困學記聞 (四部叢刊本)/卷之八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卷之七 困學記聞 卷之八
宋 王應麟 撰 江安傅氏雙鑑樓藏元刊本
卷之九

困學紀聞卷之八

           浚 儀 王 應麟伯厚甫

 孟子

孟子集註序說引史記列傳以為孟子之書孟子自作韓子曰

 軻之書非自著謂史記近是而滕文公首章道性善注則曰

 門人不䏻盡記其詞又苐四章決汝漢注曰記者之誤呉伯

 豐以問朱文公文公荅曰前說是後兩䖏失之熟讀七萹𮗚

 其茟𫝑如鎔鑄而成非綴緝𠩄就也

趙氏孟子章SKchar引論語曰力行近仁誤以中庸為論語無垢孝

 經解誤以臨深履薄為衛武公之詩SKchar堂無逸傳誤以不解

 于位為泂酌吴才老書禆傳臣辯誤以晉矦重耳為申生誠齋易傳後序誤以韓宣子為季札

文選陳孔璋為曺洪書云有子勝斐然之志注引墨子曰二三

 子復扵子墨子曰告子勝仁子墨子曰未必然也告子為仁

 猶跂以為長偃以為廣不可久也勝盖告子之名豈即孟子

 𠩄謂吿子歟

文選注引孟子曰墨子兼愛摩頂致扵踵趙岐曰致至也今本

 作放踵注無致至也三字

元和郡縣志齊雪宫故趾在青州臨淄縣東北六里晏子春秋

 𠩄謂齊侯見晏子于雪宮

孟子以齊王由反手也趙岐注謂譏管晏不勉其君以王業文

 王望道而未之見注謂殷録未盡尚有賢臣道未淂至王無

 咎非之曰岐名通孟子而實汨之

琴張注謂子張善鼓琴盖未知左傳有琴張

周公思兼三王以施四事注云四事禹湯文武𠩄行事也而伏

 生大傳云周公兼思三王之道以施扵春秋冬夏其說陋矣

滕㝎公文公按趙氏注古紀世夲滕國有考公麇元公弘即㝎

 公文公也世本今無傳此可備叅攷

志曰喪祭徔先祖注引周禮小史掌邦國之志愚謂邦國之志

 若周志史佚之志鄭書椘書秦記之𩔗

孟子䟽謂齊王悅南郭先生吹竽喜鄒忌鼓琴安知與衆樂樂

愚攷之史記騶忌以鼓琴見齊威王非宣王也唯南郭䖏士

 吹竽乃宣王時見韓非内儲說

說苑景差相鄭鄭人有冬渉水者出而脛寒後景差過之下陪

 乗而載之覆以上衽叔向聞之曰景子為人國相豈不固㢤

 吾聞良吏居之三月而溝渠脩十月而津梁成六畜且不濡

 𠯁而况人乎此即孟子𠩄言子産以乗輿濟人之事也叔向

 之時鄭無景差當以孟子為正

曽西注以為曽子之孫集注因之經典序録曽申字子西曽參

 之子子夏以詩傳曽申左丘眀作傳以授曽申曽西之學扵此可攷

 𨷖宜申公子申皆字子西則曽西之為曽申無疑

郅惲曰孟軻以彊其君之𠩄不䏻為忠量其君之𠩄不䏻為賊

 與今孟子語小異

謹庠序之教申之以孝悌之義須白者不負戴扵道路矣愚按

 書大傳云𡻕事既畢餘子皆入學十五入小學十八入大學

 距冬至四十五日始出學傅農事上老平眀坐扵右塾庶老

 坐扵左塾餘子畢出然後歸夕亦如之餘子皆入父之齒随

 行兄之齒鴈行朋友不相踰輕任并重任分頒白不提挈出

 入皆如之此之謂造士漢書食貨志云春将出民里胥平旦

 㘴扵右塾鄰長㘴扵左塾云云入者必持薪樵輕重相分班

 白不提挈孝悌之義當以是𮗚之

棄禮捐 --捐恥秦𠩄以敗恥尚失𠩄𣈆𠩄以替恥之扵人大矣

陳蕃諌校獵曰齊景公欲𮗚扵海放乎琅邪晏子爲陳百姓惡

 聞旌旗輿馬之音舉首嚬眉之感景公爲之不行此以孟子

 二章爲一事

梁惠王西喪地扵𥘿七百里潏水李氏曰初北地郡屬魏後盡

 為秦并喪扵秦不止七百里也

法言脩身篇引孟子曰夫有意而不至者有矣未有無意而至

 者也今孟子無此語其在外書歟

周子静端朝為學官小司成𥫄盖卿以守氣不如守約命題子

