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庫全書總目提要/卷177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目錄 四庫全書總目提要
←上一卷 卷一百七十七•集部三十 下一卷→


卷一百七十七 集部三十


《四庫全書總目提要》紀昀等

○別集類存目四

目录

少鶴詩集》•八卷兩江總督采進本[编辑]

明“武岡王”顯槐撰。顯槐,楚端王榮氵戒第三子、湣王顯榕之弟,嘉靖十七年封。榮氵戒嘗自稱黃鶴道人,故顯槐自號曰“少鶴”,嘉靖乙巳,顯榕為其世子英燿所弑,世宗命顯槐攝國事,事蹟附見《明史•楚王植傳》。此集乃其解政後,所自編也。《千頃堂書目》載,顯槐尚有文集及續集八卷,今未之見,惟此集存。

雁湖釣叟自在吟》•九卷、《附錄》•一卷浙江孫仰曾家藏本[编辑]

明王周撰。周字質齋,嘉興人。屢試不售,自號“雁湖釣叟”。是集以年月先後編次,其詩皆率意直書,不拘格律,故名曰《自在吟》。末附錄同時“題贈”一卷,並前“序”、“後跋”,皆稱其子為觀察,而不著其名。據王錫命、張大忠等題詞,咸自稱年侄,證以《太學題名碑》所載,知其子乃嘉靖乙未進士王俸,後官至都禦史。是編前四卷,所稱“北上寓京諸詩”,即俸官京師迎養時作也。

十嶽山人詩集》•四卷浙江孫仰曾家藏本[编辑]

明王寅撰。寅字仲房,一字亮卿,歙縣人。嘗北走大樑,問詩於李夢陽。中年習禪,事古峰和尚。古峰曰:吾遍遊海內五嶽,今將遍曆海外五嶽,而後出世。寅聞其語而悅之,因自號“十嶽山人”。是集,寅所自編。其詩音節宏亮,皆步趨北地之派,而鑄語未堅,時多累句。

邊仲子詩》•一卷山東巡撫采進本[编辑]

明邊習撰。習字仲學,濟南人,戶部尚書貢之次子。王士禎《論詩絕句》所謂“不及尚書有邊習,猶傳林雨忽沾衣”者是也。貢雖仕宦通顯,而圖籍以外無餘資,習竟貧困以沒,僅存其七十歲客孫氏時詩一卷,本名《睡足軒集》,士禎與徐夜共選定之,附刻其父詩集後,改題今名。習詩遠不及其父,尤多應俗之作,其《輓李東陽》二詩,論雖公而評太訐,亦乖詩品,夜等特以名父之子,重之耳。

世經堂集》•二十六卷安徽巡撫采進本[编辑]

明徐階撰。階所編《武穆集》,已著錄。是集文二十四卷,賦、頌、詩、詞二卷,其中敷陳治體之文,皆能不詭於正,餘則未見所長。

少湖文集》•七卷兩江總督采進本[编辑]

明徐階撰。是集乃階外謫延平府推官時,三年秩滿北上,延平士人裒其前後諸作,為之付梓。凡文五卷,語錄一卷,詩一卷。大都應酬之文,十居六七,皆不足以傳,特用志遺愛雲爾。

歐陽南野集》•三十卷江蘇巡撫采進本[编辑]

明歐陽德撰。德字崇一,泰和人。嘉靖癸未進士,官至禮部尚書,卒諡文莊。事蹟具《明史•儒林傳》。是集為其門人王宗沐所編,凡《內集》十卷,皆講學之文;《外集》六卷,皆應制及章奏、案牘之文;《別集》十四卷,則應俗之詩文也。德之學,宗法姚江,故惟以提唱良知者為內,而餘則外之、別之雲。

南野文選》•四卷江西巡撫采進本[编辑]

明歐陽德撰。此本為隆慶中,其門人馮惟訥等所編。於全集僅十分取一,然德在朝著述,如《建儲》、《災異》諸疏,皆能言人所不能言,而是編不載,則惟訥等所錄皆講學之文故也,是可以觀明儒之所尚矣。

笠江集》•十二卷浙江孫仰曾家藏本[编辑]

明潘恩撰。恩字子仁,上海人。嘉靖癸未進士,官至左都禦史,諡恭定。事蹟附見《明史•周延傳》。是集為諸生聶叔頤所編,凡賦、詩五卷,策、表、箋、序、碑、記四卷,說、對、贊、志、銘、祭文及雜述三卷。前有陸樹聲《序》,稱恩所著有《笠江集》,《笠江近稿》,皆已梓行。既沒,而其子允哲、允端,合前後刻匯為《恭定全集》。今此本仍題曰《笠江集》,殆當時編集未成,故以“新序”冠於“舊本”歟?

章介菴集》•十一卷江西巡撫采進本[编辑]

明章袞撰。袞字汝明,臨川人。嘉靖癸未進士,官至陝西按察司副使。是集首載《大學口義》、《中庸口義》各一卷,皆訓釋章句之語;三卷以下皆雜文,十卷為各體詩,而以《隨筆》、《瑣言》終焉。《瑣言》者,袞所作語錄也。其文疏爽,而頗乏體要。《序王臨川集》幾萬言,極論新法之善,謂:元祐若能守而不變,孰非繼述之善。又論:公以瞑眩之藥,攻治之於先;司馬公又以瞑眩之藥,潰亂之於後,遂使國論屢搖,民心再擾云云。毅然翻久定之案,可謂桑梓情深矣。

芝園定集》•五十一卷、《別集》•十一卷浙江汪汝瑮家藏本[编辑]

明張時徹撰。時徹有《善行錄》,已著錄。是集凡分二編:一曰《定集》,為賦詩二十卷,雜文二十七卷,史論四卷;一曰《別集》,為奏議五卷,公移六卷。詩文皆分體,而律詩中,又分《兩京》、《藩臬》、《歸田》三稿,《明史•藝文志》載:《芝園全集》八十五卷。考《浙江通志》,時徹尚有《芝園外集》,史蓋合而總計之。然《浙江通志》載:《芝園定集》五十六卷,別集十一卷,外集二十四卷,與此卷數亦不合。或《定集》當為五十一卷,《別集》當為十一卷,《外集》當為二十四卷,共八十六卷,史誤“八十六”為“八十五”;《通志》誤“五十一”為“五十六”歟?其詩文不出常格,樂府喜用古題,而所擬諸篇,皆舍其本詞而擬其增減,入樂之詞,未免逐影而失形,史論尤多偏駁。

疣贅錄》•九卷、《續錄》•二卷江蘇巡撫采進本[编辑]

明顧夢圭撰。夢圭字武祥,號雍裏,昆山人。嘉靖癸未進士,官至江西右布政使。此集為夢圭所自編,同裏歸有光《序》之。末載《府志列傳》及有光所撰《墓誌》,則其五世孫登重刊時,所附入也。首二卷為《就正編》,乃其讀書劄記之語,上卷論“五經”、“四書”,下卷皆雜論,而說經講學者居多,大旨以心學為宗,闡王守仁之餘緒。考有光《序》中稱:夢圭暇日,以所為文,名之曰《疣贅錄》,則疣贅但其文集之名,不應冠於此書。《蘇州府志》載:其有《北海》、《齊梁》、《武平》、《還山》諸稿,集中亦不標此名。意者四稿乃其詩集,與就正編皆別行,登重刊時,始合為一編,而仍襲其文集之名歟。文凡五卷,詩凡四卷,續錄則文一卷有奇,而詩附焉。詩文皆平正通達,直抒胸臆,無鉤章棘句之習,惟詩有捶字未堅者,蓋當有明中葉,風氣初更,學問移於“姚江”,而文章未移於“北地”,猶沿“長沙”舊格者也。

北泉集》•無卷數,副都禦史黃登賢家藏本[编辑]

明藍田撰。田字玉甫,號北泉,即墨人。嘉靖癸未進士,官至河南道監察禦史。事蹟附見《明史•葉應驄傳》。當張璁等希旨議大禮,田反覆抗論,凡七上章,受廷杖幾殆。複糾劾陳洸不法事,直聲動一時。今集中惟錄《劾禮部尚書席書》一疏,不知何故。其他古近體詩及書記、雜文,亦未分卷。考《千頃堂書目》,田有《侍禦集》十卷,又《東歸唱和》一卷,則此本已非完書,且田生平可傳者,在諸諫草,今章疏闕佚,則此本,非菁華所在矣。

石比部集》•八卷江蘇周厚堉家藏本[编辑]

明石英中撰。英中字子珍,上海人。嘉靖癸未進士,官刑部主事。是集凡詩三卷,文四卷。英在西曹,以受誣被囚,其《七宣紀夢》及《古樂府》等篇,皆獄中所作,頗磊落有氣。嘗自評其文,如赤手捕龍蛇,蓋才情俊逸,而未能斂才就法者也。

飛鴻亭集》•二十卷兩淮鹽政采進本[编辑]

明吳鵬撰。鵬字萬里,秀水人。嘉靖癸未進士,官至吏部尚書。飛鴻亭者,鵬謝事娛老之所,因以名集。《千頃堂書目》作十二卷,此本實二十卷,蓋黃虞稷誤倒其文也。鵬常使安南,故集中有《征南行》諸篇,其詩文,多應酬之作,未能精汰,後有其孫維貞《跋》,稱於奏疏外檢得若干首,又雲先有狀譜之作,今是集俱不載,豈尚有闕佚耶?

葉海峰文》•一卷浙江範懋柱家天一閣藏本[编辑]

明葉良佩撰。良佩有《周易義叢》,已著錄。《天臺志》稱:良佩所著,有《海峰堂前稿》十八卷。此冊乃天一閣鈔本,所載皆雜文,僅四十二頁,蓋後人所摘錄,非其全集也。

兩崖集》•八卷湖北巡撫采進本[编辑]

明朱廷立撰。廷立有《鹽政志》,已著錄。是集凡詩四卷,文四卷,其門人兵部尚書劉體乾撰《墓誌》,稱其學出於“姚江”,而擠之者複出自“姚江”之流。今其文集內推尊王守仁甚至,而詩集中《東鄰女》、《西鄰婦》二首,詳其詞意,實有所托諷,意即指所謂擠之者歟?講學而至相傾軋,不知所講何學也。

水西居士集》•八卷山東巡撫采進本[编辑]

明華鑰撰。鑰字德啟,號水西,無錫人。嘉靖癸未進士,官至兵部郎中。是集詩二卷,文六卷,其詩多慶賀贈答之什,流麗有餘,而深厚不足,其文亦尚未成就。

春谿詩集》•四卷浙江朱彝尊家曝書亭藏本[编辑]

明狄沖撰。沖字仲虛,溧陽人。嘉靖癸未進士,官至南京工部郎中。是集分《未達》、《筮仕》、《南行》、《移滇》、《居筠》、《近遊》、《金陵》七稿,其《擬李東陽樂府一百二首》,自謂神似,然全襲原題,篇模句仿,實床上床、屋下屋也。

王鳳林文集》•四卷、《詩集》•三卷浙江汪汝瑮家藏本[编辑]

明王從善撰。從善字承吉,號鳳林,襄陽人。嘉靖癸未進士,官吏部考功司主事。是編乃其子之瑞所編,多牽率應酬之作,《千頃堂書目》不著錄,殆偶未見歟。

中川遺稿》•三十三卷浙江巡撫采進本[编辑]

明王教撰。教字庸之,祥符人,嘉靖癸未進士,官至南京兵部右侍郎。是集乃其子在阡所編,凡賦二卷,古今體詩十三卷,樂章及詩餘一卷,雜文十九卷,前有李濂《序》,稱其學窺本原,志在康濟,居嘗語人曰:“吾賦性蹇拙,詞翰誠非所長。”是教平日本不以詩文自命,故所作卷帙雖富,大抵縱筆所之,不甚翦裁結構也。

水洲文集》•四卷兩江總督采進本[编辑]

