣著作,理宜甄錄。以寥寥不成卷帙,故附存其目於此,示表章焉。

松岡集》•十一卷浙江汪汝瑮家藏本[编辑]

明姜洪撰。洪字啟洪,號松岡,江西樂安人,宣德癸丑進士,改庶起士,除檢討,升修撰,以疾乞歸。是集序二卷、記一卷、歌詩二卷、賦頌銘贊表一卷、近體詩五卷。文頗平淡,詩亦妥適,而步趨東裏,得其形似,格律未能遒上也。

畏庵集》•十卷兩淮馬裕家藏本[编辑]

明周旋撰。旋字中規,別號畏庵,永嘉人,正統丙辰進士第一,官至左春坊左庶子。是集凡詩賦五卷、雜文五卷。樂清章綸為之序,稱其典雅閑淡。然在當時,猶馳驅於流輩之中,未能自辟蹊徑。

桐山詩集》•十卷浙江汪汝瑮家藏本[编辑]

明王偉撰。偉字士英,攸縣人,正統丙辰進士,官至兵部侍郎。事蹟附見《明史•於謙傳》。偉所著有《詩學正蒙》,久已散佚。其《桐山文集》,繁昌吳琛序刻之,今亦未見。此集凡詩九卷,又以偉《引疾告歸疏》及贈行之作為《附錄》一卷,乃其弟傑所錄,其子添楨所重刊出。史稱偉喜任智術,既為於謙所引,恐人目己為朋附,乃密奏謙短,冀以自異,後卒以謙党罷官,蓋反覆不常之士。又稱其年十四,隨父戍宣府,宣宗巡邊,獻《安邊頌》,得補安州學生,則亦俊才。然詩多率意酬應,乏研煉之功,蓋才士之文往往如斯矣。

呆齋集》•四十五卷浙江巡撫采進本[编辑]

明劉定之撰。定之有《易經圖釋》,已著錄。是集《前稿》十六卷、《存稿》二十四卷,皆分類編錄。如《代祀錄》、《永新人物錄》、《經筵講章》、《策略》,皆在其中。而鄉會三場試卷,亦皆附列。《續稿》五卷,則成化乙酉以後所作,不復分類,以一歲為一卷焉。《明史》本傳稱定之以文學名一時。嘗有中旨命制《元宵詩》,內使卻立以俟,據案伸紙,立成絕句百首。又嘗一日草九制,筆不停書。有質宋人名字者,就列其世次,若譜系然。人服其敏博。然其榛楛勿翦,亦由於此。李東陽《懷麓堂詩話》曰:“劉文安公不甚喜為詩,縱其學力,往往有出語奇崛,用事精當者。如《英廟輓歌》、《石鍾山歌》等篇,皆可傳誦,讀者擇而觀之可也。”其言可謂婉而章矣。

完菴詩集》•一卷江蘇巡撫采進本[编辑]

不著撰人名氏。惟篇首有《吳寬序》,稱完菴先生劉公,少為刑部。屬出僉山西按察司事,居三載,棄官歸吳中。所與倡和者,武功徐公,參政祝公及隱士沈石田數人。考《江南通志•人物•文苑類》中載,劉玨字廷美,長洲人,正統三年舉人,官至山西按察司僉事,老而好學,工於唐律,時人稱為“劉八句”。所敘仕履,與《寬序》合。又《藝文類》中載,《完菴詩集》,長洲劉玨撰,與書名亦合,則此集蓋玨所作。然其詩有亮節而乏微情,不能如《志》所稱也。

劉文介公集》•三十卷兩淮鹽政采進本[编辑]

明劉儼撰。儼字宣化,吉水人,正統壬戌進士第一,累官太常寺少卿、春坊大學士,掌院事,《明史》附見《周敘傳》。稱其景泰中典順天鄉試,力持公道,黜大學士陳循、王文之子,幾得危禍,蓋剛正不撓之士也。是集策表講章一卷、記四卷、序十四卷、雜著六卷、五七言古今體詩五卷,尚沿台閣舊體,無疵累之可括,亦無精華之可挹。

姚文敏集》•八卷浙江汪汝瑮家藏本[编辑]

明姚夔撰。夔字大章,桐廬人,正統壬戌進士,官至吏部尚書,諡文敏,事蹟具《明史》本傳。是集本名《矗堆稿》,後其子璽刊版,改題此名。夔一代名臣,風裁岳岳,不愧古人,而詩文乃直抒胸臆,不中繩度。如《寄弟詩》雲:“嫩韭蒸來香滿口,一飡午膳倍尋常”,太不以詞藻為工矣。此所謂人各有能有不能也。

蘭軒集》•四卷浙江汪汝瑮家藏本[编辑]

明沈彬撰。彬字原質,武康人,正統壬戌進士,官至刑部郎中。其居官以彊幹著,不以詩文自鳴,遺稿亦多散佚。沒後百有餘年,至隆慶己巳,其鄉人周維新始序而刻之,以墓誌、墓表諸篇附於後。

靜軒集》•十三卷浙江汪汝瑮家藏本[编辑]

明陳宜撰。宜字公宜,靜軒其號也,泰和人,正統壬戌進士,官至兵部侍郎。路璧所作《宜小傳》,稱有《金台集》、《金陵集》、《滇南集》、《金台晚集》存於家。此本其季子佩所編錄累朝誥敕、家譜、序與搢紳投贈之作,共為七卷,冠於前,並以為佩而作者附載卷內。自第八卷以後,始為宜所著詩文。編次殊無體例。

商文毅公集》•十卷浙江巡撫采進本[编辑]

一名《素菴集》。明商輅撰。輅有《商文毅疏稿略》,已著錄。是編為萬曆中淳安知縣漢陽劉體元所編,凡文九卷、詩一卷,多館閣應酬之作,不出當時嘽緩之體。

菉竹堂稿》•八卷兩淮鹽政采進本[编辑]

