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务卿安东尼·J·布林肯就阿富汗局势发表讲话

維基文庫,自由的圖書館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国务卿安东尼·J·布林肯就阿富汗局势发表讲话
Secretary Antony J. Blinken On Afghanistan
美國國務卿 布林肯
2021年8月25日
譯者:美國國務院發言人辦公室
原註:本译文仅供参考,只有英文原稿才可以被视为权威资料来源。
美国国务院
发言人办公室
记者会讲话
2021年8月25日
新闻发布厅
华盛顿特区

布林肯国务卿:各位下午好。我想就阿富汗局势以及我们正在那里进行的努力为大家提供一些最新信息,尤其是与美国公民有关的情况。然后我会很高兴回答你们的提问。

首先让我向我们的外交官和军人致以深深的谢意,他们在喀布尔机场和越来越多的转接点夜以继日地工作,帮助美国人及其家人、盟国和伙伴国家的公民、过去 20 年里与我们合作的阿富汗人以及其他身处险境的阿富汗人撤离。他们在极其困难的情况下以令人难以置信的勇气、技能和人道精神从事这一使命。

自8月14日以来,已有超过82300人安全飞离喀布尔。在从周二至周三的24小时之内,约有19000 人乘坐90架次美国军用飞机和联军飞机撤离。只有美国才能组织和执行如此庞大和如此复杂的使命。

正如拜登总统所明确表示的那样,我们的首要任务是撤出美国公民。自8月14 日以来,我们已经撤离了至少4500名美国公民,很可能更多。仅在最后一天,就有500多名美国人撤离。

你们中的许多人都问过:还有多少想离开阿富汗的美国公民留在那里?根据我们的分析,自我们撤离行动开始的8 月14日起,当时在阿富汗有多达6000名美国公民想离开。在过去的10天里,这些美国人中约有4500人已经与直系亲属一起安全撤离。在过去的24小时内,我们与大约另外500名美国人有直接联系,并提供了如何安全到达机场的具体指示。有关这500名美国公民离开阿富汗的进展情况,我们会定期向大家通报。

对于其他大约 1000名我们过去的关系人士,他们可能是寻求离开阿富汗的美国人,我们每天都通过多种联系渠道——电话、电子邮件、短信——积极地与他们联系,以确定他们是否仍然想离开,并就如何撤离为他们提供最新信息和指示。有些人可能已经不在阿富汗。有些人可能声称是美国人,但事实证明并不是。有些人可能选择留下。在未来几天里,我们将继续努力确定这些人的现状和他们的计划。

因此,在这份大约1000人的名单中,我们认为,正在为离开阿富汗而积极寻求帮助的美国人的数字要低,很可能低得多。

话虽如此,这些是我们每小时都在进行的动态统计,以便对准确度作出调整。如果可以的话,请允许我解释一下为什么在任何一个特定时刻都很难给出绝对精确的数字。让我先来谈那些身在阿富汗并且我们认为想要撤离的美国人。

首先,我想你们都知道,美国政府不追踪美国人在世界各地的旅行去向。当美国人访问某个国家或在那里居住时,我们鼓励他们在美国大使馆登记。但是否这样做取决于他们自己,这是自愿的。那么,当美国人离开一个国家时,也是由他们自己决定取消注册。同样,这是一种选择而非要求。

尤其是考虑到阿富汗的安全局势,我们多年来一直敦促美国人不要前往那里。我们一再请在阿富汗的美国人登记。自今年3月以来,我们向在喀布尔大使馆登记的美国人发送了19条不同的短信,先是劝告而后敦促他们离开这个国家。我们还在国务院网站和社交媒体上广泛播发了这些直接信息。我们甚至明确表示,我们将帮助他们支付回国费用,并且我们为美国人提供了与我们联系的多种渠道,如果他们身在阿富汗并希望得到帮助离开的话。

对想离开阿富汗的美国人的具体估计数字,可能会随着一些人第一次对我们的联系努力作出回应而上升;也会随着与我们以为依然身在阿富汗的美国人联络上以后被告知他们已经离开而下降。可能还有其他一些在阿富汗的美国人,从未在大使馆登记过,不曾理睬过公共撤离通知,也还没有告诉我们他们的身份。