明魏良弼撰。良弼字師說,別號水洲,新建人。嘉靖癸未進士,官至禮科都給事中,以劾張璁為所中,削籍歸;隆慶初,即家晉太常寺少卿致仕;天啟初,追諡忠簡。事蹟具《明史》本傳。是集為南昌劉曰寧所刪訂,豐城熊劍化為刻於華亭。據其原目,凡《奏議》、《書簡》、《語錄》、《撰述》、《詩賦》等五卷,附錄《碑記》、《行略》一卷。此本佚其第三卷之《語錄》與其第四卷之《撰述》,僅存四卷,非完帙矣。原《序》稱其學為陽明高弟,建言受杖者三,今《疏稿》具載一二卷中,蓋亦剛直之士,詞章則非所長也。

東遊集》•一卷浙江汪啟淑家藏本[编辑]

明黃金撰。金號莘溪,莆田人。嘉靖癸未進士,官山東新城縣知縣。是集即其赴新城時所作,自出京至濟南,凡所遊歷,俱紀以詩,率皆淺易,又間以應酬雜著,若《賀施少府榮膺旌獎序》之類,錯載於詩之前後,尤無體例。

北海野人稿》•一卷兩江總督采進本[编辑]

明黃禎撰。禎字德兆,號“北海野人”,安邱人。嘉靖癸未進士,官至吏部文選司郎中。《府志》稱其免官歸,日事吟詠,為文力追古作者,與李舜臣齊名,海內謂之李、黃。然明代他書,不甚著李、黃之名,疑《輿記》誇飾之詞,未必確也。宋弼山《左明詩鈔》,謂禎有《北上》及《戶部》、《符台》諸集,是編僅鈔存“騷賦”九首,五言古詩數十首,前後無“序”、“跋”,蓋非全帙矣。

漳埜文集》•八卷兩江總督采進本[编辑]

明李新芳撰。新芳字元德。別號漳埜,潞州人。嘉靖癸未進士,官至監察禦史。是集為其門人楊世卿所編。前六卷為“雜文”,後二卷為“詩賦”,以“行狀”、“墓誌”附於後。其文講學之作多至三卷,而他文宗旨亦不離乎是,其詩亦濂洛、風雅之派也。

端簡文集》•十二卷兩江總督采進本[编辑]

明鄭曉撰。曉有《禹貢圖說》,已著錄。是編第一卷為《說經》,第二卷為“詩”,第三卷至八卷為“雜文”,第九卷至十二卷為“奏疏”。於奏疏中又分三類,首“淮揚”,次“兵部”,次“刑部”。曉熟諳典故,通達國體,志在經世,於韻語頗不多作,其文亦直抒所見,不以詞藻求工,前有萬曆庚子彭夢祖《序》,稱曉著作甚富,歿後懼累畀火,存者未及什一,其孫敬仲始為蒐集,付梓雲。

婁子敬文集》•六卷浙江巡撫采進本[编辑]

明婁樞撰。樞字子敬,河內人。嘉靖乙酉舉人,官廣宗縣知縣。集中雜著,頗留心經世之學。其《論〈資治通鑒〉》,專以首篇《命晉大夫為諸侯立論》,雖亦有所見,而以此一條遂欲盡《通鑒》之義,未免主持太過。至於《韓延壽、趙廣漢考》,《甘陳功罪考》,《唐棄維州考》,則皆人人意中語耳。

海樵先生集》•二十一卷安徽巡撫采進本[编辑]

明陳鶴撰。鶴字鳴野,山陰人。案《浙江通志》:鶴,嘉靖乙酉舉人,年十七,襲蔭紹興衛百戶,非其志也,遂棄官稱“山人”,則亦孤僻之士矣。是編賦一卷,古體詩四卷,近體詩九卷,文七卷。隆慶丁卯,其子以世職蒞兵粵東,屬南海盧夢陽、番禺黎民表校正編次。明自中葉以後,山人墨客,多以詩遨遊公卿間,然有才者纖詭,使氣者粗疏,體格蕪雜,率同一轍。朱彝尊《詩話》稱鶴才鋒雖鈍,而鑄詞差醇,似比諸家稍勝,考盧夢陽《序》,稱其築室飛來山麓,閉戶伏枕,手不釋卷,足不下床者七年。蓋卷軸較多,故與枵腹拈韻者異也。其絕句頗為清雋,不止彝尊所摘律詩數聯,然趁筆而出,往往利鈍互陳,視孫一元《太白山人集》,尚未足旗鼓相當焉。

長穀集》•十五卷安徽巡撫采進本[编辑]

明徐獻忠撰。獻忠有《吳興掌故》,已著錄。是集賦一卷,詩三卷,文十一卷。嘉靖甲子,松江府知府袁汝是與其鄉士大夫醵金刻之,編次者,其門人董宜陽也。朱彝尊《詩話》稱:其詩沖澹無累句,所少者警拔。足為定評。至其《論松江加耗》、《守備》、《錢法》、《水利》諸書,條析利弊,皆頗詳悉,在一鄉亦足資考核焉。

胥台集》•二十卷浙江汪汝瑮家藏本[编辑]

明袁袠撰。袠有《世緯》,已著錄。是編,詩不失體格,而特乏堅蒼;文亦俊爽,而醞釀未免少薄。初為其嗣子尊尼所刊,詩文各十卷,題曰《袁永之集》。此本,為萬曆甲申衡藩所重刊,改題曰《胥台集》,實則一書,故《千頃堂書目》載:《袁永之集》二十卷,注作《胥台集》也。前有左長史鄭複亨《序》,言衡府司理張炳忠為袠之甥,以是集贄於衡王,因為開雕雲。

趙浚穀集》•十六卷浙江汪汝瑮家藏本[编辑]

明趙時春撰。時春有《平涼府志》,已著錄。時春素以將略自命,不屑屑以詩文名,然《明史》本傳,稱其讀書善彊記,文章豪肆,與唐順之、王慎中齊名。今觀其詩文,多慷慨自喜,不可拘以格律,胡松《序》所謂秦人而為秦聲,亦其風氣然也。然則史所謂文章豪肆者,長短俱在是矣。是集詩六卷,文十卷,皆編年而不分體。徐階《序》稱十六卷,與此集合。李開先《序》,則謂詩六卷,文九卷,凡十五卷。續有作者,當續入之。蓋開先《序》在嘉靖乙丑,而階《序》在萬曆庚辰。時春沒後十五年,又有所續入也。

別本浚穀集》•十七卷安徽巡撫采進本[编辑]

明趙時春撰。此本凡詩二卷,賦及雜文十五卷,有其甥周鑒《序》。《明史•藝文志》載,《時春集》作十七卷,即據此本也。

雲崗選稿》•二十卷浙江孫仰曾家藏本[编辑]

明龔用卿撰。用卿字鳴治,懷安人。嘉靖丙戌進士第一,官至南京國子監祭酒。是編:首賦,次詞,次詩,次雜文。考古人以詞為詩餘,今編入詩前,殊乖體例,所作亦大抵館閣體也。

東匯詩集》•十卷兩江總督采進本[编辑]

明呂希周撰。希周字師旦,崇德人。嘉靖丙戌進士,官至通政使。是集編於嘉靖甲寅,其子端甫《志》雲:“始自乙酉,迄今甲寅,共詩一千二百八十九首。呈於太保東湖公,欣然命付之梓。”東湖,陸炳別號也,為希周門人。朱彝尊《詩話》雲:“東匯於詩,亦沾沾自喜,其集不甚傳。”由其子請論定於陸武惠也,同裏曹秋岳侍郎,集明三百年名公手跡,裝潢成冊,多至七百家,《東匯雜詩》在焉:比集中所載者較勝。今詳端甫《志》,希周家居至甲寅尚無恙,曹溶所集,當是其甲寅以後詩歟?

陸簣齋集》•十卷、《外集》•二卷禮部尚書曹秀先家藏本[编辑]

明陸垹撰。垹有《簣齋雜著》,已著錄。是集為鬱天民所編,外集二卷,則附錄“誥敕”、“志狀”,及“贈送”、“誄奠”之文,與士民頌德之作也。徐階志其墓,稱垹讀書恥為章句,嘗曰:人心與事物不相離,舍事物而徒求諸心者,禪學也。逐事物而不求諸心者,俗學也。故集中有《〈傳習錄〉存疑》,不附和陸學;又有《〈詩傳〉存疑》,亦不盡墨守朱學。持論可謂篤實,詩文則多近質樸,蓋非所留意雲。

田叔禾集》•十二卷浙江汪汝瑮家藏本[编辑]

明田汝成撰。汝成有《炎徼紀聞》,已著錄。其全稿本名《豫陽集》,亦名《楊園集》。此集乃汝成晚年令其子藝蘅所編,凡詩文三百六十九首,五十以後所作,均不在是焉。汝成歸田後,盤桓湖山,搜剔名勝,殊以風流自賞,其詩律隊仗修整,頗自娟娟秀出,然使逢大敵,則未足相當,文體亦頗傷平易。

玩芳堂摘稿》•四卷兩江總督采進本[编辑]

明王慎中撰。慎中有《遵岩文集》,已著錄。此本乃嘉靖中江陵曹忭以禦史巡按江西,取篋中所有慎中之文,校而刻之,僅一百首,故以摘稿為名。

江午坡集》•四卷江西巡撫采進本[编辑]

明江以達撰。以達字於順,號午坡,貴溪人。嘉靖丙戌進士,官至湖南提學副使(案《千頃堂書目》作福建提學,誤。福建去湖廣頗遠,不至忤楚藩也),以忤楚藩系獄。後放歸,病卒。《明史•文苑傳》,附見《王慎中傳》中。朱彝尊《靜志居詩話》曰:“午坡以北地文,出廬陵、眉山之上。”又謂:“昌黎詩不逮文,尚染習氣”云云。今考其語,見集中所載《張東沙集序》。然其《與霍渭崖論文書》雲:模形者神遺,斫句者氣索,景會者意脫,蕊繁者荄衰。譬諸畫地為餅,以餤則難;刻木為人,束之衣冠,與之酬色笑,而施揖讓則不可。其於正、嘉之時,剽竊摹擬之病,又未嘗不知之,而趨向如是,何耶?

芻蕘錄》•二十卷江蘇周厚堉家藏本[编辑]

明馮恩撰。恩字子仁,華亭人。嘉靖丙戌進士,官南京監察禦史,以疏論張璁、汪鋐、方獻夫三人,下獄擬死。其子行可,刺血書疏請代死,謫戍雷州。越六年赦歸。隆慶初,進大理寺丞,致仕,事蹟具《明史》本傳。是集凡文十五卷,詩五卷。恩為行人時,嘗奉命勞兩廣總督王守仁,因從王守仁講學。故其詩文得守仁餘緒為多,其最得名者,在《嘉靖壬辰彗星見應詔陳言》一疏;其被禍也,蓋坐以上《言大臣德政律》,固非其罪。然恩為禦史,抨擊權奸,是其職也。至於所不抨擊者,置之不論可矣。乃一一臚舉所長,類乎薦牘。是既欲有所退,又欲有所進,卿相之簡擢,台諫操之矣,此亦憤激一決,不暇擇言。既乖政體,又授議者以間也,且稱禮部尚書夏言、多蓄之學,不羈之才,駕馭任之,庶幾救時宰相;禮部右侍郎顧鼎臣,警悟疏通,不局偏長,器足任重。核以二人本傳,亦皆不確。蓋其忠鯁之氣,足貫金石,而立言則不必盡當,是固當分別觀之者耳。

少泉集》•三十三卷浙江孫仰曾家藏本[编辑]

明王格撰。格字汝化,京山人。嘉靖丙戌進士,改庶起士,出為分巡河北道按察司使僉事。世宗南巡,坐行宮火,杖黜;隆慶初,授太僕寺少卿,致仕。《明史•文苑傳》附見《王廷陳傳》末。《千頃堂書目》載:格《少泉集》十卷。今考此本,凡《詩選》十卷,《詩續選》八卷,《詩新選》六卷,《文選》五卷,《續文選》四卷,共三十三卷。黃虞稷蓋僅得其詩選著錄也。朱彝尊《靜志居詩話》稱,其信口矢筆,合作者寡。今考王世貞《序》雲:公於意非不能深,不欲使其淫於詩之外;於象非不能極,不欲使其遊於見之表;才不可盡,則引矩以囿之;亂不勝靡,則為質以禦之。詳其語意,殆亦微詞也歟?