明葉盛撰。盛有《葉文莊奏議》已著錄。是集乃盛所自訂,凡詩詞四卷、文四卷。詩詞皆非所長,文有勁直之氣,稍勝於詩,然亦無傑構,惟碑誌諸篇什尚頗整飭有法耳。

卞郎中詩集》•七卷浙江汪汝瑮家藏本[编辑]

明卞榮撰。榮字華伯,江陰人,正統乙丑進士,官至戶部郎中。榮在景泰間,盛有詩名。居郎署二十年。朝騎甫歸,持牘乞詩者擁塞戶限,日應百篇。湯沐《公餘日錄》盛稱其“狀元自是渴睡漢,宰相須用讀書人”一聯,以為雖有剪裁,渾無痕跡,蓋亦俊才。然所作大半皆酬贈哀輓之章,亦多淺率,蓋得之太易也。是集為其門人無錫吳鍵所刊,附以雜文十餘首,亦非所長。李東陽《懷麓堂詩話》曰:“詩在卷冊中易看,入集便難看。古人詩集非大家數,除選出者鮮有可觀。卞戶部華伯在景泰間盛有詩名,對客揮翰,敏捷無比。近刻為全集,殆不逮所聞。”是當時已有公論矣。

白沙詩教解》•十卷、附《詩教外傳》•五卷安徽巡撫采進本[编辑]

明陳獻章撰,湛若水注。獻章有《白沙集》,若水有《二禮經傳測》,皆已著錄。《白沙詩教》凡一百六十六篇,皆闡發性理之作。《詩教外傳》則皆獻章語錄之類,足與詩相發明者。若水以類排纂,各為之標目。獻章於詩家為別調,不妨存備一格。若水務尊師說,必以為風雅正宗,至別撰此書以行。言之似乎成理,而實則不然。王士禎《居易錄》曰:“如欲講學,何不竟作語錄。”可謂要言不煩矣。

彭文憲集》•四卷江西巡撫采進本[编辑]

明彭時撰。時有《可齋雜記》,已著錄。其集原本十卷,歲久散佚。此本乃其六世從孫篤福所刊,掇拾殘剩,取盈卷帙,不足見所長矣。

劉古直集》•十六卷浙江汪汝瑮家藏本[编辑]

明劉珝撰。珝字叔溫,號古直,壽光人,正統戊辰進士,官至戶部尚書、謹身殿大學士,諡文和,事蹟具《明史》本傳。是集乃其子太常寺卿鈗所編,凡詩五卷、文十一卷、志表祭文附於末。珝當萬安、劉吉等朋比亂政之時,頗能持正。故本傳稱“安貪狡,吉陰刻。珝為稍優,顧喜談論,人目為狂躁”。又《萬安傳》稱“在內閣者劉吉、劉珝。安為首輔,與南人相黨附。珝與尚書尹旻、王越又以北人為黨,互相傾軋。然珝疏淺而安深鷙,故珝卒不能勝”。則珝亦一客氣用事,輕率不檢者耳。朱彝尊《明詩綜》謂其詩率意塗寫,不事翦裁,蓋肖其為人也。彝尊又引李東陽語,謂“公於詩,興之所到,筆不能閣,而無毫髮點綴呻吟之病”云云。考《東陽序》中無此語,其語乃在《王承裕序》中。考此本二序皆五頁,版心號數相同,裝緝者互易其末頁。彝尊以仁裕語為東陽語,知所見之本,二序亦互易末頁矣。

王端毅文集》•九卷江蘇巡撫采進本[编辑]

明王恕撰。恕有《玩易意見》,已著錄。是集乃嘉靖壬子祥符李濂所編。前六卷為文集,平實淺顯,無所雕飾,如其為人。《喬世寧序》稱當時以為其文無假英藻,而質厚有餘;不務以閎辨,而歸准於躬行。又最稱其《答劉太保書》。第七卷即《玩易意見》,八卷曰《石渠意見》,九卷曰《意見拾遺》,皆說經之語,各有別本單行。濂用李石《方舟集》例,又編入集中也。

鳴秋集》•二卷兩淮鹽政采進本[编辑]

明趙迪撰。迪字景哲,懷安人,自號白湖小隱。朱彝尊《靜志居詩話》謂:“餘憲《百家詩》以迪為山人。徐庸《湖海耆英集》載其《元夕應制詩》。徐泰《明風雅》則雲迪宜陽人,官吏部侍郎。然《鳴秋集》有景泰五年迪仲子壯《後序》,中雲先人值時多故,投老林泉。而同時閩人均有《輓鳴秋山人詩》。則二徐所雲,自是別一人矣。”是集即其仲子壯所編。前載《林志序》,稱其古詩不下魏晉,而諸作則醇乎唐。今考其詩,古體頗為薄弱,志說殊誣。律詩諧暢,差有唐音,然亦晉安一派也。

王文肅集》•十二卷浙江孫仰曾家藏本[编辑]

明王亻與撰。亻與有《毗陵志》,已著錄。此集亦名《思軒稿》。卷首載李東陽所作傳,謂其官吏部尚書時,上疏陳八事,多見採納。今其疏不見集中,止存《經筵進講》、《文華進講》二卷。殆有所避而不載歟,抑東陽溢美也。

王太傅集》•二卷浙江汪汝瑮家藏本[编辑]

明王越撰。越字世昌,濬縣人,景泰辛未進士,官至兵部尚書,以功封威甯伯,諡襄敏。此集稱王太傅者,其贈官也。考《明史》越本傳,功名頗有可觀。惟以前結汪直,後依李廣,為士論所輕。是集分體編輯,附錄雜文。前有嘉靖九年吳江吳洪《序》,稱其遺稿散佚不傳,有郢人高德崇錄所見聞,刻之於學舍,乃行於世。後越曾孫紹思,別輯全集。其跋中所稱“在楚有太傅詩文集”者,即此本也。

王襄敏集》•二卷、《續集》•一卷浙江汪汝瑮家藏本[编辑]

明王越撰。是編即其曾孫紹思所輯。第一卷為疏議,皆處置邊務及奏報捷音。第二卷為雜文。《續集》一卷,為詩及詩餘,而以李東陽所作墓誌、崔銑所作神道碑,附錄於末。越本魁傑之才,其詩文有河朔激壯之音,而往往傷於粗率。