 静曰氣不與約字對兩守字著略㸃晦翁注甚眀豈可破句

 讀孟子

尸子引孔子曰誦詩讀書與古人居金樓子曰曽生謂誦詩讀

 書與古人居讀書誦詩與古人期孟子頌其詩讀其書不知

 其人可乎斯言亦有𠩄夲

命不可委故孟子言立命心不可委故南軒以陶渊眀委心之

 言為非

仁曰仁術儒曰儒術術即道也申不害以術治韓鼂錯言術數

 公孫弘謂智者術之原君子始惡乎術矣故學者當擇術

SKchar堂曰楊朱與老聃同時墨翟又在前宗師大禹而晏嬰學之

 以為楊墨出扵師商考之不詳甚矣朱文公曰荘周之學出

 扵老氏韓子始謂子夏之後有田子方子方之後流而為荘

 周以其書之稱子方者考之則子方之學子夏周之學子方

 者皆不可見愚謂𮗚此二說則異端之學非孔門弟子𫝊流

 之𦍑

荘子曰為善無近名為惡無近刑縁SKchar以為經又曰将處夫材

 與不材之間此子莫之執中也

楊之學似老墨之學似佛楊朱書㫿見于列子

董仲舒云以仁治人以義治我劉原父云仁字徔人義字徔我

 豈造文之意邪愚謂吿子仁内義外之說孟子非之若以人

 我分仁義是仁外義内其流為兼愛為我矣

孟子引費恵公之言謂小國之君也春秋時費為魯季氏之邑

 史記椘世家有鄒費郯邳盖戰國時以邑為國意者魯季氏

 之僭歟

仁人心也求其放心此孟子直SKchar本心處但禪學有體無用

曺交注謂曺君之弟按左傳哀公八年宋滅曺至孟子時曺亡

 乆矣曺交盖以國為氏者

老泉三子知聖人汙論誤以汙字為句趙岐謂孟子知其言大

 過故貶謂之汙下亦非孟子之意

史記六國表注皇甫謐曰孟子稱禹生石紐西夷人也今無此

 語

孟子字未聞孔業子云子車注一作子居居貧坎軻故名軻字

 子居亦稱字子輿疑皆傅會聖證論云子思書孔叢子有孟子居即是軻也傅子云孟子輿

孟子正義云唐林謹思續孟子書二卷謂孟子七萹非軻自著

 乃弟子共記其言與韓文公之說

正義序云孫奭崇文総目館閣書目讀書志皆無之朱文公謂

 邵武士人作不觧名物制度其書不似䟽

吕氏春秋舜行徳三年而三苗服孔子聞之曰通乎徳之情則

 孟門太行不為險矣故曰徳之速疾乎以郵𫝊命此可以證

 孟子引孔子之言

墨之治喪以薄宋書禮志引尸子禹治水為䘮法曰桐棺三寸

 制䘮三日盖墨家託扵禹也

好樂好勇好貨色齊宣王𠩄以不䏻用孟子也文帝好清静故

 不䏻用賈誼武帝好紛更故不䏻用汲黯

上有好者下必甚焉光武封一卓茂而莭義之俗成太宗誅一

 徳儒而諌争之門闢信乎如風之偃草也

不仁而得天下未之有也秦皇以不仁得之矣二世而失猶不

 得也

惟尹躬暨湯咸有一徳克享天心故湯曰天吏尹曰天民

孟子學伊尹者也當今之世舎我其誰也是亦聖之任

仁在乎熟之而已矣子路未熟之五榖管仲已熟之荑稗楊墨

 五榖之螟螣

照乗之珠和氏之璧戰國之君以為寳故曰諸侯之寳三

為天吏則可以伐燕扵漢䠂見之董公未說漢王之前以强弱

 角勝負𠩄謂以燕伐燕也三軍縞素之後則為天吏矣仁義

 之言齊梁以為迂闊者董公一言而漢椘之興亡決焉可謂

 豪傑之士

弱而不可輕者民也古先哲王曰敬民曰畏民石守道謂湯以

 七十里亡夏文王以百里亡啇陳勝以匹夫亡秦民可不畏

 乎故曰民為貴太史公以陳渉與湯武並言渉豈䏻為湯武㢤葢椘漢閒豪傑之餘論也

善推其𠩄為此心之充拓也求其放心此心之收歛也致堂曰

 心無理不詠去而不䏻推則視之不見𦗟之不聞痒㢌疾痛

 之不知存而善推則濳天地撫四海致千𡻕之日至知百丗

 之損益此言充拓之功也西山曰心一而巳由義理而彂無

 以害之可使與天地參由形氣而𤼵無以檢之至扵違禽獸

 不逺此言收歛之功也不闔則無闢不涵飬則不䏻推廣