穀原文草》•四卷兩江總督采進本[编辑]

明蘇祐撰。祐有《逌旃瑣語》,已著錄。是編,乃其文集也。原分四卷,每卷又自分上下,詞多駢麗,規仿文選,而真氣不足以充之,在七子派中,又為旁支矣。

穀原集》•十卷山東巡撫采進本[编辑]

明蘇祐撰。此編乃其詩集,大旨宗李攀龍之說,不肯作唐以後格,而亦不能變唐以前格,故音節琅琅,都無新意。

岳雲石集》•五卷直隸總督采進本[编辑]

明嶽倫撰。倫字雲石,懷安衛人,嘉靖丙戌進士,官至工部郎中,卒贈太常寺少卿。是集文三卷,詩二卷,附以其子《魯訟冤疏》。案:集中最著之文,莫若《劾張璁、桂萼疏》。“疏”後,附世宗諭旨曰:“張璁著回家省改;桂萼革去散官,以尚書致仕。”然考璁、萼本傳,璁之罷也,一由給事中陸粲,再由禦史譚績、端廷赦、唐愈賢,三由魏良弼、秦鼇。萼之罷也,獨由給事中陸粲。不見有倫劾罷二人之事,與史傳絕不相符,疑以傳疑可矣。

金陵覽勝詩》•一卷浙江範懋柱家天一閣藏本[编辑]

明章恩撰。恩字元之,山陰人。是集,刻於嘉靖丙戌,皆五七言近體,多題詠名勝之作,其所列古跡,如桃花小峴及虎距關,皆志乘所未載,然才力稍弱,尚未足以摹寫江山。

別本羅念菴集》•十三卷浙江汪汝瑮家藏本[编辑]

明羅洪先撰。洪先有《冬遊記》,已著錄。是編,為嘉靖癸亥其同年滁陽胡松所刻。凡“書”二卷,“雜著”一卷,“序記”、“傳狀”、“銘”、“表”,各一卷,“祭文”及“雜文”二卷,“古、律詩”二卷,蓋初刊之本,非其全帙也。

松溪集》•十卷兩淮鹽政采進本[编辑]

明程文德撰。文德字舜敷,永康人。嘉靖己丑進士,官至吏部左侍郎,掌詹事府。調南京工部右侍郎,疏辭忤旨,除名歸。萬曆中,追贈禮部尚書,諡文恭。事蹟具《明史•儒林傳》。是集第一卷,為對策、講章,二卷為頌及古體詩,三卷為今體詩,四卷為奏疏、表,五卷為書,六卷為序,七卷為記、跋,八卷為祭文,九卷為傳、志銘,十卷為雜著。詩非所長。奏疏內如《賑濟疏》,所條陳便宜諸事,頗切明季時政之弊;又所奏《郊壇事例》,皆《明史》各志及《明會典》、王圻《續通考》所未載。考文德自述,謂私淑王子,蓋亦講良知之學者。如《寄諸生書》,稱今古聖賢之道,不違其心;《複王畿書》,謂全真返初,以求放心;《跋陽明文錄》,謂明德新民,無外無內之疑於禪者,非是。皆不免於回護。至其《論學》雲:學問之道,必先立志,志既立,則行有定適,格致誠正,戒懼慎獨,別其塗轍,學問思辯,自不容已,是尚知以躬行實踐為歸。史稱文德初從章懋遊,後乃從王守仁,故與王畿輩之涉於禪悅者,差少異耳。

程文恭遺稿》•三十二卷浙江巡撫采進本[编辑]

明程文德撰。此集二十二卷以前,皆文;二十一卷以後皆詩。較《松溪集》為賅備,然體格則一也。

周漢中集》•四卷內府藏本[编辑]

明周顯宗撰。顯宗字子考,濮州人。嘉靖己丑進士,官至漢中府知府。是集前三卷為自適稿,皆所著詩詞、雜文;後一卷為《感寓錄》,則隨筆、劄記也。詩不入格,《感寓錄》亦多雜禪語,以空悟為宗。

南北奉使集》•二卷浙江汪啟淑家藏本[编辑]

明唐順之撰。順之有《廣右戰功錄》,已著錄。是編:一為《北奉使集》,乃其以職方郎中出核薊鎮兵籍時所作;一為《南奉使集》,乃視師江浙所作。兩集俱載其籌邊剿寇之事,先敕諭,次題疏,次啟劄,次詩篇,前後皆無“序”、“跋”。

陳後岡詩集》•一卷、《文集》•一卷浙江巡撫采進本[编辑]

明陳束撰,束字約之,鄞縣人。嘉靖己丑進士,官至河南提學副使。事蹟具《明史•文苑傳》。束與唐順之為同年,共倡為初唐、六朝之作,以矯李、何之習,而所學不逮順之。又自翰林改禮部主事,迨複官編修,旋即外調,恒忽忽不樂,年僅三十餘而卒,文章亦未成就。故順之終以古文鳴,而束無稱焉。詩集為順之所編,皆嘉靖甲午、乙未、丁酉三年之作,其餘僅寥寥數首。文集為張時徹所刊,分京、楚、閩、洛四集,以居官之地名之。初刻於蜀中,又刻於吳郡。此本乃萬曆中,其同邑林可成所校刊也。

燕詒錄》•十三卷兩江總督采進本[编辑]

明孫應奎撰。應奎字文卿,號蒙泉,餘姚人。嘉靖己丑進士,官至右副都禦史,總理河道,後左遷山東布政使。《明史》附見建陽《孫應奎傳》,而以餘姚孫應奎別之。蓋與《胡松傳》中附載績溪胡松,均以同姓名合傳也。是集,前三卷,皆憶言,其語錄也;次書二卷,文二卷,詩三卷;次《河南存稿》二卷,《林居續稿》一卷,則詩文雜編焉。應奎受業於王守仁,講良知之學,初官禮科給事中,疏劾汪鋐,頗有直聲。然其著作,則自成其為講學家之詩文而已。

胡莊肅集》•六卷安徽巡撫采進本[编辑]

明胡松撰。松有《滁州志》,已著錄。是集,惟第二卷末附載詩賦,餘俱雜著。考《明史》本傳,松初以禮部郎,任山西提學副使,上邊務十二事,帝嘉其忠懇,進左參政。巡撫江西時,會討廣東寇張璉,又援閩破倭,功績甚偉。然其經世之文,惟《答翟中丞邊事書》及《厚蓄》、《實塞》、《防邊》、《制蠻》

四篇,頗見謀略。餘皆不載集中,豈別有奏議集歟?其中《格物解》,謂心外無事,事外無心,蓋從事於姚江之學者,其功名亦略相仿佛焉。卷首有淩約《東遊稿序》,鄔宗源、趙大綱《南浮稿序》,徐獻忠《西遊集序》,田汝成、徐渭《浙垣稿序》,殆各集別有專本,此其匯而刻之者也。

別本胡莊肅集》•八卷山東巡撫采進本[编辑]

明胡松撰。是集凡文六卷,詩二卷,與六卷之本稍有增刪,而大致相同。

鶴田草堂集》•十卷浙江巡撫采進本[编辑]

明蔡雲程撰。雲程字亨之,臨海人。嘉靖己丑進士,官至刑部尚書。是集,詩三卷,文七卷。雲程當王、李盛行之時,獨無摹擬剽竊之習,可謂不轉移於風氣。然根柢頗薄,亦不能自樹一幟。

熊南沙文集》•八卷浙江汪汝瑮家藏本[编辑]

明熊過撰。過有《周易象旨決錄》,已著錄。是集,乃隆慶戊辰其門人嚴清所刻。前四卷為疏、序、書、記,後四卷為題跋、引傳、碑銘、祭文、雜著。過留心經學,其文章亦列名八才子中,然集中諸作,大抵應酬之文也。

環溪集》•六卷兩江總督采進本[编辑]

明沈愷撰。愷有《夜燈管測》,已著錄。是集皆所著雜文,乃其門人任子龍所編。前有徐階《序》,題曰《鳳峰雜集序》。又有文徵明《序》,亦題曰《鳳峰子詩稿序》。疑今名為後來所追改,而又佚其詩集歟。考《千頃堂書目》,別載《環溪集》二十六卷,則此非其全也。愷文章頗尚古雅,不肯作秦、漢以下語,而模仿太甚,遂與“北地”同歸。

閒居集》•十二卷兩江總督采進本[编辑]

明李開先撰。開先有《中麓畫品》,已著錄。是集詩四卷,文八卷,皆歸田後所作。其《自序》謂:年四十罷歸田裏,既無用世之心,又無名後之志,作不必工,信口直寫,名其集曰《閒居》,以別居官時苦心也。嘉靖初,開先與王慎中、唐順之、熊過、陳束、任瀚、趙時春、呂高,稱八才子。其時慎中、順之,倡議盡洗李、何剽擬之習,而開先與時春等複羽翼之。然開先雅以功名自負,既廢以後,猶作《塞上曲》一百首,以寓其志。又末卷有《蘇息民困或問及顏神事宜》,《濬渠私議》、《漯議》諸篇,亦尚汲汲於經世,不甚爭文苑之名。故所作隨筆揮灑,一篇或至數千言。其詩亦往往疊韻至百首,其持論確於李、何,而終不能奪李、何之壇坫,蓋有由矣。

蔡可泉集》•十五卷浙江巡撫采進本[编辑]

明蔡克廉撰。克廉字道卿,晉江人。嘉靖己丑進士,官至戶部尚書。其文每篇皆系以時地,末綴以各體詩及案牘之文。萬曆初,其子應龍、應麟錄而梓之。克廉少與鄉人王慎中齊名,而其文乃遠不及慎中。蘇濬《序》稱:克廉秉樞執鉞時,慎中已跧伏故園,日尋歐、曾之緒,而克廉方銳意事功。論者謂慎中“闃寂邱園,故文獨工”云云。是當時已有定評矣。

端肅公集》•十卷山東巡撫采進本[编辑]

明葛守禮撰。守禮字與立,德平人。嘉靖己丑進士,官至左都禦史,諡端肅。是集凡文九卷,詩一卷,邢侗為之《序》。

知白堂稿》•十四卷浙江孫仰曾家藏本[编辑]

明翁溥撰。溥字德宏,諸暨人。嘉靖己丑進士,官至南京刑部尚書,諡榮靖。是集乃其門人金元立、潘季馴所編。凡詩六卷,雜文八卷,其中奏疏十五篇,乃巡撫江西及為吏科時所上,皆無關大計,其餘亦大抵應酬之作。

張靜思文集》•十卷、《附錄》•二卷江蘇巡撫采進本[编辑]

明張選撰。選字舜舉,無錫人。嘉靖己丑進士,授蕭山知縣,擢戶科給事中。會太廟祫祭,世宗遣勳臣代行禮,選抗疏力諫,廷杖,削籍。隆慶初,復原官,終於通政司參議,事蹟具《明史》本傳。是集乃其曾孫纘曾所編,凡文九卷,詩一卷,其末二卷,則附錄居官政績,及“碑銘”、“小傳”也。

洨濱集》•十卷、《附錄》•二卷直隸總督采進本[编辑]

明蔡靉撰。靉有《洨濱語錄》,已著錄。是集為其門人李登雲等所編,凡文六卷,詩四卷,銘贊之類附於詩末;附錄二卷,則其朋友贈答及閘人稱頌之作也。靉早師真定張璿,入仕後師朝邑韓邦奇、增城湛若水。平居務講學,立朝務氣節,文章蓋非所長雲。

崔筆山文集》•十卷安徽巡撫采進本[编辑]

明崔涯撰。涯號筆山,太平人。嘉靖己丑進士,官至監察禦史。是集自一卷至七卷,為“奏疏”及“雜著”,八卷為“古、今體詩”,九卷為《虎異》,十卷為《鵲異》,兩卷之末,各附以頌德詩文。涯在當時有伉直聲,而文章非其所長,詩尤不入格,所謂“虎異”者,涯巡視山西時,有虎自入神廟,為人所殪;“鵲異”者,涯巡視福建時,有葉氏為奴所殺,憑鵲以訴冤。涯皆自紀其事,而所屬縉紳各歌頌之,因匯刊集後。昔猛虎渡河,劉寬以為偶然,而涯乃以恍惚之事,引為己功,人之度量相去,蓋不可道里計矣。

環碧齋詩集》•三卷、《尺牘》•三卷浙江孫仰曾家藏本[编辑]

明祝世祿撰。世祿有《環碧齋小言》,已著錄。《西江志》稱其工詩善草書,談理獨抒心得,今觀其詩,格調頗伉爽,而簡汰未嚴,尺牘更開三袁一派矣。所謂談理獨抒心得者,殆即指《小言》,已訂正於雜家類中,茲不具論焉。

司勳文集》•八卷兩淮鹽政采進本[编辑]

明羅虞臣撰。虞臣字熙載,廣東順德人。嘉靖己丑進士,官吏部稽勳司主事。事蹟附見《明史•劉世毅傳》。虞臣以初任刑部主事,提牢時,寬假張延齡,為大猾劉東山所訐,下獄拷掠,斥為民;既歸,結廬山中,讀書纂述,年僅三十五而卒。然其他著作不傳,惟是集存。其平生不屑為詩賦,故集中皆散體之文,自六卷以下,則採錄所作家乘以足之,惟以《中官傳》六七篇參雜其間耳。其文疏快有氣,然皆率其才氣,縱筆一往,未能範以法度也。冼桂奇《序》,以司馬遷擬之,談何容易乎!