野菴文集》•十卷江西巡撫采進本[编辑]

明吳宣撰。宣字師尼,野菴其別號也,崇仁人。景泰癸酉舉人,授左軍督府經歷,坐劾長官不法系獄,十年始得釋。改中府,升鎮遠府知府,道病卒。其文落落有氣,而格律未嚴。是集乃其門人王君謨等所編,未經刊行,其玄孫道南複訂正藏於家。前有道南《自述顛末》一篇。

奉使錄》•二卷兩江總督采進本[编辑]

明張寧撰。甯有《方洲集》,已著錄。是集乃寧天順四年出使朝鮮所作,已編入《方洲集》內。此其初出別行之本也。上卷首敘奉使召對及奏稿數篇,餘皆途中留題之作。下卷則至朝鮮以後篇什,題曰《皇華集》,注雲“朝鮮刻本”。前有《崔恒序》,乃奉國王李瑈命編次而序之者也。朱彝尊《靜志居詩話》載寧兩使朝鮮,水館星郵,留題殆遍。館伴樸元亨詩篇唱和,殊不相下。及偕登太平館樓,甯成七律六十韻。元亨誦至“溪流殘白春前雪,柳折新黃夜半風”之句,乃閣筆曰“不敢屬和矣”。然其詩縱調騁情,才思雖捷,而少沉思,故王世貞謂寧詩如小棹急流,一瞬而過,無複雅觀也。

彭文思集》•六卷江西巡撫采進本[编辑]

明彭華撰。華字彥實,安福人,景泰甲戌進士,官至吏部侍郎,入內閣,逾年以風疾去,卒諡文思,事蹟附見《明史•萬安傳》。所著有《素菴集》九卷。《李東陽序》稱其文嚴整峭潔,力追古作者。今未見傳本。此本為其六世孫篤福所編,視原集僅十之三矣。

恥菴集》•十卷浙江汪汝瑮家藏本[编辑]

明陳煒撰。煒字文曜,別號恥菴,閩縣人,天順庚辰進士,官至浙江左布政使。煒風裁峻整,為禦史時劾罷錦衣指揮門達。在江西平反疑獄,為民興利除弊,具有實績。詩文非所注意。是集乃正德初其從子墀為東莞知縣時所刊,嘉靖中其孫全之複補輯之,而以贊輓諸詩附於其末。

禮庭吟》•二卷衍聖公孔昭煥家藏本[编辑]

明孔承慶撰。承慶字永祚,曲阜人,至聖六十代孫也。年三十一,未及襲封而卒。其外祖王惟善為裒其遺詩以成此集,有景泰間同郡許彬《序》,又有天順丁丑長洲劉鉉《序》,歲久散佚。康熙庚辰,衍聖公孔毓圻檢校先世遺稿,又得而重刊之。

耕石齋石田集》•九卷兩江總督采進本[编辑]

明沈周撰。周有《石田雜記》,已著錄。是集乃瞿式耜所刪定,凡詩八卷、文一卷。其詩與華汝德本互有出入,文則華本所未收。然周詩猶以天趣勝,文則更非所長,徒為贅疣矣。

桂坡集》•十五卷浙江汪汝瑮家藏本[编辑]

明左贊撰。贊字時翊,南城人,天順丁丑進士,官至廣東布政使。是編凡《前集》五卷、《後集》八卷,皆詩賦雜文,而以所作《方外》諸篇別為一卷,附於末,蓋用楊傑《無為集》例。至於《樂府》一卷之中,如《關山月》、《楊白華》之類,皆古題,而忽以詞曲續其後,則從來無此體例。殆以宋人詞曲亦標樂府之名,故合為一。不知源流遞變,格律各殊,不可以宋之樂府竟當古樂府也。贊嘗刪定《李覯集》,蓋亦頗留心詩古文者。然所作質樸而不能健,清淺而不能腴,其於古格,僅僅具體雲爾。

別本彭惠安公文集》•七卷、《附錄》•一卷兩江總督采進本[编辑]

明彭韶撰。韶有《政訓》,已著錄。所著詩文名《從吾滯稿》,已散佚不存。是集乃禦史陳時周所重編,已多所刊削,非盡精要。《附錄》一卷,則楊守陳、陳獻章等贈言及府志傳論也。

餘力稿》•十二卷副都禦史黃登賢家藏本[编辑]

明徐貫撰。貫字元一,淳安人,天順丁丑進士,官至工部尚書,諡康懿。是集乃貫所自定,前有弘治己未《自序》。其子頤初刊於舒城,間有遺佚。嘉靖壬子,其次子健倅歸州時,複增訂梓行。詩文皆平實,亦大半應酬之作也。

栗菴遺稿》•二卷浙江汪汝瑮家藏本[编辑]

明鄭環撰。環字瑤夫,號栗菴,仁和人,天順庚辰進士,官至太常寺少卿。是集有其子《孟繩跋》,稱環集本十卷,不戒於火,茲集乃其搜輯另編者。楊守陳作環墓碑,稱其文章典雅贍密。今此本所存無多,體亦不備,不足以見其全。守陳所論,難遽定其確否也。

東白集》•二十四卷浙江孫仰曾家藏本[编辑]

明張元禎撰。元禎五歲能詩,甯靖王召見,名之曰元徵。巡撫韓雍為改今名,字廷祥,南昌人。天順庚辰進士。官至吏部左侍郎,兼翰林院學士,掌詹事府。天啟初追諡文裕。事蹟具《明史》本傳。是集凡詩文二十三卷,末卷則附錄事實祭文。元禎以講學為事。其在講筵,請增講《太極圖》、《西銘》、《通書》。夫帝王之學,與儒者異,詎可舍治亂興亡之戒,而談理氣之本原。史稱後輩《女冊》笑其迂闊,殆非無因矣。其詩文朴遬無華,亦刻意摹擬宋儒,得其形似也。

定菴集》•五卷兩淮鹽政采進本[编辑]