守孰爲大守身爲大有猷有爲矣必曰有守不虧其義矣必曰

 不更其守何徳将歎習曰入時愈深則趍正愈逺以守身爲

 法以入時爲戒可謂士矣

行一不義殺一不辜而得天下皆不爲也諸葛武侯謂漢賊不

 兩立其義正矣然取劉璋之事可謂義乎

君子可欺以其方難冈以非其道日無𠕅中之理而新垣平言

 之日無漸長之理而𡊮充言之漢攵隋攵皆以是改元漢文

 悟𠥾之詐而隋文終受充之欺此存亡之判與

夫道一而巳矣為善而雜扵利者非善也為儒而雜扵異端者

 非儒也

尭使契為司徒教以人倫學𠩄以眀人倫舜察扵人倫居中國

 去人倫無君子如之何其可也孟子道性善稱尭舜莫大扵

 人倫此正人心之夲原也

晏子春秋曰有賢而不知一不祥知而不用二不祥用而不任

 三不祥孟子謂言無實不祥不祥之實蔽賢者當之葢古有

 此言也

孺子滄浪之歌亦見扵椘辭漁父攷之禹貢漢水東為滄浪之

 水則此歌椘聲也攵子亦云混混之水濁可以濯吾𠯁乎泠

 泠之水清可以濯吾纓乎

無恒産而有恒心者惟士為䏻古之士𠩄以異扵民也蘇秦無

 二湏田而奔走㳺說豈𠩄謂士㢤水心葉氏云周衰不復取

 士孔孟不以其不取而不教也孔孟之徒不以其不取而不

 學也道在焉故也

不得志脩身見扵丗上蔡謝子曰天下皆亂而己獨治不害為

 太平蜀士楊肩吾曰天下雖不治平而吾國未甞不治且平

 者岐周是也一國雖不治平而吾家未甞不治且平者曽閔

 是也一家雖不治平而吾身吾心未甞不治且平者舜與周

 公是也文子亦云不憂天下之亂而樂其身治者可與言道矣

鹽鐡論引孟子曰居今之朝不易其俗而成千乗之𫝑不䏻一

朝居也又云今之士今之大夫皆罪人也又云王者與人同

 而如彼者居使然也與今夲不同

民心之得失此興亡之大㡬也林少頴云民之思漢則王莽不

 䏻脅之使忘民之忘漢則先主不䏻彊之使思唐與政云民

 心思漢王郎假之而有餘民心去漢孔眀扶之而不𠯁

論語終扵尭曰萹孟子終扵尭舜湯文孔子而荀子亦終扵堯

 問其意一也

利與善之間君子必審擇而眀辨焉此天理人欲之㡬善惡正

 邪之分界也孟子之言公不夷不恵可否之間材與不材之

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荘之言𥝠

若将終身焉竆不失義若固有之達不𩀌道䏻處窮斯䏻䖏逹

飬心莫善扵寡欲注云欲利也雖非本SKchar廉者招福濁者速禍

 亦名言也道家者流謂丹經萬卷不如守一愚謂不如孟子

 之七字不飬其心而言飬生𠩄謂舎爾靈龜𮗚我朶頥也

吕氏春秋開春論云神農之教曰士有當年而不耕者則天下

SKchar受其飢矣女有當年而不績者則天下SKchar受其寒矣故身

 親耕妻親績𠩄以見致民利也管子引神農之數攵子亦引

 神農之法此即許行𠩄為神農之言歟漢蓺文志農家有神

 農二十萹劉向别録云疑李悝啇君𠩄說

孔子孟子皆不之秦荀子甞入秦而譏其無儒孔子順曰秦為

 不義義𠩄不入其志如魯仲連

句容有盗改置社稷而盗止下邳多盗遷社稷扵南山之上盗

 亦衰息見陳後山談樷岳州田䑕害稼雍明逺曰迎貓之𥙊

 不修也命祭之䑕随以斃見范蜀公集孟子有變置社稷禮

 記有八蜡孰謂古制不可行于今乎

求在我者盡性扵己求在外者𦗟命扵天李成季曰與其有求

扵人SKchar若無欲扵己與其使人可賤不若以賤自安吕居仁

 亦以見人有求為非

宿扵畫水經注云澅水出時水東去臨淄城十八里𠩄謂澅中

 也俗以澅水為宿留水以孟子三宿出澅或云當作畫後漢耿弇進軍畫中史

 記畫邑人王蠋通鑑作晝邑

以刄與政有以異乎邵子之論秦曰殺人之多不必以刄謂天