五嶽山人集》•三十八卷江蘇巡撫采進本[编辑]

明黃省曾撰。省曾有《西洋朝貢典錄》,已著錄。是集凡賦詩十八卷,雜文二十卷。王世貞《序》稱:其古今體詩,皆出自六代、三唐,於他文亦推許甚至。及其為《藝苑卮言》,則雲勉之詩如假山,雖爾華整,大費人力。朱彝尊《靜志居詩話》亦謂其詩品太庸,沙礫盈前,無金可采。今觀其集,兩家之說不虛矣。中第二十卷為《客問》四十章,二十一卷、二十二卷為《擬詩外傳》,二十三卷為《黃氏家語》,明人亦摘出別行。其客問、雜論、物理,多臆揣之說,《擬詩外傳》,未免優孟衣冠,至《家語》創立篇名,儼同孔氏,抑又僣矣。△《蓉山集》•十六卷(江西巡撫采進本)

明董燧撰。燧字兆時,蓉山其號也,臨川人。嘉靖辛卯舉人,官至南京刑部郎中。燧少從王艮、聶豹講良知之學,是集自首卷至六卷,皆其問答會語,七卷至十卷為詩,十一卷至十六卷為雜文。

孔文穀詩集》•十四卷山西巡撫采進本[编辑]

明孔天允撰。天允字汝錫,號文穀,又號管涔山人,汾州人。嘉靖壬辰進士第二,於故事當授編修,以藩戚,外補陝西提學僉事,官至浙江布政司參政。朱彝尊《靜志居詩話》雲,管涔山人如新調鸚鵡,雖複多言,舌音終強,蓋深不取之。此集為同安洪朝選所刻,內《履霜集》一卷,《澤鳴稿》一卷,《漁嬉稿》以編年為次,自隆慶丁卯至萬曆戊寅十二年所作,分十二卷,校以浙江采進之本,佚闕尚多,非其完帙。考《千頃堂書目》,亦載《天允詩集》十四卷;則黃虞稷所見,即此本矣。

孔文谷文集》•十六卷、《續集》•四卷、《詩集》•二十四卷浙江巡撫采進本[编辑]

明孔天允撰。此本較其家刻,多文集二十卷,而詩則惟有《履霜集》、《漁嬉稿》、《闕澤鳴稿》一卷,所作《霞海》篇,亦不在其中。相其詩集版式,蓋隨作隨刻,故傳本多少不定也,焦竑《國史經籍志》,載《天允集》僅三卷,是即多所續增之明驗矣。

霞海篇》•一卷浙江巡撫采進本[编辑]

明孔天允撰。是編乃其督學浙江時,案臨台州所作,故以《霞海》為名,凡詩三十四首,力摹“三謝”而未成。如《望司成程公詩》起句曰:“瞻塗脰來旌,邂逅欣遽斯。”以“脰”字為“引領而望”之意,是不止劄闥鴻休矣。

祐山文集》•十卷、《詩集》•四卷江蘇周厚堉家藏本[编辑]

明馮汝弼撰。汝弼有《祐山雜記》,已著錄。其官工科給事中時,論劾汪鋐罪狀,直聲震動一時。其人足以不朽,其詩文則以人見重,非以詞章傳也。

粵台稿》•二卷兩江總督采進本[编辑]

明謝少南撰。少南字與槐,上元人。嘉靖壬辰進士,官至河南布政司參政。是集乃其提學廣西時所作,詩與文各一卷,詩尚不失清拔,文則未之逮也。《千頃堂書目》別載少南《河垣稿》一卷,《謫台稿》一卷,今未見傳本,疑其佚矣。

序芳園稿》•二卷浙江巡撫采進本[编辑]

明趙伊撰。伊字子衡,平湖人。嘉靖壬辰進士,官至廣西按察司副使。是集為其甥沈懋孝所選,附以劉子伯批點,其詩時有清脫之致,而醞釀未深。

菲泉存稿》•八卷浙江汪汝瑮家藏本[编辑]

明來汝賢撰。汝賢字子禹,蕭山人。嘉靖壬辰進士,官至禮部主事。是集凡詩二卷,文六卷。末附許應元所撰《墓誌》及薑寶所撰《誣枉記》,蓋汝賢由丹陽知縣,行取入都後,同僚譖其受金,為巡按禦史所論劾,故作此以辯之。寶,即汝賢之門人也。《千頃堂書目》載此集作十六卷,疑或有《續集》而佚之。至雲汝賢字汝禹,則“汝”字傳寫誤耳。

洛原遺稿》•八卷浙江汪汝瑮家藏本[编辑]

明白悅撰。悅字貞夫,武進人。嘉靖壬辰進士,官至江西按察司僉事。悅為尚書昂之孫,家世鼎貴,而獨刻意學詩,句調華贍,神理頗清,視當時襞積者,差勝,特格律未能變化,往往雷同。

蔣道林文粹》•九卷兩江總督采進本[编辑]

明蔣信撰。信有《道林諸集》,已著錄。是集,為其門人姚學閔所編。其文不事華藻,惟直抒胸臆,期於明暢而止。蓋信嘗從王守仁於龍場驛,後又從湛若水遊,所重惟在於講學耳。

巾石遺編》•一卷江西巡撫采進本[编辑]

明呂懷撰。懷有《周易卦變圖傳》,已著錄。據《千頃堂書目》所著,《巾石類稿》本三十卷,是集不知何人所編,皆掇拾於殘剩之餘,寥寥數篇,不成卷帙,疑原本散佚,此或其子孫所錄存也。

閔午塘詩集》•七卷浙江巡撫采進本[编辑]

明閔如霖撰。如霖字師望,號午塘,烏程人。嘉靖壬辰進士,官至南京禮部尚書。是集為其門人吏部侍郎姚宏謨所編,詩多應酬之作,雖清圓而乏骨力,古體尤不擅長。《千頃堂書目》載,《午塘集》十六卷,殆尚有文集九卷,而佚之歟。

冰玉堂綴逸稿》•二卷、《蘭舟漫稿》•一卷、附《二餘詞》•一卷浙江孫仰曾家藏本[编辑]

明陳如綸撰。如綸字德宣,號午江,太倉人。嘉靖壬辰進士,官至福建布政司參議。文集為其子謙亨等所編,初稿本十卷,以弗戒於火,稿盡亡。謙亨搜求殘剩,緝為二卷,故題曰《綴逸》。其詩別名《蘭舟漫稿》,為如綸所自編,乃嘉靖甲辰服闋,補江西按察司僉事時,途中所作。其詩餘別名《二餘詞》,亦如綸自編,二餘者,如綸別號也。

包侍禦集》•六卷江蘇周厚堉家藏本[编辑]

明包節撰。節有《陝西行都司志》,已著錄。是編,前二卷為《台中稿》,官禦史時作;後四卷為《湟中稿》,戍莊浪時作。二編皆兼載詩文。節嘗謂《文苑英華集》可以續《昭明文選》,因輯《苑詩類選》三十卷,故所作纖麗為多,大抵皆取材於是也。

承啟堂稿》•二十九卷浙江巡撫采進本[编辑]

明錢薇撰。薇字懋垣,海鹽人。嘉靖壬辰進士,官至禮科給事中。隆慶初,贈太常寺少卿,事蹟具《明史》本傳。是集,乃其門人嚴從簡所編,凡“詩”七卷,“文”二十卷,附錄“志銘”、“行狀”、“墓表”、“傳誄”一卷,末一卷,則其曾孫嘉徵“二疏”,並“行狀”、“志銘”也。嘉徵字孚千,天啟辛酉副榜貢生,官松溪縣知縣,嘗劾魏忠賢十大罪。其疏,為世所傳雲。

自知堂集》•二十四卷浙江汪汝瑮家藏本[编辑]

明蔡汝楠撰。汝楠有《說經劄記》,已著錄。是集詩七卷,文十七卷,其門人朱炳如所編。《明史》稱汝楠初喜文章,從王慎中、唐順之、高叔嗣、顧璘、皇甫涍兄弟游;中年複好講學,與鄒守益、羅洪先相善。詩格遂漸頹唐,頗有壽陵餘子,失其故步之譏。然汝楠才地本不足雁行王、唐諸人,亦不盡系於講學之後,荒廢吟詠也。

涇林集》•八卷江蘇周厚堉家藏本[编辑]

明周複俊撰。複俊有《東吳名賢記》,已著錄。是集一名《六梅館集》,凡詩三卷,雜文五卷,其詩皆有楊慎評語。據其孫元《日幸》《跋》,蓋慎戍雲南之時,與複俊遇於仙邨草堂,劇談七晝夜,因為評定其詩。一梓於蜀中,再梓於玉田,後編入全集,評亦遂仍其舊雲。

龍谿全集》•二十卷兩江總督采進本[编辑]

明王畿撰。畿字汝中,號龍谿,山陰人。嘉靖壬辰進士,官至兵部武選司郎中,事蹟具《明史•儒林傳》。畿傳王守仁良知之學,而漸失其本旨。如謂:虛寂微密,是千聖相傳之秘,從此悟入,乃範圍三教之宗。又謂:佛氏所說,本是吾儒大路,是不止陽儒而陰釋矣。故史稱其雜以禪機,亦不自諱。《史》又載:“畿嘗言學當致知見性而已,應事有小過,不足累。”故在官不免幹請,以不謹斥。蓋王學末流之恣肆,實自畿始。《明史》雖收入《儒林傳》,而稱士之浮誕不逞者,率自名龍谿弟子云云。深著其弊,蓋有由也。是集為其子應斌、應吉所編,凡語錄八卷;書序、雜著、記說,共九卷;詩一卷;祭文、志狀、表傳二卷。其門人蕭良榦刊之,丁賓又為重鐫,而益以《大象義述》一卷,傳志、祭文一卷。

龍谿語錄》•八卷浙江巡撫采進本[编辑]

明王畿撰。是編雖名語錄,實即畿之文集,前有李贄《序》,謂之《龍谿集抄》,蓋又經贄所品定也,合是二人以成此書,則書可知矣。

王侍禦集》•七卷浙江巡撫采進本[编辑]

明王瑛撰。瑛字汝玉,無錫人。嘉靖壬辰進士,官至監察禦史。是編,為其子鴻臚寺主簿同穀所刊,蓋歐大任所選定。前二卷為古體,後五卷為近體。前有《小傳》,亦大任所作,末有崔銑《兩巡紀行稿》,《跋》一篇。兩巡者,一出理北直隸、山東、河南馬政,一巡按福建也。集中無此標目,蓋其詩已散入集中,銑《跋》無所附麗,故綴於後。鄭啟謨《序》題曰:《石沙漫稿》,亦與此本標題不同,則瑛世居石沙山,初以名集,同穀改題今名也。

少峰草堂詩集》•一卷浙江巡撫采進本[编辑]

明林應亮撰。應亮字熙載,侯官人,人瑞翁春澤子也。嘉靖壬辰進士,官至戶部右侍郎,總督倉場。是集,《千頃堂書目》作二卷,此本僅一卷,其詩皆沿七子之派。△《寒邨集》•四卷(浙江汪啟淑家藏本)