我们也发现,许多与我们联系并说自己是美国公民,包括填写和提交回国援助表格的人,实际上并非美国公民,而这需要时间来验证。有些美国人可能会选择留在阿富汗,他们中有些人已经登记,有些则没有。他们中的许多人具有双重国籍,可能将阿富汗视为自己的家园,在那里已经生活了几十年,或者希望与大家庭保持密切关系。还有一些美国人仍在根据实地每天的变化——实际上是每小时的变化局势,评估决定是否离开。

有些人非常害怕,这可以理解。每个人都有着只有自己能够权衡的个人轻重缓急的考量。他们甚至可能在一天后改变主意,这种情况已经发生过,并且很可能继续发生。

最后,在过去10天里,我们每天使数百名美国公民离开了阿富汗,在大多数情况下是由我们引导他们到机场,在有些情况下是他们自己到达那里,在另外一些情况下则是在第三国的帮助下或通过私人的办法。我们根据登机名单、入境记录和其他数据库来核对我们的名单。对他们身份情况的验证通常会滞后大约24小时。因此,考虑到我们对仍在阿富汗并想要离开的美国人的数字进行评估时所需要涉及的所有这些因素,你就可以开始理解,为什么这是在任何某一具体时候都很难确定的数字,以及为什么我们在不断修改。

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坚持不懈地继续进行联系。自8 月14日以来,我们已直接联系了在大使馆注册的在阿富汗的每一个美国人,并且大多数情况下是联系了多次。在华盛顿及世界各地数十个大使馆和领事馆的数百名领事官员和当地雇员都参与了这一前所未有的行动。他们打电话、发短信、写电子邮件和回复电子邮件,夜以继日地一个个地与在阿富汗的美国人联系。

自8 月14日以来,我们已向注册的个人发送了两万多封电子邮件,拨打了四万五千多个电话,并使用了其他联系方式,反复审查和更新我们的名单。我们还实时采纳了由国会议员、非政府组织和美国公民提供给我们的关于可能身在阿富汗并想离开的美国人的信息。

这些联系使得我们能够确定那些可能在阿富汗的美国人的下落,他们是否想离开,是否需要帮助,然后向他们提供具体和切合他们实情的指示,告诉他们如何离开,并提供实时紧急联系电话号码以供他们需要时使用。

现在,我们来谈谈撤离的美国人的数字。正如我前面所说的,我们相信我们已经撤离了4500多名持有美国护照的人和他们的家属。这个数字也是一个动态数字。因为在这一紧急时刻,我们专注于让美国人及其家人尽快登上飞机离开阿富汗,然后在他们安全离开阿富汗之后再来审核总人数。我们也对我们的数字进行验证,以确保我们不会不慎漏算或重算。

所以,我想把所有这些都摆明,因为我知道这是你们很多人都有的一个基本问题。的确需要提供这些信息和解释,这样你们就会明白我们是如何得出结果的。

虽然撤出美国人是我们的首要任务,但我们也致力于在 31 日之前尽可能将更多处境危险的阿富汗人撤离。首先是那些我们在当地的雇员,他们一直在我们的大使馆与我们的外交团队并肩工作。这也包括“特殊移民签证计划”的参与者以及其他处境危险的阿富汗人。对这项工作的复杂性和危险性怎样强调也不为过份。我们是在一个目前由塔利班控制的城市和国家的敌对环境中运作,非常有可能发生ISIS-K袭击。我们正在采取一切防范措施,但是风险非常之大。

正如总统昨天所说,我们有望在8月31日之前完成我们的使命,前提是塔利班继续合作,我们的努力不受干扰。总统还要求制定应急计划,以防他决定我们必须在这一日期之后仍然留在阿富汗。但我想非常清楚地阐明这一点:在为任何决定离开的仍在那里的美国公民以及多年来一直支持我们并希望但未能离开的许多阿富汗人提供帮助这点上,我们的努力是没有截止日期的。在8月31日之后,这项工作仍将每天继续进行。