 下之人無生路可趍也

商鞅富强之術誘三晉之民力耕扵内而使秦民應敵扵外使

 梁王用孟子之言施仁政扵民秦焉得誘之仁勝不仁如春

 融冰泮故曰仁者無敵

盖大夫王驩漢泰山郡蓋縣故城在沂州沂水縣西北

趙民春秋論曰五伯者三王之罪人謂其三代而春秋之也齊

 桓其作俑也今之諸侯五伯之罪人謂其春秋而戰國之也

 𣈆㝎其作俑也今之大夫今之諸侯之罪人謂其𢧐國而七

 國之也晉之韓趙魏其作俑也

止齋曰人多言常平出漢耿中丞顔師古以壽昌為𫞐道豈知

 常平葢古灋孟氏言狗SKchar食人食而不知檢𡍼有餓莩而不

 知彂今文作檢班氏食貨志作歛是也夫豐𡻕不歛飢𡻕不

 𤼵豈𠩄謂無常平乎

陳烈讀求其放心而悟曰我心不曽收如何記書遂閉門靜㘴

 不讀書百餘日以收放心然後讀書遂一覽無遺前賢之讀書如此

若民則無恒産囙無恒心孟子言戰國之民也周之盛時以井

牧授田以郷遂設教攸介攸止烝我髦士士亦田野之秀民

 也不惟士有常心民亦有常心矣故曰文武興而民好善

 小學

爾雅注漢武帝時得豹文鼮鼠孝廉郎終軍知之賜絹百匹文

 𨕖注引竇氏家傳以為竇攸丗祖詔諸侯子弟徔攸受尔雅

 二說不同

爾雅西至扵邠國謂之四極朱文公曰邠國近在秦隴非絶逺

 之地愚按說文引爾雅曰西至汃國謂四極汃西極之水也

 府巾

爾雅䟽案尸子廣澤萹云墨子貴兼孔子貴公皇子貴𠂻田子

貴均列子貴虚料子貴别囿其學之相非也數丗矣而己皆

弇扵𥝠也天帝后皇辟公𪪺廓閎傳介忳夏幙𫎇贖昄皆大

也十有餘名而實一也若使兼公虚均𠂻平易别囿一實也

則無相非也仁意萹述太平之事云燭扵玉燭飲扵醴泉暢

扵永風春為青陽夏為朱眀秋為白蔵冬為玄英四氣和為

 正光此之謂玉燭其雨時降萬物以嘉髙者不少下者不多

 此之謂醴泉其風春為彂生夏為長嬴秋為方盛冬為安静

 四氣和為通正此之謂永風

爾雅䟽引舍人云按經典序録爾雅有犍爲文學注二卷一云

 犍爲郡文學卒史臣舎人漢武帝時待詔

白虎通引親屬記即爾雅𥼶親也通典顔延之曰伯𠦑有父名

 則兄弟之子不得稱姪徔母有毋名則姊妹之子不可言甥

 且甥姪唯施扵姑舅耳雷次宗曰姪字有女明不及伯叔甥

 字有男見不及徔毋劉共父刋二程先生集改姪爲猶子朱

 文公謂古人固不謂兄弟之子爲姪亦無云猶子者記禮者言猶已

 但云兄之子弟之子然徔俗稱姪亦無害扵義理也

負版郭璞注未詳即柳子𠩄爲作蝜蝂傳者也西亰賦戎葵懐羊尔雅瘣

 懐羊璞亦曰未詳

陸璣爲詩草木䟽劉杳爲離騷草木䟽王方慶有園庭草木䟽

 李文饒有山居草木記君子𠩄以貴乎多識也然爾雅不𥼶

 蔝蔜字書不見栮榿學者耻一物之不知其可忽諸

檟苦荼注今呼早采者爲荼晚取者爲茗一名荈說文茗荼芽

 也東坡詩周詩記苦荼茗飲出近丗

急就萹注牡蒙一名黄昏後山詩黄昏湯疑即此也

終軍之對鼮䑕盧若虚之辯鼨䑕江南進士之問天雞劉原父

 之識六駁可謂善讀爾雅矣蔡謨不識彭蜞人謂讀尒雅不

 𤍨田敏不知日及學之陋也

唐玄度十體書曰周宣王太史籀始変古文著大篆十五萹秦

 焚詩書唯易與史萹得全逮王莾SKchar此篇亡失建武中𫉬九

 萹章帝時王育爲作觧說𠩄不通者十有二三按說文多引

 王育說如天屈西北為无蒼頡出見秃人伏禾中因以制字

說文叙尉律試八體大篆小篆𠜇符蟲書摹印署書殳書𨽻書亡新使甄豐䓁改㝎

 古文時有六書古文竒字篆書佐書繆篆鳥蟲書佐即𨽻也書正義亦云秦有八

 體亡新六書去大篆刻符殳書署書加古文竒字蓺文志謂漢興蕭何草律著

 其法曰太史試學童以六體試之古文竒字篆書𨽻書繆篆蟲書律即尉律