明張悅撰。悅字時敏,華亭人,天順庚辰進士,官至南京兵部尚書,諡莊簡,事蹟具《明史》本傳。是集凡詩一卷、文四卷,大抵流易有餘,而頗乏雋永之味。

巽川集》•十六卷、《附錄》•二卷浙江孫仰曾家藏本[编辑]

明祁順撰。順字致和,巽川其號也,東莞人,天順庚辰進士,官至江西左布政使。其集前載有韻之文,次為詩詞,次為散體,末附張元正所作墓誌、賈宏所作墓表,各為一卷。

東園詩集續編》•八卷浙江範懋柱家天一閣藏本[编辑]

明鄭紀撰。紀有《東園文集》,已著錄。是編其詩集也。初,紀子主一、主敬嘗編其詩為十二卷,今未見傳本。此本乃其少子忠蒐輯遺篇,故題曰《續集》。集中如“古塹斜連江樹沒,饑烏恒傍野人飛”、“橋頭雨歇徑初溜,天際雲收山漸多”等句,亦頗有南宋風格,然亦止於如此耳。

東瀧遺稿》•四卷江西巡撫采進本[编辑]

明彭教撰。教字敷五,號東瀧,吉水人,天順甲申進士第一,官至翰林院侍講。集中詩文,類多應酬之作。《李東陽序》雲:“敷五年僅四十餘,編摩考校之外,無由自試,而文又不盡其蘊。”蓋亦微詞也。

閔莊懿集》•八卷浙江巡撫采進本[编辑]

明閔珪撰。珪字朝英,烏程人,天順甲申進士,官至南京刑部尚書、左都禦史,事蹟具《明史》本傳。是編乃其詩集。集中七言律詩多至六卷,大抵皆酬贈之作。蓋珪老成持重,治獄平允,為當代名臣,後以不阿劉瑾告歸。其立身自有本末,吟詠則非所留意雲。

桃溪淨稿》•八十四卷江蘇巡撫采進本[编辑]

明謝鐸撰。鐸有《赤城論諫錄》,已著錄。是集凡詩四十五卷、文三十九卷。蓋李東陽因其舊本再取而芟之,故以《桃溪淨稿》為名。然瑕瑜參半,猶不能悉為刊除也。

滄洲集》•十卷、《續集》•二卷浙江汪汝瑮家藏本[编辑]

明張泰撰。泰字亨父,太倉人,天順甲申進士,官至翰林院修撰,事蹟具《明史•文苑傳》。泰為人恬淡,獨喜為詩。初與李東陽齊名。後東陽久持文柄,所學彌老彌深,而泰不幸早終,未及成就,故聲華銷歇,世不復稱。今觀是集,大抵圓轉流便,而短於含蓄,正如清水半灣,洮洮易盡,視東陽《懷麓堂集》實相去逕庭。故東陽作序亦雲:“將極於古人,而不意其遽止雲。”

西山類稿》•五卷兩淮馬裕家藏本[编辑]

明謝複撰。複字一陽,祁門人。少從吳與弼游,與陳獻章為同門友,而篤實勝於獻章。故集中有《書獻章詩後》一篇,頗詆其晚涉於佛、老。其宗旨可見。然其詩文則不出講學之門徑,與談藝家又別論雲。

陳剩夫集》•四卷福建巡撫采進本[编辑]

明陳真晟撰。真晟字晦德,改字剩夫,又自號曰布衣,家本泉州,以父隸鎮海衛戍籍,遂為漳州人。天順中,嘗詣闕上書,獻所撰《程朱正學纂要》,兼上書執政,均不見收。又上書當路,獻所撰《正教正考會通》,亦不見省而罷。又作《學校正教文廟配享疏》,擬詣闕再上,未及行而卒。事蹟具《明史•儒林傳》。是集乃真晟卒後其鄉人林祺所編。康熙己丑,儀封張伯行官福建巡撫,乃為序而刻之。所獻二書,今皆載集中。其《程朱正學纂要》,首為《程氏學制》。次為《推明朱子兼補之法》。次為《心學圖說》,其圖凡二,一為六十四卦圓圖,圖下大書一“心”字;一為《太極圖》,圖下亦大書“心”字。次為《立師說》、《補正學》、《輔皇儲》、《隆教本》、《振風教》五條。其《正教正考會要》首列《朱子學校貢舉私議》,次《敕諭大略》,次《程氏學制》,次《呂氏鄉約》,次《德業過違》二條,次《立師》、《考德》、《考文》三條。大意以為天下之事莫大乎此。故次卷載所上當路書曰:“朱子抱哭其書四百年矣,曾無一人憐而省之者。此魏鶴山、真西山、許魯齋、吳草廬諸儒不能無大罪也。既讀其書,宗其道,則實吾師也、父也。豈有視父師之哭而弟子能恝然耶?”又謂宋、元兩朝皆以不用程、朱之學,故上幹天怒,奪其命以與明,持論頗僻。又《題玉堂賞花集後》,詆諆執政,謂不賞其《程朱纂要》,而群聚賞花,後世不免謂之俗相,尤為褊激。林雍作真晟行實,稱其既無所遇,每四顧徬徨,不能自釋,亦異乎尋孔、顏之樂者矣。

履坦幽懷集》•二卷編修祝德麟家藏本[编辑]

明祝淇撰。淇字汝淵,號夢窗,海寧人。以子萃貴,封刑部主事。《明詩綜》作“祝祺”,雲“或作淇”。此本乃其家刻,明作“淇”字,則《詩綜》誤也。是集為餘姚胡培所編,凡文一卷,詩一卷。

思元集》•十六卷浙江汪啟淑家藏本[编辑]

明桑悅撰。悅有《桑子庸言》,已著錄。是編賦一卷、文八卷、詩六卷、詩餘一卷,附刻一卷,則悅之志傳也。史稱悅為人怪妄,敢為大言以欺人。朱彝尊《靜志居詩話》稱悅在長沙,著《庸言》,自詡窮究天人之際,非儒者所知,又自稱其詩根於太極。則史所雲怪妄,不虛也。所作《兩都賦》,有名於時,然去班固、張衡實不可道里計。而誇誕如是,淺之乎其為人矣。