明蘇志皋撰。志皋字德明,別號寒邨,固安人。嘉靖壬辰進士,官至副都禦史。此集凡詩二卷,雜文二卷,有汪來《後序》,稱其尚有《巡撫奏議》十八卷、《譯語》、《畫跋》、《恒言》,各一卷,今並不傳。

東白草堂集》•四卷兩江總督采進本[编辑]

明顧存仁撰。存仁有《太僕寺志》,已著錄。是編詩,分四集,每集一卷。曰《使蜀初編》,存仁為給事中時作;曰《居庸內編》,曰《居庸外編》,曰《居庸別編》,存仁編管保安時作。《別編》末,《答羅太史》韻十首,自記作於吳中,蓋當隆慶改元,存仁將起用時也。朱彝尊《靜志居詩話》稱其建言,受杖,起草時鬼近榻前,詰旦鴉鳴戶上,無所畏縮,其勁直如是。故其詩亦稱心而談,罕鍛煉之功雲。

期齋集》•十四卷江蘇巡撫采進本[编辑]

明呂本撰。本字汝立,號南渠,又號期齋,餘姚人。初冒姓李,晚乃歸宗。嘉靖壬辰進士,官至武英殿大學士,諡文安。本在位不久,即遭憂以歸,遂不復出,家居數十年,以亭館花竹之勝,擅名一時。是編,詩四卷,文十卷,為其子禮部主事元所編,大抵應酬之作,仍沿台閣之體。

璞岡集》•三卷浙江孫仰曾家藏本[编辑]

明馬汝彰撰。汝彰字存美,璞岡其號也,汲縣人。嘉靖壬辰進士,官至雲南右布政使。是編,乃汝彰所自編。垂沒之時,其友人陰秉暘欲刻之,汝彰不可;汝彰沒,其嗣子繩祖與其婿阮承謙始刻之,而秉暘為之《序》,其始末具載《序》中。凡文一卷,詩一卷,詩餘一卷,皆不擅長。蓋其友、其子、其婿,均不及汝彰之自知也。

許水部稿》•三卷浙江汪汝瑮家藏本[编辑]

明許應元撰。應元字子春,錢塘人。嘉靖壬辰進士,官至廣西布政使。是集乃應元官夔州知府時所自刊。以皆官郎署時所作,故仍以水部名集,凡詩一卷,文二卷。

元光漫稿》•五卷浙江巡撫采進本[编辑]

明李徵撰。徵字誠之,湖廣桃源人。嘉靖壬辰進士,官至布政司參議。歸田後結廬於元光洞,因以名集。其於律詩題曰“八句”,而不名律詩;於絕句題曰“四句”,而不名絕句。為唐、宋諸集,未見之例。詩多出韻,又不合洪武正韻,亦不知何說也。前《序》稱六卷,而其書實止五卷,後餘一頁,蓋殘闕之本,故今以五卷著錄焉。

藎心堂集》•二卷浙江範懋柱家天一閣藏本[编辑]

明王尚文撰。尚文字寶江,真定人。嘉靖壬辰武進士,累官福建總兵官,掛征蠻將軍印,都督同知。明萬曆戊寅,廣西桂林、柳州,苗獞煽亂,馬平獞韋王朋率東甌,大產諸蠻,攻掠邨落,尚文剿平之。是書所載,只當時奏疏、劄啟,附以贈言、壽序之類。故標題《藎心堂集》,而以《征蠻紀略》為子目。然韋王朋與堡兵爭鬥之由,及要脅東甌大產諸蠻事實,書中多不一敘,又十寨先後分合開設事宜,亦未能備載,均不及《明史•土司傳》,及《廣西通志》之詳實。非紀事之書,與紀略之名,殊不相應。今從其總名,仍題曰《藎心堂集》,存其目於《集部》,庶不失實焉。△《白雲山房集》•二卷(浙江汪汝瑮家藏本)

明高應冕撰。應冕字文中,仁和人,嘉靖甲午舉人,官光州知州。是集,序、記、雜文,凡八十七篇,中如《游閑公子》、《白雲先生》、《羲皇上人諸傳》、《虞秦對曹交篇》諸文,大抵構虛托喻,遊戲筆墨。惟《縱囚一辨》,差為有見雲。

求志齋言草》•三十卷兩淮鹽政采進本[编辑]

明陳瀚撰。瀚號龍岳,秀水人,嘉靖甲午舉人,官至廉州府知府。是集兼載詩文,詞頗質實,而微嫌鈍置。前有薛僑《序》,稱所著學論十篇,尤其平日所自得。今在第十七卷中。然皆宋儒所常言,無所闡發也。

孫文恪集》•二十卷、《附錄》•一卷兩江總督采進本[编辑]

明孫升撰。升字志高,餘姚人,燧之子也,嘉靖乙未進士,官至南京禮部尚書。是集,文十四卷,詩六卷,其子鑨等所編。有《與人論詩文書》雲:李空同步武古人,學李譬則燕途入秦,車轍所曆,可循而至。又雲:空同與何大複辯論,詆其好詞乖法之失。何氏亦嘗詆李,謂其作疏鹵,間涉於宋。總之,負氣求勝,各不相下。觀於是言,可以知其瓣香所在矣。附錄一卷,乃其繼室楊文儷作。文儷,仁和人,工部員外郎應獬之女。諸子成進士者四人;鑨,鋌、鑛皆至尚書,錝至太僕寺卿,皆文儷教之。蓋有明一代,以女子而工科舉之文者,文儷一人而已。詩其餘事也。

西野遺稿》•十四卷兩江總督采進本[编辑]

明李璣撰。璣字邦在,號西野,豐城人,嘉靖乙未進士,官至南京禮部尚書。是集,前有何钅堂《序》,稱璣文稿多毀於火,仲孫自茂掇拾其僅存者,裒為五帙授梓。此本多至十四卷,又崇禎中,其曾孫九疇所刻也。凡文十卷,詩三卷,雜著一卷,詩中以古體與五言古風,分為二目,殊乖體例。

文肅集》•二十三卷兩江總督采進本[编辑]

明趙貞吉撰。貞吉,字孟靜,內江人。嘉靖乙未進士,官至文淵閣大學士,諡文肅。事蹟具《明史》本傳。是集,凡詩六卷,文十七卷。貞吉學以釋氏為宗,薑寶為之《序》曰:今世論學者,多陰采二氏之微妙,而陽諱其名,公於此能言之,敢言之,又訟言之、昌言之,而不少避忌。蓋其所見真,所論當,人固莫得而訾議也。其持論可謂悍矣。

駱兩溪集》•十四卷、《附錄》•一卷江蘇周厚堉家藏本[编辑]

明駱文盛撰。文盛,字質甫,武康人。嘉靖乙未進士,官翰林院編修。初,蔡汝楠刻其詩集七卷,並為之評點。卷首汝楠《序》,即為詩集而作。此集,益以雜文、筆記七卷,蓋楊鶴所續增也。其詩文皆於淺弱之中,時有清遠之致,蓋文盛官翰林時,以不附嚴嵩,遂移疾不出,後貧病垂死,有以千金求居間者,尚力揮之,至歿無以葬。事具吳尚文《序》,及卷末尚文書事中。是其胸次本高,故吐言不俗,特編次者,欲取卷帙之富,未能盡翦其榛楛耳。

奚囊蠹餘》•十八卷安徽巡撫采進本[编辑]

明張瀚撰。瀚有《台省疏稿》,已著錄。是集,賦一卷,詩九卷,記一卷,雜著一卷,墓誌二卷,行狀、行略一卷,祭文一卷,書二卷。瀚於萬曆中以忤張居正罷歸,頗著風節。《浙江通志》稱其善書法,工點染,詩文莊嚴典則,歸之爾雅;然集中酬贈牽率,什居六七,雖平正無瑕,而殊少醞釀。其《自序》謂:奔走四方二十餘年,每以一囊自隨,凡所得簡劄、詩帖,俱納其中。積久蠹蝕,因取其字畫稍全,章句可讀者,錄出成帙,故名曰《奚囊蠹餘》雲。

璉川詩集》•八卷浙江汪汝瑮家藏本[编辑]

明施峻撰。峻字平叔,歸安人,嘉靖乙未進士,官至青州府知府。朱彝尊《靜志居詩話》,謂平叔以七律自詡,然殊不見好。諸體過修邊幅,未免氣餒。是集,有顧應祥《序》,亦謂唐以後詩,音調格律相尚,鍛煉益工,其氣益弱,亦似微致不滿焉。

陳梧岡集》•九卷兩江總督采進本[编辑]

明陳堯撰。堯字敬甫,號梧岡,南通州人。嘉靖乙未進士,官至刑部左侍郎。《明史•藝文志》載:堯文集五卷,詩集三卷。是集乃文二卷,詩二卷,與《志》不符,然首尾完具,篇次分明,《志》蓋偶沿《千頃堂書目》之誤也。其文樸直不支,而微傷太質,其詩又遜於文。

驪山集》•十四卷陝西巡撫采進本[编辑]

明趙統撰。統有《杜律意注》,已著錄;是集乃楊光訓所編。集中自謂:“嘉靖丁未,誤讎陷獄,近三十年,多為詩。萬曆癸酉恤歸,仍歲為一集。”此本凡賦及詩九卷,文一卷,雜著二卷,詩話二卷,總題曰《驪山集》,似光訓有所刪汰也。前有朱勤{艸美}《序》,稱其命意搜微,多出己見。大都骨力莽蒼,學殖淹博,稍稍融透,莫難雁行獻吉。然則明譏其未融透矣,何不悟而猶刊以弁集也?

方山文錄》•二十二卷浙江孫仰曾家藏本[编辑]

明薛應旂撰。應旂有《四書人物考》,已著錄。是集為應旂所自編。其學初出於邵寶,後從泰和歐陽德,德,姚江派也。又從高陵呂柟,柟,河東派也。故所見出入朱、陸之間。然先入為主,宗良知者居多。集中論學之語,互有醇疵,蓋由於此。至其《職勢論》中稱:“黨錮興,而漢社屋;玄談盛,而晉室傾;清流濁,而唐祚移;學禁作,而宋舟覆。其初文雅雍容,議論標緻,不過起於一二人之獵勝。而其究乃致怨惡沸騰於寰中,干戈相尋於海內,而潰敗不可收拾”云云。若於七八十年之前,預見講學之亡明者,則篤論也。其文章當李、何崛起之時,獨毅然不變於風氣。然應旂以時文擅長,古文特自抒胸臆,惟意所如。故往往輕快有餘,少停蓄深厚之意,如十五卷《費文通傳》,稱公生成化癸卯三月十四日,距卒六十有六年。初娶婁氏,以產卒;繼娶金谿吳都禦史女,複卒,俱贈夫人。五子:長某,次某,云云。此志狀之文,非傳之體,於文格亦多未合,所謂不踐跡,亦不入於室者歟。所作史論,如漢武帝、蘇軾諸篇,特為平允。而《漢文帝論》中,稱賈生不死,文帝終必用之。《賈誼論》中又稱,文帝終不能用之。取快筆端,自相矛盾,亦不可盡據為典要也。

兩城集》•二十卷山東巡撫采進本[编辑]

明靳學顏撰。學顏字子愚,濟寧人。嘉靖乙未進士,官至吏部左侍郎。事蹟具《明史》本傳。是集前有於若瀛《序》,稱所著有《閑存集》、《兩城集》、《荒稿園志》等部。歿後所存,僅十之二三。其子需等複裒輯為:詩十四卷,文六卷,即此本也。其詩格律清整,而蹊徑尚存,不脫曆下流派,文則偶然揮灑而已。

嵩陽集》•無卷數,浙江朱彝尊家曝書亭藏本[编辑]

明劉繪撰。繪字子素,一字少質,光州人。嘉靖乙未進士,官至重慶府知府。事蹟具《明史》本傳。是集:首賦、次詩、次書、次疏,複以詩賦殿后,而不分卷帙,蓋編次未定,旋作旋刊,明人文集,往往多如是也。其詩局度頗宏整,而乏深致,文不加修飾,暢所欲言,如《春秋補傳序》雲:古之注經者務簡,後之注經者務繁;古之注經者務簡而經益明,後之注經者務繁而經益晦。六經之注,莫不皆然,而《春秋》為甚。持論頗為平允。至劾夏言一疏,但以不戴所賜香葉冠激世宗之怒,則非諫臣之體,案《明史•夏言本傳》稱,賜香葉束發巾,言謂人臣非法服不受。帝積憤欲去言,嚴嵩因得間之。至言得罪下獄,帝猶及前不戴香冠事。據此,則繪是疏或當有所受之歟?