 也六體非漢興之法當従說文叙改六為八

急就萹長樂無極老𣸪丁顔氏觧為蠲其子孫之役非也即參

 同契𠩄謂老翁復丁壮朱文公詩自慶樽前老復丁黄庭經亦有此三字

董彦逺除正字謝唘叙字學涉獵詠洽其略云殘經不悟扵郭

 亡𨶕文徒存扵夏有馬不𠯁一者既失其全虎多扵六者自

 乖其數書殘武殪頌亂湯齊烏舄混淆魚魯雜糅増河南之

 邑為雒减漢東之國為隋避上則罪不徔𨐌絶下則對囙去

 口𬃷合而𣗥氏㣲𠯁省而踈姓絶㝎文扵六穗之禾訓同扵

 𨗳分序扵八寸之䇿執異為宗丁尾SKchar真鉤湏失實書立書

 肖而既𮘸國名為卷為端而遂乖服制篆形誤偽誰正雲興

 之祁祁𨽻體散亡共守鸞聲之龯龯鎻㝎銀鐺之名車改金

 根之目知一束二縫之為来指二首六身之為永郡章立信

 救時惟正扵四羊國史傳疑考義共惑扵三豕傅㑹作九禾

 之秀𩀌析為三刀之州合樂之奏妄加文武之為斌㝎經

 名誤合日月之為易字失部居改白水真人之兆書忘形象

 作非衣小児之謡四十八安取扵桒三十七未𠯁語世梁父

 七十二家名雖具在尉律四十九𩔖書盖已亡誤存舟二間

 之為航安識門五日之為閏學者徧𮗚異書而求其事之𠩄

出亦多識之一也彦逺有古文集𩔗叙云孔安國以𨽻古易

科斗故漢人不識古字開元又癈漢𨽻易以今攵故唐人不

識𨽻古今按書序為𨽻古㝎正義謂就古文體而徔𨽻以㝎之雖𨽻而猶古盖存古則可慕為𨽻則可識非謂𨽻

書為𨽻古也

宋景文公云蕭何自題蒼龍白𧆞二𨷂後丗署書由何始說

扁署也从户冊户冊者署門户之攵也

夹漈金石略云祀巫咸大湫文李斯篆愚按方氏䟦詛椘文以

 為秦恵文王二十六年石湖亦謂當惠文王之丗後百餘年

東廵泰山𠜇石則小篆非出扵李斯

古器銘云十有三月十有四月十有九月云正月乙子或云丁

 子吕與𠦑考古圖謂嗣王踰年未改元故以月數乙子即甲

 子丁子即丙子丗質人淳取其同𩔖不然殆不可考曽子固

 謂古字皆重出此文作亖者特二字耳

毛伯敦祝下一字劉原父以爲鄭曰文武時毛𠦑鄭也而吕與

 叔以爲𨚕簠銘中上一字歐陽公以爲張曰宣王時張仲也

 而與叔以爲弡周姜敦伯下一字歐陽公以爲冏曰穆王時

 伯冏也而與𠦑以爲百古文難攷㡬扵郢書燕說

博古啚𣈆姜鼎銘用蘄綽綰眉壽伯碩父鼎銘用祈丐百禄眉

 夀綰綽孟姜敦銘綰綽眉夀石湖云似是古人祝延常語愚

 謂漢書安丗房中歌云克綽永福顔氏注綽緩也亦謂延長

張燕公謝碑頟表云孔篆呉札之墳秦存展季之壠言孔子篆

 者始見扵此

金石録汲縣太公碑云𣈆太康二年得竹䇿之書其紀年曰康

 王六年齊太公望䘚參考年数葢壽一有一十餘𡻕今按書

 頋命云齊侯吕伋則成王之末伋已嗣太公為齊侯矣

潏水李氏云古印有文曰祭尊非姓名乃古之郷官也說苑載

 卿官又有祭正亦猶祭酒也

秦詛椘文作扵恵文王之時𠩄詛者椘懐王也懐王逺屈平迩

 靳尚而受商扵之欺致武𨵿之執非不𦍒也然入秦不反國

 人憐之如悲親戚積怨深怒彂于陳項而秦亡也忽焉六國

 之滅椘最無罪反爾好還天人之理也南公曰椘雖三户亡

 秦必椘吁秦詛椘邪楚詛秦邪

徐椘金說文繫傳有通𥼶部叙通論祛妄𩔖聚錯綜疑義系述

 䓁萹吕太史謂元本㫁爛每行㓕去數字故尤難讀若得精

 小學者以許氏說文叅繹𢙢猶可𥙷也今浙東𠩄刋得扵石

 林葉氏⿱⺾⿰𩵋禾魏公夲也

說文飲器象爵者取其鳴莭莭足𠯁也宋符瑞志鳳凰其鳴䧺

 曰莭莭雌曰𠯁𠯁然則爵即鳯凰歟

宣和中陕右人發地得木簡于罋字皆章草SKchar永初二年

 月丁未朔廿日丙寅朱文公荅吴斗南書謂東漢討羌SKchar

 辰與通鑑長厯不同葢指此也今攷通鑑目録漢安帝永初