氵來水集》•二卷兩淮鹽政采進本[编辑]

明文洪撰。洪字功大,號希素,長洲人,成化乙酉舉人,官氵來水縣教諭,故以名集。洪為待詔徵明之祖,故朱彝尊《靜志居詩話》雲:“長洲文氏,世載其德,希素先生實始之。”詩饒有恬淡之致。是集案洪《自序》稱,檢前後所作,汰之得百篇,蓋所自編。然此本末附遺文七篇,則後來又有增入,非手定之舊稿矣。

龍皋文集》•十九卷浙江孫仰曾家藏本[编辑]

明陸簡撰。簡字伯廉,號治齋,龍皋其別號也,武進人,成化丙戌進士,官至詹事府少詹事。是集有文無詩,冠以日講直解及經筵講章。李東陽為撰墓誌,稱其文縝密峻潔,力追古作,而不輕應接,有求之經歲而不得者,又雲所著已累百數十卷。今所存者僅若此,則知其佚者多也。其文義蘊未深,而平正樸實,於長沙一派為近。蓋何、李未出之前,文格大率如是也。

東海文集》•五卷兩江總督采進本[编辑]

明張弼撰。弼字汝弼,華亭人,成化丙戌進士,官至南安府知府,事蹟具《明史•文苑傳》。是集前四卷皆雜文,後一卷皆附錄吊輓銘贊之作。考《吳鉞序》,稱其子輯錄詩文若干卷,則其文原與詩合刻,此本偶佚其半也。弼工草書,為世所重。其文則直抒胸臆,不事鍛煉。李東陽《懷麓堂詩話》載,弼自評其書不如詩,詩不如文,以為英雄欺人之語。誠篤論雲。

東皋文集》•十三卷、《附錄》•一卷浙江巡撫采進本[编辑]

明陸淵之撰。淵之字克深,上虞人,成化丙戌進士,官至河南布政使。是集為其門人王汝鄰所刻。前有其門人《劉瑞序》曰:“讀先生之文者,知其大可也。乃若較聲律,評矩矱,區區於文字家者,亦淺之乎知先生矣。”殆微詞歟。

張文僖公文集》•十四卷、《詩集》•二十二卷浙江巡撫采進本[编辑]

明張昇撰。昇字啟昭,南城人,成化己丑進士第一,官至禮部尚書,事蹟具《明史》本傳。是編乃其子浙江布政使元錫所刊。前有嘉靖元年《邵寶序》,謂此書本名《柏崖集》。刻成而賜諡之命適至,遂以名之。然本傳不言有諡,或偶漏歟。昇立朝頗著風節,而其文多應酬之作。末附《瀛涯勝覽》及《北行錄》、《西行錄》,皆縷述見聞,無所考證。其詩近體多於古體,而七言近體尤多於五言。是足驗其所得矣。

使東日錄》•一卷浙江巡撫采進本[编辑]

明董越撰。越有《朝鮮賦》,已著錄。是集乃弘治元年越為朝鮮頒詔正使途中紀行之詩。考越奉使時官庶子,而刻本首行結銜乃作儒林郎大理寺。“寺”字以下刊版刓滅,不可辨其姓名,疑或校刊者所題歟。

太和堂集》•六卷浙江汪汝瑮家藏本[编辑]

明屠勳撰。勳字元勳,平湖人,成化己丑進士,官至刑部尚書,諡康僖。是編詩四卷、文二卷,以神道碑、墓誌附於末。《陳懿典序》稱合刻屠氏家藏二集,蓋其子應埈有《蘭暉堂集》,當日合為一編耳。

交石類稿》•三卷兩淮鹽政采進本[编辑]

明吳文度撰。文度字憲之,應天人,成化壬辰進士,官至南京戶部尚書,事蹟附見《明史•張泰傳》。是集詩一卷、文二卷,皆詞旨樸僿。蓋文度官汀州知府時有惠政,汀州人為之刊行以志遺愛,是固不以詞采論也。

文溫州集》•十二卷浙江巡撫采進本[编辑]

明文林撰。林有《琅琊漫抄》,已著錄。林嘗為溫州府知府,故其集以溫州名。其中《陳馬政》諸篇,皆官南京太僕寺丞時作。總題以溫州,從所終也。

孫清簡公集》•二卷兩江總督采進本[编辑]

明孫需撰。需字孚吉,別號冰檗翁,德興人,成化壬辰進士,官至南京吏部尚書,諡清簡,事蹟附見《明史•孫原貞傳》。需初為南京禦史,以劾妖僧繼曉,廷杖調外。為禮部尚書,又忤劉瑾罷官。以風節著。巡撫河南、陝西、鄖陽,抑權貴,綏流亡,尤具有循績。詩文則非所長。是集初名《冰檗稿》,其孫世良改今名。末有隆慶庚午世良記曰:“壬戌循例至京師奉遺稿。請瞿昆湖、姜晉齋摘其尤者得四帙。丁卯過常郡,謀諸王百穀,更為分門別類,厘為上下二卷。是刻豈欲上匹大方,持示海內,第俾子孫異日有所取以承藉雲耳。”其言篤實,想見需之家法。《王世貞序》謂其詩文沖然而不為藻采,淡然而若無深思,亦有微詞焉。

石淙稿》•十九卷安徽巡撫采進本[编辑]

明楊一清撰。一清有《關中奏題稿》,已著錄。考《明史•藝文志》載《一清奏議》三十卷、《石淙類稿》四十五卷、詩二十卷。今所傳《關中奏題稿》已與三十卷之數不符。此本有詩無文,首《鳳池稿》,次《省墓稿》,次《禫後稿》,次《西巡稿》,次《北行稿》,次《容台稿》,次《行台稿》,次《歸田前稿》,次《自訟稿》,次《制府稿》,次《吏部稿》,次《玉堂稿》,次《歸田後稿》,次《督府稿》,次《玉田後稿》,各以類分,止十九卷,與《藝文志》卷目亦不合。惟《督府稿》後別附簡劄一卷,當為文集中一種,裝緝誤入於此,史志或並此數之歟。