王氏存笥稿》•二十卷江蘇巡撫采進本[编辑]

明王維楨撰。維楨字允甯,華州人。嘉靖乙未進士,官至南京國子監祭酒。《明史•文苑傳》附見《李夢陽傳》中。《千頃堂書目》載:維楨《存笥稿》二十卷,又全集四十二卷。今全集未見傳本,惟此集存,乃其友餘姚孫升所編也。前十六卷為雜文,後四卷為古今體詩。升《序》稱:其文法司馬遷,詩法漢、魏,近體尤宗杜氏。朱彝尊《靜志居詩話》,則謂七律滯鈍,五言有句無篇。今觀其集,彝尊之論為允。胡應麟又稱:其文矯健勝其詩,亦不儘然。

天山草堂存稿》•八卷浙江巡撫采進本[编辑]

明何維柏撰。維柏字喬仲,南海人。嘉靖乙未進士,改庶起士,授監察禦史,坐劾嚴嵩,廷杖,除名。隆慶初,復原官,累遷南京禮部尚書,諡端恪,事蹟具《明史》本傳。是集,文六卷,詩二卷。文集中有《講義》、《語錄》二種,皆以《白沙緒論》為宗。其詩亦多講學語,蓋維柏嘗從陳獻章遊也。朱彝尊《明詩綜》謂其《乞休詩》雲:“樂事尚饒新歲月,勝遊不改舊雲山。”乃侍其父與鄉人,為九老會時所作。今考《乞休詩》為萬曆丙子,得旨歸老之作。而和其父與九老韻七律二首,則作於嘉靖戊申,乃劾嚴嵩後削籍歸裏時作。彝尊徵引偶誤,殆亦未見此集歟。

金齋集》•四卷直隸總督采進本[编辑]

明宋諾撰。諾字子重,號金齋,故城人。嘉靖乙未進士,官至兗州府知府。是集,文三卷,詩一卷,而別以策對、書啟之類附入詩後。其《曆官條教》,又標《政績》一目,體例頗為糅雜,集中大抵宦遊應酬之作。

沈鳳岡集》•四卷山西巡撫采進本[编辑]

明沈良才撰。良才字鳳岡,泰州人。嘉靖乙未進士,官至兵部右侍郎,其為吏科給事中時,嘗疏劾嚴嵩,頗見風采,詩則尚未成家。

陳文岡集》•二十卷內府藏本[编辑]

明陳棐撰。棐,鄢陵人,文岡其字也。嘉靖乙未進士,官至甘肅巡撫。是集詩文多率筆,奏疏亦多迂論。

省中稿》•二卷、《二台稿》二卷、《歸田稿》十卷兩淮鹽政采進本[编辑]

明許穀撰。穀字仲貽,上元人。嘉靖乙未進士,官至尚寶司卿。《二台稿》、《歸田稿》皆詩集,惟《省中稿》兼有雜文。詩格頗爽俊,當其合處,時得古人之意;而失於芟擇,多參以應俗之作,遂不免沙中金屑之憾。《千頃堂書目》載,所作尚有《武林稿》一卷。此本不載,或裝緝者偶佚歟?

徐陽溪集》•六卷江西巡撫采進本[编辑]

明徐燦撰。燦字文華,後更字本充,號陽溪,奉新人。嘉靖丁酉舉人,嘗館於嚴嵩家,一日嵩與朝官燕,方獻酬,客皆跪受爵,燦遂慨然辭歸,蓋亦知幾之士,較賢於張觷。平生喜講良知之學,故其文皆質俚,詩亦類“《擊壤集》派”。

見滄文集》•十五卷浙江巡撫采進本[编辑]

明茅瓚撰。瓚字見滄,錢塘人。嘉靖戊戌進士第一,官至吏部左侍郎。是集為其門人趙應元所編,而其子藉吉校刊之,第一卷為廷對策,二卷至七卷為各體詩,八卷以下皆雜文,大抵應俗之作也。

袁文榮詩略》•二卷江蘇巡撫采進本[编辑]

明袁煒撰。煒字懋中,慈谿人。嘉靖戊戌進士,官至建極殿大學士,諡文榮。事蹟附見《明史•嚴訥傳》。史稱:煒才思敏捷,帝半夜出片紙,命撰青詞,舉筆立成。遇中外獻瑞,輒極詞頌美。帝畜一貓死,命儒臣撰詞以醮。煒詞有“化獅作龍”語,帝大喜。其詭詞媚上多類此。時謂李春芳、嚴訥、郭樸及煒為“青詞宰相”。又稱:煒自負能文,見他人所作,稍不當意,輒肆詆誚。館閣士出其門者,斥辱尤不堪,故人皆畏而惡之。是編首,題門人王穉登校。蓋穉登以山人遊煒之門也。申時行《序》稱,煒所為詩甚多,歲久散逸。其孫景祖、景高搜遺草,得若干首,名之曰《詩略》,案《明史•藝文志》,袁煒詩集八卷,是煒別有全集。此其選本,故題曰《詩略》耳。集中佳句寥寥,不識何以狂傲如是。又兩卷無一應制之作,殆穉登削之耶?

愛吾廬集》•八卷江西巡撫采進本[编辑]

明徐良傅撰。良傅字子弼,東鄉人。嘉靖戊戌進士,官至吏科給事中,以言事斥為民。其門人湯顯祖所作傳,載其行履頗詳。集凡八卷,詩體略近七子,氣度安雅,而風骨不足以振之。古文則序多至數十篇,而論、碑、記、祭文,僅得六篇。第八卷中,題曰:瑞金楊于莊采補,疑本有散佚,而後人掇拾刊行之,非其全也。

崇蘭館集》•二十卷浙江汪汝瑮家藏本[编辑]

明莫如忠撰。如忠字子良,華亭人。嘉靖戊戌進士,官至浙江布政使。告歸,杜門著書,年至八十餘乃卒。《明史•文苑傳》附載《董其昌傳》中。其詩頗具唐音,五言近體尤多佳句。文則應俗之作居多,惟題跋十餘則,頗為雅令。案:如忠精於賞鑒,流傳墨蹟,題識最多,此所收猶未盡也。

陳兩湖集》•三十四卷江西巡撫采進本[编辑]

明陳昌積撰。昌積號兩湖,泰和人。嘉靖戊戌進士,官至尚寶司少卿,兼翰林院學士。嘗手刪其文為《龍津稿》,後其子文揚、文振又益以古今體詩,合為此集。其詩文悉才調富有,而馳驟自喜,細大不捐。

松風軒藏稿》•八卷江西巡撫采進本[编辑]

明陳昌積撰。此集《千頃堂書目》不著錄,蓋其初刻未定之本也。

已寬堂集》•四卷浙江孫仰曾家藏本[编辑]

明陳鎏撰。鎏字子兼,號雨泉,吳縣人,自署曰潁川,從郡望也。嘉靖戊戌進士,官至四川提學副使,署布政使。是集所載詩,自嘉靖壬辰至萬曆乙亥,計四十四年之作,篇什雖多,頗傷蕪雜。前有岷王定耀《序》,言其子出《已寬堂詩文》二編,而此帙有詩無文,蓋不全之本也。然《千頃堂書目》已作四卷,則文集之佚久矣。

錢永州集》•八卷兩淮鹽政采進本[编辑]

明錢芹撰。芹字懋文,號泮泉,海鹽人,琦之次子也。嘉靖戊戌進士,官至永州府知府,故以永州名集。首列奏疏二卷,頗切當時利弊,其《斥異端》一條,蓋為陶仲文而發也。惟其學出自湛若水,後乃改從王守仁,故於姚江一派,推挹頗深,持論不無少偏雲。

華陽漫稿》•十四卷浙江汪汝瑮家藏本[编辑]

明章煥撰。煥有《平倭四疏》,已著錄。其官總督南京倉儲副都禦史時,以赴任遲延,言者劾其怠慢君命,逮治,謫戍廣東。卷中題“羅浮山人”,蓋在粵時所自號也。集為其子德基所編,凡奏疏四卷,雜文九卷,詩一卷,而以德基從戍時賦詩百餘首,附於末。

天目山齋歲編》•二十四卷浙江汪汝瑮家藏本[编辑]

明吳維嶽撰。維岳字峻伯,孝豐人。嘉靖戊戌進士。官至右都禦史,巡撫貴州。《明史•文苑傳》附見《王世貞傳》中,為嘉靖廣五子之一。是集皆其讀書天目山時,吟詠倡和之作,分年編次,起嘉靖己亥,訖壬戌,朱彝尊《靜志居詩話》,謂峻伯詩如鉛刀土花,不堪灑削。雖詆之太過,然覆核斯集,其論亦非無因也。

△《白華樓藏稿》•十一卷、《續稿》•十五卷、《吟稿》•八卷、《玉芝

山房稿》•二十二卷、《耄年錄》•七卷(浙江巡撫采進本)明茅坤撰。坤有《徐海本末》,已著錄。是編《藏稿》、《續稿》皆其雜著之文,《吟稿》則皆詩也。《玉芝山房稿》文十六卷,詩六卷,《耄年錄》則詩文雜編,不復分類。坤刻意摹司馬遷、歐陽修之文,喜跌宕激射,所選《史記鈔》、《八家文鈔》、《歐陽史鈔》,即其生平之宗旨。然根柢少薄,摹擬有跡。秦、漢文之有窠臼,自李夢陽始;唐、宋文之亦有窠臼,則自坤始。故施於制義則為別調獨彈,而古文之品,終不能與唐順之、歸有光諸人抗顏而行也。至《耄年錄》,則精力既衰,頹唐自放,益非復壯盛之時,刻意為文之舊矣。

大拙堂集》•九卷浙江巡撫采進本[编辑]

明楊載鳴撰。載鳴,字虛卿,泰和人。嘉靖戊戌進士,官至通政使。是集前六卷為雜文,後二卷為詩,末一卷為雜著,載鳴為楊士奇之裔。士奇,泰和人。嘉靖戊戌《題名碑錄》亦作泰和人,而卷首稱廬陵楊載鳴,蓋署古郡名也。

大司空遺稿》•十卷浙江巡撫采進本[编辑]

明陳紹儒撰。紹儒字師孔,南海人。嘉靖戊戌進士,官至南京工部尚書。是集文八卷,詩二卷。詩皆嘉靖四十年以後,至萬曆八年以前之作。其文有意刻畫韓、柳,而往往失之粗率。詩則音調諧美,亦學唐格而過於摹擬者也。

讓溪甲集》•四卷、《乙集》•十卷浙江孫仰曾家藏本[编辑]

明遊震得撰。震得,字汝潛,婺源人。嘉靖戊戌進士,授行人,擢監察禦史,以疏諫世宗好方士,廷杖謫外。後官至左副都禦史,巡撫福建,以興化失守罷歸。再起督轄南京糧儲,震得少與歐陽德、鄒守益諸人遊,故頗講姚江之學。然《與王畿書》,多所規正,猶異於末派之狂禪。興化之役,由指揮歐陽深孤軍戰沒,震得封疆大臣,不能不為法受惡。且所薦譚綸、劉顯、戚繼光諸人,卒皆有所建立,故論者或恕焉。是集其所手定,甲集四卷,皆講學之語,乙集十卷,則詩、文、雜著也。

雞土集》•六卷直隸總督采進本[编辑]

明劉乾撰。乾字仲坤,號易菴,保定人。嘉靖戊戌進士,官國子監丞。是集詩、詞二卷,賦、記、雜文四卷。其以“雞土”命名者,《自序》謂夢入太極宮見玉雞,以為文章之兆,其說頗荒唐不經,詩文亦不入格。而《夢上天詩》、《夢戚賦》、《紀夢文》諸篇,乃屢屢見之集中,何其好說夢歟?