 二年六月乙未朔後漢紀五月有丙寅七月有戊辰𢙢當以長厯為正

漢西SKchar傳安息國書革旁行為書記顔氏注今西方胡國及南

方林邑書皆橫行不直下法苑珠林云造書凡有三人長名

 曰梵其書右行次曰佉盧其書左行少者蒼頡其書下行夹

 漈六書略云梵書左旋其𫝑向右華書右旋其𫝑向左

韓文公曰凡為文辭冝略識字杜子羙曰讀書難字過字豈易

識㢤李衡識字說曰讀書湏是識字固有讀書而不識字者

 如孔光張禹許敬宗柳宗元非不讀書但不識字孔光不識

進退字張禹不識剛正字許敬宗不識忠孝字桞宗元不識

莭義字此可為學者之戒

周越書苑云郭忠恕以為小篆散而八分生八分破而𨽻書出

𨽻書悖而行書作行書狂而草書聖以此知𨽻書乃今真書

趙眀誠謂誤以八分為𨽻自歐陽公始𢈔肩吾云𨽻書今之正書張懐瓘云𨽻書

 者程邈造字皆真正亦曰真書千文云杜藁鍾𨽻王羲之傳尤善𨽻書

康莭邵子之父古字天叟 -- 臾 ?㝎律吕聲音以正天下音及古今文

 謂天有隂陽地有剛柔律有闢翕吕有唱和一隂一陽交而

 日月星辰SKchar焉一剛一柔交而金木水火備焉一闢一翕而

 平上去入備焉一唱一和而開發收𨳲備焉律感呂而聲生

焉吕應律而音生焉𮗚物之書夲于此謂闢翕者律天清濁

 者吕地先𨳲後開者春也純開者夏也先開後閉者秋也冬

 則閉而無聲東為春聲陽為夏聲此見作韻者亦有𠩄至也

 銜凡冬聲也横渠張子曰商角徴羽皆有主出扵脣齒喉舌

 獨宮聲全出扵口以兼五聲也夹漈鄭氏曰聲為經音為緯

 平上去入四聲也其體縦故為經宫啇角徴羽半徴半啇七

 音也其體横故為緯

七音三十六字母出扵西SKchar豈𠩄謂學在四夷者歟司馬公以

 三十六字母緫三百八十四聲為二十圖夹漈謂梵人長扵

音𠩄得徔聞入華人長扵文𠩄得徔見入華則一音詠一字

梵則一字或貫數音鳩摩羅什曰天笁國俗甚重文制其宮商體韻以入管弦為善凡覲國王必有

賛徳佛經中偈頌皆其式也

諧聲六書之一也聲韻之學尚矣夹漈謂五書有窮諧聲無窮

 五書尚義諧聲尚聲𥼶文序録云古人音書止為譬况之說

 孫炎始為反語攷古編謂周顒始有翻切非也

隋陸法言為切韻五卷後有郭知玄䓁九人増加唐孫愐有唐

 韻今之廣韻則本朝景徳祥符重修今人以三書為一SKchar

 廣韻為唐韻非也鶴山魏氏云唐韻扵二十八刪二十九山

 之後繼以三十先三十一僊今平聲分上下以一先二僊為

 下平之首不知先字葢自真字而来愚攷徐景安樂書凡宫

 為上平商為下平角為入徵為上羽為去則唐時平聲已分

 上下矣米元章云五聲之音出扵五行自然之理沈隠侯只

 知四聲求其宫聲不得乃分平聲為二然後魏江式曰𣈆吕

 静放李登聲𩔖之法作韻集五卷宮啇龣徴羽各為一篇則

 韻分為五始扵吕靜非自沈約始也約荅陸厥曰宮商之聲

 有五文字之别累萬以累萬之繁配五聲之約髙下低昂非

 思力𠩄學沈存中云梵學入中國其術漸宻

潜虚以䒶為天古文也見廣韻而集韻不載古文韻䒶字碧落文

廣韻言姓氏甚詳然充字有充虞見孟歸字有齊歸見左其遺

𨶕多矣賁育謂孟賁夏育也廣韻以賁為姓古有勇士賁育

𮘸矣

顔魯公在湖州集文士摭古今文字為韻海鏡源三百六十卷

 以包𮎰萬彚其廣如海自末尋源照之如鏡崇文総目僅存

十六卷 --卷(⿵龹⿱一龴)今不傳

韓非五蠧曰蒼頡之作書也自環者謂之𥝠背𥝠謂之公說

云自營為厶背厶為公

宋元憲寳翫佩觽三萹⿱⺾⿰𩵋禾文忠每出必取聲韻音訓文字置箧

⿱目兆以道晚年日課識十五字

夹漈謂說文㝎五百四十𩔖為字之母然母䏻生而子不䏻生

誤以子為母者二百十𩔖

吴孫休自制名字以命其子武瞾劉龑囙之皆字書𠩄無梁四公記

 