東溪稿》•十卷兩淮鹽政采進本[编辑]

明鄧庠撰。庠字宗周,宜章人,成化壬辰進士,官至南京戶部尚書,終蘇州巡撫。是編乃其詩集。凡《吟稿》五卷、《入覲聯句錄》一卷、《續稿》三卷、《別稿》一卷,而以石珤所作小傳附焉。

梅岩小稿》•三十卷浙江汪汝瑮家藏本[编辑]

明張旭撰。旭字廷曙,休甯人,成化甲午舉人,曆官孝豐、伊陽、高明三縣知縣。是集凡詩二十二卷、文八卷。其詩長於集句,采摭成語,位置聯絡,往往如出自然。其所自作,則雖律調工整,而傷於剽利,蓋學《長慶集》而不至者也。散體諸文,大抵應俗之作矣。

東田漫稿》•六卷直隸總督采進本[编辑]

明馬中錫撰。中錫字天祿,別號東田,故城人,成化乙未進士,官至左都禦史。事蹟具《明史》本傳。是集為其子師言所編。同邑孫緒序之,稱其詩卑者亦邁許渾,高者當在劉長卿、陸龜蒙之列。而其末力詆竊片語,撏數字,規規於聲韻步驟,摹仿愈工,背馳愈遠。蓋為李夢陽而發。其排斥北地,未為不當。然中錫詩格,實出入於《劍南集》中,精神魄力,尚不能逮夢陽也。

別本東田集》•十五卷直隸總督采進本[编辑]

明馬中錫撰。是集為國朝康熙丁亥,中錫鄉人賈棠所刊,凡文五卷、詩十卷。案《嵩陽雜識》曰:“李空同與韓貫道草疏,劉瑾切齒,必欲置之死,賴康滸西營救而脫。後滸西得罪,空同議論稍過嚴,人作《中山狼傳》以詆之。”王士禎《居易錄》亦稱中錫《中山狼傳》為刺李夢陽負康海而作。今其文在第五卷中。然海以救夢陽坐累,夢陽特未營救之耳。未嘗逞兇反噬,如傳所云云也。疑中錫別有所指,而好事者以康、李為同時之人,又有相負一事,附會其說也。

滇南行稿》•四卷、《附錄》•一卷江西巡撫采進本[编辑]

明蘇章撰。章字文簡,號雲崖,餘幹人,成化乙未進士,官至延平府知府。初,章官兵部主事時,因星變事劾妖僧繼曉、方士李孜省,謫姚安通判。因裒其所作共為一集,故以《滇南行稿》為名。末附詞四闋、《祭胡敬齋》文一首。《附錄》一卷,則其行實及諸家題跋與入祀鄉賢文卷也。章少問學於陳獻章之門。嘗出胡居仁於獄,與吳與弼亦友善。蓋亦刻意講學者,故所作皆率意而成,不能入格雲。

七星詩文存》•十二卷江西巡撫采進本[编辑]

明劉鴻撰。鴻字雲表,泰和人。以居七星坳,自號七星居士。成化丁酉舉人。屢上公車不第,遂放遊山水以終。是集為泰和知縣區時行所編。前有正德五年《羅欽順序》。其文風格疏暢,多自抒抑塞磊落之懷。詩則率意而成,興寄頗淺。五言絕句中《西州詞》第一首,乃全錄《西州古詞》四句,殊不可解。疑或手書是詩,其後人不考而誤收也。

碧川文選》•四卷兩江總督采進本[编辑]

明楊守阯撰。守阯字惟立,號碧川,鄞縣人,成化戊戌進士,官至南京吏部左侍郎,加尚書銜致仕,事蹟附見《明史•楊守陳傳》。按《明分省人物考》雲:“《碧川文抄》二十九卷,《雜文儲稿》又若干卷。”此本為其外孫陸錡所刻。前有《陳琳序》曰:“楊公自摘手稿凡一百五十三篇,藏於家,陸君厘為四卷”云云。則此為守阯手定之本矣。《明人物考》又雲:“守阯嘗書數語於遺稿曰:‘學文師韓吏部,學道師程伊川。’”然其文才力萎弱,不能規橅韓筆也。

西徵集》•無卷數,浙江汪汝瑮家藏本[编辑]

明林俊撰。俊有《見素文集》,已著錄。是集皆其正德四年再起官四川巡撫,平定巴夔土寇時作,故以“西征”為名,凡詩歌一百二篇、跋二篇、賦一篇、書二十三篇、祭文二十四篇、序四篇、記五篇,末附戴錦所撰《西征傳》,述靖亂始末頗詳。

半江集》•十五卷兩淮馬裕家藏本[编辑]

明趙寬撰。寬字栗夫,號半江,吳江人,成化辛丑進士,官至廣東按察使。是集初為其邑人王思誠所刊,王守仁、費宏皆為之序。《守仁序》不載卷數,但惜其遺稿散佚。《宏序》稱詩六卷,文如之。此本凡詩八卷、文七卷,蓋其仲子禴掇拾補輯,又增三卷也。

柴墟齋集》•十五卷兩江總督采進本[编辑]

明儲巏撰。巏字靜夫,號柴墟,泰州人,成化甲辰進士,官至戶部侍郎。劉瑾用事,引疾歸。瑾誅,複起,調南京吏部侍郎。卒諡文懿。事蹟具《明史•文苑傳》。是集為其曾孫耀所刊,詩五卷、序文三卷、墓誌一卷、雜著二卷、奏疏一卷、書簡三卷。巏嘗與李夢陽、何景明、徐禎卿相倡和。其詩規仿陶、韋,文亦恬雅,至於才力富健,則不及夢陽等也。

虛齋先生遺集》•十卷編修祝德麟家藏本[编辑]