塔利班已公开和私下做出承诺,为美国人、第三国国民和面临危险的阿富汗人在8月31日之后提供安全通行许可。美国及其盟友和伙伴以及世界上超过一半的国家——总共 114 个——已发表声明,向塔利班明确表示,他们有责任遵守这一承诺,为任何希望离开阿富汗的人提供安全通道——不仅是在我们的撤离和转移使命期间,而且也在此后的每一天。

我们正在制定详细计划,以便继续为那些在8月31日之后希望离开的人提供领事方面的帮助,并协助他们离开。我们的期望,也是国际社会的期望,是在美军撤离后想要离开阿富汗的人都应能这样做。我们将一起尽力确保这一期望得到实现。

让我在结束前提及一下外交方面。总共有四大洲二十多个国家正在为我们撤出的人员提供过境、临时住所或重新安置的帮助。这一切并不是偶然发生的。这是为达成、详列和实施过境协议与重新安置承诺而进行的密集外交努力的成果。我们对这些国家的慷慨援助深表感谢。

这是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空运行动之一,是一项大规模的军事、外交、安全和人道主义使命。它既证明了美国的领导作用,也证明了我们盟友和伙伴关系的力量。在我们向前迈进,与盟友和伙伴共同制定对阿富汗的统一外交方针时,我们将依靠并增强这一力量。这是总统在昨天G7领导人阿富汗问题会议上所强调的一点,也是我和国务院其他高级成员在最近几天里一直与我们的盟友和合作伙伴沟通时所提到的,以便确保我们在向前推进的过程中协调和团结一致——不仅是就当前的使命而言,而且也针对 8 月 31 日之后在反恐、人道援助以及我们对未来阿富汗政府的期望等方面。此时此刻,这项紧张的外交工作正在进行中,并将在未来几天和几周内一直继续。

今天下午我谈到了很多数字,但即使在我们高度专注于使命的同时,我们也知道这里关系的是真实的人,很多人害怕,很多人绝望。我看到图像,我读到报道,我听到声音,很多都来自你们和你们同事的勇敢报道。和你们中的许多人一样,我读到了有关一位阿富汗译员的消息,他两岁的女儿周六在机场外等候时被踩死。我自己也有两个小孩。读着这个报道和其他报道让人心碎。

我们国务院和在美国政府工作的所有人都有同样的感受。我们知道,在这些严峻的日子里,生命与未来,从我们的公民同胞开始——包括儿童的生命——都在危急之中。正因为如此,我们团队中的每一个人都在为此竭尽全力。非常感谢,高兴接受提问。


PD-icon.svg 此作品在美國屬於公有領域,因其是美國聯邦政府的作品,參考美國法典第17篇第1章第105條。此作品也可能在其他國家以及地區屬於公有領域,如果:
  1. 美國政府機構公開釋出該作品的版權到公有領域,而不考慮國界。
  2. 其他國家以及地區對美國作品應用較短期限規則,包括中華民國(臺灣)《著作權法》、香港、澳門《第43/99/M號法令》、新加坡,但不包括中國大陸(中華人民共和國)。
  3. 該作品在其他國家以及地區屬於不受版權保護的作品類型。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著作權法》第五條,法律、法规,国家机关的决议、决定、命令和其他具有立法、行政、司法性质的文件,及其官方正式译文在中國大陸屬於公有領域。
  4. 該作品的版權在其他國家以及地區已經過期。

否則,美國仍然能在其他國家以及地區掌有美國聯邦政府作品版權。[1]

本模板不适用于单个美国州政府、属地政府、市政府,或任何次级政府的作品。

美国联邦政府公有领域 //zh.wikisource.org/wiki/%E5%9B%BD%E5%8A%A1%E5%8D%BF%E5%AE%89%E4%B8%9C%E5%B0%BC%C2%B7J%C2%B7%E5%B8%83%E6%9E%97%E8%82%AF%E5%B0%B1%E9%98%BF%E5%AF%8C%E6%B1%97%E5%B1%80%E5%8A%BF%E5%8F%91%E8%A1%A8%E8%AE%B2%E8%AF%9D

US-GreatSeal-Obverse.svg