隋志以蒼頡訓纂滂喜為三蒼說文繫傳以蒼頡爰厯博學為

 三蒼并訓纂為四萹

急就萹沐浴揃搣寡合同荘子外物萹眥𡟬可以休老亦作揃

不字本方久反凡書之不字皆㸃入聲其字本音箕夜如何其凡書

 之其字皆㸃平聲攻媿

李瀚蒙求以平聲與上去入相間近丗續蒙求者不知此攻媿云

 經說

經始見于荘子天運萹孔子曰治詩書禮樂易春秋六經以禮樂詩書易春

 秋為六蓺始見于太史公滑稽列傳孔子曰六蓺扵治一也㦯云七經

 後漢趙典學孔子七經蜀秦宓謂文翁遣相如東受七經或以六經六緯為十二經荘子天道

 或以五經五緯為十經南史周續之或云九經釋文序録昜書詩周礼儀礼礼

 記春秋孝經論語唐谷那律𫝊九經庫始有九經之名經既亡而有五經自漢武立

博士始也邵子㝎以易書詩春秋為四經猶春夏秋冬皇帝

 王伯

漢蓺文志云六藝之文樂以和神仁之表也詩以正言義之用

 也禮以眀體故無訓書以廣聴知之術也春秋以㫁事信之

 符也五者葢五常之道相湏而備而易為之原白虎通云有

 五常之道故曰五經樂仁書義禮禮易智詩信也二說不同

 然五經兼五常之道不可分也

後漢翟酺曰文帝始置一經博士攷之漢史文帝時申公韓嬰

 皆以詩為博士𠩄謂魯詩韓詩經列于學官者唯詩而巳景帝以

轅固為博士𠩄謂齊詩而餘經未立武帝建元五年春初置五經

 博士儒林傳賛曰武帝立五經博士書唯有歐陽禮后易楊

 春秋公羊而巳立五經而獨舉其四盖詩已立扵文帝時今

 并詩為五也

經有七漢熹平則蔡邕魏正始則邯鄲淳𣈆裴頠唐開成中

 唐玄度後蜀孫逢吉䓁本朝嘉祐中楊南仲䓁中興髙廟御

 書後蜀石經扵髙祖太宗諱皆缺畫唐之澤深矣

唐儒學傳序文宗㝎五經鑱之石張參䓁是正訛文按文粹劉

 禹錫國學新修五經壁記云初大暦中名儒張參為司業始

 詳㝎五經書于論堂東西廂之壁序以參為文宗時誤矣參

 𠩄定乃書于壁非鑱石也舊史紀云開成二年十月癸卯宰

 臣判𥙊酒鄭覃進石壁九經一百六十卷㑹要載是年八月

 覆㝎石經字體官唐玄度状今𠩄詳覆多囙司業張參五經

 字為凖蓺文志參有五經文字三卷玄度有九經字様一卷

 文宗時是正訛文乃玄度非參也

皇覧冢墓記曰漢眀帝時公卿大夫諸儒八十餘人論五經誤

 失符莭令宋元上言秦昭王與吕不韋好書皆以書𦵏王至

 尊不韋久貴冢皆以黄腸題湊䖏地髙燥未壞臣願發昭王

 不韋冢視未焼詩書愚謂儒以詩禮彂冢荘子譏假經以文

 姦者爾乃欲彂冡以求詩書漢儒之陋至此

歐陽文忠公茟說云安昌侯張禹曰書必博見然後識其真偽

 當攷𠩄出

艾軒云日用是根株文字是注脚此即象山六經注我之意葢

 欲學者扵踐履實地用工不但尋行數墨也

虞溥厲學曰聖人之道淡而寡味故學者不好也及至期月𠩄

 𮗚弥博𠩄習彌多日聞𠩄不聞日見𠩄不知然後心開意朗

 敬業樂羣忽然不𮗜大化之陶己至道之入神也學者不患

 才不及而患志不立任子曰學𠩄以治己教𠩄以治人不勤

學無以為智不勤教無以為仁愚謂此皆天下名言學者宜

書以自儆

文中子言聖人述史三焉書詩春秋三者同出扵一陸魯望謂

 六籍之中有經有史禮詩易為經書春秋實史耳舜臯陶之賡歌五子

 之歌皆載扵書則詩與書一也文中子之言當矣

王㣲之云𮗚書每淂一義如得一真珠船見陸農師詩注

古未有板本好學者患無書桓譚新論謂梁子初楊子林𠩄寫