明祝萃撰。萃字維真,海甯人,成化甲辰進士,官至廣東布政司參政。是集文五卷、詩五卷。文頗舂容,詩亦妥帖,蓋成、弘間台閣體之也。

蔡文莊集》•八卷浙江巡撫采進本[编辑]

明蔡清撰。清有《易經蒙引》,已著錄。其集凡有二本,一為石崖葛氏所刊,即《明史•藝文志》所載五卷之本;一即此本,乾隆壬戌其族孫廷魁所重刊也。自一卷至五卷,仍其舊文而重訂其目,又搜輯墨蹟遺稿為《補遺》一卷。附以其孫邦駒所集事蹟及志書傳序為《附錄》二卷。集中有《與孫九峰書》,述甯王宸濠譏其不能詩文。《廷魁序》中因反覆辨論,曆詆古來文士,而以清之詩文為著作之極軌。夫文以載道,不易之論也。然自戰國以下,即已岐為二途,或以義理傳,或以詞藻見,如珍錯之於菽粟、錦繡之於布帛,勢不能偏廢其一。故謂清之著作主於講學明道,不必以聲偶為詩,以彫繪為文,此公論也。謂文章必以清為正軌,而漢以來作者皆不足以為詩文,則主持太過矣。《廷魁序》又稱以家藏《密箴》、善本《太極圖說》、《河洛私見》三種附焉,而此本無之。蓋本各自為書,故或附載或別行也。

雪洲文集》•十四卷浙江巡撫采進本[编辑]

明黃瓚撰。瓚字公獻,儀真人,成化甲辰進士,官至南京兵部侍郎。是集乃其子襄所刊。自一卷至六卷為詩,自七卷至十二卷為文,十三、十四兩卷題曰《續集》,詩文並列,蓋補遺也。詩多伉厲之響,文亦意境未深。集中載為山東巡撫時薦劾方面各官疏,於所糾之人,俱闕其名,殆不欲暴人之短耶。

雨村集》•四卷直隸總督采進本[编辑]

明周東撰。東字伯震,號雨村,阜城人,成化甲辰進士,官至大理寺少卿。以伉直忤劉瑾。時寘鐇將變,乃使勘事陝西。會亂作,死之。是集詩一卷、雜文一卷,其後二卷為《正論》八篇,蓋東所著之子書,編以入集。詩文皆不甚留意。《正論》多刺時之語,蓋亦發憤而著書。然東之足不朽者,終在氣節也。

松籌堂集》•十二卷兩淮鹽政采進本[编辑]

明楊循吉撰。循吉有《蘇州府纂修識異》,已著錄。其平生詩文雜著幾及千卷,蕪累頗甚。是集雖經別裁,尚多俗體。蓋循吉任誕不羈,故其詞往往近俳雲。

都下贈僧詩》•一卷浙江汪汝瑮家藏本[编辑]

明楊循吉撰。循吉好與方外遊。成化丙午,大給祠牒,吳僧多集京師。其所識緇流,時或往訪。比其還也,各賦詩以送之,因錄為一通。吳寬跋其後。後二年,循吉複摹寬書,刻之持定塔院。

菊花百詠》•一卷浙江汪汝瑮家藏本[编辑]

明楊循吉撰。以菊花種類,各案其名,系以七言絕句,分為十一類。《天文類》自《滿天星》以下三首,《地理類》自《嶽州紅》以下三首,《人物類》自《狀元紅》以下二十一首,《宮室類》《金樓子》一首,《珍寶類》自《銀絞絲》以下七首,《時令類》自《海棠春》以下六首,《花木類》自《白牡丹》以下三十二首,《身體類》自《金寶相》以下三首,《鳥獸類》自《金鳳仙》以下十三首,《衣服類》自《黃疊羅》以下十四首,《器用類》自《蘸金香》以下十八首。

齋中拙詠》•一卷浙江汪汝瑮家藏本[编辑]

明楊循吉撰。凡古今體詩二十一首,皆循吉官禮部主事,以病乞歸,將發京師,及至家後所作,又以成化甲辰、丙午至弘治戊申所作聯句詩六首附於末。徐景鳳匯刻循吉所著為《南峰逸稿》,此其一種也。

燈窗末藝》•一卷、《攢眉集》•一卷浙江汪汝瑮家藏本[编辑]

明楊循吉撰。皆所作古文。合兩集僅四十餘首,頗宕逸有奇氣,而縱橫曼衍,亦多不入格。徐景鳳亦嘗刻入《南峰逸稿》中。

東所文集》•十三卷浙江汪啟淑家藏本[编辑]

明張詡撰。詡有《白沙遺言》,已著錄。是集凡雜文十卷、詩三卷。其學出於新會,故所為《白沙文集序》、《白沙遺言纂要序》、《周禮重言重意互注序》及《學記與友人往復》諸書,大抵皆本陳氏之說。

南海雜詠》•十卷浙江汪汝瑮家藏本[编辑]

明張詡撰。是集雜詠廣州古跡,分為九門。每題之下,各列小序,皆摭志乘為之,無所糾正。詩亦罕逢新語。

李大厓集》•二十卷、《附錄》•一卷浙江孫仰曾家藏本[编辑]

明李承箕撰。承箕字世卿,嘉魚人。讀書大厓山,自號大厓居士。成化丙午舉人。嘗徒步至嶺南,從陳獻章遊。及歸,遂隱居黃公山,不復仕進。《明史•儒林傳》附載於《獻章傳》末。是編乃其弟立卿所刻。《明史•藝文志》載《大厓集》二十卷,與此本合。前十二卷為詩,後八卷為雜文。《附錄》一卷,則墓表、行狀及陳獻章所贈詩文。前有其兄承芳所作《采菊稿引》。《采菊稿》者,即獻章所贈古詩凡十三首,裝潢成卷,以其首句有“采菊”二字,因以名焉。然此宜入《附錄》,乃以冠諸簡端,蓋欲假獻章以重承箕,殊非體例。且重不重系乎其人,亦不系乎其師也。

費文憲集選要》•七卷兩江總督采進本[编辑]