青峰存集》•十二卷江西巡撫采進本[编辑]

明汪柏撰。柏字廷節,號青峰,浮梁人。嘉靖戊戌進士,官至光祿寺卿。其文氣度恬雅,無剽竊摹擬之病,而微嫌其弱。詩亦學宋格而未成。蓋不囿於李、何之門徑,而其力又不足以勝之也。集為其侄思聰所刻,第一卷為表、論,第二卷為詩歌、樂府、詞,三卷以下皆雜文,編次殊為錯亂。思聰《序》稱,柏曆官廣、浙,正當海寇猖獗之時,經略海防,不啻數萬言,居常自謂:應酬文字,雖蒙士大夫許可,不過空言。此則身當其事,曲中機宜,異時修海防者,吾言恐不可廢。訁謄寫成帙,以呈大參王公及巡海林公。未及領回,此後無緣複取云云。則此集所存,原非柏愜意之作矣。

同春堂遺稿》•四卷江蘇巡撫采進本[编辑]

明劉熠撰。熠字元麗,海鹽人。嘉靖庚子舉人,官至監察禦史。是集乃崇禎丁丑,其曾孫江南布政司參政泓所編。國朝順治中,其元孫維棟始刻之。韻語皆非所長,古文亦不入格。

泌園集》•三十七卷浙江孫仰曾家藏本[编辑]

明董份撰。份字用均,泌園其號也,烏程人。嘉靖辛丑進士,官至禮部尚書,兼翰林學士。是集為其孫嗣茂所編,凡詩七卷,文三十卷。

嚴文靖公集》•十二卷浙江汪啟淑家藏本[编辑]

明嚴訥撰。訥有《春秋國華》,已著錄。《明史》訥本傳稱:訥入直西苑,所撰青詞皆稱旨。然文格未能拔俗,集中亦大抵應酬之作,末附詩四十六首。朱彝尊錄其《對月》一首於《明詩綜》,與此本頗有異同,殆有所點竄歟?

高文襄公集》•四十四卷安徽巡撫采進本[编辑]

明高拱撰。拱有《春秋正旨》,已著錄。是編分《外制集》一卷,《綸扉內稿》一卷,《外稿》一卷,《獻忱集》二卷,《政府書答》二卷,《掌銓題稿》十四卷,《南宮奏牘》二卷,《防邊紀事》一卷,《伏戎紀事》一卷,《綏廣紀事》一卷,《程士集》二卷,《本語》三卷,《春秋正旨》一卷,《大學直講》一卷,《中庸直講》一卷,《論語直講》三卷,《問辯錄》五卷,《病榻遺言》二卷,每類前各有題詞。《明史•藝文志》作《獻忱集》五卷,《詩文集》四十四卷。今《獻忱集》即在卷內,而四十四卷中有文無詩,殊不可解。又別本四十二冊,無卷數,以《問辯錄》居首,內多《土蠻紀事》、《靖夷紀事》二種,餘皆相同。疑為初刻之本也。

玉堂公草》•十卷副都禦史黃登賢家藏本[编辑]

明高拱撰。是編首載《大學講義》一卷,《中庸講義》一卷,《論語講義》三卷,皆嘉靖間藩邸所講。次為《程士錄》二卷,載嘉靖戊午及乙丑鄉會錄序及所撰程文,三場皆備,獨無《易經》文,未喻其故。後為《獻忱集》二卷,皆辭謝稱賀諸表奏;次為《綸扉稿》一卷,則在政府時作也,皆已見全集。此蓋初刻之本,故《綸扉外稿》不與焉。

外制集》•一卷安徽巡撫采進本[编辑]

明高拱撰。嘉靖乙巳,世宗令輔臣舉編修二人、檢討三人,於中秘撰文官誥敕,拱時在列。是編乃其代言之稿也。前有《自序》,稱掌誥敕者,初以閣學或翰詹掌貳。後乃屬之兩院供事官,至是始複翰林之舊雲。

政府書答》•四卷河南巡撫采進本[编辑]

明高拱撰。皆錄其為首輔時,與各省文武大僚尺牘。分《庚午防秋》、《款處北邊》、《捷宣東塞》、《安綏廣東》、《讋服貴番》、《各省應答》、《調處徐府》等七目。其文大都為籌酌時政而發。至徐階一事,則全為自明心跡而設矣。

萬子迂談》•八卷江西巡撫采進本[编辑]

明萬衣撰。衣字章甫,潯陽人。嘉靖辛丑進士,官至河南左布政使。是集《內編》一卷,通論天地造化之理,及古今人事之變;《諸經劄記》二卷,上卷專解五經之義,多雜采先儒之說,如論《朱子詩集傳》一條,本之王應麟,《論淫詩》一條,本之王柏,《論春秋策書》之例十有五,而筆削之義有八一條,本之趙汸者不一而足。然謂“六經”,皆厄於傳疏,其宗旨未免偏僻。下卷專論律呂,其雲十分為寸,則三分損益之法不可行。以之規西山之誤,則頗為明確。其《迂談外篇》一卷,雜論兵制、屯鹽等事。又文三卷,詩一卷,書啟一卷,皆不過直抒胸臆,不復計其工拙矣。

履菴集》•十二卷浙江巡撫采進本[编辑]

明萬士和撰。士和字思節,宜興人。嘉靖辛丑進士,官至禮部尚書,諡文恭。事蹟具《明史》本傳。是集凡詩詞三卷,雜文九卷。其官江西、貴州、湖廣、山東,以至為宗伯時事蹟,頗散見於其中。然過任自然,罕鑄詞之功,蓋士和受業唐順之,能不染七子雕繪之習?而殫心吏事,又未能竟其業也。

瞿文懿制敕稿》•一卷、《制科集》•四卷、《詩文集》•十六卷兩淮馬裕家藏本[编辑]

明瞿景淳撰。景淳字師道,號昆湖,常熟人。嘉靖甲辰進士,官至南京吏部右侍郎。事蹟具《明史》本傳。是集為其子汝稷所編,首卷《制稿》十一篇,《敕稿》二十七篇,蓋即《明史•藝文志》所謂《瞿景淳內制集》也。其制科集四卷,皆應試策論諸作。詩文集十六卷,則文居其十五卷,詩賦一卷,特附見備體而已。景淳清介自持,史載其與嚴嵩論胡宗憲,及不撰陸炳妻誥詞,皆觸忤權奸,無所憚畏。其制義亦名一時,至今有王、唐、瞿、薛之稱,古文則非所擅長也。

石龍菴詩草》•四卷、《附刻》•二卷浙江孫仰曾家藏本[编辑]

明徐學詩撰。學詩字以言,別號龍川,上虞人。嘉靖甲辰進士,授刑部主事,遷郎中。以劾嚴嵩父子罷職。隆慶初,起南京通政司參議,未上而卒;贈大理寺少卿。學詩不以詩名,而所作音節頗清亮,蓋嘗與李攀龍相贈答,故流派與之相近,遺稿多闕字,邑人黃之璧為補入,以圈別之,後二卷,則附刻《劾嵩疏稿》及傳略諸篇。

山帶閣集》•三十三卷浙江孫仰曾家藏本[编辑]

明朱曰藩撰。曰藩字子價,號射陂,寶應人,雲南布政司參政應登之子。嘉靖甲辰進士,官至九江府知府。是集詩十五卷,雜文十八卷。應登詩仿李夢陽,曰藩則法楊慎,嘗因所知,通訊滇南,慎為選其詩七十餘首品題之。其在金陵,懸慎畫像於寓齋,集中有《人日瞻禮升菴公像詩》是也。然其詩穠麗,僅得慎之一體。王世貞《藝苑卮言》謂其如高座道人,忽作番語,則詆之太甚矣。

石室秘抄》•五卷福建巡撫采進本[编辑]

明魏文焲撰。文焲字德章,侯官人。嘉靖甲辰進士,官至廣西按察司使。是集初刊於萬曆丙戌,崇禎庚午,其孫定海知縣汝為又重刊之,凡雜著二卷,皆讀書論古之作。其中如《駁方孝孺之疑子華子》,則未睹晁公武及朱子說;謂王充假蔡邕以自重,則未考充為肅宗時人,不免疏舛。第三卷為詩,五卷、六卷為雜文,中《征支羅記》、《征龍洲記》、《松潘備兵本末》,敘其戰功頗詳。福州道山下,有朱子所書“石室清隱”字,文焲家近山麓,遂以名其集雲。

白雪樓詩集》•十卷江蘇周厚堉家藏本[编辑]

明李攀龍撰。攀龍有《詩學事類》,已著錄。此集刻於嘉靖癸亥,猶在《滄溟集》之前,前有魏棠《序》,又有擬古樂府《序》二篇,一為曆城許邦才撰,一為攀龍自序。蓋當時特以樂府相誇,然而後來受詬厲者,亦惟樂府最甚焉。

李滄溟集選》•四卷浙江巡撫采進本[编辑]

明李攀龍撰,宋光庭所選。光庭,莆田人,始末未詳。王、李二家,皆以詩擅長,文則不逮詩遠甚,攀龍之文,尤不逮王世貞。光庭乃獨選其文,可謂不善持擇矣。每卷之首,皆題曰《補注李滄溟集》,而書實無注,亦不可解。

敬所文集》•三十卷江蘇巡撫采進本[编辑]

明王宗沐撰。宗沐有《海運詳考》,已著錄。此集自一卷至十卷,為序、頌、書、啟,曰《內編》;十一卷至二十卷為詩、論、碑、賦、說、傳、書後、約、策問、祭文、行狀、銘志、講義,曰《別編》;二十一卷至三十卷,為奏疏、雜著、文移,曰《外編》。《明史•藝文志》載:宗沐奏疏四卷,文集三十卷,此本止三十卷,而奏疏在焉,卷首題門人張位選集。然則史所載者其全集,此為位所編定歟?抑其奏疏,又有集外別行之本,史並載之也?

師暇裒言》•十二卷浙江孫仰曾家藏本[编辑]

明吳桂芳撰。桂芳字子實,新建人。嘉靖甲辰進士,官至工部尚書。事蹟具《明史》本傳。是集乃其總督兩廣時所自編,時方禦倭,故題曰《師暇裒言》。其文平正通達,無鉤章棘句之習,而亦無警策。蓋猶沿台閣舊體,詩力摹唐調,亦頗宏敞,而有學步太甚者。如陳子昂有“王師非樂戰,之子慎佳兵”句,桂芳送張玉亭慮囚淮上,襲用其調曰:“王仁非好殺,之子慎祥刑。”非所謂擬議變化之道也。

五鵲別集》•二卷直隸總督采進本[编辑]

明盧寧撰。寧字獻子,號冠岩,南海人。嘉靖甲辰進士,官至登州府知府。甯受業黃佐之門,佐《樂典序》即所作也。是集乃其官南京刑部時,講學新泉精舍,其門人程子明所刻,及守登州,所屬黃縣知縣劉珙又重刻之。以寧先有《五鵲台集》,故此以別集名,凡詩一卷,文一卷,皆湊泊成篇,不能入格。

崇質堂集》•二十卷江西巡撫采進本[编辑]

明李萬實撰。萬實字少虛,南豐人。嘉靖甲辰進士,官至浙江按察司副使,其為給事中時,嘗疏論權璫改官,蓋亦骨鯁之士。是集凡詩九卷,文十一卷,《江西通志》稱:所作奏疏別名《恬仕錄》,徐龍川《序》,而此集末亦載有奏疏三卷,蓋其初別本單行,後又編入集中也。萬實傳姚江之說,其文體平正,不事錘鎔,猶講學家之格。其詩頗學韋、柳,意取清妍,雖風骨未就,而姿致可觀,則其天分之高也。

小海存稿》•八卷兩江總督采進本[编辑]

明馮覲撰。覲字晉叔,別號小海,海寧人。嘉靖甲辰進士,官至廣東按察司副使。是集詩三卷,文五卷,乃其子有翼所編。張瀚《序》,稱其簡易明鬯,不假雕琢,頗非溢美;然才地頗弱,未足名家。集中有《庚戌言兵事書》,乃覲為兵部郎時所作,以上丁汝夔者。中有《請就京城外土城遺址,增築外羅城,以備不虞》一條,其後竟築外城,說者謂功成於許論,而不知覲已發其端也。

太乙詩集》•五卷陝西巡撫采進本[编辑]