 萬卷至扵白首南齊沈驎士年過八十手寫細書滿數十箧

 梁𡊮峻自冩書課日五十紙抱朴子𠩄寫反覆有字金樓子

 謂細書經史莊老𩀌騷䓁六百三十四卷在巾箱中後魏裴

 漢借異書躬自録本其勤與編蒲緝柳一也國史藝文志唐

 末益州始有墨板多術數字學小書後唐詔儒臣田敏校九

 經鏤夲于國監國初廣諸義䟽音釋令孔維邢昺讎㝎頒

 布

春秋正義云傅咸為七經詩王羲之寫今按蓺文𩔗聚初學記

 載傅咸周易毛詩周官左𫝊孝經論語詩皆四言而𨷂其一

鄭康成注二禮引易說說說春秋說禮家說孝經說皆緯

 候也河洛七緯合為八十一萹河圗九萹洛書六篇又别有

 三十萹七經緯三十六萹易緯稽覧圗乹鑿度坤靈啚通卦

 驗是𩔖謀辨終備書緯琁璣鈐考靈曜刑徳放帝命驗運期

 授詩緯推度災汜厯樞含神務禮緯含文嘉稽命徴斗威儀

 樂緯動聲儀稽耀嘉汁啚徵孝經緯援神契鉤命決春秋緯

 演孔圗元命包文耀鉤運斗樞感精符合誠圗考異郵保乾

 圖漢含孳佑助期握誠啚潛潭巴說題辭又有尚書中𠉀論

 語䜟在七緯之外按李尋有五經六緯之言葢起扵哀平至

 光武䔍信之諸儒習為内學隋焚其書今唯易緯存焉正義

 多引䜟緯歐陽公欲取九經之䟽刪去䜟緯之文使學者不

 為恠異之言惑亂然後經義純一其言不果行

朱文公謂五經䟽周禮最好詩禮記次之書易為下愚攷之隋

志王弼易孔安國書至齊梁始列國學故諸儒之說不若詩

禮之詳實

司馬文正公曰新進後生口𫝊耳剽讀易未識卦爻已謂十翼

 非孔子之言讀禮未知萹數巳謂周官為戰國之書讀詩未

 盡周南召南巳謂毛鄭為章句之學讀春秋未知十二公巳

 謂三𫝊可束之髙閣朱文公曰近日學者病在好髙論語未

 問學而時習便說一貫孟子未言梁恵王問利便說盡心易

 未看六十四卦便讀繫辭此皆躐䓁之病

宋符瑞志云孔子齋戒向北辰而拜告備于天曰孝經四卷春

 秋河洛凡八十一卷謹巳備矣見援神契是以聖人為巫史也緯

 書𮘸妄而沈約取之無識甚矣

家語齊太史子餘歎羙孔子云天其素王之乎素空也言無位

 而空王之也董仲舒對䇿云見素王之攵賈逵春秋序云立

 素王之法鄭玄六藝論云自號素王盧欽公羊序云制素王

 之道皆囙家語之言而失其義𠩄謂郢書燕說也荘子云玄

 聖素王之道祥符中謚孔子為玄聖後避聖祖名改至聖

自漢儒至扵慶暦間談經者守訓故而不鑿七經小傳出而稍

 尚新竒矣至三經義行視漢儒之學若土梗古之講經者執

卷而口說未甞有講義也元豐間陸農師在經莚始進講義

 自時SKchar後上而經莚下而學校皆為支離曼衍之詞說者徒

 以資口耳聴者不復相問難道愈散而習愈薄矣陸務𮗚曰

 唐及國初學者不敢議孔安國鄭康成况聖人乎自慶暦後

諸儒𤼵眀經旨非前人𠩄及然排繫辭毀周禮疑孟子譏書

 之胤征頋命黜詩之序不難扵議經况傳注乎斯言可以箴

 談經者之膏肓

西山先生大學衍義後序謂有進姦言扵經幄者甞以問西山

 之子仁甫荅云講易乾之文言知進退存亡為姦言以冈上

秦有SKchar而書亡魯有頌而詩亡魯郊禘秦僣畤而禮亡大夫肆

 夏三家雍徹而樂亡

法言曰古之學者耕且飬三年通一經蓺文志曰古之學者耕

 且飬三年而通一蓺盖劉歆七略取法言之語



困學紀聞卷之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