明費宏撰。宏字子充,鉛山人,成化丁未進士第一,官至史部尚書、華蓋殿大學士,諡文憲,事蹟具《明史》本傳。所著《鵝湖摘稿》本二十卷。此本乃徐階、劉同升所選錄,非全帙也。

湘皋集》•三十三卷浙江孫仰曾家藏本[编辑]

明蔣冕撰。冕字敬所(案《明史》本傳,冕字敬之,然編首王宗沐、黃佐、陳邦偁、呂調陽四序俱稱敬所,同時之人不應有誤,疑《明史》乃刊本之訛),全州人,成化丁未進士,官至戶部尚書、謹身殿大學士,諡文定,事蹟具《明史》本傳。是集分奏對四卷、奏疏三卷、附錄召對及經筵講章敕諭等稿一卷、詩八卷、詞一卷、序記等雜文十六卷。冕當正德之末,主昏政怠,獨持正不撓。凡所建白,俱切時務。嘉靖初大禮議起,冕固執為人後之說,卒齟齬以去。豐裁岳嶽,在當時不愧名臣。其詩文則未能挺出也。

別本熊峰集》•四卷浙江汪汝瑮家藏本[编辑]

明石珤撰。珤有全集十卷,已著錄。案朱彝尊《明詩綜》,稱珤所著名《恒陽集》。曲周令皇甫汸刪定為四卷,詩僅一百九十餘首。今此集題作《熊峰先生集》,前後無序跋,詩亦一百九十餘首。而《詩綜》所錄惟《春日雜言》、《秋蓮曲》、《會昌宮詞》三首在集中,其《送邵國賢》、《芟田行》、《春渡滹沱》諸篇皆未之載。疑此為初刊別行之本,非汸所選,故集名亦各不同。然卷數篇數又合,殊不可解。今未見原刻,其同異莫能詳也。以此雖舊本,而不及康熙中所刻新本之賅備。故錄其新本,而此本附《存目》焉。

堇山集》•十五卷浙江孫仰曾家藏本[编辑]

明李堂撰。堂字時升,鄞縣人,成化丁未進士,官至工部右侍郎、總理漕河。鄞有赤堇山,即《越絕書》所謂“赤堇之溪,涸而出銅”者。堂居其側,故以名集。其文根據未深,持論頗多臆斷。

西軒效唐集錄》•十二卷浙江孫仰曾家藏本[编辑]

明丁養浩撰。養浩字師孟,別號西軒,仁和人,成化丁未進士,官至雲南布政使。是集詩八卷、文四卷。其名“效唐”者,蓋取法唐人之意,然殊不類唐音也。

鼇峰類稿》•二十六卷浙江巡撫采進本[编辑]

明毛紀撰。紀有《密勿稿》,已著錄。是集乃紀致仕後所手定。前十八卷為文,後八卷為詩。朱彝尊《明詩綜》載紀有《鼇頭類稿》,蓋即此編。校刊偶疏誤以“峰”字為“頭”字也。

赤城集》•二十三卷兩淮馬裕家藏本[编辑]

明夏鍭撰。鍭字德樹,天臺人,成化丁未進士,官至南京大理寺左評事,事蹟附見《明史•夏塤傳》。其詩欲為別調,而轉乖雅則。文亦惟意所如,不可繩以古法。史稱鍭弘治四年謁選時,疏請複李文祥、羅倫官,並請罷大學士劉吉,忤旨下獄。後官評事時,又疏論賦斂、徭役、馬政、鹽課利弊及宗藩、戚裏侵漁狀。蓋亦讜正之士,非專意於詞章者也。

西巡類稿》•八卷浙江範懋柱家天一閣藏本[编辑]

明吳廷舉撰。廷舉字獻臣,梧州人,成化丁未進士,官至南京工部尚書,諡清惠。事蹟具《明史》本傳。此集乃其正德初官廣東按察司副使時,巡曆省治以西諸郡所上奏疏及往來文牘詩詞之類,故曰《西巡類稿》。《明史》言其發中官潘忠罪,為忠反訐下詔獄。劉瑾矯詔枷之,幾死。今觀此編,廷舉所上凡十疏,內有劾岷王府內監陳鶴稱令旨差往廣東,違法乘驛騷擾;又奏各省鹽務差內監查盤者,因斂銀內進;又有人事銀以賄各衙門,賀禮銀以賄司禮監。此三者並科擾百姓,請敕禦史體察。而盤查廣東鹽庫之內監韋霦將鹽課盡解京,令廣東無以充軍餉。其事不可行。其關涉於內官者不過如此,無發潘忠罪事。編首有《劉瑞序》雲:“逆瑾切齒於君,其黨探望風旨誣奏,即械下錦衣衛獄,枷吏部門左,垂死而後釋之。”瑞,廷舉同時人,其言必得實,然則史傳疑誤也。

月湖集》•四十八卷浙江巡撫采進本[编辑]

明楊廉撰。廉字方震,豐城人,成化丁未進士,官至南京禮部尚書,諡文恪,事蹟具《明史•儒林傳》。是編凡分六集。以所作歲月核之,《月湖淨稿》十九卷、《續稿》二卷、《遺稿》一卷,當在前;《月湖四稿》十卷、《五稿》七卷、《六稿》七卷,當在後。原本次序顛倒,蓋編次偶誤也。廉以氣節稱,而其父崇嘗從吳與弼遊,因亦喜講學。請頒薛瑄《讀書錄》於同朝,請躋周、程、張、朱於漢、唐諸儒上,皆其所奏。故其詩多涉理路,其文亦概似語錄雲。

程念齋集》•十卷江西巡撫采進本[编辑]

明程楷撰。楷字念齋,饒州人,成化丁未進士,改庶起士。是集末有《方蓂跋》,稱其家居時所著有《東樓南樓日錄》,游太學時有《屏嵐書屋稿》,官翰林時有《來英亭稿》,皆散落不存。此本乃其郡人史簡所摘抄,凡文七卷、詩詞八卷。古文具有間架,而醞釀未深;詩詞亦多率意之作,不留心於陶煉。

 上一卷 ↑返回頂部 下一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