明張煉撰。煉字伯純,武功人。嘉靖甲辰進士,官至湖南按察司僉事。其集曰太乙者,太乙,山名,在武功。王維所謂,“太乙近天都”也。煉以自號,因以名集。其詩源出長慶,而更加率易。如雲:“一種勳庸一代賢,蜚聲滿路勢熏天,憑君回首寰中事,若個豪華過百年”之類,殊不類詩格。至如:“能使機衡在我,從他造物弄人”等句,則愈涉俗矣。

無聞堂稿》•十七卷浙江孫仰曾家藏本[编辑]

明趙釴撰。釴有《古今原始》,已著錄。是集凡文十二卷,詩五卷,乃其子鴻賜所編。林樹聲為作《墓誌》,稱其《幾希圖說》、《辟方士論》、《講學諸說》,皆闡明理道,發前人所未發。今惟《幾希圖說》見集中,餘皆不載。盛汝謙為作《行狀》,載《自祭文》一篇,集中亦不載,蓋亦簡汰而存者也。釴學出姚江,主良知之說。文頗磊落自喜,而亦微近七子之派。

郭東山文集》•七卷、《詩集》•二卷江蘇巡撫采進本[编辑]

明郭文周撰。文周字景複,號東山,福安人。嘉靖甲辰進士,官至監察禦史,巡按廣東。其文集多應酬之作,詩分前後二卷,前卷為《南畿稿》,後卷為《菊邊閑譚集》、《解組稿》。

百川集》•十二卷浙江巡撫采進本[编辑]

明孫樓撰。樓字子虛,常熟人。嘉靖丙午舉人,官湖州府推官。工於制義,與胡友信、瞿景淳等相上下。詩、古文,則非專門也。

貽安堂集》•十卷兩江總督采進本[编辑]

明李春芳撰。春芳字子實,號石麓,福建興化人。嘉靖丁未進士第一,官至中極殿大學士,諡文定。事蹟具《明史》本傳。春芳與嚴訥、郭朴、袁煒,同有“青詞宰相”之目。史具載於《袁煒傳》中,然所作皆不傳。是集為其子茂材所編。疏、表、序記之文居多,詩則不滿一卷。李戴、於慎行、朱賡、李維楨為之《序》,皆謂春芳不規規以文墨見長,是以其存草僅如此雲。

太嶽集》•四十六卷浙江巡撫采進本[编辑]

明張居正撰。居正有《書經直解》,已著錄。神宗初年,居正獨持國柄,後毀譽不一,迄無定評。要其振作有為之功,與威福自擅之罪,俱不能相掩。至文章本非所長,集中奏疏、啟劄最多,皆在廟堂時論事之作,往往縱筆而成,未嘗有所鍛煉也。

餘清堂稿》•三十二卷江蘇周厚堉家藏本[编辑]

明汪钅堂撰。钅堂字遠峰,鄞縣人。嘉靖丁未進士,官至禮部尚書,掌詹事府,兼翰林院學士。是集詩八卷,文二十四卷。考《千頃堂書目》,钅堂有《餘清堂稿》十二卷,今未見其本,又有《餘清堂定稿》三十二卷,即此編也。

念初堂稿》•四卷、《續集》•二卷兩淮馬裕家藏本[编辑]

明陳嘉謨撰。嘉謨,廬陵人。嘉靖丁未進士,官至四川按察司副使,隆慶庚午移疾歸;召為湖廣布政司左參政,不起,優遊林下以終。其詩始於嘉靖丁未,終於萬曆癸卯,往來仕宦者二十三年,而閒居者三十三年,故多自適之言。《序》引邵子《擊壤集》自擬,而詩中屢引陳獻章語,其旨趣可知也。

友慶堂合稿》•七卷江西巡撫采進本[编辑]

明王時槐撰。時槐有《廣仁類編》,已著錄,是集凡書二卷,序、記、傳、墓誌一卷,語錄一卷,說、跋及《石經大學略義》一卷,雜著、詩、詞一卷。詩詞不多作,亦非所長,文皆講學之語,而兼出入於老、莊之間,明季所謂心學者也。其《石經大學略義》,自雲出於賈逵,而表章於鄭曉;且稱王守仁《大學古本》一依注疏之舊,味其文字,旨趣亦未甚瑩,似不無錯簡云云。不知鄭曉所傳,乃豐坊之偽本。諸儒考證已明,譎妄畢露。時槐更噓其殘燼,誤之甚矣。

周叔夜集》•十一卷浙江孫仰曾家藏本[编辑]

明周思兼撰。思兼有《學道記言》,已著錄。思兼以循吏著,然史稱其少有文名。是集為王世貞所刪定,文頗學三蘇,詩則七子之流派也。

鳳洲筆記》•二十四卷、《續集》•四卷、《後集》•四卷兩淮鹽政采進本[编辑]

明王世貞撰。世貞有《弇山堂別集》,已著錄。是集乃隆慶己巳黃美中所編。前有美中《序》,稱世貞著作不能盡見,會從其侄孫少川子得此集,因編刻以公天下,蓋當時摘選之本也。然命詩文曰《筆記》,其稱名可謂不倫矣。

弇州稿選》•十六卷兩淮鹽政采進本[编辑]

明王世貞撰。沈一貫選。一貫有《易學》,已著錄,世貞才大學博,自謂靡所不有,方成大家,故其正、續四部稿,頗傷蕪雜。晚年悔其少作,而未及手自刪定。一貫是編,別裁澄汰,意在擷其菁華,而宗旨所歸,仍尊秦、漢,而薄唐、宋,終未能棄短取長也。

文恪集》•二十二卷兩淮鹽政采進本[编辑]

明林燫撰。燫字貞恒,閩縣人。嘉靖丁未進士,官至南京禮部尚書,諡文恪。事蹟附見《明史•林瀚傳》。是集詩六卷,文十六卷,末附王世貞、王穉登所撰《傳》二篇。《千頃堂書目》載:《林燫學士文集》十六卷,詩集六卷,集名不同,然卷數皆相合,蓋即此本,疑燫歿後重刻,改題其諡也。

三洲詩膾》•八卷浙江孫仰曾家藏本[编辑]

明沈淮撰。淮字澂伯,仁和人,嘉靖丁未進士。是集前後無“序”、“跋”,亦無目錄,其完闕不可考。詩則體格尚未成就,累句亦多。

金輿山房稿》•十四卷江蘇巡撫采進本[编辑]

明殷士儋撰。士儋字正夫,號棠川,曆城人。嘉靖丁未進士,官至武英殿大學士,諡文莊。事蹟附見《明史•趙貞吉傳》。是集為其門人于慎行所編,凡詩、頌二卷,文十一卷,講義一卷。士儋與李攀龍遊,今觀其詩文,蓋直以鄉曲之誼相周旋耳,其投契不在文章也。

道峰集》•六卷浙江汪汝瑮家藏本[编辑]

明章適撰。適字景南,道峰其號也,蘭谿人。嘉靖丁未進士,官至禮科給事中,以《疏請景、裕二王出閣講讀》,忤旨告歸。是集乃適歿之後,其鄉人所刊。凡詩五卷,雜著一卷,而奏疏一篇冠於首,蓋當時以此一事重之也。詩頗娟雅,而醞釀不深,王世貞《序》,稱其在陶、韋之間,則過矣。

△《彭比部集》•八卷(浙江巡撫采進本)明彭輅撰。輅字子殷,海鹽人。嘉靖丁未進士,官南京刑部主事,以察典罷歸。集為其子潤宏所編。焦竑稱:其於七子盛時,意氣高簡,不少貶以就俗。今觀集中,多與王世貞酬答之作,體格亦近七子。竑所言不儘然也。

華陽館文集》•十七卷、《續集》•二卷江西巡撫采進本[编辑]

明宋儀望撰。儀望字望之,永豐人。嘉靖丁未進士,授吳縣知縣,徵拜禦史。以劾胡宗憲、阮鶚,忤嚴嵩,貶夷陵州判。嵩敗,擢霸州兵備僉事,後官至大理寺卿;卒以忤張居正被劾歸,事蹟具《明史》本傳。儀望少師聶豹,故其學以王守仁為宗,集中如《刻陽明文集》、《文粹》等“序”,足以見其大旨,其《從祀或問》亦即為守仁配享事作。故史稱守仁從祀,儀望有力焉。其集凡文十二卷,詩五卷。續集第一卷,題曰《內篇》,即《從祀或問》;第二卷,則其督學福建時訓飭士子條規。其文本名《華陽館集》,其詩則別名《河東集》,此本合為一編,總題曰《華陽館文集》,殆其後人所並歟。

華陽文集》•十二卷浙江汪汝瑮家藏本[编辑]

明宋儀望撰。《千頃堂書目》載,《華陽館文集》十二卷,又詩集十四卷,此集皆其雜文,卷數亦相合,蓋猶儀望之原本。惟許宗魯、張獻翼諸人,所作詩集序,皆附錄集末,未喻何故。或裝輯者誤歟?然重編之本,僅有詩五卷,則十四卷之本久佚矣。又疑以諸“序”無所附麗,故綴之文集末也。

太函集》•一百二十卷安徽巡撫采進本[编辑]

明汪道昆撰。道昆有《五車霏玉》,已著錄。是編刻於萬曆辛卯,凡文一百六卷,詩十四卷,卷首有《自序》及目錄六卷。道昆名在後五子中,最高自標置,丹陽姜寶以翰林出提學四川,道經楚省,三人會飲于黃鶴樓。伯玉舉杯大言曰:‘蜀人如蘇軾者,文章一字不通,當以劣等處之。’眾皆齶睨。”云云。其狂誕殊甚,然文章實皆偽體。沈德符《敝帚軒剩語》雲:王、李初起,道昆尚未得與其列,後以張居正心膂驟貴,其副墨行世,暴得時名,世貞力引之,世遂稱元美、伯玉。汪文刻意摹古,時援古語以證今事,往往扞格不暢,其病大抵與曆下同。世貞晚年甚不服之,嘗雲:“子心服江陵之功,而不敢言,以世所曹惡也;子心誹太函之文,而不敢言,以世所曹好也。無奈此二屈事何?”云云。其論頗為切中。德符又稱張居正父七十,世貞、道昆俱有幛詞,世貞刻集中。六七年居正敗,遂削去。道昆垂歿自刻全集,在居正身後十年,而全載此文,不竄去一字,稍存雅道。云云。今案:《封柱國少師張公七十壽序》一首,見此集第十二卷中,則德符之言為信。然以居正父為眾父父,至比之於蒼蒼之不言,究不可以為訓也。

副墨》•五卷內府藏本[编辑]

明汪道昆撰。是集刻於《太函集》之前。《千頃堂書目》載,作二十四卷。此本五卷,殆非完帙。又載道昆尚有《太函遺書》二卷,今亦未見傳本。

汪次公集》•十二卷浙江汪汝瑮家藏本[编辑]

明汪道貫撰。道貫字仲淹,休寧人,道昆弟也。其名因道昆而著,故李維楨作《序》,以王世懋為比。然道昆固不及世貞,道貫才力亦不及世懋也。

江右詩稿》•二卷浙江汪汝瑮家藏本[编辑]

明李先芳撰。先芳有《讀書私記》,已著錄。宋弼山《左明詩鈔》稱其有《李氏山房詩錄》,不著卷數。邢侗《來禽館集》有《先芳行狀》,稱所著《東岱山房稿》三十卷。此集總題為《東岱山房詩錄》,而子目則作《江右詩稿》,蓋其集中之一種,嘉靖戊申,知新喻縣時作也。“嘉隆詩社”,先芳首倡,厥後王、李踵興,遂擯斥先芳,不與七子之列,繼以先芳憤激,乃收之廣五子中。於慎行稱其詩與李攀龍異曲同工,邢侗亦稱:“曆下名愈高,濮陽苦為所掩。然修戈待糒,未嘗一日忘於鱗。”今觀其詩,才力實出攀龍下。慎行等以鄉曲情均,不欲分左右,袒耳。明末攻七子者,遂欲以躋攀龍之上,非篤論也。

李氏山房詩選》•六卷江蘇周厚堉家藏本[编辑]

明李先芳撰。此本乃皇甫汸所選,分體編次,亦間有評語,蓋非其全集也。

 上一卷 ↑返回頂部 下一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